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強暴虐待 - 04 一月, 2018
by admin - no comments
淫魔 榨精

對主人瑪露嘉雷特來說,艾米莉亞是絕對忠誠的,所以她例外給瞭艾米莉亞每周

一次的假期——當艾米莉亞不在的時候,ノイエンドルフ城的女僕長的職位就由

副女僕長來擔任,對於瑪露嘉雷特來說,這就意味著飯菜和日常生活的質量將會明顯降低。

「艾米莉亞,地牢裡那些抓來的男人,你去挑個喜歡的帶回去吧。”

「真,真的可以嗎……?」

女主人意外的賞賜,讓艾米莉亞很是吃驚。

在她猶豫是不是該接受的時候,瑪露嘉雷特開口瞭:

「沒錯,好好享受這個充實的假期吧……呵呵」

瑪露嘉雷特微笑著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隻有極其優秀的男性才會成為ノイエンドルフ成所捕獵的對像。

對於這意外的賞賜,艾米莉亞心懷感激地選瞭一個男人,一個年輕的男性——雖然說不上喜歡,隻是,總覺得自己對這個男人有點好奇。

於是艾米莉亞帶著他坐上瞭回自己領地的馬車——當然,那個男人根本不知道等待著他的究竟是什麼。

青年坐在搖搖晃晃的馬車上,頭腦一片混亂。

莫名其妙地被抓到ノイエンドルフ城裡,然後就像其他人一樣,在那冷酷無情的女城主的“遊戲”中死去吧。

但是,她卻把自己從那裡救瞭出來——沒錯,是那個美麗的女僕。

從被關進監獄的時候開始,青年就註意到瞭這個負責他們飲食的女性。黑色的俄羅斯風連衣裙、白色的連衫圍裙、白色的髮飾,無論是儀容還是打扮,都表現出她的女僕的身份。

但是,她的身上似乎散發出一種孤寂的氣息——那是一種無法用語言表達的寂寥的感覺,仿佛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感覺。

「你,到底——」

她為什麼要救我?

她,究竟是什麼人——無數的疑問在青年的心裡盤旋。

「……吾名艾米莉亞。初次見面,主人」

女僕優雅的低下頭,報上瞭自己的名字。

「艾米莉亞……小姐?我的名字是——」

一隻穿著白色絲質手套的纖手,制止瞭青年的自我介紹。

「——名字什麼的,完全沒有必要。

您的名字,對我來說什麼意義也沒有哦——主人」

「……!?」

冰冷的聲音,在安靜的馬車中回響。

青年覺得一股涼氣從背後升起。

但是,好像有那麼一瞬間,艾米莉亞周圍的氣息好像變得柔和起來。

「那……那個,我是你的主人嗎?」

考慮到自己的處境,明顯眼前的艾米莉亞才應該是上位者吧。

自己完全沒有任何能夠得到尊敬理由。

「除瞭那樣,我不知道怎麼和別人相處——」

這麼說著的艾米莉亞,又沈默瞭下來。

「……」

於是,青年也隻能閉上瞭嘴巴。

兩人就這樣默不作聲的坐在搖搖晃晃的馬車中。

「好,好大的房子啊……」

仰望這眼前的宅邸,青年小聲的嘀咕著。

這是一傢大貴族才會居住的超大型豪華宅邸。

房子的外觀,豪華的讓人瞠目結舌。

能夠住在這樣豪華的屋子裡,艾米莉亞在魔界的地位也可見一斑。

「……沒什麼好奇怪的。嘛,主人,請到這邊來一下——」

青年漫無目的的跟著艾米莉亞走著 。

當然瞭,房子裡面也寬闊得令人吃驚 。

豪華的裝飾品從玄關開始,往前面根本看不到盡頭的走廊處延伸——

而且,屋子裡完全感覺不到有其他人的存在。

這裡的氣氛讓人覺得不像是“傢”的住宅,而更像是一間閑置的別墅。

「艾米莉亞小姐……這裡……沒有其他人嗎?」

「這裡是魔界, 除瞭性奴隸之外,不會有其他的人類哦。」

艾米莉亞的臉色露出瞭一絲微笑 。

青年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

「而且啊,我沒有傢族,也沒人和我一起住,連傭人也沒有。這個房子,隻有我一個人住」

「是嗎……」

寬闊的嚇人的房子裡面,充斥著寂靜得令人恐怖的氣氛。

完全沒有一絲生氣,這個寬闊的房子,是個孤獨得讓人發瘋的地方。

光是站在玄關這裡,也會讓人覺得渾身發冷。

「好瞭,請這邊走——」

青年跟在艾米莉亞後面,在這個安靜的令人毛骨悚然的走廊上前進。

裝飾品上都有點髒髒的,傢具上也有著一層薄薄的灰塵。

「有點髒瞭呢……啊,對不起」

看著和艾米莉亞整潔的形像不符的房子,青年忍不住說出瞭自己的想法——

發現自己說瞭很沒禮貌的話,連忙向艾米莉亞道歉。

「真是不好意思,我每個星期隻能回來一次,沒有空閑時間來打掃衛生。」

「對不起……」

青年再次為自己的冒失而道歉。

她還是每周一次地回到這個沒有任何人的房子。

連一個收拾房子的人也沒有,寬闊的似乎清理不完的豪宅——

「好瞭,主人,請站在這個房間的中間」

青年被帶到一間石頭做的房間,簡直就像監牢一樣。

儘管陽光從裝有鐵柵欄的小窗中照進來,可室內仍然一片昏暗。

而且旁邊放著掃帚、拖把,水桶,吸塵器等掃除用具。

簡陋的房間和掃除用具的組合,讓人感覺非常奇怪。

這裡,是掃除用具放置處嗎……?

「中間,是這裡……嗎?」

青年按照艾米莉亞說的那樣,站在瞭房間的中央。

這個時候,從天花板上傳來瞭哐啷哐啷的聲音。

那是兩個末端上帶有手銬的鎖鏈——

「咦……!?哇啊!」

青年完全反應不過來,雙手一下子就被手銬扣住瞭。

身體被『Y』字型吊瞭起來,完全沒辦法反抗。

艾米莉亞隻是靜靜的站在那裡——不,右手還按著牆上的開關。

無需置疑,這個陷阱就是她啟動的。

「到底……為什麼……!艾米莉亞小姐……?」

青年睜大眼睛,扭動著身體試圖掙脫。

可是手臂被鎖鏈扣著,完全沒辦法掙開。

「主人的身體,應該很汙穢的說。有必要好好的弄幹淨呢……」

那一瞬間,青年看到瞭艾米莉亞露出瞭從來沒見過的另外一副表情。

像冰一樣冷,仿佛對一切事情都毫不在乎的表情。

像看不起男人似的目光,以及像正在欣賞著青年那狼狽的樣子的態度。

艾米莉亞毫不掩飾自己作為淫魔所對待男人的本能。

「那樣的衣服,真礙事」

艾米莉亞輕輕擡起右手,就像拿著看不見的刀一樣往下一劈。

就在這時,青年的衣服一下子變成瞭四處飛舞的碎片。

「啊,衣服……」

「沒問題的。替換的衣物,早就為主人準備好瞭——」

青年的下半身赤裸裸的暴露在面無表情的女僕面前。

因為雙手被吊起,連遮掩也沒辦法做到。

艾米莉亞看著他縮得小小的陰莖,撲哧的笑瞭。

「艾,艾米莉亞小姐……?要……要幹什麼……!?」

「我不是說瞭要弄幹淨嗎?真是沒記性的主人呢」

伴隨著冰冷地話語,艾米莉亞不知什麼時候拿來一塊抹佈。

然後將它放進桶裡浸濕,再稍微擰幹——

從抹佈帶著銀絲的樣子來看,好像是某種充滿黏性的液體。

艾米莉亞用一隻手拿著抹佈,走到瞭青年面前。

「什、什麼……難道說……」

要用那個抹佈來擦自己的身體!?

青年的直覺告訴他的確是這樣,弄幹淨身體——她確實這樣說過。

「要用抹佈好好的弄幹淨這個骯髒的身體呢」

艾米莉亞說著,微微皺起瞭眉頭。

「主人,不喜歡用抹佈嗎?」

「喜歡不喜歡什麼的……!用抹佈什麼的來擦身體……」

艾米莉亞冷的讓人發寒的視線盯著一邊說一邊掙紮的青年。

「——對於主人來說,抹佈是很合適的喲」

然後,將抹佈按上瞭他的右肩。

黏滑黏滑的液體緊緊貼著肌膚——

「啊呀!!」

那個感覺,讓青年忍不住叫瞭起來。

「那麼,開始擦瞭……」

艾米莉亞開始慢慢地移動著抹佈。

黏黏滑滑的弄濕瞭他的身體,艾米莉亞用抹佈在他身上來回擦拭。

從右肩到右手,左肩到組、左手——

沾著像潤滑液一樣粘滑的液體,在他的身上來回擦拭。

「啊……!等一下……!」

那種黏滑的感覺讓青年難以忍受。

像愛撫一樣地用抹佈欺負,舒服的讓人吃驚。

「請不要亂動,主人……」

艾米莉亞沿著青年轉圈,仔細的擦著背部和腹部。

當她的抹佈來到胸前,在乳頭上面輕輕的撚捏著的時候——

「啊……啊啊啊啊啊啊……」

襲擊乳頭的刺激讓青年發出喘息。

「啊咧?乳頭變硬瞭呢」

艾米莉亞微微皺瞭下眉。

「難道說,因為被抹佈欺負的事情而變得興奮瞭嗎?」

艾米莉亞一邊說,一邊重點照顧青年變硬的乳頭。

一邊擦一邊隔著抹佈輕輕的夾捏,一次又一次的刺激著乳頭。

「啊啊啊,艾米莉亞小姐……!」

「嘛,真是個可恥的主人」

艾米莉亞低聲說著,但是對乳頭的刺激一點也沒有放松。

輕輕的在表面擦拭,有時又隔著抹佈用力捏一下的刺激——

感受這乳頭的愛撫,一種又難受又舒服的感覺在青年的身體中擴散。

乳頭的欺負終於告一段落,艾米莉亞的抹佈開始向下半身移動。

以肚臍為中心慢慢的轉動,然後擦幹淨膝蓋和小腿——

「嗚、嗚嗚……」

青年的身體隨著抹佈的黏滑愛撫而不停的抖動。

然後是擦拭大腿,抹佈慢慢地滑進敏感的大腿內側。

「啊,啊呀呀!」

抹佈在大腿內側來回的刺激,青年努力扭動著身體。

「啊啦,很癢嗎?還是說……」

在耳邊輕輕的說著,艾米莉亞的視線落到瞭青年的雞雞上面。

因為身體不斷受到抹佈的愛撫,那裡已經硬的幾乎到達瞭極限。

透明的先鋒液慢慢從頂端滲出,簡直就像在懇求更多愛撫一樣。

「……主人,你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嗎?」

艾米莉亞微微皺著眉頭,露出瞭輕蔑的表情。

期望著陰部的刺激,青年幾乎放棄瞭抵抗。

「艾米莉亞小姐……請,請對那裡……」

「那裡,是指什麼呢?我不知道,請說清楚一點」

艾米莉亞面無表情的說著。

「啊……」

青年完全說不出口。

但如果不說的話,這個美麗的女僕說不定真的會停下來——

想到這裡,青年的心中似乎觸動瞭一下,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下青年根本沒辦法做出任何的反抗。

這時,青年屈服在艾米莉亞所帶來的快感之下。

「……繼續下去好嗎,主人?」

「……」

回答是無聲的默認。

明白瞭他的意思,艾米莉亞的抹佈移向瞭青年的臀部。

就那樣沿著屁股的縫隙咯哧咯哧的來回擦拭——青年充分的感受到充滿潤滑液的抹佈那種黏滑黏滑的感覺。

「嗚,嗚咕……」

承受著被擦拭屁股這種極限的屈辱,青年的身體忍不住哆嗦起來。

被那個美麗的女性像動物一般的照顧著,用那條抹佈來擦拭屁股……。

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加屈辱的事情嗎?

就在這時,艾米莉亞將抹佈按進瞭肛門。

「啊!哈啊!!」

艾米莉亞纖指的觸感透過抹佈傳瞭過來——青年因為這意外的刺激呻吟起來。

「怎麼瞭?居然發出這麼奇怪的聲音……」

那塊抹佈,就像要將裡面徹徹底底的弄幹淨一樣吱溜吱溜的轉動。

就這樣,連屁股的孔也被女僕清理瞭。

一邊承受著這樣的屈辱,一邊發出快樂的喘息——

青年品嘗著從未嘗試過的興奮與羞恥並存的感覺。

「果然……陰部也積存著不少的汙垢呢。要好好洗幹淨嗎?」

艾米莉亞仔細地把會陰部擦幹淨,然後用抹佈輕輕包住玉袋。

艾米莉亞的手隔著抹佈緩緩地揉捏著——

「啊,啊嗚嗚……」

甜美的刺激讓青年的身體不斷的顫抖。

艾米莉亞,正在仔細的搓揉著自己的玉袋——這樣的快樂讓他沈溺其中。

就連現在隻是擦身體這件事情也忘記瞭。

接著需要用抹佈弄幹淨的地方,就隻剩下肉棒這個地方瞭——

想像著接下來的快樂,青年快樂的顫抖著。

「現在……」

艾米莉亞將抹佈放回水桶,吸滿瞭黏滑的潤滑液後,用力的擰著。

「那麼……,請讓我將最骯髒的地方清潔幹淨吧」

然後,艾米莉亞的抹佈卷上瞭肉棒。

黏滑的觸覺,踏踏實實的覆蓋著堅硬的肉棒。

「艾,艾米莉亞小姐……!」

被抹佈裹緊肉棒,青年忍不住發出興奮的聲音。

就像回應這個聲音一樣,艾米莉亞的手慢慢的動瞭起來。

肉棒泡在黏滑黏滑的液體中,咕啾咕啾地摩擦著。

原本是擦拭肉棒表面汙垢的動作,但對於青年來說,和愛撫沒什麼兩樣。

咕啾、咕啾咕啾、吭哧吭哧……

「啊、啊嗚……哈嗚……」

艾米莉亞靈巧的動作慢慢將青年的快感推向最高峰。

簡直就像肉棒被緊緊地吸著的快感。

而且用抹佈來擦肉棒的倒錯感,讓快感加倍提升。

就這樣,在抹佈裡……

但是在抹佈的刺激下射精這種事情,作為男人的自尊心是絕對無法容許的。

「啊唔,唔嗚……」

他拼命地抵抗著快樂的感覺,但是快樂的呻吟仍然從口中漏出,。

「你怎麼瞭,主人?嘴巴像金魚那樣張著,連唾液都留下來瞭……」

「啊……,啊啊……」

但是,這樣的快樂根本讓人無法抵抗。

龜頭被黏滑的抹佈咯哧咯哧的擦著。

就像在做著十分平常的事情一樣,艾米莉亞面無表情的繼續著手裡的動作。

隔著抹佈,手指纏上瞭敏感的龜頭——

然後,開始慢慢用力壓迫,而且像擰瓶蓋一樣旋轉。

「啊啊啊!艾米莉亞小姐……!哈啊啊啊!!」

讓人無法忍受的甜美刺激,青年終於被推上瞭絕頂。

咕嘟、咕嘟、咕嘟……

就這樣在抹佈中達到高潮,沒有比這更加悲慘的射精瞭。

「……怎麼瞭,主人?」

好像完全沒註意到青年已經射精的事情一樣,艾米莉亞悠閒的說著。

達到絕頂的肉棒在抹佈中跳動,這種事情不可能不知道吧。

但是她卻好像完全不知道一樣,繼續用抹佈揉擦這肉棒。

「啊啊……!艾米莉亞小姐……那樣的……!」

噴射著精液的肉棒依然被抹佈毫不放松的刺激著。

隔著更加濕滑的抹佈緊緊地搓揉,尿道中殘餘的精液被持續擠出——

「啊,啊唔唔唔……」

在抹佈中屈辱的射精瞭——青年就這樣品嘗著射精的屈辱快感。

射精結束後,艾米莉亞馬上拿開抹佈——然後,迅速地攤開。

上面滿是粘糊糊的白色精液。

「……骯髒」

蹙這眉的艾米莉亞低聲說著。

「隻是擦拭性器官,這樣就泄瞭嗎?」

「……」

屈辱的感覺讓青年什麼也說不出來。

「好像很愉快的樣子嘛。主人如果希望的話,用抹佈擦多少次都可以哦~」

「哎……?」

也能請更多次的做……那個?

青年對艾米莉亞的話心動瞭

「那,那樣的事……?多少次也……?」

「如果因為被我這樣的女僕用抹佈清理兩腿之間而墮落的人,連當淫魔食物的資格都沒有」

說著,艾米莉亞用冰冷的視線看著青年。

「……因為這樣的抹佈清潔而沈淪下去也沒關系嗎?」

平靜而沈重的聲音,從艾米莉亞的口中發出。

而現在,青年將——

[分支選択] (-_,-)

A就這樣沈淪下去吧

B不,這種事情絕對不可能

分支就A這樣沈淪下去吧

已經,怎樣也無所謂瞭。

就像囚犯一樣,我被關在這個監獄之中。

能讓艾米莉亞用抹佈來服侍股間的事情——

「想要,就這樣……一直繼續下去…………」

青年就這樣懇求著艾米莉亞

「是嗎?希望這樣持續下去……」

艾米莉亞露出瞭從未見過的輕蔑目光。

就連被這樣的目光看著,青年也覺得這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那麼、就繼續開始擦洗吧」

艾米莉亞用清洗幹淨的抹佈,包上瞭那個又變大瞭的肉棒。

「啊,啊啊啊……」

再一次被那黏滑黏滑的感覺包住,青年的身體變得僵硬。

透過滴著濕滑液體的抹佈,能夠充分感受到艾米莉亞手掌的柔軟觸覺。

被漂亮的女僕用抹佈擦拭最羞恥的地方,帶來瞭強烈的倒錯快感。

青年完全沈溺在這個快樂的感覺之中。

「啊啊……艾米莉亞小姐……好舒服……」

「……」

艾米莉亞用輕蔑的視線盯著他,手掌開始咕啾咕啾的運動。

肉棒在抹佈中咕啾咕啾的摩擦,快感不斷的增加。

濕滑的纖維吱溜吱溜地摩擦著龜頭,纖細的手掌不斷的壓迫揉搓……

這就是用抹佈來做愛的方法吧。

「啊啊、已經要去瞭……」

「自己的生殖器被抹佈這樣的東西包著,而且在裡面射精……明白這是何等可悲的事情嗎,主人?」

「啊,唔唔唔唔……」

屈辱的感覺越來越強,倒錯的快感也越來越猛烈。

應該是為瞭繁殖後代的性器官,卻被悲慘的用抹佈對待……

而且因為無法忍耐這樣的快感而不得不射出精液。

用抹佈來處理精液——這樣屈辱的事情卻帶來強烈的快感。

「啊啊啊啊啊……!!!」

精液咕嘟咕嘟的從抹佈中漏瞭出來。

又一次,在抹佈裡面高潮瞭。

「……真是的,又忍不住瞭嗎?真是可恥」

艾米莉亞隔著抹佈握住肉棒的手掌開始用力。

「啊唔唔……!」

滋噗……潤滑液混著精液滴落下來,越來越貼緊的抹佈讓青年扭動著身體。

「這是給這樣可恥的主人的懲罰哦。抹佈的,侵犯——」

「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米莉亞用抹佈裹著肉棒,像擰門把手那樣擰動。

啾嚕啾嚕啾嚕啾嚕啾嚕啾嚕啾嚕啾嚕……滴著黏滑液體的抹佈繞著肉棒旋轉。

「怎麼樣?被抹佈這樣侵犯、真是適合主人呢」

「艾、艾米……啊唔唔!!」

咕啾、咕啾、咕啾……艾米莉亞擰動著手中的抹佈。

利用手腕的力量,一邊隔著抹佈上下摩擦,一邊給予頂端旋轉摩擦的刺激,

這並不是抹佈的愛撫,確實是抹佈的侵犯。

那是強制讓人射精的強烈刺激——

「啊唔、嗚唔唔唔……!」

抹佈激烈的對肉棒進行著活塞運動。

讓人忍不住想逃開的激烈粗暴快感。

完全不覺得痛苦,那粗暴的動作,全部轉變成瞭快感。

「怎麼樣……?要在抹佈裡面高潮瞭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擦拭肉棒的快感之下,青年完全屈服瞭。

「哈啊啊啊啊……」

「被抹佈侵犯,在裡面射精這種事情──隻要是能夠讓肉棒舒服的刺激,無論是

什麼都可以嗎,主人。」

一邊承受著艾米莉亞輕蔑之極的眼神,一邊在抹佈中噴射著精液。

那種倒錯感和屈辱感,慢慢侵蝕著他的意識。

他的意識,慢慢的消失瞭。

「……嗚、嗚嗚……」

「是不是醒來瞭呢──」

醒瞭之後,自己還是在那個監獄之中。

讓人幾乎分不清到底是夢還是現實。

「我要回去工作瞭。主人,請就在這裡等一星期吧」

「那、那樣……吃飯……」

「這個魔牢會給予束縛的人養分、並且剝奪人的疲勞以及時間的感覺,所以——」

「啊……」

不給青年說話的機會,艾米莉亞離開瞭房間。

哐當——門被關上的聲音在監獄裡面回響。

於是青年就這樣在監獄裡面關上瞭一個星期。

不過,艾米莉亞所說的話並不錯。

在這個監獄裡面,完全沒有餓和累的感覺,一個星期感覺就像一個小時一樣。

當艾米莉亞回來的時候,就會用抹佈擦掉一周內積存的汙垢——

極其快樂、甜蜜的時間的開始。

「嗯啊、啊啊啊啊啊……」

艾米莉亞的抹佈懲罰,每天都不一樣。

粗暴的擦著肉棒,像清理一樣的擦拭。

當然也有溫柔的時候。

這次是仔細的用抹佈包裹著肉棒,每個角落都輕柔的擦幹淨。

「……真是骯髒。一周間積聚的汙垢,要好好的清理幹淨呢」

抹佈從龜頭的頂端、溝部、肉棒中間直到根部,慢慢的摩擦。

清理汙穢的同時,也帶來瞭甜美的快感。

「好、好舒服……啊啊啊……!」

「啊啦……就這樣出來瞭。主人真是差勁」

一邊受到女僕輕蔑的責備,一邊享受抹佈咕哧咕哧摩擦肉棒的快樂。

這次,龜頭好像是重點照顧的地方。

「啊、嗚啊啊啊啊啊……!!」

馬眼和龜頭表面被充滿黏滑液體的纖維來回撫摸,興奮的呻吟從口中漏出。

而且在這個瞬間同時達到瞭絕頂。

青年完全沈浸在被抹佈榨取精液的快樂中。

「……真是不像樣呢,主人。這種程度就已經滿足而甘願沈淪瞭嗎?」

艾米莉亞一邊在水桶中清洗沾滿精液的抹佈,一邊輕蔑的看著青年。

然後,用新的抹佈重新包上肉棒。

「啊唔唔唔……舒服……」

「連淫魔也不吃的精液──真是浪費呢。不能起到繁殖後代的作用,就連作為食物也不配,隻能用抹佈來處理的射精。明白自己是多麼可悲的存在瞭吧?」

咕啾……咕啾、咕啾。

啾嚕啾嚕啾嚕啾嚕……被充滿黏滑液體的抹佈揉洗肉棒。

那種倒錯的快感和艾米莉亞的輕蔑,使青年的興奮高漲——

然後,一瞬間將青年推上絕頂。

「啊啊啊啊啊啊……」

咕嘟咕嘟,精液在抹佈中噴射出來。

等到肉棒平靜下來,艾米莉亞打開瞭抹佈——

「覺得高興嗎,主人?」

平靜的語調和輕蔑之極的視線,還有那沾滿抹佈的精液。

這樣的事情,每天每天的持續著——

青年的精神終於在艾米莉亞的清潔中完全沈淪瞭。

對他來說,生命中唯一的事情就是受到艾米莉亞那輕蔑的對待,永遠、永遠地持續下去。

—BAD END—

分支B不,這種事情絕對不可能

青年在差點沈淪下去的時候,選擇瞭否定。

「……」

艾米莉亞那漂亮的臉上浮現出瞭欣慰的表情。

不過,那也是一瞬間的事情。

說不定隻是眼花罷瞭。

「當然瞭。當然,這種程度就會沈淪的人,還不如在瑪露嘉雷特小姐的遊戲室裡面耗盡生命呢——」

「這……這是、什麼意思?」

這個女性從那個把人類當成玩具的淫魔手中救出自己的事情,隻不過是自己的幻想嗎……

「主人是我撿來的哦?要做什麼,是我的自由吧」

艾米莉亞毫不在乎的說著,將沾滿精液的抹佈放進水桶。

然後拿起瞭放在房間角落的吸塵器。

「比如說這樣……用吸塵器來處理主人的性欲什麼的」

艾米莉亞在吸塵器的頂端裝上軟管,打開瞭開關。

嗡嗡嗡∼∼嗡……吸塵器工作的聲音在房間內回響。

「主人那些骯髒的體液,要全部吸幹淨哦」

調整著吸塵器,艾米莉亞腹黑的笑著。

對這意外的發展,青年呆住瞭。

難道,吸塵器——

同時,拘束著手臂的鎖鏈解開瞭,被強行吊起來的青年獲得瞭自由。

「不、不要……!那樣的……!」

就像要逃離艾米莉亞身邊一樣,青年以“屁股向後平沙落雁式”倒在地上。

他的肉棒,雖然已經射過一次,但又再次變硬瞭。

拿著吸塵器的艾米莉亞慢慢地向他走近。

對準正在瑟瑟發抖的青年,吸塵器軟管的前端慢慢靠近肉棒——

「那麼,失禮瞭」

艾米莉亞就那樣將龜頭吸進瞭軟管。

肉棒的前段瞬間進入軟管,在不斷的震動下,開始強烈的吸取。

「啊……!嗚哇啊啊啊啊!!」

嗡嗡∼∼嗡,啾噗,啾噗啾噗啾噗啾噗啾噗……!

自己的肉棒承受著從未體驗過的強烈吸引力。

像跳蛋那樣激烈的震動,整個肉棒舒服得發麻。

在肉棒和管口之間的空隙中吸入的空氣,帶來特殊的震動感覺。

肉棒被吸塵器吸入,被蹂躪——那是非常強烈的快感。

「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呀!」

過分強烈的刺激讓青年放聲大喊。

就像要把整個人都吸進去的強大吸力和那特殊的震動。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忍得住。

青年兩腿發抖,強烈無力感從腰部升起——

「那麼主人,請在裡面排出精液吧」

說著,艾米莉亞一下子把肉棒整根吸入軟管。

原本隻是作用在龜頭部的簡直讓人發瘋的刺激,現在一下子襲擊著整根肉棒。

「啊唔!嗚啊啊啊啊啊!!」

啾噗,嗡嗡嗡∼∼,啾噗噗噗噗噗噗噗……

青年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肉棒在軟管裡面跳動。

吸塵器特有的震動不斷襲擊著肉棒,還有那像要吸幹榨盡一樣的吸引——

「啊啊啊啊……這,這樣的……」

在這樣的刺激下,青年連頭腦都快要麻痹瞭。

第一次感受到頭腦變成一片雪白的感覺。

可以看到自己股間的東西在噗噗的跳動。

在那吞噬整根肉棒的震動中,青年幾乎無意識的射出瞭精液。

「啊! 啊!啊啊啊……!!」

精液斷斷續續的在吸塵器的軟管中溢出。

「高潮瞭嗎……被這樣的器具吸出精液,真是不像樣子呢……」

對於被吸塵器吸出精液的青年,艾米莉亞沒有任何放開的意思。

就像玩弄射精的肉棒一樣,將軟管彎曲起來。

「嗚啊!啊啊!啊啊啊—!!」

被艾米莉亞的纖手那樣的玩弄,青年幾乎哭喊出來。

就這樣,用吸塵器吸取青年的精液。

用軟管將那些白濁的液體一滴不剩地吸得幹幹淨淨。

那個倒錯的快感,讓青年渾身發軟——

「射瞭好多呢,主人。難道想讓吸塵器懷孕嗎?」

艾米莉亞臉上浮現出嘲諷的微笑。

手中握著吸塵器軟管,一刻不停地玩弄著青年。

根本不給他任何思考的機會。

「哈,哈……!啊啊啊!」

青年的肩膀因為這強烈的刺激而發抖。

剛發射過的肉棒完全沒有變小,隨著吸塵器的吸取而跳動著。

「啊啦?居然沒有變小哦,裡面還積存著骯髒的液體吧。不全部吸幹淨可不行呢」

艾米莉亞低聲說著,毫不留情的繼續進行著吸取的工作。

握著管子的手上下移動,做著靈巧的活塞運動。

啾噗,啾噗噗……不斷發出吸取的聲音。

「啊……啊唔、啊啊,啊嗚!哈嗚,啊啊啊……!」

那樣的刺激,使青年發出奇怪的叫聲。

啾噗啾噗地吸著肉棒,承受著激烈的振動——難受又讓人無法抗拒的快感像電流一樣貫穿全身。

「艾米莉亞,小姐……!不要,不要這樣……!」

「如果想結束的話,就把全部精液都射出來吧。那麼,我要稍微加強吸取的力量瞭喲……」

說著,艾米莉亞把吸塵器的開關調到瞭『中』的位置。

吸塵器的吸力瞬間增加,毫不客氣的將青年的肉棒吸進軟管裡面。

嗡嗡嗡嗡∼∼!啾噗,啾噗噗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吸塵器的工作聲、吸取肉棒聲、青年的悲鳴聲在房間內回響。

「被吸塵器這樣吸肉棒也能覺得舒服…… 真是個無藥可救的主人」

雖然艾米莉亞那樣說著,但是對青年的責備卻一點也沒有放松。

肉棒被軟管玩弄,青年發出快樂的喘息。

就連分泌出的先鋒液體也被毫不留情的吸走,一步步將青年逼上頂峰。

身體簌簌發抖,腰部酸軟無力,腦海再次變得雪白——

就像上次射精的那種感覺。

在這甜蜜的麻痹感中,青年到達瞭高潮——

「啊啊……!唔啊啊啊啊啊……!!」

青年的精液在軟管中咕嘟咕嘟的迸發出來。

艾米莉亞就像看不到一樣,繼續著吸塵器的工作。

「……又出來瞭嗎?吸塵器,震動那麼舒服嗎?」

「不、不要這樣啊……」

「剛才不是說過瞭嗎。肉棒都變得這麼大,就是裡面還積存著骯髒的液體啊」

艾米莉亞將管口拉起,重點的照顧著龜頭部分。

剛剛才吸完精液的管口,毫不留情地欺負著青年的龜頭。

在啾嚕啾嚕的聲音中,青年戰戰兢兢地抖著身體。

「不全部吸出來的話,就不能結束掃除哦~」

「怎,怎麼這樣……!啊啊啊啊……」

青年戰戰栗栗地承受著快樂的吸取。

本來應該變小的肉棒,因為那不間斷的刺激而強制變大。

一次又一次的射精,一次又一次的強制勃起。

換句話說,這樣的責備會一直的持續到自己壞掉為止——

「這樣……沒法停止啊……」

「啊啦,都是因為主人一直往吸塵器裡面射精才會變成那樣的嘛」

艾米莉亞的確有說過那樣的話。

「打掃是我的工作,主人是被打掃的對像。所以,把身體全部交給我吧」

「怎麼這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像強行讓青年閉上嘴巴一樣,艾米莉亞把開關擰到瞭『強』的位置。

吸引力一下子變得極大,激烈的欺負著可憐的肉棒。

「啊,啊嗚……!啊嗚,啊嗚嗚……」

敏感的地方被大力吸進軟管,青年瞬間被推上高潮。

同時,頭腦變得一片雪白——

在那絕頂的感覺中,比上次更多的精液被吸瞭出來。

「嗚嗚嗚嗚,啊啊啊啊……」

那個,用吸塵器吸肉棒的快感——

本來應該抵抗的青年,不知不覺的沈醉在那個快感裡面。

被吸塵器榨取精液的屈辱,被快樂的感覺所取代。

想繼續體驗這種感覺——

希望繼續用吸塵器榨取精液——

青年心情的變化,沒有逃過艾米莉亞的眼睛。

「……沈淪瞭嗎,主人?」

用管嘴碰瞭碰龜頭,艾米莉亞嘟囔著。

「啊,啊嗚……」

「用吸塵器處理精液的可悲存在——您想變成那樣嗎?如果不介意的話,以後都這樣對待您也可以哦……」

「嗚,嗚嗚嗚嗚……」

因為快樂而變得空白的頭腦,隻感到對方問瞭自己什麼重要的事情。

雖然,想一直體驗著這樣的快感——

但是,直覺告訴我不能那麼做。

「您希望怎樣呢,主人……?」

艾米莉亞一邊說一邊繼續吸塵器的工作。

啾嚕啾嚕、啾嚕啾嚕地榨取的快感不斷侵蝕著肉棒。

於是,青年——

——————————————————–

A雖然如此,還是拒絕瞭這唾手可得的快樂。

B希望能一直享受這樣的快感。 ←

——————————————————–

分支B這樣沈淪下去吧

已經,怎麼樣都無所謂瞭。

被這甜美的感覺所吸引,想讓它繼續吸著肉棒——

「嗯啊……還要,還要……」

對於青年的請求,艾米莉亞輕輕的嘆瞭口氣。

「……沈淪瞭嗎?

那麼,如您所願——」

艾米莉亞再次拿起管子,繼續玩弄著肉棒再。

「啊,啊唔哇……!

唔啊啊啊啊啊啊……!」

襲擊著整根肉棒的強烈吸引和震動讓青年完全失去瞭反抗的意識。

吸塵器所帶來的快感完全占據瞭他的頭腦。

「啊啊啊啊……唔哦哦哦……」

頭腦變得一片空白——隻有那甜美的快感。

兩腿快樂的顫抖著,腰部的力量飛快的流失。

不知不覺中,肉棒開始噗噗地跳動,精液咕嘟咕嘟的冒瞭出來。

那些冒出的白濁液體,啾啾的被吸塵器榨取出來——那是絕頂快樂的射精感。

簡直就像連魂魄都吸出來的快感。

被吸塵器侵犯,而且從中得到極樂快感的青年無意識的流著唾液,在那快感之中沈溺瞭。

「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瞭吸塵器——真是可悲的決定呢」

艾米莉亞面無表情的吸取著青年的精液。

「以後,主人的性欲處理就用吸塵器進行瞭。

我會一周回來領地一次,到那時候,要將積存的精液全部都吸取幹淨喔——」

「啊,啊嗚嗚……!

嗯啊啊啊啊……」

有沒有聽到艾米莉亞的話對正在扭動著膝蓋,再次迎來瞭絕頂的青年已經不重要瞭。

用享受的表情承受著被強烈吸取的快感。

「……真是的,除瞭被吸出精液之外什麼也考慮不瞭瞭嗎」

艾米莉亞深深吸瞭一口氣——繼續著青年最為喜歡的行為——毫不留情地用吸塵器榨取著肉棒。

「啊唔……!

哈嗚,唔啊啊啊啊啊……」

一次又一次的被吸出精液,讓青年體驗著極限的絕頂快感。

心滿意足的被吸塵器吸取著——那是,讓人無法抗拒的快樂。

「那麼,我要去工作瞭。主人,請在那裡等上一個星期吧」

艾米莉亞對著像章魚那樣軟軟地趴在地上的青年說道。

「這個魔牢會自動供給囚禁者養分,而且還會剝奪疲勞以及時間的感覺——那麼,再見」

說完,艾米莉亞連青年的回答也不聽就離開瞭。

「那,那樣的事……還要更多……」

然後,要在這裡待上一周的時間——那樣的絕望感覺隻不過是杞人憂天罷瞭。

在這個監獄內,一個星期的時間就像一個小時那麼短。

一轉眼,艾米莉亞回來瞭。

而且,啾噗啾噗的用吸塵器吸取積存瞭一周的精液——

「嗯啊,啊啊啊啊啊……」

艾米莉亞的吸塵器懲罰,每天都不一樣。

有時候用「弱」來慢慢的榨取,有時候又用「強」一下子吸取出來。

這次是用「強」的方式開始,管口慢慢地靠近著肉棒。

「啊啊啊啊啊啊——」

……滋噗。

啾噗,啾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滋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強烈的振動和吸引侵蝕著整根肉棒,酥麻的感覺從腰部升起,頭腦變得一片雪白。

人生的第一次射精,不就是這樣的感覺嗎——

享受著那樣的快樂,青年在管嘴的吸榨中達到瞭高潮。

那是讓人失望的,連一分鐘都不夠的射精。

「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咕嘟咕嘟地吐出精液的肉棒,被啾噗啾噗的欺負著。

顫抖著射出精液,快樂得讓人全身發軟。

「啊唔……啊啊啊啊啊……」

眼睛因為快樂而變得呆滯,青年享受著被吸塵器榨取的快樂。

「這次已經告一段落瞭。但是,裡面儲存的骯髒液體還沒有被吸幹淨吧?」

艾米莉亞完全沒有放松的意思,繼續用吸塵器榨取著肉棒。

「那麼,請在吸塵器的處理下全部出來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滋噗,滋噗,滋噗滋噗……肉棒震動的快感讓青年欲罷不能。

被艾米莉亞的吸塵器處理性欲、榨取精液——這樣的事情一天一天的重復著。

用男性器來體驗真空的快感,這就是生存的意義。

精液被吸塵器一滴不剩的處理掉,完全否定其原本為瞭生殖的意義——

對於一個生物來說,那是最大的恥辱。

但是,青年喜悅地接受瞭這樣的事情,拋棄瞭生命的尊嚴,選擇瞭單純的享受快感。

變成瞭這個樣子的人已經不能算是人類瞭吧——至少艾米莉亞是這樣想的。

「那麼,請把那些汙穢的液體全部吐出來吧……主人」

「啊咕,啊嗚嗚嗚嗚……」

顫抖著身體,青年將一切都交給瞭吸塵器的吸引。

一直,一直的吸取——

一直,一直的享受著這樣的快感——

就像回應青年的欲望意義,艾米莉亞毫不留情的繼續著肉棒的吸取行為。

啾噗啾噗的在軟管中顫抖的可憐肉棒。

除瞭被吸塵器吸取之外,毫無用途的器官。

因為這樣的事情而體味著絕世的幸福的愚蠢男人——艾米莉亞毫不掩飾她鄙夷的表情。

「怎麼樣,主人?因為這樣的事情而感到滿足……?」

「啊,啊唔唔唔……好,好舒服……」

哆哆嗦嗦地往吸塵器輸送著精液的青年顯得十分喜悅。

簡直就像和吸塵器做愛那樣的喜悅——

「……真是骯髒」

低聲抱怨著的艾米莉亞,淡淡地舉起吸塵器,繼續著吸啜的事情。

榨取著青年忍耐瞭一個星期的精液——

這是,青年自己作出的選擇。

再也不需要像人類那樣對待。

像你所期盼的那樣,成為沈淪於吸塵器處理的存在——將永遠的繼續下去。

被吸塵器吸取著已經完全失去瞭原來用途的種子——

-BAD END-

分支A雖然如此,還是拒絕瞭這唾手可得的快樂

於是,青年——

儘管如此,阻擋瞭快要被快樂沖走的事

期盼這個快感,一直能繼續的事

「是不行…………,那樣的……」

「那樣——」嗎

那樣說著,艾米莉亞繼續吸著陰莖。

青年的腦海再次一片雪白,又在除塵器中終瞭瞭。

「阿!那樣哎呀那樣那樣!!」

躲開,咕嘟咕嘟躲開……!

他一邊苦悶的大叫,到除塵器的軟管內一邊持續噴出精液。

「停止……已經,快停止……」

「應該說瞭到全部吸完精液為止都不能結束。全部,吐出——到裡面」

冷酷無情的平靜宣告著的艾米莉亞。

在除塵器的吸引,與手的揉搓蹂躪青年的陰莖的情況下。

「阿,嗚……哎呀……」

這樣,好多次好多次的強制迎接絕頂——

在那個超過瞭5次的時候,終於青年丟失瞭意識。

「阿阿阿…………」

青年醒來的時候,那裡是熱氣瀰漫的空間。

腳下是大理石的地面,周圍瀰漫著熱氣和濕氣——馬上,青年發現這裡是浴室。

雖然打算起來,但是立刻又摔倒在地。

剛才被狠狠地用除塵器吸精疲勞,好像一直延伸到腳趾瞭。

「唉呀,要註意一些」

穿著女傭服的艾米莉亞,對醒來的青年那樣說。

她拿著淋浴器,調整著開水的溫度。

「是,什麼……」

「相當髒瞭吧?要清洗身體」

那樣說著,艾米莉亞強行將青年按在浴室的椅子上。

消費相當的體力的他連反抗的精力都沒有,坐在瞭那裡。

「如果太熱請說,主人」

那樣說著,艾米莉亞用來自淋浴的開水開始沖洗青年的全身。

她連衣裙和圍裙都穿在身上,不過,沒有濡濕的情況。

好像衣服本身是防水的,是用魔術還是由於什麼別的不濡濕著——嘿,怎樣都好。

青年在過分激烈的除塵器責備下,已經疲勞不堪瞭。

也隻好將一切委託給正在洗身體的艾米莉亞。

隻是,那個洗法好像有哪裡不對,那樣的感覺。

「呃,艾米莉亞女士……」

「怎麼瞭?淋浴熱嗎?」

「不……」

用淋浴沖洗青年的身體之後,用沐浴露淡泊地塗抹他的全身的艾米莉亞。

那是雖然謹慎認真,但是極為粗魯的洗法。

青年被自己簡直像化為貓狗一樣的錯覺填滿著。

隻是單方面地被洗存在——

實際的地方,說不定幾乎同樣。

「——那麼,前面也要洗滌」

註意到背和身體都被沖洗過,留下的隻有胯股之間——青年,總算悟出那個。

之後要被這個漂亮的女僕洗胯股之間——

理應抱著接受狼狽的恥辱的心情的青年,殘留的,確實並非如此,簡直像期待一樣的沸騰感情。

「因為要沖刷骯髒的部分,請稍微打開腳」

「……」

青年,坐在浴室的椅子上慢慢的張開腳。

他的陰莖,由於好多次被榨汁瞭的原因保持著縮小。

艾米莉亞將它在手掌上充分塗滿沐浴露。

觀察著自己的陰莖在她的手中起泡的情況,青年變得無法控制住上升的興奮。

之後,要用那個泡沫,用那個手掌洗肉棒——

「……,失禮」

就那樣轉到青年背後,摟住一樣地伸展瞭在胯股之間的手。

用右手和左手和善地握住陰莖和陰囊袋,充分厚厚的塗上泡沫。

「呃,艾米莉亞女士……!」

青年的陰莖,在她的手中開始變大。

光滑的觸感,艾米莉亞的體溫連泡沫中也傳遞瞭溫度。

用那個,輕輕地包住瞭陰莖。

被白色的泡沫掩蓋的自己的東西面前,青年興奮的震動著身體。

「還以為剛剛全部吸出來瞭,原來還有留下來呢……」

艾米莉亞一邊蹙眉,一邊進行洗陰莖的運動。

用沾滿泡沫的雙手夾擠陰莖,充分地用兩手掌包進去使之上下顛倒——

肉棒的幹的部分被提高,同時刺激縫縫。

「呃,艾米莉亞先生……!出,出……!」

「主人,這個洗身體,不是性的服務」艾米莉亞斷然的說著。

「可是,即使這麼一點點的連刺激都不能忍耐的話,我也沒有辦法,請按你喜歡的那樣射精」

「呃,艾米莉亞先生……哎呀!!」

唔、阿阿阿阿……

青年的陰莖被沾滿泡沫的手玩弄,胯股之間下流的肉聲迴響著。

他的表情扭曲瞭,體味著那個快感——那個界限,太簡單地被訪問瞭。

「哎呀!艾米莉亞……先生……唔!!」

對上下脈動顛倒的刺激屈服,咕嘟咕嘟……青年在艾米莉亞的手中噴出瞭白濁的液體。陰莖上泡沫和精液糾纏在一起,留下瞭淫亂的線。

「又髒瞭嗎?這樣的話清洗的意義就沒有瞭,主人」

一陣摩擦陰莖之後,艾米莉亞張開瞭精液糾繞附著的手指。

手指和手指之間白濁的液體與泡混合在一起落下。

自己露出瞭的東西,那麼汙染瞭艾米莉亞的漂亮的手掌——在那個景像裡,他喘不上氣。

「……主人的蝌蚪,滿滿地在遊泳呢」

那樣說著,艾米莉亞沒有停留地沖洗著在手掌裡粘到的精液。

在青年胯股之間,淋浴的開水沖洗瞭泡沫和精液的混合物。

這樣,胯股之間的沖洗就結束瞭——青年那樣想著。

「那麼,要從最初開始重新洗。下面請忍耐」

「哎……?」

沒預料到的艾米莉亞的發言。

青年驚愕著安排的不久,艾米莉亞再次用手掌包進青年的陰莖,簡直像捋一樣開始洗。

啊,嗚嗚嗚…….

「嗯嗯,哎呀……!」

對光滑的泡沫帶來的獨特的快感,青年身體苦悶瞭。

艾米莉亞像從背後抱住一樣地摁著那個身體。

「請別鬧騰,主人」

被艾米莉亞從背後緊抱,胯股之間艾米莉亞的雙手持續動著。

那個嬌小的手指婉轉地糾纏著在被泡沫覆蓋的龜頭——

青年由於艾米莉亞給予的刺激再次興奮瞭。

「……如果射精的話,就要再從最初開始洗喲」

對失去力量的青年,艾米莉亞那麼宣佈道。

那個柔軟的手掌,集中地洗著被泡沫塗滿的龜頭。

與言詞相反,那手的運動一點一點地逼迫著青年。

「哎呀阿阿阿……!」

艾米莉亞嬌小地柔軟的手指,慢慢地沿著包皮的部分爬動,並把那個交界處的纖腰,男人最敏感的部分,捕捉瞭。

滿是泡沫的手指擦瞭粘液和溝的瞬間,青年的界限訪問瞭。

「痛苦……哎呀!!」

被艾米莉亞從背後緊抱,肉棒跳動四肢無力——

在那個開放感和飄飄欲仙感中,青年陶醉瞭。

青年再次被艾米莉亞手指弄到絕頂,噴出瞭精液。

無法在艾米莉亞洗乾淨肉棒前忍耐射精——

那,是對男人來說無比的屈辱。

「……主人,對我的手那麼苦惱嗎?」

註釋著膠粘白濁的液體糾繞的手掌,艾米莉亞移動著輕蔑的視線。

用淋浴簡單的沖洗後,繼續在青年的胯股之間用手掌抹起泡沫沐浴露——

再度,甘美的清洗責備開始。

「那樣的……!這樣的,不結束的……!」

「如果主人不射精的話就結束」

艾米莉亞淡泊地洗陰莖。

手指的腹的部分,一邊摩擦龜頭一邊爬轉——

像用指尖胳肢一樣地,洗掉包皮裡面的陰垢——

用大拇指與食指做出圈,好多次好多次擦弄著龜頭——

「嗯,呵……阿阿阿阿……」

對簡直要讓人發瘋的甘美刺激,青年的忍耐那麼的蒼白無力。

如果在這裡漏出來,就要再從最初開始洗。

明明知道那個,卻依舊在過分的觸覺中快要忍耐不住射精瞭。

在那樣的甜美的拷問中,青年——

咬緊牙齒,卻依舊無法忍耐射精

無數次的被快樂沖走,在艾米莉亞的胯股之間清洗責罰下屈服瞭

「阿,嗚……哎呀……阿阿阿……」

好多次好多次,被用泡沫沾滿全身的手擰出精液的青年。

由於被擰出不知道多少次射精瞭的原因,疲勞也已經到達極限瞭。

手指爬在胯股之間各個角落上,塗滿泡沫的手掌轉動著摩擦陰莖。

「痛苦……,阿阿……」

再稍微。

如果隻再稍微忍耐——

青年拼命咬著嘴唇,等待著清洗結束。

忍耐,想辦法忍受快要出來瞭的快感——

「結束瞭哦,主人——」

用淋浴沖掉泡沫,艾米莉亞顯出瞭微笑。

「阿,阿……做到瞭……」

青年,總算忍耐住瞭那個。

絕對,並不是希望中止清洗責備。

隻是,感到瞭眼前漂亮的女僕——艾米莉亞,期盼自己不會沈溺於這種快樂的事。

那個證據——艾米莉亞浮起瞭快要讓他昏過去的微笑,和好像輕蔑男人的笑容完全不同的東西。

「很努力地忍耐瞭呢,主人。那麼…..給主人獎賞吧。」

艾米莉亞一邊說著,一邊用右手溫柔的握住陰莖。

而左手,則往龜頭的部份伸過去--

「唔…..!」

青年,禁不住緊咬牙關。

「呵呵…..這次,不需要這樣的。」

艾米莉亞笑出聲,說著。

那個笑容,和之前幾次那樣表示輕視的冷笑是完全不同的。

「直到現在都隻是清洗的工作。射出來吧,這次是性的服務。

因為這個是獎賞,所以請徹底的享受…..」

說完,艾米莉亞就這樣用右手握起瞭陰莖。

那個動作,和到目前為止的洗滌的動作有完全明顯的差異。

明明確確的是為瞭給予青年快感,為瞭要引導青年到快樂的世界--那樣的動作。

「啊!!唉呀呀…..!!」

艾米莉亞有技巧地摩擦,巧妙的刺激馬眼,右手一邊好好的握緊並上下運動起來。

並且左手的手指,一邊準確的刺激著龜頭的性感帶。

手指在龜頭下方的那一面,變化多端的撫摸著,給予著不由得對方的,強制給予的快感--

服務僅僅開始瞭數秒,青年感到無法控制的強大射精感襲來。

「艾米莉亞…….!哎呀呀…..!」

青年的腰拱起,身體向後仰,表情因快感變的扭曲,把自己整個人都委託給瞭艾米莉亞。

到現在都隻是在辦事般的作清洗工作的她的手,現在是以刻意要使青年射精的意圖下玩弄著青年的陰莖。

艾米莉亞手的技巧使人失神,那滋味快樂的像要使人融化一般。

青年的表情鬆緩下來,成為沈醉在其中的表情,在這一瞬間感覺到自己衝上瞭快樂的頂端。

「哎呀!哎呀呀呀呀!!」

咕嚕咕嚕….

「唉呀…..還有這麼多精…..」

艾米莉亞用左手的手指,玩弄著噴出精液的鈴口。

右手則更加快節奏搓弄著陰莖,直到把最後一滴精液也擠瞭出來。

在艾米莉亞的手裡射出,品味瞭最高品質的射精,青年就這樣整個人渙散瞭,完全無力的躺在地上。

「支撐瞭不到五秒喔,主人。」

艾米莉亞露出笑容說著,一邊舔食著手上的精液。

所謂的淫魔,就是貪圖精液的妖怪。

身為淫魔的艾米莉亞,是第一次吃青年的精液。

「呃…..呃…….」

自己射出的精液,單單隻是成為艾米莉亞的糧食這樣的倒逆感,

由於這樣的興奮,下半身再次起瞭反應,肉棒隆起。

「唉呀呀…..親眼見到自己的精液變成別人的食物,被這種事勾起性慾瞭嗎?

即使不露出那樣期待的眼神,我也會盡量的吸食你的精華喔。」

「吸食……」

那,從現在開始能被艾米莉亞搾取精液,想著這樣的事。

如果能被她吸乾精液,說不定也是很值得期待的---

已經沒有任何顧慮的青年,放棄抵抗瞭。

「那麼,比起這個,開始真正的搾精,用我的陰道,充份的搾取。」

雖然是面無表情的說著,但是艾米莉亞展現出非常豔麗的氣氛。

「啊………」

能夠與這樣充滿魅力的肉體交纏,被攝取精液---這樣的期待佔滿瞭青年的腦中。

「那麼請選擇,主人。是想要粗暴的強暴我的肉體嗎?還是--」

艾米莉亞露出淫靡的笑容。

「--想要被我玩弄,徹底的被我強姦呢?」

「侵犯……艾米莉亞女士?」

是侵犯,還是被侵犯——青年被給出瞭意外的可供選擇的方案。

並且,他——

————————————

A侵犯艾米莉亞

B被艾米莉亞侵犯

———————————-

分支A侵犯艾米莉亞

「侵犯…….艾米莉亞?」

是要強姦,還是要被強姦,意外的青年在這時有瞭選擇的機會。

並且他的決定是…….

「想要…..強姦…….」

青年像失去魂魄一樣,神魂顛倒的說瞭。

想要推倒艾米莉亞,羞辱性的佔有那個肉體。

想要在她體內註入慾望的體液--

這樣的慾望,在青年的心中沸騰著。

「呵呵,是這樣嗎?那麼--」

艾米莉亞淺淺的微笑,自動地躺在浴室裡,雙腿微開,等待青年來姦淫她。

如果青年保持著冷靜,應該會發覺到,艾米莉亞那個笑容包含著挑戰性的神色。

可是,他已經化身成猛獸。

青年壓在躺臥的艾米莉亞身上,迅速的用手推開裙子並脫掉內褲--

連把陰道口的縫用手拉開好利插入都不需要,

青年非常興奮的,將他怒氣衝天的肉棒,一口氣狠狠的插進那已相當溼潤的蜜壺裡。

「呵呵…….主動的侵犯瞭…..淫魔吧…」

「啊………!嗚啊,啊啊啊啊啊…………!!」

插入還沒幾秒,青年的臉色大變。

又黏又滑的感覺,簡直像陷入瞭泥濘之處一樣。

又好像把自己的肉棒塞進熔爐那樣,又悶熱又黏糊的感覺。

就這樣,一瞬間就要在快感中被溶化瞭--

「啊,啊啊…….」

因過份的快感而驚慌的青年,本能性的打算拉腰---為什麼?!沒辦法抽出陰莖。

陰道的入口,堅固的將陰莖牢牢夾住,拔不出來。

「怎,怎麼會?!」

「淫魔的陰道具有的防禦的本能。

一旦被擁有強姦意志的雄性,把陰莖插進來之後--就不會放開瞭。

就這樣,在最後一滴精液都被搾出來之前,都不會解開。」

艾米莉亞好像事不關己般的,淡淡的解說著。

「什麼?!怎麼會!」

青年這才明白,也就是說,如果強姦瞭淫魔,肉棒就會一直被鎖在淫魔的陰道裡,沒辦法脫困。

就這樣子被吸精,直到被徹底的吸乾---吸到死瞭為止。

「啊,啊啊…….」

青年拼命的拉腰,打算逃跑,不過,他的努力不過是白費力氣。

在這期間,艾米莉亞的肉壺,也結結實實的,一點一點地緊縮著壓搾肉棒。

陰道內粘粘的肉壁緊貼著肉棒,一點一點的增加緊固的程度。

這樣的運動,非常確實的將青年逼向射精的道路。

陰道蠕動壓搾肉棒的淫穢聲不斷傳出…….

「啊,嗚嗚嗚…….」

青年因著艾米莉亞下體給予的快感,四肢無力。

這是把男人趕進射精的必備過程。

很快的青年向快感屈服,在艾米莉亞體內發射瞭。

「唔,啊啊啊…….」

咕嚕咕嚕的吐出精液,青年將白濁的黏液註入到陰道裡頭。

艾米莉亞在青年身下,溫和的抱著沈浸在陰道內飄飄欲仙射精感的青年。

「告訴主人,逃出的方法隻有一個。

要解除淫魔的肉體具有的防衛機構,隻要讓對方絕頂達到高潮就行瞭。

在被我吸乾之前讓我高潮,就能抽出陰莖瞭喲。」

艾米莉亞好像是在一旁觀戰的旁觀者一般的,給予指點。

「唔…..」

要努力抽插,使艾米莉亞達到高潮,就能從她體內抽出肉棒---

可是這裡面有青年不知道的更進一步的事,以人的性技巧想讓淫魔達到絕頂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沒有人能跑的比天空中的鳥飛的還快,沒有人能鑽到比深海魚所在的深海更深的地底下。

這,是超過瞭物種極限的要求。

「要想辦法讓妳達到高潮…..」

「是的,請努力,主人。」

下體咬著青年的陰莖,艾米莉亞模糊的笑著--

那,是已經不能夠再更殘酷的笑容。

艾米莉亞知道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凝視一個人拼死拼活的對不可能的事努力,因而焦躁,最後徒勞無功,絕望,死心,

淫魔沈醉在這樣的事裡,享受這樣的喜悅--這是淫魔特有,嗜虐的天性。

「唔…….」

因為已經射過一次,應該不會馬上再射--

青年一邊忍耐著,抗拒著糾纏肉棒的肉壁給予的快感,一邊慢慢的擺動腰。

想辦法打算往陰道內進攻,抽插著陰莖給予刺激--

「呃…….哎,咦…..?嗚啊啊啊…..!!」

隻是作瞭幾次抽插,那在艾米莉亞陰道內的新的感覺使青年吃驚。

與陰道肉激烈的摩擦產生的快感,在那一瞬間突然加倍。

由於這意外的快感刺激,青年全身癱軟,顫抖著,腰也使不上力瞭。

「什麼…..這個是……..」

「淫魔的陰道,對被給予的刺激的反擊本能。

將所受的快感與刺激--數倍的還給對方喲。」

「怎,怎麼這樣………啊啊啊啊!!」

艾米莉亞的陰道緊緊的抓住青年的肉棒,肉壁給予相當的反擊,強烈的刺激馬眼。

雖然青年隻是抽插瞭幾次,沒有給艾米莉亞多少刺激--但是返回來的快感,卻是非常激烈的暢快。

肉的環好好的把龜頭頸鎖在裡面,並且貪圖肉棒般的擠壓著肉棒。

好像被上下不停的手套弄一樣的刺激。

並且,陰道內的皺摺也漸漸變的強起來。

「啊,呃…..!呃啊啊……」

「--在陰道裡一直不動的話,連續不斷的緊固也會漸漸增強,

所以,如果因為無法忍耐刺激而停止運動,結果隻會越來越陷入不妙的情況喲。」

「啊,啊啊…..啊啊啊…..!」

雖然聽艾米莉亞這樣說瞭,但是對那無法抵抗的快感,實在是沒辦法動腰。

艾米莉亞的陰道內壁漸漸的緊縮,不急不緩的一緊一縮著,

有智慧般的,選擇在龜頭的表面不斷摩擦。

難以言喻的快感被給予,這個,是向淫魔的蜜壺進行瞭活塞運動之事的賠償。

「啊,嗚……」

從兩人下體連接的部位,咕噗咕噗的淫亂聲音迴響著。

聽見從自己的陰莖處傳來的聲音的青年,一轉眼地,被逼進瞭絕頂。

「啊啊啊啊啊…..!!」

全身大力的抖動,他緊緊的抱住艾米莉亞。

在陰道內,咕嚕咕嚕的放出第二次的精液。

正在射精的期間也被肉壁充份的捆緊著--是過份甜美的射精。

如果沈膩於這樣的快感瞭,就那樣等著被搾到死去--是過份殘酷的責備。

「唔…….」

結束第二次的射精,青年稍微恢復瞭平靜。

僅管如此,在那仍然無法抵抗的快樂裡,青年隻能緊緊抱住艾米莉亞而不能動。

「主人?如果一直不動,快感隻是會一直累積喔?」

「呃,嗯嗯…..」

如她所說,青年不能動的時間裡,陰道持續的糾纏肉棒,

踏踏實實的以黏膜包上,無數的皺摺突起來回撫摸著龜頭--

這樣的責備,正在慢慢變的激烈,漸漸的越來越強。

「嗯,嗯!」

青年用盡全力,想辦法重新開始對艾米莉亞下體進攻。

往她的裡頭刺進去,打算用陰莖攻擊她的最深處--

深深地把腰插進去,用肉棒的尖端攻擊瞭陰道裡頭。

在陰道深處,青年感覺到有柔軟的什麼東西。

而且很有彈力的東西。

「呵呵,碰到瞭子宮口瞭吧,主人,雖然隻有一點點的感覺,不過有舒服的感覺呢。」

在青年身下的艾米莉亞面帶笑容的說著。

但是,刺激瞭淫魔子宮口的反擊,正準備施加到他的陰莖上。

被龜頭攻擊瞭的子宮口立刻反擊瞭龜頭。

「呃!唔啊啊…」

從龜頭傳來的過份舒爽的快感,使青年一轉眼就失去瞭繼續進攻的力氣。

子宮口不僅是包住陰莖,像是扭乾抹佈一樣的擰著,

而且在陰莖尖端,像是有什麼嫩肉把龜頭尖端包瞭進去,

龜頭被正對著的子宮口好好的吸黏著,然後受到整個陰道與子宮口的收縮。

「啊啊….!嗚啊啊啊….!」

光是針對陰莖尖端作的那個運動,也已經足夠強制讓青年射精,

男人雖然忍耐,但這連串的刺激毫不憐憫他的繼續強攻,

啾啾的被吸著,青年的全身鬆緩,四脂無力--

格外豔麗的被吸著,青年被強迫的射出精液。

噗咻,噗咻,噗咻…..

一邊緊抱住艾米莉亞,一邊品味著那使人飄入雲端的快感,

被子宮口一邊吸著一邊射--那是天堂般的快樂。

青年就這樣任憑魔性的陰道處置自己的陰莖,全身放鬆的隻顧射精瞭。

艾米莉亞從下面看著青年好像快成為快感俘虜的模樣,深深的嘆瞭口氣。

「隻是這樣的程度就不行瞭,主人---」

如果強姦瞭淫魔,就沒辦法拔出陰莖,直到被吸到死為止,除非使淫魔達到高潮才能拔出,

但是又沒有辦法使淫魔達到高潮,這樣,就隻能等著被吸乾瞭。

以上確實是事實,不過,

艾米莉亞隱瞞件沒有說出來的事。 

其實,淫魔這樣的種族,是有辦法以自身的意志,控制自己的身體達到高潮的。

隻是,對淫魔來說,高潮的模樣,是淫魔最羞恥最恥辱的樣子,

除非是打心底衷心愛著的人,不然沒有淫魔會願意在人面前顯示自己高潮的模樣吧。

當然,成為艾米莉亞衷心所愛的人,與沈溺在艾米莉亞給的快樂中的青年,是完全扯不上邊的。

「那麼,怎麼樣?不反抗,就要這樣被吸死瞭喲?」

「唔…」

青年沒有動作。

面部表情已經鬆弛,隻有對艾米莉亞的陰道才有感覺一樣。

已經不再作反抗的舉動,作愛的動作也沒有。

又一次的緊固襲來---

「啊…啊啊啊啊啊…!」

整個人已經陷入瞭情慾之中,隻顧著咕擼咕嚕的在陰道內射精。

艾米莉亞,確認瞭青年已經沒有反抗的精力。

「…..已經投降瞭是嗎?太簡單瞭。」

青年,已經除瞭享受艾米莉亞陰道的觸覺以外,什麼也不能考慮瞭。

身體失去逃跑的精力,心裡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獻給瞭快感--

如果變成這樣瞭,對艾米莉亞來說就與個廢人相同。

「那麼,吸到乾吧--」

從艾米莉亞的背後,淫魔的一雙翅膀展開瞭,

那是很像蝙蝠形式的翅膀,不過,翅膀的表面像口腔內的黏膜一樣光滑。

這樣的一對翅膀,將緊抱住艾米莉亞的青年整個人包住。

與艾米莉亞下半身相連的青年,整個人被包在翅膀裡,

出現意外的快感,青年表情扭曲著。

好像整個人被包在艾米莉亞身體裡一樣

艾米莉亞的翅膀中,是完全漆黑的棺木。

在這樣的棺木裡,青年的身體被徹底的侵犯。

「啊啊!嗚啊啊啊啊啊啊!!----」

從翅膀表面分泌出更多黏液,流遍青年的身體。

翅膀的內黏膜,也確確實實的滑遍青年的全身,

青年體驗著像是被巨大的舌頭給舔遍的快感。

而咬著插入中陰莖的陰道,也不放鬆的加緊抽動收縮的搾精動作。

不管怎麼樣的男人,面對這樣的觸覺都會軟趴下來,青年也隻能在其中瘋狂。

「啊啊…..嗚!嗚啊啊啊啊啊…..!!」

嘟嚕嘟嚕的,精液不斷的在陰道中噴發出來,

陰道卻還不滿足,像尋求新的噴出物一樣,陰道肉連續不斷的糾纏搾取陰莖。

青年一邊沈浸在甜美的夢境裡,一邊持續將精液射到艾米莉亞體內。

雖然這對淫魔來說不過是在吃東西一樣的行為,

但青年卻陷入這樣的錯覺,好像他和emiria正在交換愛情一樣。

「哎啊啊…..艾米莉亞……艾米莉亞小姐…..」

青年緊緊的抱緊艾米莉亞,艾米莉亞也溫和的抱瞭回去。

咕嚕咕嚕,持續射出的精液被陰道攝取,下體相連的部位傳出陰道吸取精液的啾啾聲,

青年,體會到連生命都被吸進艾米莉亞陰道內的感覺。

像是要溶化瞭一般,很甜美,又很安樂的心情。

這就是,一個人成為淫魔的食物的心路歷程--

「怎麼樣,主人?被淫魔吸精的感想?」

「啊……….厲害……..好舒服……….」

像做夢時說著夢話般,青年嘟嚷著。

「是這樣啊,很榮幸承蒙您的誇獎。那麼,請享受那個快樂,到吸盡最後一滴精為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啾啾啾,男性器吐出生命,都由女性器接收瞭。

通過彼此胯股之間的相連,精液被攝取著。

作為這個的賠償,所給予的快感,能將身體和心都溶化瞭。

可以完全融解在這樣的溫暖裡--對男人來說是這樣美好的快樂。

青年醉爛在這樣的快樂裡,好多次好多次的射精。

「唔啊啊……好好的…..」

被搓揉著陰莖,為瞭感謝奉獻出精液--

這就是人和淫魔,自太古以來制定的利益交換內容。

在陰道內咕嚕咕嚕的被吸盡精液,青年享受這樣的喜悅。

「呃……好爽….」

「就這樣,請盡量的射,到呼吸停止,請盡量…」

艾米莉亞誘惑著,青年緊抱住那個身體,持續奉獻精液--

好多次,好多次,好多次,好多次--

「嗚,啊啊…」

多少時間過去瞭?

被艾米莉亞抱著,青年一直射出精液。

可是,精液也有射光的時候。

終於,快到瞭就要將全部的精液奉獻完瞭的時刻瞭。

「還有最後一次,主人…….請射精。」

「呃,呃……」

雖是衰弱的身體,但被艾米莉亞這樣說,又再放出瞭一次精。

被陰道肉淫亂的催促著,下半身又硬擠出一切的力量將精液射出來--那個,成為瞭人生最後的射精。

與咕嚕咕嚕溢出來的精液一同,青年品償到瞭快要溶化的飄飄欲仙感。

這極為強大的快感在他腦內亂衝,甚至還蔓延到全身,青年感到全身麻痺。

那是相當於一百次的射精絕頂感的份量。

「晚安,主人。」

被那快感邀請,青年升天到瞭天堂。

在最後一滴精液被艾米莉亞吸出的同時,他的意識在快樂裡溶化瞭。

-BAD END-

分支B被艾米莉亞侵犯

期盼被艾米莉亞侵犯的事

期盼侵犯艾米莉亞的事

「……請……侵犯我」

青年,像發燒一樣神魂顛倒地說。

想——被艾米莉亞玩弄,被侵犯竭盡。

由於反復的倒錯性的責備,青年早已經成為瞭艾米莉亞的俘虜。

「呵呵,是那樣嗎?那麼——」

艾米莉亞很輕地抱起青年的身體,在浴室正中讓他仰臥著。

並且,慢慢地跨過瞭他的胯股之間。

輕輕地提起瞭的長裙的下擺,搔弄青年的腹和大腿。

「我的衣服怎麼樣?

脫掉好呢?還是,就這樣——」

「就……就那樣……」

「想被穿著女僕裝那樣侵犯……明白瞭,變態的主人」

艾米莉亞像嘲笑一樣說著,就那樣慢慢地放低瞭腰。

長長的裙子將青年的下半身全體蒙住,自己的肉棒和艾米莉亞的下半身都看不見。

簡直像,被裙子吃掉一樣——

那種看不見的狀況,反過來使青年的興奮提高。

青年的陰莖尖端觸到瞭艾米莉亞的陰道口。

「阿,阿!」

那個溫暖的入口——感受那個光滑的觸覺,青年的表情扭曲瞭。

那裡,好像已經由於愛液潮濕瞭。

「在入口就快要出來瞭嗎?如果隻是這樣就射精瞭是屈辱喲」

艾米莉亞,惡作劇般的瞇起瞭眼。

「呵呵。不做主人悲慘的想像的那種事,要一口氣吃掉」

以騎馬位體態,艾米莉亞一口氣把腰放低。

嗯,歐歐歐……

簡直像泥濘之處一樣,青年的陰莖被艾米莉亞深深地擁擠著。

好幾重的包裹青年的陰莖。

緊緊吸著的內壁,膠粘的蠕動和捆緊——

那個蠢動,帶來著說不清的快感。

呼呼……,好舒服,阿阿阿阿……

「阿……艾米莉亞女士……!好舒服!!」

「怎樣瞭,主人?我,還沒動哦」

確實,艾米莉亞完全沒動腰。

儘管如此,她的陰道自發往上吸著青年的肉棒。

好像要強制地榨取精液一樣——

「隻是被我乘坐,就不能忍耐嗎?是的話,請就那樣出來吧」

艾米莉亞浮起冷冷的笑容,俯視著青年。

他已經,打算在艾米莉亞的陰道內迎接界限。

在那樣的陰莖尖端,有什麼軟的東西貼緊瞭。

「哎呀……什麼,這個……!」

「是我的子宮口。好像打算從主人的肉棒往上吸精液呢」

簡直像別人的事一樣,艾米莉亞那樣說。

彷彿做瞭與她的意圖沒有關係的運動。

作為淫魔的艾米莉亞的陰道,與她的意思無關打算榨取被插入瞭的陰莖——

青年不可能能忍受那種肉棒快要溶化瞭的觸覺。

「伊,艾米莉亞先生……!唔啊啊…..!!!」

呼呼呼,好舒服阿……!

在艾米莉亞的陰道內,咕嘟咕嘟青年的精液噴出瞭。

真的是像要把陰莖溶化一樣的,過分甘甜的射精。

子宮口迎接他的精液,一邊抽動一邊玩弄他的龜頭。

「阿!那樣—!!」

青年在艾米莉亞的身體裡,咕嘟咕嘟往陰道內持續送出精液。

這個,淫魔的陰道內。

讓男人體驗天堂的專門的蜜罐。

在那個一滴都不留下的機能播弄下,他放出瞭的精液被絞乾瞭的。

「呵呵,在我裡面漏瞭呢……」

艾米莉亞微笑著,眼裡燃燒著嗜虐的火焰。

無論如何冷靜而透徹的淫魔,吃飯的時候也是遮不住熱情的。

特別,如果對方是中意的人——

「——我要動瞭」

「……得!阿阿阿!!」

艾米莉亞,晃晃蕩蕩地用力甩動瞭腰。

被搓揉,粘貼,被捆緊,被擰乾——

青年的陰莖,在她的陰道內被不停蹂躪著的。

「哎呀!又要……又要出來瞭……!!」

青年激烈地扭動著身體,一轉眼就在艾米莉亞體內終瞭瞭。

在她開始使用腰的瞬間射精。

青年,已經完全被撕裂作為男人的自尊心。

哦,從被抹佈和除塵器玩弄瞭陰莖的時候開始已經——

「我喜歡騎馬。也要駕禦主人哦」

跨在青年的腰上,艾米莉亞慢慢地把身體向前傾倒。

讓青年的胸脯貼緊那個豐滿的胸,他的頭無法轉動。

「阿,艾米莉亞先生……?」

更加的,在青年的腳上捆住雙腿。

艾米莉亞的身體恰好貼緊瞭青年開始下半身的運動。

輕飄飄的女傭服在青年的身體各處摩擦,生出獨特的觸覺。

在裙子裡被掩蓋不見,不過,他的陰莖被艾米莉亞深深地嵌套擁擠。

龜頭被子宮口膠粘貼緊,受到強迫持續接受脈動。

「阿,呼呼呼……!!」

「怎麼樣,主人。這個體態,的的確確能體會到被榨取這樣的感覺吧?」

艾米莉亞的端正整潔的臉,接近到青年眼前為止。

她的溫暖呼吸,打到青年的臉上。

「——如你所願,侵犯竭盡」

那樣宣判瞭之後,艾米莉亞以那個狀態激烈地用力甩動瞭腰。

「耶!哎呀…….快不行瞭——!!」

青年在那個腰的運動下抵抗不住,瞬間在陰道內射精。

像對射精作出反應一樣地,吸住陰莖尖端的子宮口——給青年印上瞭殘酷的快感。

儘管如此,艾米莉亞緊緊的抱住青年不離開。

不僅如此,越發調動腰前後左右的動。

「就這樣,踏踏實實地榨取舉精」

「艾米莉亞女士……太舒服瞭,已經……!快,離開……!」

著過分到恐怖的快感,讓青年打算隔開艾米莉亞。

可是她卻將青年緊緊的抱住。

簡直像武藝的技能一樣附在他的身體上,貪心的擰乾精液。

「不放開喲,主人。請就那樣在我體內,持續射出精液吧」

「哎呀……,哎呀…..唔啊啊…..!!」

青年,就那樣在艾米莉亞中好多次好多次持續的射精。

儘管如此,艾米莉亞的進餐還在持續。

「喏……慢慢地轉動腰。怎麼樣,主人?」

「哎呀……!阿,艾米莉亞….哈哈哈……!!」

沒完沒瞭地繼續的艾米莉亞的榨精。

青年好多次好多次在陰道內終結,向艾米莉亞內持續灌輸精液。

他的視線開始閃爍,已經保持不住神志清醒。

說不定就這樣,不正常瞭——哦,已經不正常瞭——

「快……停,救……停……已經……」

他能做的事,已經隻能持續發出含糊的哀鳴聲懇求著。

「……要提高聲音喲,主人」

「哎呀!哎呀……」

那個呼聲,什麼意義和效果都沒有。

隻是滿足瞭艾米莉亞的嗜虐心。

「阿,呼呼呼……」

不明含義的呼聲,也慢慢完全消失。

就這樣,自己要被榨精到死亡瞭——在漸漸薄去的意識中,青年那樣悟出。

體味著能成為淫魔的食物這樣的甘甜的幸福感——

他的意識飄向遠方,就那樣落到瞭黑暗中。

像初春一樣的柔軟的陽光。

窗外傳來小鳥唱歌的聲音。

「uu……這裡……?」

這裡——是天堂嗎?

如果是天堂的話似乎太平凡瞭些。

西式建築風的內部裝飾,明朗的早上的陽光。

自己,好像在床上睡覺。

「……早上好,主人」

那樣,安靜地聲音——那,是在枕邊的艾米莉亞。

她,不可能先在天堂等著。

那麼說,這裡——

「昨天因為你疲勞過度,我把你送到床上瞭」

「哎……?」

青年豎起身體,環視周圍和自己的身體。

確實,活著。

一點不舒服的感覺都沒有,驚人地恢復瞭精神。

昨天,儘管被榨取精液到達瞭極限——

卻不用說喪失生命,連衰弱都沒。

被吸到死的事,自己都做好瞭精神準備。

「昨天謝謝哦。多虧主人,讓我度過……快樂的假期」

艾米莉亞,一邊稱讚一邊帶著和善的笑容垂下頭。

「喲,假期……?」

「是。許多次做出像嘗試一樣的事十分抱歉。那個也,請當作愛的玩笑之一考慮」

「……」

——。

自己,在艾米莉亞手裡幾次幾乎要淪陷。

那,像遊玩一樣的這樣的事。

「是嬉戲——」嗎

「是。可是……如果主人真的淪落瞭,隻好抱歉。因為容易沈溺於快樂的人,我還沒領會到交際方法」

浮起不穩的微笑,艾米莉亞像當然地事那樣說。

青年的背上再次感到瞭涼意。

「那麼主人,可以和人界連接的時候到瞭。玄關預先準備瞭門。如果穿過那個,就能返回人界」

「啊……!?」

對艾米莉亞的言詞,青年無法隱藏自己的困惑。

「人界……?」

「是。恢復原狀回到瞭原來的世界之後,魔界的事——和我的事也請忘記」

安靜,並且平靜地艾米莉亞說。

已經作瞭會死在這裡的精神準備的自己,平安返回……?

被作為淫魔的艾米莉亞一邊榨取精液和生命一邊幫助——

「好嗎?那樣的,我……」

「像吃瞭會發出好聽的嘁嘁喳喳聲的小鳥一樣的舉止我不做。高興之後,從窗放跑——是我的做法」

那樣說著,艾米莉亞安靜地轉過身。

「……對不起,從現在開始我必須工作瞭」

「工作……」

這麼說,艾米莉亞在那個妖怪貴族的城裡服侍著。

回自己的傢,一週隻能一次——說著那樣的事。

「我的房間請隨意使用不用介意。食品也是。到健康為止悠閒自在待在這裡,等體力完全恢復就回人界」

「a,也……」

「謝謝。並且,這樣的事十分抱歉」

艾米莉亞點頭並彎下腰——

「那麼,失禮」

她安靜地從房間走瞭出去。

艾米莉亞出去後,室內又變回瞭絕對的寂靜。

那個,是令人心驚肉跳的空虛

「一週,或者……」

今後一週,艾米莉亞不回來。

並且迎接回傢瞭的她的,什麼也沒有。

在那裡隻有一週分的空虛。

我應該——怎麼做?

那個女人不是人,是怪物的朋友。

是喜歡拷問人的女貴族的,那一方的女人——

青年重新,提起對艾米莉亞的憎惡瞭。

那樣說的話,自己——

「那麼,回去……」

簡直像對自己嘟噥一樣,青年擡起瞭腰。

那時,註意到瞭枕邊削好的蘋果。

是為瞭讓青年吃的,切成瞭兔子形式的蘋果。

「艾米莉亞女士……」

她的,面無表情的側臉在腦海裡復甦。

是那樣冷酷無情的女人,應該。

幾乎不改變表情,淡泊地玩弄人的陰莖的女人。

稍微彷彿不在世間的,有哪裡看起來悲傷的,非常漂亮的女人。

那樣的艾米莉亞的虛幻的微笑,為何沒法從自己的腦海裡消失——

一週後,艾米莉亞返回瞭封地。

迎接瞭那樣的她回傢的——並不是空虛,而是一個青年。

「——你回來瞭,艾米莉亞女士」

浮起哪裡看起來感覺羞恥的表情,青年說著。

「……是被魘住的?明明恢復原狀為什麼不回人界?」

定睛看著玄關的青年,艾米莉亞浮起詫異的表情。

「那個……還,體力沒恢復」

那樣的,不過是遮羞罷瞭。

艾米莉亞——撲哧,露出瞭笑容。

「如果到週末還留在這裡,又會消費體力喲?等著回傢瞭的我,主人是想什麼都不穿嗎?」

「……儘管如此,好」

青年,安靜地點頭。

「……呼呼,真是讓人為難的主人」

浮起冷酷無情的微笑,和混雜瞭的柔軟的笑容的艾米莉亞。

——青年還是沒弄錯。

她像嘲笑一樣的冷笑以外,也有浮起明朗的笑容的時候。

受到青年的迎接,一起進入府邸內——艾米莉亞,安靜地笑瞭。

「——,去洗身體。過瞭一周相當髒瞭吧?

(完)

(Visited 101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