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明星藝人 - 04 一月, 2018
by admin - no comments
新名偵探柯南3

  小蘭在我的攙扶下總算走到毛利事務所的門口,這時的她已經是香汗淋灕、

喘氣若蘭,身體趴在牆壁上,兩腳不停的摩擦。我看著她空虛的眼神,紅潤的臉

頰,實在想把她強抓過來,好好的疼愛一下。

  這時小蘭用她嬌嫩的聲音羞澀地對我說:「小南,拜托你把姐姐下面的開關

關掉一下好嗎?等等在爸爸面前,我……我不想……想被他……他……看……看

出……」

  「是嗎?可是小蘭姐姐,我記得你以前不是很會演戲嗎?我就被你騙得團團

轉,那時你下面還不是一樣插瞭個東西,仍可以很正常的裝出純情的外表呀?」

  嘿!在上次的事件裡我被她純情的外表給騙瞭,還在我面前演出一場清純的

自慰秀,害我淪落為組織的俘虜,還成為他們的試驗品。雖說她是受到藥物的控

制,但我心裡對那次的事件還是有點疙瘩。

  「小南∼∼不要欺負姐姐,那次我……我……我也身不由己,是因為藥物的

關系,而且……而且……那次……」

  看到她兩淚青絲緩緩流下,和她那楚楚動人的面龐,我的心也軟瞭。

  「洗一……小南……不,主人……我知道……我很對……對不起你……第一

……第一次又給那種人遭蹋瞭,沒有奉獻給你……可是……可是……我也身不由

己呀……」

  看著他輕輕的哭泣,我實在不忍再折磨她,畢竟她和我是青梅竹馬長大的,

也是我最愛的女孩。

  「好吧!但今天晚上洗澡時要給我特別的服務。還有,今天晚上我要和你睡

喔!」

  由於我是寄住在小蘭傢,平常毛利叔叔也會在傢裡,因此我也不敢太亂來,

晚上大都睡在自己的房間。不過小孩子有小孩子的好處,向姐姐撒撒嬌,偶爾要

姐姐幫我洗澡,這也是很正常的事。

  「好的,沒問題,隻要洗一……不,小南滿意就好瞭。」

  看著她哀怨的臉龐露出瞭歡喜的微笑,我實在按捺不住我那憐惜的心,朝她

嘴唇深吻瞭過去,在雙舌的纏繞中,在唾液的交換裡,我彷佛覺到我更得到她的

心。

  一絲唾液連接在我和她的嘴唇之間,她的臉露出瞭又興奮、又感激的微笑,

這微笑在她紅潤的臉龐和晶瑩的眼淚襯托之下,更有如雨後天晴的彩虹一般,更

顯艷麗。我左手伸進口袋把那開關關掉,小蘭用她的衣袖擦瞭一下眼淚後,緩緩

的站起,把她的身體向我身體靠來,我伸手往她裙裡伸瞭進去,把她陽具向裡一

按,她「啊」的一聲叫瞭出來。

  「那晚上看你的服務瞭。」

  「沒……沒問題……主……不,小南……」

  我看著她那淫蕩的蜜水由她的內褲中滲透出來,流到大腿上,接著我們手牽

著手走瞭進去。

     ***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陣酒瘋的笑身從門後響起。

  「爸爸,你怎麼又在上班時喝酒?還喝得這個樣子。」小蘭用平常的口吻責

備的說道。

  「那還用說,明天我就要去參加財政界最大的宴會瞭,憑我毛利小五狼的本

事,到時一定可以享譽政經兩界,哈哈哈哈∼∼∼∼」

  我橫著眼楮心想:到時沒把臉丟到政經兩界就不錯瞭。

  「那你更要整理一下明天所要用到的資料,免得明天在宴會上出糗。」

  「你那是什麼語氣!就跟你媽一樣,憑我的本事,明天我怎麼會出糗呢?」

  「聽說明天洋子也要來,還有一些明星。對瞭!聽說首相阜東火扁也要出席

呢,上次在溫泉旅社竟沒踫見他,到時我若表現優異,說不定還會被入聘為首相

府資政,哈哈哈哈∼∼」

  我心想:若阜東火扁知道那天在旅館你也在場,不把你滅口才怪。

  「鈴鈴鈴鈴∼∼」

  「喂∼∼毛利小五狼偵探事務所……什麼嘛!園子呀,放心吧,明天就看我

大放英姿吧,哈哈哈哈∼∼什麼?明天希望我提早到……要先和我商量恐嚇信函

……好,我知道……要和小蘭講話,好,你等一下。」

  「小蘭!電話,到房間裡去接好瞭,不要在這打擾我的興致。」

  「真是的!爸你就少喝一點吧。」

  「對瞭,順便把這小鬼帶走,免得打擾我,等等我要休息一下,沒事不要把

我給叫醒。」

  「喔!我跟小蘭姐姐在一起好瞭。」說著我手又伸到小蘭屁股後面,隔著制

服往她屁眼狠狠的戳下去。隻聽小蘭像吃瞭一驚似的,兩隻手急速的伸到後面,

「啊」的一聲跳瞭起來。

  「怎麼啦?我說要睡一下,有什麼好吃驚的!」小五狼懶洋洋的說道。

  「沒……沒事,我隻是想到園子還在等我呢。小……可南,我們走吧……」

  「嗯!」

  在離開的同時,我又打開瞭我口袋裡的開關。說真的,雖然我被小蘭在樓梯

口間楚楚可憐的表情給打動,但心裡對沒有在叔叔面前淩辱她,讓她演場「假仙

秀」,實在有說不出的失望,起碼在離開前,我要欣賞一下她受辱的表情。從她

牽著我的那隻手中,我可以感覺她在顫抖,而她的兩隻腳也在發抖。

  接著小蘭低著頭,舉步維艱的慢慢帶著我走回她的房間,我看到她低下來的

頭似乎有幾滴眼淚在流下。

  在房門關上後,小蘭略帶哭泣的對我說:「小南,你好過份……不是說在爸

爸前面不要……」

  我一隻手從大腿間伸瞭過去,把陽具往裡一按,小蘭「ㄚ」的一聲,全身抖

瞭一下,不久透明的蜜液滲透瞭內褲,流到我手上來。

  「小蘭姐你看,你的身體並不討厭呀!」

  「可是……」

  我不等她說完,跳起來向她撲瞭過去,把她壓在床上,向她拼命的深吻。由

於我身材比她矮小,當我吻她時,我騎坐在她胸部的下方,她那縴細的腰身,剛

好成為我磨擦下部的床墊。

  在我舌頭的挑逗下,小蘭的唇嘴也開始配合我的反應,呼吸也急促瞭起來,

我右手撫摸著她的秀發,嘴舌沿著她的臉頰慢慢移動,並吸吮眼淚,到達瞭她耳

根的後方。

  我在她耳邊輕輕的說:「小蘭姐姐,不要哭瞭,趕快接電話,別讓園子等太

久。」一邊說,一邊在她耳旁輕輕吐氣。

  小蘭並沒有移動她的身體,隻是右手伸出去拿瞭電話,打開開關:「喂!我

……我是小蘭。」

  當然講電話的途中我並沒有停下我的雙手,一隻手在她秀發裡不停穿梭,另

一隻手則在小蘭胸間不停地探索,我輕輕解開她胸前的鈕扣,並伸到她背後,

解開她胸罩的絆鎖。

  (喂!小蘭,怎讓我等的這麼久,不想跟我講話呀。)

  「沒有……對……對不起……我……我爸爸他……太羅嗦瞭……」

  這時她的制服與胸罩已被我解開,兩顆胸已盡收我的眼底,我忍不住用我

的雙唇去吸吮那已經隆起的乳頭,享受那少女獨有的體香。

  (對瞭,明天你會過來吧?我和靈子提起過瞭,她也很希望你能過來。)

  「是……是呀!我會過去……喔……可南也會去參加……嗯……嗯……」

  隻見小蘭眉頭深鎖,雙眼緊閉,咬緊牙關好像在忍耐什麼似的,這種紅潤的

表情代表她已要高潮。後來我發覺我所騎坐的腰部也晃動瞭起來……原來小蘭的

膝蓋已翹瞭起來,兩隻大腿不停的夾緊摩擦……對瞭,我忘瞭把開關關掉。

  (那小鬼有沒有來才沒關系呢!對瞭,明天說不定有不少帥哥會到場喔!想

想看政府高幹的子第,一定都是彬彬有禮,意氣風發的大帥哥喔∼∼)

  (嘻……嘻……想想我就興奮。)

  我轉瞭個身,把小蘭雙腿抱起、擡高,屁股則坐在她胸部上,一隻手把她內

褲向上拉起,細細觀賞那淫賤的小穴。看著她那帶有黃澄澄汙垢的內褲已經濕透

瞭,她雖不願意我在叔叔及靈子面前捉弄她,但身體的反應卻是如此的誠實。我

把電動陽具給拔瞭下來,一股腦兒向她陰部舔去,並輕輕的咬住她的陰核,在咬

下去的同時,我感覺到她的身體顫抖瞭一下,陰部也噴出瞭水滴,嘴巴也發出性

感的叫聲。

  (小蘭,你怎麼瞭,怎麼怪叫瞭一聲?)

  「沒……沒什麼……隻……隻是我已經……已經有瞭洗一……目前……目前

沒有想要和別……的男孩交……交往……」

  這時小蘭的另一隻手伸到我的胸前,在我的身體上不斷的撫摸,接著她伸到

我的下方,拉下我的拉煉,溫柔的握住我的一根肉棒,幫我上下套弄。這隻本是

練空手道、劈木板的手,如今卻是我淫穢的工具,我兩隻手把她臀部抱住,讓她

兩腳朝天,大腿夾住我的頭,繼續吸吮小蘭那甜美的甘露。

  (洗一那個小子,隻是一個推理狂罷瞭,我勸你早早把他甩瞭吧!藉這機會

找個前途光明的政經大帥哥。)

  聽到這句話生氣的我,把我雙手的無名指同時戳進瞭小蘭的肛門之中,小蘭

像是受瞭我的刺激,兩隻大腿把我的頭緊緊夾住,連屁眼也縮緊瞭。

  「這小妮子,真的要教訓一下!」

  我把她的腰放下,轉過身來看她面部的表情,隻見她雙眼無神、兩頰紅潤,

全身也冒出瞭冷汗,卻不敢發出任何異聲。我趴在她的身上,到她另一耳邊說:

「想辦法把她約出來。」

  之後我拿瞭小蘭的枕頭,墊在她的臀腰部,兩根巨炮已準備適時進入,她像

似知道瞭我的意圖,露出期待又會心的微笑。

  (小蘭,明天飯店的警備森嚴,沒邀請卡是進不去的,我要怎麼把邀請卡拿

給你?)

  小蘭一向後面都比前面敏感,因此我抓住我下面的肉棒,先往她的後花庭抽

去。這時的小蘭牙齒緊閉,輕輕的「嗯」的一聲,全身開始顫抖瞭起來。當第一

根肉棒的龜頭成功深入後,我也把第二根陽具往她的前穴送迎,到兩個龜頭都在

小蘭體中之時,身體才向前一送,讓我肉棒整根塞入。

  小蘭像似得到瞭無限的滿足與刺激,兩腿用力伸直抽搐,連腰也弓瞭起來:

「那……那……那不然我……我們等……等約……約個地方見面吧……」

  我開始對小蘭做出抽拉的運動,五淺一深、七淺一深……把小蘭弄得心癢難

搔,她的不滿可從她乞求的眼神和開始晃動的身體可以看出。

^^冰☆火♀島(情色小說 用手鍵入網址 3個w點bhdao點com (半.*角)英文字符

  (好哇,好哇!順便和你說說明天有哪些大人物會到,他們的子弟一定是風

度翩翩的公子。)

  這時的小蘭為瞭讓我的肉棒不停在又淺又深的挑逗她,雙腳向內交叉,把我

屁股給夾緊,一隻手則伸到自己的胸前,不停的挑動。

  「那……喔……喔……那就約……約在……」小蘭這時看瞭我一眼,我輕輕

的對她說:「米花公園。」

  「那……那就……7:00……約在……喔……喔……米花公園好瞭。」

  這時我已不再對小蘭進行挑逗,正面的給她快感與粗壯的迎擊。小蘭像似感

受到我的豪情攻擊,兩隻無神的眼珠開始向上滾動,嘴角也流出瞭不少的唾液,

意識也開始走遠,不久她前後穴一緊,身體開始抽搐,這是她身體高潮的前兆。

  (為什麼挑人這麼少的地方?嗯∼∼好吧,不過小蘭,你是怎麼瞭?怎麼說

話斷斷續續,還有叫聲,身體不舒服嗎?)

  「沒……沒什麼……喔……喔……我肚子不……嗯……不舒服……想……想

要……喔……喔……想要去廁所……喔……」說這句話的小蘭,已經是上氣不接

下氣瞭。

  (噗∼∼(笑聲)好吧,我們七點見,拜拜!)

  「嘎咂∼∼」小蘭把話筒一丟,雙手緊抱著我的頭,身體也彎瞭起來,像似

要把我給包住。

  「哇∼∼我不行瞭!我不行瞭!小南,你好過份∼∼我……我要來瞭……」

  我雙手環抱住小蘭,手掌也在她背後不停的撫摸,離七點還有1個小時,我

要慢慢的享受。

  「小蘭姐姐,等等要請你做一件事,做得好,說不定等下還能再喂多你一次

喔!」

  「要我……我……要我做什麼事都可以……快……快射進來……小南……小

南……」

  小蘭像似瘋狂似的雙手把我緊抱,舌嘴不停地在我頭發中亂吻亂舔,並不停

地用她的胸部在我臉上摩擦。

  「呵呵!小蘭姐姐好可愛喔∼∼我想請你……」

     ***    ***    ***    ***

  七點鐘的米花公園,並沒有太多的人在那活動,換過衣服的小蘭在公園靠近

廁所的一張椅子上等待園子的來到。她的眼神看起來有點呆滯,嘴裡一直露出詭

異的微笑。

  「小蘭!抱歉,讓你久等瞭。」

  「沒關系!我沒等多久。」

  「對瞭!這是你們的邀請卡。你知道明天有哪些人會來嗎?」

  「園子,洗一有事想和您談一下。」

  「那個推理狂呀!他會有什麼好事找我?前幾個禮拜出現,後來又無緣無故

的失蹤,我看你也不要再理那笨蛋瞭,明天趁機找個對象。」

  「這樣子挑撥我的小蘭,園子你也太不夠意思瞭吧!」我從樹下的陰影中走

出緩緩的說道。這時我是以高中生的身份和園子見面。

  園子被這突然出現的聲音嚇瞭一大跳:「你躲在這偷聽什麼呀?我是為小蘭

好,像你這樣動不動就消失,那你要女孩子怎麼辦?也隻有小蘭會這麼傻。」

  我向園子慢慢的走近,說道:「她不是傻,她是服從。而且,她也很高興這

樣,不久你就會知道瞭。對不對呀小蘭?」

  小蘭走近園子,兩隻手輕輕由背後的摟住園子的肩  ,說道:「是呀!洗一

真的很棒。」

  「什麼跟什麼?小蘭,我看你還是醒醒吧,這傢夥簡直……喔!你……你要

做什麼∼∼嗯……」

  不等園子說完,我已經抓住她的手臂強吻瞭下去。

  不知園子是受到這突然的驚嚇而發呆,還是受到我的強吻而沈醉,她猶豫瞭

一下,等過瞭三、四秒鐘,才驚醒地用力掙脫我和小蘭的手臂。

  「你……你做什麼,怎麼可以在小蘭面前……怎樣可以對我……」園子紅著

臉,生氣的說道。

  「那小蘭不在這就行羅?」

  「不是這個問題……你……你這個……變態……色狼……無恥……」

  看她歇斯底裡的樣子,似乎不會這麼簡單地就被我馴服,我叫瞭一聲:「小

蘭!」小蘭回身一拳,往園子的肚子打去,隻見園子抱著肚子,雙腳一軟跪瞭下

去,並不時的發出嘔吐的聲音。

  「園子,抱歉!因為洗一想要嘗嘗你的味道。而且……嘻……我也是……」

  說著說著,小蘭把園子的下巴擡高,向著她的櫻唇吻瞭過去。兩名妙齡美少

女,嘴角旁泛濫著口水,嘴舌不停的吸吮著。

  我一個大字形坐到瞭椅子上,叫道:「小蘭,叫這鈴木傢的二小姐清洗一下

我的巨  。」

  「園子,聽見沒?洗一想要你幫他服務。」小蘭在園子的耳邊溫柔著說著。

  園子流著眼淚,抱著肚子,一副痛苦表情說著:「小蘭!你是不是瘋瞭?怎

麼對這傢夥……啊∼∼∼∼」

  小蘭不等園子說完,一巴掌賞瞭過去:「園子,不可以稱呼洗一主人作『傢

夥』!」

  「你們兩個瘋瞭,我才不要跟你們一起瘋!休想我做我不願意做的事。」園

子個性一向倔強,這時雖兩眼夾雜著眼淚,卻仍露出不受屈服的眼神。

  小蘭再次一腳踢向她的肚子,並左右開弓不停的掌嘴。隻聽到園子「啊啊啊

啊」不斷的慘叫,最後哭泣的說:「不要打瞭,不要打瞭……喔……喔……我聽

話就是瞭。」

  「小蘭,直接把她抓過來好瞭。」

  「是的!」小蘭左手抓住園那頭俏麗的短發,往我的方向給拖曳,直到我的

大腿之前才用力的把她向我身上一甩。

  「園子,你還是照做吧!別忘瞭小蘭的空手道可是上段的ㄡ,先用你的嘴服

務一下我的巨  吧!」小蘭一腳踩在園子的背上,使她的頭能對著我的褲襠。

  園子用那倔強而又哭泣的眼神看瞭我一眼,心不甘情不願的拉開我的拉煉,

在拉煉解開的同時,兩根巨  彈瞭出來。

  「怎……怎麼你……你有兩……兩隻……」小蘭的腳在園子的背上一踩,說

道:「廢話少說,洗一主人等得不耐煩瞭。」

  園子紅著臉,一隻手握住我的巨  放在她的嘴前,眼裡閃爍著恐懼的光茫。

小蘭不讓她有猶豫的機會,抓著園子的頭向我的巨  壓下,煞那間我下部傳來一

陣溫暖,一根巨  已經在園子的嘴吧裡進出著,濕漉漉的感覺真好。由園子的動

作,我可以感覺她似乎沒有這方面的經驗。

  在園子服務的同時,小蘭拿起瞭噴霧器,在她雙手間噴灑藥物°°那是灰原

所制作的快樂水噴霧器。接著小蘭蹲瞭下去,抱住瞭園子的腰,雙手伸進瞭園子

的衣服裡,分別向園子的胸部與陰部塗抹。

  這時園子突然間嚇瞭一跳,嘴巴差點咬到瞭我,並大聲的叫道:「小蘭,你

……你在幹什麼?」

  小蘭站瞭起來,一腳往園子的臉上踢去:「你竟然差點咬傷瞭洗一主人!」

  園子流著眼淚,倒在地上,身體不斷的顫抖,但就我的經驗可以看出這個顫

抖還包括她的性奮。

  小蘭蹲下瞭身子,解下瞭園子身上的短褲,一隻手伸進瞭園子內褲繼續幫她

愛撫。園子像似感覺到一股電流的經過,身體僵硬而顫動瞭起來,嘴裡也開始有

不清不楚的聲音,在小蘭的愛撫下,園子那件籃色花邊內褲,已經被她的淫水所

沾濕瞭。

  「啊……啊……好癢……我的身體好熱……小蘭你……你給我……」

  「嘻嘻,園子,那隻是一種讓你認清自己的藥罷瞭。」小蘭對園子做瞭個深

深的長吻,溫柔的對她說:「來,我們一起為洗一主人服務,我們一向是好朋友

嘛!」

  園子的心裡雖有百般的不願意,但她下體的麻癢卻驅使她身體做出不同的反

應,園子流著眼淚,點瞭個頭,和小蘭一起爬瞭過來,一人含著一根肉棒舔瞭起

來。比起小蘭,園子的口技可遜色多瞭。

  在舔的同時,小蘭一隻手伸到園子的後面,把一根指頭往她屁眼刺入,園子

「喔」的一聲嚇瞭一跳,但不像第一次那樣差點咬到我的下體。

  不久隻見園子臉越來越紅潤,呼吸也急促瞭起來,我托著她的下巴把她頭擡

起,她那倔強的眼神已為空洞所取代,嘴角旁流著蜜唾,胸部也隨著她呼吸而起

伏。

  「拜托!我……我……我忍不住瞭……我……好癢……好熱……好熱……」

  「小蘭,我看她差不多瞭,把她抱起吧!」

  小蘭由後面把園子抱起,讓她坐在我的身上,兩個洞對準著我的兩根巨  ,

但卻不脫下她的內褲,讓我兩根巨  從內褲旁給她刺入。

  「等……等一下……拜……拜托……你……溫柔點……我……我還是……個

……處女。」

  「喔!還真是想不到,處女還流這麼多水,說不定你是天生的淫蕩。」

  「不要!不要說這種話來汙辱我……不要汙辱我……我……我……」

  小蘭雙手放在園子的肩膀上,溫柔的說:「放心吧,洗一一向很溫柔。」說

完後雙手用力往下一壓,隻聽園子一聲慘叫,身體倒向我的身上,頭靠著我的脖

子不停的喘氣,眼淚也決堤般的流瞭出來。

  「好痛……好痛……嗚……嗚……好痛喔!嗚……小蘭你……你……嗚……

好過份……好過份……嗚嗚嗚……啊!?洗一你不要動呀……啊……不要動……

啊……嗚……」

  我不理會園子的反應,繼續激烈的抖動我的身體,接著我雙手把她的上衣向

上一翻,兩顆用胸罩包裹的乳房已出現在我的面前。隨著我的動作擺動,園子必

有嬌嫩的聲音回應,我從來就不知道園子也有這麼嬌嫩的時候。

  我看著園子濕潤的眼神,聲音由痛苦轉變為呻吟,過瞭不久她突然雙手抱住

瞭我,身體也由我的搖動變成瞭她的主動。我右手抓住她的頭,把她嘴向我的嘴

唇靠近,在接近的同時,園子的舌唇已向我吻瞭過來,並貪婪的吸食我的唾液。

  這時的小蘭又從她口袋拿出瞭顆透明的藥丸,放在自已的嘴吧裡,以接吻的

方式喂園子吃瞭下去,那顆是更強列的春藥--「超•快樂水膠囊」。

  吃瞭藥的園子就像是具失瞭神般的做愛機器,除瞭抖動身體、流著口水,啥

話也不會說。

  「園子,我要站起來瞭,不想摔下去的話,最好抱緊我。」

  園子像似怕失去我的  ,雙手雙腳用力地環抱著我,隨著我的站起,小蘭也

從後面抱住瞭我,身體不停的在我背後摩擦。

  「園子,洗一主人怎麼樣呀?」

  園子兩眼模糊的說道:「喔……喔喔……好……好……喔……喔……好……

喔喔……」

  「喜不喜歡洗一主人呀?」

  「喜……喜喔喔……喔……喜……喜歡……喔……喔……我喜歡洗一……不

……喔……洗一主人……」

  「那就成為洗一主人的寵物好嗎?」

  「寵……物……喔……喔……不!我怎……怎……麼……可以……啊∼∼」

  小蘭用力拉扯園子的頭發說道:「快發誓,不然有得你受瞭。」

  園子在性感的呻吟中,流下瞭兩絲眼淚,說道:「我知道瞭……不要欺負我

……喔……洗一……不……喔……洗一主人……園……園子是……你的寵……喔

……物……請……請糟塌我……請蹂躪我……我是你的……啊……啊……我是你

的呀……啊啊……」

  「把……把我衣服脫掉……把我衣服脫掉……我要全身去感受你……我好熱

……我……」

  我照著她的要求把她上衣及胸罩粗魯的脫下,她像似要感受到我的存在,身

體緊緊的貼瞭過來,並不停地在我身體上磨擦。園子不愧是處女,她下體夾緊的

程度,足以讓一個男人變成一隻野獸。

  「喂!小蘭,這可能會有人經過,我帶園子到廁所裡繼續,你把衣服撿撿,

等下也一起過來。」

  我抱著園子的身體,邊做愛邊向廁所前進,每跨出一步,園子也叫瞭一聲。

這種方式似乎更刺激瞭她,我感覺到她的洪水已泛濫得滴到地上,她的眼淚鼻涕

與口水也紛紛流到我肩膀上瞭。

  「啊……啊……好……好痛……好痛……啊……啊……好痛……好熱……好

痛……喔……喔好熱……好熱……我……我……啊……啊……喔……喔……」

  「園子,你那真緊,我忍受不住瞭,我會滿滿的射進去的,你也成為我的女

人,為我生孩子吧……」

  「不……不要……射……射在外面……不……要……我……我……會懷孕的

……會……懷……孕……我……我……啊∼∼」

  在我走到廁所的同時,我已忍受不住那處女的緊縮,而向園子前後兩洞的花

心狂射。這時的園子似是第一次感受到瞭受孕的刺激,「啊」的一聲慘叫,全身

僵硬且抽搐瞭起來。

  在我高潮退瞭以後,我雙手一松,讓園子跌落在那發臭的廁所地板。園子胸

脯起伏,兩眼無神的躺在地板上喘氣,看著混有血跡的精液,從她小穴及屁眼中

緩緩流出,我更可以確定那是貨真價實的青春處女。

  「小蘭,把她抓起來,教她怎麼處理善後。」

  小蘭抓著園子的頭發,把她靠向我的兩根巨  。園子看著我的巨  發瞭一下

呆,接著就用她的嘴舌小心奕奕地幫我清理,兩隻手也溫柔的幫我愛撫我兩顆睪

丸,雖然她動作稍嫌生硬,但這觸覺更刺激瞭男性的原始欲望。

  「園子,你怎麼變乖瞭?起來呀!」

  園子紅著臉,驕澀澀的回答說:「你……你射在……我……裡面,我已經是

你的瞭……而且我……我發過誓……要……要當你的寵物嘛……」她說完這句話

後,臉就像紅得像要滴出來似的,真沒想到平常活潑三八的園子,在破瞭處女後

竟是這麼的羞澀。

  小蘭蹲下去抱住瞭園子:「園子,這樣我們就成為真正的好朋友瞭。以後和

我一起服侍洗一主人吧!」

  園子紅著臉點瞭點頭,說道:「小蘭,剛才你好過份喔!竟然這麼用力打我

……我……」

  「可是你不是也很高興嗎?」小蘭微笑的對園子說道。

  園子像似被小蘭的微笑給吸引,雙雙的接吻瞭起來。

  「喂!我突然間想小個便。園子,你把內褲也給脫瞭乾淨,用嘴充當我的便

器吧!」

  「要……要……我……我做……喝……你的……」

  小蘭安慰著園子說道:「園子,你做得到的,到時你會和我一樣喜歡上主人

的一切……這樣好瞭,主人,園子第一次不太習慣,我和園子一起享受好嗎?」

  「真沒辦法,好吧!不過園子,你今天晚上就和我一起睡在小蘭傢吧……等

等打電話跟傢裡說一聲。」

  園子面帶羞澀的微笑,跪在地上回答:「是。」接著就和小蘭一起把身上的

衣襪脫掉摺好。就這樣兩個妙齡的美少女赤裸地跪我的面前,我的兩根巨  也就

朝著這兩名美少女的臉上放尿。

  小蘭趴在園子的背上,很自然的張開嘴舌,將射過來的尿往嘴裡吞送;園子

則沒經驗的吞瞭一口就嘔吐瞭出來。尿液則灑向她的頭發及身體,也灑向小蘭的

胸部,但可以看出園子在享受著我的尿水的澆淋。

  在我放完尿後,小蘭熟練的過來把我兩根肉棒清理乾淨,園子看著地上殘留

的尿水,遲疑瞭一下,就向地板上的尿水舔瞭過去。

  「小蘭,幫我把衣服穿好,等等用水籠頭把園子清理一下,穿好衣服就出來

吧。」

  我看到園子那沾著處女之血的籃色花邊內褲,順手把它撿瞭起來作為收藏,

走瞭出去坐在外面的長椅上,等待兩名美少女的出來。

  過瞭約五分鐘,園子和小蘭走瞭出來,我左右手一手一個的把她們摟過來,

園子一開始像觸電般的抵抗瞭一下,但接著就像陶醉一般的往我身上靠來。

  「園子,你說本來想介紹那些帥哥給小蘭呀……」

  「沒有……沒……有啦……對不起……是我不對,我……我隻想告訴小蘭明

天大……大概會有哪些人到啦……我……我……」

  我左手用力地捏著園子的胸脯說道:「你和小蘭都是我的寵物,若再向其它

男的勾搭……嘿嘿……就請你滾蛋吧!」

  園子像似在享受我捏她胸脯的感覺般說道:「我……我已經是……你的……

瞭……我不會的……你……你射在我裡面,我……我的……一切都……都是洗一

主人的……」

  「說的真好,那明天有哪些大人物要來呀?」說話的同時,我的雙手也分別

在兩名美少女身上不停地摸索。

  「有現今執政黨幾位官員,如木木菌雄,口口小蓮,大馬庸成和年底要選議

員的樓文嘉之介,蕭吹美琴子等,聽說首相阜東火扁也會到場。而鍋民黨的主席

連破先生和哮億長先生也會和他們的官員一起出席。」

  我想起上次事件中阜東火扁曾說到,那兩個高中女生是由阿成從扁裙工廠裡

挑出的,還有煽動撕報紙事件,這位「阿成」該不會就是大馬庸成?看來組織的

事,起碼可從阜東火扁,大馬庸成,以及樓文嘉之介身上打聽到點東西。

  「那位蕭吹美琴子就是上次和阜東火扁鬧緋聞的那個,有沒有聽說赤樹義交

要出席?」

  「是的,洗一主人。我沒看到有赤樹義交的名單,但臺灣親日派學者金媚淋

女士和漫畫傢小林夭壽郎好像也在受邀名單之列。」

  「那個軍國主義份子……」

  「此外星黨大老天王建炫會和他的女兒及他女兒的朋友一起出場,聽說那位

朋友是知名的小堤琴音樂傢。」

  「貢產黨則由主席水工則明以及大理朋鳥做代表。氫民黨的名單還不確定,

但其主席應當會來參加。」

  「那木子光輝和好伯莊會不會出席?」我疑惑的問道。

  「這兩位大老不會出席,好伯莊由他的養女木子靈子代替他出席。」

  「……」

  「其它像是收到恐嚇信函的企業傢、財團及團體都有派代表參加,像日朔集

團的一士文場、日極電、畸美企業等……」

  「那你母親認為是這恐嚇信函是誰發出的?」

  「不清楚,上面隻寫著要我們匯入一個基金會的帳戶,這也是明天希望小蘭

的父親早點到場的原因之一。」

  「還有其它原因?」

  「是的,信函上說在這宴會上將會有事發生……」

  難怪請得到這麼多黨派大老,一來想藉此拉攏玲木集團,二來也表示自己黨

派對此事之重視,或者是在宴會上恩威並濟,要求其他企業的加入。

  我把園子的頭摟向瞭我的脖子說道:「今天晚上和小蘭睡在一起,我要再嘗

嘗你的小穴,順便告訴你我身體的秘密,你和小蘭就等著一起被我操瞭。」

  園子情意綿綿的吻著我的脖子說道:「我喜歡洗一主人瞭。」

  「園子,今天晚上我們就一起做洗一主人的性奴吧!」小蘭說著,也由右邊

過來吻著我的脖子,當和園子踫頭時,兩名美少女的舌頭也糾纏瞭在一起。

  過瞭一會,我和小蘭還有園子就一起回小蘭的傢裡,而我的藥效也到瞭,恢

復為小孩。在回傢的途中灰原打瞭通電話給我,跟我說瞭一件重要的情報,園子

也打瞭通電話回她傢。

  晚上洗澡及睡覺時,我也以小孩的身軀再次玩弄瞭這兩名青春少女,小蘭的

熟練、園子的羞澀,這兩個女孩真是天生的好朋友。這個晚上我享受著無限的歡

樂,等待著明天的晚宴,一個政客的晚宴。

(Visited 46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