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都市劇情 - 02 六月, 2018
by admin - no comments
邻家少妇

正文 第一章 欲望来临

我可以算是一个很倾向於赞美女人的男人,我也曾经从看过的名著中摘录过很多描写女人的美丽语言,可以说女人的形象在我的心目中总是美好的,甚至可以说是神聖的。

    很久以前,大概是在我读大学的时候,不知是在哪一本书上看到这样一句话:女人是一部復杂的機器,常常有些零件需要修补。是谁说的也记不清瞭,反正是一位外国的著名作傢。

    我当时对此並不赞同,认为说的太有点不可思议,甚至认为把女人比作機器,是在诋毁女人,也说得太笼统。

    在我的心裡,有生命的女人,怎麼能用钢铁造成的没有生命的機器来作比较呢?女人是多麼的纯潔可爱啊?我甚至很喜欢贾宝玉说的那句话:女人是水做的骨肉。而水应该比機器要更形象,因为水是有柔情的一面。

    也许是那是还没有恋爱,虽然每天和女生接觸,但都是生活方面的,等到恋爱的时候,我才有点觉得这句话有点意思,等到结过婚以後,就更感到这句话是多麼的神奇和有哲裡瞭。

    我大学毕业後,回到傢瞭乡的城裡工作,並结婚生子,对於自己的妻子,我是用尽瞭所有的心思才追到手的,其中的痛苦曲折让我幾乎掉瞭一层皮。

    婚後近八年的夫妻生活,已经把我从一个不谙世事的男青年磨练成瞭一个生活的哲学傢,昔日的感情淡化瞭,对於夫妻间的性生活也感到没有瞭当初的新鲜感,心裡边开始浮躁起来。

    不是我有多壞,其实我一直是一个对爱情忠贞的人,对於妻子的爱也没有降低的成分,每天晚上的那点事总是还说过去的,也很喜欢,这主要與我的妻子是个美丽的女人有关,不然我怎麼会玩命的追求呢?

    我每当看到漂亮的女人,虽然也要看幾眼,但总不会想到和她上床的事,所以妻子对我也是十分的忠贞,没有任何的散言碎语来攻击我们,我们的傢庭很幸福。

    世上的事都是多变的,而对於一个人来说,这種变化有时又内在的,虽然不像火山爆发的那样外露,可是却更像是火山爆发前内部激烈摩擦翻滚的情况,一旦爆发,那将是不可阻挡的火焰。足以毁壞附近的一切有生命和无生命的东西。

    一切都是从我到外地工作以後开始变化的,由於感情和生理上不能得到自然的倾泻,开始不断地寻求刺激。

    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後,我感觉到,隻要你放开瞭思想包袱,就会觉得外面的生活很精彩,特别是女人方面,现在的时代,真的给男人带来瞭很多采摘野花的機会。

    但是我並不是十分随便的男人,我不想和那些不熟悉的女人乱搞,於是就想起瞭我傢隔壁的少妇,她虽然没有我的老婆漂亮,但是却年轻性感。

    於是,我每一次回傢的时候,都有一種比以往更急切的心情,特别是快到傢的时候,恨不得变成一隻大雁飞在空中,然後在楼前盘旋,好窥探我的隔壁的女人是否一个人在傢。

    她叫李玲,丈夫远在千裡之外的边疆地区做生意,每年隻在冬天回来一次,大约一个月时间就回去瞭。

    本来她和他是在一起的,可是结婚後就不去瞭,因为他是独子,身體多病又寡居的母亲住在乡下,常需要有人照顾,而且她也不习惯他那裡的生活,玲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到乡下去看望婆婆。

    我以前在傢工作的时候,从未和她有过多的接觸,也没有觉得她的美丽,也就是我到外地工作第一次回来的时候,正好玲的丈夫也回来瞭,两个男人都不在傢的女人,不知不觉中就交往瞭起来,我想总是生活中遇到一个人不能对付的事情时不由自主的交往起来的。

    於是我们两傢有瞭第一次小聚,可是玲的丈夫不到春节就走瞭,说每年春节时都有一两笔大生意可做。

    我老婆是医生,第一次聚会就当着他们夫妻俩的面说:“结婚快两年瞭,怎麼还不要个孩子呀?”

    我觉得老婆多管闲事,就说:“人傢不想要呗,又不是不能生!”

    可没想到我这句话得罪瞭玲,她很长时间没有理我。

    其实我当时生氣的原因是我的妻子生孩子也很晚,却还要去说人傢,真是没话找话。

    不过,两傢隻有两个女人在傢,相处的总会一天比一天好的,也许是同病相憐吧。

    有一回,是在夏天刚到的时候,我刚回来的第二天早上,玲来敲门,不住的喊:林巧姐,开门!”

    我妻子刚从我身上下来,她开门让玲进来时,我还赤身的躺在床上。

    生理上得到極大满足的妻子,春光满面,看到她衣容不整的样子,玲感到很好奇,边说边到卧室裡来,见到我的样子,很是不好意思的出去瞭,还骂我老婆说:“我说你怎麼睡到这时才起来,原来是…怎麼也不告诉我一声啊?真没出息!”

    又过瞭一天,我妻子经过两夜的爱抚,高高兴兴的上班去瞭,谁知中午打电话回来说临时出差到省城有事,第二天晚上才回来。

    每次回来的时候,我母亲都要把我的兒子接走的,我老婆曾说:“老太婆真的是善解人意。”嘴裡说着,身體就翻到我的身上,象猫一样舔试我的身體。

    过瞭一段时间,一天晚上,由於天氣已经很热瞭,我就到楼下散步,玲刚好下班回来,手裡提着电瓶。我立即上前接过来,隻聽她说:“註意你的身子,还能提动吗?”

    我心裡咯噔一下,这一句话又激起我的性欲来,嘴裡就顺势说:“今天出差瞭,明天才回来呢!”我们一下子都不好意思说下去瞭。

    我把电瓶放在她的客厅裡,又帮她插在插座裡充电。

    当我起来时,隻见她已经从冰箱裡端出瞭切好的西瓜,因为是初夏,大批的西瓜还没有上市,我想这时的西瓜一定很甜,我拿起就要吃,她又好象想起什麼,立即伸手阻止我说:“太凉瞭,现在不能吃吧,等一会吧。”

    我的脸一下子红瞭,她也是。她走进卧室不说话,我跟进去,也不说话。

    她坐在床上,我从低低的领口,看到她激烈起伏的双乳。

    我虽已经不是烈火,可她却是幹柴。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回復才可以浏览

我一夜都在她的床上度过,她第二天早上打电话请瞭假,我们睡到中午才起来,她为我做瞭豐盛的饭菜,那幾块西瓜终究没有让我吃。

    自那以後,为瞭能够和玲做爱,我有时提前一天回来,和她在外面开房。

    她往往对我说:“留着点,给你老婆!”而这样的关心往往起到反作用,当我再次压上她身體时,她却无力拒绝。而当妻子觉得我身體不如从前时,我说刚生过病,然後就不再过分的要求我的爱抚瞭。

    後来我就在和玲爱抚时,就真的留着点,最起码不要让老婆懷疑。

    我和玲在一起总有一種異样的感觉,她的容貌虽然不是最漂亮的,但是却透露出一般女人没有的性感,那总是湿漉漉的嘴唇好象是一口泉眼,当我们的嘴唇接觸时,有好多的水流到我的幹枯的嘴裡,是一種难以想象的满足。

    我有一次和她边做爱边亲吻时说:“你的嘴唇就象是舒淇的嘴,好惹人想亲近。”她说:“我老公从来没有这样说过我,到底是有文化的人,懂得欣赏女人。”

    我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她是不特别爱她丈夫的,她说他又胖又矮,连作爱都没有耐心,从来没有超过五分钟的。

    可是她的母亲特别喜欢他,因为他很能幹,恋爱时常帮她傢幹傢务活,玲的父亲去世的很早,觉得傢裡没有个男人不行,玲拗不过她的母亲,就嫁给瞭他。

    当年他就和朋友到外地做生意瞭,玲不想和他要孩子,也就是觉得他太醜。

    和玲作爱的时候,她喜欢先睁大眼睛看着我用力,等到快感来临时,就闭上眼睛,双唇微长着喘氣,发出细细的尖叫。

    我有时不願聽到这種叫声,我怕被人聽到,可是过後她全然不知,说是不由自主的就叫瞭起来,她说和自己丈夫做时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所以一开始就闭上眼睛,而她丈夫还以为她兴奋瞭呢!

    我有时感到她的欲望太强瞭,当我不行时,她就用手帮我抚弄,这種矫情和温柔是我老婆不能给我的。

    我问她为什麼会这样,她就说:“我已经知道女人的快乐瞭,以前没有,我要好好的享受,你不会和我长久的,我要好好的珍惜!”

    有一段时间,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太多,好长时间没有回来。

    可是有一天,大概是快立秋的时候,玲突然出现在我下班的必经之路,我吓瞭一跳,然而我还是留下瞭她,一直住瞭十幾天。

    大约一个月後,她从她丈夫的地方给我打来瞭电话,她告诉我说懷上瞭我的孩子,她来找我就是要孩子的,到她丈夫那裡去,是为瞭让他不至於懷疑是别人的孩子。

    我原以为自己很清楚,和玲一起不可能有情感上的纠葛,也不会有後顾之忧,觉得玲和我在一起隻是为瞭得到生理上的满足。

    可是我的想法太单纯瞭,没有想到她会来这一手。

    她感觉到我很生氣,就说:“我们结束瞭,因为我不願意看到你妻子得不到丈夫的关爱,我隻要一个英俊的孩子,我这次去找你就是这个目的,我知道我快離不开上你瞭,但是现在看到你的样子,我除瞭離开别无所求。”

    第二年,春天快过去的时候,玲生下瞭一个漂亮的男孩,她很高兴,的心裡却很担心害怕。

    可是我的老婆却没有一点懷疑,隻是开玩笑的说:“她的男人这麼醜,怎麼会生下这麼一个漂亮的兒子?比我们的孩子还漂亮。”

    我说:“林巧啊,林巧!亏你还是学医的,连遗传和变異都不懂。”

    我和玲的结束虽然是她先说出来的,可也是我心裡的选择,也是唯一正確的选择,如果继续下去,一切必将暴露无遗,我感到在感情上,女人有时也很坚决。

    我一直不敢面对玲,可有一次还是遇到瞭,她抱着孩子对着我笑着,笑的很甜,就象我第一次站在她床前看她胸部时的那種笑。

    可是她不再会伸开双臂接纳我瞭,因为她的双臂间抱着我的孩子。

正文 第二章 倾诉

我和玲就这样相互回避着对方,玲经常抱着孩子到我傢,有时是有事找我老婆,但更多的时候是来玩,特别是我回来的第二天或者第三天,她往往一来就是一个下午,也许第一天是把时间让给我和妻子温存的吧?

    当她每次敲门的时候,我就会躲到卧室裡,因为她敲门时候总是要喊的,大多数都是妻子开门,可是有时妻子正在忙着时,就会叫我去开。

    我开门的时候,总是不讲话,可是有一次妻子身體不舒服,她是来照顾她的,还弄瞭一碗薑汤来给妻子喝,我就不能不说话瞭。

    玲进门的时候总是要看我一眼的,好像有一刹那的不自然,我能看出她的脸是红的,可是看到我的妻子就自然起来瞭,脸上的红也就消失瞭。

    其实我知道她是有意的想和我接近,每当我们四目相对时,我的心裡就感到很紧张,表情也就不自然起来。

    我越来越害怕被妻子发现自己的不正常,於是,每当玲来我傢的时候,我就找理由说有朋友相邀,从而尽量减少在傢裡與玲接觸的时间。

    可是我又怕妻子从另一个角度看出问题,所以总是处处小心谨慎。可是生活並不全安我的安排去做,有一次是雨天,我就没有理由出去瞭,就隻好在傢裡看书。

    可是我打开书却怎麼也看不下去,眼睛总是定在书页上,心裡早已回到从前,並且从和玲接觸起一直的放电影,直到眼前才打住。

    玲边和妻子讲话边给孩子喂奶,偶尔用眼睛的餘光观察着我,其实我的心裡在想着什麼她一心的数,我半天没有翻一页书,她的心裡能不清楚原因吗?

    特别是她和妻子看电视的时候,我的心裡更是不安,妻子特别爱看言情电视剧,而且是港臺的,裡面不断出现男女主人公拥抱接吻的镜头,有时甚至是床戏,我又不可能不看。

    每当这时,玲的脸就会红,妻子当然是没有感觉,她是看惯瞭,我有事就想,向我妻子这样的言情观众,怎麼没有那種风情萬種的女人味呢?到是这个男人不在身边的少妇,把剧情中的故事带到生活中来。

    玲在看到床戏镜头时的表情是十分的可爱的,也可以说是很煽情的,我有时会偷偷的侧脸看她的样子,她的神情很专註,不像是装出来的,她的鼻梁很適中,有一次我看到一颗汗珠掛在鼻尖上,可是她却不去把它擦掉,两手就直直的放在膝盖上。

    我从那汗珠开始往上看,她的眉毛很黑很亮,虽未经任何的修饰却自然大方,每一根眉毛都向着两边舒展,很顺很顺。

    她的颧骨也很適中,我自小聽说,女子颧骨高,杀夫不用刀,也就是说,这样的女人狠毒,这当然是一種迷信,不过即使这样,玲的颧骨也不属於这一类的,所以她不是一个狠毒的女人。

    玲的最好看的地方,是她的嘴,如果说她的眼睛,鼻梁,眉毛以及颧骨没有什麼缺点的话,那麼她的嘴唇就因该是很漂亮的瞭,说句很色的话,我一看到她的嘴,就会想到接吻,继而就想到和她上床瞭。

    她的身材是很苗条的那種,总體上应该称做小鸟依人的类型,这和我的妻子正好形成明显的对比,我妻子大约有一米七二的样子,身材属於豐满型,很性感。但是玲的體型却苗条好看,大约一米六二左右,我当初看中的就是她的嘴和身材。

    有人说,男人就是好色,总是吃着碗裡的看着锅裡的,事实確实如此。我看到玲刚喂过孩子的双乳,随着呼吸不停的起浮时,身體上也就有瞭反应,我在想:生过孩子的少妇怎麼这样动人呢?甚至想吮吸她那甜美的乳汁。

    我心裡想:这就是我曾经压在身下的幾乎完美的體型,好美好舒爽,她给我生理上的满足是妻子做不到的,也许是因为很少被男人开发的缘故。她和她的丈夫,能有幾次肌肤之亲?

    说实话,如果没有孩子,我是不会这样胆小的,我是男人我害怕这事吗?再说她那个男人早已对她不感兴趣瞭,聽说在外地早有瞭一个漂亮的新疆妹,他们之间早就已经成瞭名副其实的名义夫妻,谁也不问谁的事,我就是占瞭这个女人也是没有什麼负担的,隻是害怕未还有一点,就是我的经济也不宽裕,如果我是老板就不会这样的担心瞭。

    玲的男人有的是钱,每年给她的钱比我们两口子的收入还多好幾倍,不然人傢新疆的美眉怎麼会看上他呢?玲自从生下孩子後,根本就没有打算再去上班,準备产假休完後,做个停薪留职长期在傢带孩子。

    我虽然極力的在控制自己对玲的感情,可是男女之间的事是很难预料的,男人就像灯泡,一点就亮一息就暗,女人就像烫鬥,热的慢凉的也慢。一对经常要接觸的男女,会有什麼样的结局,那是不难想象的。

    有一次周末,妻子带着孩子回娘傢有事,要两天才能回来。妻子有事总要和玲说一声,这也养成瞭固定的习惯,因为她的社会经验很差,而玲在这方面简直就是一本百科全书。

    就像吃西瓜的事,我老婆虽然是医生有时都不懂,医院的同事都说她是个幼稚的女人。

    这却对我有好处,不管是什麼美男子,无论对她采取什麼勾引术都是白费心思,所以她是一个安全的女人。

    一天,我在傢裡没有事可作,就把过去的书搬出来整理一番,有时把书伸到窗户外面抖一下飞尘,没曾想玲却在阳臺上晾衣服。

    初秋的天空分外晴朗,氣候也很暖和,隻聽见她有意的咳嗽一声,我也就不经意的转脸一望,隻见她的头早已伸在外面对着我诡秘的微笑着呢!

    我对着他望瞭望就回到屋裡,可是半个小时後,就聽到她敲门。

    我隻好开门,但是有意让她在门外说话。隻见她用力的拉开防盗门,一直走到我的卧室裡,坐在床上。

    孩子长的很胖很白,虽然隻有幾个月,个子却像一岁大的孩子,和我的孩子小时候差别不大,玲的得意之色时刻表现在脸上,可孩子虽然也是我的,不在一起也是没有感情的,再说也没有名分,说白瞭就是非婚生兒子。

    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看瞭好一会才说:

    “你真的就不想你的兒子吗?我告诉你,你不要怕,我是不会赖着你的,你又有什麼可让我赖的?除瞭长的还像个人样,其它没有什麼可烧的?”她看到我很不耐烦的神情,一下子就来氣瞭,带着藐视我的口氣说:“现在的男人就是要有钱,你看我的男人,长的跟小猪似的,又黑又醜,可是还是有漂亮的女人和她好!可是话又说回来,他就是再玩最後也会回来的,我心裡明白着呢!”

    她一股脑的说瞭那麼多,真的让我无言以对。

    过瞭好一会,我才安慰她说:“孩子的事就不要提瞭,这样下去,我觉得我们会出事的,还是分开的好。”

    “怎麼分开?你老婆已经说过瞭,这房子她觉得很好,地点也不错,一辈子也不想搬瞭,要搬也隻有我搬走,可是呢,我也不想搬走,原因很简单,你老婆是医生,我们有什麼不舒服的时候很方便,不用总是往医院裡跑。”说道这裡她得意的笑瞭。

    然後就对我说:“你要是聽我的,我们就好过,我想继续和你好下去,我就做你的情人吧,按说呢,情人是应该比自己老婆漂亮的,可是你的老婆是个美人,我比不上她,不过有一样我是可以肯定的,我比她会伺候你,我会让你感到很安全的,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也想过瞭,我虽然需要男人满足我,可是我不能对你要求过分,那样如果让你老婆知道瞭,我一回也得不到瞭,你说对不对啊?”

    可以肯定的说,玲的想法是出自内心的,我知道她是一个心直口快的好女人,说话幹脆爽快,做起事来也幹净利落,表面上看似很粗俗,可骨子裡却是个多情的女人,就像一个多变的妖精。

    这样的女人一旦对你好起来就像侠女一样的义氣,可一旦做起兇狠的事来从也不会有任何顾及,我开始有一点害怕起来。我怕她把孩子的是告诉我的老婆,那我的一生就完瞭。

    玲好像看出瞭我的心思,就大胆的说:“我的孩子也不要你给一分钱,我还会给你补偿的,不过不要让你老婆知道,我为你留瞭一笔钱,是我省下来的,不过我不会一下子给你,就算你的零花钱吧,每月和你的工资也差不多吧,你的工资我是知道的,你抽的烟也太差瞭,这也不是你老婆管你,实际情况也需要这样,孩子大瞭,要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玲说着就流出瞭眼泪,说她多麼的苦,虽说自己不是个美女,可是总比那个猪似的男人要强百倍。

    还说我是一个有知识的男人,会教育孩子,将来帮助她一些,孩子也能成个人才,那也就有依靠瞭,她已经不再指望那个男人瞭,隻是趁他现在有钱多弄一点,以防老来有个依靠。

    聽瞭玲的倾诉,我的心裡也软瞭下来,毕竟我是个男人,面对这样一个上解人意的女人怎能无动於衷呢

(Visited 12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