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改編動漫 - 02 六月, 2018
by admin - no comments
青黃不接

    正文 第一章 天才穿越第一彈

    啃書閣 更新時間:2011-3-29 12:40:48 本章字數:3371

    第一章天才穿越第一彈

    “現在緊急插播一條新聞。”

    2025年,地球中國首都時代廣場中間巨大的數碼電視顯示屏上,穿著一身咖啡色制服裝,非常有禦姐風范的著名主持人蔣冰冰,臉色慘白著接過瞭一旁導播遞過來的紙張之後斷斷續續的道,那註視著紙張的眼睛,說著話便紅瞭起來,可以很明顯的看到有淚光閃現。

    著名央視明豔主持蔣冰冰這樣怪異的表現,讓時代廣場上來來往往的很多行人都停下瞭腳步,舉目望向顯示屏。

    “我國著名的古武學複興大師蕭北,於十分鍾之前在泰山之巅遭遇武學史上的第一次劫雷而亡,享年二十九歲。”

    蔣冰冰嬌美的臉蛋上已經是淚水遍佈,身體在抽噎之中一顫一顫,繼續用著哭音道,“蕭北大師,複興瞭中華民族的古武學,十年前展開古武學複興運動,以十九歲之齡首創猶勝太極拳,老少皆宜的星體拳,二十一歲的時候打遍天下無敵手,更是在二十三歲廣收門徒創星體拳會場,按父母的遺願將中華武學發揚光大蕭北大師的死亡,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損失,是全人類的損失!”

    “同樣的,蕭北大師以真理告訴我們,這個世界存在劫雷,我們的修煉不會白白浪費時間,長生根本就不是夢想,武學之道,一直存在”

    抑制不住的淚水,從蔣冰冰的臉上落下。

    而時代廣場上的人群之中,哀號之人無數

    不久之後,一場聲勢浩大的默哀行動,在全世界范圍內迅速蔓延,而這一切,都是因爲蕭北——這個地球上最頂級天才的隕落!

    “我死瞭?”

    蕭北感到頭疼欲裂,還沒睜開眼睛,蕭北的腦海之中便出現瞭剛剛發生的事情——他正在泰山之巅爲傢傳的《星典》被其練成而欣喜若狂的時候,剛剛在意識之海之中因爲修煉有成形成瞭的星宮突然傳來一陣震顫,震顫不多久,自己便感到整個身體開始發熱,腦袋發脹,緊接著發現天上也是陰雲密佈,而不一會兒,一道粗大的雷電便向著毫無防備的自己轟來,那力量,超乎瞭自己想象的強悍

    記憶到這裡開始卡住。

    隨後,剛想要探查一番意識之海化作的星宮怎麽樣瞭的蕭北,腦袋處傳來瞭鑽心刺骨的疼痛!

    “啊”

    這樣的疼痛,讓一向剛烈無比的蕭北都忍不住悶哼瞭一聲。

    不多久,蕭北重新恢複瞭意識,而且疼痛也不再存在。

    “原來,我穿越到瞭一個陌生的大陸上,而且,所附之人不光是個私生子同時也是個練武廢柴,還跟我同名同姓,這就是所謂的宿命吧。但是我這個地球上的天才,居然連第一個劫雷都沒有渡過就死亡瞭,也不知道那些人會怎麽樣的評論我,我的星體拳會場會不會繼續發揚廣大下去”

    “哎,算瞭,不管瞭,他們願意怎麽說就怎麽說吧,畢竟那個我已經逝去瞭。”

    想著想著,睜開眼的蕭北不由得面露苦笑。

    向著四周看瞭看,入眼的是一個不足十平米左右的小屋子,屋子之內擺設極其簡單,僅有一個木桌,在木桌上堆著一些雜七雜八的生活用品木梳之類的,而窗子是木框框著的,還貼著一層漿紙。

    “這個陌生的大陸以實力爲尊,既然更是需要強悍的武力作爲個人實力地位的根本,那我也得看看我現在的本錢夠不夠雄厚啊。雖說現在的這幅身體是以前那個廢柴蕭北的,屬於經脈淤塞不堪修煉不瞭功力,但是意識之海那裡應該不至於還和以前一樣是弱小不堪吧?那可是我強大的意識與他的意識融合瞭之後的意識。有瞭這樣的意識,相信我就有瞭生活下去的資本。”

    想到這,蕭北將自己的意識沈浸到瞭意識之海處。

    這一探查之下,蕭北目瞪口呆,心中發緊!——意識之海化作的那蕭北依照傢族的秘籍《星典》修煉出來的星宮,全部被不斷翻滾的白霧罩著,裡面的那顆他剛修煉好瞭的星體,土黃色的中央鎮星也被白霧罩著,根本就看不見。

    不但如此,蕭北的意識,都能夠感受得到那“轟隆”、“轟隆”的聲響,星宮在白霧翻滾之下極不穩定,讓蕭北的心也是隨之一顫。

    當蕭北想要探查的時候,發現意識根本就穿透不瞭白霧,雖然白霧對蕭北的意識沒有損傷,但已然如同化作瞭一層膜一般,讓蕭北的意識過不去。

    武者,遇事需冷靜。

    蕭北靜下瞭心。

    隨後,蕭北便感覺到瞭那顆星宮根本的星體,也就是中央鎮星星體還在,雖然隻有細微的聯系,但絕對還在,並且,蕭北覺得,那顆中央鎮星,似乎還發生瞭一些好的變化。

    “嘩啦。”

    白霧在蕭北探測的時候,翻滾的程度突然更加劇烈起來。

    不多久,這翻滾才停下來。

    當白霧翻滾停下來之後,蕭北的嘴角笑瞭起來,因爲,蕭北的意識探查到,那意識之海化作瞭的星宮,不但好好的存在著,而且,那顆坐鎮星宮中央的星體,也就是中央鎮星,擴大瞭足足有以前的十多倍!

    從原先核桃般大小變大到瞭拳頭大小!

    這簡直就是一次質的飛躍,毫無疑問,自己的功法,再一次的進步提升瞭!

    “看來,在這個世界上,我也能算上一個高手瞭。而且隻要將星宮存在著的功力引導出來沖刺淤塞經脈淬煉身體,相信身體的好轉,也隻不過會是幾天的事情。隻是不知道我的武功論等級在這個大陸上能夠達到什麽級別,我估計至少也是先天境界之中的帝品武者這一級別的吧。”

    咧開嘴角,蕭北笑瞭起來。

    “小北,小北!”

    屋外傳來瞭一個婦人的喊聲,不多久,木頭制造的屋門被推開,進來瞭一個臉上帶著焦急與關心表情的婦人。

    婦人看上去大約有四十多歲,額頭上有著幾許小皺紋,但是整張臉看上去依舊十分的漂亮,進到屋內,婦人便馬上的往蕭北的小床上看去。

    “小北,你沒事情便好,可擔心死娘親瞭。”看到小床上的蕭北已經支起瞭上半身,眼睛炯炯有神的盯著自己,除瞭額頭上還有點腫以外再無大事的樣子,婦人松瞭一口氣,用還沾著水的手擦瞭一下額頭上的汗。

    “沒有事娘,我隻是暈過去瞭而已,沒別的事情。”靈魂融合的效果出現,雖然這聲娘叫的不是很順嘴,但是蕭北還是叫瞭出來。

    現在蕭北面前的這個婦人,可是他這副身體的前主人的娘親,因爲靈魂融合瞭的緣故,蕭北對這個婦人有著很重的親切感覺。

    “哼,這次算他命大沒被雲少爺打死,但是下次他再不識趣,估計可就沒這麽好命瞭,老太婆,這下子你可以放心的去幹活瞭吧,主傢的衣服可是還有十多件沒洗好呢,別磨蹭瞭,快點快點”

    門口處出現瞭一個穿著上好綠色綢子長裙的婦人,臉上坑一塊窪一塊的,再加上胖墩墩不像樣子的身材,活脫脫一個不講理的悍婦模樣,哼瞭一聲之後叉著腰對著屋內蕭北的娘親說道。

    “李大姐,你看,我兒雖然醒過來瞭但飯還沒吃,我能不能給他熬個粥喝再去幹活?”蕭北的母親對著門口的悍婦笑著道。

    “那可不行,主傢的衣服可是讓在今兒晌午前洗完的,在洗完衣服之後你還要把柴劈瞭”

    悍婦擰著脖子白著眼,頭搖的和撥浪鼓一樣。

    “滾。”

    突然,正當悍婦對著蕭北的母親指指點點的時候,床上的少年平靜的說道。

    那個滾字,讓悍婦的臉憋得通紅!

    “你讓我滾?小兔崽子,你這個連武功都不能修煉的廢物,敢叫你姑奶奶我滾?看我不打死你!”悍婦一副狗急跳牆的樣子,肥胖的身子一下子沖著蕭北而去。

    可是,當悍婦以爲平時窩囊的要命,身體柔弱的像稻草般的蕭北,會被她像以前那樣,如拎小雞般拽起來打上幾巴掌的時候,卻是在手還沒伸到蕭北身上,便看見少年犀利的眼神最先掃瞭過來。

    那眼神,讓悍婦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隨後,悍婦便感覺脊背一涼,莫名的,悍婦出瞭冷汗。

    緊接著,當悍婦的手停在瞭空中之時,便眼睜睜的看著少年擡起一隻手掌,那手掌,快的如同一抹白光般霎時間就往她的臉上扇來,而她,卻是躲都來不及躲。

    “啪!”

    悍婦感到眼睛前冒起瞭金星,腦袋嗡嗡的,嘴裡發甜。

    蹬蹬蹬的退後瞭好幾步然後一下子屁股著瞭地,悍婦迷糊間用手捂住瞭嘴,手拿下來之後,看到手心上滿是鮮血還有兩顆血中發黃的牙齒。

    “從此以後,沒有人可以如此對待我的娘親。”

    床上的少年,平靜著說道。

    但,話語,擲地有聲!铿锵無二!

    PS:小夜新書,希望各位書友鼎力支持一下,點擊,收藏,推薦票,那啥那啥,小夜都要——更新上,小夜也會給力一些,另,這一次,希望新書能夠讓大傢看著舒坦,看著爽,這便是小夜的希望。

    [啃書閣]

    <div align=center></div>

    正文 第二章 淬煉身體(新書,求收藏)

    啃書閣 更新時間:2011-3-29 12:40:50 本章字數:2496

    第二章淬煉身體(新書,求收藏)

    “你你”悍婦嘴角帶著血絲,臉上狠厲、憤怒與畏懼混合著指著蕭北,一連好幾個你字。

    “你什麽你,叫你滾,聽不到麽?嗯,還是打的不夠狠,想再來感受一下?”

    蕭北將床上的被褥一掀,下瞭床將一旁看呆瞭的娘親張蘭扶上床坐著,冷眼看著悍婦說道。

    “你等著,我去找主母,讓她給我做主,小兔崽子你給我等著。”含糊不清的說完,悍婦用屁股拖著地挨到門邊然後跌跌撞撞的爬瞭起來,一溜煙似的跑瞭。

    “小北,你”張蘭瞪大著眼睛看著蕭北,臉上疑惑之中透露著激動。

    隨後,似乎是想到瞭一會即將有人來對自己和兒子進行刁難的事情,張蘭臉色一下子變得煞白瞭起來,用手推瞭推蕭北,張蘭下瞭床,來回的踱著步,“這可怎麽辦,一會主母會來的,小北啊,到時候她肯定會痛斥你一頓,你還是先躺在床上繼續裝受傷很嚴重吧,興許這一次她看你躺在床上,心一軟,便不再說你瞭,畢竟再怎麽說她也是你的大媽”

    說著說著,張蘭便又推搡著蕭北,想要讓蕭北快點上床裝成受傷的樣子。

    看著張蘭的樣子,蕭北一陣心疼。

    這種心疼,是真心的。

    兩個靈魂融合在一起本來就有以前蕭北的感情因素在,再加上張蘭現在首先擔憂的就是蕭北自己,讓在多年前失去瞭雙親的蕭北一下子感到人生有個親人在,是最美的事情,無與倫比的幸福。

    但,蕭北的靈魂與以前的蕭北的靈魂完全融合,當然也知道張蘭說的是實話。

    要知道,現在張蘭與前蕭北在蕭府的處境並不是很好,或者,直接說糟糕更加恰當。

    蕭北的父親是蕭傢現任傢主蕭戰老爺子的二兒子蕭風,本已有一房正妻,就是今日將蕭北打瞭一掌致使前蕭北受傷靈魂消散的雲少爺,本名蕭雲的母親,而張蘭原本是侍候蕭風的丫鬟,因一日蕭風醉酒,與正服侍他的張蘭發生瞭男女之事生下瞭蕭北。

    蕭北生下來之後天生經脈淤塞,而且精神力很小,不適於任何一種武學,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廢柴,這讓本來歡天喜地的要將張蘭納入妾室的蕭風一下冷淡瞭下來。

    眼瞅著蕭北是一點修煉天賦都沒有,可謂是廢柴之極,蕭風的冷淡逐漸衍變爲瞭不聞不問,要不是逢年過節蕭風還會偶爾讓下人們送來一些治療蕭北體質的藥品和補品,以前的蕭北都認爲蕭風根本就不知道他有自己這麽一個兒子存在。

    母以子貴,以前的蕭北啊,你窩囊連帶著母親也受罪,從今以後,我不會再讓這種情況發生,畢竟你我現在是一體,你的母親,也是我的母親!

    “娘,你放心吧,不會出什麽事情的,再怎麽說,我也是蕭風的兒子,大媽不可能做得太過分。”

    說完這些話,看著娘親還有話要說,蕭北微笑著對著張蘭續道,“娘,忘瞭告訴你,其實,我已經能夠修煉瞭。”

    “什麽?”

    “小北啊,你是不是被蕭雲那個壞小子打的糊塗瞭說胡話?”張蘭臉上焦急再現,把手在腰間的粗佈衣服上擦瞭擦,然後摸上瞭蕭北的額頭。

    蕭北微笑著將張蘭的手攥住,瞅著張蘭那張透露著關懷的臉,對著張蘭道,“娘,我沒有騙你,在前些日子,我不是有一天很晚才回來嗎?你還記不記得?”

    “你說的是好幾個月前的那次?”張蘭疑惑著想瞭想,對著蕭北道。

    “對,就是那次,那次我上山砍柴,遇到瞭一個白胡子老頭,那白胡子老頭給瞭我一粒藥丸吃,說是吃完會將我的身體整個的調理一番,調理完我就可以修煉瞭,我將信將疑的吃瞭那粒藥丸,吃完之後腦袋便迷糊瞭起來,直到很晚才恢複意識,所以那日才會回來晚瞭。”

    “我爲瞭確定能夠修煉之後給娘你一個驚喜,才在那天沒說實話而是撒謊說砍柴睡過瞭頭的。娘,孩兒真的能夠修煉瞭,今天早上我把傢族的功法修煉出瞭結果,娘,孩兒是真的能夠修煉瞭,你看!”

    蕭北一邊說著,在張蘭疑惑的目光之中,拽過瞭木桌上面放著的一根粗細在手臂樣子般的木棍。

    通過運轉意識之海化作的星宮,以星宮修煉出來的星體中央鎮星爲發功點,將一絲功力運轉到瞭手掌上。

    “啪。”

    手掌如砍刀般落下,木棍,應聲而斷成兩截。

    張蘭看的呆住瞭。

    不到片刻,張蘭開始嗚嗚的哭瞭起來,那淚痕,在其鬓間幾絲白發的印襯下,很是讓人看著心酸。

    “小北,小北,娘親高興啊,你終於可以修煉瞭,你的以後,娘親不用擔心瞭,嗚嗚”在這個時候,張蘭想到的不是她的生活狀況會改變,反而是蕭北以後的生活會有瞭保障!

    可憐天下父母心!

    我蕭北,不管在哪一世,哪一個大陸,都有一個好母親啊!

    蕭北的眼睛,也濕潤瞭。

    事情正如蕭北所預料到的那樣,連著過瞭一天,那個所謂的大媽也沒有來找蕭北替悍婦報仇,那個悍婦也沒有來找張蘭與蕭北的麻煩。

    不過,蕭北知道,咬人的狗大多不會叫,隻會在關鍵的時候狠狠的給人來上那麽一下子,平靜的湖面才最容易突然從裡面鑽出吃人的怪獸,一切事情,都不得不防。

    讓娘親在傢中呆瞭一天之後,蕭北的直覺告訴他,第二天,報複終究會來的。

    而在這一天之中,蕭北也是馬上在娘親張蘭目瞪口呆的目光之中連著打坐修煉,不斷的引導著意識處星宮中産生出來的功力淬煉自己的身體。

    這副身體果然是廢柴級別的身體,蕭北打坐兩個小時左右身上便會被一層黑色的泥水覆蓋,這一天中蕭北足足用小院子中的水井井水洗瞭共計六次澡。

    “看來,身體的清毒過程還得持續兩天,不然的話功力是不能夠徹底的運行全身的。這具身體,果然很廢柴。”

    與娘親張蘭吃完瞭晚飯之後,蕭北暗暗的想道。

    第二天一大早,天剛蒙蒙亮,蕭北便被屋外的一陣瑣碎的腳步聲吵醒。

    “還來,哼,看來,對待某些人,不下狠手,是不會長記性的,當真認爲我蕭北是個好欺負的主嗎?”

    神色一動,蕭北嘴角露出冷笑。

    屋外,來的人正是那個肥胖的悍婦,除卻臉上帶著狠色的她之外,在其身後,還有一個穿著黑袍臉上有兩撇小胡子,四十左右歲,身子很瘦很高的中年人。

    [啃書閣]

    <div align=center></div>

    正文 第三章 蕭府,蕭老爺子!(小夜求收藏)

    啃書閣 更新時間:2011-3-29 12:40:51 本章字數:2943

    第三章蕭府,蕭老爺子!(小夜求收藏)

    按照腦海中原本那個蕭北的記憶來看,這個世界上的古武學種類千差萬別,但是都有一個統一的規劃評定標準,那就是根據每個人所發出來的武學氣勢來評論功力的強弱,也就是武氣的強度與范圍以及轉化實質擬物的程度強弱,分別分爲後天境界武者與先天境界武者。

    後天境界,分爲一品到九品,主要就是鍛煉體魄,修煉由內而外煉體,叫做內功煉體,由外而內煉體,叫做外功煉體。

    不過,不管主修內功還是外功,主要的作用就是煉體。

    而具體哪一品,評定主要是武者身上散發出來的武氣的范圍與強度,一般來說,每增加一品,武氣的范圍便增加十米,強度,增加的則是因爲修練功法的好壞以及根基的強弱各有不同。

    隨後,九品的後天境界武者,渡過一個劫雷,淬煉瞭自己的身體,能夠感應到天地元氣,真正成爲武道高手,達到先天境界的程度。

    而先天境界武者與後天境界武者的區別,便是武氣能夠在外面化爲實質,也就是說,先天境界高手的標志,是周身上下的武氣可收可放,並可將內功轉化爲外物上,化爲外勁,或者稱之爲外形,比如虎拳出虎,龍拳擬龍。

    再者,就是先天境界武者之中,也有高下之下,依次爲聖品武者,君品武者,皇品武者,帝品武者。

    這樣的劃分標志,便是擬物之後的形態逼真度等等。

    據蕭北的感覺,屋外悍婦身邊跟著這個人,是一個先天境界中的聖品武者。

    “悍婦身邊的傢夥透露著的氣息居然是聖品武者,蕭府雖然強者很多,但是在整個吳國來說聖品武者也是絕對不是很多的情況下,來上這麽一個聖品武者,就很耐人尋味瞭,難道說,是所謂的大媽狗急跳牆,準備動手殺人嗎?”

    “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百倍還之。聖品武者怎麽樣,現在,估計我的實力怎麽著也是一名帝品武者瞭。諾大個蕭傢,能夠有資格和我一戰的,又有幾人!”

    心中有著底氣的蕭北,嘴角冷笑瞭一下,隨後,將衣服穿好,對著已經醒瞭過來的娘親張蘭說道,“娘,你先在屋裡坐一會,我去去就來。”

    說完,在張蘭千叮咛萬囑咐的聲音中出瞭屋門,將門從外面插上。

    轉身,蕭北雙眼如電般的看向已經走到瞭院子之中的悍婦還有她身後的中年人。也就是瘦高中年人。

    “兩位,這麽早來這裡,莫不是有什麽要事不成?”

    走上幾步,蕭北臉色淡然的看著瘦高中年人。

    “敢問,你可是蕭北。”

    瘦高中年人臉色無悲無喜,無驚無怒,看著蕭北的眼神,也是很淡然。

    但是,眼神淡然之中,隱藏著的,是一絲驚訝病怏怏不會武功的廢物蕭北,什麽時候,氣色這麽好瞭?難道真如老爺所預料到的那樣,是有瞭什麽奇遇吃瞭什麽逆天級別的藥物不成?

    “不錯,我就是蕭北。”

    在地球上終日雖然忙於修煉,但是也沒有脫離開人際交往的蕭北,如何看不出這個瘦高中年人眼神之中隱藏的驚訝之色?

    但是,蕭北感覺,這個瘦高中年人,應該不是爲報複而來。

    否則,他的身上,會有殺氣!

    “蕭管傢,就是這個小兔崽子,就是他昨天打瞭我,你快替我報仇啊,打死他,打死他給我報仇!”

    悍婦在蕭北出來的那一刻,眼神便惡毒的沒有離開過蕭北,越是看蕭北臉色淡然的樣子,心中越是氣,此刻狠毒再也壓抑不住,直接沖著瘦高中年人叫瞭起來。

    “這裡,有你說話的地方嗎?”

    可是,出乎悍婦的預料,瘦高中年人聽完她的話,不但沒有出手對付蕭北,反而冷眼看瞭她一眼。

    那一眼,讓悍婦如墜冰窟,渾身冰涼!

    “蕭管傢,你你”

    “你什麽你,聒噪!”瘦高中年人伸手便是一掌,狠狠的向著悍婦拍去。

    “不要!”

    悍婦驚恐後退,不過,渾身上下功力加到一起也就是隻有一品後天武者實力的她,如何是聖品武者的對手。

    所以,隻一掌,悍婦便被瘦高中年人拍倒在地。

    “跟我來。”

    與蕭北對視瞭片刻,這個瘦高的中年人說道。

    “等等,我不喜歡這樣的髒東西汙瞭我和娘親雖然狹小但是幹幹靜靜的院子。”

    蕭北最初被瘦高中年人的樣子弄得心中一驚,不過,隻是心驚而已!

    一將功成萬骨枯,死人,蕭北不是沒見過,活人,蕭北也不是沒殺過!

    擡腳,奔著悍婦的身體一踢。

    看似輕飄飄的一腳,蕭北將悍婦的身體整個的窩出門去。

    “走吧,帶路。”

    在瘦高中年人贊賞的目光之中,蕭北道。

    那微笑的樣子與腳力,讓瘦高中年人,心中一驚!

    蕭府很大。

    蕭北跟著瘦高中年人,走瞭半個小時,才來到瞭蕭府的最深處。

    而一路上,對於瘦高中年人,通過不斷的在別人稱呼他爲蕭管傢的稱呼中,蕭北也瞭解到,這個蕭管傢的地位不低,當瘦高中年人蕭管傢帶他走路七拐八拐之後,蕭北也是知道瞭這個蕭管傢要帶他見的人物是誰。

    蕭戰!

    蕭府的最強者,實力,先天境界之中的皇品武者,隻差一步便可登進帝品武者,如今蕭傢的一代傢主,蕭北父親蕭風的親生父親,蕭北的親爺爺。

    這個地方,也是在昨晚上蕭北意識放開之後,感受到的蕭府最強的氣息所在之地。

    “進去吧,老爺等很久瞭。”

    進到一處不是很大,但很是清幽的院落中之後,蕭管傢指著正對著大門口的屋子對著蕭北道。

    蕭北點瞭點頭,也不道謝,徑直奔向屋子。

    在這個蕭傢,蕭北融合過後的靈魂,除瞭母親以及有限的幾個人之外,對誰都沒有好感,包括這個蕭老爺子,更不用提這個連面都沒見過的蕭管傢。

    蕭北推開瞭屋門之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掛在對面牆壁上的一副不知名妖獸的圖畫,和中國傳說之中的麒麟有點相像,不過,在妖獸的額頭,卻是多瞭一個犄角,那個犄角是金色的,但整張圖畫看起來不但不倫不類,反而更添瞭一股霸氣的感覺。

    視線輕移,在畫下的桌子旁的椅子上,正坐著一個穿著深色絲綢袍子,品著香茗的老人。

    老人看起來年紀大概有六十多歲,臉上的皺紋不多,但是,紮起來的長發卻斑白如雪一般。老人的身軀很是挺直,此刻的他,在喝瞭一口茶之後,正雙目炯炯有神的看著蕭北。

    屋子之中陷入瞭沈默。

    “說說吧,什麽時候開始,你會修煉的。”

    短暫瞭的沈靜過後,老人站瞭起來。

    在話語傳出的同時,老人整個身軀爆發出瞭強烈的武氣,氣勢凝聚成一股很強的壓迫力量,徑直奔向蕭北。

    早就預料到會出現這麽一幕的蕭北,將腦海之中的星宮運轉,以星宮的根基星體中央鎮星爲本源,將功力遍佈全身。

    不過,蕭北沒有爆發出比蕭老爺子還強的武氣,隻是爆發出瞭大約在三品後天境界武者的實力。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這個時候,不是暴露的時刻,一個不會武功的傢族廢柴突然成爲一名帝品武者的消息,怕是會導致這個陌生的大陸一些傳說中的更強級別強者的好奇,那樣的話,蕭北不敢保證自己的實力,在那些高手前來的時候,能夠保護住自己及傢人。

    溫水煮青蛙才不會讓獵物察覺死亡的來臨,這個道理同樣適用於做人,我的實力,隻能一點點的往外露,即使露出的速度有點快被人同樣認爲是天才,也不至於讓傳說中的強者因爲我太過驚才絕豔而出什麽事故這,是蕭北的想法!

    [啃書閣]

    <div align=center></div>

(Visited 10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