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家庭亂倫 - 13 三月, 2018
by admin - no comments
淫男亂女   88. 準嶽母的潮吹

88. 準嶽母的潮吹這天是周二,刑警隊發色拉油,美娟由於在執行公務沒有

回來,給吳剛打手機,“剛哥,我這裡正忙回不去,你把我的的那份送我傢去吧,

我傢現在可能沒有人,我的鑰匙就在我辦公桌的第二個抽屜裡!”

  吳剛拿瞭鑰匙,把美娟的那份色拉油領來放到車上,自己開車去瞭美娟傢。

用鑰匙打開瞭門進去後,把色拉油放到瞭廚房裡,雖然來過一次,但是並沒有仔

細參觀過這個房子,現下傢裡沒有人,何不四處看看。

  當他參觀到三樓的主臥室時候,那門是微開的,吳剛往裡探頭看到床上有人,

難道是美娟的媽媽在傢?

  窗簾拉著,毯子都被踢在床下。吳剛踮著腳走進去,想把毯子放回她身上…

…吳剛註意到穎莉的薄睡衣僅僅遮住瞭腰上的一小部份,近乎裸睡。

  那外泄的春光吸引瞭吳剛的眼睛。作爲一個近40歲的女人,她的身材依舊十

分性感誘人。

  雙腿修長,似蜻蜓點水,屁股鼓鼓的,有中年的豐碩,尤其那隱隱約約的一

條小溪,惹吳剛無限暇思。此時吳剛不由的心跳加快,腹下發緊。

  無意識地,吳剛踮著腳走到她的床邊,吳剛猜吳剛太想要仔細看看她的光屁

股瞭。

  吳剛俯身下去,偷偷地聞瞭聞她的隆起的私處和屁股的味道。那雌性的氣息

立刻讓吳剛硬瞭起來。

  吳剛在她的耳邊低語,試圖喚醒她,但是她沒有絲毫反應。吳剛又輕輕搖瞭

搖她的肩膀,但她仍在酣睡。吳剛聞到瞭一股酒氣,看來她是喝酒瞭。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吳剛不知道從那兒來到勇氣,開始玩弄她的芳草

地瞭。她睡夢中隨著吳剛的動作柔聲呻吟起來,此時此刻,吳剛已無法用大腦思

考,而完全被自己那躍躍欲試的小和尚支配瞭。

  吳剛變得越來越更勇敢,手也開始撫摸她的大腿內側,舌頭也在尋找她的陰

蒂。

  這使她呻吟的更重瞭,吳剛敢說她正在恣意享受,因爲她的肥厚的陰唇也變

得濕潤瞭。她的臉龐在月光下妖娆俏麗,吳剛不由的去吻瞭她的性感紅唇。吳剛

把舌頭伸進入她的嘴中,她也在醉夢中回應著,吳剛想她現在也許以爲在作春夢

呢。

  吳剛更加大膽瞭。吳剛一把扯下瞭自己的褲子,摸上瞭床。吳剛輕輕地擡起

穎莉的大腿放在自己的肩上,開始用龜頭在她的春潮泛濫的桃源洞口磨擦著。

  最後,吳剛實在忍不住瞭,他要去耕種她那肥沃的土地!玉莖分開她那膨脹

的陰唇,進入那溫暖的陰道的感覺是純粹的天堂享受。吳剛徹底把吳剛的肉棒捅

進瞭她的濕滑的陰道。吳剛感覺自己差點兒就忍不住要射瞭。

  此時,她也被私處的異樣感覺驚醒瞭。可是吳剛那肉棒已經侵入到蜜穴裡瞭,

事情發生瞭,已經無法挽回!

  他們一瞬間全愣瞭。

  “天哪!你在幹什麽?不行!我們不能做這個!你是我女兒的男朋友。”她

的聲音發抖。

  “阿姨,你太性感瞭,我實在忍不住要和你做愛。”

  “不,不行,我們可不能做這個。你想做愛找美娟啊。”穎莉的心裡實際是

很興奮和高興的。

  但是,與美麗的穎莉做愛,吳剛已騎馬(媽)難下瞭。

  吳剛也乞求她:“阿姨,你知道不?自從上次看到你,我就特別想……你就

讓女婿弄一回吧!”

  穎莉還在繼續說什麽:“我們…不能…做……這個…不…對!我是…你的準

嶽母……”

  “阿姨,你原諒我。你那麽性感,我實在無法控制。你不說,誰會知道。求

求你瞭,讓我和你做愛!在說美娟說瞭我可以肏你的!”

  “她是這麽說的嗎?這孩子把媽媽給出賣瞭!”

  吳剛隻管抽動瞭起來,他當然不會停下來,抱著她的大屁股,吳剛要肏自己

的準丈母娘!

                ……

  漸漸地,她的聲音越來越弱,她的雙手也環住瞭吳剛的腰,最後,她緊緊地

抱住瞭吳剛,令吳剛的屁股緊緊地壓向她的肥穴,開始配合吳剛的抽送。

  她的陰道用力按摩著吳剛的寶貝,淫水泡漲瞭吳剛的雞巴,也慢慢地流到瞭

床上。

  “哦……好孩子……那就使勁的肏我吧……”

  吳剛說:“阿姨,女婿會讓你好好舒服舒服!咱們慢慢來。”

  抽動著,吳剛的手可也沒閑著,揉捏著她的肥奶及乳頭。她的乳房在吳剛的

手中融化,但乳頭卻倔強地挺著。

  “哦……啊……叫我媽媽吧!”

  “好的!媽,我會肏的你很舒服的!”

  忽然,穎莉把吳剛抱得更緊瞭,她的身體變得很僵硬,屁股迎著吳剛向上挺

著,“啊、啊……寶貝,我——來——瞭……”然後她就軟癱瞭下來。

  吳剛與穎莉偷情,這感覺同時也使吳剛完全地陷入瞭瘋狂境界。母女一箭雙

雕,滿足的讓吳剛飄飄欲仙。

  吳剛能感到自己的雞巴在收緊。他要射瞭!

  她一定也感到什麽瞭,在吳剛耳邊低語:“你射到我裡面吧,你把你的東西

都給我吧。”穎莉又趕緊抱緊瞭吳剛的屁股。黃河決口瞭,吳剛的熱熱的精液沖

進瞭她的羊腸小道,吳剛們都被快感淹沒瞭。

  許久許久,吳剛們才又從天上回到人間,吳剛從後面把她抱在懷中,讓她的

脊背貼在自己的胸口,雙手當然撫摸著那肥臀,靜靜的躺著。

  “你這壞小子!肏我女兒不夠嗎?還來肏我!”穎莉嬌嗔的在吳剛的雞巴上

捏瞭一下,吳剛往後縮瞭縮說:“媽,你才比我大亮歲啊!你美豔絕倫啊,你的

小屄比美娟還令人舒服!”

  “哎——大你兩歲也是你嶽母啊!”穎莉用腳去踢吳剛,吳剛一把抓住瞭她

的嫩腳說:“嶽母的腳丫好漂亮啊!”

  握住嶽母兩隻肉乎乎的粉嫩腳掌一下夾住自己的雞巴,嶽母的雙腳下意識的

往回一縮,在吳剛雙手的固定下稍微掙紮瞭一下便不再反抗,穎莉的呼吸明顯變

得更爲急促。

  引導著穎莉肉乎乎的腳掌在堅硬火熱的雞巴上緩緩移動,雞巴輕鬆地在穎莉

肉腳之間抽動。不時用碩大的龜頭輕輕頂弄穎莉粉嫩的腳心,一個軟軟硬硬的肉

團在腦海中呈現出來,每一次的頂磨都會引出一聲讓人渾身酥軟的嬌吟。

  看著穎莉圓潤的腳趾貼在自己陰莖上不停蠕動,快感便一波波直達腦門,在

此之前吳剛從未想過,原來用雞巴狎玩穎莉的肉腳會如此的爽快。

  用龜頭頂著穎莉腳心的那團軟肉,把另一隻玉足挪到瞭自己的陰囊下,不等

吳剛示意,穎莉便自動開始勾動她那五個可愛的腳趾,在他陰囊上一陣溫柔地撩

撥,另一隻腳掌則用足心粉嫩的肉團配合著龜頭一陣研磨。

  哦,沒想到穎莉真是一個妙人兒啊。

  在心中贊瞭準嶽母一句,把目光轉至穎莉因爲雙腿大開而顯露出來的一絲毛

也沒有的陰戶,好美的小屄啊!

  吳剛的一隻手伸到穎莉的陰戶上,居然摸到瞭一把淫水,將那隻沾滿淫液的

手伸到嶽母眼前,一邊舔舐著她的耳垂輕聲說道:“睜開眼睛,嶽母大人,看看

這是什麽?”

  穎莉似乎已經知道吳剛要給她看什麽瞭,緊閉著雙眼,滿臉羞得通紅,反手

在吳剛腰上使勁擰瞭一下,“壞小子,就會欺負人。”

  將沾滿嶽母淫水的右手放到鼻下,大聲地吸入一口氣,再輕輕吹入嶽母的耳

朵,“媽……你的味道好騷哦……”

  穎莉渾身顫抖瞭一下,沒有回答,突然轉過頭來睜開如絲的雙眼看著吳剛,

紅著臉竟一口將沾滿自己淫液的手指含入瞭口中。吳剛微微一愣,看著自己的右

手消失在嶽母的紅唇間,進入一個溫暖的腔室,接著一條柔軟濕滑物體蛇一般地

纏瞭上來,沾在手指上的淫液在一陣吮吸過後消失得一幹二淨。

  穎莉吐出他的手指,立刻吻上瞭他的嘴唇,一股略帶酸酸鹹鹹的液體從她的

口中渡瞭過來。唇分,穎莉望著吳剛,用一種說不出的媚態喘息著說道:“媽的

味道,好吃麽?”

  吳剛從未想到嶽母竟然會如此主動,咽下口中的淫水,微笑道:“真是美味,

媽的味道又騷又好吃。”看著嶽母通紅的臉頰和滿是水霧的雙眸,一把握住她胸

前的兩座圓潤玉峰。噢,這就是嶽母的兩個36D 的奶子!

  隻覺入手一片溫潤滑膩,稍一用力,手指便深陷其中,柔軟幼嫩的乳肉甚至

從指縫中溢出。吳剛不停大力地握捏著穎莉的兩隻軟彈彈的玉峰,暖滑軟膩的乳

房在手掌中肆意變化出各種形狀。

  當吳剛的手指捏住兩隻玉峰頂端的粉紅色肉粒時,穎莉渾身仿似被抽掉瞭骨

頭一般,整個人癱軟在他的懷內,嬌喘連連。在他的揉搓中穎莉的乳頭迅速挺立

變硬,大小讓吳剛想起瞭鉛筆後面的橡皮擦。

  或是捏住乳尖輕輕提起,或是用手掌將乳頭壓入玉峰中一頓揉按,吳剛瘋狂

地揉搓著準嶽母的雙乳,幾欲將雙手溶入其中。

  “哦~ 女婿捏得你舒服嗎,搓得你的奶子爽不爽?”低頭看著穎莉赤裸在空

氣中的胸部,兩團白嫩挺立的乳峰上覆蓋著兩隻男人的手掌,十根粗硬的手指深

深陷入,頂端兩粒小巧粉紅的肉柱則被擠得拼命向前凸出,顯得鮮豔奪目。

  “喔,媽好爽……乖女婿,嗯……你搓得媽的奶奶好舒服……”穎莉一手覆

蓋在吳剛的手背上,隨著他的手掌一起揉搓自己的乳房,另一手往後環住他的脖

子,眼媚如絲地看著他,“嗯……乖女婿,快親親媽……”

  看著穎莉微啓的紅唇,哪裡能夠拒絕,狠狠吻瞭上去。舌頭滑過穎莉柔軟的

嘴唇,便與她濕軟靈活的香舌糾纏在瞭一起,反複的在兩個口腔裡纏繞追逐。激

烈的舌戰中,吳剛甚至清晰地感覺出穎莉柔軟舌面上的那些細小的顆粒。

  察覺到穎莉被吻得快要無法呼吸,吳剛放松瞭對穎莉香舌的追逐,溫柔地舔

吮著她的嘴唇,間或將她滑膩的香舌勾入口中,慢慢地吸啜,細細地舔繞,或相

互吞咽著對方口中的津液,聞著從對方口中噴出的熱氣。

  吳剛的接吻技巧是小雄不能比擬的,這點讓穎莉很癡迷。

  吳剛引導著穎莉的右手來到她的身後,握住吳剛至今仍頂在她臀部上的陰莖。

穎莉右手一顫便握緊瞭,睜開那雙迷離的眼睛,不可至信地看著吳剛,吳剛的雞

巴和小雄的不相上下,“喔……乖女婿,你的……好長……”說完竟將左手也伸

到身後,兩隻手方勉強握全吳剛的陰莖。

  不知穎莉想到瞭什麽,雙手緊緊握著吳剛怒挺的下體,頭卻軟軟地靠在瞭吳

剛的肩上,臉頰滾燙,閉著眼睛,火熱的呼吸急速地噴在吳剛的臉上。

  看著穎莉此刻含羞帶媚的嬌態,雙手不覺在她兩個滑膩的奶子上又用力捏瞭

一把。“啊……”一聲柔媚入骨的嬌吟。

  “媽,覺得女婿的雞巴怎麽樣,還滿意麽?”

  “嗯……嗯……喔……”在吳剛拉起她兩個圓柱般的奶頭後,嬌呼瞭幾聲當

作給吳剛的回答。

  “媽,你別握著女婿的雞巴不動啊。來撸動女婿的雞巴吧。”吳剛讓穎莉一

隻手托住陰囊,另一隻手握住陰莖,帶著幾分羞澀開始前後套動起來。

  陰莖在穎莉纖細的手掌中跳動著,羞澀卻激烈地套動生出一波波的快感,沖

擊著吳剛的腦神經。喔,這是穎莉,美娟的媽媽在給自己手淫!

  吳剛突然探出右手一下捂住穎莉的大腿根部,手掌緊緊覆蓋著她整個生殖器。

穎莉頓時渾身緊繃,大腿夾住入侵的手掌,雙手握著吳剛的雞巴也不再套動。

  一股火熱從穎莉墳起的陰戶透入手掌,所觸一片滑膩。不出所料,此時穎莉

的陰戶早已濕得一塌糊塗。吳剛緊貼著穎莉火熱柔軟的大陰唇,順著中間的凹縫,

由下往上一撈,就沾瞭滿滿一手的淫液。

  穎莉甜膩地呻吟瞭一聲,身子便軟瞭下來。

  “媽,你好淫蕩喔……一手套著女婿的雞巴,握著女婿的蛋蛋,一邊小屄卻

流出這麽多騷水~ ”吳剛將手掌伸到嘴邊,吸瞭一口,“嗯,比剛才的還要多還

要騷,而且還是熱的~ ”

  把手上剩餘的淫液全部抹入穎莉微啓的口中,穎莉也配合著吸入自己的淫水,

之後再渡入吳剛的口中。這次吳剛沒有咽下,而是用舌品存瞭一會,又反哺回穎

莉的口中,在吳剛倆的嘴唇之間拉出一條晶瑩的絲線。穎莉微睜著雙眼,臉紅耳

赤地咽下瞭自己的淫液。

  吳剛順著穎莉大腿內側上的淫水,一直摸到她的檔部,在那滑膩火熱的陰戶

上一陣肆意地掏摸。噢……這就是穎莉的下體,這就是穎莉的屄!

  穎莉的陰戶摸上去十分光滑,而此時赤裸的陰戶早已是一片泥濘,吳剛在上

面再次掏瞭一把淫液,塗抹在陰莖上。穎莉套弄的技巧越發娴熟,從吳剛陰莖上

分泌出的液體混合著剛從她陰戶上掏過來的淫液塗滿瞭她的手掌,黏黏糊糊地泛

起瞭泡沫……

  暗自挪動瞭一下龜頭的位置,用力向前一頂,便從穎莉嫩滑的臀瓣中擠瞭進

去,碩大的龜頭頂在瞭一個火熱的凹陷處。

  “嗚……不要……”穎莉扭動著身軀,臀部緊緊夾住吳剛的龜頭,手卻仍在

不停地套弄著吳剛的陰莖。

  吳剛左手用力握著穎莉的一個奶子,右手捂住她濕淋淋的陰戶,以此固定住

她的下體。“媽,不要動噢,女婿,哦,女婿的龜頭頂到媽媽的,頂到媽媽的,

屁眼瞭~ 喔!”頂在穎莉屁眼裡的龜頭又是一陣旋磨攪動。

  “嗚……喔……不……慢,慢一點……喔——”穎莉失聲大喊起來。

  龜頭四面傳來巨大的壓力,上面敏感的皮膚甚至能感覺到那些菊花狀的紋路,

緊緊咬著吳剛龜頭的頂端。

  其實這樣在身體上並沒有太大的快感,可心理上的興奮卻是無與倫比。隻要

一想自己正在用雞巴捅美娟母親的屁眼,而且還一邊扣著她的屄,吳剛就興奮得

渾身發抖。

  等穎莉稍微平靜一點,吳剛親吻著她的耳朵繼續用語言挑逗:“媽,你的屁

眼好燙,噢~ 夾得女婿的龜頭好緊……媽,這是第一次有男人捅你的屁眼心吧…

…哦……喜歡女婿這樣捅你的屁眼兒麽?媽,女婿的龜頭大麽?捅得你舒服麽?

喔……媽,再用你的屁眼夾一夾女婿的龜頭吧……”一邊說,龜頭一邊慢慢往裡

旋轉,穎莉果然配合收縮自己的菊眼,一緊一收地吮吸著吳剛的龜頭。

  “喔……媽,你的屁眼好妙,好會夾……女婿好喜歡這樣用龜頭猥亵媽媽的

屁眼呀!嗯……”吳剛忍不住哼瞭一聲,穎莉居然將一直握著吳剛陰囊的手伸到

會陰處,把中指插入瞭吳剛的菊眼!

  不敢相信!在此之前吳剛甚至無法想象!

  剛才穎莉主動吮吸自己淫水渡入吳剛口中時就已經大爲驚訝瞭,可沒想到穎

莉竟能夠做到這一步,不但握著女婿的雞巴捅自己屁眼,甚至還主動去扣女婿的

菊眼。

  吳剛輕柔地撫弄著穎莉黏滑的陰戶,靈活的手指不停穿梭於軟膩膩的大小陰

唇之間,靠著手指靈敏的感覺在腦海中描繪穎莉性器的形狀。分開肥厚的大陰唇,

再輕輕拉出小陰唇,中指便探入那個濕熱的世界,由下往上尋到頂端那粒嫩嫩的

肉珠,輕輕撥弄。頓時懷中汗津津的女體開始隨著吳剛的手指而顫動。

  當吳剛手指來到穎莉已經微微張啓的陰道口時,穎莉的跨部明顯往前送瞭一

下,仿佛在期待吳剛手指地進入,當然吳剛並未馬上滿足穎莉的渴求,手指不緊

不慢的在那個溫膩的入口處畫著圈。

  “媽,剛才有隻小蟲子跑到這裡面去瞭,要不要女婿用手幫你捉出來呀?”

  “嗯,快,快幫媽……捉出來。”穎莉的臀部不安地往前挺動著。

  “用什麽捉呀?”

  “用,用你的……手指……”

  “到哪裡去捉呀?”

  “到我的……陰……陰道……”穎莉的聲音越來越小,後面的兩個字更是幾

不可聞。

  “要說屄!而且聲音太小的話女婿可聽不到喲。”手掌猛地壓住穎莉勃起凸

出的陰蒂一陣快速震動。

  “嗚……好女婿,快……快把你的手指插到媽媽的屄裡……喔……快用你的

手指狠狠地插媽媽的屄!嗚嗚…………”穎莉再也忍受不住強烈的快感,大叫出

來。

  “嗤!”一聲輕響,整根中指盡數插入穎莉的陰道。

  “喔………………”一聲高亢滿足的呻吟,穎莉整個背部強烈地向前弓起,

菊眼死死咬住吳剛的龜頭,雪膩的乳房仿佛要融入吳剛的手掌。

  熱、滑、軟,這是吳剛中指傳來的第一感覺。吳剛費力地攪動手指,從穎莉

的下體中發出一串“咕叽……咕叽~ ”的聲音。每一次抽插都會帶出大片大片黏

滑的蜜汁,濺得手掌和大腿到處都是。

  “啊……要……要來瞭……快……再快一點!”穎莉頭部靠在吳剛的肩上死

命後仰,如浸瞭油般滑膩的大腿緊緊夾住吳剛的右手,陰戶則拼命前頂。

  酒後的穎莉高超來的格外快。

  滾燙緊窄的陰道痙攣著,整個膣腔都在劇烈蠕動,滿是褶皺的肉壁緊緊裹著

吳剛的手指,似乎要將中指吸入柔軟的更深處,卻是穎莉被吳剛的中指一插,高

潮瞭。

  在腦海中出現這樣一幅淫蕩的畫面。下午的臥室雲床上,赤裸的女婿從背後

緊摟著同樣赤裸的準嶽母,女婿一手捏著嶽母雪白挺翹的奶子,一手放在她大腿

根部,捂著她嬌嫩的陰戶,中指插在陰道中上下地攪動……臉帶潮紅美眸流春的

嶽母則癱軟在女婿的懷中,兩手伸在身後,一手引著女婿粗大的雞巴插在的屁眼

裡,另一手則玩弄著女婿的陰囊和肛門!最後竟然在女婿手指地奸淫下達到高潮!

  也許是一分鍾,也許是五分鍾,穎莉陰道的痙攣終於慢慢消失,身體也松弛

下來,無力地靠著吳剛的肩膀,兩眼迷離,微張著紅唇,大口大口地喘氣,宛若

離水的魚兒。

  吳剛繼續緩緩轉動中指,探尋著這個火熱滑膩的膣腔。指腹勾磨著肉壁上柔

嫩的褶皺,這些溝回層層疊疊仿似沒有盡頭,且敏感異常,稍一碰觸,便會如波

浪般蠕動不止。

  “媽,你的嫩屄還在動啊,流瞭這麽多水,好淫蕩……喔,這是媽媽的陰道!

媽媽,喜歡女婿扣你的淫屄麽?熱熱的,軟軟的,嗯……還在吸我的手指……”

  “不要……再弄……媽媽瞭,讓媽……歇……喔……”不讓穎莉說完,中指

在陰道裡猛地一勾,餘下的話便又化作一聲長長的呻吟。

  “媽媽屄裡的小蟲子還沒有捉出來,怎麽可以停下呀?嗯,讓女婿用嘴幫你

吸出來吧!”

  “用……嘴?”顫抖的聲音中顯然帶著幾分期待。

  女兒這個英俊的成熟的男朋友第一次和自己做愛就肯給自己口交,是穎莉想

不到的。

  穎莉順從地岔開雙腿,俯身在床上跪趴好。一個讓人噴血的姿勢便形成瞭,

兩瓣雪膩的臀部高高翹起。濕漉漉的大腿向兩旁敞開著,露出中間鮮紅的陰戶,

往下淌著閃亮的淫水,空氣中蕩漾出一絲撩人的膻腥味。

  肉色的大陰唇早已分開,露出裡面粉紅的嫩肉。晶瑩的陰蒂從包皮中挺立出

來,上面流耀著一層瑩潤的水光。粉嫩嫩的小陰唇微微張開,尿道口隱約可見,

花徑入口卻被遮住。再上面則是一個暗紅色有著菊花狀放射褶皺的小孔,外面微

皺,中心卻嬌嫩,一縮一縮地動著。

  這就是穎莉兩腿間最隱秘的私處瞭!現在一切都毫無保留赤裸裸地呈現在吳

剛眼前!

  大概是怪吳剛光看不動,穎莉回過頭,咬著嘴唇,幽怨無比地望著吳剛,搖

動自己白晃晃的大屁股,仿佛一隻發情的母貓。吳剛微微一笑撫上穎莉肥美的臀

部。

  實際上整個臀部都已經被穎莉的淫水弄得濕滑無比,看上去水光閃閃。吳剛

俯下身一口咬在滑嫩的臀肉上,“喔……壞女婿……”穎莉的鼻腔中發出一聲滿

足的呻吟。

  隨即“啪……”的一聲,吳剛在穎莉挺翹的臀上拍瞭一下,留下一個鮮紅的

掌印。

  “啊,壞女婿在打媽媽的屁股瞭!”

  舔噬著臀瓣上剛剛留下的手印,一邊用指尖輕輕刮弄穎莉的菊眼,一邊說道

:“媽,女婿要用舌頭插遍你身體上的每一個洞!”說完便將舌尖刺入瞭猩紅的

菊眼中。

  “啊……要……要死瞭……”

  雙手用力分開穎莉夾緊的臀縫,對準中心的嬌嫩之處好一番舔弄,直到穎莉

的身體幾乎癱軟在床上,才罷瞭休。看著穎莉渾身嬌軟無力的媚態,吳剛大力揉

捏著兩團白膩的臀肉說道:“媽,你的屁股真是漂亮呀。嗯,現在你身上就隻剩

下一個洞洞瞭。”

  “好女婿,媽把身上所有的……所有的洞都給你……快來……”

  “真是一個淫蕩的媽媽呀……”

  撫弄著眼前嬌嫩滑膩的陰戶,成熟婦人下體特有的幽香直撲入鼻。緊貼在穎

莉腿心,吳剛貪婪地嗅著從穎莉生殖器上散發出來的氣味,這種女人陰戶的濃鬱

體味就是最烈的催情劑。

  蛇一般的舌頭從穎莉的會陰沿著濕軟的凹縫遊弋而下,最後停留在那粒軟軟

硬硬的花蒂之上。舌面粗糙的味蕾反複刮磨著嬌嫩的蒂肉,花蒂反倒越發挺立。

隨著吳剛的舔弄,一串串極度銷魂的聲音從穎莉的口中飛揚出來。

  把穎莉“折磨”得差不多瞭,吳剛又換一種方式,兩手摟住她的肥臀,嘴唇

啜住那粒鮮紅的花蒂,輕輕拉起,舌尖在上面或輕或重地抵揉撥弄,甚至將鼻尖

頂入穎莉火熱濕滑的陰道內,女人生殖器內濃鬱的氣味隨著黏滑的淫液直接灌入

鼻中。

  “啊……要……要尿瞭……快……媽……尿瞭……”強烈的快感讓穎莉尖聲

大叫,整個陰戶死死壓在吳剛的臉上。

  手中兩瓣圓圓的雪股也不住蠕動,時收時舒,感覺到穎莉即將到來的高潮,

吳剛立刻用嘴吸住穎莉的陰道口,卷起舌尖刺入花徑,在褶皺上滑過,勾動敏感

的肉壁。花蒂則改用手指去撫慰。

  隨即一股軟軟膩膩的液體沖擊在吳剛的舌尖上,湧入口中,一股一股,又從

吳剛的嘴角溢出。

  穎莉居然潮吹瞭!

(Visited 335 times, 2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