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武俠科幻 - 04 一月, 2018
by admin - no comments
尋秦後記(前傳)1~8(完整版)下

(四) (四)

項寶兒拉著滕、紀二人來到滕翼傢時,剛到房門口就聽見從房中傳來一陣壓抑的嗚咽聲,項、滕二人暗叫壞瞭,猛地將房門推開。項寶兒拉著滕、紀二人來到滕翼傢時,剛到房門口就聽見從房中傳來一陣壓抑的嗚咽聲,項、滕二人暗叫壞瞭,猛地將房門推開。

房中趙致趴在床上,荊俊雙手扶在趙致腰上跪在身後,略微細長的雞巴正在趙致的小屄一進一出的抽插著;趙致身前是跌坐在床上的烏果,用雙手壓著趙致的頭,讓趙致將粗壯的雞巴含在嘴裡。房中趙致趴在床上,荊俊雙手扶在趙致腰上跪在身後,略微細長的雞巴正在趙致的小屄一進一出的抽插著;趙致身前是跌坐在床上的烏果,用雙手壓著趙致的頭,讓趙致將粗壯的雞巴含在嘴裡。 在房外聽到的嗚咽聲卻是從趙致鼻子裡發出來的。在房外聽到的嗚咽聲卻是從趙致鼻子裡發出來的。

這時見滕翼衝瞭進來,荊、烏兩人嚇瞭一跳,都停下動作。這時見滕翼衝瞭進來,荊、烏兩人嚇瞭一跳,都停下動作。 半響,荊俊見滕翼三人都沒說話,不由心下略定,嘻哈地說道:「二哥不厚道,致姊從瞭三哥,小俊也就認瞭,但是現下三哥失蹤瞭,致姊寂寞難耐來找二哥紓解。二哥明知小俊喜歡致姊,也不通知小俊一聲,竟自己吃獨食,真是太不顧兄弟道義瞭。」說完又用力的抽插瞭幾下。半響,荊俊見滕翼三人都沒說話,不由心下略定,嘻哈地說道:「二哥不厚道,致姊從瞭三哥,小俊也就認瞭,但是現下三哥失蹤瞭,致姊寂寞難耐來找二哥紓解。二哥明知小俊喜歡致姊,也不通知小俊一聲,竟自己吃獨食,真是太不顧兄弟道義瞭。」說完又用力的抽插瞭幾下。

趁著烏果還處在呆滯狀態,好不容易將嘴巴解放出來的趙致,破口大罵道:「荊俊、烏果你們兩個渾蛋,竟然趁著我渾身無力,強行姦污我,我∼∼哦∼∼別∼別用力∼∼致致會死的∼∼渾蛋荊俊∼啊∼∼∼致致快被你幹的飛瞭∼嗯∼再深一點∼哦∼頂∼頂到瞭∼∼」趙致罵到一半卻變成瞭呻吟聲。趁著烏果還處在呆滯狀態,好不容易將嘴巴解放出來的趙致,破口大罵道:「荊俊、烏果你們兩個渾蛋,竟然趁著我渾身無力,強行奸污我,我∼∼哦∼∼別∼別用力∼∼致致會死的∼∼渾蛋荊俊∼啊∼∼∼致致快被你幹的飛瞭∼嗯∼再深一點∼哦∼頂∼頂到瞭∼∼」趙致罵到一半卻變成瞭呻吟聲。

荊俊聽到瞭趙致的呻吟聲,如同吃瞭春藥般加速的抽插起來,每次插入都是整支雞巴盡沒在趙致的小屄。荊俊聽到瞭趙致的呻吟聲,如同吃瞭春藥般加速的抽插起來,每次插入都是整支雞巴盡沒在趙致的小屄。

「嘿∼想來為瞭保密二哥不會吝嗇和我分享吧!何況……嘿嘿∼∼」荊俊說到一半拿眼瞄瞭紀嫣然一眼。 「嘿∼想來為瞭保密二哥不會吝嗇和我分享吧!何況……嘿嘿∼∼」荊俊說到一半拿眼瞄瞭紀嫣然一眼。

不過項寶兒卻不同意瞭,大聲說道:「五叔你好可惡!致姨娘好不容易同意今天讓我肏的,你卻來搶……我…我……」不過項寶兒卻不同意瞭,大聲說道:「五叔你好可惡!致姨娘好不容易同意今天讓我肏的,你卻來搶……我…我……」

紀嫣然聽到項寶兒的話也回過神來,原本隨著滕翼回來,想說如果隻有滕、項二人加上趙致的話還可以接受,現在莫名卻又多瞭荊俊和烏果,以紀嫣然才女的矜持,怎麼拉的下這個臉,同時與四個男人赤裸同歡,以前項少龍雖然歡淫無道,但是卻也隻是一男多女罷瞭。紀嫣然聽到項寶兒的話也回過神來,原本隨著滕翼回來,想說如果隻有滕、項二人加上趙致的話還可以接受,現在莫名卻又多瞭荊俊和烏果,以紀嫣然才女的矜持,怎麼拉的下這個臉,同時與四個男人赤裸同歡,以前項少龍雖然歡淫無道,但是卻也隻是一男多女罷瞭。

紀嫣然轉身便要奪門而出,但是早在荊俊說話時,就註意著紀嫣然的滕翼怎會放過她,大手一伸把紀嫣然摟在懷裡,並對項寶兒說道:「寶兒別急,你致致姨娘被五叔捷足先登瞭,還有你嫣然姨娘呢,我們也不和你搶,讓你拔個頭籌,讓你在你嫣然姨娘身上破瞭處男之身。」語畢,滕翼緊緊的將紀嫣然摟在懷裡,張嘴輕輕嚙咬著紀嫣然的耳垂,紀嫣然頓時打瞭個顫慄,身體不由軟瞭下來。紀嫣然轉身便要奪門而出,但是早在荊俊說話時,就註意著紀嫣然的滕翼怎會放過她,大手一伸把紀嫣然摟在懷裡,並對項寶兒說道:「寶兒別急,你致致姨娘被五叔捷足先登瞭,還有你嫣然姨娘呢,我們也不和你搶,讓你拔個頭籌,讓你在你嫣然姨娘身上破瞭處男之身。」語畢,滕翼緊緊的將紀嫣然摟在懷裡,張嘴輕輕囓咬著紀嫣然的耳垂,紀嫣然頓時打瞭個顫栗,身體不由軟瞭下來。

被剛的對話弄得楞在那的烏果,這時也回過神來,原本就愛玩鬧的烏果,聽到滕翼要讓項寶兒在紀嫣然身上破處,也來瞭勁,壓著趙致的頭讓她繼續吸吮雞巴後,當起瞭項寶兒的技術指導。被剛的對話弄得楞在那的烏果,這時也回過神來,原本就愛玩鬧的烏果,聽到滕翼要讓項寶兒在紀嫣然身上破處,也來瞭勁,壓著趙致的頭讓她繼續吸吮雞巴後,當起瞭項寶兒的技術指導。

「寶兒還楞著幹麼,快點上去脫你嫣然姨娘的衣服。」烏果興奮地說道。 「寶兒還楞著幹麼,快點上去脫你嫣然姨娘的衣服。」烏果興奮地說道。

項寶兒隨著烏果的指導,上前把紀嫣然的衣服脫掉,跟著小手攀上紀嫣然的雙峰用力地搓揉,嘴巴吸吮著峰頂上呈粉紅色的乳頭。項寶兒隨著烏果的指導,上前把紀嫣然的衣服脫掉,跟著小手攀上紀嫣然的雙峰用力地搓揉,嘴巴吸吮著峰頂上呈粉紅色的乳頭。

「嗯啊∼∼寶兒不行啊∼不要∼哦∼痛∼不可以用咬地∼寶兒溫柔一點∼∼嗯∼嗯∼∼好舒服∼對用力吸∼嗯啊∼∼」隨著項寶兒生澀的動作,加上身後滕翼不時的在耳朵吹氣或輕嚙耳垂或輕撫紀嫣然的身體,紀嫣然漸漸地情動。 「嗯啊∼∼寶兒不行啊∼不要∼哦∼痛∼不可以用咬地∼寶兒溫柔一點∼∼嗯∼嗯∼∼好舒服∼對用力吸∼嗯啊∼∼」隨著項寶兒生澀的動作,加上身後滕翼不時的在耳朵吹氣或輕囓耳垂或輕撫紀嫣然的身體,紀嫣然漸漸地情動。

項寶兒按照烏果的指導,將紀嫣然的一條腿抬起放在桌上,蹲下身來伸出舌頭輕輕的在紀嫣然的小屄口舔瞭一下,紀嫣然渾身顫瞭一下,小屄一陣收縮,倏地大量的陰精噴地項寶兒滿頭滿臉,沒想到紀嫣然竟然這麼快就高潮瞭,一旁的眾人楞瞭一下,忽地大笑瞭起來。項寶兒按照烏果的指導,將紀嫣然的一條腿抬起放在桌上,蹲下身來伸出舌頭輕輕的在紀嫣然的小屄口舔瞭一下,紀嫣然渾身顫瞭一下,小屄一陣收縮,倏地大量的陰精噴地項寶兒滿頭滿臉,沒想到紀嫣然竟然這麼快就高潮瞭,一旁的眾人楞瞭一下,忽地大笑瞭起來。

被噴地滿臉的項寶兒一臉無辜的對紀嫣然說道:「姨娘妳怎地尿尿也不說一聲,尿瞭我一臉。真是……」被噴地滿臉的項寶兒一臉無辜的對紀嫣然說道:「姨娘妳怎地尿尿也不說一聲,尿瞭我一臉。真是……」

紀嫣然被項寶兒這麼一說,羞的滿臉通紅,不由垂下瞭頭。紀嫣然被項寶兒這麼一說,羞的滿臉通紅,不由垂下瞭頭。 一旁的眾人聽到項寶兒的話,笑的更厲害瞭。一旁的眾人聽到項寶兒的話,笑的更厲害瞭。

烏果揉著肚子邊笑邊向項抱兒解釋道:「那不是尿,那是你嫣然姨娘爽的潮吹瞭。沒想到寶兒的舌頭這麼厲害,一舔妳嫣然姨娘的小屄,就讓她爽的高潮瞭。呵呵呵∼∼孺子可教喔。」這時床上的三人早就在荊俊把精液射進趙致體內後,雲雨暫歇。烏果揉著肚子邊笑邊向項抱兒解釋道:「那不是尿,那是你嫣然姨娘爽的潮吹瞭。沒想到寶兒的舌頭這麼厲害,一舔妳嫣然姨娘的小屄,就讓她爽的高潮瞭。呵呵呵∼∼孺子可教喔。」這時床上的三人早就在荊俊把精液射進趙致體內後,雲雨暫歇。

項寶兒憤憤地把身上的衣服脫掉,提起軟趴趴的雞巴就想往紀嫣然的小屄裡插。項寶兒憤憤地把身上的衣服脫掉,提起軟趴趴的雞巴就想往紀嫣然的小屄裡插。 看到瞭項寶兒這個動作,眾人又是一陣大笑,紀嫣然也不覺莞爾,對項寶兒說道:「寶兒莫急,這樣你是沒辦法肏姨娘的小屄,來,姨娘幫你。」看到瞭項寶兒這個動作,眾人又是一陣大笑,紀嫣然也不覺莞爾,對項寶兒說道:「寶兒莫急,這樣你是沒辦法肏姨娘的小屄,來,姨娘幫你。」

說完蹲下身,纖手握住項寶兒的小雞巴輕輕套動幾下,見項寶兒的雞巴慢慢的勃起後,張開檀口將項寶兒的雞巴含進嘴裡,細心的吸吮起來。說完蹲下身,纖手握住項寶兒的小雞巴輕輕套動幾下,見項寶兒的雞巴慢慢的勃起後,張開檀口將項寶兒的雞巴含進嘴裡,細心的吸吮起來。 項寶兒猛地吸瞭一口氣,從鼻子重重的哼瞭一聲;紀嫣然抬眼嫵媚的瞟項寶兒一眼,一隻手輕輕的揉弄陰囊,一隻手在項寶兒的屁眼上來回的撫動,不時的伸出手指輕插一下,讓項寶兒爽的都快升天瞭。項寶兒猛地吸瞭一口氣,從鼻子重重的哼瞭一聲;紀嫣然抬眼嫵媚的瞟項寶兒一眼,一隻手輕輕的揉弄陰囊,一隻手在項寶兒的屁眼上來回的撫動,不時的伸出手指輕插一下,讓項寶兒爽的都快升天瞭。 果然沒多久項寶兒的雞巴猛地膨脹,隨即一股童子陽精射進瞭紀嫣然瞭嘴裡,紀嫣然將項寶兒的童子陽精一滴不漏的全吞下去後,還伸出香舌在唇邊舔瞭一圈。果然沒多久項寶兒的雞巴猛地膨脹,隨即一股童子陽精射進瞭紀嫣然瞭嘴裡,紀嫣然將項寶兒的童子陽精一滴不漏的全吞下去後,還伸出香舌在唇邊舔瞭一圈。

「嗯∼∼寶兒的童子精味道不錯,來,寶兒躺在地上姨娘教你怎麼舔小屄。」讓項寶兒躺在地上後,紀嫣然蹲在項寶兒頭上,雙手分開陰唇,讓項寶兒舔她的小屄,還叫項寶兒一邊用手指輕捻陰核,一邊用手指在小屄抽插。 「嗯∼∼寶兒的童子精味道不錯,來,寶兒躺在地上姨娘教你怎麼舔小屄。」讓項寶兒躺在地上後,紀嫣然蹲在項寶兒頭上,雙手分開陰唇,讓項寶兒舔她的小屄,還叫項寶兒一邊用手指輕捻陰核,一邊用手指在小屄抽插。

「嗯∼∼寶兒好厲害,嗯嗯∼∼舔得姨娘好舒服∼∼嗯∼對∼嗯∼你的手也不要閒著,用手指插姨娘的小屄∼嗯嗯∼∼看到小屄裡的小豆豆嗎?對∼用你的手指捏著她慢慢捻動∼∼嗯啊∼∼就是這樣∼∼這樣姨娘會很爽的∼∼嗯嗯∼∼嗚∼∼∼∼」說著趴伏下去,張開檀口將項寶兒的雞巴再次納入口中。 「嗯∼∼寶兒好厲害,嗯嗯∼∼舔得姨娘好舒服∼∼嗯∼對∼嗯∼你的手也不要閑著,用手指插姨娘的小屄∼嗯嗯∼∼看到小屄裡的小豆豆嗎?對∼用你的手指捏著她慢慢捻動∼∼嗯啊∼∼就是這樣∼∼這樣姨娘會很爽的∼∼嗯嗯∼∼嗚∼∼∼∼」說著趴伏下去,張開檀口將項寶兒的雞巴再次納入口中。

經過一陣吸吮,見項寶兒的雞巴再次挺立起來,紀嫣然移動身體,一手扶著雞巴,對準小屄慢慢的坐瞭下去。經過一陣吸吮,見項寶兒的雞巴再次挺立起來,紀嫣然移動身體,一手扶著雞巴,對準小屄慢慢的坐瞭下去。 一陣濕潤溫暖的軟肉包圍著項寶兒的雞巴,項寶兒感到一股與紀嫣然嘴巴不同的觸覺,隨著紀嫣然越來越快的套動,項寶兒快感越來越強烈,越來越強烈……最後腦子「轟」的一聲,項寶兒高潮瞭,一股陽精射在瞭紀嫣然的花心上,紀嫣然的陰道一陣劇烈的收縮,一股陰精伴隨著高潮洶湧而出,將紀嫣然的小屄漲的鼓鼓的,紀嫣然緩緩的站起身,隨著雞巴的抽出,混著精液的淫水流瞭滿地,不料雙腳一陣無力,讓紀嫣然跌坐在地上,微靠在小凳上大力的喘息。一陣濕潤溫暖的軟肉包圍著項寶兒的雞巴,項寶兒感到一股與紀嫣然嘴巴不同的觸覺,隨著紀嫣然越來越快的套動,項寶兒快感越來越強烈,越來越強烈……最後腦子「轟」的一聲,項寶兒高潮瞭,一股陽精射在瞭紀嫣然的花心上,紀嫣然的陰道一陣劇烈的收縮,一股陰精伴隨著高潮洶湧而出,將紀嫣然的小屄漲的鼓鼓的,紀嫣然緩緩的站起身,隨著雞巴的抽出,混著精液的淫水流瞭滿地,不料雙腳一陣無力,讓紀嫣然跌坐在地上,微靠在小凳上大力的喘息。

一旁觀看的眾人猛地吸瞭一口氣,這是紀嫣然嗎?一旁觀看的眾人猛地吸瞭一口氣,這是紀嫣然嗎? 眾人同時都浮現疑惑。眾人同時都浮現疑惑。 一向給人感覺淡然的紀嫣然,竟然有如此騷浪的一面。一向給人感覺淡然的紀嫣然,竟然有如此騷浪的一面。 眾人不由得楞在那裡。眾人不由得楞在那裡。 直到恢復些許力氣的紀嫣然爬到滕翼身前,伸手將滕翼的褲子脫去後,眾人才回神,這時紀嫣然早已將滕翼的雞巴含在口中,嘖嘖有聲的吸吮起來瞭。直到恢復些許力氣的紀嫣然爬到滕翼身前,伸手將滕翼的褲子脫去後,眾人才回神,這時紀嫣然早已將滕翼的雞巴含在口中,嘖嘖有聲的吸吮起來瞭。

「哦∼∼小俊不乖,居然敢逗嫣然,罰你要讓嫣然高潮,還要在嫣然的小屄裡射精。嗯∼∼」臉上露出誘人的神情,香舌在唇邊舔一圈,回頭繼續吸吮滕翼的雞巴。 「哦∼∼小俊不乖,居然敢逗嫣然,罰你要讓嫣然高潮,還要在嫣然的小屄裡射精。嗯∼∼」臉上露出誘人的神情,香舌在唇邊舔一圈,回頭繼續吸吮滕翼的雞巴。

荊俊得到紀嫣然命令,雙手轉扶紀嫣然的纖腰,雞巴三淺九深的抽插起來,抽插的速度也漸漸的加快,到最後是全根盡出,全根盡沒的狂抽猛送,直插的紀嫣然在無法分心吸吮滕翼的雞巴。荊俊得到紀嫣然命令,雙手轉扶紀嫣然的纖腰,雞巴三淺九深的抽插起來,抽插的速度也漸漸的加快,到最後是全根盡出,全根盡沒的狂抽猛送,直插的紀嫣然在無法分心吸吮滕翼的雞巴。

「哦∼啊∼∼嫣∼嫣然不行瞭∼∼啊∼好爽∼好∼舒服∼∼啊啊∼∼小∼小俊∼真厲害∼每下都插到花心∼喔∼∼飛瞭∼∼飛∼飛∼昇天瞭∼∼啊∼啊∼∼啊∼呀∼∼∼」 「哦∼啊∼∼嫣∼嫣然不行瞭∼∼啊∼好爽∼好∼舒服∼∼啊啊∼∼小∼小俊∼真厲害∼每下都插到花心∼喔∼∼飛瞭∼∼飛∼飛∼升天瞭∼∼啊∼啊∼∼啊∼呀∼∼∼」

在將紀嫣然送上高潮之後,荊俊停下瞭動作,將雞巴留在紀嫣然的體內,因為剛才在趙致身上射瞭一次,所以荊俊這次比較持久,等到紀嫣然高潮退去,荊俊將紀嫣然抱起來站著,然後將紀嫣然的一隻腳抬起放在桌子上,隻有一隻腳著地,讓紀嫣然的雙腳呈90度後,雞巴才慢慢的抽插起來。在將紀嫣然送上高潮之後,荊俊停下瞭動作,將雞巴留在紀嫣然的體內,因為剛才在趙致身上射瞭一次,所以荊俊這次比較持久,等到紀嫣然高潮退去,荊俊將紀嫣然抱起來站著,然後將紀嫣然的一隻腳抬起放在桌子上,隻有一隻腳著地,讓紀嫣然的雙腳呈90度後,雞巴才慢慢的抽插起來。 紀嫣然因為失去重心,雙手不得不扶在身前的滕翼肩膀上,整張臉幾乎都貼在滕翼的臉上,滕翼看著紀嫣然因為高潮而顯得更加迷人的臉,聞著檀口中吐出帶著春意的氣息,不自禁的吻住紀嫣然,一番唇舌糾纏後,滕翼鬆開瞭紀嫣然,在兩人唇間還連著一絲銀線;經過與滕翼的一番熱吻後,紀嫣然臉上忽地蕩出一抹笑意,看起來更加的誘人,眼中的春意卻是更盛。紀嫣然因為失去重心,雙手不得不扶在身前的滕翼肩膀上,整張臉幾乎都貼在滕翼的臉上,滕翼看著紀嫣然因為高潮而顯得更加迷人的臉,聞著檀口中吐出帶著春意的氣息,不自禁的吻住紀嫣然,一番唇舌糾纏後,滕翼松開瞭紀嫣然,在兩人唇間還連著一絲銀線;經過與滕翼的一番熱吻後,紀嫣然臉上忽地蕩出一抹笑意,看起來更加的誘人,眼中的春意卻是更盛。

倏地,紀嫣然身體往前一靠,荊俊一個反應不及,雞巴已經抽瞭出來,紀嫣然回頭捉狹的對荊俊眨瞭眨眼,將滕翼推倒在地上,一手扶著雞巴,坐瞭下去,然後上身前傾,趴伏在滕翼身上,雙手往後將雪白的雙臀一分,回首對著荊俊媚聲說道:「小俊,來肏嫣然的後庭,今晚嫣然全身屬於你們的,不用疼惜嫣然,狠狠的肏吧!將你們的精液全都射進嫣然的嘴裡、小屄裡還有屁眼∼∼哦∼∼∼」倏地,紀嫣然身體往前一靠,荊俊一個反應不及,雞巴已經抽瞭出來,紀嫣然回頭捉狹的對荊俊眨瞭眨眼,將滕翼推倒在地上,一手扶著雞巴,坐瞭下去,然後上身前傾,趴伏在滕翼身上,雙手往後將雪白的雙臀一分,回首對著荊俊媚聲說道:「小俊,來肏嫣然的後庭,今晚嫣然全身屬於你們的,不用疼惜嫣然,狠狠的肏吧!將你們的精液全都射進嫣然的嘴裡、小屄裡還有屁眼∼∼哦∼∼∼」

聽到紀嫣然用帶著媚惑的聲音,說出這麼淫蕩的話語,荊俊用手指醮瞭點淫水,塗抹在紀嫣然的屁眼,雞巴猛地一挺,配合著滕翼一前一後,一進一出的肏瞭起來。聽到紀嫣然用帶著媚惑的聲音,說出這麼淫蕩的話語,荊俊用手指醮瞭點淫水,塗抹在紀嫣然的屁眼,雞巴猛地一挺,配合著滕翼一前一後,一進一出的肏瞭起來。 而剛脫離處男行列的項寶兒,從事才的高潮回味中醒來時,似下張望瞭一下,床上烏果和趙致已經雙雙達到高潮後疲累的相擁睡去,紀嫣然這時被滕翼和荊俊佔著前後兩個洞,肏的已經意識模糊,胡亂呻吟瞭,項寶兒看到紀嫣然如此淫蕩的表現,不由想重溫剛才那異常舒服的感覺,走到紀嫣然的面前,將疲軟的雞巴在紀嫣然的嘴巴輕輕拍打幾下,紀嫣然柔順的伸出手套弄幾下後,再次讓項寶兒的雞巴重遊舊地。而剛脫離處男行列的項寶兒,從事才的高潮回味中醒來時,似下張望瞭一下,床上烏果和趙致已經雙雙達到高潮後疲累的相擁睡去,紀嫣然這時被滕翼和荊俊占著前後兩個洞,肏的已經意識模糊,胡亂呻吟瞭,項寶兒看到紀嫣然如此淫蕩的表現,不由想重溫剛才那異常舒服的感覺,走到紀嫣然的面前,將疲軟的雞巴在紀嫣然的嘴巴輕輕拍打幾下,紀嫣然柔順的伸出手套弄幾下後,再次讓項寶兒的雞巴重遊舊地。

直到三人輪流交換,將紀嫣然的三個洞全部肏遍,留下在紀嫣然的嘴角、小屄、屁眼緩緩的流出一絲白濁的液體後,紀嫣然已經嘴角帶著滿足的笑容,兩眼翻白的厥瞭過去。直到三人輪流交換,將紀嫣然的三個洞全部肏遍,留下在紀嫣然的嘴角、小屄、屁眼緩緩的流出一絲白濁的液體後,紀嫣然已經嘴角帶著滿足的笑容,兩眼翻白的厥瞭過去。

這時滕翼才想起來問荊俊:「你和烏果怎麼突然的跑到我傢?」這時滕翼才想起來問荊俊:「你和烏果怎麼突然的跑到我傢?」

「荊傢村來人瞭,還帶來瞭三哥的消息,我和烏果接到消息後就立馬來找你瞭。想不到,嘿嘿∼∼」 「荊傢村來人瞭,還帶來瞭三哥的消息,我和烏果接到消息後就立馬來找你瞭。想不到,嘿嘿∼∼」

滕翼聽到心下猛地一頓,遭瞭!滕翼聽到心下猛地一頓,遭瞭! 計劃隻進行瞭一半,這時如果三弟的消息傳出去,不利我以後的計劃進行。計劃隻進行瞭一半,這時如果三弟的消息傳出去,不利我以後的計劃進行。 不過,還好計劃中最重要的紀嫣然已經得手瞭。不過,還好計劃中最重要的紀嫣然已經得手瞭。 嘿嘿∼∼嘿嘿∼∼

「哼∼∼算你們運氣好。嗯∼三弟現在安全嗎?這件事還有誰知道?」 「哼∼∼算你們運氣好。嗯∼三弟現在安全嗎?這件事還有誰知道?」

「除瞭我們沒別人瞭。據荊傢村傳來的消息,三哥暫時是安全的。」 「除瞭我們沒別人瞭。據荊傢村傳來的消息,三哥暫時是安全的。」

嗯∼現在三弟暫時安全,看來時間上可以拖延一下,再將消息放出去,隻是現下多瞭三個人,嗯∼先和他們說說看,說不定計劃目標真的能遠滿達成。嗯∼現在三弟暫時安全,看來時間上可以拖延一下,再將消息放出去,隻是現下多瞭三個人,嗯∼先和他們說說看,說不定計劃目標真的能遠滿達成。

「這是我知道瞭,不過這消息先不要告訴任何人。我想…………」滕翼將荊俊、項寶兒叫到面前,輕聲的將自己的打算告訴兩人後,荊俊興奮地把烏果叫瞭起來,再將滕翼的計劃告訴烏果,最後滕翼的計劃獲得到瞭三人一致的支持,三大一小四個男人嘴角不由露出一絲隻有男人才會明白的笑意………… 「這是我知道瞭,不過這消息先不要告訴任何人。我想…………」滕翼將荊俊、項寶兒叫到面前,輕聲的將自己的打算告訴兩人後,荊俊興奮地把烏果叫瞭起來,再將滕翼的計劃告訴烏果,最後滕翼的計劃獲得到瞭三人一致的支持,三大一小四個男人嘴角不由露出一絲隻有男人才會明白的笑意…………

(五) (五)

紀嫣然那天在滕翼傢荒唐一番後,在人前依然是一付清冷淡然模樣,但是進瞭房間,關瞭房門,那騷浪模樣連趙致和善蘭看瞭也是目瞪口呆。紀嫣然那天在滕翼傢荒唐一番後,在人前依然是一付清冷淡然模樣,但是進瞭房間,關瞭房門,那騷浪模樣連趙致和善蘭看瞭也是目瞪口呆。

琴清自項少龍失蹤後,便時常來到烏傢別院找紀嫣然談天,這日,琴清如往常來到烏傢別院,在路上遇到趙致,便相邀來到紀嫣然房間。琴清自項少龍失蹤後,便時常來到烏傢別院找紀嫣然談天,這日,琴清如往常來到烏傢別院,在路上遇到趙致,便相邀來到紀嫣然房間。

走進紀嫣然日常休憩的房間時,項寶兒一絲不掛半躺在紀嫣然平時小憩休息的軟榻上,紀嫣然僅著褻衣低頭專心的吸吮著項寶兒的雞巴,看到這一幕,琴清倏地摀住嘴巴驚呼出聲,轉身便要離去,卻被身邊的趙致攔瞭下來。走進紀嫣然日常休憩的房間時,項寶兒一絲不掛半躺在紀嫣然平時小憩休息的軟榻上,紀嫣然僅著褻衣低頭專心的吸吮著項寶兒的雞巴,看到這一幕,琴清倏地捂住嘴巴驚呼出聲,轉身便要離去,卻被身邊的趙致攔瞭下來。

「清姊莫要大驚小怪,少龍失蹤瞭那麼久瞭,我們姊妹幾個都寂寞地緊,需要男人來撫慰世人之常情,難道清姊這麼久的時間都不會感到寂寞難耐嗎?」趙致將琴清攔下來後說道。 「清姊莫要大驚小怪,少龍失蹤瞭那麼久瞭,我們姊妹幾個都寂寞地緊,需要男人來撫慰世人之常情,難道清姊這麼久的時間都不會感到寂寞難耐嗎?」趙致將琴清攔下來後說道。

「哼!姊妹稱呼琴清不敢當,少龍失蹤妳們姊妹幾人深閨寂寞,這我可以理解,但是妳們趁少龍不在便與其他男人廝混,這點琴清不敢茍同。琴清早年喪夫,這麼多年瞭還不是一樣的過。如果妳是想勸我與妳們同流,那恕琴清不奉陪。」說罷,張手就要將趙致推開,哪料趙致往旁一閃,伸手一探將琴清的手反剪在後。 「哼!姊妹稱呼琴清不敢當,少龍失蹤妳們姊妹幾人深閨寂寞,這我可以理解,但是妳們趁少龍不在便與其他男人廝混,這點琴清不敢茍同。琴清早年喪夫,這麼多年瞭還不是一樣的過。如果妳是想勸我與妳們同流,那恕琴清不奉陪。」說罷,張手就要將趙致推開,哪料趙致往旁一閃,伸手一探將琴清的手反剪在後。

「今日我們的事被清姊撞破,哪能讓妳輕易離去,如果傳瞭出去,我們姊妹幾人如何自處。」紀嫣然見琴清不聽她們的解釋,心想:清姊素來外柔內剛,今日如果不能將她征服,日後少龍回來,怕是要多生風波。 「今日我們的事被清姊撞破,哪能讓妳輕易離去,如果傳瞭出去,我們姊妹幾人如何自處。」紀嫣然見琴清不聽她們的解釋,心想:清姊素來外柔內剛,今日如果不能將她征服,日後少龍回來,怕是要多生風波。 看來隻能用強的瞭!看來隻能用強的瞭!

紀嫣然向趙致一使眼色,趙致會意,將束腰解開,將琴清雙手反綁,再解開琴清束腰綁住雙腳後,把琴清推坐在另一張軟榻上。紀嫣然向趙致一使眼色,趙致會意,將束腰解開,將琴清雙手反綁,再解開琴清束腰綁住雙腳後,把琴清推坐在另一張軟榻上。 自顧自的脫瞭衣服,來到項寶兒身前伏身吻向項寶兒厚實的雙唇,一隻手身到項寶兒身下輕輕套弄雞巴。自顧自的脫瞭衣服,來到項寶兒身前伏身吻向項寶兒厚實的雙唇,一隻手身到項寶兒身下輕輕套弄雞巴。

紀嫣然看琴清一臉的憤然,輕聲說道:「今日之事實是不得已,隻怪清姊不該撞見我們的事,如今之計,隻有請清姊加入我們瞭。」紀嫣然看琴清一臉的憤然,輕聲說道:「今日之事實是不得已,隻怪清姊不該撞見我們的事,如今之計,隻有請清姊加入我們瞭。」

琴清個性確實剛烈,聽瞭紀嫣然的話,更感羞怒,沒想到醜事被撞破瞭,還不知羞恥。琴清個性確實剛烈,聽瞭紀嫣然的話,更感羞怒,沒想到醜事被撞破瞭,還不知羞恥。 居然還想對自己來強的,強迫自己加入她們同流合污。居然還想對自己來強的,強迫自己加入她們同流合污。 用強……難道她們想……用強……難道她們想……

想到這裡琴清不由心下一驚,用抖顫的聲音對紀嫣然說道:「嫣然妹妹,今日之事姊姊我會當成沒看見,妳就放過我吧!」想到這裡琴清不由心下一驚,用抖顫的聲音對紀嫣然說道:「嫣然妹妹,今日之事姊姊我會當成沒看見,妳就放過我吧!」

「不行,今天如果妳不答應加入我們,那我們就不會放妳走,直到妳答應為止。」這時從紀嫣然的內房裡走出三名男子,正是滕翼、荊俊和烏果,說話的是滕翼。 「不行,今天如果妳不答應加入我們,那我們就不會放妳走,直到妳答應為止。」這時從紀嫣然的內房裡走出三名男子,正是滕翼、荊俊和烏果,說話的是滕翼。

三人進房後,荊俊便快步走到趙致身後,用手再趙致的小屄摸瞭一把,抬手再趙致面前晃瞭一下,便張口將手指上的液體舔瞭乾淨。三人進房後,荊俊便快步走到趙致身後,用手再趙致的小屄摸瞭一把,抬手再趙致面前晃瞭一下,便張口將手指上的液體舔瞭幹淨。

「才過不到一個時辰,致姊就又濕瞭。致姊真是淫到骨子裡瞭。」荊俊對著趙致調笑一句,將趙致按伏在項寶兒肚子上,褲子一脫便肏瞭進去。 「才過不到一個時辰,致姊就又濕瞭。致姊真是淫到骨子裡瞭。」荊俊對著趙致調笑一句,將趙致按伏在項寶兒肚子上,褲子一脫便肏瞭進去。 可憐的項寶兒剛剛還再享受趙致的香吻,馬上就變成人肉氣墊床瞭。可憐的項寶兒剛剛還再享受趙致的香吻,馬上就變成人肉氣墊床瞭。

「嗯啊∼致致才沒你說的那麼淫蕩呢,那是剛才等清姊的時候,寶兒受不瞭,嗯嗯∼∼肏致致時射的童子精,嗯∼∼二哥,別揉那∼∼啊啊∼∼嫣然∼嫣然∼∼會高潮的∼∼喔∼∼烏果你的舌技進步瞭∼∼∼舔的煙然∼∼∼啊∼∼哦喔喔∼∼∼∼」一股透明的淫水從小屄噴灑出來,還好烏果閃的快,不過琴清就沒那麼好運瞭,雖然並沒又被直接噴到,但是也被濺到幾滴。 「嗯啊∼致致才沒你說的那麼淫蕩呢,那是剛才等清姊的時候,寶兒受不瞭,嗯嗯∼∼肏致致時射的童子精,嗯∼∼二哥,別揉那∼∼啊啊∼∼嫣然∼嫣然∼∼會高潮的∼∼喔∼∼烏果你的舌技進步瞭∼∼∼舔的煙然∼∼∼啊∼∼哦喔喔∼∼∼∼」一股透明的淫水從小屄噴灑出來,還好烏果閃的快,不過琴清就沒那麼好運瞭,雖然並沒又被直接噴到,但是也被濺到幾滴。

滕翼收回瞭從後揉捏紀嫣然美乳的手,在紀嫣然耳邊輕聲說道:「嫣然妳看,妳的淫水噴到琴太傅臉上瞭,還不去幫她舔乾淨。」滕翼收回瞭從後揉捏紀嫣然美乳的手,在紀嫣然耳邊輕聲說道:「嫣然妳看,妳的淫水噴到琴太傅臉上瞭,還不去幫她舔幹淨。」

紀嫣然茫然的看瞭琴清一眼,果然琴清的臉上有幾滴液體,正順著柔美的輪廓往下滑,在琴清驚恐的眼神下,紀嫣然伏身靠近琴清的臉,伸出香舌順著液體的軌跡慢慢地往下舔,眼睛、鼻子、下巴、脖子,最後停留在琴清的胸前,紀嫣然偏頭嫵媚的看著琴清,舌尖在琴清的唇角舔瞭一下,伸手敞開琴清的外衣,露出湖青色的褻衣,隔著褻衣輕咬琴清的乳頭。紀嫣然茫然的看瞭琴清一眼,果然琴清的臉上有幾滴液體,正順著柔美的輪廓往下滑,在琴清驚恐的眼神下,紀嫣然伏身靠近琴清的臉,伸出香舌順著液體的軌跡慢慢地往下舔,眼睛、鼻子、下巴、脖子,最後停留在琴清的胸前,紀嫣然偏頭嫵媚的看著琴清,舌尖在琴清的唇角舔瞭一下,伸手敞開琴清的外衣,露出湖青色的褻衣,隔著褻衣輕咬琴清的乳頭。

琴清受到紀嫣然突然的動作,身子打瞭個激靈,輕輕「啊」瞭一聲,發現自己失態,琴清緊抿雙唇,原本略顯蒼白的臉也瞬間紅瞭起來。琴清受到紀嫣然突然的動作,身子打瞭個激靈,輕輕「啊」瞭一聲,發現自己失態,琴清緊抿雙唇,原本略顯蒼白的臉也瞬間紅瞭起來。 紀嫣然見琴清身體有瞭反應,纖手順著琴清修長的腳,慢慢的往上來回輕撫,直至大腿根部,紀嫣然偷眼看瞭琴清臉上的反應後,用手指輕輕瞭在大腿根部來回搔撫。紀嫣然見琴清身體有瞭反應,纖手順著琴清修長的腳,慢慢的往上來回輕撫,直至大腿根部,紀嫣然偷眼看瞭琴清臉上的反應後,用手指輕輕瞭在大腿根部來回搔撫。 在紀嫣然技巧的愛撫下,琴清身體開始不停的輕顫,雙腿一夾,將紀嫣然的纖手夾在大腿根部。在紀嫣然技巧的愛撫下,琴清身體開始不停的輕顫,雙腿一夾,將紀嫣然的纖手夾在大腿根部。

紀嫣然見狀靠上琴清的耳朵,輕吹一口氣,讓琴情又是渾身一顫後,輕聲道:「清姊是不是有感覺瞭,不要壓抑自己的情感,其實二哥的雞巴味道不錯的。而且隻要妳願意,還可以讓他們用雞巴滿足妳身上所有的洞,很舒服的……妳看致致是不是很快樂,很享受呢。」紀嫣然見狀靠上琴清的耳朵,輕吹一口氣,讓琴情又是渾身一顫後,輕聲道:「清姊是不是有感覺瞭,不要壓抑自己的情感,其實二哥的雞巴味道不錯的。而且隻要妳願意,還可以讓他們用雞巴滿足妳身上所有的洞,很舒服的……妳看致致是不是很快樂,很享受呢。」

輕嚙瞭琴清耳垂,低頭將脖子上褻衣的細繩尾端咬住,抬頭一甩,將琴清的褻衣整個咬瞭下來。輕囓瞭琴清耳垂,低頭將脖子上褻衣的細繩尾端咬住,抬頭一甩,將琴清的褻衣整個咬瞭下來。 然後將身子整個的伏在琴清身上,胸前因興奮而突起的乳頭,在琴清一樣突起的粉嫩乳頭上摩擦,趁琴清失神雙腿微鬆,原本被夾住的手,倏地插入琴清嬌嫩的小屄。然後將身子整個的伏在琴清身上,胸前因興奮而突起的乳頭,在琴清一樣突起的粉嫩乳頭上摩擦,趁琴清失神雙腿微松,原本被夾住的手,倏地插入琴清嬌嫩的小屄。

紀嫣然見琴清雙頰已經因為興奮而變的潮紅、乳尖硬挺,小屄更是淫水直流,美麗的雙眸裡依稀可以看見慾火在燒騰,卻依然牙關緊咬不肯開口,不由繼續用嫵媚誘人的聲音道:「清姊也很想要瞭吧?妳看,妳的小屄淫水流個不停呢,看致致被荊俊肏的多爽啊,既然有需要,何必執著於禮法呢?還記得少龍說的『一滴蜜糖』的故事嗎?現在這滴蜜糖就在妳面前,隻要妳開口,就能獲得以前不曾有過的快樂,清姊不要在衿持瞭,隻要開口,妳就可以獲得像致致一樣的極樂。」紀嫣然見琴清雙頰已經因為興奮而變的潮紅、乳尖硬挺,小屄更是淫水直流,美麗的雙眸裡依稀可以看見欲火在燒騰,卻依然牙關緊咬不肯開口,不由繼續用嫵媚誘人的聲音道:「清姊也很想要瞭吧?妳看,妳的小屄淫水流個不停呢,看致致被荊俊肏的多爽啊,既然有需要,何必執著於禮法呢?還記得少龍說的『一滴蜜糖』的故事嗎?現在這滴蜜糖就在妳面前,隻要妳開口,就能獲得以前不曾有過的快樂,清姊不要在衿持瞭,隻要開口,妳就可以獲得像致致一樣的極樂。」

趙致像是在配合紀嫣然的話一樣,突地高聲叫道:「啊∼啊∼∼啊∼∼∼來瞭∼我來瞭∼∼呀∼∼好爽∼∼小俊好厲害∼啊∼喔∼∼要飛瞭∼要飛瞭∼飛瞭∼∼啊∼啊∼∼啊∼∼∼啊∼∼∼∼」抱著荊俊達到瞭高潮。趙致像是在配合紀嫣然的話一樣,突地高聲叫道:「啊∼啊∼∼啊∼∼∼來瞭∼我來瞭∼∼呀∼∼好爽∼∼小俊好厲害∼啊∼喔∼∼要飛瞭∼要飛瞭∼飛瞭∼∼啊∼啊∼∼啊∼∼∼啊∼∼∼∼」抱著荊俊達到瞭高潮。

琴清雙眸緊緊的盯著趙致,眼裡的慾火越加茂盛,紀嫣然不失時機的說道:「清姊也想要和致致一樣達到極樂的高潮嗎?」琴清雙眸緊緊的盯著趙致,眼裡的欲火越加茂盛,紀嫣然不失時機的說道:「清姊也想要和致致一樣達到極樂的高潮嗎?」

琴清嚥瞭一口口水,困難的從喉間傳出:「想!」琴清咽瞭一口口水,困難的從喉間傳出:「想!」

「清姊想要什麼呢?」 「清姊想要什麼呢?」

「想要大雞巴肏琴清的小屄,肏的像致致一樣的高潮。」 「想要大雞巴肏琴清的小屄,肏的像致致一樣的高潮。」

「想要高潮,清姊要自己去爭取哦!我幫清姊姊開束縛,清姊想要什麼自己去找二哥他們說哦!」 「想要高潮,清姊要自己去爭取哦!我幫清姊姊開束縛,清姊想要什麼自己去找二哥他們說哦!」

琴清轉過頭來看著滕翼點瞭點頭。琴清轉過頭來看著滕翼點瞭點頭。

紀嫣然幫琴清解開束縛後,琴清蹣跚地走到滕翼面前,鼓足瞭勇氣,才細若蚊聲的說道:「給我!」紀嫣然幫琴清解開束縛後,琴清蹣跚地走到滕翼面前,鼓足瞭勇氣,才細若蚊聲的說道:「給我!」

「給妳什麼?」滕翼帶著淫笑說道。 「給妳什麼?」滕翼帶著淫笑說道。

「給我大雞巴,肏我,給我高潮。用你的大雞巴肏我。」 「給我大雞巴,肏我,給我高潮。用你的大雞巴肏我。」

「想要我肏妳的話,要看妳的表現瞭,想要大雞巴妳要自己動手。」騰翼淫笑的伸出手指往下點瞭點。 「想要我肏妳的話,要看妳的表現瞭,想要大雞巴妳要自己動手。」騰翼淫笑的伸出手指往下點瞭點。

琴清會意,蹲下身去,解開騰翼的腰帶,脫下褲子,露出騰翼粗長的雞巴,張開櫻桃小口含瞭進去。琴清會意,蹲下身去,解開騰翼的腰帶,脫下褲子,露出騰翼粗長的雞巴,張開櫻桃小口含瞭進去。 紀嫣然晃著雪白的屁股,走到騰翼身邊,拉著騰翼的大手覆在豐滿地乳房上,用極端誘人的聲調說道:「二哥,嫣然完成瞭二哥交代的任務,說服瞭清姊,二哥要怎麼賞嫣然?!」紀嫣然晃著雪白的屁股,走到騰翼身邊,拉著騰翼的大手覆在豐滿地乳房上,用極端誘人的聲調說道:「二哥,嫣然完成瞭二哥交代的任務,說服瞭清姊,二哥要怎麼賞嫣然?!」

「嘿嘿∼二爺要忙著招呼琴太傅呢,我來幫二爺犒賞嫣然姊吧!」一旁的烏果涎著臉,從後面抱著紀嫣然說道。 「嘿嘿∼二爺要忙著招呼琴太傅呢,我來幫二爺犒賞嫣然姊吧!」一旁的烏果涎著臉,從後面抱著紀嫣然說道。

「嗯∼∼烏果你不會像上次一樣早早的就射瞭。」紀嫣然將纖手往後一探,捉住烏果的雞巴微微套動著。 「嗯∼∼烏果你不會像上次一樣早早的就射瞭。」紀嫣然將纖手往後一探,捉住烏果的雞巴微微套動著。

「上次是我準備不足,不知道嫣然姊居然這麼的騷浪,才會如此不濟。更何況我還想嘗嘗肏琴太傅小屄的滋味呢,今天我是有備而來。」說完從桌上衣物裡翻找出一個小瓷瓶,在紀嫣然眼前晃瞭晃。 「上次是我準備不足,不知道嫣然姊居然這麼的騷浪,才會如此不濟。更何況我還想嘗嘗肏琴太傅小屄的滋味呢,今天我是有備而來。」說完從桌上衣物裡翻找出一個小瓷瓶,在紀嫣然眼前晃瞭晃。

「烏果你要死瞭,居然服用壯陽藥,你是想把我給幹死嗎!」紀嫣然嘴上雖然說著,放下騰翼的手,握著烏果的雞巴用力一拉,疼的烏果叫瞭一聲。 「烏果你要死瞭,居然服用壯陽藥,你是想把我給幹死嗎!」紀嫣然嘴上雖然說著,放下騰翼的手,握著烏果的雞巴用力一拉,疼的烏果叫瞭一聲。 便放開小手,搖擺著雪股,裊裊的來到琴清剛才躺著的軟榻,躺瞭下去,將豐腴的大腿架在軟榻兩邊扶手,雙手掰開小屄兩邊的嫩肉,嫵媚的說道:「烏果來吧!讓我看看妳吃瞭壯陽藥後會不會比較強。」屁股邊說還邊上下的擺動,充滿瞭挑釁誘惑的意思。便放開小手,搖擺著雪股,裊裊的來到琴清剛才躺著的軟榻,躺瞭下去,將豐腴的大腿架在軟榻兩邊扶手,雙手掰開小屄兩邊的嫩肉,嫵媚的說道:「烏果來吧!讓我看看妳吃瞭壯陽藥後會不會比較強。」屁股邊說還邊上下的擺動,充滿瞭挑釁誘惑的意思。

聽見紀嫣然用如此嬌媚誘人的聲音,說著淫蕩之極的言語;再看到紀嫣然擺出淫浪的姿勢,烏果露出淫笑,快速的將衣衫脫的一乾二淨,烏果來到紀嫣然的身前扶住雞巴,對準紀嫣然的小屄用力一挺,雞巴整個的插禁忌嫣然的小屄,直抵花心。聽見紀嫣然用如此嬌媚誘人的聲音,說著淫蕩之極的言語;再看到紀嫣然擺出淫浪的姿勢,烏果露出淫笑,快速的將衣衫脫的一幹二淨,烏果來到紀嫣然的身前扶住雞巴,對準紀嫣然的小屄用力一挺,雞巴整個的插禁忌嫣然的小屄,直抵花心。

「哦∼烏果你真是狠心,這麼用力的幹嫣然∼啊∼啊∼∼嫣然爽死瞭∼喔∼∼用力幹∼嫣然∼∼啊呀∼∼好∼好深∼喔∼好粗∼∼嗯∼∼大雞巴肏∼∼肏屄的滋味∼∼啊∼好充實∼啊∼∼」紀嫣然的身體隨著烏果肏屄的節奏,一前一後的擺蕩,因興奮而腫漲的乳頭,也不停地在烏果的寬厚的胸膛摩擦。 「哦∼烏果你真是狠心,這麼用力的幹嫣然∼啊∼啊∼∼嫣然爽死瞭∼喔∼∼用力幹∼嫣然∼∼啊呀∼∼好∼好深∼喔∼好粗∼∼嗯∼∼大雞巴肏∼∼肏屄的滋味∼∼啊∼好充實∼啊∼∼」紀嫣然的身體隨著烏果肏屄的節奏,一前一後的擺蕩,因興奮而腫漲的乳頭,也不停地在烏果的寬厚的胸膛摩擦。

琴清剛才被紀嫣然不斷的挑逗,已然是有動情的跡像,滕翼粗糙的大手在琴清的雪白的乳房不停的搓揉。琴清剛才被紀嫣然不斷的挑逗,已然是有動情的跡像,滕翼粗糙的大手在琴清的雪白的乳房不停的搓揉。 忽地滕翼將琴清托起,指著雞巴示意琴清自己騎上去,琴清嬌羞的瞟瞭一眼,解下裙子,一手扶著雞巴,一手掰開小屄緩緩的坐瞭下去,滕翼猛地扶著琴清纖腰往下一壓,琴清輕呼一聲「痛!」,眉頭霎時皺瞭起來,身體卻不再動作,滕翼見狀扶著琴清的腰,一上一下的擺動起來,不多時,滕翼聽見琴清從鼻子發出的「哼哼」聲越來越重,便鬆開雙手,改抓住琴清嬌小的乳房。忽地滕翼將琴清托起,指著雞巴示意琴清自己騎上去,琴清嬌羞的瞟瞭一眼,解下裙子,一手扶著雞巴,一手掰開小屄緩緩的坐瞭下去,滕翼猛地扶著琴清纖腰往下一壓,琴清輕呼一聲「痛!」,眉頭霎時皺瞭起來,身體卻不再動作,滕翼見狀扶著琴清的腰,一上一下的擺動起來,不多時,滕翼聽見琴清從鼻子發出的「哼哼」聲越來越重,便松開雙手,改抓住琴清嬌小的乳房。 隻見琴清在滕翼鬆手後,套動的速度越來越快,本來緊閉的雙唇也微微張開,吐出誘人的呻吟聲。隻見琴清在滕翼松手後,套動的速度越來越快,本來緊閉的雙唇也微微張開,吐出誘人的呻吟聲。

「哦∼騰∼騰二哥的雞巴好粗∼∼好長∼∼肏進清兒的小屄∼好充實∼喔∼∼頂到花心瞭∼啊∼滕二哥輕一點∼清兒要飛瞭∼嗯呀∼來瞭∼∼啊∼啊∼∼∼」琴清緊緊抱住滕翼的虎背,獻上香唇與滕翼唇舌交纏。 「哦∼騰∼騰二哥的雞巴好粗∼∼好長∼∼肏進清兒的小屄∼好充實∼喔∼∼頂到花心瞭∼啊∼滕二哥輕一點∼清兒要飛瞭∼嗯呀∼來瞭∼∼啊∼啊∼∼∼」琴清緊緊抱住滕翼的虎背,獻上香唇與滕翼唇舌交纏。 唇分之後,滕翼抱著琴清站瞭起來,走向窗抬將琴清放在窗枱上,讓琴清雙手扶住窗枱兩側,雙手扶住琴清的屁股再次抽插起來。唇分之後,滕翼抱著琴清站瞭起來,走向窗抬將琴清放在窗臺上,讓琴清雙手扶住窗臺兩側,雙手扶住琴清的屁股再次抽插起來。

「啊∼∼滕二哥∼別∼別∼放我下來∼會有人看到的∼喔∼∼會被人看到的∼哦∼∼別插∼喔∼∼那裡∼別摸∼∼滕二哥∼別插清兒的屁眼∼啊呀∼∼會∼會死∼啊∼啊∼∼啊∼∼∼清兒飛瞭∼∼∼∼」 「啊∼∼滕二哥∼別∼別∼放我下來∼會有人看到的∼喔∼∼會被人看到的∼哦∼∼別插∼喔∼∼那裡∼別摸∼∼滕二哥∼別插清兒的屁眼∼啊呀∼∼會∼會死∼啊∼啊∼∼啊∼∼∼清兒飛瞭∼∼∼∼」

滕翼扶住琴清屁股的手,在琴清的屁眼上輕輕的撫弄,每當滕翼用力頂進去的時候,在屁眼上的手指便會插進去一節,抽出來時琴清便會下意識的往前,讓插在屁眼裡的手指拔出來。滕翼扶住琴清屁股的手,在琴清的屁眼上輕輕的撫弄,每當滕翼用力頂進去的時候,在屁眼上的手指便會插進去一節,抽出來時琴清便會下意識的往前,讓插在屁眼裡的手指拔出來。 滕翼的這個小動作帶給瞭琴清異樣的快感,很快的又再次高潮。滕翼的這個小動作帶給瞭琴清異樣的快感,很快的又再次高潮。 滕翼為瞭徹底征服琴清,琴清每高潮一次便換一個花招,直到琴清第四次高潮,滕翼才將精液射進琴清體內。滕翼為瞭徹底征服琴清,琴清每高潮一次便換一個花招,直到琴清第四次高潮,滕翼才將精液射進琴清體內。

一旁在紀嫣然體內射瞭一次的烏果,見滕翼將雞巴從琴清小屄拔出,挺著再次堅挺的雞巴來到琴清面前,驚的琴清直求饒:「別,別,烏果你別再找清兒瞭,再肏清兒的小屄會壞掉的,明天,明天清兒在讓你肏好不好?」一旁在紀嫣然體內射瞭一次的烏果,見滕翼將雞巴從琴清小屄拔出,挺著再次堅挺的雞巴來到琴清面前,驚的琴清直求饒:「別,別,烏果你別再找清兒瞭,再肏清兒的小屄會壞掉的,明天,明天清兒在讓你肏好不好?」

「明天,誰知道明天妳還會不會讓我肏啊,不如今天就肏妳肏個過癮。」烏果不依不饒的分開琴清的雙腿,將雞巴頂在小屄口。 「明天,誰知道明天妳還會不會讓我肏啊,不如今天就肏妳肏個過癮。」烏果不依不饒的分開琴清的雙腿,將雞巴頂在小屄口。

琴清被烏果的動作嚇的直說:「不會,不會,清兒答應每天都來讓你們肏,今天妳就饒瞭清兒吧,清兒真的不行瞭。」琴清被烏果的動作嚇的直說:「不會,不會,清兒答應每天都來讓你們肏,今天妳就饒瞭清兒吧,清兒真的不行瞭。」

烏果把雞巴在琴清的小屄口上下的摩擦,威脅道:「今天放過妳可以,不過明天妳要照著我的意思來。不然我現在就幹妳。」烏果把雞巴在琴清的小屄口上下的摩擦,威脅道:「今天放過妳可以,不過明天妳要照著我的意思來。不然我現在就幹妳。」

「好,好,明天你想怎麼肏清兒,就怎麼肏,清兒都聽你的。你快把雞巴拿開。」琴清連忙點頭答應。 「好,好,明天你想怎麼肏清兒,就怎麼肏,清兒都聽你的。你快把雞巴拿開。」琴清連忙點頭答應。

聽見琴清的話,滕翼向烏果使瞭個眼色,烏果便放過琴清,轉身往騎在項寶兒身上的紀嫣然走去…………聽見琴清的話,滕翼向烏果使瞭個眼色,烏果便放過琴清,轉身往騎在項寶兒身上的紀嫣然走去…………

(六) (六)

在騰翼等人將琴清收為私寵的第七日(期間滕翼帶著紀嫣然和琴清去找烏應元,以共享身邊女人為條件,達成瞭協議。隻是滕翼沒想到的是,烏卓居然和烏應元視同路人。而琴清雖然每天都會被他們找去,不過死活不肯同時伺候兩個人,也不肯讓人肏她屁眼。),滕翼將項少龍的消息告知瞭紀嫣然諸女,當然將時間改為剛收到,琴清聽到消息後,便想馬上去找小盤派兵去接項少龍,不過被滕翼攔瞭下來。在騰翼等人將琴清收為私寵的第七日(期間滕翼帶著紀嫣然和琴清去找烏應元,以共享身邊女人為條件,達成瞭協議。隻是滕翼沒想到的是,烏卓居然和烏應元視同路人。而琴清雖然每天都會被他們找去,不過死活不肯同時伺候兩個人,也不肯讓人肏她屁眼。),滕翼將項少龍的消息告知瞭紀嫣然諸女,當然將時間改為剛收到,琴清聽到消息後,便想馬上去找小盤派兵去接項少龍,不過被滕翼攔瞭下來。

經過一陣商議之後決定,琴清和烏廷芳進宮找小盤。經過一陣商議之後決定,琴清和烏廷芳進宮找小盤。 烏應元則在出發當天邀請呂不韋去烏傢別院赴宴,由田氏姊妹作陪,盡量拖住呂不韋,讓他沒有時間阻止軍隊出發。烏應元則在出發當天邀請呂不韋去烏傢別院赴宴,由田氏姊妹作陪,盡量拖住呂不韋,讓他沒有時間阻止軍隊出發。 滕翼和荊俊、趙致負責說動那些與項少龍交好的秦國新貴和娘子軍們,並做最壞的打算,如果小盤不派兵,那他們也可以私下展開救援。滕翼和荊俊、趙致負責說動那些與項少龍交好的秦國新貴和娘子軍們,並做最壞的打算,如果小盤不派兵,那他們也可以私下展開救援。

*****     *****     ***** ***** ***** *****

大秦王宮,秦王寢宮外大殿,小盤正和李斯討論現下大秦的形勢,秦清攜著烏廷芳奔瞭進來,見到小盤後,不待小盤動問,琴清便開口說道:「儲君,快派兵去救上將軍,有上將軍的消息瞭,請儲君快派兵去救上將軍。」大秦王宮,秦王寢宮外大殿,小盤正和李斯討論現下大秦的形勢,秦清攜著烏廷芳奔瞭進來,見到小盤後,不待小盤動問,琴清便開口說道:「儲君,快派兵去救上將軍,有上將軍的消息瞭,請儲君快派兵去救上將軍。」

「哦!有師傅的消息瞭,太傅,是找到師傅瞭嗎?」小盤聽到琴清的話,快步的走下瞭書桌,捉著琴清的手興奮地說道。 「哦!有師傅的消息瞭,太傅,是找到師傅瞭嗎?」小盤聽到琴清的話,快步的走下瞭書桌,捉著琴清的手興奮地說道。

不等琴清回答,烏廷芳便著急的搶著說道:「小盤,你一定要……」不等琴清回答,烏廷芳便著急的搶著說道:「小盤,你一定要……」

「咳咳∼」烏廷芳說到一半,小盤連忙乾咳阻止她。 「咳咳∼」烏廷芳說到一半,小盤連忙幹咳阻止她。

「李卿,寡人有事與太傅商議,你先下去吧!」李斯知機的告退。 「李卿,寡人有事與太傅商議,你先下去吧!」李斯知機的告退。

等李斯退出後,小盤連忙問道:「是不是有師傅的消息瞭?快點告訴我。」等李斯退出後,小盤連忙問道:「是不是有師傅的消息瞭?快點告訴我。」

琴清與烏廷芳連忙將從滕翼那得到的消息,一一的告訴小盤,小盤聽完後,皺著眉頭想瞭一會說道:「這麼說來,隻知道師傅一路往齊國行去,實際的位置並不知曉瞭。」琴清與烏廷芳連忙將從滕翼那得到的消息,一一的告訴小盤,小盤聽完後,皺著眉頭想瞭一會說道:「這麼說來,隻知道師傅一路往齊國行去,實際的位置並不知曉瞭。」

「嗯∼荊傢村傳來的消息隻有這些瞭。小盤你一定要想辦法救少龍啊!……」烏廷芳被小盤瞪瞭一眼,連忙閉上嘴巴。 「嗯∼荊傢村傳來的消息隻有這些瞭。小盤你一定要想辦法救少龍啊!……」烏廷芳被小盤瞪瞭一眼,連忙閉上嘴巴。

「此事牽涉太廣,寡人要與眾大臣商量一下,芳姊放心,寡人一定會想辦法救回師傅的。現在先請太傅和芳姊到內殿休息,寡人馬上召集大臣商議,一有結果寡人會通知妳們。」說完不等兩女開口,便叫來宮女帶兩女進內殿。 「此事牽涉太廣,寡人要與眾大臣商量一下,芳姊放心,寡人一定會想辦法救回師傅的。現在先請太傅和芳姊到內殿休息,寡人馬上召集大臣商議,一有結果寡人會通知妳們。」說完不等兩女開口,便叫來宮女帶兩女進內殿。

獨自在大殿上沉思片刻,小盤緊皺的眉頭稍解,叫來內侍,讓他傳心腹大臣進殿商議。獨自在大殿上沉思片刻,小盤緊皺的眉頭稍解,叫來內侍,讓他傳心腹大臣進殿商議。

*****     *****     ***** ***** ***** *****

與眾大臣商議完,小盤緩步走進內殿,揮手讓所有人退下。與眾大臣商議完,小盤緩步走進內殿,揮手讓所有人退下。 烏廷芳焦急萬分的開口問道:「商議有結果瞭嗎?」烏廷芳焦急萬分的開口問道:「商議有結果瞭嗎?」

「嗯∼經眾大臣商議的結果,我準備派兵去齊國接師傅。不過,呂相那裡恐怕會諸般阻撓,我們還得想想辦法才行。」 「嗯∼經眾大臣商議的結果,我準備派兵去齊國接師傅。不過,呂相那裡恐怕會諸般阻撓,我們還得想想辦法才行。」

烏廷芳聽小盤願意派兵去接項少龍,心裡欣喜萬分:「呂不韋那裡不用擔心,我們先蠻著他做好準備,然後我爹會在出發當天設宴款待他,隻要我們動作快一點,在呂不韋回來之前派兵出去,那呂不韋就算想阻止也沒辦法瞭。」烏廷芳心直口快,琴清來不及阻止便竹筒倒豆般全說瞭出來。烏廷芳聽小盤願意派兵去接項少龍,心裡欣喜萬分:「呂不韋那裡不用擔心,我們先蠻著他做好準備,然後我爹會在出發當天設宴款待他,隻要我們動作快一點,在呂不韋回來之前派兵出去,那呂不韋就算想阻止也沒辦法瞭。」烏廷芳心直口快,琴清來不及阻止便竹筒倒豆般全說瞭出來。

果然小盤聽完後,臉色一變,瞬間又換回常色,涎著臉對烏廷芳說道:「我立瞭如此大功,芳姊要怎麼報答我啊!」果然小盤聽完後,臉色一變,瞬間又換回常色,涎著臉對烏廷芳說道:「我立瞭如此大功,芳姊要怎麼報答我啊!」

「你都是一國之君瞭,什麼都不缺,我哪有什麼東西給你啊?!」烏廷芳不解的問道。 「你都是一國之君瞭,什麼都不缺,我哪有什麼東西給你啊?!」烏廷芳不解的問道。

「嘿嘿∼有一件事隻有芳姊能幫我,不知道……」聽到小盤的話,琴清心裡「喀噔」跳瞭一下,莫名感覺到不安。 「嘿嘿∼有一件事隻有芳姊能幫我,不知道……」聽到小盤的話,琴清心裡「喀噔」跳瞭一下,莫名感覺到不安。

「哦∼什麼事是隻有我能做的,你說來聽聽,我一定幫你。」 「哦∼什麼事是隻有我能做的,你說來聽聽,我一定幫你。」

「嘿嘿∼自那天烏傢晚宴之後,寡人對芳姊的嫵媚風情一直念念不忘,今日既然尋找上將軍的事解決瞭,寡人想和芳姊重溫舊夢……」小盤一臉的神往道。 「嘿嘿∼自那天烏傢晚宴之後,寡人對芳姊的嫵媚風情一直念念不忘,今日既然尋找上將軍的事解決瞭,寡人想和芳姊重溫舊夢……」小盤一臉的神往道。

「哎呀!你要死啦!怎地在清姊面前提起這事,羞死人瞭。」烏廷芳一跺腳,紅著臉的說道。 「哎呀!你要死啦!怎地在清姊面前提起這事,羞死人瞭。」烏廷芳一跺腳,紅著臉的說道。 其實烏廷芳並沒有外表看來那樣毫無心機,在紀嫣然要她陪琴清來找小盤時,她就有獻身的覺悟瞭,隻是為瞭將來打算,她必須讓小盤覺得自己被他操控在手中,雖然看起來小盤還是很重視項少龍,但是以他這一段時間以來的表現來看,卻有一種說不出的疏離感,不然自己也不用犧牲清白去陪那些噁心的王公權貴瞭。其實烏廷芳並沒有外表看來那樣毫無心機,在紀嫣然要她陪琴清來找小盤時,她就有獻身的覺悟瞭,隻是為瞭將來打算,她必須讓小盤覺得自己被他操控在手中,雖然看起來小盤還是很重視項少龍,但是以他這一段時間以來的表現來看,卻有一種說不出的疏離感,不然自己也不用犧牲清白去陪那些惡心的王公權貴瞭。

琴清一聽小盤的話,心想果然如此,早在來之前紀嫣然就將小盤的事告訴她瞭,也有想過會出現這種情形,但是琴清還是抱著一絲僥倖說道:「儲君,這事與禮法不符啊!不是一個明君可以做的事。」琴清一聽小盤的話,心想果然如此,早在來之前紀嫣然就將小盤的事告訴她瞭,也有想過會出現這種情形,但是琴清還是抱著一絲僥幸說道:「儲君,這事與禮法不符啊!不是一個明君可以做的事。」

小盤聽瞭琴清的話,帶著諷刺的聲調說道:「哦∼那琴太傅這幾日夜宿烏傢別院就符合禮法瞭?!與滕翼、荊俊等人同床共寢就符合禮法瞭?!哼∼寡人要太傅一起留下,太傅以為寡人想做什麼,真的隻是讓妳們在這裡等消息嗎?太傅會想不出來寡人想做什麼嗎?」小盤聽瞭琴清的話,帶著諷刺的聲調說道:「哦∼那琴太傅這幾日夜宿烏傢別院就符合禮法瞭?!與滕翼、荊俊等人同床共寢就符合禮法瞭?!哼∼寡人要太傅一起留下,太傅以為寡人想做什麼,真的隻是讓妳們在這裡等消息嗎?太傅會想不出來寡人想做什麼嗎?」

琴清被小盤一番話問的愣住瞭,一時不知道如何辯解,隻能沉默以對。琴清被小盤一番話問的愣住瞭,一時不知道如何辯解,隻能沉默以對。

烏廷芳見事以至此,咬牙說道:「如果你答應馬上派兵前往齊國,解救少龍,今晚廷芳便如你的意。你如果不遵守諾言,到時候別怪我把你的秘密說出來。」烏廷芳見事以至此,咬牙說道:「如果你答應馬上派兵前往齊國,解救少龍,今晚廷芳便如你的意。你如果不遵守諾言,到時候別怪我把你的秘密說出來。」

聽到烏廷芳威脅的話語,小盤眼中的利芒一閃即逝,哈哈笑道:「哈哈哈哈∼∼那是當然的,寡人一向一諾千金,怎會欺騙妳們兩個小女子呢。嘿嘿∼∼前些日子有大臣進獻一些助興道具,儲妃她們都太死板瞭,所以寡人還沒試過,不如今天就讓兩位嘗嘗鮮。」說完打開內殿另一側的小門,烏廷芳面無表情的盯著小盤看瞭一會兒,便率先走瞭進去。聽到烏廷芳威脅的話語,小盤眼中的利芒一閃即逝,哈哈笑道:「哈哈哈哈∼∼那是當然的,寡人一向一諾千金,怎會欺騙妳們兩個小女子呢。嘿嘿∼∼前些日子有大臣進獻一些助興道具,儲妃她們都太死板瞭,所以寡人還沒試過,不如今天就讓兩位嘗嘗鮮。」說完打開內殿另一側的小門,烏廷芳面無表情的盯著小盤看瞭一會兒,便率先走瞭進去。

小盤見琴清還站在原地猶豫不決,走過去摟住琴清細腰,琴清下意識的掙紮瞭一下便放任他摟著。小盤見琴清還站在原地猶豫不決,走過去摟住琴清細腰,琴清下意識的掙紮瞭一下便放任他摟著。

小盤見琴清順從的任他摟著纖腰,便出言調侃道:「太傅站在這裡是想寡人抱妳進去嗎?呵呵∼∼想不到平時嚴肅端莊的琴太傅居然這麼懂情趣,哈哈∼∼那寡人也不好拂瞭琴太傅的意,就讓寡人也當一回調情聖手吧。哈哈哈∼∼」將琴清雙腿一抄,抱著琴清往小門走去。小盤見琴清順從的任他摟著纖腰,便出言調侃道:「太傅站在這裡是想寡人抱妳進去嗎?呵呵∼∼想不到平時嚴肅端莊的琴太傅居然這麼懂情趣,哈哈∼∼那寡人也不好拂瞭琴太傅的意,就讓寡人也當一回調情聖手吧。哈哈哈∼∼」將琴清雙腿一抄,抱著琴清往小門走去。

門內是一個與寢殿一般大小的房間,正面對門的方向放瞭一張可容兩人並坐的太師椅,太師椅的左側有一張大床,佔瞭約房間的四分之一,右側則散亂的放著一些形像各異的物件,有的像椅子、有的像小孩玩的木馬不過大上一號;烏廷芳正饒有興趣的在研究這些東西有什麼用處,見小盤抱著琴清進來,低著頭據謹地站到瞭一邊,眼睛不時偷偷的在那些器具上打轉。門內是一個與寢殿一般大小的房間,正面對門的方向放瞭一張可容兩人並坐的太師椅,太師椅的左側有一張大床,占瞭約房間的四分之一,右側則散亂的放著一些形像各異的物件,有的像椅子、有的像小孩玩的木馬不過大上一號;烏廷芳正饒有興趣的在研究這些東西有什麼用處,見小盤抱著琴清進來,低著頭據謹地站到瞭一邊,眼睛不時偷偷的在那些器具上打轉。

小盤抱著琴清走到太師椅坐下,拍拍琴清的屁股說道:「琴太傅難道要寡人一整晚都抱著妳嗎?既然來瞭,太傅便要放下矜持,否則不就辜負瞭這良辰美景。」小盤抱著琴清走到太師椅坐下,拍拍琴清的屁股說道:「琴太傅難道要寡人一整晚都抱著妳嗎?既然來瞭,太傅便要放下矜持,否則不就辜負瞭這良辰美景。」

琴清的清秀絕美的臉龐不由得羞紅,飛快的從小盤身上下來,站到一旁低著頭,雙手不停的揉著衣角,顯然覺得跼促不安。琴清的清秀絕美的臉龐不由得羞紅,飛快的從小盤身上下來,站到一旁低著頭,雙手不停的揉著衣角,顯然覺得跼促不安。 雖然滕翼等人是項少龍的結義兄弟,而琴清與他們都合體交歡過,不過琴清還沒過門,所以不存在倫理上的問題;但是小盤畢竟是琴清的學生,現在要讓琴清與他合體交歡,對一向飽讀詩書,奉行道德倫常的琴清來說,實在是難以接受,不過為瞭愛郎,也隻有忍瞭。雖然滕翼等人是項少龍的結義兄弟,而琴清與他們都合體交歡過,不過琴清還沒過門,所以不存在倫理上的問題;但是小盤畢竟是琴清的學生,現在要讓琴清與他合體交歡,對一向飽讀詩書,奉行道德倫常的琴清來說,實在是難以接受,不過為瞭愛郎,也隻有忍瞭。 不過現在這樣已經是琴清的極限瞭,如果要讓琴清主動的話那幾乎是不可能。不過現在這樣已經是琴清的極限瞭,如果要讓琴清主動的話那幾乎是不可能。

見琴清如此,對她的性格知之甚多的小盤也知道不能太過逼迫,便轉對烏廷芳說道:「既然琴太傅害羞,不如芳姊先為寡人跳一段脫衣舞吧!」見琴清如此,對她的性格知之甚多的小盤也知道不能太過逼迫,便轉對烏廷芳說道:「既然琴太傅害羞,不如芳姊先為寡人跳一段脫衣舞吧!」

正在研究這些器具用途的烏廷芳聽見小盤忽然叫到自己,嚇瞭一跳後,才懦懦的回道:「我…我不會跳舞。」正在研究這些器具用途的烏廷芳聽見小盤忽然叫到自己,嚇瞭一跳後,才懦懦的回道:「我…我不會跳舞。」

「哦∼那芳姊會什麼可以為寡人表演的呢?」小盤帶著一絲詭笑的問道。 「哦∼那芳姊會什麼可以為寡人表演的呢?」小盤帶著一絲詭笑的問道。

「我…我…我都不會。」 「我…我…我都不會。」

「這樣啊!總不能我們三人就這樣虛度這美好時辰吧。不如這樣吧!寡人見芳姊對這些器物很好奇,我也沒用過,不如就讓芳姊幫我來試用看看好瞭。」 「這樣啊!總不能我們三人就這樣虛度這美好時辰吧。不如這樣吧!寡人見芳姊對這些器物很好奇,我也沒用過,不如就讓芳姊幫我來試用看看好瞭。 」

「嗯∼可…可是我也沒用過呀。」烏廷芳雖然很好奇這些器具用途,不過聽小盤的話裡帶著一絲不懷好意,心裡也有些忐忑。 「嗯∼可…可是我也沒用過呀。」烏廷芳雖然很好奇這些器具用途,不過聽小盤的話裡帶著一絲不懷好意,心裡也有些忐忑。

「沒關係,這些東西怎麼用,他們都有教過我,我可以幫妳。不過現在妳要先把衣服都脫瞭才行。」小盤帶著黃鼠狼的笑容對烏廷芳說道。 「沒關系,這些東西怎麼用,他們都有教過我,我可以幫妳。不過現在妳要先把衣服都脫瞭才行。」小盤帶著黃鼠狼的笑容對烏廷芳說道。

琴清聽見兩人的對話,也不由好奇的偷瞄著這裡。琴清聽見兩人的對話,也不由好奇的偷瞄著這裡。

烏廷芳聽見小盤要自己脫衣服,不由捉著衣襟退瞭一步,「為什麼要脫衣服啊,穿著衣服就不能用嗎?」烏廷芳聽見小盤要自己脫衣服,不由捉著衣襟退瞭一步,「為什麼要脫衣服啊,穿著衣服就不能用嗎?」

「嘿嘿∼∼我不是說瞭嗎,這些是助興的道具,穿瞭衣服有什麼用。何況妳的身體我又不是沒看過,有什麼好害羞的。」 「嘿嘿∼∼我不是說瞭嗎,這些是助興的道具,穿瞭衣服有什麼用。何況妳的身體我又不是沒看過,有什麼好害羞的。」

烏廷芳看瞭琴清一眼,一咬牙緩緩的解開身上衣物,露出健康嬌美的身體。烏廷芳看瞭琴清一眼,一咬牙緩緩的解開身上衣物,露出健康嬌美的身體。 小盤一把拉下烏廷芳護住雙乳的手,在烏廷芳嬌小挺拔的乳房上撫摸揉捏瞭一陣子,擁著烏廷芳走到木馬旁,「妳不要看這木馬結構簡單,聽進獻這木馬的大臣說,這木馬可是會讓人欲仙欲死,又愛又恨的東西呢。」小盤一把拉下烏廷芳護住雙乳的手,在烏廷芳嬌小挺拔的乳房上撫摸揉捏瞭一陣子,擁著烏廷芳走到木馬旁,「妳不要看這木馬結構簡單,聽進獻這木馬的大臣說,這木馬可是會讓人欲仙欲死,又愛又恨的東西呢。」

烏廷芳近距離看才發現,這木馬的坐椅很小,隻有巴掌大,在座椅的位置上斜斜突起一根狀像雞巴的木炳,長約七吋,約五公分粗,在把手上各有一條皮繩,下半部有六根支柱,左右各三根,在中間支柱上也各有一條皮繩。烏廷芳近距離看才發現,這木馬的坐椅很小,隻有巴掌大,在座椅的位置上斜斜突起一根狀像雞巴的木炳,長約七吋,約五公分粗,在把手上各有一條皮繩,下半部有六根支柱,左右各三根,在中間支柱上也各有一條皮繩。

仔細觀察完木馬的烏廷芳面露恐懼,就要退後,無奈被小盤緊緊摟住,「不…不要,我不要坐在這個上面,小盤,求你瞭,我們換一個好不好,不要讓我坐這個。」烏廷芳邊搖頭邊哀求道。仔細觀察完木馬的烏廷芳面露恐懼,就要退後,無奈被小盤緊緊摟住,「不…不要,我不要坐在這個上面,小盤,求你瞭,我們換一個好不好,不要讓我坐這個。」烏廷芳邊搖頭邊哀求道。

「不用怕,這很好玩的,聽那大臣說,很多女人玩過一次就愛上瞭呢。不要怕,來,坐上去。」小盤邊勸慰邊將烏廷芳的雙手綁在握把上。 「不用怕,這很好玩的,聽那大臣說,很多女人玩過一次就愛上瞭呢。不要怕,來,坐上去。」小盤邊勸慰邊將烏廷芳的雙手綁在握把上。

「不要,小盤,求你瞭,廷芳真的不要坐這個,看起來好恐怖的。」烏廷芳不停的掙紮,可是力氣沒有小盤大,最後雙手一隻腳都被束縛住,剩下的一隻腳一直不停的擺動,讓小盤一時抓不住,最後小盤一隻手抱著腰一隻手扶住大腿才勉強讓烏廷芳消停,在坐椅上的假雞巴插進烏廷芳的小屄後,小盤終於將烏廷芳的四肢束縛住。 「不要,小盤,求你瞭,廷芳真的不要坐這個,看起來好恐怖的。」烏廷芳不停的掙紮,可是力氣沒有小盤大,最後雙手一隻腳都被束縛住,剩下的一隻腳一直不停的擺動,讓小盤一時抓不住,最後小盤一隻手抱著腰一隻手扶住大腿才勉強讓烏廷芳消停,在坐椅上的假雞巴插進烏廷芳的小屄後,小盤終於將烏廷芳的四肢束縛住。

烏廷芳在假雞巴插入小屄後,就一動都不敢動,深怕一動便會帶動重心不穩的木馬。烏廷芳在假雞巴插入小屄後,就一動都不敢動,深怕一動便會帶動重心不穩的木馬。 小盤見烏廷芳驚慌謹慎、小心翼翼的表情,心裡暗笑。小盤見烏廷芳驚慌謹慎、小心翼翼的表情,心裡暗笑。 總算是整治瞭這個沒腦的女人瞭,下午差點在李斯面前洩漏自己的身分,哼∼讓妳嘗嘗這木馬的滋味。總算是整治瞭這個沒腦的女人瞭,下午差點在李斯面前泄漏自己的身分,哼∼讓妳嘗嘗這木馬的滋味。

邪邪一笑,小盤用力的在烏廷芳被後推瞭一把,烏廷芳的身體重心隨著木馬時前時後,小屄也時進時出的套弄著假雞巴,隨著木馬搖晃弧度越來越大,烏廷芳的呻吟聲業越來越高亢,不多時淫水便流瞭滿地。邪邪一笑,小盤用力的在烏廷芳被後推瞭一把,烏廷芳的身體重心隨著木馬時前時後,小屄也時進時出的套弄著假雞巴,隨著木馬搖晃弧度越來越大,烏廷芳的呻吟聲業越來越高亢,不多時淫水便流瞭滿地。

一直偷偷觀察著這裡情形的琴清,看到這裡臉「刷!」的白瞭,見小盤緩緩的走向自己,不由得一直往後退去,直到跌坐在太師椅上,小盤見狀笑著搖搖頭,「太傅不用緊張,我不會讓太傅去坐木馬那樣的東西的,對太傅,寡人會很溫柔的。」一直偷偷觀察著這裡情形的琴清,看到這裡臉「刷!」的白瞭,見小盤緩緩的走向自己,不由得一直往後退去,直到跌坐在太師椅上,小盤見狀笑著搖搖頭,「太傅不用緊張,我不會讓太傅去坐木馬那樣的東西的,對太傅,寡人會很溫柔的。」

伸手輕輕的將琴清扶起,一隻手攬著琴清的腰,另一隻手隔著衣衫撫揉琴清的乳房,感覺到琴清的身體因為害怕而顫抖不停,說道:「太傅不用怕,乖乖的,來,寡人為太傅寬衣嗯!」伸手輕輕的將琴清扶起,一隻手攬著琴清的腰,另一隻手隔著衣衫撫揉琴清的乳房,感覺到琴清的身體因為害怕而顫抖不停,說道:「太傅不用怕,乖乖的,來,寡人為太傅寬衣嗯!」

像是在解開包著易碎瓷器的包袱一般,小盤輕柔的除去琴清的衣衫,撫摸著琴清似絲絨的皮膚,讓琴清渾身打瞭個冷顫,小盤輕吻著琴清的耳垂,一隻大手覆蓋在琴清的乳房上,用大拇指和食指揉捻著乳頭;一隻手伸進琴清的大腿根部,在小屄口劃著圈,「太傅妳好美。」小盤突地將手指插進琴清小屄,隻聽琴清從鼻子輕輕的「哼」瞭一聲。像是在解開包著易碎瓷器的包袱一般,小盤輕柔的除去琴清的衣衫,撫摸著琴清似絲絨的皮膚,讓琴清渾身打瞭個冷顫,小盤輕吻著琴清的耳垂,一隻大手覆蓋在琴清的乳房上,用大拇指和食指揉捻著乳頭;一隻手伸進琴清的大腿根部,在小屄口劃著圈,「太傅妳好美。」小盤突地將手指插進琴清小屄,隻聽琴清從鼻子輕輕的「哼」瞭一聲。

小盤將琴清扶坐在太師椅上,蹲下身把琴輕的雙腿擺放在兩肩,伸出粗糙的舌頭舔弄琴輕的小屄,並伸出手指輕輕的插弄,隻見琴清雙手緊抓著太師椅的邊緣,因為用力而指節都發白瞭,不過除瞭偶而從鼻子哼出一兩聲外,琴清依然緊閉雙唇。小盤將琴清扶坐在太師椅上,蹲下身把琴輕的雙腿擺放在兩肩,伸出粗糙的舌頭舔弄琴輕的小屄,並伸出手指輕輕的插弄,隻見琴清雙手緊抓著太師椅的邊緣,因為用力而指節都發白瞭,不過除瞭偶而從鼻子哼出一兩聲外,琴清依然緊閉雙唇。

在小盤的努力之下,琴清終於達到第一次高潮,小盤像是在品嚐美味一般,將琴清高潮洩出的淫水舔個乾淨。在小盤的努力之下,琴清終於達到第一次高潮,小盤像是在品嘗美味一般,將琴清高潮泄出的淫水舔個幹淨。 見琴清因為高潮而呈粉紅色的嬌軀,微開的檀口重重地喘息著,說不出的誘人,小盤再也忍不住瞭,猛地將褲子脫掉,架住琴清的雙腿,「儲君,不要,我是你的老師啊,不要∼」琴清用力的想躬起上半身,將小盤推開,但是奈何雙腿被小盤高高的架起,根本無濟於事。見琴清因為高潮而呈粉紅色的嬌軀,微開的檀口重重地喘息著,說不出的誘人,小盤再也忍不住瞭,猛地將褲子脫掉,架住琴清的雙腿,「儲君,不要,我是你的老師啊,不要∼」琴清用力的想躬起上半身,將小盤推開,但是奈何雙腿被小盤高高的架起,根本無濟於事。

小盤不裡琴清的掙紮,將龜頭醮瞭點淫水,猛力一插,琴清因為突如其來的插入「啊∼」瞭一聲躺到太師椅上。小盤不裡琴清的掙紮,將龜頭醮瞭點淫水,猛力一插,琴清因為突如其來的插入「啊∼」瞭一聲躺到太師椅上。

一翻掙紮之後,琴清的雙手緊緊的抓住大腿,將雪白的大腿抓的處處紅痕。一翻掙紮之後,琴清的雙手緊緊的抓住大腿,將雪白的大腿抓的處處紅痕。

小盤見琴清已經屈服,抽插得更是賣力,漸漸地從琴清開始隨著小盤的抽插擺動迎合,可以的看出來琴清也是很興奮,但是除瞭偶而的鼻哼聲外,琴清緊閉的雙唇一直沒張開過,小盤見狀征服的慾望更加地茂盛起來,邊猛力抽插邊說道:「哦∼太傅的小逼真緊,夾的我好爽,太傅不要太矜持,大聲的叫出來。哼∼今晚寡人一定要肏得太傅開口求饒。」小盤見琴清已經屈服,抽插得更是賣力,漸漸地從琴清開始隨著小盤的抽插擺動迎合,可以的看出來琴清也是很興奮,但是除瞭偶而的鼻哼聲外,琴清緊閉的雙唇一直沒張開過,小盤見狀征服的欲望更加地茂盛起來,邊猛力抽插邊說道:「哦∼太傅的小逼真緊,夾的我好爽,太傅不要太矜持,大聲的叫出來。哼∼今晚寡人一定要肏得太傅開口求饒。」

隨著小盤越來越快的抽插,琴清的哼聲也越來越重,最後在琴清高潮的淫水衝擊之下,小盤也將精液全都射進琴清的子宮裡。隨著小盤越來越快的抽插,琴清的哼聲也越來越重,最後在琴清高潮的淫水衝擊之下,小盤也將精液全都射進琴清的子宮裡。 伏在琴清的身上喘息瞭一會兒,小盤走到木馬,將早已不知高潮瞭幾次而虛脫的烏廷芳解下,抱到床上放好。伏在琴清的身上喘息瞭一會兒,小盤走到木馬,將早已不知高潮瞭幾次而虛脫的烏廷芳解下,抱到床上放好。

小盤不知從哪個角落拉出一張像是八爪椅,又像刑枱的東西,讓渾身無力的琴清半躺在上面,視線剛好能看到站在下半身的人的動作,四肢和腰都分別束縛住呈大字,琴清的雙腳抬起彎曲呈九十度。小盤不知從哪個角落拉出一張像是八爪椅,又像刑臺的東西,讓渾身無力的琴清半躺在上面,視線剛好能看到站在下半身的人的動作,四肢和腰都分別束縛住呈大字,琴清的雙腳抬起彎曲呈九十度。 琴清微張的眼睛看到小盤拿著一支丁字形的細木棒,放在離小屄約一尺的地方,將橫向的細圓木頭對著小屄比畫瞭一下固定住,再拿瞭兩個小鐵餅掛在木棒下方的鉤子,準備完成後,小盤對琴清邪邪一笑,捉著橫向木頭的另一端,往後一拉一放,木棒便前後開始擺動,每次往前時都剛好碰觸的琴清小屄口上的敏感小豆,在琴清的心口上引發一陣搔癢。琴清微張的眼睛看到小盤拿著一支丁字形的細木棒,放在離小屄約一尺的地方,將橫向的細圓木頭對著小屄比畫瞭一下固定住,再拿瞭兩個小鐵餅掛在木棒下方的鉤子,準備完成後,小盤對琴清邪邪一笑,捉著橫向木頭的另一端,往後一拉一放,木棒便前後開始擺動,每次往前時都剛好碰觸的琴清小屄口上的敏感小豆,在琴清的心口上引發一陣搔癢。

琴清在小盤露出邪笑時,便發覺不對奮力掙紮,可是身體因為剛剛的高潮而無力,四肢也都被綁住,隻能徒勞無功。琴清在小盤露出邪笑時,便發覺不對奮力掙紮,可是身體因為剛剛的高潮而無力,四肢也都被綁住,隻能徒勞無功。 小盤見琴清掙紮的束縛處都浮現紅痕,很是心疼,趕緊過來壓制著琴清,慢慢的慾火在琴清的胸口累積,檀口開始一張一合的吐出重重的喘息聲,輕甩著頭,身體也極力的想往下壓,讓小木棒能更深入,小盤知道已經差不多勾起琴清的慾望瞭,隻要在加一把勁,讓琴清的慾望釋放出來,以往貞烈端莊的琴清就會變成騷浪無比的蕩婦瞭。小盤見琴清掙紮的束縛處都浮現紅痕,很是心疼,趕緊過來壓制著琴清,慢慢的欲火在琴清的胸口累積,檀口開始一張一合的吐出重重的喘息聲,輕甩著頭,身體也極力的想往下壓,讓小木棒能更深入,小盤知道已經差不多勾起琴清的欲望瞭,隻要在加一把勁,讓琴清的欲望釋放出來,以往貞烈端莊的琴清就會變成騷浪無比的蕩婦瞭。

小盤將壓制琴清雙肩的手輕輕地在琴清的肌膚撫摸,慢慢的攀上琴清因情動而挺拔的乳頭,輕輕的拉瞭一下,琴清興奮的「啊∼」呻吟出聲,小盤剛剛射進琴清體內的精液,順著琴清洶湧而出的淫水流瞭出來。小盤將壓制琴清雙肩的手輕輕地在琴清的肌膚撫摸,慢慢的攀上琴清因情動而挺拔的乳頭,輕輕的拉瞭一下,琴清興奮的「啊∼」呻吟出聲,小盤剛剛射進琴清體內的精液,順著琴清洶湧而出的淫水流瞭出來。

小盤伏下身在琴清的耳邊輕聲說道:「太傅舒服嗎?」小盤伏下身在琴清的耳邊輕聲說道:「太傅舒服嗎?」

琴清帶著重重的喘息夢嚈般的回答:「舒服。」琴清帶著重重的喘息夢嚈般的回答:「舒服。」

「想不想更舒服嗎?」 「想不想更舒服嗎?」

「想。」 「想。」

「想要什麼?」 「想要什麼?」

「想要更舒服。」 「想要更舒服。」

「太傅想要怎麼樣更舒服?」 「太傅想要怎麼樣更舒服?」

「…………」 「…………」

「太傅想要怎麼樣更舒服呢?妳不說我沒棒法幫妳。」 「太傅想要怎麼樣更舒服呢?妳不說我沒棒法幫妳。」

「…………」 「…………」

「太傅再不說我要走瞭哦!」小盤說完便收回雙手,做勢要離開。 「太傅再不說我要走瞭哦!」小盤說完便收回雙手,做勢要離開。

「雞巴,我要你的雞巴肏我。」琴清見小盤要走,連忙大聲喊道。 「雞巴,我要你的雞巴肏我。」琴清見小盤要走,連忙大聲喊道。

「哦∼太傅想要我的雞巴啊!太傅想讓我肏妳哪裡啊?」 「哦∼太傅想要我的雞巴啊!太傅想讓我肏妳哪裡啊?」

「…………」 「…………」

「不說我走瞭喔!」 「不說我走瞭喔!」

「不要逼我,求求你,不要在折磨我瞭。」琴清猛甩頭的說道。 「不要逼我,求求你,不要在折磨我瞭。」琴清猛甩頭的說道。

小盤也不在說話,向前走瞭兩步。小盤也不在說話,向前走瞭兩步。

「小屄,求你用雞巴肏我的小屄。」琴清上半身往前傾瞭一下,又重重的躺瞭回去。 「小屄,求你用雞巴肏我的小屄。」琴清上半身往前傾瞭一下,又重重的躺瞭回去。

「太傅早這麼說就不用受那麼多罪瞭。」小盤邊幫琴清解開束縛邊說道。 「太傅早這麼說就不用受那麼多罪瞭。」小盤邊幫琴清解開束縛邊說道。

小盤幫琴清解開束縛後,琴清猛地抱住小盤,吻住小盤厚實的雙唇,一隻小手牽引著小盤的手放在大腿根處,另一隻小手套弄著小盤的雞巴。小盤幫琴清解開束縛後,琴清猛地抱住小盤,吻住小盤厚實的雙唇,一隻小手牽引著小盤的手放在大腿根處,另一隻小手套弄著小盤的雞巴。

直到琴清不能呼吸才分開,在兩人唇間牽連著一條銀絲,琴清臉上帶著深深的潮紅重重的喘息瞭一會兒,蹲下身張開櫻口將小盤的雞巴含進去,直到小盤忍不住鬆開精關全都射進琴清的嘴裡,琴清「咕嚕」一聲將小盤的精液全吞瞭下去,還舉起纖指將唇邊的一點精液抹進嘴裡,用力的吸吮瞭一下。直到琴清不能呼吸才分開,在兩人唇間牽連著一條銀絲,琴清臉上帶著深深的潮紅重重的喘息瞭一會兒,蹲下身張開櫻口將小盤的雞巴含進去,直到小盤忍不住松開精關全都射進琴清的嘴裡,琴清「咕嚕」一聲將小盤的精液全吞瞭下去,還舉起纖指將唇邊的一點精液抹進嘴裡,用力的吸吮瞭一下。

小盤被琴清這淫蕩的動作引誘的受不瞭瞭,「到床上去。」抱起琴清大步的望床上走去。小盤被琴清這淫蕩的動作引誘的受不瞭瞭,「到床上去。」抱起琴清大步的望床上走去。

「儲君快用你的雞巴肏臣妾∼臣妾的小屄好癢∼好空虛∼∼」說著搖晃瞭一下略微骨感的屁股。 「儲君快用你的雞巴肏臣妾∼臣妾的小屄好癢∼好空虛∼∼」說著搖晃瞭一下略微骨感的屁股。

原本躺在床上的烏廷芳被床上的震動驚醒,就看到這一幕。原本躺在床上的烏廷芳被床上的震動驚醒,就看到這一幕。 這還是我認識的清姊嗎?這還是我認識的清姊嗎? 就算是和大傢一起的時候,也沒見過清姊擺出這麼淫蕩的姿勢啊。就算是和大傢一起的時候,也沒見過清姊擺出這麼淫蕩的姿勢啊。

小盤走近琴清,用雞巴在小屄來回摩擦瞭一下,將龜頭插進去一點淺淺的抽插幾下,「儲君別逗臣妾瞭,快點重重的插進來,重重的插臣妾的小屄。」小盤走近琴清,用雞巴在小屄來回摩擦瞭一下,將龜頭插進去一點淺淺的抽插幾下,「儲君別逗臣妾瞭,快點重重的插進來,重重的插臣妾的小屄。」

收到信號,小盤重重地將雞巴一插到底,「哦∼好∼充實∼∼啊∼∼別磨∼儲∼儲君別∼∼磨臣妾的花心∼喔∼∼出水瞭∼臣妾的花∼花心∼出水瞭∼啊呀∼∼好爽∼嗯∼∼」「咕嚕∼」琴清猛地嚥瞭一下口水,兩腿沒有力氣再維持蹲姿,身體往後一仰躺到床上。收到信號,小盤重重地將雞巴一插到底,「哦∼好∼充實∼∼啊∼∼別磨∼儲∼儲君別∼∼磨臣妾的花心∼喔∼∼出水瞭∼臣妾的花∼花心∼出水瞭∼啊呀∼∼好爽∼嗯∼∼」「咕嚕∼」琴清猛地咽瞭一下口水,兩腿沒有力氣再維持蹲姿,身體往後一仰躺到床上。

「啵!」一聲小盤的雞巴退瞭出來,琴清小屄流出的淫水將床上弄濕瞭一大片,小盤爬上床,將琴清翻瞭過去,扶起琴清的屁股,從背後插進琴清的小屄。 「啵!」一聲小盤的雞巴退瞭出來,琴清小屄流出的淫水將床上弄濕瞭一大片,小盤爬上床,將琴清翻瞭過去,扶起琴清的屁股,從背後插進琴清的小屄。

「哦∼∼頂∼頂到瞭∼啊∼啊∼∼好舒服∼喔∼快∼快∼∼再快一點∼啊∼啊∼∼啊呀∼∼爽∼∼臣妾的小屄∼快被被肏穿瞭∼∼嗯∼肏∼肏∼∼再肏重一點∼啊呀∼∼∼」 「哦∼∼頂∼頂到瞭∼啊∼啊∼∼好舒服∼喔∼快∼快∼∼再快一點∼啊∼啊∼∼啊呀∼∼爽∼∼臣妾的小屄∼快被被肏穿瞭∼∼嗯∼肏∼肏∼∼再肏重一點∼啊呀∼∼∼」

「嗯∼太∼∼太傅的小屄∼好多水∼∼喔∼∼好緊∼夾的我好爽∼哦啊∼∼以∼以後我都要肏太傅的小屄∼∼」 「嗯∼太∼∼太傅的小屄∼好多水∼∼喔∼∼好緊∼夾的我好爽∼哦啊∼∼以∼以後我都要肏太傅的小屄∼∼」

「啊∼臣∼∼臣妾的小∼小屄以後都讓儲∼君肏∼哦∼又頂∼頂到瞭∼隻要儲∼儲君要肏∼∼啊∼啊∼∼臣妾隨∼隨時都分開雙腿∼讓∼讓儲君肏∼∼當∼當儲君的性∼性奴∼∼」 「啊∼臣∼∼臣妾的小∼小屄以後都讓儲∼君肏∼哦∼又頂∼頂到瞭∼隻要儲∼儲君要肏∼∼啊∼啊∼∼臣妾隨∼隨時都分開雙腿∼讓∼讓儲君肏∼∼當∼當儲君的性∼性奴∼∼」

躺在床上的烏廷芳被琴清大膽的言詞嚇瞭一大跳,這…這真的是我的清姊嗎?躺在床上的烏廷芳被琴清大膽的言詞嚇瞭一大跳,這…這真的是我的清姊嗎? 她居然要當小盤的性奴?她居然要當小盤的性奴? 天啊!天啊! 我是不是在作夢啊!我是不是在作夢啊!

*****     *****     ***** ***** ***** *****

隔天,開往臨淄的水軍出發,同行的有滕翼、紀嫣然、荊俊和趙致。隔天,開往臨淄的水軍出發,同行的有滕翼、紀嫣然、荊俊和趙致。 紀嫣然之前為瞭救項少龍想出的計劃,卻隻進行瞭三分之一,因為呂不韋從臨淄回來後,不知道是不是轉瞭性,居然主動提出派兵去接項少龍,使得紀嫣然白忙瞭一場,不過紀嫣然還是很高興這樣的結果;隻是她不知道,就因為這進行瞭的三分之一計劃,造成瞭日後小盤派兵追殺項少龍和烏傢的主因。紀嫣然之前為瞭救項少龍想出的計劃,卻隻進行瞭三分之一,因為呂不韋從臨淄回來後,不知道是不是轉瞭性,居然主動提出派兵去接項少龍,使得紀嫣然白忙瞭一場,不過紀嫣然還是很高興這樣的結果;隻是她不知道,就因為這進行瞭的三分之一計劃,造成瞭日後小盤派兵追殺項少龍和烏傢的主因。

(七) (七)

項少龍回到鹹陽將近半個月,在這半個月裡,琴清一直沒出現,讓紀嫣然心裡感到一絲不安,照理項少龍脫困回到鹹陽,琴清應該會迫不及待的來見項少龍一面,但是琴清卻瞭無音訊,連派人去琴清府上也找不到人。項少龍回到鹹陽將近半個月,在這半個月裡,琴清一直沒出現,讓紀嫣然心裡感到一絲不安,照理項少龍脫困回到鹹陽,琴清應該會迫不及待的來見項少龍一面,但是琴清卻瞭無音訊,連派人去琴清府上也找不到人。 還好項少龍回到鹹陽後,不知受瞭什麼刺激,忙著將烏傢的產業、人員送出關外,之後又受命要在受冕之日前配合小盤將呂不韋和嫪毐剪除,沒有註意到。還好項少龍回到鹹陽後,不知受瞭什麼刺激,忙著將烏傢的產業、人員送出關外,之後又受命要在受冕之日前配合小盤將呂不韋和嫪毐剪除,沒有註意到。

紀嫣然連忙要找來烏廷芳問話,卻發現烏廷芳自那日與琴清進宮後就不曾回來,紀嫣然才發覺不妙,在與滕翼等人商議之後,紀嫣然決定進宮找小盤詢問。紀嫣然連忙要找來烏廷芳問話,卻發現烏廷芳自那日與琴清進宮後就不曾回來,紀嫣然才發覺不妙,在與滕翼等人商議之後,紀嫣然決定進宮找小盤詢問。

*****     *****     ***** ***** ***** *****

紀嫣然進宮後在禦書房見到瞭小盤,也見到瞭琴清和烏廷芳分侍小盤兩側,烏廷芳見到紀嫣然後,激動的抓住紀嫣然的手,不停的追問項少龍的情形,紀嫣然一一回答後,向小盤提出待烏廷芳回去的要求,不料小盤以最近他要忙著準備加冕,沒時間陪懷孕的儲後,要留琴清和烏廷芳幫他陪著儲後。紀嫣然進宮後在禦書房見到瞭小盤,也見到瞭琴清和烏廷芳分侍小盤兩側,烏廷芳見到紀嫣然後,激動的抓住紀嫣然的手,不停的追問項少龍的情形,紀嫣然一一回答後,向小盤提出待烏廷芳回去的要求,不料小盤以最近他要忙著準備加冕,沒時間陪懷孕的儲後,要留琴清和烏廷芳幫他陪著儲後。

紀嫣然聽到這根本不是理由的理由,知道小盤是要將琴、烏二女強留在王宮,但是卻也無可奈何,隻有黯然告退離宮。紀嫣然聽到這根本不是理由的理由,知道小盤是要將琴、烏二女強留在王宮,但是卻也無可奈何,隻有黯然告退離宮。 卻沒發現小盤看著她離去的背影,眼中閃過的一絲異芒。卻沒發現小盤看著她離去的背影,眼中閃過的一絲異芒。

*****     *****     ***** ***** ***** *****

紀嫣然在馬車上將手中的紙條展開,這張紙條是烏廷芳剛剛藉機拿給她的,隻見紙條上寫著:『內奸、尉僚、鳥盡、弓藏』八字,讓紀嫣然為之色變。紀嫣然在馬車上將手中的紙條展開,這張紙條是烏廷芳剛剛借機拿給她的,隻見紙條上寫著:『內奸、尉僚、鳥盡、弓藏』八字,讓紀嫣然為之色變。 回府後馬上將紙條拿給項少龍,並告訴項少龍,琴、烏兩女因發現小盤的這個秘密,被軟禁在王宮之中。回府後馬上將紙條拿給項少龍,並告訴項少龍,琴、烏兩女因發現小盤的這個秘密,被軟禁在王宮之中。

聽到這個消息所有人不禁覺得頭疼,尤其項少龍從臨淄回來後,聽到小盤名義上的養父母所住的村莊,被殺的一乾二淨後,項少龍就開始安排後路瞭,第一步就是先將烏傢裡的老幼婦孺先遷到北疆,留下三百精英;然後藉小盤加冕時,殺瞭呂不韋和嫪毐等人,趁著當時一片混亂,帶著剩餘的人馬逃離秦國。聽到這個消息所有人不禁覺得頭疼,尤其項少龍從臨淄回來後,聽到小盤名義上的養父母所住的村莊,被殺的一幹二淨後,項少龍就開始安排後路瞭,第一步就是先將烏傢裡的老幼婦孺先遷到北疆,留下三百精英;然後借小盤加冕時,殺瞭呂不韋和嫪毐等人,趁著當時一片混亂,帶著剩餘的人馬逃離秦國。 但是現在因為內奸走漏瞭消息,卻讓琴清和烏廷芳被小盤軟禁在王宮中,項少龍又不能拋下他們倆人不管,隻能想辦法在行動前將兩人救出。但是現在因為內奸走漏瞭消息,卻讓琴清和烏廷芳被小盤軟禁在王宮中,項少龍又不能拋下他們倆人不管,隻能想辦法在行動前將兩人救出。

經過瞭一番考量與討論,紀嫣然寫瞭封信給華陽夫人,因為小盤加冕時大秦所有王族都要到雍都觀禮,所以紀嫣然請華陽夫人在當天把琴清和烏廷芳待在身旁,這樣從華陽夫人身邊接走琴、烏二女的機會就會大增;另外最重要的就是找出內奸,經過幾天的觀察覺得烏老爺子的三弟烏應恩最為可疑,最後終於趁著烏應恩要將消息傳遞出去的時候,被鐵衛給逮瞭個正著,五花大綁的架瞭回來。經過瞭一番考量與討論,紀嫣然寫瞭封信給華陽夫人,因為小盤加冕時大秦所有王族都要到雍都觀禮,所以紀嫣然請華陽夫人在當天把琴清和烏廷芳待在身旁,這樣從華陽夫人身邊接走琴、烏二女的機會就會大增;另外最重要的就是找出內奸,經過幾天的觀察覺得烏老爺子的三弟烏應恩最為可疑,最後終於趁著烏應恩要將消息傳遞出去的時候,被鐵衛給逮瞭個正著,五花大綁的架瞭回來。

本來項少龍還想從烏應恩套出一些小盤的部署,哪知道烏應恩平時懦弱的要死,可是在被鐵衛一番嚴刑烤打之下,卻還是死不鬆口;最後還是紀嫣然不之用瞭什麼方法才讓烏應恩開口,可是得到瞭消息卻是少的可憐(可憐的紀嫣然顯然是偷雞不著蝕把米瞭)。本來項少龍還想從烏應恩套出一些小盤的部署,哪知道烏應恩平時懦弱的要死,可是在被鐵衛一番嚴刑烤打之下,卻還是死不松口;最後還是紀嫣然不之用瞭什麼方法才讓烏應恩開口,可是得到瞭消息卻是少的可憐(可憐的紀嫣然顯然是偷雞不著蝕把米瞭)。

逼不得已隻好按照原定計劃進行,再派人挖一條通往城外的地道,以做後路。逼不得已隻好按照原定計劃進行,再派人挖一條通往城外的地道,以做後路。 然後按原定計劃由烏果帶著肖月潭製作的面具化裝成項少龍,而項少龍則秘密帶著荊俊等人潛往雍都殺死管仲邪。然後按原定計劃由烏果帶著肖月潭制作的面具化裝成項少龍,而項少龍則秘密帶著荊俊等人潛往雍都殺死管仲邪。 同時由烏果裝扮的假項少龍帶著紀嫣然,假藉烏傢受小盤威脅的由頭去找呂不韋,想找他聯合對抗,再伺機將呂不韋殺死。同時由烏果裝扮的假項少龍帶著紀嫣然,假借烏傢受小盤威脅的由頭去找呂不韋,想找他聯合對抗,再伺機將呂不韋殺死。

*****     *****     ***** ***** ***** *****

來到相府的烏果和紀嫣然如願的和呂不韋會面,但呂不韋對於烏果所提之事還是抱持懷疑,身邊的防衛依然嚴密讓兩人尋不到機會進行刺殺,眼看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烏、紀兩人知道如果今晚不能將呂不韋殺死,等管仲邪的死訊傳回來要在刺殺呂不韋將會更加困難。來到相府的烏果和紀嫣然如願的和呂不韋會面,但呂不韋對於烏果所提之事還是抱持懷疑,身邊的防衛依然嚴密讓兩人尋不到機會進行刺殺,眼看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烏、紀兩人知道如果今晚不能將呂不韋殺死,等管仲邪的死訊傳回來要在刺殺呂不韋將會更加困難。

於是紀嫣然做瞭大膽的決定,對呂不韋說道:「為瞭表示我們的誠意,嫣然院留在相府作為人質直到烏傢渡過這次的危機為止。」於是紀嫣然做瞭大膽的決定,對呂不韋說道:「為瞭表示我們的誠意,嫣然院留在相府作為人質直到烏傢渡過這次的危機為止。」

呂不韋聽到紀嫣然的話,眼中閃過一絲淫光:「嗯∼此事事關重大,本仲父需要些時間考慮。不過,如果紀才女留在相府的話,方便烏傢與本仲父的聯繫,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呂不韋聽到紀嫣然的話,眼中閃過一絲淫光:「嗯∼此事事關重大,本仲父需要些時間考慮。不過,如果紀才女留在相府的話,方便烏傢與本仲父的聯系,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紀嫣然見呂不韋露出淫邪的眼光看著自己,心想:今晚留在相府在尋機刺殺呂不韋,如果真的找不到機會,至少有個內應,明日滕翼和烏果待人來強攻時就不怕呂不韋逃瞭。紀嫣然見呂不韋露出淫邪的眼光看著自己,心想:今晚留在相府在尋機刺殺呂不韋,如果真的找不到機會,至少有個內應,明日滕翼和烏果待人來強攻時就不怕呂不韋逃瞭。

想到這紀嫣然和烏果交換個眼色(還好是烏果假扮的項少龍,如果是真貨,想來就算是馬上發動人馬強攻,也不會讓紀嫣然相府),便定下瞭這紀嫣然臨時想的計劃,並約定明日清晨時帶人來強攻相府,如果紀嫣然在今晚殺瞭呂不韋,那她可以藉機逃出相府,如果沒有機會殺死呂不韋,那藉著紀嫣然的監視,呂不韋在眾人佔優勢的強攻之下,也難逃一劫。想到這紀嫣然和烏果交換個眼色(還好是烏果假扮的項少龍,如果是真貨,想來就算是馬上發動人馬強攻,也不會讓紀嫣然相府),便定下瞭這紀嫣然臨時想的計劃,並約定明日清晨時帶人來強攻相府,如果紀嫣然在今晚殺瞭呂不韋,那她可以借機逃出相府,如果沒有機會殺死呂不韋,那借著紀嫣然的監視,呂不韋在眾人占優勢的強攻之下,也難逃一劫。

在烏果離開之後,呂不韋藉想瞭解烏傢的現況與未來兩傢如何聯合應變,領著紀嫣然來到書房。在烏果離開之後,呂不韋借想瞭解烏傢的現況與未來兩傢如何聯合應變,領著紀嫣然來到書房。

兩人在書房中談半個時辰,紀嫣然忽然感到身體明的燥熱起來,她知道自己中春藥,之前與滕翼他們一起時,烏應元偶爾也會用少量的春藥來助興,所以紀嫣然一感到身體的異狀便發覺瞭,心下不由又悲又喜。兩人在書房中談半個時辰,紀嫣然忽然感到身體明的燥熱起來,她知道自己中春藥,之前與滕翼他們一起時,烏應元偶爾也會用少量的春藥來助興,所以紀嫣然一感到身體的異狀便發覺瞭,心下不由又悲又喜。 悲的是今晚難逃被呂不韋糟蹋,喜的是這樣一來呂不韋便減輕瞭戒心,給瞭紀嫣然一個絕佳的機會。悲的是今晚難逃被呂不韋糟蹋,喜的是這樣一來呂不韋便減輕瞭戒心,給瞭紀嫣然一個絕佳的機會。

心下暗自考量一番,既然難逃被姦淫的命運,先藉春藥發作刻意奉承一番,在呂不韋放鬆實在一舉將之擊殺。心下暗自考量一番,既然難逃被奸淫的命運,先借春藥發作刻意奉承一番,在呂不韋放松實在一舉將之擊殺。 紀嫣然咬牙做出瞭決定。紀嫣然咬牙做出瞭決定。

見呂不韋像渾然沒發覺紀嫣然春藥發作一般,依然侃侃而談,紀嫣然『不小心』的輕輕呻吟瞭一聲,臉上浮現一絲紅韻,雙腿不停的相互摩擦,小手也緊緊用力的捉著裙擺。見呂不韋像渾然沒發覺紀嫣然春藥發作一般,依然侃侃而談,紀嫣然『不小心』的輕輕呻吟瞭一聲,臉上浮現一絲紅韻,雙腿不停的相互摩擦,小手也緊緊用力的捉著裙擺。

呂不韋見狀嘴角浮現淫笑,假裝關心的上前扶住紀嫣然的雙肩問道:「紀才女身體不適嗎?要不要本仲父叫人來幫妳看看?」紀嫣然的身體在呂不韋雙手剛接觸到肩膀時,猛地一僵,緊咬雙唇搖瞭搖頭。呂不韋見狀嘴角浮現淫笑,假裝關心的上前扶住紀嫣然的雙肩問道:「紀才女身體不適嗎?要不要本仲父叫人來幫妳看看?」紀嫣然的身體在呂不韋雙手剛接觸到肩膀時,猛地一僵,緊咬雙唇搖瞭搖頭。

見紀嫣然半響沒有答話,呂不韋揮手讓原本在房中保護的侍衛離開後,扶著紀嫣然雙肩的大手輕輕的捏動起來,隨著呂不韋的按摩,紀嫣然僵直的身體慢慢的放鬆,輕輕的往後靠在呂不韋的身上,閉上雙眼。見紀嫣然半響沒有答話,呂不韋揮手讓原本在房中保護的侍衛離開後,扶著紀嫣然雙肩的大手輕輕的捏動起來,隨著呂不韋的按摩,紀嫣然僵直的身體慢慢的放松,輕輕的往後靠在呂不韋的身上,閉上雙眼。

呂不韋見紀嫣然有瞭反應,一雙大手慢慢的伸進紀嫣然的衣襟裡,在兩之豐乳上輕輕的搓揉,紀嫣然纖手隔著衣衫將呂不韋的雙手按住,但是卻無法阻止呂不韋的侵犯,用兩根手指在紀嫣然鼓漲起來的乳頭用力的一捏一提,紀嫣然上身猛地往上曲伸瞭一下,嬌吟一聲後,靠在呂不韋的身上微微喘息。呂不韋見紀嫣然有瞭反應,一雙大手慢慢的伸進紀嫣然的衣襟裡,在兩之豐乳上輕輕的搓揉,紀嫣然纖手隔著衣衫將呂不韋的雙手按住,但是卻無法阻止呂不韋的侵犯,用兩根手指在紀嫣然鼓漲起來的乳頭用力的一捏一提,紀嫣然上身猛地往上曲伸瞭一下,嬌吟一聲後,靠在呂不韋的身上微微喘息。

呂不韋將書桌上的東西都一把掃落,「乒哩乓啦」的碎裂一地,把紀嫣然抱起放在書桌上,在紀嫣然無力的掙紮下除去紀嫣然的衣衫,盡情的欣賞紀嫣然姣好豐腴的身體,雙手分開紀嫣然的大腿,紀嫣然害羞的用小手覆在小屄上擋住呂不韋充滿侵略性的眼神。呂不韋將書桌上的東西都一把掃落,「乒哩乓啦」的碎裂一地,把紀嫣然抱起放在書桌上,在紀嫣然無力的掙紮下除去紀嫣然的衣衫,盡情的欣賞紀嫣然姣好豐腴的身體,雙手分開紀嫣然的大腿,紀嫣然害羞的用小手覆在小屄上擋住呂不韋充滿侵略性的眼神。

「不∼不要看那裡∼啊∼∼相爺不要親嫣然的∼嗯∼啊∼∼」 「不∼不要看那裡∼啊∼∼相爺不要親嫣然的∼嗯∼啊∼∼」

「嘿嘿∼項少龍的女人又如何,智絕無雙的才女又如何,還不是一樣分開雙腿讓本仲父肏。嘿∼紀才女不用害羞,本仲父一定讓妳欲仙欲死的。嘿嘿∼」 「嘿嘿∼項少龍的女人又如何,智絕無雙的才女又如何,還不是一樣分開雙腿讓本仲父肏。嘿∼紀才女不用害羞,本仲父一定讓妳欲仙欲死的。嘿嘿∼」

伏下頭在紀嫣然的肚臍上細細的親吻,慢慢地往下移去,雙手不停地在大腿根部和豐臀間撫摸。伏下頭在紀嫣然的肚臍上細細的親吻,慢慢地往下移去,雙手不停地在大腿根部和豐臀間撫摸。 紀嫣然輕顫的身體與雙手間隙泊泊流出的淫水,讓呂不韋知道春藥已經發揮效果瞭,輕輕地將紀嫣然的雙手移開,呂不韋大嘴緊緊的覆蓋住紀嫣然的小屄用力的吸吮,紀嫣然的雙腿猛地一把夾住呂不韋的頭,呂不韋大手一用力將紀嫣然的雙腿再次分開,在呂不韋嫻熟的舌技下,紀嫣然達到瞭一次小高潮。紀嫣然輕顫的身體與雙手間隙泊泊流出的淫水,讓呂不韋知道春藥已經發揮效果瞭,輕輕地將紀嫣然的雙手移開,呂不韋大嘴緊緊的覆蓋住紀嫣然的小屄用力的吸吮,紀嫣然的雙腿猛地一把夾住呂不韋的頭,呂不韋大手一用力將紀嫣然的雙腿再次分開,在呂不韋嫻熟的舌技下,紀嫣然達到瞭一次小高潮。

「嘿嘿∼紀才女的小逼真美,水真多,嘶∼味道真好,嗯∼紀才女的水怎麼越舔越多瞭呀。嘿嘿∼讓本仲父來幫紀才女止水吧∼」 「嘿嘿∼紀才女的小逼真美,水真多,嘶∼味道真好,嗯∼紀才女的水怎麼越舔越多瞭呀。嘿嘿∼讓本仲父來幫紀才女止水吧∼」

呂不韋見時機已經成熟,讓紀嫣然跪伏在地上,雙手扶著紀嫣然的細腰,將雞巴緩緩地插進紀嫣然淫水滿溢的小屄一點,然後快速抽出,在慢慢的挺進、抽出,每次都雞巴多深入小屄一點,然後快速抽出,如此重復十來次,終於呂不韋的雞巴一插到底,開始慢慢地加快速度,每次都是用力的插到底後用力地拔出,隨著紀嫣然呻吟聲越來越高昂,呂不韋抽插的速度也越來越快,越來越用力,如此肏瞭一百多下。呂不韋見時機已經成熟,讓紀嫣然跪伏在地上,雙手扶著紀嫣然的細腰,將雞巴緩緩地插進紀嫣然淫水滿溢的小屄一點,然後快速抽出,在慢慢的挺進、抽出,每次都雞巴多深入小屄一點,然後快速抽出,如此重復十來次,終於呂不韋的雞巴一插到底,開始慢慢地加快速度,每次都是用力的插到底後用力地拔出,隨著紀嫣然呻吟聲越來越高昂,呂不韋抽插的速度也越來越快,越來越用力,如此肏瞭一百多下。

「啊∼∼不∼不要∼嗯∼啊∼∼啊∼啊∼∼∼小∼小屄好爽啊∼哦∼∼相爺的雞巴肏的嫣然好爽∼∼哦∼∼要來瞭∼喔∼∼嫣然要洩瞭∼洩∼洩瞭∼哦∼∼∼」 「啊∼∼不∼不要∼嗯∼啊∼∼啊∼啊∼∼∼小∼小屄好爽啊∼哦∼∼相爺的雞巴肏的嫣然好爽∼∼哦∼∼要來瞭∼喔∼∼嫣然要泄瞭∼泄∼泄瞭∼哦∼∼∼」

「哦∼∼我∼我也要射瞭,本仲父要將精液全都射進妳的子宮裡,讓妳為本仲父生一個孩子。哈哈∼∼本仲父要讓項少龍帶綠帽,還要幫本仲父養孩子。喔∼∼射瞭∼好爽∼∼紀才女的小逼讓本仲父肏的好爽啊∼∼」 「哦∼∼我∼我也要射瞭,本仲父要將精液全都射進妳的子宮裡,讓妳為本仲父生一個孩子。哈哈∼∼本仲父要讓項少龍帶綠帽,還要幫本仲父養孩子。喔∼∼射瞭∼好爽∼∼紀才女的小逼讓本仲父肏的好爽啊∼∼」

紀嫣然大叫一聲,一股陰精從子宮洶湧而出,澆在呂不韋的龜頭上,呂不韋感到龜頭一陣腫脹,猛的用力抽插幾下,緊緊的抱著紀嫣然的腰,伏在紀嫣然的身上,死死的抵在紀嫣然的子宮,雞巴一陣顫抖將精液射進紀嫣然的子宮之中。紀嫣然大叫一聲,一股陰精從子宮洶湧而出,澆在呂不韋的龜頭上,呂不韋感到龜頭一陣腫脹,猛的用力抽插幾下,緊緊的抱著紀嫣然的腰,伏在紀嫣然的身上,死死的抵在紀嫣然的子宮,雞巴一陣顫抖將精液射進紀嫣然的子宮之中。

半響,呂不韋將雞巴緩緩的抽出,倏地紀嫣然猛然轉身,小手上一支髮簪刺向呂不韋的頭,呂不韋下意識的偏過頭讓過,髮簪再呂不韋的臉上劃開一條血痕,呂不韋大驚剛想開口叫人,髮簪猛地一轉狠狠的插在呂不韋的脖子,呂不韋兩眼圓瞪,死死的盯著紀嫣然,「碰」一聲栽倒在地,顯然死不瞑目。半響,呂不韋將雞巴緩緩的抽出,倏地紀嫣然猛然轉身,小手上一支發簪刺向呂不韋的頭,呂不韋下意識的偏過頭讓過,發簪再呂不韋的臉上劃開一條血痕,呂不韋大驚剛想開口叫人,發簪猛地一轉狠狠的插在呂不韋的脖子,呂不韋兩眼圓瞪,死死的盯著紀嫣然,「碰」一聲栽倒在地,顯然死不瞑目。 紀嫣然跪坐在地上大口的喘著氣,臉色蒼白,心裡後怕,如果剛才讓呂不韋開口將人叫瞭進來,那自己的下場……。紀嫣然跪坐在地上大口的喘著氣,臉色蒼白,心裡後怕,如果剛才讓呂不韋開口將人叫瞭進來,那自己的下場……。

隔日清晨,烏果假冒地項少龍帶領城衛軍包圍相府,趁著相府大亂之際,滕翼帶著鐵衛精英,潛入將紀嫣然救瞭出來。隔日清晨,烏果假冒地項少龍帶領城衛軍包圍相府,趁著相府大亂之際,滕翼帶著鐵衛精英,潛入將紀嫣然救瞭出來。

一代權臣歷經無數風雨依然屹立不搖,奈何卻是如此死法。一代權臣歷經無數風雨依然屹立不搖,奈何卻是如此死法。

(八) (八)

項少龍與荊俊帶著鐵衛精英,循著之前派來雍都的暗探留下的訊息,終於找到管仲邪的隱密住處,項少龍做瞭個手勢讓眾鐵衛將房屋四周包圍住後,與荊俊兩人射出鐵爪,悄無聲息的潛進瞭管仲邪的住處。項少龍與荊俊帶著鐵衛精英,循著之前派來雍都的暗探留下的訊息,終於找到管仲邪的隱密住處,項少龍做瞭個手勢讓眾鐵衛將房屋四周包圍住後,與荊俊兩人射出鐵爪,悄無聲息的潛進瞭管仲邪的住處。

潛進院子裡二人聽見分別在兩間房間傳出聲響,項少龍示意荊俊去那傳出小孩哭聲的房間,自己則往傳出呻吟聲的房間潛去(又聽牆角?!)。潛進院子裡二人聽見分別在兩間房間傳出聲響,項少龍示意荊俊去那傳出小孩哭聲的房間,自己則往傳出呻吟聲的房間潛去(又聽牆角?!) 。

半響,就見荊俊拿劍架在抱著一個嬰兒的呂娘蓉脖子上,將之押瞭出來,項少龍這時正被房間內的景像驚楞住瞭,直到荊俊押著呂娘蓉來到身後才回過神來。半響,就見荊俊拿劍架在抱著一個嬰兒的呂娘蓉脖子上,將之押瞭出來,項少龍這時正被房間內的景像驚楞住瞭,直到荊俊押著呂娘蓉來到身後才回過神來。

項少龍看荊俊押著呂娘蓉面露得意之色,不由搖頭苦笑一下,正想找個藉口讓荊俊在大院等候,哪料荊俊忽然臉色大變,推開呂娘蓉,一腳將房間門給踹開,衝瞭進去……項少龍看荊俊押著呂娘蓉面露得意之色,不由搖頭苦笑一下,正想找個借口讓荊俊在大院等候,哪料荊俊忽然臉色大變,推開呂娘蓉,一腳將房間門給踹開,衝瞭進去……

項少龍隻好拔劍架著呂娘蓉,跟著走瞭進去。項少龍隻好拔劍架著呂娘蓉,跟著走瞭進去。

隻見房間內荊俊拿劍不停的劈砍著渾身赤裸的許商和管仲邪,許商一直用靈活的身法繞著桌子閃躲,而管仲邪則拿著板凳阻擋著荊俊的劍勢,房內的一角同樣赤裸的鹿丹兒抱著衣服,哭喊著:「別打瞭,荊俊,別打瞭。」隻見房間內荊俊拿劍不停的劈砍著渾身赤裸的許商和管仲邪,許商一直用靈活的身法繞著桌子閃躲,而管仲邪則拿著板凳阻擋著荊俊的劍勢,房內的一角同樣赤裸的鹿丹兒抱著衣服,哭喊著:「別打瞭,荊俊,別打瞭。」

直到項少龍進來喊瞭一聲「住手」,荊俊才恨恨的停下來,這時門外的鐵衛聽見裡面的聲音,一起衝進瞭大院,來到房間門口時,卻被項少龍喝住,全都停在大院不解的互望。直到項少龍進來喊瞭一聲「住手」,荊俊才恨恨的停下來,這時門外的鐵衛聽見裡面的聲音,一起衝進瞭大院,來到房間門口時,卻被項少龍喝住,全都停在大院不解的互望。

這時就見荊俊氣衝衝從房內跑瞭出來,隨即衣衫不整的鹿丹兒也追瞭出去,眾鐵衛瞭然地對視一眼,立馬目不斜視的警戒著房間的動靜。這時就見荊俊氣衝衝從房內跑瞭出來,隨即衣衫不整的鹿丹兒也追瞭出去,眾鐵衛瞭然地對視一眼,立馬目不斜視的警戒著房間的動靜。

房內呂娘蓉聲淚俱下的哀求著項少龍,項少龍心裡不停的掙紮著,一邊是自己的結義兄弟,如果就這樣放瞭他們,對荊俊實在過意不去;可是看著呂娘蓉抱著小孩苦苦的哀求,心裡實在不忍讓這小生命就此斷送。房內呂娘蓉聲淚俱下的哀求著項少龍,項少龍心裡不停的掙紮著,一邊是自己的結義兄弟,如果就這樣放瞭他們,對荊俊實在過意不去;可是看著呂娘蓉抱著小孩苦苦的哀求,心裡實在不忍讓這小生命就此斷送。

最後項少龍經受不住呂娘蓉的哀求,還是咬牙做瞭決定。最後項少龍經受不住呂娘蓉的哀求,還是咬牙做瞭決定。 召瞭幾個鐵衛進去,讓他們將滿面淚痕的呂娘蓉與管仲邪四人押出城去後,才搖頭苦笑的帶著眾鐵衛將房子放火燒掉後離去。召瞭幾個鐵衛進去,讓他們將滿面淚痕的呂娘蓉與管仲邪四人押出城去後,才搖頭苦笑的帶著眾鐵衛將房子放火燒掉後離去。

至於荊俊隻有回去再向他賠罪瞭。至於荊俊隻有回去再向他賠罪瞭。

*****     *****     ***** ***** ***** *****

贏政加冕的日子將近,雍都城裡越發顯得熱鬧,秦國各王公貴胄皆親自來賀。贏政加冕的日子將近,雍都城裡越發顯得熱鬧,秦國各王公貴胄皆親自來賀。

祈年宮禦書房,小盤坐在書案後,專心聽項少龍稟報誅殺呂、管等人的經過(經過紀嫣然潤飾過的版本),期間小盤不時隨項少龍的描述,時而皺眉,時而面露愉快表情,等項少龍說完,表揚項少龍幾句後,便讓他退下。祈年宮禦書房,小盤坐在書案後,專心聽項少龍稟報誅殺呂、管等人的經過(經過紀嫣然潤飾過的版本),期間小盤不時隨項少龍的描述,時而皺眉,時而面露愉快表情,等項少龍說完,表揚項少龍幾句後,便讓他退下。

等項少龍離開後,小盤揮退眾人,都自一人閉目沉思?等項少龍離開後,小盤揮退眾人,都自一人閉目沉思? ! !

倏地書桌下傳出一聲女子驚呼,小盤虎目猛地睜開,從書桌下爬出一名身材略瘦地全裸女子,絕美秀麗的臉龐,嘴角還殘留一絲白濁液體,不是琴清是誰。倏地書桌下傳出一聲女子驚呼,小盤虎目猛地睜開,從書桌下爬出一名身材略瘦地全裸女子,絕美秀麗的臉龐,嘴角還殘留一絲白濁液體,不是琴清是誰。

「太傅的口技又有進步瞭,想來寡人這近月來的調教功不可沒啊。太傅今天當著上將軍的面為寡人吸吮雞巴士不是感到特別有感覺,所以才會如此的賣力。」小盤看著全裸女子開口調侃道。 「太傅的口技又有進步瞭,想來寡人這近月來的調教功不可沒啊。太傅今天當著上將軍的面為寡人吸吮雞巴士不是感到特別有感覺,所以才會如此的賣力。 」小盤看著全裸女子開口調侃道。

「沒…臣妾不是……」原來剛才項少龍在臺下稟報時,琴清就在書桌下為小盤吸吮雞巴。 「沒…臣妾不是……」原來剛才項少龍在臺下稟報時,琴清就在書桌下為小盤吸吮雞巴。

小盤將大手在琴清大腿根處抹瞭一下,放在琴清面前說道:「嘿嘿∼太傅的小屄都這麼濕瞭,還說沒有,要不要寡人叫上將軍進來評論一下啊。」說完便想叫人。小盤將大手在琴清大腿根處抹瞭一下,放在琴清面前說道:「嘿嘿∼太傅的小屄都這麼濕瞭,還說沒有,要不要寡人叫上將軍進來評論一下啊。 」說完便想叫人。

琴清急忙阻止道:「別…儲君別叫上將軍。」琴清急忙阻止道:「別…儲君別叫上將軍。」

「那太傅老實回答我,剛剛太傅是不是有感覺瞭啊?」 「那太傅老實回答我,剛剛太傅是不是有感覺瞭啊?」

琴清羞紅瞭臉,半響,低頭懦懦的開口說道:「是……臣妾剛才有感覺瞭。嗯∼儲君∼啊∼∼」琴清話還沒說完,小盤的大手就覆蓋在琴清堅挺地乳房上,厚實的雙唇將粉嫩地乳頭吸瞭進去。琴清羞紅瞭臉,半響,低頭懦懦的開口說道:「是……臣妾剛才有感覺瞭。嗯∼儲君∼啊∼∼」琴清話還沒說完,小盤的大手就覆蓋在琴清堅挺地乳房上,厚實的雙唇將粉嫩地乳頭吸瞭進去。

「哦∼儲君∼別∼∼會被人聽到的∼∼嗯∼∼」說話間,琴清身體已經軟倒在小盤的懷中。 「哦∼儲君∼別∼∼會被人聽到的∼∼嗯∼∼」說話間,琴清身體已經軟倒在小盤的懷中。

小盤讓琴清坐到書桌上,然後將嘴唇緊貼琴清的小屄,將舌頭插進小屄裡來回舔動,促在的舌蕾不斷摩擦洞口小豆,讓琴清快感頓時快速升高,就在臨近高潮時,禦書房外侍奉太監聲音響起:「啟稟王上,華陽夫人求見。」琴清身子一頓,小屄裡湧出大量的陰精,讓嗆瞭小盤一下,猛地咳嗽不止,趕緊讓琴清再爬回書桌底下,小盤猛喝瞭一口茶水後,才傳旨讓華陽夫人進來。小盤讓琴清坐到書桌上,然後將嘴唇緊貼琴清的小屄,將舌頭插進小屄裡來回舔動,促在的舌蕾不斷摩擦洞口小豆,讓琴清快感頓時快速升高,就在臨近高潮時,禦書房外侍奉太監聲音響起:「啟稟王上,華陽夫人求見。」琴清身子一頓,小屄裡湧出大量的陰精,讓嗆瞭小盤一下,猛地咳嗽不止,趕緊讓琴清再爬回書桌底下,小盤猛喝瞭一口茶水後,才傳旨讓華陽夫人進來。

華陽夫人進來後,便和小盤閒話傢常,但是小盤卻好像沒註意華陽夫人說瞭些什麼,一直不停地瞄著琴清在書桌下搖換的雪臀,猛吞口水。華陽夫人進來後,便和小盤閑話傢常,但是小盤卻好像沒註意華陽夫人說瞭些什麼,一直不停地瞄著琴清在書桌下搖換的雪臀,猛吞口水。

而在書桌下的琴清惶恐不安的聽著華陽夫人說話,又怕稍不註意發出聲響讓她註意到自己赤身裸體的藏在書桌下。而在書桌下的琴清惶恐不安的聽著華陽夫人說話,又怕稍不註意發出聲響讓她註意到自己赤身裸體的藏在書桌下。 當聽見華陽夫人告訴小盤,想在加冕的這段日子讓自己和烏廷芳陪著她時,心下不由地高興瞭一下,隨即又開始擔心小盤不允。當聽見華陽夫人告訴小盤,想在加冕的這段日子讓自己和烏廷芳陪著她時,心下不由地高興瞭一下,隨即又開始擔心小盤不允。

這時,忽然感覺纖腰被人握住,小屄猛地被一雄偉異物侵入,隨即一波猛烈的撞擊,琴清連忙雙手捂住嘴巴。這時,忽然感覺纖腰被人握住,小屄猛地被一雄偉異物侵入,隨即一波猛烈的撞擊,琴清連忙雙手捂住嘴巴。

因為怕被人發現,琴清精神加倍地集中,卻也讓身體更加地敏感,隨著小盤的每一次衝擊,琴清的身體就是一陣輕顫,花徑內淫水越發地盈溢,快感越發地猛烈,要不是雙手捂住櫻口,恐怕已經呻吟出聲。因為怕被人發現,琴清精神加倍地集中,卻也讓身體更加地敏感,隨著小盤的每一次衝擊,琴清的身體就是一陣輕顫,花徑內淫水越發地盈溢,快感越發地猛烈,要不是雙手捂住櫻口,恐怕已經呻吟出聲。

臺下華陽夫人見小盤聽見自己的要求後,突然站瞭起來,心裡也不由突地跳瞭一下,看小盤隻是站瞭起來後,再沒有其他動作,心下稍安,將剛才地要求再提瞭一遍,小盤隻是隨意地「嗯∼」一聲應瞭一聲後,再沒下文。臺下華陽夫人見小盤聽見自己的要求後,突然站瞭起來,心裡也不由突地跳瞭一下,看小盤隻是站瞭起來後,再沒有其他動作,心下稍安,將剛才地要求再提瞭一遍,小盤隻是隨意地「嗯∼」一聲應瞭一聲後,再沒下文。 書桌下琴清子宮一陣猛烈的收縮後,一波高潮澎湃而出,衝擊著小盤的龜頭,讓小盤差點忍不住射精。書桌下琴清子宮一陣猛烈的收縮後,一波高潮澎湃而出,衝擊著小盤的龜頭,讓小盤差點忍不住射精。

半響,華陽夫人見小盤似乎並沒有用心地聽自己講話,而且目的已經達到瞭,說瞭晚上來接琴、烏二人後便離開。半響,華陽夫人見小盤似乎並沒有用心地聽自己講話,而且目的已經達到瞭,說瞭晚上來接琴、烏二人後便離開。

小盤見華陽夫人離開,也沒註意她說瞭什麼。小盤見華陽夫人離開,也沒註意她說瞭什麼。 將琴清從書桌下拉瞭出來,讓她坐在書桌上,挑逗著琴清還未退去高潮而特別敏感的身體。將琴清從書桌下拉瞭出來,讓她坐在書桌上,挑逗著琴清還未退去高潮而特別敏感的身體。 分開琴清的雙腿,把龜頭頂在瞭琴清的小屄上,用龜頭磨擦著琴清的肉粒,然後張開大口用牙齒輕輕的嚙咬琴清挺立鮮紅的乳頭。分開琴清的雙腿,把龜頭頂在瞭琴清的小屄上,用龜頭磨擦著琴清的肉粒,然後張開大口用牙齒輕輕的囓咬琴清挺立鮮紅的乳頭。 讓琴清不禁開口討饒:「啊∼∼不行瞭∼臣妾不行瞭∼嗯∼∼儲君饒瞭臣妾吧∼∼啊∼別∼這樣∼這樣臣妾又會想要∼∼哦∼∼∼」讓琴清不禁開口討饒:「啊∼∼不行瞭∼臣妾不行瞭∼嗯∼∼儲君饒瞭臣妾吧∼∼啊∼別∼這樣∼這樣臣妾又會想要∼∼哦∼∼∼」

小盤猛地將雞巴插進琴清體內,緊緊的抵住子宮,緩緩地用龜頭廝磨著子宮口,這樣的方式,讓琴清敏感的身體越加受不瞭。小盤猛地將雞巴插進琴清體內,緊緊的抵住子宮,緩緩地用龜頭廝磨著子宮口,這樣的方式,讓琴清敏感的身體越加受不瞭。

「哦∼儲君快動,別再磨瞭∼∼喔∼∼臣妾∼臣妾快瘋瞭∼嗯∼求儲君∼快∼快幹臣妾∼∼哦∼別∼別∼∼快幹∼啊∼∼好∼好爽∼∼用力∼啊∼∼儲君用力∼啊呀∼∼∼」隨著小盤的衝擊,琴清緊緊的抱著小盤,偏小但堅挺的乳房在小盤寬厚的胸膛摩擦,帶來另一種的快感,小盤越來越重的衝擊,讓琴清的子宮口慢慢的開瞭個小口,最後在小盤的低吼聲後,一股陽精射入琴清的子宮,琴清子宮猛地一陣收縮,高潮的淫水將小盤的龜頭淹沒。 「哦∼儲君快動,別再磨瞭∼∼喔∼∼臣妾∼臣妾快瘋瞭∼嗯∼求儲君∼快∼快幹臣妾∼∼哦∼別∼別∼∼快幹∼啊∼ ∼好∼好爽∼∼用力∼啊∼∼儲君用力∼啊呀∼∼∼」隨著小盤的衝擊,琴清緊緊的抱著小盤,偏小但堅挺的乳房在小盤寬厚的胸膛摩擦,帶來另一種的快感,小盤越來越重的衝擊,讓琴清的子宮口慢慢的開瞭個小口,最後在小盤的低吼聲後,一股陽精射入琴清的子宮,琴清子宮猛地一陣收縮,高潮的淫水將小盤的龜頭淹沒。

小盤抱著琴清攤坐在椅子上一會兒,琴清猛地驚呼一聲。小盤抱著琴清攤坐在椅子上一會兒,琴清猛地驚呼一聲。

小盤一驚,連忙問﹔「怎麼瞭?」小盤一驚,連忙問﹔「怎麼瞭?」

琴清懦懦的細聲說道:「今∼今天是臣妾的危險期,儲君剛∼剛才又射進臣妾裡面…臣妾,臣妾怕……」琴清懦懦的細聲說道:「今∼今天是臣妾的危險期,儲君剛∼剛才又射進臣妾裡面…臣妾,臣妾怕……」

「喔∼寡人還以為是什麼事呢?沒關係!等寡人加冕之後,寡人封妳做我的王妃,等妳懷裡的孩子出生瞭,寡人封他為太子。」 「喔∼寡人還以為是什麼事呢?沒關系!等寡人加冕之後,寡人封妳做我的王妃,等妳懷裡的孩子出生瞭,寡人封他為太子。」

琴清聽見小盤的話眼神一黯,隨即想到今晚和華陽夫人出宮後,可以聯絡項少龍,讓他將自己兩人救出,眼神又是一亮。琴清聽見小盤的話眼神一黯,隨即想到今晚和華陽夫人出宮後,可以聯絡項少龍,讓他將自己兩人救出,眼神又是一亮。

*****     *****     ***** ***** ***** *****

當晚華陽夫人來到祈年宮要接琴、烏二女時,小盤好是跟華陽夫人爭論瞭一番,後來被華陽夫人頂瞭一句「君無戲言」後,無奈的放行,但還是派出昌文君帶禁軍護衛。當晚華陽夫人來到祈年宮要接琴、烏二女時,小盤好是跟華陽夫人爭論瞭一番,後來被華陽夫人頂瞭一句「君無戲言」後,無奈的放行,但還是派出昌文君帶禁軍護衛。 奈何昌文君不知道小盤的用心,小盤也沒交代清楚,昌文君以為小盤派他去是擔心華陽夫人的安全,所以當紀嫣然將琴、烏二女接走時,昌文君還派瞭一隊禁軍護送。奈何昌文君不知道小盤的用心,小盤也沒交代清楚,昌文君以為小盤派他去是擔心華陽夫人的安全,所以當紀嫣然將琴、烏二女接走時,昌文君還派瞭一隊禁軍護送。

結果當小盤接到消息時,項少龍與烏傢眾人已經逃去無蹤。結果當小盤接到消息時,項少龍與烏傢眾人已經逃去無蹤。 讓小盤氣的將昌文君大罵一通,傳令給王剪讓他阻擊項少龍等人,除瞭女眷外格殺勿論。讓小盤氣的將昌文君大罵一通,傳令給王剪讓他阻擊項少龍等人,除瞭女眷外格殺勿論。

王剪收到小盤的旨意後,用瞭三天的時間組織瞭一隊大軍,沿著項少龍逃遁的路線追到瞭邊城外三十裡後,因為地理環境不熟而迷瞭路,隻好草草收兵回關內覆旨請罪。王剪收到小盤的旨意後,用瞭三天的時間組織瞭一隊大軍,沿著項少龍逃遁的路線追到瞭邊城外三十裡後,因為地理環境不熟而迷瞭路,隻好草草收兵回關內覆旨請罪。

*****     *****     ***** ***** ***** *****

雍都城大鄭宮裡,嫪毐侍候朱姬睡下後,獨自一人在房裡喝著悶酒。雍都城大鄭宮裡,嫪毐侍候朱姬睡下後,獨自一人在房裡喝著悶酒。 這幾日呂不韋、管仲邪相繼被殺;項少龍遠遁關外;自己則小心翼翼的躲在朱姬的身旁,不敢離開半步。這幾日呂不韋、管仲邪相繼被殺;項少龍遠遁關外;自己則小心翼翼的躲在朱姬的身旁,不敢離開半步。 可自項少龍離開後,朱姬的情緒一直很差,但是為瞭保命自己隻能逆來順受,隻是可憐瞭小弟,已經好幾天不聞腥味瞭。可自項少龍離開後,朱姬的情緒一直很差,但是為瞭保命自己隻能逆來順受,隻是可憐瞭小弟,已經好幾天不聞腥味瞭。 宮中的侍女嫪毐是不敢動的。宮中的侍女嫪毐是不敢動的。

這時新收的貼身侍衛蔣離給嫪毐出瞭個主意。這時新收的貼身侍衛蔣離給嫪毐出瞭個主意。 現在雍都聚集瞭秦國的王公貴胄和各國的使節,想來美女一定也不少,所以蔣離讓嫪毐化妝出宮去,憑嫪毐的本事還不是手到擒來。現在雍都聚集瞭秦國的王公貴胄和各國的使節,想來美女一定也不少,所以蔣離讓嫪毐化妝出宮去,憑嫪毐的本事還不是手到擒來。

嫪毐心裡面掙紮瞭一下,最後還是受不瞭小弟的呼喚,決定冒險一次。嫪毐心裡面掙紮瞭一下,最後還是受不瞭小弟的呼喚,決定冒險一次。 與蔣離二人化妝出宮獵艷去瞭。與蔣離二人化妝出宮獵艷去瞭。

*****     *****     ***** ***** ***** *****

贏盈覺得很生氣,今天去問大哥項少龍為什麼要逃離秦國時,居然被大哥喝斥瞭一頓,問二哥也不說。贏盈覺得很生氣,今天去問大哥項少龍為什麼要逃離秦國時,居然被大哥喝斥瞭一頓,問二哥也不說。 而新婚的丈夫卻什麼也不知道,真是的,還好意思說他是個禁軍校衛。而新婚的丈夫卻什麼也不知道,真是的,還好意思說他是個禁軍校衛。

心情鬱悶,再加上現在雍都城裡聚集瞭王公貴胄,憑自己的身分想來也沒人敢動歪腦筋,贏盈索性一杯接一杯,直接醉倒在桌上。心情鬱悶,再加上現在雍都城裡聚集瞭王公貴胄,憑自己的身分想來也沒人敢動歪腦筋,贏盈索性一杯接一杯,直接醉倒在桌上。

一旁早已暗中註意贏盈的兩人,對視一眼,隻見其中一人拿出令符給怕惹來麻煩的老闆看瞭一下,就攙扶著贏盈離開。一旁早已暗中註意贏盈的兩人,對視一眼,隻見其中一人拿出令符給怕惹來麻煩的老板看瞭一下,就攙扶著贏盈離開。

*****     *****     ***** ***** ***** *****

雍都一座普通民宅裡,贏盈身上被脫的隻剩褻衣褻褲靠在一名半裸男子身上,一隻從腋下穿出的手隔著褻衣撫摸著贏盈嬌小飽滿的乳房,另一名男子將手放在贏盈大腿上,沿著大腿內側來回撫摸,不時的隔著褻褲輕揉著贏盈的小屄,讓贏盈皺著眉頭「嗯!」的輕輕呻吟瞭一聲。雍都一座普通民宅裡,贏盈身上被脫的隻剩褻衣褻褲靠在一名半裸男子身上,一隻從腋下穿出的手隔著褻衣撫摸著贏盈嬌小飽滿的乳房,另一名男子將手放在贏盈大腿上,沿著大腿內側來回撫摸,不時的隔著褻褲輕揉著贏盈的小屄,讓贏盈皺著眉頭「嗯!」的輕輕呻吟瞭一聲。 仔細一看這兩人竟是嫪毐和他的侍衛蔣離。仔細一看這兩人竟是嫪毐和他的侍衛蔣離。

過瞭一會見贏盈沒有反應,嫪毐更加大膽起來,趴在贏盈的跨下,伸出舌頭隔著褻褲舔弄贏盈的小屄,並用手指在陰蒂的位置輕輕的揉動,不一會兒贏盈的褻褲便濕瞭一片。過瞭一會見贏盈沒有反應,嫪毐更加大膽起來,趴在贏盈的跨下,伸出舌頭隔著褻褲舔弄贏盈的小屄,並用手指在陰蒂的位置輕輕的揉動,不一會兒贏盈的褻褲便濕瞭一片。 贏盈身後的蔣離早已將贏盈上身的褻衣除去,用雙手大力搓揉著贏盈粉嫩的乳房,大嘴吸啜著贏盈的耳垂。贏盈身後的蔣離早已將贏盈上身的褻衣除去,用雙手大力搓揉著贏盈粉嫩的乳房,大嘴吸啜著贏盈的耳垂。

這時嫪毐也將贏盈潮濕的褻褲脫掉,兩隻手指搓揉著贏盈的陰蒂,還將舌頭伸進贏盈的小屄舔弄,「啊∼∼不∼嗯∼∼不要呀∼∼」贏盈下意識的呻吟出聲,小手無力的推著蔣離的揉捏雙峰的大手,雙腿不斷夾著嫪毐的頭,半響,贏盈身體一陣輕顫,達到瞭一次小高潮。這時嫪毐也將贏盈潮濕的褻褲脫掉,兩隻手指搓揉著贏盈的陰蒂,還將舌頭伸進贏盈的小屄舔弄,「啊∼∼不∼嗯∼∼不要呀∼∼」贏盈下意識的呻吟出聲,小手無力的推著蔣離的揉捏雙峰的大手,雙腿不斷夾著嫪毐的頭,半響,贏盈身體一陣輕顫,達到瞭一次小高潮。

「嘿嘿∼我讓妳裝醉,老子早就想上妳瞭,要不是有昌平君他們護著,老子早就把妳給幹瞭,哼∼現在妳終於落在我手裡瞭,在不睜開眼睛老子就插進去瞭。」說完將龜頭插入贏盈的小屄半寸,嚇的贏盈趕緊睜開眼睛開口求饒:「不要啊∼唔唔∼∼」話還沒說完,就被蔣離的雞巴一把堵住,嫪毐也趁機將雞巴狠狠的插進贏盈的小屄。 「嘿嘿∼我讓妳裝醉,老子早就想上妳瞭,要不是有昌平君他們護著,老子早就把妳給幹瞭,哼∼現在妳終於落在我手裡瞭,在不睜開眼睛老子就插進去瞭。」說完將龜頭插入贏盈的小屄半寸,嚇的贏盈趕緊睜開眼睛開口求饒:「不要啊∼唔唔∼∼」話還沒說完,就被蔣離的雞巴一把堵住,嫪毐也趁機將雞巴狠狠的插進贏盈的小屄。

「嗯哼!」贏盈痛苦的從鼻子哼出聲音,眉頭緊緊皺在一起,眼角流下悔恨淚水,嫪毐卻是不理,一面抽插一面用力的搓揉贏盈的乳房,在贏盈雪白的雙峰留下深深的抓痕。 「嗯哼!」贏盈痛苦的從鼻子哼出聲音,眉頭緊緊皺在一起,眼角流下悔恨淚水,嫪毐卻是不理,一面抽插一面用力的搓揉贏盈的乳房,在贏盈雪白的雙峰留下深深的抓痕。

半響,嫪毐揮手讓蔣離放開贏盈後,將贏盈翻過身趴在床上,扶住贏盈的纖腰開始狂抽猛送,幾十下後,把贏盈肏的雙手再沒力氣支撐身體趴伏在床上,撅起屁股任嫪毐肏弄,呻吟聲也從高亢漸漸變成偶而無意識哼哼的幾聲,直到贏盈不知第幾次高潮後,嫪毐才閉著眼睛,呻吟著把黏稠的精液射進贏盈的子宮。半響,嫪毐揮手讓蔣離放開贏盈後,將贏盈翻過身趴在床上,扶住贏盈的纖腰開始狂抽猛送,幾十下後,把贏盈肏的雙手再沒力氣支撐身體趴伏在床上,撅起屁股任嫪毐肏弄,呻吟聲也從高亢漸漸變成偶而無意識哼哼的幾聲,直到贏盈不知第幾次高潮後,嫪毐才閉著眼睛,呻吟著把黏稠的精液射進贏盈的子宮。

一旁的蔣離見嫪毐完事後,套弄著雞巴就想提槍上馬,卻被嫪毐攔住,示意蔣離等一下;隻見嫪毐從一旁的衣衫拿出一個瓷瓶倒出一粒紅色藥丸,餵贏盈吃下後,拉著蔣離坐在一旁等著藥效發作。一旁的蔣離見嫪毐完事後,套弄著雞巴就想提槍上馬,卻被嫪毐攔住,示意蔣離等一下;隻見嫪毐從一旁的衣衫拿出一個瓷瓶倒出一粒紅色藥丸,喂贏盈吃下後,拉著蔣離坐在一旁等著藥效發作。

就在此時從大鄭宮方向忽然傳來殺聲震天,嫪毐與蔣離不由心下大驚,對視一眼,蔣離連忙套上衣衫跑瞭出去打探消息,過瞭好一會兒,也不見蔣離回來,嫪毐越等越不安,響起韓歇的前例,不敢在遲疑,惋惜的看瞭藥效正要發作的贏盈一眼,套上衣衫竄瞭出去,隻是運氣非常不好的撞在瞭派駐在城內各處把守的城衛軍手裡,押送到贏政面前。就在此時從大鄭宮方向忽然傳來殺聲震天,嫪毐與蔣離不由心下大驚,對視一眼,蔣離連忙套上衣衫跑瞭出去打探消息,過瞭好一會兒,也不見蔣離回來,嫪毐越等越不安,響起韓歇的前例,不敢在遲疑,惋惜的看瞭藥效正要發作的贏盈一眼,套上衣衫竄瞭出去,隻是運氣非常不好的撞在瞭派駐在城內各處把守的城衛軍手裡,押送到贏政面前。

幾日後,秦王贏政登基,隔日嫪毐被贏政下令車裂於市,嫪毐的兩個兒子被活活燒死;太後朱姬被押回鹹陽,據說,被軟禁在秦王寢宮的一間密室。幾日後,秦王贏政登基,隔日嫪毐被贏政下令車裂於市,嫪毐的兩個兒子被活活燒死;太後朱姬被押回鹹陽,據說,被軟禁在秦王寢宮的一間密室。 而被嫪毐餵瞭春藥的贏盈,自那日後便在沒出現在大秦的國土過瞭,昌平君兄弟動用瞭無限的人力物力卻還是一無所獲,直到……而被嫪毐喂瞭春藥的贏盈,自那日後便在沒出現在大秦的國土過瞭,昌平君兄弟動用瞭無限的人力物力卻還是一無所獲,直到……

幾個月後,邊關烏傢分號收到秦王贏政派人送來的兩個大木箱,讓烏傢的人捎回塞外烏傢牧場,說是給琴清和烏廷芳的禮物,至於裡面的東西,卻從來不曾出現在隱龍院過,對像少龍來說,一直是個謎。幾個月後,邊關烏傢分號收到秦王贏政派人送來的兩個大木箱,讓烏傢的人捎回塞外烏傢牧場,說是給琴清和烏廷芳的禮物,至於裡面的東西,卻從來不曾出現在隱龍院過,對像少龍來說,一直是個謎。

(Visited 100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