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真人真事 - 13 三月, 2018
by admin - no comments
老婆的好友

(一)

                動 機

  她——小雯,我們夫妻都是這麼的叫她,她42歲,長得相當普通,個兒不

高,約158公分,卻有著凹凸有緻的三圍,身材36D、25、35。

  小雯是老婆認識十多年的老友,雖然長得不怎麼樣,但老婆也看著她經歷過

三任的婚姻,沒錯,是三任婚姻,而第三任也已經出現危機。現在的小雯正與外

面的男人「小白」秘密地租屋同居中,即使她已經歷過三任婚姻,可是在她的性

關係中,小白隻不過是過江之鯽的其中之一。

  也因此,小雯引起我的好奇,側面從老婆口中得知,小雯,她是個性需求極

大的女人,她幾乎無法忍受三天沒有男人的日子。

  小雯對老婆相當信任,許多閨房內的私密性行為也都告訴老婆,漸漸地,她

所陳述的性生活也就輾轉到我的耳中。

  說實在的,依我這外貌協會資深會員的男人,要上這女人我真不屑,可是,

聽多瞭老婆轉述她的性事,居然也會開始對她有性幻想,隻是,我喜歡從她背面

看著她,幻想她、從後背式上她……真想體會一下,床上的她到底有多淫蕩?

  老婆說:「如果你上她,她一定給你很舒服的!」

  我問:「為什麼?」

  老婆說:「她的功夫很好喔!」

  這更引起我的好奇瞭,也激起我會一會這女人的動機。

     ***    ***    ***    ***

  

                幻 想

  曾在一次她們女人的私密談話中,老婆開玩笑的跟她說:「這樣好瞭,我老

公借你用。」而小雯立刻回答:「好啊!隻怕你老公不肯而已。」老婆也從未想

過她的回答如此乾脆,卻也不知道如何接話。

  一直期待找機會上小雯,雖然知道她的性需求大、雖然從老婆口中得知道她

曾對我也有性幻想、雖然知道小雯也期待著我幹她,但是;對於習慣在她面前不

茍言笑的我,實在想不出有何方法可以接近她,有何方法可以引導她,或者有何

方法去激起她強烈的需求。

     ***    ***    ***    ***

                機 會

  

  6月23日(星期五)小雯又從臺北跑到高雄傢中找老婆訴苦,老婆要她在

傢裡面住幾天。

  我問老婆發生什麼事?老婆說小雯的現任老公懷疑,他們分居期間小雯外面

有男人,正在追查她與外面男人的租屋處。她的現任老公是黑道混混,而情人是

現役職業軍人,為避免傷及無辜,隻好暫時到我們傢避避風頭。

  我心想:「難道這是我的機會嗎?」

  我裝做若無其事地讓小雯在傢中一起生活,到瞭晚上,小雯以簡單T恤、短

褲的模樣出現在我面前時,當時我才發現,原來小雯不隻有身材外,更有白皙的

皮膚、均勻的小腿、大腿,實在很難與她現有的年紀作聯想。

  晚上一起在客廳看電視時,雖然我很少搭腔,我的眼睛餘光一直遊移在電視

與小雯的大腿間,到就寢前仍在思考如何與小雯大幹幾回。

  6月24日,老婆一早帶著小雯外出購物,我知道這一出門沒那麼早返傢,

有一個念頭在我的腦海升起,我跑到客房,好像探險似的看看客房內小雯的行李

放瞭些什麼?

  一進房內,隻看到簡單的化妝口紅、眉筆、乳液之類的東西擺在床頭的矮櫃

上,床上是已整理過折好的被單,靠近床頭則是放著小雯的行李。我小心翼翼地

拉開行李拉鍊,隻見有幾件簡單衣物、牛仔褲,我小心地翻動,怕弄亂原本的擺

設,在行李中的小袋內發現小雯的內褲,總共有四件。

  有兩件半透明花色絲質內褲,另外兩件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丁字褲,在自然

反應下我拿起來聞瞭一下,有淡淡的香氣,我想那是洗衣精的味道。不過,光看

這幾件內褲,老二已經翹得半天高瞭,心想:可能昨晚她穿丁字褲吧?要不以昨

天那麼短的短褲,怎會沒瞄到小雯的內褲呢?

  再持續地翻動,幾件絲質內衣早已無法再激起我的情慾,直到行李最下方的

角落有一個紙盒,拿出紙盒打開一看,原來是一根「假陽具」。

  找到瞭!原來小雯自己有帶假陽具,果真是性慾強的女人。

  靈機一動,那昨晚的內褲呢?她應該還來不及洗,在衣櫥內的角落我把它找

出來瞭,是件黑色丁字褲,那一條橫跨慾望之源的丁帶上,一些白色的水漬乾掉

痕跡,在內褲中也發現幾根陰毛,可以確定的是,昨天,昨天小雯的浪穴流出許

多淫水,至於是在哪流的我不知道,難道是昨晚看電視時……

     ***    ***    ***    ***

                衝 動

  一想到是昨晚流出來的淫水,看著這性感的內褲,滿腦子隻想幹這個女人,

掏出陽具對著丁字褲、幻想著小雯的淫蕩、幻想著我正在幹著她快速地套弄,直

到噴出精液,全射在小雯的內褲上,在用那一丁點的佈料,擦拭龜頭上殘餘的精

液,我心想:「這一次我要讓她知道我想要幹她!」

  把丁字褲放回原來的位置,我不再刻意完整擺放,我要讓她一打開衣櫥就看

到,看到沾有她的淫水和我黏乎乎精液的內褲,讓小雯知道我拿過她的內褲、讓

她知道我對著她的內褲射精。

  中午老婆有事去幫鄰居代班,隻有我和小雯在傢,我雖和小雯共同看電視,

但我的心卻早已想著如何利用機會幹她,此時『老二』卻已不斷地催促我出征,

看著小雯雪白的大腿,想像插入時她的快感,當影片中正播放男女主角纏綿的畫

面,我和小雯不約而同瞄瞭對方一眼,因此四目相交。

  小雯不好意思地起身往客房走入,我則拿瞭杯水,故意不敲門的打開客房的

門,眼前看到的是小雯背對著我脫下短褲,露出黑色的丁字褲,隻有一條線夾在

白皙的股溝中。

     ***    ***    ***    ***

                插 入

  小雯:「哇∼∼你沒敲門?」

  「我想問你要不要喝水呀?好性感的丁字褲呢!」我說。

  小雯:「你老婆更性感、更漂亮呢!」她似乎沒有立即穿上短褲的動作,反

而大方地走向我,拿走我手上水杯喝水。

  「這讓男人看瞭都會受不瞭。」我說。

  小雯:「那你也會受不瞭嗎?」

  我立即掏出那充血的雞巴,說:「你看!」

  小雯蹲下身子放下杯子,毫不考慮地開始吸舔我的雞巴。看她一手拿著雞巴

根部滑送,頭部前後擺動地吸吮龜頭,真的有一種舒麻的感覺,我索性閉上眼睛

享受這女人的服務。

  我開始脫掉自己的上衣和內褲,也脫掉小雯的上衣和胸罩,當小雯自己要脫

下丁字褲時,我拉住她說:「就穿著這件讓我幹你。」

  小雯躺在床上,張開大腿呈M狀態,用手撥開丁字褲看著我,我用舌頭去挑

動那充血的陰核,小雯開始放聲地叫:「喔∼∼喔∼∼哎……嗯∼∼好棒……好

濕瞭……好癢……你的……雞……巴好大……好……漂……亮……玉∼∼她真幸

福……」

  她那黑黝的大陰唇不斷地流出淫水,綿延不斷地流,我從未幹過如此大量淫

水的女人。

  「明∼∼你進來好不好?快∼∼快進來∼∼幹∼∼幹我∼∼」

  我提起雞巴,毫不客氣地一頂,一下子全根沒入。

  「啊∼∼啊∼∼好美……好棒……好硬喔∼∼好……爽……」

  面對這身經百戰的女人,我採取慢攻的策略,一下一下紮實地幹她。

  「喔∼∼喔∼∼好美∼∼好深喔!你……每一下……都……幹得……好……

深……」

  我問:「你沒被幹這麼深嗎?」

  「有……過……不常……你又……硬……又……大……喔……整個穴……都

被……撐開瞭……」

  我開始加速抽送,『啪!啪!啪!』的節奏充滿房間。

  「喔∼∼喔∼∼好美……好……爽……啊……明哥∼∼我的……明哥……」

  我除瞭加速抽送,也加大力道來滿足我的刺激感。

  「啊∼∼啊∼∼明∼∼你……你幹死我瞭……好……爽……喔……天呀……

爽……」

  也不知道這樣抽送瞭多久,我汗流浹背,汗液已經滴到小雯的臉上。

  小雯:「換我在上面好不好?」(據老婆轉述,這是小雯最愛的姿勢。)

  跨越我的身體,抓著雞巴對著浪穴,小雯雙腳張開半蹲式的插入。她並沒讓

雞巴全根沒入,反而雙手稱住兩邊膝蓋,半蹲上下套弄,隻讓雞巴插入三分一,

在她的浪穴前端磨擦著,也許是我剛剛一直進攻浪穴深處,所以她才用這個方式

滿足。

  看著她有點滿意的淫笑,我問她:「我是你什麼人?」

  小雯:「是我的明哥∼∼我的情人∼∼也是我的『客兄』老公!」

  我聽到『客兄』老公卻有如電擊刺激一般,我不再讓她這樣抽送,而是配合

她的節奏往上頂。

  「喔∼∼喔∼∼又這麼深∼∼喔∼∼嗯∼∼」而小雯也有意配合著我,雖然

嘴巴這麼說,節奏卻越來越快,她索性跪坐下來,讓整根雞巴完全沒入浪穴中。

  「啊∼∼啊∼∼好深∼∼好滿喔∼∼好美∼∼好∼∼爽∼∼」因為姿勢的關

係,再加上身體的重力,要比之前插得還深,小雯完全坐瞭下來,用前後移動的

方式抽送。

  「喔∼∼老公∼∼好∼∼好∼∼爽∼∼好∼∼棒喔!」我感覺得到,龜頭在

她滑動時,有頂到穴心。

  「哎呀∼∼老公∼∼老公∼∼浪穴∼∼給你∼∼插爆瞭∼∼好深∼∼頂……

頂……頂到瞭……」小雯開始激動地浪叫著。

  隨著浪叫聲,前後滑動的速度一直加快,小雯用力抓住我的雙手去握捏她的

36D雙乳,我用力得好似要抓爆她的奶,她卻越興奮,也越快地前後滑動。

  「啊∼∼啊∼∼好美∼∼喔∼∼好麻……好麻∼∼我、我∼∼我出來瞭∼∼

啊∼∼老公∼∼」

  好像配合叫那一聲「老公」,小雯就高潮瞭,趴在我胸膛喘息著。我可沒這

樣放過她,輕輕推開她的身體,她軟弱趴睡在我身旁,這時我的整片陰毛全都是

她的淫水,有如被淋過水似的全部濕答答、黏乎乎的,無一根毛倖免。

  而小雯的浪穴,由於剛剛她前後方式磨擦抽送,可以看到外陰唇以外有紅腫

的跡像,還有不斷溢流出來的淫水,我抽幾張紙,把自己濕黏的陽具擦拭一次。

由於她是趴著,我從後面再度插進小穴。

  「喔∼∼老公∼∼你又來∼∼」經過先前的一戰,這次很容易插入。小雯喘

息著,再次承受我的抽送。

  我問:「這樣抽送還爽嗎?」

  小雯:「嗯∼∼隻覺得滿滿漲漲的,知道你插在裡面抽送。」

  

  我想也許是剛剛的激情,小雯還沒退潮吧?我繼續慢慢抽送。

  小雯:「老公∼∼我覺得被你幹過的女人會上癮,真的很舒服!」

  我說:「真的嗎?」趴在小雯的身子上繼續抽送,並去吸吮小雯的脖子、耳

後。

  小雯繼續說:「被老公幹這一次,真的好棒、好享受!愛死你這根雞巴!我

以後還要你幹我喔!」

  我說:「當然,我就喜歡你的浪、你的淫蕩,我還想多吃你的淫水耶!」

  這時,小雯的浪穴又有感覺瞭,感覺到她屁股開始頂上來,我當然感覺到浪

穴的需要,也一下一下紮實地抽送。

  「喔∼∼喔∼∼好美、好美的感覺∼∼小穴……好……爽……」小雯隨著浪

叫聲,屁股頂動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小雯突然把我的左手拉往嘴邊,激動地開始吸吮我的拇指。她閉著眼睛,吸

得很用力,頭部開始前後移動,彷彿正吸著另一根陽具,嘴裡不斷地出「嗯∼∼

嗯∼∼嗯∼∼」的聲音。

  我抽送得更用力瞭,由於這樣趴著不易出力,我索性抽離她的身體,扶她站

起伏著梳妝臺,從背後站立的插入。飢渴的小雯,像怕我不用力抽送似的直接用

身體臀部往我身上頂,還一面的叫:「老公……幹……幹我……」

  我當然用力地幹她,每頂一下,就看到她的雪白屁股的臀浪。想著,不知道

有多少男人這樣幹過她,我也有種莫名的興奮感。由於每一下都很用力地抽送,

期間,好幾次差一點插入菊花。

  「喔∼∼老公∼∼好棒……會被……你……幹……死……」

  我問:「爽嗎?我的小騷貨!」

  小雯:「愛∼∼愛∼∼死你瞭!好……爽……喔!」

  當我插得比較深地抽送時,小雯開始左右搖擺臀部地叫:「老公∼∼快∼∼

快∼∼用力∼∼幹我∼∼用力∼∼」我也受到刺激似的加大力道抽送,每一下都

有很大的肉體拍擊聲。

  抽送幾十下後,小雯的臀部卻開始向前縮,有意避開我的衝刺,我雙手分別

勾住她的腰,更加賣力地頂她。「啊∼∼老公∼∼啊∼∼頂到瞭∼∼頂到瞭∼∼

好爽∼∼我快要到瞭……」她無法逃開我雞巴強力的衝刺,她的膝蓋開始有點下

彎、軟瞭腳似的。我緊勾住她的腰,不讓她逃離我的攻擊。

  「啊∼∼啊∼∼啊∼∼老……公……啊∼∼」(有點哭腔的叫)小雯挺直瞭

雙腳,雙手拼瞭命抓住梳妝臺的桌邊,整個人開始顫抖:「啊∼∼啊∼∼老……

老公……我……我……受不瞭瞭……我……」

  第一次幹到像要潮吹般的女人,好棒的刺激!龜頭的酥麻感不斷地傳來,我

知道自己也快受不瞭,不想浪費這樣的機會,於是用力且加速抽送。

  「啊∼∼我……我……受不瞭……我……來瞭……啊∼∼快∼∼射給我∼∼

射∼∼」

  我狠狠的幾下抽送後,插得很深地射進子宮。兩個人保持背後插入的姿勢不

知多久,我慢慢地抽出,隨著陽具的抽離,一大片淫水夾著白色精液流瞭出來。

小雯還是趴扶著梳妝臺喘息,從背後的姿勢看著那充血中的穴口,我跟她的黏乎

乎體液正不斷地滴流下來。

  經過這一次,小雯變成我的情人,也有機會開始深入瞭解這個女人的經歷。

由於她在被我幹時吸吮著我的拇指,使我聯想到3P,還有差一點插進小菊花,

於是我問她:「妳曾經3P或肛交過嗎?」

  小雯低下頭,害羞地點瞭點頭。

  我問:「兩種都有嗎?是不是二男一女呢?」

  小雯:「嗯∼∼是的。」

                (二)

  於是我點瞭根菸赤裸的靠在床頭,準備聆聽這女人的故事,小雯也依偎在我

的胸膛上,深深的抽一口菸後開始述說……

  「你也知道我老公『阿昆』是混黑道的兄弟,剛跟他的時候,總覺得他很有

男子氣魄,我深深被這樣的氣質所吸引,每當他幹我的時候,說實在的,看著他

身上的龍虎刺青,以及在他滿嘴檳榔渣與髒話之衝刺之下,總覺得有被性虐的快

感,當我享受這樣的性愛,不自覺地我的胃口也逐漸變大。」

  「坦白說,剛開始的那段時間讓我很滿足,後來隨著一年多的日子過去,這

樣的新鮮感已經不再,『阿昆』的應酬開始變多,常常深夜滿是酒味的回來,一

回傢倒頭就睡。就算他沒出門,也會找朋友到傢裡面喝酒,雄仔和黑雞就是傢裡

的常客,我已經記不清他有多少日子沒碰我瞭,我也是有情慾的正常女人呀!」

  我問:「那些日子你如何解決?」

  小雯淡淡地說:「我隻能自己來呀!更讓我不平的是,他酒醉回傢,我可以

在他身上發現女人的香水味和口紅印,那時候的我好想找個男人狠狠地幹我,讓

我報復他。但事實上,在雲林的鄉下地方,會有誰去惹這種麻煩?他畢竟是黑道

中人呀!」

  小雯接著說:「用手自慰已經無法得到滿足,我多麼渴望真正男人的插入,

於是透過郵購買來你看到的這一支假陽具,用這一根來解決我的需求。忘記有多

少的難熬夜晚,是用這一根來得到滿足;忘記有多少的夜晚,我淚濕枕頭。難道

這是我的下半生?有時候他回傢也隻是應付瞭事,我感覺不到以前的激情,他那

一根雞巴也沒有以前的硬瞭,甚至我根本沒有得到滿足,他就已經射瞭出來。」

  「直到有一次,與他做到一半時,他那根就變軟瞭,情慾高漲的我,立即起

身去吸吮他的雞巴,我要它硬起來再插入,阿昆他就用手指插入小穴抽送,可是

我渴望的是一根真實、一支堅挺的雞巴幹我,手指的插入隻讓我更想要呀!」

  「阿昆不知道何時摸到我放在枕頭下的假陽具,當我正努力地想把他的雞巴

弄硬時,阿昆卻狠狠地在我的屁股打一下,說:『幹哩娘臭雞歪!妊爸給你不爽

喔?你要用這個?幹哩娘勒∼∼你這隻澳雞掰,愛人幹你,好∼∼今天妊爸就用

這一支幹呼你死!』當時我還來不及反應,假陽具就已經插入我的小穴裡瞭!那

是一種突如其來的刺激,小穴有假陽具用力地插入,我發現在嘴裡的雞巴奇蹟似

的變硬瞭。」

  「阿昆邊幹邊罵:『澳雞掰、愛人幹、用假攬叫,幹給你死!』那是一種未

曾有過的刺激,雖然阿昆滿嘴髒話,也用假陽具來幹我,可那是我久違的感覺,

他罵得越難聽,我卻有一種莫名的興奮。我理所當然地賣力吸吮他的龜頭、舔他

的冠溝,恨不得把整支雞巴吞吸進去,我閉起眼睛享受著這樣的感覺,突如其來

的念頭,幻想著我正被兩個男人幹。」

  「雖然我也用假陽具自慰,但畢竟是自己的手操作,可是那一次卻不同,我

無法控制他的力道,我不知道他會用多大的力插入、他會插多深?小穴承受著快

速抽送,有時頂到穴心的酸麻……有點痛……有點癢……也有點爽,那種感覺很

難形容。在這樣的刺激下,我很快地就達到高潮,無力地趴在床上。」

  「阿昆知道我高潮後,起身站在床緣,粗魯地拉住我的雙腳腳踝要我轉身,

我身體一半在床上、一半被阿昆舉高,雙腳分得很開,他用雞巴插入我的小穴,

一支熱騰騰、有生命的雞巴插入小穴,不同於剛剛冰冷的陽具。」

  「阿昆用力地抽送,那畫面彷彿又回到瞭兩人剛在一起時的激情,我也放聲

地浪叫:『啊……好爽……老公……你幹死……我瞭……還是……老公的……雞

巴好……』那晚,阿昆射瞭很多,一陣一陣熱熱的精液,讓我感覺到自己還是真

實的女人。」

  聽到這我已經受不瞭,胯下的雞巴已經直挺挺的站立著,當然小雯在陳述過

程中也早已發現,她是一面把玩我的雞巴,一面述說過去的情境。

  我起身告訴小雯說:「親愛的,現在換老公幫你檢查小浪穴,讓老婆好好享

受一下我的舌功。」

  小雯說:「老公,你還要嗎?」

  我點點頭說:「今天老公打算用精液灌滿你的子宮。」

  小雯起身背對著我趴下來,我們開始以69式口交,我也趁機好好地仔細觀

賞一下這浪穴。兩片不算大的外陰唇,不過很黑很黑,撥開黝黑的外陰唇,看到

血紅的內陰唇,紅黑相當分明,透明無色的淫水汩汩自穴內滲出……。

(Visited 210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