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強暴虐待 - 13 三月, 2018
by admin - no comments
老婆的朋友

        老婆有個在天津的同學叫蘋蘋,蘋蘋的母親叫莎妹。2000年的一天,蘋蘋從天津來北京找我老婆玩,我和我老婆都接待瞭她。在2001年10月的一個晚上她又來北京,哪天我老婆晚上加班不回傢,叫我去西直門地鐵口去接她,說她買瞭好多東西拿不瞭,我到瞭地鐵口,蘋萍已經在等我瞭,她老遠就看到我瞭,高興的向我揮手,我看見瞭她,忙跑過去接上她手上的東西。

  其實,我老早就註意她瞭,因爲她的容貌和身材都很吸引男人的,隻是我有心沒膽,一直不敢碰她。當我碰到她的手時,我心碰碰的跳,下面的小弟弟馬上就硬瞭起來,

  她看到我看著她楞著不動時,就問我,怎麽啦,我忙說沒事,走吧,於是我們上瞭902公交,可是老天成心讓我們有事,公交車到瞭學知園時壞瞭,可那時已經晚上10點30瞭,好多公交車的沒瞭,我們下車看看周圍,也沒別的車站,於是我們就走著回傢,反正離傢也就2站路,路上我們一直無話,走的也很慢,最後還是她也說話,說:好久沒在晚上走過路,這麽走感覺也不錯,你看,夜這麽靜,隻有點點路燈,有你這男人在,我感覺挺浪漫的,唉,要是我老公,他老就催我快走呢。

  我轉身看著她,一動不動,她被我看的不好意思,別過頭,我問她,你老公對你好嗎?她說還可以,就是忙著跑業務,傢裡事和我一般不怎麽關心,所以我才跑來找你們呀。怎麽樣?這段時間你要好好陪我哦,我忙說好,這樣我們就邊走邊高興的聊著。

  當我們走到五環路口時,我看見離路邊的樹林裡有有塊石頭,而且在可以坐下我們倆,與是我提議去那坐坐,她看瞭我一眼,說:好啊,反正你老婆也不在傢,回傢也是我們兩,幹脆我們就在這裡聊聊。

  於是我們就走進樹林,坐在那石頭上,我們把東西放在一棵樹底下,我們坐在石頭上,夜很靜,路上的車聲被高大的樹給消弱瞭。好久,我問她,結婚瞭有什麽想法,她說:沒什麽想法,再過一年就生個孩子養。我問她爲什麽要再過一年,她猶豫瞭一會,過瞭一會她呵呵的笑,說沒什麽,夫妻的事,隻是他太累,沒體力。我問她,你們性不和諧?她看瞭我一眼,說:是的,他現在業務忙,整天的跑,晚上回來有晚,哪有體力和我做愛呀,就是做,他也隻能3分鍾就倒。

  她說完看著我,沒想到她也這麽直接的在我面前說出“做愛”兩字。看來她欲求不滿,我一個男人怕什麽,她不是我一直想做愛的對象嗎,我要勾搭她可能沒問題。

  於是,我放松瞭心情,也和她大膽的談起我和老婆的性事,她聽完我的話呵呵的笑,說:“沒想到我是你老婆的替身呀,你和你老婆做愛而心裡想著我,怪不的你這色眼老盯著我呢。說說你老婆性能力能滿足你嗎?”我說“不能,看來沒有你我永遠滿足瞭”。這時,我上去抱住她,用嘴去吻她,她用力推我,但還是力氣小,掙紮瞭一會,也配合我的動作。她的乳房很大,很挺,身體有點胖但不是很胖,屁股很圓。

  有於身高隻有1。58米,所以看起來很活潑。當我一隻手伸到後面摸她屁股,一隻手伸進她的衣服裡摸著大而有彈性的乳房時,她已輕輕的哼起來瞭,但她始終抱著我,隻是下身用力往我大腿磨著。看樣子她有性的需求瞭,於是,我輕輕的撚著她的乳頭,從左邊那隻撚到右邊那隻,再繞到後背把乳罩的扣子解開,然後又繞到前面把衣服的扣子也一個一個的解開,而我的嘴始終沒離開她的嘴,我用力的吸著她的香舌。

  此時,她的舌頭配合我的舌頭,與我的舌頭絞在一起,也用力的吸著我的唾液,而一條大腿絞住我的腿,把自己的陰戶部位往我的大腿根用力的磨蹭,手還是抱著我,也不摸我,我想,她現在還不敢放開手腳大膽的做,心裡還有猶豫,必須要我來引導。

  於是,我把她的衣服扣子全部解開,再把乳罩拿下來,此時,借著遠出的燈光,她的乳房一覽無餘的展示在我的眼前,這樣的乳房,我已夢想多年瞭,現在終於在我的面前,雪白的乳房,紫葡萄般的乳頭,中間有個細細的小孔,象葡萄上的根底,整個乳頭長在乳暈中間,在加上豐滿大而堅挺的乳房,簡直是世上最完美的。

  啊!怎麽這麽濕,連內褲都粘粘的,我再拿無名指輕輕的往裡扣,可是,有一條象舌頭一樣的陰蒂堵在門口,軟軟的滑滑的,摸起來特舒服,於是我就輕輕的撚它磨她。“勇,我受不瞭瞭,你別折騰我瞭,快往裡扣,快!”蘋蘋底下頭,深情的看著我說。“恩”我答應著,把她的褲子脫掉,好在10月不是很冷,再加上我們的激情,更別說冷瞭,此時,她白白的大腿和圓而翹翹的屁股,無餘的在我的眼前,“寶貝,你太美瞭,比我老婆美10倍,真的!

  我喜歡你豐滿的大腿。“我摸著她的屁股,輕輕的用嘴咬著。我把嘴轉到前面,大片的陰毛,黑而發亮,我用舌頭舔著她敏感的陰蒂。”別舔,我沒洗,很髒“她說。“沒事,我不怕你髒,寶貝,讓我們做愛吧,我讓你舒服,讓你高潮。”

  我說完就喲內個舌頭舔,她不同意,把我拉起來,和我親起來,她的手也開始摸我的陰莖,上下套著,很有經驗的有摸我的兩個蛋蛋,實在太舒服瞭,結婚以後的婦女就是不一樣。她套弄著我的陰莖,我扣著她的陰道。“我不行瞭,快插進來吧,我裡面太癢瞭,勇,我要給你,我們做愛吧!”她忘情的說著。“寶貝,我就等著這一天,來,我們做愛,性交,我要插你。”

  此時她等不急的把我的陰莖塞到她的陰道瞭。“疼——,慢點”我請輕的挺進,由於前期做的好,她的淫水也多,進去還是順利。“你好長,到底瞭。”我一聽,心理很高興,就猛烈的用九淺一深的方法插她,在用手抓著她的屁股用力的配合我的動作。她也比較有經驗,也合著我的動作。在足足插瞭20分鍾時,她說要到高潮瞭,要和我一起高潮,於是,我加快插,“恩——恩——,來瞭,用力,再用力。來瞭,你射,快射!啊——啊——”“我也要射瞭,你夾緊,來——來瞭”我壓力的插,感覺背一涼,一股股精液射到她的子宮裡瞭,她也到高潮瞭。

  就這樣,我抱著她她抱著我就這樣站著,讓我們高潮的感覺在夜空中飄著。

  我的陰莖也慢慢的滑出她的陰道。當我們從性愛的高峰靜下來時,她看著我,深深的看著我說:“勇,我對不起肖亞(是我老婆),我占瞭她的老公,怎麽辦?

  肖亞有是我的好同學和好朋友。”“你沒錯,是我的錯,是我讓你這樣的,但我喜歡你,我想你想瞭5年瞭,我愛肖亞,但我也喜歡你,我是認真的。蘋蘋,你做我的情人吧,行嗎?”我對她說。

  “那肖亞怎麽辦?我不想害她,我也不想失去她這個朋友。其實,說真心話,我也喜歡你,和你做愛是我結婚以來最滿足的一次。”她把腦袋靠在我的肩膀上說。我聽瞭她的話,知道她老公在性上不能滿足她,於是馬上就有瞭一個主意:

  “蘋蘋,我們隻做情人不做夫妻,我們的關系在明處還是朋友,暗出是情人,隻有在絕對安全時才能約會,怎麽樣?”“沒有不透風的牆,萬一知道瞭怎麽辦?”

  “我不說你不說她們不會知道的,再說你們是好同學好朋友,平常接觸她不會知道的。”這是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口有慢慢的硬起來,硬一點,陰莖就往她的“嫩穴”裡進一點。頂著她又舒服起來,“怎麽樣,做我的情人行嗎?我會讓你很舒服的,寶貝,我要插你羅。”我用陰莖往陰道裡頂瞭頂。她呵呵笑說“好吧,你這小冤傢,不過說好瞭,誰也不幹涉誰的傢挺,要不我不跟你做瞭,我也饒不瞭你。”“好好,你一百個放心,有你一次就滿足瞭。”

  “什麽一次就滿足瞭,哈——哈,那就結束瞭吧。”她把屁股往後一縮,我的陰莖就出來瞭。“你怎麽這樣,我還沒完呢,”我抓住她有想插,可是她已把褲子提上來瞭。“呵呵,行瞭,我急死你,噢,小弟弟,沒法洗澡羅。”“不行,再來一次”我抱這她要想脫她的褲子。我撓她的癢癢,一隻手摸她的陰部。“呵呵,好瞭,勇,我們回傢再做行嗎?反正我們有一晚上呢?乖,回去做吧,啊。”

  她抓住我的手認真的說。

  我看這樣瞭,就答應瞭。

  自從那晚以後,隻要有機會,我們就不停的做愛,有時我上班時,她中午也跑到我單位門口在打電話給我,說到我單位門口瞭,現在特想要,下面癢的難受。

  於是我就跟公司說我不吃盒飯到外面吃面條去。就這樣利用中午時間我就出來瞭,那時我在公主墳上班,那裡有新星賓館,可以按小時計算的,我們中午約會一般在那賓館裡。所以,隻要她來找我,就去那開一小時的房間,我們在那裡做愛,口交,她吃我的精液我喝她的淫水。我們就這樣延續瞭兩星期,直到她回傢。自從她離開以後,我非常的想她,一直想去找她,但爲瞭我們長期的交往,爲瞭避免錯誤的發生,她勸我冷靜,不要沖動。我們可以電話做愛。就這樣一年裡,我們每星期一次都是在電話裡做愛的。

  做愛是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離開做愛就等於離開的幸福。成年人都知道,人不能離開性。離開性那就無法做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這就是女人對性的渴望的程度。女人離開性等於離開美麗。男人亦如此,隻是男人敢說敢做而女人不敢,不過我不強調爛交,爲金錢而做愛,那是不神聖的。所以我希望30歲以上的婦女爲性而和我做愛,這樣我會全身心的滿足你。

  自從我和蘋蘋已這樣的方式聯系這,但是今年4月5號時,她給我老婆打瞭個電話,說明天要到北京來,要給孩子做健康體檢,來時和她媽一起來,希望住在我們傢,這樣爲瞭節省錢,我老婆當然同意,因爲她們是好朋友嘛,老婆問我同不同意,我吱吱語語,故意做出有點不高興,我老婆就撒嬌的對我說“是我好朋友嘛,不行會不好意思的,我會給你做好吃的啦!”我看著老婆,裝作勉強的樣子說:“好吧,看在老婆的面子上吧。”

  於是我說要上廁所,跑到廁所我高興的想大喊,我要做愛啦,我想著蘋蘋讓我的五指姐妹(手)幫我射精瞭一次。中午我老婆出去買菜,我就利用這時間用IP給蘋打瞭電話,註意:用IP打電話一不怕我老婆發現,二不怕她老公發現是我傢的電話。我給蘋蘋打電話,剛好是她接的,我問她老公在嗎,她說不在,去銀行給她取錢去瞭,於是我說:“萍蘋,我想死你瞭,快,我們現在電話做愛一次吧?”電話那頭的蘋說:“他馬上會回來的,不行,等到北京我會讓你插個夠的,而且,我回給你意想不到的禮物。”

  “什麽禮物?”我問。她說“現在不能告訴你。到時候你就知道瞭”。“你現在不說我就不高興瞭,你的禮物我也不要瞭。我在插你時隻進一半,讓你難受。”

  我威脅她。“好好,我告訴你,不過你不要那樣對我哦,而且告訴你你也要保密,知道嗎?”。“有這麽神秘媽,好吧,一切我都答應你。”於是她說:

  “你知道的,我老媽和我老爸離婚十多年瞭,一直以來,她在性上都得不到滿足,完全靠手淫來解決的,但又不想再婚,怕感情上又受到失敗,自從有一次我們在電話做愛時被我媽聽到,我媽聽到以後,就偷偷的躲在屋裡聽我們的做愛,而自己拿著小黃瓜插自己。

  其實我老早就發現我媽瞭,隻是看她可憐才當著不知道,每次我門電話做愛我就故意把聲音喊大點,直到上月的一天,我們在電話做愛時,我媽由於高潮不小心把門推開瞭,當時,我媽摔進來是,陰戶裡還插著一跟黃瓜,淫水還從黃瓜上一滴一滴的往下流呢。她看到我時,不好意思的轉身想走,我連忙叫住她。媽,你進來吧,我早就知道你在門外瞭,隻是想讓你也做做女人,我知道你和爸離婚十多年瞭,在性方面你已壓抑的十多年瞭,我理解你。媽,你過來,我幫你,我媽剛開始不同意,經過我開導她,利用現代的思想灌輸她,舉例說明。

  她才開明瞭,也不壓抑自己的性爆發,於是就幫我媽口交,用手指口她,讓她滿足自己的性欲。有時我們電話做愛我還叫她在我傍邊和我做愛呢,她幫我舔,我用手扣她呢,告訴你,我媽還是個白虎呢,沒毛,流出的淫水比我多一倍呢?

  “我忙接話說:“真的,有這麽厲害嗎?”蘋蘋說:“真的,你見瞭就知道瞭,我給你的禮物就是我媽,你要保密哦,剛開始我媽還不同意和你做愛呢。隻是她老沒男人做也不行,都49歲瞭,現在不找男人做,以後就更找不到瞭,所以我想爲她找個可靠的男人,可是又不能找外面的人,怕弄不好沒法做人,於是我就想到你瞭,而你性欲強,技術好,又是我的情人,我的知己,不找你找誰?是嗎?”

  “呵呵,我有怎麽好嗎?你也不吃醋嗎?”她又說:“隻要你願意,我身上的洞隨便你插,呵呵,怎麽樣啊?好瞭,不跟你開玩笑瞭,我說的是真的,我希望我媽在晚年的到幸福。”我說:“好吧,說真的,你願意,我爲什麽不願意呢,我高興還來不急呢”。“那好吧,我們明天見”。“明天見”。我答到。

  第二天,我老婆去接她們瞭,晚上我下班回傢時,已見到她們在等我去飯館吃飯,蘋蘋抱著1歲的孩子正在喂奶呢,旁邊做著一個微胖但不是很胖,胸前的乳房頂著藍衣服,使衣服的第二個紐扣和第三個紐扣之間開著一個空隙,微微能看見裡面的黑乳罩,但乳房看起來有點下垂,也許是乳罩托著看不出下垂,不過,乳房確實很大,我想,這肯定是蘋蘋媽瞭,這時蘋蘋看我在愣愣的看著她媽,怕被我老婆看見(當時我站在我老婆背後),連忙說,走,吃飯去。

  於是,我們就去吃飯瞭,不過在不是絕對安全時,我們不會做出不正當行爲的,隻是在我老婆上廁所或不在時,我們才相互濟濟眼睛而已。當晚我們就吃完飯回傢聊瞭這幾年各自的變化和傢常,到九點大傢也各自去睡瞭。

  第二天,蘋蘋和她媽也帶著孩子去醫院體檢去瞭,連續三天我們也是這樣的,她們忙她們,我和我老婆也上自己的班。到瞭周末,丈母娘叫我老婆回傢一趟,說她身體不好叫她回傢照顧一下,我聽瞭心裡那個美呀,別提多高興瞭,我和蘋蘋的機會來瞭,就這樣,我老婆達電話把傢裡的事情交代一下周五晚上就回娘傢瞭。

  周末下班一到,我馬上就拎著包就跑,激動的跑回傢。當我拿著鑰匙開門一看時,我驚呆瞭,滿桌的菜已燒好,萍蘋和她媽正坐在桌子旁等我開飯呢,等我把門關好反鎖鎖好時(怕老婆提前回來做準備),蘋就過來瞭。“勇,才回來呀,我們都等瞭好長時間瞭,包給我,你去洗手,馬上吃飯”。我洗完手就坐在她們中間,萍給我倒瞭一杯紅酒,看著我說:“勇,現在是我們的世界,來,我們幹杯,爲我們的世界幹杯,幹完瞭我就給你禮物”。“好,幹”。

  我一口喝完,接著她們也喝完瞭。蘋說:“勇,你想吃飯還是想先看禮物”。

  我說:“我不餓,還是先看禮物吧”。其實我們都知道禮物是什麽,隻是我不知道她怎麽給我而已。她說:“好吧,還是先看禮物,看完禮物後我們邊玩邊吃,媽,開始吧,現在就我們自己,放開點”。她媽看瞭我一眼,慢慢的站起來,走到我面前,紐著屁股,兩隻手慢慢的把衣服扣子一個一個的解掉,把衣服脫下來往地上仍,然後紐著腰做出很淫蕩的樣子,慢慢的把褲子脫掉。

  此時,我啥眼瞭,她的乳房很大,但也很下垂,隻是有乳罩托著才不至於掛著,我喜歡她這樣的乳房,很性感。再看下面,腿不是很長,微胖但很白,一看就知道她做愛肯定有力,隻見內褲被高高的陰戶頂的高高的,但仔細一看,不象是陰戶,女人不可能有這麽高。我忙問蘋蘋:“蘋,你媽的陰戶怎麽這麽高呀”。

  蘋說:“你看瞭就知道瞭,媽,就脫吧,讓他看看什麽叫老虎”。

  於是她媽慢慢的把內褲往下卷,等露出一個乳黃色的東西時,我上前一摸,“啊,假陽具,還挺大的,真的是白虎,沒毛的,蘋蘋,太好瞭,來,我親親。”

  我就在她的陰戶上舔瞭一圈,在我舔時,那跟假陽具也蘋蘋媽的陰戶裡一縮一縮的,蘋蘋媽還不時的發出“恩——恩——”的淫叫聲。“好瞭,媽,我幫你把乳罩也摘瞭,勇,你看,這是什——麽?”。我擡頭一看:“哇,這乳房真好看,象個水袋”。

  我連忙抓住兩個乳袋,又撚又拉的,太有性感瞭,“好瞭,讓我媽上桌,媽你上桌,小心點。”於是我抱著蘋蘋媽,把她往桌子上放,我問這是要做什麽,蘋蘋說這是給你的補品,我加瞭點興奮藥,你喝瞭它晚上能讓我和我媽與你三人長久的插穴。

  這時,蘋蘋拿出一根長長的吸管,然後她叫她媽蹲著,再在陰戶下放瞭隻酒杯,讓我把吸管的一頭放在酒杯裡一頭放在嘴裡,然後蘋蘋把她媽的陰戶裡的假陽具慢慢的拔出來,隻見陰戶裡“汩汩”流出乳白色的液體,蘋蘋叫我快喝,我忙吸起來,隻覺的味道淡淡的,又有點騷味,隻見蘋蘋媽的陰道口有一片紫黑的陰蒂,陰道口還一張一開的把裡面的液體濟出來,看的我陰莖翹的老高,硬的發紅。

  此時的蘋蘋在旁邊說:“其實這液體就是我的乳汁,我孩子喝不完,在我的乳房裡漲的難受,孩子的奶瓶又裝不下瞭,沒辦法,隻好在公園裡,找瞭個沒人的樹林裡,叫我媽去買瞭點春藥,加在乳汁裡,再叫我媽脫下褲子,把奶瓶的奶頭插在陰道裡,然後躺著,往裡濟乳汁,完瞭後就用我媽的假陽具插在裡面,堵著陰道口,不讓它流出,然後再穿上內褲,晚上帶回傢給你補身子,怎麽樣,好喝嗎?”我忙點頭。

  蘋蘋又說“你不知道,我也喝瞭一點,喝瞭以後,身子發熱,下面的淫水不停的流,害的我走路都不敢,還好有我媽在,中午公園也沒什麽人,我就抱著孩子,讓我媽把手伸到孩子下面,把我褲子拉鏈拉開,再用兩手指插到我的淫蕩的‘騷穴’裡扣,足足扣瞭一小時,我高的高潮大概有4次才好點,你看,我連內褲的沒穿,因爲我的內褲都濕瞭,怎麽樣,我騷吧,可是我媽更騷,一下午她就沒停過,你看,這麽大的假陽具插在裡面,走起路來裡面一插一插,能不騷媽,在車上我媽騷的受不瞭,老吃我的豆腐,呵呵,今天晚上,你好好的插她個夠,把她插的明天爬不起來,哈哈”。

  “那要看勇的能耐瞭。”蘋蘋媽向我濟瞭濟眼。“我受不瞭瞭,我現在就插莎妹,我等不急瞭,”我一八把蘋蘋媽抱下來,我用力的抓住那兩個乳袋,又軟有能拉,太舒服瞭,我舔她濕濕的老穴,她的淫水不停的流,騷穴用力的往我最嘴上頂,嘴不停的哼哼,我用舌頭‘三舔三插法’不停的用力逗她?!

  於是,蘋蘋不吃瞭,抱著她媽親瞭起來,我呢就用兩指頭插進她媽的陰道裡,我邊扣邊舔,要知道,沒毛的女人舔起來最舒服,而且這樣的女人最騷。“勇,用你大雞吧插呀,我——我要”莎妹一下站瞭起來,把我推到床上,抓著我的雞吧就往她的“騷穴”裡塞。她的騷勁現在發作瞭,騷穴套著我的雞吧,前後使勁的摩擦,簡直是到瞭瘋狂,也許是假陽具在她陰道裡放瞭一天瞭才導致現在的騷。

  莎妹的屁股大幅度的磨,雙手抓著乳房又拉又撚的,而蘋蘋幫著她媽撚著乳房,一隻手摸在我和她媽的交合處。“哦——哦——我要出瞭,快,勇我要出瞭,蘋蘋,快撚我的乳房,快,勇,我來瞭,啊——”莎妹往我身上一躺,兩腿一夾,騷穴緊緊的夾著我的雞吧就享受高潮瞭,其實我被她的騷勁弄的我也差點出來,但我覺的射在老女人裡面有點太浪費瞭,還不如射到她的嘴裡呢。

  於是我忍著等她高潮後射她的嘴裡。莎妹回神後,我連忙拔出來,往她嘴裡塞,蘋蘋抱著我的屁股也舔著我的雞吧,在她母女的口交下,我馬上就射瞭,射瞭她媽滿滿一嘴。她媽沒馬上喝瞭,隻是在嘴裡慢慢的嚼,好象在吃一種很香的菜,等嚼瞭初步多沒味瞭才吐出來塗在乳房上,說這是爲瞭乳房的美。

  今晚我第一次射瞭後,她媽也滿足的說,10年瞭,我第一次讓男人給弄高潮,實在是太舒服瞭,我得謝謝我女兒,是她讓我有這機會,以後我都聽女兒的,她叫我做什麽我就做什麽。

  蘋蘋說:“媽,別這樣,我也是女人,我知道女人沒性的滋味,以後隻要有機會我就讓勇陪你。”就這樣,我抱著她母女兩,邊吃飯邊做著性愛的遊戲,一會兒蘋蘋在下面替我吸雞吧,一會而莎妹幫我舔雞吧,而我呢一會而摸摸莎妹的乳房,一會兒拿手指插插蘋蘋的騷穴,這晚上,我們就這樣不同的做愛到天明。

  老天有眼,4月中旬是北京“非典”的高發期,外地人回傢會被在下車時隔離,蘋蘋老公打電話叫她先不要回傢,免的隔離對孩子不好。於是她們跟我老婆說留下來,我老婆當然答應瞭,那時我單位也沒什麽業務,老板決定讓我們放假,我也在傢休息瞭,呵呵,再說她們母女兩也留著,這不是讓我們有機會做愛嘛?

  而且老婆還吩咐要好好陪她們玩,我真是高興。

  開始在傢,我們都是和一般人一樣,做愛時做愛,休息時休息,沒什麽好說的,我現在想說的是我們去香山時的情況。“非典”時期北京市民都不敢出門,戶外的人就少瞭,我們在傢時間呆長瞭,也難受,我於是提議去香山,那裡空氣好,“非典”不會有的,幹脆去香山玩,她們也同意瞭。

  第二天7點,我老婆就去上班瞭,等我老婆走出小區後,我就跑到蘋蘋母女的房間,沒想到她們已經起床瞭,蘋蘋正在給孩子喂奶,莎妹在把孩子的尿佈往包裡裝,看我進來瞭就說,先把孩子的東西準備好,免的到那裡壞瞭我們的好事,“你看,這是什麽?”莎妹拿著假陽具對我說,我說:“呵呵,這不是你的第二個老公嗎,你帶它做什麽?”。

  “你隻有一條雞吧,我再帶一個,免的到時我和蘋蘋一個吃一個餓的。”我看這假陽具,有看著她那樣的騷勁,心裡馬上來瞭主意:“是嗎,那你想不想讓我的雞吧到時好好的操你呀,如果你想讓我一整天都興奮,你就做著騷勁淫蕩的樣子”。

  我說著就拿過來假雞吧,把莎妹的褲子退下來,舔著騷穴,等她興奮流出好多水時,我忙把假雞吧插瞭進去,然後又把她的褲子穿上。“你——你做什麽呀?

  勇”。

  “別動,我看著你插的這個,我心裡特興奮,到山上後,你的淫水多瞭我好插呀,我求你別脫掉好嗎,我的好老婆騷老婆。”“媽,你就插著吧,又不是沒插過,再說勇喜歡你的騷勁,你就同意她吧,啊!”,蘋蘋也幫我說著。她媽看瞭我們兩,想瞭想也好同意瞭。9點鍾我們準時出門瞭,“非典”鬧的連坐車都沒幾個人,我們就上瞭331車,選瞭最後一排,莎妹坐在裡面,我坐中間,蘋蘋抱著孩子坐在我外面。

  車上我看著莎妹的褲裆裡被假雞吧隆的高高的,心裡特興奮,左手乘別人看不見時伸進她的褲裆裡,摸摸她被假雞吧插著的騷穴。呵呵,裡面的內褲已經濕瞭一大片,我摸著騷穴,莎妹咬著嘴把頭轉向窗外,怕自己的騷勁被別人看到,我看她的淫蕩樣,真是受不瞭,真想狠狠的操她,可是這是在車上,沒辦法,先忍著。我看到她兩腿互相在磨蹭,這樣子可能想讓自己高潮,我就抓著假陽具左右擺著,不一會,她兩腿交差夾著我的手不動瞭,騷穴一緊一縮到瞭高潮瞭。

  到站瞭,我們下車,我看見蘋蘋媽的屁股往後縮著,可能假陽具插著的緣故吧,怕前面攏起不好看,呵呵,可是這樣,前面的也一樣看起來厚厚哦。不過我看著也很興奮,雞吧老早硬的把褲裆攏得高高的瞭,不過不急,到山上會有很好的節目的。買票的沒幾個人,看樣子山上人肯定很少,我去買瞭3張票,進瞭門我們就往紅葉區走,因爲現在沒紅葉,那沒人去,所以我們就直奔那,一路上,蘋蘋也不和我們說話,隻故自己給孩子喂奶。

  我們爬到瞭山腰上,這裡很是安靜,樹有密,於是我們找到一塊平坦周圍又有樹堵著的平地,我把準備好的大佈鋪在草地上,帶的東西一一放好,躺下試,呵呵,不錯,頭上隻有一個讓太陽照進來的洞,其餘都被樹葉擋著瞭,是野外做愛最好的地方。此時,蘋蘋的孩子吃飽睡著瞭,我們把他放在推椅上,在把推椅固定在上上,呵呵。孩子也安全瞭。

  “勇,我受不瞭瞭,快摸摸我,操我,奸我,我裡面好氧,你快捅呀,恩——恩——,我要,我要你插呀,早就受不瞭瞭,恩”。蘋蘋淫蕩的搖著屁股,我把她的腦袋往下一壓,她會意的蹲下,拿著我的雞吧吃進嘴裡,啵啵的吸著,由於自己下面癢的難受,她一隻手伸到自己的騷穴,拉著陰蒂撚著、拉著和磨著,在她自己的按摩下,她的陰道口流出很多的騷水,過瞭一會,她把兩個指頭都插進瞭自己的陰道裡扣起來瞭,在一旁的蘋蘋媽看的欲火燒身,再加上陰道裡還插著假陽具,全身老早就發癢、騷穴發淫瞭,也連忙脫掉衣褲,上來抱著我就親,隻見她的陰戶被假陽具撐的開開的,淫水把大腿流的拈拈的,我把假陽具拔出來,一股騷水就往外流,看情況她在路上已經高潮瞭好幾次瞭。

  此時的蘋蘋站瞭起來,把我推倒在地上,一屁股就坐在我的陰莖上,放蕩的套著我的雞吧,胸前的乳房隨著她的搖動而上下晃動,我抓住兩隻乳房撚著,這乳房跟她媽一樣大,但比她媽挺,乳頭比,我們三個我操著蘋蘋,蘋蘋替她媽口交,而蘋蘋媽吃著我的蛋蛋,有時也舔舔我們的結合處,我們誰也沒閑著,大概我插瞭15分鍾時,蘋蘋說:“勇,用力插呀,我要高潮瞭,也要和你一樣要射瞭,我們一起射吧,射滿我,反正我們母女都做絕育瞭,讓我的陰道和子宮裡填滿你的精液,啊——啊——”,“孩子,等一下我,你用力咬我淫蕩的、發癢的老騷穴呀,我也要高潮,我們一起吧。”蘋蘋媽也淫蕩的說。

  “那好吧,那讓我插死你們這蕩婦,讓你們高潮,讓你們發浪”我跟她們說完。賣力的上下左右深深的插著。

  “我來瞭,出瞭——啊,孩子,好孩子,快呀,啊——,我受不瞭瞭,我射瞭。”

  蘋蘋媽緊緊的抱著蘋蘋的屁股達到性的頂峰瞭。“勇,插我,快,我也要瞭,深點,對,用力。”蘋蘋瘋狂的頂著屁股,一會兒陰道裡夾的我雞吧緊緊的,我看蘋蘋也要到高潮瞭,我也放開閘門用力頂瞭幾下,一股濃濃的精液射進蘋蘋的子宮裡,大約射瞭5股,我們都趴下不動瞭。

  在這半山要上,我們不挺的做著各種性愛遊戲,由於蘋蘋媽經驗豐富,技術好,性愛技巧多,一天裡我們都一一試著做,到最後我雞吧都硬不起來瞭,不管蘋蘋怎麽舔、吸都不管用。還是蘋蘋媽有辦法,她早猜到會有這麽個情況,老就預備好瞭“性愛液”,一塗上我的雞吧上,我的雞吧涼涼的,馬上就硬瞭起來,但硬起來瞭可不射精瞭,因爲精液今天射光瞭,整個半下午,我又是插蘋蘋的媽,又是插插她的嘴,又是插插她的屁眼,然後拿著假陽具插蘋蘋的騷穴。弄的她們高潮一波又一波,一直到下午5點我們才回去。

  我和蘋蘋、蘋蘋媽在北京的性愛關系一直到6月1號她們回傢時,但我們的關系會一直保持下去,有時電話做愛,有時她媽一個人偷偷的跑到北京與我做愛,有時兩人都來,不過一般都是上午到下午走。在這裡我很感謝她們母女,是她們讓我得到性愛的樂趣,讓我學到性愛的技巧。我和我老婆做愛,我老婆都說我給她弄的很舒服,高潮持久又綿長。現在我老婆幾乎每天都要和我做愛。

(Visited 103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