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武俠科幻 - 02 六月, 2018
by admin - no comments
[淫俠雪上霜][完]

一個二十出頭​​、書生打扮的青年,手中握著一把摺扇,獨個兒在一條偏僻的古道上行走,突然他停下腳步,叫道∶「跟瞭這麽久,還不夠嗎?出來吧! 」他說完後,就有四個少女從兩旁的大樹後跳出來,前後左右的把他包圍著。

書生看著她們說∶「四位姑娘跟蹤瞭在下這麽久,有甚麽貴幹呢?」

「請問閣下是否外號『雪上加霜』--雪上霜呢?」站著前方的紅衣少女問。

「在下正是。」

「受死吧!」站在左面的紫衣少女拔劍刺向他。

「七師妹!先問清楚才再動手吧。」紅衣少女說。

右面的青衣少女拔劍加入戰團,然後說∶「大師姐,還有甚麽好問的,他也承認自己是雪上霜瞭。」

在他身後的藍衣少女發射瞭一枝藍色的信號箭,然後也加入瞭戰團,雪上霜用很笨拙的身法閃避著三個少女的劍招。

紅衣少女說∶「最近江南一帶出現瞭一個『採花賊』┅┅」

紫衣少女搶著說∶「那個淫賊就是你,是不是?」

「是,我┅┅」雪上霜說。

青衣少女打斷瞭書生的話,說∶「大師姐,他已經承認瞭。你還不出手?」

紅衣少女這時也拔出瞭佩劍一起圍攻他。 雪上霜的身法看似很笨拙,但四個少女的劍始終也不能刺中他。

這時,另外有三位穿著橙衣、黃衣和綠衣的少女趕到,不說一聲就加入瞭戰團。 三位少女加入後,雪上霜的身法突然變得很怪異,大聲叫道∶「七仙女劍陣?」

紫衣少女說∶「現在才知道害怕嗎?太遲瞭!」

「冰雹迷魂煙!」雪上霜揚手大叫。

七個少女一聽,立即各自向後一跳,雪上霜立即竄出她們的劍陣,站在三丈外,揚手說∶「七仙女劍陣也不外如是啊!」說完立即轉身往樹林裡跑。

七個少女看到他手上抓著紅、青、藍、紫色的四件肚兜,四個少女往身上一摸,發覺四件肚兜竟是自己身上所穿的,立時大叫∶「淫賊,別走!」七個少女一起施展輕功追上去。 可是雪上霜的輕功身法很怪異,藉著樹林的掩護,很快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淫賊的武功很厲害,我們下次遇著他要更加小心。」紅衣少女說。

「有甚麽厲害的?他遇著我們的七仙女劍陣,不是夾著尾巴跑掉嗎?」紫衣少女說。

「剛才如果他不是拿掉我們的肚兜,而是給我們一掌的話,我們也等不到二妹她們來組成劍陣瞭。」紅衣少女說。

紫衣少女說∶「那我們現在怎麽辦?」

「我們下次找到他時,先不要動手,立即發射信號箭,等大傢到齊瞭才動手。」紅衣少女說。

在一個本來是渺無人煙的湖邊岸上,雪上霜和兩個女子赤裸裸的躺在地上,互相撫摸著。 可是在不遠處的樹林裡,偏偏就有三個不應在這裡的少女在看著他們三人的『一舉一動』。

黃衣少女很小聲的說∶「現在發信號箭通知大師姐她們嗎?」

「不!一發信號箭,讓這淫賊發現,他必定會立即逃之夭夭的。」橙衣少女說。

「那我們怎麽辦?」黃衣少女問。

「我們再待一會兒,待他玩得樂極忘形的時候,才發信號箭通知大師姐她們。」橙衣少女說。

雪上霜說∶「小梅啊,你的奶子真大啊!」

「公子啊∼∼那麽人傢的奶子很小嗎?」另一個女子說。

「小蘭的奶子也很大啊!整個麗春院,我最喜歡的就是你們兩個瞭。」雪上霜說完,就伏在小梅的身上,十寸長的雞巴一下子就插瞭進小梅的小穴中。

「啊┅┅公子啊∼∼你┅┅不啊┅┅不要那麽快啊┅┅慢┅┅慢一點啊┅┅待人傢┅┅人傢啊┅┅習慣你的大雞巴┅┅啊┅┅啊∼ ∼∼」

「小梅,你的奶子不單止很大啊,而且很滑呢┅┅」雪上霜一面用力抓小梅的奶子,一面操著小穴說。

「啊┅┅啊┅┅不┅┅不要┅┅啊┅┅輕┅┅輕一點┅┅啊┅┅你┅┅你抓破┅┅抓破人傢的奶子瞭┅┅啊┅┅啊┅┅對啊┅┅大力些啊┅┅啊┅┅」

「哈哈哈┅┅小梅你究竟要我大力些┅┅還是輕一點啊┅┅」雪上霜道。

「你┅┅你不要那麽大力抓人┅┅啊。人傢┅┅啊┅┅的奶子啊┅┅人┅┅人傢是要你大力些┅┅啊┅┅大力些操┅┅操人傢的小穴啊┅ ┅啊┅┅我要┅┅要┅┅要丟┅┅丟瞭┅┅啊┅┅啊┅┅」

「公子啊┅┅你不要隻顧著操小梅啊┅┅她也已經丟瞭┅┅你┅┅你也不來┅┅疼疼人傢啊∼∼∼∼」小蘭像狗一樣的趴著,一面搖著屁股,一面嬌嗔道。

雪上霜看見,就挺著雞巴,走到小蘭身後,從後插入她的小穴中。

「啊┅┅啊┅┅公子啊┅┅你的雞巴真┅┅真的┅┅好粗啊┅┅人┅┅人傢還未嚐過這麽粗的啊┅┅對┅┅對啊┅┅啊┅ ┅啊┅┅對┅┅對啊┅┅大力些啊┅┅公子┅┅你的┅┅大雞巴把┅┅把人┅┅人傢弄┅┅弄得┅┅爽┅┅爽死瞭┅┅啊對┅┅對啊┅┅再大力些啊∼∼∼∼」小蘭大叫著。

三個少女不想看這麽淫蕩的場面,一開始就合上雙眼,隻用耳朵去聽。

突然有人在她們身旁說∶「怎樣啊?不看不是很可惜嗎?」

她們立即瞪開雙眼,看見雪上霜在她們身旁笑嘻嘻的看著她們。 三個少女立時站起來,可是來不及出招,雪上霜已經出手點瞭她們的穴道瞭。

小梅和小蘭裸著身子走過來,小蘭說∶「公子啊∼∼人┅┅人傢的小穴┅┅還┅┅還┅┅」

雪上霜笑著問∶「還甚麽?」

小蘭摟著他說∶「還癢癢的啊┅┅」

雪上霜叫小梅脫光少女們的衣服,然後把小蘭抱起來,小蘭就抓著他的雞巴插入自己的小穴裡,然後很主動的上下拋動著自己的身子,大叫∶「啊啊┅┅啊┅┅很┅┅很爽啊┅┅」

小蘭弄瞭一會就叫∶「啊┅┅啊┅┅公子啊∼∼∼人┅┅人傢┅┅要┅┅丟┅┅丟瞭┅┅啊∼∼」

雪上霜看見小梅已經把她們脫個清光,就把小蘭放瞭下來,走到少女們的面前。 她們看到他的雞巴挺得直直的,其中一個大叫道∶「淫賊┅┅你┅┅你想幹嘛?」

「還用問嗎?我是淫賊!當然是想幹穴啊!」雪上霜淫笑道。

他叫小梅和小蘭去舔左右兩個少女的小穴,小梅扶著左邊的少女躺在地上,然後去舔她的小穴,小蘭就把右邊的少女弄成狗趴著的姿勢,從後也去舔她的小穴。

「不┅┅不要啊┅┅」被舔著的少女哭著說。

中間的那個少女喝道∶「三妹,四妹!不要求他們啊!┅┅淫賊!你聽著,終有一天我會親手把你殺掉的。」

「是嗎?很好啊!我會等你來殺我的啊!可是我現在就要★★★本論壇長期招收有經驗的管理人員,歡迎到招聘部報名諮詢★★★的小穴瞭。」雪上霜笑著說,然後把她按在地上,雞巴慢慢插入她的小穴中。

插瞭一小半,說∶「好像有東西頂著啊!」跟著用力一挺,整根雞巴插瞭進去,然後用力一下一下的抽插著。 被姦淫著的少女咬緊牙關忍著不叫出聲來,可是淚水卻忍不住的湧出來。

「怎樣?很痛嗎?你求我吧!我可能會輕一點的。」雪上霜笑著說。

「淫┅┅淫賊┅┅你┅┅妄想┅┅我┅┅我不會求你的。」

「是嗎?」說完,雪上霜就加快抽插的速度。 抽插瞭數十下後,少女痛得昏死過去。

雪上霜把雞巴拔出來,然後走到像狗一樣趴著的少女面前說∶「她舔得你很舒服嗎?」

「是啊┅┅啊┅┅不┅┅不是啊┅┅」少女說完後,臉紅得發紫。

「不用害羞啊!」說完就走到她的身後,把雞巴慢慢的插入她的小穴中,小蘭就去弄她的奶子。

「啊┅┅痛┅┅痛啊┅┅停啊┅┅不要啊┅┅」少女大叫。

雪上霜伸手去搓弄她的奶子,小蘭便走到她面前去吻她。 弄瞭一會她的奶子後,雙手按在她的屁股上,雞巴慢慢的抽動著。 操瞭一會,他就伏在被小梅舔著的少女身上,把雞巴插入她的小穴中,用力操瞭數十下,拔瞭出來,小梅立即把雞巴含入口中,雪上霜便在她的口中射瞭,小梅把精液全都吞下去,然後用小嘴清潔他的雞巴。

小蘭走過來說∶「公子啊∼∼∼你很偏心啊。隻讓小梅吃,也不留一些給人傢。」

「昨天你還吃不夠嗎?」雪上霜笑著說,然後叫小梅和小蘭替她們穿上衣服。

穿上瞭衣服後,從她們的包袱中,找到一些銀兩,就給瞭小梅和小蘭,說∶「小梅和小蘭你們兩個拿瞭這些銀兩回到麗春院收拾細軟,不要再待在楊州瞭,不然給她們找到,那就不得瞭。」

小梅和小蘭拿著銀兩很快的走瞭。

「我得罪瞭你們嗎?怎麽你們老是跟著我呢?」雪上霜問。

「你這淫賊,我們一定會殺瞭你的。」橙衣少女說。

「你們怎能怪我呢?是你們自己送上門的,『不吃白不吃』啊!」

「你┅┅你┅┅」黃衣少女說。

「好!我們這一筆帳不算,三個月前你在江南一帶姦殺瞭張員外,黃員外、方員外、鍾員外還有宋員外的女兒,你還有甚麽好說的?」橙衣少女問。

「你們有沒有查清楚啊!我隻是勾引瞭陳員外的八姨太和周官人的小妾啊!」

「每次案發的現場都留下『雪上加霜』四字的字條,你還想抵賴?」

「誰這麽笨,會作案後留下字條說是自己幹的啊?你們也不想想!」

「你不用狡辯瞭,不然上次你又為甚麽不說清楚不是你幹的呢?」

「上次有機會說嗎?不是我的輕功瞭得,我已經死在你們的劍陣下瞭。」

「那┅┅那麽這些案件是誰幹的?」黃衣少女說。

「我怎麽知道?」

「你說不出來,那就是你幹的!」橙衣少女說。

「你是瘋瞭嗎?我可沒空陪你們一起發瘋!我要走瞭!」

「你┅┅你這樣就走瞭嗎?你┅┅你不先解開我們的穴道,待會有甚麽野獸走出來怎麽辦?」黃衣少女說。

「解開你們的穴道也可以,你們三人的劍陣還不能傷我!可是┅┅你先說給我聽你叫甚麽名字?我才替你們解開穴道。」

「三妹!不要說給這淫賊聽。」橙衣少女說。

「是啊!還有差不多半柱香的時間,穴道自然就會解開瞭。用不著我替你們解開,是不是?」雪上霜說。

「哼!」

雪上霜另外點瞭她們身上五個大穴,笑著說∶「這又怎樣呢?」

「你┅┅你┅┅」橙衣少女氣得說不出話來。

「二師姐┅┅讓他知道我們的名字又有甚麽大不瞭呢?」綠衣少女說。

黃衣少女看見二師姐沒再反對,就說∶「上次紅衣的是我的大師姐,叫小淮;這位橙衣的是我的二師姐,叫小洛;我是三師妹,小淇;綠衣的是四師妹,小涓;青衣的是五師妹,小沅;藍衣的是六師妹,小泖;紫衣的是小師妹,小洮。你滿意瞭沒有,可以解開我們的穴道瞭嗎?​​」

「很滿意瞭!我也要走瞭!『後會有期!』」說完就把三個少女的穴道解開,然後施展著他那怪異的輕功身法走瞭。

(Visited 28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