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真人真事 - 02 六月, 2018
by admin - no comments
生化危機吉兒被上

距離拉昆市郊洋樓中發生的慘劇,已經將近兩個月瞭。雖然事件暫告一段落,

但是潛藏的生化危機卻沒有消失。

  經過S.T.A.R.S隊員的努力將UMBRELLA公司造成的災害消

滅,卻沒想到更大的災害卻在拉昆市中逐漸蔓延……

  S.T.A.R.S的隊員克裡斯.吉兒正準備揭發UMBRELLA公司

的陰謀時,整個拉昆市已經是一座僵屍橫行的恐怖都市。爲瞭生存、爲瞭將這一

切公諸於世,吉兒.華倫泰正準備盡一切力量逃出拉昆市這座僵屍城,她此時尚

未料到,這是一場異常艱辛的生存之戰……也是她逃出生天的最後機會。

  轟隆……吉兒用力關上門,將追趕過來的僵屍擋在外面。這時街上已經陷入

一片火海,到處可以聽見人們的悲鳴與慘叫。

                  

  「來人!來人……救命啊!」

  「哇!牆倒瞭……是僵屍!僵屍過來瞭!」

  吉兒掩住耳朵,企圖將所有的聲音隔絕於外,但是呼救的聲音夾帶著槍聲、

警笛聲、與撕扯撞擊的聲音,仍一波波傳進她的耳裡。

  「別過來,不要過來!」

  「嗚啊!」

  吉兒再也受不瞭,她轉身繼續跑進巷子。此時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瞭,城市

的天空被火光熏得一片通紅。無人的巷子裡連一個人都看不到,再跑過瞭幾條街,

依然是如此。

  巷子裡沒有點燈,有些房屋的門、窗還遭到破壞,玻璃碎片與雜物散落一地。

正當吉兒精神緊繃時,遠遠的傳來一陣男子垂死的呻吟,吉兒反射性的拔起腰際

的槍,往聲音的來源而去,那是前方不遠處的轉角。

  她小心翼翼地慢慢前進,看到轉角有一個人正背對著他,搖搖晃晃,腳步踉

跄的踱著。

  「嘿!你還好吧?」

  那人被他一叫,停瞭下來,吉兒朝他走過去,伸手正要搭住他肩膀時,那人

倏地轉過身來,吉兒幾乎嚇呆瞭。隻見他臉上有多處潰爛的傷口,幾乎沒有一處

完整的皮膚,一顆死魚般的灰白色眼珠像是隨時就會從眼眶掉出來,另一顆眼睛

和半邊腦袋不知道是被散彈槍還是什麽打碎瞭一半。

  「僵屍!」

  吉兒猛地將槍口指著對方,碰的就是一槍。子彈穿過瞭他的身體,血花四濺,

但對方不過向後仰瞭一下,隨即又慢慢逼近。

                  

  「不要殺我……我是人類啊……」

  對方呻吟著,吉兒楞瞭一下,那怪人張開雙臂撲過來,吉兒一閃躲過攻擊。

  「不要殺我!」

  「我身體不聽命令啊!」

  這是個仍保有意識、沒有完全僵屍化的可憐蟲,吉兒之前遇過的僵屍都是死

亡的人類變成的,從沒遇過這種情形,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這一個猶豫讓對方

抓住瞭機會,又沖瞭上來。

  「不要開槍!不要……哇!」

  到瞭此時,吉兒也不把他當人類看瞭,她連連扣下扳機,分別在僵屍身體炸

開數個噴血的小窟窿,僵屍一陣尖叫,趴倒在地上,但立刻又伸手抓住瞭吉兒的

足踝,吉兒的這幾槍並沒有打中對方的要害。

  吉兒掙紮著,但對方枯幹的十指卻極其有力,深深陷入她穿著長統靴的小腿

上。眼看這傢夥張大瞭口,要向自己腿上咬來,吉兒連忙想要翻滾掙脫,卻沒想

到對方不但沒有咬下去,反而一個跨坐將吉兒壓倒在地上。吉兒掙紮著,兩手努

力想要推開他,但是她的力量出乎意料地大,跨坐在她的大腿上,她的努力完全

沒有效用。接著他扯裂瞭吉兒身上那件藍色低胸上衣,露出白色蕾絲邊的胸罩,

再一扯,漂亮隆起的乳房蹦瞭出來。

  「哇!你幹什麽?」吉兒尖叫。

  「叫你不要打我還打我,現在要你知道老子的厲害!」僵屍露出猙獰的笑容。

  「放開我!」吉兒將槍對準僵屍,卻按瞭一個空,原來剛才的攻擊已經將槍

內所有的子彈發射出去瞭。

  吉兒拔出腰間的匕首,猛力一刺刺進僵屍的腦袋,僵屍一陣難聽的慘叫,紅

色的血混著白色的腦漿從傷口噴瞭出來,但是僵屍卻沒有倒下。

  「臭婊子!」

  僵屍憤怒地揮出一拳,力道之大讓吉兒馬上後腦重重撞擊地面,看著地上的

吉兒不斷踢著修長的雙腿努力希望能站起來,翻起的迷你裙內若隱若現著白色的

小底褲,僵屍不禁想像起當這雙美腿將要纏繞著自己時的畫面,於是自己的下半

部膨脹起來。

                  

  「僵屍也會勃起?」吉兒大驚。

  「當然喽!這是情色小說,若是僵屍不能勃起還有什麽好寫?」僵屍回答。

  「不……不要這樣!」尖叫變成瞭悲戚的哀求,吉兒的眼角泛出瞭晶瑩的淚

珠。

  「來不及瞭!」

  僵屍的手從腰部伸向瞭她的雙峰,倏地握緊她的左乳房。吉兒使力的扭著身

體,努力想甩脫那隻手,但那隻手仍死纏著不放,而且開始動作瞭起來,指尖輕

輕地摳著乳頭——吉兒最敏感的部份。

  一陣麻癢襲擊瞭她,吉兒彷佛觸電一般的震動起來,使她幾乎要暈眩過去,

但隨即回複神智扭動頭抗劇情欲的漩渦。「不,開玩笑,怎麽可以被僵屍強奸?」

吉兒的手肘重重打在僵屍的面門。

  「嘿!你是在幫我搔癢嗎?」

  變成僵屍的人似乎完全沒有痛覺,盡管吉兒已經用盡瞭全身的力氣,但是對

方卻連搖晃一下都沒有,隻剩半邊的臉上還是掛著那一抹詭異的笑容。

  胸前的那隻手在乳丘上玩瞭個過瘾,把兩粒小球弄得翹瞭起來。然後緩緩地

移向下部,輕撫過光嫩的腹部,那裡正巧是吉兒的敏感帶。吉兒的臉上又泛起一

片潮紅,而她清楚地知道,這不是羞澀。

  「不要!求求你……」

  吉兒緊緊地夾住雙腿,用力地扭動著。僵屍並不急著繼續,反而靜靜地欣賞

著。吉兒身上隻穿著被撕裂的薄薄T恤和一件三角小褲,T恤長度僅僅剛好遮住

三角小褲。粉白的大腿完全沒有保留地展露在眼前。尤其她扭動時,大腿跟處的

黑色蕾絲內褲也看得見瞭。神秘的三角地帶若隱若現,好不性感。

  邪惡的大手繼續探索著,突破瞭吉兒的防線,到達瞭神秘的百幕達三角洲。

  吉兒的洞口早已溢出愛液,僵屍粗糙的手指仍不停的在洞口摩擦,吉兒感覺

自己似乎快要融化瞭。

  「啊啊……」

  「已經這麽濕瞭啊?你這個淫娃!」

  手指滑過隆起的山脊,深長的海溝,突然,斷瞭一截的中指微微地擡起瞭頭,

淺淺地沒入瞭海溝。

  「啊!」

  吉兒慘叫一聲,卻不是因爲痛楚,而是被更高的快感而沖擊。全身的力氣彷

佛被抽掉一般,她無意地擺動雙腿以獲得更高的快感,而僵屍也不斷的用手指在

她穴中翻攪以觀看吉兒淫蕩的表情。

  「啊……啊……啊……啊……」

  吉兒隨著僵屍的手指規律進出而顫抖著,粗糙腐爛的手指竟帶來意想不到的

奇特快感,一陣酥麻感通過瞭全身,也不知是痛苦還是歡愉,她不禁呻吟起來。

  「嗯……嗯……」

  吉兒的表情已經看不出是絕望的抽泣還是極端的愉快,她的眼角流下涔涔的

淚光。

  「很舒服是不是?」僵屍沙啞的聲音在吉兒耳邊問。

  吉兒意志痛苦的想要抗拒,但身體卻作出相反的反應,密液泊泊的流出順著

雙腿留下,卻一點辦法也沒有,她的呼吸聲也越來越急促。

  「求……求……你……不……要……」

  沒想到這卻帶來反效果,吉兒的哀求聲隻使得僵屍更加獸性大發。

  「不要什麽?不要停嗎?」僵屍把那個巨大腐臭的玩意兒掏瞭出來。潰爛的

肉柱早已硬梆梆地翹起。

  一絲恐懼掠過吉兒驟然睜開的雙眼,她還來不及有任何反應,僵屍便抱起她

的臀部將龐然巨物刺進陰戶中。

  「不、不要!」吉兒沾滿淚水、哭紅的眼中流出拒絕的眼神,但他仍用力地

往肉洞中挺瞭進去。剛才的高潮還沒平靜,無法忍受的興奮又再度來襲。吉兒張

嘴大聲叫瞭起來。雖然嘴上說不願意,但身體違背瞭內心,快樂地迎合著僵屍。

  突來的巨痛使她下意識地緊緊抱住僵屍又是血又是膿的身體,僵屍嘴裡發出

令人作惡的氣味,一面不斷沖刺。漸漸地疼痛逐漸消去,繼而代之的是快感一波

一波湧來。腐爛的肉棒每一次地碰撞她的花心,彷佛將她推上瞭更高的高潮。愛

液混著血和膿不斷湧出,順著大腿逐漸滴在地上,她感覺身體的深處有股浪潮正

在逐漸升起,同時發現僵屍的沖刺也越來越快,她並不清楚但卻感覺到最後的事

情即將到來,手無意識地緊握著僵屍的咽喉……

  終於一股熱流射入吉兒的秘穴深處,吉兒也因爲高潮的來臨而尖叫起來……

同時吉兒的手喀啦一聲,就像拗斷瞭一根中空的木頭,僵屍的頭離開身體飛瞭出

去,在地上滾出老遠,身體也隨之停止動作,松開手,頸部流出的血在地上形成

瞭一灘,迅速擴散開來。

  「這是什麽怪物啊……」吉兒心有餘悸地喘息著,就在這時又一陣窸窸窣窣

的聲音自身後傳來,猛然回頭一看,有四、五個僵屍,像是喝醉瞭酒一樣,一步

一步朝她逼近……

  到處斷垣殘壁的火海中傳來瞭腳步聲,隸屬於安佈雷拉生化災害對策部隊

(U?B?C?S)的克勞德和佈來恩背著沈重的步槍走出建築物。

  「喂,佈萊恩,你幹掉幾隻啊?」開口的是外表好像是個容易得意忘形而且

又不認真的克勞德,但是實際上他是個很重感情的熱血男兒。

  「11隻,你呢?」個性很耿直,不過稍嫌過度多愁善感的佈萊恩回答。

  「嘿嘿,不好意思啦!比你多一隻。」

  「什麽?不會吧!」

  「別忘瞭你賭輸的可樂和漢堡啊!」

  「Shit!」佈萊恩低頭咒罵一聲,擡頭看瞭看天空。

  天空永遠都是灰沈沈的一片,飄著細雨。此時的拉昆市充斥著各種猙獰惡狀

的突變生物;這些怪物,是原本地球上的動物受瞭UMBRALLA公司所制造

的T病毒感染而形成的。它們行動遲緩,但遇見其他生物就將之撕裂吞噬,全身

糊滿黑色汙血和腐爛的組織,通稱爲「僵屍」。

  「不過啊,佈萊恩……拉昆市到底是怎麽瞭?爲什麽會變成這樣?」

  「用膝蓋想也知道!S.T.A.R.S的那些傢夥,平常老是把我們當傻

瓜,叫我們老鼠。結果現在他們反而自己成瞭老鼠,在燒瞭個一幹二淨的小鎮裡

被僵屍追著到處跑,結果才會派我們過來擦屁股。早就說瞭,他們活該嘛!如果

當初早派我們……」

  「咦?佈萊恩,小心!」

  佈萊恩說得正高興,暮地一個身影從巷口出現,張開雙臂撲過來。得到同伴

警告的佈萊恩反射性的向後退開,那身影一撲不中,摔倒在地上,發出陣陣咆哮。

  「好險啊,原來還有一隻僵屍。」佈萊恩用腳踩著僵屍的身體,將槍口指向

僵屍的後腦。「抱歉喽,克勞德,看來你的漢堡和可樂飛瞭,這次我們的打賭沒

有勝負。」

  眼看佈萊恩就要扣下扳機,克勞德卻突然阻止瞭他。「慢著,佈萊恩,這不

是吉兒嗎?」

  佈萊恩楞瞭一下,「吉兒?你別開玩笑瞭,她怎麽可能出現在這……咦?慢

著,真的是她!」他將槍口上移瞭幾公分,但踩在吉兒身上的腳卻是一動也不敢

動。

                  

  「這個臭女人……她也變成僵屍瞭?」克勞德嫌惡的說。

  「對啊,不過她身上好像沒什麽傷口……」佈萊恩若有所思地打量著腳下不

斷掙紮的吉兒,突然想到瞭什麽,轉頭問克勞德道:「你叫她臭女人……莫非她

對你做瞭什麽無法原諒的事情?」

  克勞德的臉上一紅,結巴瞭一陣才說。「其實也沒有什麽啦……隻是覺得她

長得還不錯,身材也蠻辣的。上個星期我去找她,想要約她出去喝一杯,我已經

很有誠意瞭,卻沒想到她竟然回答……」

  「她是不是說:「就算全天下男人都死光瞭,我也不會跟你出去。」?」

  克勞德睜大瞭眼睛,「你怎麽知道?」但隨即會意,「……啊,莫非你也……」

  「對啊,跟你一樣!」佈萊恩點瞭點頭,說完用力踩瞭吉兒幾腳,腳下吉兒

發出一陣兇惡的咆哮,彷佛恨不得將佈萊恩和克勞德撕成碎片。「這個臭三八,

不過長得漂亮一點,就跩他媽個二五八萬。」

  「是啊!裝得一副清高樣,到頭來還不是變成僵屍瞭,不如早給我們幹一幹

來得爽。」克勞德附和。

  「那……現在我們該拿她怎麽辦?」佈萊恩問。

  吉兒又是一陣掙紮和呻吟,但是佈萊恩踩得很緊,像磐石一般壓在她身上,

完全沒有移動半分,不過倒是將吉兒身上的T恤扯出一道口子,若隱若現地露出

渾圓嫩白的乳溝。

  佈萊恩和克勞德停下交談看著不斷扭動身體的吉兒。吉兒身材很勻稱,纖細

的柳腰,光滑的大腿,豐腴的臀部,從脖子到腳形成一道美麗的曲線。小腿和腳

白晰而柔嫩。變成僵屍似乎無損她的美麗,簡直是上帝的傑作,天使的化身。佈

萊恩和克勞德看得呆瞭,不知何時同時咽下一口口水。

                  

  克勞德打破沈默,「喂,佈萊恩?」

  「幹嘛?」佈萊恩仍是死盯著吉兒半裸的胸脯流口水。

  「你……該不會在跟我想一樣的事吧?」

  佈萊恩詫異地回頭看瞭克勞德一眼,「你瘋啦?這是不可能的事。」

  「爲什麽不可能?離開這裡你到哪找像吉兒這樣的辣妹給你幹?」

  「但她是僵屍啊!」佈萊恩呻吟。

  「是僵屍才好啊!你想想……那樣豐滿的乳房,細細的腰,圓圓的屁股……

而且幹瞭她也不會講出去。啊……真叫我興奮……」

  「克勞德,你這不是認真的吧!」

  「有何不可?」

  「強奸僵屍?很有趣,我們來幹吧!」

  「那就在這裡達成我們的願望吧!」

  克勞德說完就要解開自己的褲袋,佈萊恩連忙用沒拿槍的另一隻手阻止他。

「笨蛋,在這裡做如果被其他僵屍發現才是自尋死路哩!

  「說的也是。那麽,去前面建築物空的房間怎麽樣?」

  「好,好。但別忘瞭把她的嘴綁起來,如果被她咬到就不妙瞭。」

  「你真夠冷靜,平時看到她的人就會勃起的。」克勞德一面說,一面撕下一

截衣襟綁住吉兒的嘴巴,吉兒不停掙紮著,幾乎咬掉克勞德的手指。千鈞一發的

克勞德在刹那間有瞭猶豫,可是強烈的性欲又立刻占有他的心。

  過瞭一會,兩人終於將吉兒面朝下壓在地上,並將她的手反翦在背後。因爲

兩個男人一起動手,吉兒也似乎因爲剛變成僵屍沒有力量,被用膠帶捆住雙手。

  「這下子有餘裕好好享受瞭。」佈萊恩說。

  兩人像拖死狗一樣將吉兒拖向前方不遠處的建築物。

  ***    ***    ***    ***

  走進房間,吉兒仍努力掙紮著,膠帶有點裂開,不過仍然綁的好好的,佈萊

恩連忙又重新捆瞭一圈。

  吉兒的身體非但沒有一般僵屍作惡的屍臭味,反而有一種淡淡的香水味。破

裂的T恤遮掩不住呼之欲出的豐滿胸脯,而穿高統靴的修長雙腿美麗的讓人目眩。

  「趴嚓!」克勞德的雙手迫不亟待地扯開瞭吉兒的上衣,雙峰猛力的繃瞭出

來。

  「果然和我想像一樣,好漂亮的身體,看她的乳房,就像皮球一樣,摸在手

裡好舒服。」克勞德一邊撫摸著吉兒的乳房一邊稱贊。

  「快看吉兒的內褲,是半透明的,還有這些毛有多美。」

  克勞德的視線凝視吉兒的大腿跟不動。那是有黑蕾絲邊的內褲,透過薄薄的

佈,朦胧地的在大腿跟上看到黑色的草叢。

  「隻可惜怕她咬人,沒辦法叫她吹喇叭。」佈萊恩歎道。

  「我要吸一下乳房。」原來抓住雙乳的克勞德,把上身壓在吉兒上面開始舔

乳頭。而佈萊恩也不乾示弱地把臉靠在胸前的乳溝上,含住另一邊的的乳頭,並

用力地吸入女性甜美的芳香。

  「唔……」吉兒的抵抗逐漸衰弱。

  兩雙大手掌用力的搓揉著乳房,兩顆乳球被揉得又紅又腫,而乳頭漸漸挺立

勃起瞭。

  「咦?佈萊恩,僵屍的乳頭也會硬起來啊?」

  「笨蛋,我怎麽知道。」

  「佈萊恩,你要把吉兒壓緊,我要看一看小穴的樣子。對不起,吉兒,借我

看一看小穴好嗎?」

  「傻瓜!到這時候哪裡還有用請求的,要看就快看吧!」

  「啊!」像是聽懂兩人的對話般,吉兒的兩腿用力夾瞭起來,但是被兩個大

男人壓制住,吉兒使不上力仍被克勞德用力拉開。

  薄薄的內褲遮掩不住股間的風情,吉兒私處完全暴露在的眼光下。克勞德繼

續欣賞著美麗的胴部。撩起黑色的米你短裙,肚臍以下完全都暴露瞭出來。雪嫩

的腹部,細白的大腿,還有可愛的私處。

                    

  就如活人的正常反應,她不停的扭動大腿,想遮掩住那兒。但徒勞無功,而

鮮白的大腿扭動起來卻更性感。

  「克勞德,隔著內褲你也能聞那麽久,還不快點把她內褲脫掉?」

  「哦,說的也是,一時看呆瞭。」

  「啊嗯嗯嗯嗯啊……」

  克勞德伸進吉兒的裙子後,吉兒反射地夾緊大腿,開始抵抗,但沒有能持久。

佈萊恩牢牢把她上半身壓住。

  「克勞德,我從後面控制住她,你趕快幹吧!」

  這個時候克勞德的雙手從大腿向上摸,抓到內褲的腰上。刷地把吉兒的內褲

脫下後,立刻把手伸進吉兒的神秘三角地帶。

  「唔……」

  真是出乎意料的敏感,吉兒花心中已經開始滲水瞭。

  「喂,佈萊恩,她已經濕瞭耶!」克勞德說:「我從不知道僵屍也會濕。」

  「這是一定要的,情色小說嘛!」

  吉兒細細密密微微蜷曲的陰毛覆著粉紅色的小丘陵。中央一點一點地,閃著

美麗的光澤。克勞德的手伸進裙子裡,開始時沿著裂縫遊動,但隨著濕潤慢慢進

入深處。

  「啊啊……」

  吉兒雖然扭動屁股,但這一點力量自然不能使進入裂縫裡的手指離開。克勞

德的指尖像隻輕巧的短劍,突入瞭花朵中心最深處。

  「啊啊啊……」

  突來的刺激讓吉兒的身體立刻有瞭回應,陰戶的雙壁向內急縮瞭進來,蜜液

快速地分泌,等待著往後的行動。大腿兩側和小腹肌肉也突然緊繃起來。

  「哦,夾緊瞭,真是好屁股呀!」

  克勞德露出滿意的表情看著吉兒的裂縫,然後就褪下迷彩長褲和內褲,暴露

出兇惡的武器,然後在吉兒的身後。用手拍打雙丘。

  「唔……唔……」

  「哦?舒服瞭嗎?裝做聖女的樣子,實際上也是好色的女人。即使變成僵屍

身體還是不會說謊的。」

  克勞德握住粗大肉棒的根部,引進屁股的夾縫,在神秘的溪谷邊上下磨擦。

  「啊……啊……」吉兒一副焦躁難耐地扭動下體。

  這時候的佈萊恩,急得不得瞭。一面緩慢地撫摸隆起的乳房,拼命地扭轉身

體,想看心裡響往的吉兒最神秘的地方是什麽樣子。可是他能看到的隻有克勞德

的頭和一片黑色的叢草,終於忍不住地說。

  「克勞德,快點啦!怎麽都你一個人爽,我也要幹啊!」

  「別急,馬上換你瞭。」

  「我已經忍耐不住瞭。看這種挺起來的樣子吧!」

  這時克勞德的龜頭頂到吉兒最敏感的突出部。「啊……」吉兒不由得扭動屁

股,身體在地面上亂捉。

  「好啦,應該夠濕瞭,大概可以插進去瞭吧!」克勞德一面自言自語著,一

面……

  「啊嗯啊……」吉兒一陣歇斯底裡地大叫。男人開始猛力地抽插,瘋狂地進

出。

  「喂,佈萊恩,我們這樣算不算奸屍啊?」

  「克勞德,你很吵耶!你做愛的時候都是這樣喋喋不休嗎?」

  「哦,這感覺真好。」

  吉兒已經漸漸地哀嚎起來瞭,求饒著,哭叫著。但身體背叛瞭她,花蕾因著

新的刺激而不斷夾緊著,男人因此而感到一股摧促的力量,他毫不猶豫挺到瞭最

底。一次又一次,一次催著下一次,兩人額上都冒出瞭鬥大的汗珠。

  「好舒服呀!」克勞德大叫一聲,趴在吉兒身上喘息。

  「你很遜耶,克勞德,你才三分鍾而已。」

  「我射進去瞭,這樣會不會懷孕啊?」

  「白癡喔!僵屍怎麽懷孕?走開,走開,現在輪到我瞭。」

  吉兒漂亮的裸體躺在地板上。整齊的頭發散開,有一半的臉被頭發蓋住,從

被衣襟綁住的嘴依稀看到雪白的牙齒,正不斷喘息著。

  「惡,髒死瞭,都是你的精液。」佈萊恩說完用一隻手將自己的分身對準目

標,另一隻手抱住吉兒的屁股,腰部慢慢向前挺進,插進吉兒仍淌著克勞德分泌

物的的花蕾。龜頭噗吱一下,看不見瞭。「咦?感覺還不錯嘛!克勞德的精液挺

溫暖的。」

  佈萊恩發出哼聲,産生一種無法形容的奇妙感覺,肉棒抖抖的跳動。他一挺

入,馬上接著用猛烈的速度開始抽插。

  「那是什麽樣的感覺?我等一下也要試試。」

  「你這小子,還沒過瘾啊?」

  克勞德露出邪惡的笑容,看著佈萊恩不斷挺進吉兒的身體,一次接著一次,

吉兒的黑發隨著動作飛舞,而佈萊恩的額上也淌下汗珠。原本已經攤倒的吉兒再

次因爲強烈的刺激而清醒,發出模糊的呻吟。

  「啊啊……吉兒!我要射瞭!」

  火熱的液體向吉兒的子宮噴射。

  吉兒的裸體在男人的懷裡向後仰去,從她的嘴裡發出表示高潮的淫蕩咆哮,

而佈萊恩則不斷地喘息說不出話來。

  「換我瞭!」

  「不會吧?你這小子,又可以啦?」

  「嘿嘿……」克勞德一面跟佈萊恩交換位置,一面不懷好意地打量著佈萊恩。

「佈萊恩,你的那根好像比我小一點喔……」

  「幹!」

  ***    ***    ***    ***

  「綁緊瞭,這樣她應該無法掙脫的。」克勞德說。

  「是啊,在她腐爛之前我們隨時可以回來幹,隻幹一次就丟掉太可惜瞭。」

佈萊恩道。

  在確定吉兒身上的繩索夠緊夠堅固後,克勞德和佈萊恩轉身下樓揚長而去瞭。

  「奇怪,吉兒的身上好像沒有傷口,你猜她是怎麽死的啊?」

  「我怎麽知道?對瞭,佈萊恩,別忘瞭賭註喔!我還是贏你一客漢堡加可樂。」

  「好啦好啦!請你就請你,咱們先去找隊友,然後趕快離開這個鬼地方。」

  「嗯……咦?我怎麽突然感覺有點頭暈?」克勞德說完腿一軟,摔倒在地上。

  「喂,小子!」佈萊恩踢瞭他一腳,「別裝死瞭,剛剛做愛做到腳軟嗎?很

遜耶……」但話還沒說完,他自己也跟著腳一軟,摔倒在地上。

  「呃……佈萊恩,我覺得我全身冰冷耶!」克勞德一面發抖,一面對著倒在

一旁的佈萊恩說。

  「我也是,咦?」佈萊恩探瞭探自己的胸口。「我的心跳停止瞭。」

  克勞德瞪大眼睛說不出話來。

  「喂,克勞德,你想我們會不會是因爲跟吉兒做愛,所以變成僵屍?」

  克勞德的眼睛瞪得更大瞭,好半晌才吐出一句:「沒聽說跟僵屍做愛會變成

僵屍啊!」

  「那是因爲沒人蠢到跟僵屍做愛!喔……」佈萊恩又呻吟瞭一陣,「對瞭,

我剛剛問瞭,你有沒有奇怪吉兒的身上好像沒有傷口,你猜她是怎麽死的啊?」

  克勞德緩緩搖瞭搖頭,「佈萊恩,你說呢?」

  「你想她會不會是跟僵屍做過愛瞭?這樣一來就能解釋爲什麽她身上沒有傷

口,卻變成僵屍瞭。」

  「有道理……啊,我的心跳也停止瞭。」

  「那就再會喽,克勞德。」

  「掰掰,佈萊恩。」

  ……

  ***    ***    ***    ***

  第二天……

  「咦?這不是佈萊恩和克勞德嗎?原來他們也陣亡啦?」卡洛斯?奧力維拉

在檢視倒在地上的僵屍時自言自語著。

  「難怪這兩個傢夥昨天沒有回來,原來是被幹掉啦?」他一面想一面打開面

前的那扇門。

  「吉兒!」卡洛斯睜大瞭眼睛,幾乎不敢相信。

  她怎麽會在這裡?她怎麽會一絲不掛什麽都沒穿?卡洛斯的腦袋一片混亂。

  不論如何,他並不喜歡吉兒。自從上次他自信滿滿地開著跑車,想要追求吉

兒的時候,被她回瞭一句:「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瞭,我也不會跟你出去。」,

他就被隊友嘲笑到無地自容,他明明是這麽英俊潇灑,一出手沒有任何女孩子抗

拒的瞭才對啊……

  想到這裡他突然不打算救她瞭,反正四下無人,不如……

  他的臉上露出一抹奇異的笑容,緩緩朝吉兒走去……

                               【完】

(Visited 5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