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改編動漫 - 13 三月, 2018
by admin - no comments
淫男亂女40. 二姐被迷奸

40. 二姐被迷奸校長陳義從窗口看見美菱豐滿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影從窗

前走過,不由一股熱流從下腹升起。

  這天她穿著一件白色棉質的短裙,紅色的純棉短襟夾克,外罩灰色風衣。下

豐滿堅挺的乳房隨著她身體的走動輕輕地顫動。修長勻稱的雙腿穿絲襪,一雙白

色的軟皮鞋,小巧玲珑。一股青春的氣息彌漫全身。

  “校長,您找我?”

  “啊,李美菱,你來瞭。”陳義讓美菱坐在沙發上,一邊說:“省裡開瞭一

個新教材培訓班,咱學校語文組給瞭一個名額,我推薦讓你去。”

  “校長,我才畢業這麽幾年,別人會不會……”美菱有些擔憂。

  “不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陳義的眼睛幾乎快鑽到美菱衣服裡去瞭,說

話出氣都不勻瞭:“這樣吧,你寫一個工作總結,個人總結,明天早上,嗯,明

天是周六,明天上午九點,你送到我傢裡來,我幫你看一下,周一我就給市裡送

去。”

  “謝謝你,高校長,明天我一定寫完。”

  “我傢在這裡。”陳義在一張紙上寫瞭他傢的地址遞給白潔。

  第二天上午,陳義開門一看見美菱,眼睛都直瞭:“快進來,快請進!”美

菱把總結遞給陳義,陳義接過來卻放在一邊,忙著給美菱端瞭一杯涼咖啡:“先

喝一杯解解解渴。”

  走瞭這一段路,美菱真有些渴瞭,接過來喝瞭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瞭下

去。

  美菱沒註意到陳義臉上有一絲怪異,美菱又喝瞭幾口陳義又端來的咖啡,和

陳義說瞭幾句話,突然覺著有些頭暈:“我頭有些迷糊……”美菱往起站,剛一

站起來,就天旋地轉地倒在瞭沙發上。

  陳義過去叫瞭幾聲:“美菱,李老師!”一看美菱沒聲,大膽地用手在美菱

豐滿的乳房上捏瞭一下。美菱還是沒什麽動靜,隻是輕輕地喘息著。

  陳義在剛才給美菱喝的咖啡裡下瞭一種外國的迷藥,藥性很強,可以維持幾

個小時,而且還有催情作用。此時的美菱臉色绯紅,粉紅的嘴唇微微張著。

  陳義把窗簾拉上之後,來到美菱身邊,迫不及待地撲到躺在沙發上的美菱身

上,揭開美菱的馬夾,把美菱的肩帶往兩邊一拉,美菱豐滿堅挺的乳房帶著一件

白色蕾絲花邊的很薄的乳罩,陳義迫不及待地把美菱的乳罩推上去,一對雪白的

乳房就完全地顯露在陳義面前,粉紅粉紅的小乳頭在胸前微微顫抖,由於藥力的

作用,乳頭慢慢地堅硬勃起。

  陳義雙手撫摸著這一對白嫩的乳房,柔軟而又有彈性,陳義含住美菱的乳頭

一陣吮吸,一隻手已伸到美菱裙子下,在美菱穿著絲襪的大腿上撫摸,手滑到美

菱陰部,在美菱陰部用手搓弄著。

  睡夢中的美菱輕輕地扭動著,陳義已是挺不住瞭,幾把脫光瞭衣服,陰莖已

是紅通通地挺立著。

  陳義把美菱的裙子撩起來,美菱白色絲襪的根部是帶蕾絲花邊的,和白嫩的

肌膚襯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陰部是一條白色的絲織內褲,幾根長長的陰毛從內

褲兩側漏瞭出來。

  陳義把美菱的內褲拉下來,雙手撫摸著美菱一雙柔美的長腿,美菱烏黑柔軟

的陰毛順伏地覆在陰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對粉嫩的陰唇緊緊地合在一起。陳

義的手撫過柔軟的陰毛,摸到瞭美菱嫩嫩的陰唇,濕乎乎的、軟乎乎的。

  陳義把美菱一條大腿架到肩上,一邊撫摸著滑溜溜的大腿,一邊用手把著粗

大的陰莖頂到瞭美菱柔軟的陰唇上,“美人,我來瞭!”一挺,“滋……”一聲

插進去大半截,睡夢中的美菱雙腿的肉一緊。

  “真緊啊!”陳義隻感覺陰莖被美菱的陰道緊緊地裹住,感覺卻又是軟乎乎

的,陳義來回動瞭幾下,才把陰莖連根插入。美菱秀眉微微皺起,“嗯……”渾

身抖瞭一下。

  美菱腳上還穿著白色的高跟鞋,左腳翹起擱在陳義的肩頭,右腿在胸前蜷曲

著,白色的內褲褂在右腳踝上,在胸前晃動,真絲的裙子都卷在腰上,一對雪白

的乳房在胸前顫動著。

  隨著陳義陰莖向外一拔,粉紅的陰唇都向外翻起,粗大的陰莖在美菱的陰部

抽送著,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睡夢中的美菱渾身輕輕顫抖,輕聲地呻吟

著。

  陳義突然快速地抽送瞭幾下,拔出陰莖,迅速插到美菱微微張開的嘴裡,一

股乳白色的精液從美菱的嘴角流出來。

  陳義戀戀不舍地從美菱嘴裡拔出已經軟瞭的陰莖,喘著粗氣坐瞭一會兒,從

裡屋拿出一個立拍立現的照相機,把美菱擺瞭好幾個淫蕩的姿勢拍瞭十幾張。

  陳義拍完瞭照片,赤裸裸的走到美菱身邊,把她抱到臥室的床上,扒下她的

裙子胸罩,美菱隻穿著白色的絲襪,仰躺在床上,一對雪白豐滿的乳房在胸前隆

起著,即使躺著也那麽挺實。

  陳義光著身子躺在美菱身邊,雙手不停地撫摸著美菱全身,很快陰莖又硬瞭。

  陳義把手伸到美菱陰部摸瞭一把,還濕乎乎的,就翻身壓倒美菱身上,雙手

托在美菱腿彎,讓美菱的雙腿向兩側屈起豎高,濕漉漉的陰部向上突起著。紛紅

的陰唇此時已微微的分開,陳義堅硬的陰莖頂在美菱陰唇中間,“唧……”的一

聲就插瞭進去。

  美菱此時已經快醒瞭,感覺已經很明顯瞭,在一插進去的時候,屁股向上擡

瞭一下。陳義也知道美菱快醒來瞭,也不忙著幹,把美菱兩條穿著絲襪的大腿抱

在懷裡,一邊肩頭扛著美菱一隻小腳,粗大的陰莖隻是慢慢地來回動著。

  美菱覺得自己好象作瞭一場夢,瘋狂激烈的作愛、酣暢淋漓的呻吟吶喊,是

美菱在慢慢醒過來的時候,好象沈浸在如浪潮一樣的快感中,感覺著那一下一下

的摩擦、抽送,“嗯……”美菱輕輕的呻吟著,扭動著柔軟的腰。

  猛然,美菱感到下身真的有一條粗大的東西插著,一下掙開瞭眼睛,映入眼

簾的是自己兩條雪白的大腿之間陳義淫笑著的臉,自己渾身上下隻剩瞭腿上的絲

襪,下身還插著這個無恥男人的骯髒東西。

  “啊……”美菱尖叫一聲,一下從陳義身下滾瞭起來,抓起床單遮住自己赤

裸的身體。

  她覺得嘴裡黏乎乎的,滿口還有一股腥腥的怪味,嘴角好象也黏著什麽,用

手一擦,全是黏糊糊的白色的東西,美菱知道自己嘴裡是什麽瞭,一下趴在床邊

幹嘔瞭半天。

  陳義過去拍瞭拍美菱的背:“別吐瞭,這東西不髒。”

  美菱渾身一震:“別碰我,我要告你強奸。你……不是人!”

  淚花在美菱眼睛裡轉動著。“告我?這可是我傢,在我傢床上讓我肏瞭,你

怎麽說是強奸?”陳義毫不在乎地笑瞭。

  “你……”美菱渾身直抖,一隻手指著陳義,一隻手抓著床單遮著身子。

  “別傻瞭,乖乖跟我,我虧不瞭你,要不然,你看看這個。”陳義拿出兩張

照片讓美菱看。

  美菱隻覺頭一下亂瞭,那是她,微閉著眼睛,嘴裡含著一條粗大的陰莖,嘴

角流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不……”美菱去搶照片,陳義一把摟住瞭她:“剛才你沒動靜,我幹得也

不過瘾,這下好好玩玩。”一邊把美菱壓到瞭身下,嘴在美菱臉上一通親吻。

  “你滾……放開我!”美菱用手推陳義,可連她自己也知道推得多麽無力。

  陳義的手已經抓住瞭那一對如同熟透瞭的蜜桃一樣的乳房揉搓,一邊低下頭

去,含住瞭粉紅的小乳頭用舌尖輕輕地舔著,一邊右手食指、拇指捏住美菱乳頭

輕輕搓著,一股股電流一樣的刺激直沖美菱全身,美菱忍不住渾身微微顫栗,乳

頭漸漸硬瞭起來。

  “不要啊……別這樣……嗯……”美菱手無力地晃動著。

  陳義一邊吮吸著乳頭,一隻手已經滑下瞭乳峰,掠過雪白平坦的小腹。摸瞭

幾下柔軟的陰毛,手就摸在瞭肥嫩的陰唇上,兩片陰唇此時微微敞開著,陳義手

分開陰唇,按在嬌嫩的陰蒂上搓弄著。

  “哎呀……不要……啊……”美菱次受到刺激,雙腿不由得夾緊,又松開,

又夾緊。

  玩弄一會兒,陳義的陰莖已堅硬如鐵瞭,他抓起美菱一隻裹著絲襪、嬌小可

愛的腳,一邊把玩著,一邊陰莖毫不客氣地插進瞭美菱的陰道。

  “啊……哎呀……”雖說這根東西在她身體裡出入瞭好多次,可清醒著的美

菱卻才感受到這強勁的刺激,比學校的要粗長很多。

  美菱一下張開瞭嘴,兩腿的肌肉一下都繃緊瞭。“咕唧……咕唧……”美菱

的下身水很多,陰道又很緊,陳義一開始抽插就發出“滋滋”的淫水聲音。

  陳義的陰莖幾乎每下都插到瞭美菱陰道最深處,每一插,美菱都不由得渾身

一顫,紅唇微張,呻吟一聲。陳義一連氣幹瞭四、五十下,美菱已是渾身細汗涔

涔,雙頰绯紅,一條腿擱在陳義肩頭,另一條裹著純白絲襪的大腿此時也高高翹

起瞭,伴隨著陳義的抽送來回晃動:“啊……哦……哎呦……嗯……嗯……”

  陳義停瞭一會,又開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陰莖拉到陰道口,再一下

插進去,陳義的陰囊打在美菱的屁股上,“啪啪" 直響。

  美菱已無法忍耐自己的興奮,一波波強烈的快感沖擊得她不停地呻吟,聲音

越來越大,喘息越來越重,不時發出無法控制的嬌叫,“啊……嗯……”每一聲

呻叫都伴隨著長長的出氣,臉上的肉隨著緊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美菱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著。

陳義隻感覺到美菱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每插到深處,就感覺有一隻小嘴要把龜頭

含住一樣,一股股淫水隨著陰莖的拔出順著屁股溝流到瞭床單上,已濕瞭一片。

  美菱一對豐滿的乳房像浪一樣在胸前湧動,粉紅的小乳頭如同冰山上的雪蓮

一樣搖弋、舞動。

  高潮來瞭又去、去瞭又來,美菱早已忘瞭一切,隻希望粗長的陰莖用力、用

力、用力幹著自己。

  陳義又快速幹瞭幾下,把美菱腿放下,陰莖拔瞭出來,美菱做夢也不會想到

自己竟說出這樣的話:“別……別拔出來。”

  “騷屄,過不過瘾?趴下。”陳義拍瞭一下美菱的屁股。

  美菱順從地跪趴在床上,絲襪的蕾絲花邊上是美菱圓潤的屁股,中間兩瓣濕

漉漉的陰唇。陳義把美菱跪著的雙腿向兩邊一分,雙手扶住美菱的腰,“撲哧”

一聲就插瞭進去。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美菱被這另一個角度的進入沖擊得差點

趴下。

  陳義手伸到美菱身下,握住美菱的乳房,開始快速地抽送。兩人的肉撞到一

起“啪啪”直響,美菱上氣不接下氣的嬌喘呻吟。

  終於陳義在美菱又到瞭一次高潮,在美菱陰道一陣陣收縮時,把一股股滾燙

的精液射到瞭美菱身體裡。

  美菱渾身不停地顫抖,趴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瞭,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美菱

微腫起的陰唇間緩緩流出。

  “肏你媽的,你下藥迷奸我啊,你等著。”美菱臨走的時候狠狠的說。

  美菱回到傢中鑽進自己的衛生間好一陣沖洗,晚上,美菱把這件事告訴瞭傢

人。傢人勃然大怒,美娟說:“禽獸,我去抓他。”

  “證據不足啊!”穎莉說,“別沖動,坐下來好好商量。”

  “二姐,你說吧,想讓他咋個死法?”小雄面沈如水。

  “我想瞭一個下午,讓他去坐牢是便宜他瞭,他老婆叫徐美紅,在鐵路上班,

他還有個兒子陳強在稅務局,兒媳婦雷娟是我們學校計算機室管理員,女兒陳曉

紅在工商銀行上班。我要他們傢的女人都被人玩。”

  “沒問題,這事交給我”小雄說。

  穎莉擔心的說:“你有什麽辦法?”

  “呵呵!媽媽,姐姐,放心,我會把這事做的滴水不漏,不過,媽媽,需要

錢。”

  “錢不是問題,你可千萬不能出事啊。”

  大姐說:“小雄,隻要沒有確鑿證據和你有關,剩下的麻煩大姐給你擺平。”

(Visited 22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