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變身劇情 - 13 三月, 2018
by admin - no comments
催眠狂想曲:荒唐辦公室(1)

「唉!終於都完成瞭!」林小依把最後一份檔案儲存好後,開心地伸瞭個懶腰,收拾行裝準備離開公司,其時已經是晚上十時多瞭。 她習慣性地望向辦公桌上的小鏡子,發現那雙常被人稱讚的大眼睛,赫然出現瞭淡淡的黑眼圈,就連原來年致的肌膚也失去瞭光澤,亮麗可人的樣貌因而打瞭折扣。 而這一切,都是過份忙碌的工作引起的。

二十出頭的小伊今年才剛從大學畢業,在一片人浮於事的情況下,她幸運地考入瞭大集團龐氏企業一傢子公司的人事部工作。 龐氏員工多達三千人,業務橫跨多個層面及界別,是亞洲有數的大型企業之一,人工福利在國內已算數一數二,但工作量也成正比,較小依初入職時所想像的更繁重。 她入職雖然隻有短短半年,但幾乎每星期都要加班工作。 近月更碰上有同事放產假,人手減少瞭,工作量倍增,幾乎所有人都是一上班就忙個不停。 小依是生手,工作效率自然較別的同事低,一般都會幹得較晚,時而成為最遲下班的一人。

原本她以為今天也是最遲離開的一個,但想不到竟然還有人在辦公室內。

「林小姐,你還未走嗎?」就在小伊關上計算機的一刻,在她面前出現瞭一個肥大,彷如巨熊似的身影。 他是劉永,人事部的副經理。 人事少數的男性,也是辦公室內身型最龐大的生物。

「劉副理,我正準備走啦!」小依看到劉永手執工事包從辦公室走出來,心中暗暗叫糟,如果不是計算機已經關上,她幾乎就想扮作工作未成,多留片刻,待他走後才離開公司。

其實這個劉副理也不是什麼壞人,對同事也是相當和氣的,相較於部門主管潘小姐的挑剔暴躁,劉永更像是一尊慈祥祥的胖佛,永遠笑臉迎人,從未有人見過他發脾氣。 但他有一個很大的缺點,就是好色,尤其是他那雙深陷在滿面肥肉內的小圓眼,混濁之餘,更是賊兮兮的,經常上下的打著女同事們的樣貌身材,然後陰陰笑著,一臉想入非非的樣子,向為人事部眾女嫌惡。

小依剛入職,就已經聽同事批評過他的一雙賊眼。 小依起初也是半信半疑,但自從她上班時穿過一次短裙,給他「視姦」瞭一整天,才領教到事們討厭這個「好好先生」的原因。

也有人向潘小姐投訴過劉永的行為,但得到的卻是冷冷一句:「上班根本就不應該穿得這麼隨便!」明知投訴不果,久而久之,眾女都對他避蛇蠍,等閒不會和他獨處。

想不到在收工的一刻,竟然會巧合地碰上他。 一想到待會要和他走上一段路,小依就禁不住感到討厭。

「這麼夜瞭,不若我送你一程吧!」劉永似是看不出小依眼中的嫌惡,主動提出送她回傢。

「我傢離公司不是太遠,不用勞煩你瞭。」小依勉強擠出笑容,非常大方得體的拒絕瞭他的好意。

可惜天公不造美,他倆下到樓來,才發現外面竟然下著傾盤大雨,小依雖然帶著雨傘,但在這樣橫風橫雨的情況下,小小一把雨傘根本無用武地,如勉強走出大廈,隻怕不出數步即混身濕透。

正躊躇間,身旁的劉永適時再度提出建議:「這麼大雨,讓我駕車送你一程吧! 我的車就在前面的停車場,跑一段路就到瞭,總好過你冒著風雨回傢吧? 」

小依不語,卻有點兒心動。 她心想:「回傢的車程不過短短的半小時,他總不會侵犯自己吧? 最多不過被他望兩眼而已,總好過冒雨截車…」

就在她動搖之時,劉永再推她一把:「你在這裡等,我把車子開過來。」

「不…不用這麼麻煩,就兩步路而已,我們一起去取車吧!」小依搖頭,一頭爽朗的短髮輕揚,令原本嬌小可愛的她,更添數分俏意。

出奇地,劉永今天卻克制得緊,沒有露出以往的「豬哥臉」,甚至連眼光也不在小依面上停留半刻,笑著舉起雨傘就帶頭往外跑。 小依緊跟在他身後,急步的穿過風雨中的馬路,跑到停車的地方。

在暴雨中,二人終於坐上車子,小依也可以鬆一口氣。 「真的很大雨呢!」小依感嘆道。

「天文臺說明天還有可能繼續下雨啊!」劉永開動車子。

就在這時,小依的手機響起。 「是…我已經走瞭啊!真的是很大雨呢…你不用來接我瞭,我已經坐上…出租車,也要回到傢瞭。 」電話的另一端是她的男友,她沒有說有男同事送她回傢,隻是不想引起任何誤會。

「我回傢再打給你吧!」小依匆匆收線,不想說得太多,亦不想身邊的劉永聽得太多。

「男朋友打來查你行縱嗎?」劉永取笑道。

小依簡單的應瞭聲是,她無須隱瞞,因部門所有人都知道她有個拍拖多年的要好男友。 她長得相當嬌俏可人,雖然身高隻有一五零公分,但身段玲瓏勻稱,嬌小可人,一張娃娃臉更是討人喜愛,因此入職後也有不少追求者,其中不乏高薪厚職之輩,但她和男友情比金堅,對這些狂蜂浪蝶從來不假辭色,慢慢地大傢也就知難而退。

收起電話後,她才有時間好好的打量劉永的車子,車子頗為寬敞舒適,車廂更是出乎意料的整潔,更飄浮著一股似有若無的蘭花香味:車前倒後鏡上掛瞭一串白色的珠煉,煉子的最下方繫著一顆指頭大的紅石煉墜,煉墜隨著車子的前行而左右搖晃,不規則地反射出車廂內外的光芒,極為搶眼。

「公司也是的,人手不夠也不請人,讓你們工作至這麼夜,既見不著男友,更弄至身心俱疲…你工作瞭一整天,相信也是很累的瞭…」劉永帶著濃厚鼻音,猶如重低音喇叭的聲音,喋喋不休的訴說著對公司的不滿,小依根本就無心細聽,她就隻是呆呆的看著窗前,一心希望盡快回傢,好衝個熱水澡,然後睡一覺好的。

「真的很累呢!」小依情不自禁認同瞭劉永的話。

雨點打在窗外充滿韻律的聲音,劉永吟沉的細語,交響成一首奇異的樂章,似要把小依帶進甜蜜的夢鄉。

「不能睡…好想睡…不能睡…好想睡…」小依的內心不斷抗拒著越來越沉重的眼皮…

很快,她就什麼都聽不到瞭,就是是看到眼前的紅色煉墜,在不停的搖晃著…搖晃著…

她終於抗拒不瞭睡魔的召喚,合上瞭原本明媚的大眼睛,墮入瞭深深的睡眠中。

「小依、小依…你醒醒,已經到你傢瞭…」一陣輕輕的叫喚把小依從睡夢中喚醒。 她搖頭努力令自己清醒起來,有種不知身在何方的暈眩感覺。 直到看見瞭劉永那張胖臉,她才記起身處別人的車子之中,同時心中暗嘆自己也委實太累,竟然不知不覺間就睡著瞭。

「對不起…我竟然睡著瞭…」一想到睡著時不知露出瞭怎樣的醜態,小依孩子氣的圓臉就紅瞭起來,那可愛的模樣,讓人不禁心動,劉永自是看得癡瞭。

「多謝你送我回來,勞煩你真不好意思。」小依心感討厭,立即就想離開。

「不要緊,我傢就在這裡再過兩個街口,近得很。你想的話,我以後經常可以接你返工放工啊! 」劉永笑著說,但小依當然客氣地拒絕瞭。

「我要回傢瞭,謝。」小依正想下車,但卻給劉永叫停。

「你的傘子這麼小,擋不瞭風雨,拿我這把較大的雨傘去用吧!」劉永細心的遞上瞭一把長傘,令小依感到一陣溫暖及感動。 在一種莫名的本能驅使下,她突然在劉永油膩膩的胖臉上,留下瞭輕輕的一吻。

輕輕的一碰,卻帶來觸電似的震撼,小依想不到自己會有如此大膽異常的舉動,稍呆後,立即尷尬的逃離車廂,舉著自己的傘子奔向傢門,不敢再望劉永的車一眼。 她隻希望這胖子不會誤會這一吻的意思就好瞭。

終於回到傢中,她立即脫下沾濕瞭的衣服,舒舒服服的洗瞭個澡,令精神為之一振。 洗過澡後,她沒有立即換上睡衣,而是穿上浴袍,在浴室的連身鏡前,細細的打量自己。

小依不是什麼大美人,但細緻的五官也充滿瞭吸引力,特別是面龐圓圓的,總是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她對自己的稚氣有點不滿意,總想裝作成熟一點,但男友卻非常喜歡,時常說她是個「蘿莉」,弄得她啼笑皆非。 鏡中反映著一幅被黑色浴袍包裹著的年輕雪白胴體,浴袍的領口開得很低,一雙雪白嬌嫩的乳球在袍內隱約浮現,煞是誘人,就連小依自己看到,也有種羞澀的感覺。 她的身材一點也不誇張,但比例恰到好處,C 罩杯的乳房大小適中,加上年輕,無需胸圍的支撐也昂然挺立,看起來充滿彈性,誘人非常。 每次做愛的時候,她男友也會癡迷地在一對雪乳上流連忘凡,非把敏感的她弄嬌喘求饒不可。

「不要…不要再吮瞭,很癢…」小依彷彿感覺到濕漉漉的口舌輕輕的掃過瞭自己的雙峰,就在她混身發熱之時,眼前突然略過劉永那張胖得沒有輪廓的臉。

「哎呀!我究竟在想什麼?那頭胖豬…我…不不不,我不能胡思亂想…」小依看著鏡中,面色紅通通像個蘋果的自己,腦海一直浮現方纔那離奇的一吻。 每次一想及,她就感到心如小鹿亂撞,然後一股奇異的熱氣自小腹升起,於心頭激盪。

小依深吸一口氣,冷靜下來,大力地一拉衣領,把雙峰蓋著,然後大步的離開瞭浴室。 為瞭遏止內心那奇妙的感覺,她決定打電話給男友。

她才拿起手機,就發現一封未讀的短信,她打開來看,隻有短短的一句: 「已經很夜瞭你還是早點睡吧!」下款是劉永。

小依突然感到非常疲倦,彷彿她早已服用瞭安眠藥,而藥力就在這時全面發作。 那倦意是來得這樣急和快,她根本來不及抗拒,雙眼就已經沉重如鉛,再撐不開。 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依本能爬上床,也不更衣吹頭,就這樣和衣而睡。

臨睡著前的一剎那,她忽然張開眼,眼神茫然地刪去瞭方纔的那封短訊,最後關上瞭手機電源,才笑著入眠。

「你已經很累、很累瞭,雙眼再也睜不開…」在朦朧中,她彷彿聽到一把低沉的呢喃聲,還有一團不斷晃動的紅影。

她睡得很沉,直到天亮後鬧鐘響起,她才從深深的睡眠中甦醒過來。 還好她的電子鬧鐘早就設定瞭每天都會響鬧,否則她就一定遲到瞭。 即便這樣,她起床的時間也較平日遲瞭一點,再加上昨晚入睡前沒有吹乾頭髮,她還得花上更多功夫來整理一番,還有化妝及更衣,到她可以正式出門時,已較平日遲瞭半小時有多。

此時正值繁忙的時間,小依心焦的想坐出租車,但久久亦無法找到一輛,眼看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遲到已幾成定局時,一輛似層相識的車子停在她面前。

「這時間很難找車子的,我們一起回公司吧!」一顆又大又圓的頭顱從車窗中伸瞭出來,赫然是自稱住在不遠處的劉永。

如在平日,小依自然不會上車,但上班的時間迫在眉睫,她縱是千般不願,亦唯有妥協。

「又要麻煩你瞭。」為瞭和劉永保持距離,小依禮數十足的道謝,才坐上車子。 她非常小心,拉好裙腳才坐下,絕不給胖子有窺洩春光的機會。

「你也是睡過瞭頭嗎?」劉永笑問,似是對她異常小心,充滿防範的的舉動視而不見。

小依一坐上車子,眼睛就不自覺的被倒後鏡上掛著的紅色晶石吊墮吸引著。她奇怪有人會掛這樣的一串東西在車子內,不怕影響集中力嗎?

她一邊盯著吊墜看,一邊答道:「哎…是…昨晚真的是太累瞭…還好碰上你,否則隻怕會遲到呢! 」一想到遲到時會觸發潘小姐發可怕的脾氣,工作經驗尚淺的小依就不禁的害怕起來。

劉永哈哈笑瞭起來:「我也是睡晚瞭,想不到一出大廈就看到你在等車。」他偷偷的望向瞭身旁的小依,發覺她雙目無神的望著前方,已有點呆滯的樣子,就露出別有深思的笑容。

「我早對潘小姐說過,要增加人手,別讓大傢這樣辛苦。我昨晚看你,累得雙眼也睜不開瞭,就知道你的體力已經到瞭極限。 你現在亦已經很累、很累,好想睡瞭,是吧? 累的話就睡一睡,到設後我再喚醒你。 來,放輕鬆點,睡一下…閉上眼睛,好好的休息…」溫柔沉厚的聲音越說越低,越來越沉,當中卻有一股小依無從抗拒的力量…

昨晚的一幕重現,在劉永冗長煩擾的話語聲中,小依又再感到莫名的疲倦。她在睡意感到極度不安,拚命抵擋睡魔的襲擊,但她越是抗拒,精神就越疲憊。漸漸地,她的意識開始模糊,眼前唯一看到的,是一團輕輕搖晃著的紅影。

她吃力地睜著眼睛,不讓它們合上,緊守精神的最後防線。 也不知是幻覺還是什麼的,她好像感到車子停在一旁,然後紅影開始向她靠近,她不能自控的盯著左右來回晃動的紅影去看,彷彿那影子有著莫名的吸引力。

「還在抗拒嗎?乖乖的睡吧…來,望著這煉墜…深深的望著它,它會帶你進入最甜蜜的夢境…」低沉的男聲有著不可抗拒的力量,令小依身不由已的遵從聲音的指示去做。 吸吮著她雙目的紅影開始遠離提高,她也隨之而抬頭,卻迎上瞭一對圓圓的細眼,深深的望入她雙瞳之中,眼光直刺入她靈魂的深處。 最後的防線終被攻破,她再次墮入最深沉的睡眠之中。

「小依你聽著,我命令你…」小依順從地聽著指示,一邊點頭表示服從,一邊露出快樂的微笑。

(續)

(Visited 44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