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變身劇情 - 13 三月, 2018
by admin - no comments
春麗傳奇

在東太平洋某個島上的軍事基地,一架F22猛禽戰鬥機垂直緩緩降落在瞭停機坪上。機艙蓋一打開,飛行員沒等地勤將扶梯車開來就一個翻身從飛機裡跳瞭出來,在空中做瞭個360度空翻後穩穩的落到地上。這一瀟灑的動作立即引來瞭地勤人員們的一片掌聲。

  在歡呼聲中飛行員得意的摘下瞭頭盔,隻見一離開瞭頭盔壓迫,近三十公分長的頭發立刻都直立起來。古烈將手中的頭盔輕輕拋給瞭就近的一個工作人員,然後迫不及待地雙手梳弄起他招牌的「掃把頭」。

  在將飛行作戰服換回日常軍服後古烈來到瞭會議室,他的頂頭上司基地司令官此時正在和兩個穿西裝的人閑聊,見古烈進來在他敬完禮後司令官做瞭個讓他坐下手勢,於是古烈便在一張空椅子上坐瞭下來。

  坐定後,司令官開口問道:「怎麼樣?」

  古烈搖瞭搖頭,道:「和衛星照片一樣,雨林實在是太茂密瞭,我巡航瞭三遍也沒能發現可疑目標,看來隻能用直升機作低空搜索瞭。」

  「不行。」年紀較大的西裝客道:「用直升機作低空搜索這樣一來豈不是打草驚蛇瞭嗎?你知不知道,上回咱們情報局抓捕赤目失敗讓他跑瞭,結果花瞭將近八年多的時間才好不容易從衛星電話發射信號確定瞭如今他躲藏的區域。如果這次再讓他跑瞭真不知道下一次又要等到什麼時候再有機會瞭。」

  「那怎麼辦?」司令官道:「這個區域有上百萬平方公裡,我總不能讓我的手下進行地毯式轟炸吧。」

  「看來隻能用最原始的辦法派人潛入偵察瞭。」說著西裝客望瞭司令官一眼道:「怎麼樣,有沒有什麼人可以介紹?」

  司令官伸手拍瞭拍坐在他一旁的古烈道:「就是這位古烈少校瞭,他可不光是普通飛行員,特種作戰也是他的拿手好戲。」

  「是嗎?」西裝客道:「那麼古烈少校您願意替咱們情報局走一趟啊?」

  這時還沒等古烈說話,一旁的西裝客副手插口道:「長官,我倒有個更好人選。」

  說著他在面前手提電腦上按動瞭幾下,隨後將顯示屏轉到所有人都能看到的位置,另外幾個人一齊向顯示屏看去。

  「噢,我當是誰,原來你說的是今年咱們的新科格鬥冠軍春麗小姐啊。」西裝客「呵呵」的笑瞭起來。

  司令官看著屏幕上出現的一張東方美女的照片,用頗為懷疑的語氣問道:「你是說這個小妞比我的特戰精英還厲害。」

  幾個人順著副手手指的方向看去,地圖上有一個標示的紅點,下面註釋著一個地名萬隆。副手接下去說道:「在這個地區以及周邊隻有這個地方還算是個像樣的城鎮,赤目的組織據咱們這麼多年以來的瞭解起碼超過瞭五百人,這麼多人日常的生活用品消耗不會少,而這個萬隆,肯定會是他們一部分給養補充的來源地,所以到萬隆去等一定會有收獲。」

  副手頓瞭頓喝瞭口咖啡繼續說道:「古烈少校和咱們一樣是白人,而且」看瞭一眼古烈的掃把頭道:「外型也太過張揚瞭一些到瞭萬隆不易潛伏,這個春麗在外貌上和當地人相差不多,隻要少加化裝就行瞭,而且她是個女人,通常在打聽消息方面女人總比男人更有辦法。」

  副手的建議得到瞭認可,上司道:「好吧,這項任務就交給你負責吧。」

  基地司令說道:「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助就直接找古烈少校吧。」說著轉頭對古烈道:「他有需要你就幫幫他,如果不是重大的事情也不用再向我請示瞭,自己看著辦吧。」

  「是,長官。」古烈向司令行瞭個軍禮離開瞭會議室。

  走瞭沒幾步聽到身後有人招呼於是停瞭下來,轉身見到情報局那個副手也出瞭會議室朝他走來。兩人握瞭握手,那人開口道:「我叫菲利,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古烈向來不喜歡和文職人員來往,隻是淡淡的回瞭句:「合作愉快。」說著轉身就要離開。菲利叫住瞭他,道:「少校別急著走,我正有事要拜托你呢。」

  於是古烈隻得再次停住瞭腳步,道:「有什麼事你就說吧。」

  菲利道:「我想您送我去個地方。」

  古烈道:「你要去哪裡?」

  菲利道:「東京。」

  古烈點瞭點頭,道:「我這就安排飛機送你過去。」

  菲利笑道:「不,我要您親自送我過去。」

  古烈仔細的看瞭看眼前這個人,身高不到自己的肩膀,身材幹瘦猶如一隻猴子,一顆倒三角腦袋上沒生幾根毛,最難看的是一雙白多黑少的眼睛,不時還閃爍幾下狡猾的神色,真是越看越讓人討厭。於是古烈推托道:「我有別的任務,還是讓別人送你去吧。」

  菲利自然聽得出他言中之意,哈哈笑道:「少校還是親自飛一趟吧,可有好處給等著你呢。」

  古烈實在不願再和他羅嗦轉身就走,邊走邊道:「自己去機場得著吧,我讓人送你去。」

  「難到您就真的不想再見見您的那位黑發美人瞭。」菲利在身後「嘿嘿」的笑語聲傳入瞭耳朵。古烈一下停住瞭腳步,回身一伸手就扯住瞭跟在身後那個菲利的胸襟,喝道:「你說什麼?」

  看到對方怒目向視,菲利不但毫無懼色反倒笑的更加歡快,道:「難道是我搞錯瞭,春麗小姐不是少校的女朋友嗎?」

  古烈不由一怔,手不自覺的松開瞭菲利,道:「你怎麼知道的?」

  「嘿嘿嘿嘿。」菲利笑道:「少校難道忘瞭我是幹什麼的嗎?如果連自己手下的基本情況都不清楚那我還混個屁啊。」

  古烈冷「哼」一聲,道:「那還不快走,現在出發應該還能趕上去東京吃晚飯。」

  傍晚時分,古烈和菲利來到瞭位於東京的一處賓館,租下瞭兩個房間。在電梯間裡菲利道:「少校您的那位美人就住在這裡的1048,今天就讓你們先敘敘相思之情吧,正事咱們明天再說,如何?」這個提議自然得到瞭古烈的欣然接受。

  電梯在八樓停瞭一下,菲利走出去同時帶有一些猥瑣意味的笑著道:「祝你今晚過得愉快。」

  1048號房間。浴室的門被推開瞭,一股混合著多種洗護用品的香氣伴隨著蒸汽在整個房間彌漫開來。隻見一個極其美麗的東方女子正微微側著頭用毛巾擦拭著像緞子一般黑亮的秀發從浴室裡緩步走出,熱水澡似乎讓這個女子的心情非常快樂,隻聽她嘴裡還在輕輕的哼著輕快的歌曲。

  春麗混身上下隻纏著一條月白色的浴巾。浴巾的上端在裹住乳房四分之三的位置,女子乳房的尺寸隻能算得上是中等,但外形堅挺飽滿微微向上翹起。這時因為浴巾的緊裹出現瞭一道迷人的乳溝。

  兩顆乳頭由於洗澡時的撫慰,此時還有些充血突起,在浴巾上可以看到明顯的凸出。浴巾的下端位於大腿的根處,兩條玉腿全都暴露在瞭空氣之中。春麗身高隻有164CM,以身高來說即便在亞洲女性中也隻能算是中等身材,但是她的那雙腿的比例卻實在是太完美瞭,再加上東亞女性那特有的細膩如玉脂般的光潔肌膚,簡直就是上帝的傑作。

  如果硬要挑些不足的話,就是鍛煉的似乎有些過瞭,肌肉的線條顯得太過分明。最完美的,就要數那雙美足瞭。皮膚晶瑩剔透,消瘦的腳背上能隱隱看到青色的經絡,腳掌猶如嬰孩一般細嫩,觸感軟軟肉肉的。幾個腳趾圓鼓鼓的看上去十分嬌俏。

  擦幹瞭頭發,春麗坐在床沿上正在給可愛的腳趾塗指甲油,這時傳來瞭幾聲敲門聲。春麗用英語問道:「是誰啊?」

  門外一個男人的聲音答道:「客房服務。」

  雖然覺得聲音似乎有些熟悉不過春麗並沒有去細辯,說道:「等一會兒。」

  說著放下瞭手中的指甲油瓶。然後春麗取出一條紅色帶蕾絲的小內褲穿上,接著外邊又套上一件長達膝蓋的睡袍,將腰帶胡亂打瞭個結之後走到瞭門邊。

  春麗剛把門一打開就覺得眼前一個黑影撲瞭上來,上身一緊已經被人摟在瞭懷裡。雙臂被人夾住一時動彈不得,但是腳卻是活動自如的,於是本能地一抬腿踢瞭過去。

  發動突襲的不是別人正是古烈,此時突然覺得懷中的美人重心略有改變立刻心知不妙,「噌」的一下,放開瞭雙臂全速向後竄出。饒是他反應極快,但褲襠處要害部位還是讓春麗的玉足趾尖蹭瞭一下,感到一陣火辣辣的。

  古烈靠著對門的牆壁,喘著氣急道:「別,別,別。是我,是我。」他本想嚇嚇春麗和她開個玩笑的,誰知差點連子孫袋都被踢爆瞭,嚇人不成反倒自己嚇出瞭一身冷汗。

  春麗白瞭他一眼,冷冷道:「我就是看清楚是你才踢的。」說完春麗一轉身就要關門。其實若不是春麗出腿時看到瞭他的那個掃把頭及時收回五分力,即便是古烈反應再快也休想躲開。

  古烈見春麗要關門急忙上前,搶先伸出一隻腳卡在門縫裡。春麗推瞭幾下,古烈「啊,啊」的發出兩聲誇張的呼痛聲。古烈腳上穿的是一雙防爆靴,再加上春麗也手上也沒有真正使勁,根本就不會夾疼他,春麗自然也知道他是在假裝。

  春麗也不再要強行關門瞭,一轉身自顧自的回轉房間。雖然沒有得到春麗開口答應,但古烈知道她已經默許瞭,於是跟瞭進去,反手鎖上瞭房門。

  走進房間,見到春麗半躺半坐在一張長沙發上正在修著指甲。對於古烈簡直就當是透明人一樣根本無視。古烈走到沙發旁坐下,嬉皮笑臉道:「寶貝,幾個月不見你可真是越來越漂亮瞭。」說著將手搭到瞭春麗裸露在外的膝蓋上,不想卻被春麗一把將他整個人推到瞭地上。

  古烈坐在地上也不急著起身,擺出一幅愁眉苦臉的表情,道:「怎麼瞭嗎,難道你還在為那件事生氣嗎?都過瞭這麼久瞭。」接著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她說著話,可春麗就是把他當成空氣,不理不睬地。

  事情發生在半年多以前,當時古烈還沒有調到軍事基地,而是住在紐約的一所公寓裡。一天春麗去找他,誰知推門一看竟然見到有兩個女人正在作脫衣舞表演,而古烈和幾個豬朋狗友則圍坐在一邊嘴裡還興奮的直叫喚。

  其實春麗早知道古烈是個色鬼,經常背著她出去鬼混。但她知道那是所有男人的天性,所以一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隻當不知道,正所謂眼不見心不煩躁,可這次讓她撞瞭個正著。

  原本若是古烈肯好好的道個歉,讓春麗面子上過得去也就成瞭,誰知這傢夥偏要麼就是百般狡辯為自己開脫,要麼就是想使些小聰明蒙混過關,這才讓春麗真的動氣瞭。

  之後古烈更是一聲不響的走瞭,後來從他朋友那裡才知道他原來是調防,這樣一來更使春麗更是惱怒不已。今天對於古烈的突然出現,自然不會給他什麼好臉色。

  別看古烈工作是十分認真,但在日常生活裡卻很有些無賴的脾性。見春麗對他愛搭不理的樣子,腦子畫想出瞭一個猥瑣的計劃。心道,你不理老子當我是透明的一聲也不吭是嗎?好啊,看我把你搞到高潮時你叫不叫喚。

  主意一定,古烈即刻化為行動,他突然從地上一躍而起撲到瞭春麗的身上。

  春麗沒想到他會突然用強,一下子就被古烈壓到瞭身下。若說拉開瞭對戰,兩個人誰強誰弱倒還真不好說,可此時纏在瞭一起,沒有擺動的空間全憑力氣爭奪,雖說春麗的力氣比起普通男人要大出很多可古烈卻不是普通男人,沒幾下便徹底的壓制住瞭春麗反抗。

  古烈將嘴湊到瞭春麗的耳邊,吹著熱氣吃吃道:「寶貝,我知道錯瞭。作為賠禮今完我一定竭盡全力伺候好你,你就等著好好享受吧。」

  說完將春麗的耳垂吃進瞭嘴裡吮吸起來。春麗的兩條玉腿此時被古烈的雙腿緊緊的夾住,一條右臂被壓在瞭自己的背下抽不出來,左手手腕又被對方牢牢按住,雖然四肢受制但春麗也不願意乖乖就範,左手手掌一翻也不管抓到對方什麼部位,五根青蔥般細嫩的手指這時一下變得如同鷹爪一般,一下嵌進瞭古烈的肌肉。

  古烈「哎喲」吃疼叫瞭一聲,心裡有些惱怒,稱呼也由「小寶貝」改成瞭「小婊子」,大聲喝道:「小婊子你敬酒不吃,吃罰酒是嗎?看我怎麼收拾你。」

  說著用空著的一隻手解下春麗睡袍上的腰帶,打瞭個結先套住春麗的左手,然後又從身下抽出她的右手,將兩隻手腕交叉在一起綁牢。他知道春麗的手勁不小,隻怕一根普通的綢帶綁不住她,於是又用自己的皮帶再加瞭一圈。

  隨後古烈一手拎著帶子的一端,另一手抄到春麗腿彎下把她抱離瞭沙發來到床上,將綁手帶子的另一頭縛在瞭金屬的床架上。接著三兩下扯掉瞭春麗身上的睡袍和浴巾,一具渾身隻穿一條紅色蕾絲小內褲的少女胴體毫無遮掩的暴露在瞭空氣之中,兩顆飽圓鼓脹的乳房因為氣憤隨著急促的呼吸起伏抖動著,因害羞而微微扭動的軀體卻更像是邀請人快去凌辱她一般。

  這時春麗知道在肉體上已經無法抗拒瞭,於是隻能用憤怒眼神盯著對方在精神做出抗議。古烈脫掉瞭自己的上衣,看到結實的胸肌上赫然多出瞭五個指印,火辣辣疼的要命。喝道:「看看你做的好事,現在你高興瞭吧。」

  春麗冷「哼」一聲,道:「我恨不得抓下你一快肉才高興呢。」

  「是嗎?那你可別怪我要報仇啦。」古烈也冷冷道。說完他用左手兩個手指一下捏住春麗一顆隻有花生米大小淡粉色嬌俏可愛的乳頭使勁往上拽,一邊拽一邊還扭轉這。同時右手照著被扯得有些變形的乳球摑瞭上去,「啪,啪。」發出瞭清脆的響聲。

  古烈雖然擺出一幅兇惡的模樣,但卻心裡卻愛死瞭這個美人,自然不會真的傷害她,所以看上去抽打地很兇,聲音也「劈啪」響得厲害,不過手上古烈卻很好的掌握的勁呢,春麗並沒有感到疼痛反倒在感官上還有被侵犯的刺激。

  其實所有的女人在骨子裡都有希望被侵犯凌辱的願望,隻是在道德上覺得是醜惡的所以一直用理性壓抑著而已。

  春麗自然也不會例外,此時她咬緊瞭嘴唇奮力抵抗著不讓自己發出快樂的聲音,為的隻是在面子上表示不願輕易投降,但是她下面「嘴巴」可沒有上面的這樣爭氣,誠實的已經開始慢慢的流出瞭「口水」。

  古烈是個花叢老手,對於春麗身體的「弱點」更是瞭如指掌。見她還在死死支撐,心下暗暗發狠道:「我讓你忍,讓你忍!看我不搞得你這小賤貨哭著喊著求人操你。」於是他將進攻重點轉向瞭春麗另一邊乳房。古烈用粗糙的舌尖從乳根處開始朝乳尖方向做螺旋形運動,每次舔到乳暈後便停下從頭再來一遍,如此再三反正始終不去觸碰那顆已經充血而挺立起來的奶頭。

  雖然女人的兩個奶頭都是敏感度極高的地帶但是始終會有一邊敏感度更高。

  而春麗正是此時被舔弄的左邊奶頭更為敏感,每次當她感到男人口腔裡噴出的熱氣接近奶頭時,春麗內心便不自覺的期待著對方可以去撫慰一下那顆敏感奶頭,可是每次結果都讓她失望。這使她感覺越來越急躁,就像是有隻螞蟻在心上爬一樣,主動的扭動身子想將乳頭送到對方的舌尖上,而古烈卻故意移動著舌頭不讓她如意。這樣一來為瞭追上對方的舌尖春麗更快的扭動著身子。

  見逗弄的也差不多瞭,於是古烈一口將那顆已經焦急等待撫慰很久的敏感奶頭全部含進瞭嘴裡,用力吮吸瞭一下。期待已久的願望終於得到瞭,春麗覺得古烈吮吸的那一下就像是帶瞭電一樣,一種難以形容的麻酥感覺,從奶頭處擴散開來,其中有兩股感覺最為強烈,一股急衝大腦讓她快樂的差點昏死過去,另一股則竄向臍下,讓她的纖腰不自覺就抽搐起來。

  古烈雖然知道那裡是春麗的超敏感區,可是也沒有想到就這樣輕輕的吃瞭一口竟然就讓身下的這個美人達到瞭高潮。春麗達到高潮時的反應向來十分激烈,每次做愛時古烈最享受的時候就是欣賞春麗在高潮時表現出來的媚態瞭,這種享受甚至比他自己射精都讓他覺得過癮。

  春麗已經徹底投降瞭,閉著眼睛喘著粗氣還在回味著高潮的餘溫,身字軟癱在床上好似骨頭都軟瞭一樣,一動也動不得,眼角上還留有幸福的淚花,兩條本來夾緊的玉腿此時軟軟的向兩邊微開著,內褲上陰戶處明顯的濕瞭一大片,渾身上下沒有一點瑕疵的肌膚泛著漂亮的潮紅。

  古烈得意洋洋的欣賞著自己的傑作,見春麗緩緩的睜開瞭眼睛,知道她回過氣來立即展開瞭新一輪攻勢。古烈一手一隻握住春麗胸口的那兩顆肉球,將它們往中間擠攏讓兩顆乳頭並在一起用口水淋濕,然後拿兩顆乳頭相互摩擦,接著一起含到瞭嘴裡,一邊吸一邊用舌頭撥弄。

  強烈的刺激讓春麗忍耐不住隨著對方的節奏發出或輕或重的淫浪聲。吸瞭一陣,見春麗的欲火已經被強烈的激起,於是古烈將攻勢開始向另一處「據點」移動。

  靈活的舌尖離開瞭漂亮的乳尖向下腹劃去,到達肚臍的時候,稍作瞭一下停留,圍繞著轉瞭幾個圈後繼續向下。直到內褲邊緣停住。

  這時春麗早被逗得春心蕩漾瞭,見古烈停止瞭動作便稍稍擺動瞭一下腰肢示意他繼續,卻聽古烈開口說話問道:「咱們上次做差不多是半年前的事瞭吧,老實說在那之後你有沒有和別的男人搞過。」

  春麗聽他問瞭這麼個問題不禁惱怒起來,心道:「你這個混蛋自己老是去亂搞卻不說,現在卻反問起我來瞭。」於是故意要氣氣古烈,道:「當然有瞭,我每天起碼和十個不同男人上床,你管得著嗎?」

  聽瞭春麗的回答,古烈知道她是在故意氣自己於是「哈哈」大笑起來,道:「那我可要仔細檢查檢查瞭,可千萬別把我的小寶貝給搞壞瞭。」說著雙手把住春麗的纖腰,在春麗的一聲嬌呼聲中將她身子倒豎起來。

  雖然古烈早已不止一次仔細觀賞過春麗的性器,但是每一次依然讓他覺得熱血沸騰。春麗的陰毛沒有多少,隻是在陰埠上方稀稀拉拉的覆蓋著一些,在數量上雖然不多,但在質量上卻非常優質,每一根都油光锃亮的,摸上去柔軟的像嬰孩的胎毛。而兩片肥厚的陰唇緊緊的閉合成瞭一條肉縫,就像是還沒有完全發育成熟的女孩一樣。春麗鼻子裡輕輕「嗯」的發出一聲似乎有些抗議的鼻音。

  古烈用粗糙的手指分開瞭春麗的兩片陰唇,隻見裡面的嫩肉即便是在已經高潮充血之後依然是漂亮的粉紅色,頂端陰蒂已經從保護它的薄膜中挺立出來,尺寸比紅豆還要小瞭幾分。陰道口隻有小手指粗細,此時裡面的媚肉似乎因為暴露在空氣裡而害羞的收縮著,伴隨著每一次的開合都會擠出幾絲淫糜的汁液。

  古烈「嘖嘖」說道:「好寶貝我太想你瞭。」說完就張開大嘴緊緊的貼瞭上去,貪婪的吮吸著從春麗騷穴裡流出的汁液。

  古烈口交的技術就和他開飛機一樣絕頂高超,濕熱靈活的舌間一會兒卷住小肉豆撥弄,一會兒又淺淺的插進騷穴裡舔動著肉壁上的每一處褶皺,直搞得春麗屁股狂扭,喉嚨裡發出越來越淫亂的浪叫,淫水更是一汩汩的從騷穴深處狂湧而出,不但雪白的臀肉上光亮一大片,由於身子是倒著的淫水也是倒流而下,流的兩個乳球也被浸透瞭。

  這時古烈的手指也加入瞭戰鬥,一隻手的手指在春麗極其敏感的菊穴門口碾揉著,另一隻手的中指則直搗黃龍。

  春麗的身體就是一個天生接受性愛的尤物,擁有著超性敏感體質和絕佳的性器。

  春麗的騷穴非常緊窄同時又張力極佳,這樣即便插入的男人肉棒細小她也可以緊緊夾住,尺碼巨大的陽具也容納得下。再加上淫水分泌豐潤,穴裡的媚肉看起來細嫩異常,卻又驚人的強韌,這樣就算男人用較粗暴的方式侵犯也不會讓她感到太大的痛楚。而最敏感G點的位置又在適中的位置,輕易就能觸碰到,這樣很容易就能得到高潮。

  此時古烈手指所按的位置,正是那處敏感的肉芽上,這讓春麗隻感到一股麻酥的感覺從那裡往外擴散,首先是在整個騷穴,而後擴散到整個下腹部接而擴散到全身。古烈不停的挑逗讓春麗的欲火越來越高,她的身體急切的盼望著古烈能夠加快揉搓的速度和力量可對方依舊不緊不慢,這種狀態對於迫切希望達到高潮的願望對於春麗來說簡直比加入情報局時接受刑訊考試還要難以忍受。嘴裡「哼哼」著:「不要,不要。」

  古烈抬起頭,看著春麗一幅飢渴難耐的表情模樣,心裡別提多痛快。

  但他還要再進一步的再作弄一下春麗,於是將手指離開瞭重點的肉芽,在邊緣上逗弄著,同時開口問道:「不要,你說什麼不要?是不要再碰瞭呢,還是不要停下來呢?」

  古烈手指的這一撤退簡直就像是讓已經快看到瞭快樂天堂的春麗一下掉落到的無底的深淵,此時原始肉體上的需要早就控制瞭她的神經,春麗急切的答道:「不要停,不要停,我要你更大力些。」

  「你是想要我手指,還是更想要我的肉棒。」

  「肉棒,我要你的肉棒。」

  「你把要求完整的說一遍,要說的好聽點。不然我可要拍拍屁股走人嘍。」

  此時的春麗已經被情欲完全占領瞭,目光急切道:「我要你的大肉棒操我的騷穴,帶給我高潮。快,快來。」

  古烈握著肉槍,粗大的龜頭在摩擦瞭幾下陰唇後調整瞭位置,一衝到底直插到瞭騷穴的最深處,龜頭前端死死頂到瞭子宮。

  古烈侵入雖然顯得有些蠻橫,但是騷穴卻得到瞭極大的滿足,春麗舒服到嘴巴張開閉不起來,口水流的四處都是也不知道瞭,胡亂的浪叫著,不自覺的扭動起雪白的屁股配合著古烈的抽送,感受著一下一下有力的突刺將自己逐漸推向絕頂。

  自從調到基地之後,古烈也已經有近半年沒有碰過女人瞭,一插進春麗那溫暖柔軟的騷穴不由得有些獸性大發起來,不管不顧的猛衝猛撞,操瞭一陣隻聽春麗浪叫聲越來越響,越來越淫亂,感覺到騷穴急速的收縮蠕動知道春麗就快要高潮瞭,於是加快瞭抽送的力度,以求達到同時高潮的最高性愛境界。

  古烈的腰,就像裝瞭電動馬達一樣動的飛快,肉棒摩擦騷穴發出「撲哧,撲哧」的水聲,兩顆睪丸撞在春麗恥骨上發出「啪啪」的響聲。

  終於伴隨著春麗喊出如同臨死前最後一聲哀鳴,騷穴裡陰精狂噴而出。

  古烈也到達瞭發射的邊緣,狂吼著道:「要射瞭,要射瞭,我可以射在裡面嗎?」

  春麗在高潮同時竟然已經暈瞭過去,在內射方面古烈向來尊重春麗,在沒有得到她的許可時從來不會胡來。於是將肉棒推瞭出來,頂到瞭春麗菊穴上,將滾熱的精液射進春麗的肛道裡。

  這也是古烈和春麗做愛時喜愛的一種射精方式,古烈有肛交的愛好,隻是春麗卻極為反感,所以一直以來這種射精方式也算是讓古烈在思想彌補瞭一些沒能嘗試春麗屁眼滋味的遺憾。

(Visited 48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