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都市劇情 - 04 一月, 2018
by admin - no comments
Keroro

「笨青蛙!!」

響亮的怒吼,從廚房傳出。

一隻綠色吉祥物大小的生物從客廳沙發探出頭,向廚房看去「有什麼事嗎?夏美大人?」

夏美手上拿著一團抹佈高舉在前「這是什麼?」

綠色生物隱約感到不妙,不過馬上做出回答

「不就是抹佈嗎?」

「這是我新買的衣服,我花瞭半個月零用錢買的新衣服!」

「耶?是這樣嗎?吾等是覺得此配色太過花俏,應該是過時的衣服呀。」

綠色生物搶下那坨曾經是高單價商品的佈料,雙手一抖,撐開那件”衣服”

「再說,我覺得夏美大人穿這種暴露的衣服並不是很好是也」綠色生物把衣服背面轉向夏美

「你看看,整個背部都露出來瞭,再怎麼樣!國中生不可以這樣不懂時下的流行!」

坐在客廳觀戰的少年心想「說是整個背部,其實也隻有到肩頰骨而已。」

「再怎麼說,是夏美大人自己把衣服亂丟不好,而且這衣服也沒什麼品味,不如…..交給….本官……….」

綠色生物終於註意到夏美現在的表情瞭

「笨 青 蛙 !」

用喉嚨發出共鳴似的低聲怒吼

「KE~~RO!」

青蛙發出悲鳴,被夏美拋上拋下的狠打

「哀呀呀。」

在客廳的少年苦笑著

在庭院不斷擦槍的紅色生物,清楚的聽到整個過程

「哼!真沒出息」

說完繼續擦槍,恐怕擦槍就是他的工作和娛樂吧

「好瞭啦姐姐,軍曹也知道錯瞭,你就原諒他吧。」

「哼,我這個月份打掃廁所的工作就交給你瞭」

夏美單手抓著青蛙頭部,很帥氣的說著

「可……可是!」

渾身腫包的青蛙,勉強的想要表達自己的意見

夏美很狠的盯著青蛙說

「聽到瞭沒有?」

「吾輩瞭解瞭是也。」青蛙在空中擺出軍人敬禮的手勢

「真是…….」夏美頭也不回的上樓去瞭

「軍曹,你還好吧?」少年說道

「打掃廁所……..打掃廁所。」綠色生物低著頭喃喃自語

「軍曹?」

「為什麼吾等要接受這種不平等的待遇!這覺對是不合理的!」

綠色生物緊握雙拳,朝天大喊,就像是悲壯的英雄,在血染的戰場上殺敵無數,最後還是被敵軍包圍。

「東樹大人,您不覺得這是不合理的嗎?」綠色生物轉頭詢問

「雖然是這樣,可是也是軍曹不對在先吧,把姐姐的衣服拿來擦排油煙機………」

「可惡!」

青蛙不知道是不是知道自己有錯在先,還是單純不甘心,嘩啦啦的跑到地下室瞭。

「阿哈哈

東樹苦笑瞭一下,繼續看UMA的雜誌。

「各位是不是覺得很不合理呢?」青蛙說完整個事情的經過,在臺上問著

臺下坐瞭4隻與他長的相像,但是顏色不一樣的生物。每個人都毫不關心臺上再說什麼,自顧自的做自己的事情。

「嗯…….各位……….?」青蛙有點不知所措的詢問

「KERORO你就為瞭這種無聊的事情,把大傢都招集過來?」紅色的青蛙明顯的不爽

「無…..無聊?」

「這次是軍曹哥自己不對吧?小夏應該很難過的。」黑色有尾巴的青蛙回答

黑色的青蛙其實看起也像蝌蚪,不過等下他的名字就出現瞭,大傢就將就點吧

「TA…..TAMAMA 2等。」軍曹有點不知所措

「要是沒什麼事情的話,就不要叫我來。」黃色的青蛙說著

「在下先告退瞭。」深藍色的青蛙咻的一聲不見瞭。

「這就是,孤立無援?」站在KERORO旁邊身穿學校制服的少女說著。

「其實吾等是要來跟各位討論侵略藍星的事情。」

本來準備離席的3隻青蛙,聽到這一句話之後又坐回位置。

「要是太無聊的話,我可不幹喔!」黃色的青蛙說著

「說來聽聽吧KERORO。」

GIRORO伍長對於這位上司已經失去信心,可是每每還是抱持著一絲絲的希望,希望KERORO軍曹能回復成當年的軍曹,即使每次侵略都沒什麼好下場,可是他還是追隨著KERORO,當然跟他年輕的時候與KERORO發生過一些事情。

「大傢都知道,我們侵略藍星最大的阻礙是什麼?」KERORO握緊雙拳

「那就是日向傢!隻要徹底佔領日向傢,我們就有未來。」KERORO舉拳大聲說說著

「真不愧是軍曹哥,說起不切實際的話還是這麼有魄力。」TAMAMA邊吃零食邊想

TAMAMA二等兵大部分的時候都向著KERORO,雖然最近KERORO在藍星上面的所作所為,都挺沒出息的,不過TAMAMA還是會追隨軍曹哥的,他本人是這樣說的。

「那麼,我們可以把日向傢分為兩大區塊,第一項是媽媽和夏美大人,第二項是東樹大人。」

「媽媽大人有可怕的的戰鬥能力,不過令人高興的是,媽媽大人這個禮拜因為出版社招待所以不會回傢。」

「這就是,趁虛而入?」制服少女說

「也就是說!」KERORO雙眼發光

「我們第一部份就是必須打敗夏美大人!」

「我們隻要在這個禮拜佔領日向傢,接下來就是我們的天下瞭!」

會議廳的大螢幕投影著夏美的全身影像。

少女的影像穿著學校泳裝,兩眼有神,身體均稱緊實,身體比例猶如一件藝術品,雖然隻是國中生,不過胸部臀部大腿都有發育,散發著柔軟的感覺,皮膚透著健康的顏色。

「夏美的泳裝……」GIRORO伍長陷入瞭奇怪的狀態,死盯著夏美的影像

「再來第二階段,囚禁東樹大人,憑東樹大人的體能,應該很好解決。」

影像切換到東樹,因為是男人,所以我(筆者)就懶的解釋他的身體啦。

「可是要打敗小夏,很困難的吧?」TAMAMA提出中肯的結果

「的確,夏美大人的身體可以說是人間兇器。」

銀幕上的影像切換到偷拍夏美運動的影片。

「就如同各位所看到的,夏美大人有著絕對的破壞力。」

銀幕上的夏美剛好在這個時候對排球殺球。

「下去吧!」銀幕上的夏美大喊,排球碰的一聲,重重的撞擊到地面

底下4隻青蛙看的冷汗直冒,尤其是KERORO,有次他潛入學校被當成排球打,所以他很清楚這種威力。

「這就是,一夫當關?」制服少女無視場合的說著

會議廳安靜瞭好一陣子,大傢看著銀幕上的夏美繼續發威。

「總………總之,吾等已經找到對付夏美大人的有效辦法瞭。」

KERORO把影像切換掉,換成作戰報告的簡報。

「哼哼,這就是吾等的秘密武器是也。」KERORO揮手示意制服少女更換影像

第一版

RX-78-2

武器 光速槍 火箭筒 光速軍刀

特色 光速槍可掛上腰部

頭部擁有另外開啟的內構

手臂有可以打開的引擎整備部位

腳部有小腿部的引擎可以打開

擁有核心戰機但是尾翼無法收起

另有核心機構可以讓核心戰機做另外的擺飾

缺點:因核心卡榫不緊容易分成兩節。

「你說的計畫……..就是這個嗎……..?」GIRORO看起來好像開始冒煙瞭

「阿,抱歉抱歉,這是我在討論版上面發的心得文。」宇宙來的青蛙與地球人的興趣分享

「你這傢夥……」

在GIRORO快要爆發之際,KERORO及時的換上正確的簡報。

「就是這個!」KERORO自以為帥氣的指著螢幕,其動作就好似基連演講結尾。

「拜託!插進來吧!…..這是什麼呀軍曹大哥?」

在銀幕上面出現鬥大的H漫封面,封面的女主角雙手掰開自己的私處,不過標題擋的恰到好處,什麼都看不到。

「這….是….什麼?」

GIRORO看到畫面不禁臉紅,不過它本身就是紅色的,也沒幾個人看的出來他在不好意思。

「吾等仔細研究瞭相關書籍之後發現,像這一類的未成年書刊,正是暴露母藍星人弱點的指導書刊。」

「什…….什麼?」GIRORO吃驚的回答,就他所知,裡面不過是藍星人交配的畫面罷瞭

「你現在是不是在想,裡面隻不過是交配畫面而已?」KERORO兩眼發光的說

「唔…..呃…….」

「KERO

KERO

KERO,仔細看清楚母藍星人的弱點!」

畫面上出現瞭另一本漫畫,大體上在訴說強姦的題材,KERORO讓部屬瀏覽瞭幾夜以後繼續說道。

「你看,原本女主角葦月本來是楚於被動腳色極力反抗,可是當交配行為繼續執行以後…..」

畫面切換到女主角好像欲求不滿的像眾男人邀約,請求陰莖插入。

「交配這種動作不但可以控制母藍星人,而且可以讓他們無法脫離交配的控制!」

其實KERORO看H漫,後面女主角每一個都說很舒服,也就是說,如果能讓夏美大人感到舒服,讓她高興的話,就可以賠罪瞭。再加上可以控制母藍星人,雖然不知道對夏美大人行不行的通,不過不論成功與否都可以給下屬一個交代,吾等還是有在認真侵略藍星的,可謂一石二鳥之計。

「真不愧是軍曹大哥。」TAMAMA率先附和。

「這…如果換成是夏美的話……..」GIRORO的妄想開關又啟動瞭

噗的一聲,GIRORO的鼻血噴的老遠。所有人都知道她喜歡夏美,不過對於他露骨的表現還是覺得很有趣。

臉色蒼白的GIRORO突然又跳起來,不顧自己貧血狀態對KERORO的作戰提出質疑

「你想要欺負夏美嗎?」

這是一個危險的疑問句,GIRORO對夏美的怨念很深,而且想要保護他,要是沒過GIRORO這一關,這個作戰計畫大概也不能順利執行。

「這怎麼能算是欺負呢?GIRORO伍長!」KERORO大聲的回答

「吾等乃是珈瑪星雲第58行星的K隆人,侵略乃是無等的首要任務!」

「伍長想要顧及個人情感,而拋棄與自己深入敵境的同胞嗎?」

「不……我隻是….」GIRORO伍長動搖瞭

「再說你會對不同種族的交配行為感到羞恥是很奇怪的,如果在你面前有一對蒼蠅在交配你會覺得害羞嗎?」

「唔………」

「你面前有老鼠在交配,你會覺得羞恥嗎?回答我GIRORO伍長!」

「不…並不會……」GIRORO默認瞭

「既然不會,你有什麼好猶豫的?侵略藍星成功以後,藍星上面的東西都會是我們的!」

「都是我們的嗎?」GIRORO心想

「既然都是我們的東西,那夏美也是我們的瞭,那麼要把它配給到GIRORO下面也不是不可能喔KEROKERORI。」

GIRORO的妄想模式再度啟動,又再度噴瞭一次鼻血,整個人虛脫暈倒在地上。

「KURORO曹長!」

「上次要我準備的東西隻要2個小時調整喔KUKUKUKU。」KURURU發出陰險的笑聲

「那麼!諸位!作戰計畫在明日下午1300時準時啟動,其他細節都在作戰報告書裡,祝諸君作戰成功,以上。」

KERORO在臺上做出標準的敬禮手勢。

「在發光呀KERORO在發光呀。」

「我一生都要追隨軍曹大哥。」

「KU~~KUKUKUKU好像很有趣。」

當四支外星生物在地下基地冷笑共鳴的時候,在客廳看電視的夏美打瞭一陣寒顫。

「有種不好的預感。」夏美心想

轉個鏡頭

「今天不是說去朋友那邊玩嗎?怎麼這麼早就回來瞭?」

發問的是一個少女,漆黑的頭髮與雪白的皮膚,就像一個傳統的日本娃娃,他穿著白色的休閒杉站在激流的瀑佈之中,被河水打溼的衣服呈現半透明的狀態,把少女姣好的曲線勾勒出來,胸前堅挺的乳房挺起溼透的休閒衫,櫻桃色的乳頭在衣服後面若隱若現,在恥骨的部份可以看到稀疏的黑色陰毛,少女隻穿著一件休閒服而已,強大的水流沖的她身上的衣服嚴重歪斜,左邊的肩膀和胸部上方已經露出瞭。

「不,沒什麼,在下還是一起做水行吧。」

水行就是在瀑佈下做的修行,就這樣身為KERORO小隊裡面最強的暗殺兵,又在次被忽略瞭。

會介紹小雪隻是單純順手打上,請不要介意。

「不,已經告一段落瞭,我們還事先準備晚餐吧。」

小雪從瀑佈中跳到對面的石頭上,離瀑佈有20幾公尺的石頭上,這不可思議的體能在兩人的眼中好像是屬於常識範圍。

小雪伸瞭一個懶腰活動活動身體,脫下溼透的衣服坐在石頭上擰乾。

「小雪大人,近日的香魚好像特別肥美呢。」

「嗯,那今晚就吃烤魚吧!」裸體的小雪綁瞭頭髮,做瞭一個向地上拋擲物品的動作。

瀰漫的煙霧中,小雪已經在一瞬間換上以往的忍者服,2個黑影一蹦一跳的消失在樹林中。

「我看到瞭,非常恐怖,剛剛天狗正好經過我們頭頂上。」美女主持人滿臉驚恐的對攝影機大喊

「一定是你們要蓋房子惹怒瞭天狗大人阿阿阿阿。」滿臉皺紋的老婆婆像鬼魅似的吶喊

這個舉動讓原本不安的現場,添加瞭不少詭異的氣氛,再加上老婆婆的吶喊表情本來就很恐怖瞭,美女主持人驚叫瞭一聲昏瞭過去,現場亂成一團。

「什麼事情這麼吵呀?」小雪人在10幾公尺的高空好奇的回頭觀望

「嗯..算瞭。烤香魚烤香魚,嘻。」

兩道黑影在樹林中交錯,消失。

隔日早上

輪到KERORO做早餐,面對滿桌豐盛的早餐,夏美看瞭一眼,拿瞭一片吐司咬住。

「我吃飽瞭。」

連正眼都沒看KERORO就逕自走向客廳瞭。

「夏美大人…….」KERORO呆呆的看著夏美的背影

「KERORO你還是跟姐姐道歉吧。」東樹笑著說

「不不不,這件事情本來就是夏美大人的錯。吾等沒有做錯任何事。是夏美大人才應該跟吾等……」

話還沒說完,就被夏美勁力十足的吐司射中眼睛。

「唔哇哇哇哇,眼睛,我的眼睛!!」KERORO遮著眼睛在地上打滾

夏美頭也不回的跑到樓上去瞭,聽她用力的踏著樓梯就知道她心情一定很差。

「吾等,也是有做補救措施的呀!」

「補救措施?」東樹問道

「可惡,補教措施,吾等會補救的。」說完KERORO跑到地下基地去瞭

「呃…………..」東樹一個人面對豐盛的3人料理

「這麼多我吃不完呀!」東樹無奈的自言自語

KERORO在自己的房間對制服少女哭訴

「摩亞大人,吾等是真的想要彌補夏美大人呀。」宇宙青蛙一臉鼻涕眼淚的說

「我知道叔叔的想法,先等夏美大人冷靜下來吧。」說完,給瞭KERORO一個治癒系滿點的笑容

「摩亞大人!」

「叔叔!」

「摩亞大人!」

「叔叔!」

「那個女人!!」在門後散發強烈怨氣的黑色生物,正是TAMAMA

「那個女人到底有什麼好瞭的!」從門縫看去,摩亞正笑著和KERORO說話,畫面一片溫馨。

「摩亞大人,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煩妳是也。」KERORO說

「好的,隻要是叔叔的事情,摩亞都願意幫忙喔。」摩亞笑著說

「忌妒!要幫忙我也會幫忙呀!」

「為什麼要叫那個女人。」TAMAMA不同以往的可愛形象,面目猙獰的躲在門後

「阿對瞭!如果說我在作戰的時候表現良好,軍曹大哥一定會比較註意我的。」

隻要TAMAMA沒有往負面的事情思考的時候,表情就會變回以前吉祥物的模樣

「等著看,下午的作戰我一定會拿出我的實力的!」

TAMAMA一邊燃燒忌妒魂,一邊打開空間轉換,到飼主給他的房間研讀作戰報告去瞭。

「摩亞,事實上吾等研究的參考資料,裡面指出藍星女孩子隻要裸露或是被摸就會不好意思,所以想要請教摩亞大人。」

「是這樣嗎?」摩亞用食指頂著臉頰,不解的說。

「嗯,所以吾等洗想要用摩亞大人做實驗,如果摩亞大人感到害羞,那作戰可能就要延期瞭。」KERORO頓瞭一下

「如果說,摩亞大人沒有感到不好意思,那麼反抗動作可以視為傲驕成分是也。」

KERORO用自己在網路上吸收的亂七八糟資訊做出結論。

「這就是,口是心非?」摩亞笑著說

「摩亞大人,我們就開始吧。」KERORO拿出他成堆的”參考資料”,開始依樣畫葫蘆

「那摩亞要做什麼呢?」

「摩亞什麼都不用做,因為女性是處於被動狀態是也。」KERORO手忙腳亂的翻著H漫

「那,摩亞大人請多多指教。」青蛙慎重的鞠恭說著

「是,也請叔叔多多指教。」

「首先……….」KERORO邊看書,邊操作

KERORO把摩亞的制服釦子全部解開,雪白的胸罩襯托出健康的小麥色身體,摩亞豐滿的胸部稍稍溢出胸罩,可以看出她的胸罩穿的size小瞭。

「摩亞大人你會覺得不好意思嗎?」

「完全不會喔,叔叔。」摩亞笑著說

「嗯嗯,跟吾等想的一樣,那麼繼續。」

KERORO笨手笨腳的解開摩亞胸罩的釦子,豐滿的胸部得到解脫,馬上把胸罩彈到乳房上方去瞭。

KERORO雙手揉捏摩亞的乳房說道:「KERO,好像屁股呀!」

KERORO把摩亞的內褲也脫瞭,一個妙齡少女近乎全裸,為什麼KERORO還能把持的住呢?

因為他們種族不同,就好像我們去捉弄一匹母馬,在怎麼樣你也不會想上她吧?

「軍曹,你上次要我買的模型我買到瞭。」

東樹毫無預警的打開房門,拿著H漫的青蛙與裸少女,這種怪異的景象讓東樹僵在原地。

碰的一聲,東樹頭部受到重擊,暈倒在門口。

「KERORO,你怎麼這麼不小心,現在可是大戰前夕呀。」

GIRORO在東樹進一步做出反應的瞬間。

「你們在做什麼!」GIRORO總算註意到摩亞的穿著瞭

「哀呀,GIRORO伍長,隻是一些戰前會議罷瞭。」KERORO敷衍的說。

「要是讓GIRORO問起來那可真是沒完沒瞭。」KERORO心想

KERORO趕在GIRORO發飆前,催促摩亞去準備作戰內容,自己則是跑到預定戰場躲GIRORO。

「東樹,吃飯瞭喔。」夏美作瞭些簡單的料理當做午餐。

「東樹?」夏美等不到弟弟的回應

「奇怪,剛剛不是還在嗎,又沒有出門的跡象。」

夏美一邊叫喚,一邊走向樓梯。右腳踩空瞭。

「咦?」夏美腳底下的地板像活門般打開,突如其來的偷襲夏美當然防備不及。

「這次又怎麼瞭~~~~~~~~~~~~~~~」夏美發出哀鳴,一路跌落到地下基地。

眼睛睜開的時候,夏美才發現自己被關在透明的正方形箱子,箱子不大約高一公尺。

夏美環顧瞭四週,發現自己在類似電影院的地方,而箱子的位置在最前排正對著舞臺,是個很不錯的視野。

舞臺上擺滿瞭特攝用的道具,場景應該是街景,就是縮小的高樓大廈。

而那些宇宙青蛙,正好在自己正前方的座位,爆米花零食飲料擺的兩旁的座位都是。

「喂,笨青蛙,你在幹什麼!」

直覺KERORO大概又想要搞什麼侵略之類的,夏美忘記還在跟青蛙冷戰直接發問。

「哼哼,那還用說嗎?當然是侵˙ 略˙藍˙星是也。」

KERORO臉貼在玻璃鄉前面,用特別強調嘴型的發音唸道。

「你以為我會讓你得逞嗎?」夏美低著頭低聲說道

「不,不好瞭!小夏的戰鬥力急劇的上昇中,已經突破20萬瞭!」TAMAMA看到機器顯示的數值

KERORO一臉陰險,彈瞭一下手指,玻璃箱子中的咬球像是有生命一樣,自己迅速的安裝在夏美的頭部。

夏美嚇瞭一跳,連忙用力的想要扯開咬球,可是咬球穩穩的繫在嘴上,怎麼扯都扯不掉。

「嗚嗚嗚嗚~~~」夏美的發言權被奪取瞭,他憤怒的用力搥打玻璃箱

「沒用的沒用的,這可是MU-89星特產的水結晶,像這麼薄的程度要打破他可是要用火車撞呢,KUUKKUKUK。」

一個不註意,夏美的雙手也被好似有生命的皮繩綁在背後瞭,這下子夏美連要找機會逃出的機率都下降瞭。

「夏美大人,你還是安靜看戲吧,今天你可是主角喔!而且是正義的一方!」

青蛙很得意的說著。

夏美憤怒的發出怒吼,可是苦於嘴中的咬球加上雙手被綁,自己就像是鉆版上的肉,乖乖的讓人切割瞭。

因為咬求的關係,夏美必須仰起頭來才能夠吞嚥口水,因為在極怒下忘記要註意這個新增項目,少女的口水鑽出咬球的孔洞,沿著下巴留下來瞭。

夏美連忙用手臂擦去,不過動作還是比不上早已做好準備的KERORO,一陣閃光閃的夏美的眼睛有點疼痛。

「你看看,夏美大人流口水的樣子。」

KERORO就像是大哥分糖給小弟一樣,把立可拍的相片丟給TAMAMA。

「真的耶軍曹哥,小夏好像小嬰兒喔。」

夏美氣的哭出來瞭,一顆顆晶瑩的淚珠掛在長長的睫毛上。

「小夏哭瞭耶軍曹哥。」TAMAMA看起來慌張不已

「別擔心,現在還是在計算範圍之內。」

KERORO從背後拿出一本H漫確認當前的經過,有沒有偏離劇本太多。

「那麼,作戰開始!」

KERORO帥氣的指向舞臺。

夏美被傳送到舞臺正中央,他跌坐在縮小的城市街道上。

「喔~~~~邪惡的母藍星人已經降落在市中心瞭。」

摩亞身穿紅色小背心以及迷你裙,拿著麥克風在一旁朝氣十足的主持著。

「摩亞!!連摩亞都?」咬球依然沒有鬆開,所以還是一連串的嗚嗚聲

摩亞走到夏美旁邊低聲說:「不好意思喔,夏美大人,我必須要幫助叔叔才行。這就是寄居離下?」

摩亞給瞭一個燦爛的笑容

夏美站瞭起來,用嗚嗚聲向摩亞表示抗議。

夏美心想:「快點幫我把這些東西鬆開啦。」這也是夏美心想

摩亞轉而面向觀眾席,裝出害怕的動作說著

「邪惡的藍星怪獸居然想要危害我們,這個時候有誰能救救我們呢?」

臺下的青蛙很有默契的喊著(除瞭KURURU)

「蛞蝓超人!」

摩亞又再次的問道:「是誰能夠幫助我們呢?」

「蛞蝓超人!!!」

兩邊一搭一唱,常見的舞臺互動。

夏美聽的雞皮疙瘩掉滿地

「蛞蝓超人…….難道又……..」

夏美緩緩的回頭,隻見一個黑色人形物體站在邊幕,身體上還閃著不妙的光芒。

摩亞大喊道:「請蛞蝓超人出來拯救我們吧!」

「喔喔喔喔喔~~~斯逼。」

臺下的青蛙更加熱烈回應著(還是除瞭KURURU),斯逼為英雄系列的語助詞,無意義。

看著臺下觀眾互動熱烈,摩亞心理面相當感動

摩亞心想:「我一定會做好我的工作,炒熱氣氛,實況轉播。」

摩亞擦瞭一下眼角的眼淚

「讓我們歡迎,蛞蝓超人。」

在暗處站著的黑色人型邁出步伐,站在強力的燈光下。

這頭蛞蝓超人渾身釉黑,身體的黏液隨著舞臺燈光反射著黏膩的光澤,臉部還維持著蛞蝓的臉孔,手掌則是白色的,不仔細看很難發現手掌的不同之處,這白色的部份就是蛞蝓的斧足來的,仔細一看會發現手掌上佈滿細小絨毛,做波浪運動,而下體部位,黑色的陰莖,加上白色表面還有波浪運動的龜頭。

夏美看到往後退瞭幾步,不說一句話,立刻轉頭就跑。

KERORO老神在在的按下椅子扶手上的按鈕,舞臺地板立刻伸出觸手綁住夏美雙腳,並且調整姿勢變成M字開腿。

夏美極力掙紮,無奈四肢都被固定,看著噁心的蛞蝓慢慢的走將過來,心理說不出的恐懼。

TAMAMA在臺下看的高興,轉頭向KERORO說

「軍曹大哥,我們把小夏的咬球放開好不好,我想要聽敵人求饒。」

KERORO摸摸下巴「這個嘛~~~~」

「KURURU,藥物釋放完成瞭嗎?」KERORO轉頭問道

黃色的青蛙發出陣陣冷笑

「早在綁上去那一刻,就下藥完成瞭。」

KERORO高興的說:「幹的好呀,KURURU曹長!」

隨手按下另一個按鈕,解開夏美的咬球。

夏美一取回發言權,馬上對KERORO大喊

「KERORO你這傢夥,快點把我放開。」

「那怎麼行呢?現在我們可是在侵略當中喔。」青蛙回答

「放心好瞭夏美大人,成為本軍的奴隸本官一定給你最高待遇的是也。」

「KERORO~~~~~~~~~~」夏美哭著大喊

摩亞對臺下說道:「現在,蛞蝓超人就要打敗母藍星人瞭,加油呀蛞蝓超人。」

蛞蝓超人雖然長相不好,其實各種能力都遠優於地球人,腦袋除外。

因為強化腦袋以後會造成無法預期的災難,黃色的陰險科學傢是這麼解釋的。

蛞蝓超人緩步走到夏美正前方,伸手把夏美的內褲扯掉。

夏美稀疏的陰毛和粉色的陰唇暴露在眾人當前,肥厚的大陰脣一張一闔,從縫隙往裡面看可以看到若有似無的水光。

「不~~~~不要~」夏美看著蛞蝓超人的男根,萬分恐懼的大喊。

?不要~~~~~~不要看~~~~~不要過來~~~~~~~?

現在的夏美顧不得私處暴露在他人眼光中死命的掙紮,她打從心底希望這一切隻是青蛙的惡作劇。

或許等一下KERORO就會跑來拉個炮,說愚人節快樂之類的。

「現在,蛞蝓超人準備攻擊母藍星人瞭!他把武器對準母藍星人的弱點。」

摩亞做著實況轉播,忠實的報告當前的狀況。

蛞蝓超人好像斷電瞭一樣,突然靜止不動瞭,就像木雕一樣。

KERORO有點急躁的說:「KURURU這是怎麼回事?」

眼看侵略藍星的第一步即將達成,卻中途煞車。

KURURU說:「看吧。」

蛞蝓超人把視線移到摩亞身上。

「蛞蝓超人,不知道為什麼停止攻擊瞭,難道力量快用光瞭嗎?」

摩亞手向指說道:「我們大傢一起為蛞蝓超人加油吧!」

話才說完,摩亞冷不防的被蛞蝓超人推倒在縮影的市中心,也就是夏美旁邊。

「看來,蛞蝓超人把大聲說話的摩亞列為首要攻擊目標瞭。」KURURU分析當前的情況

「什麼?」KERORO沒有聽懂的樣子

「雖然我們敵人設定為夏美,可是現在夏美已經是待宰的羔羊,沒有反抗能力,所以對蛞蝓超人來說,夏美的威脅已經是0瞭」

KERORO慌張的問:?那他為什麼要攻擊摩亞大人??

KURURU發出尖銳的冷笑聲:?誰知道呢??

KERORO:?KURURU曹長!!?

KURURU冷笑著說:

?因為摩亞在一旁超熱氣氛,製造噪音,所以被蛞蝓超人當成具有威脅性的敵人瞭,KUKUKUKUKU。」

KURURU像是自言自語一般,念念有詞的說瞭一堆。

?嘿嘿嘿,那個女人自食惡果啦。?TAMAMA偷笑在心理

?捏捏,那我們有沒有方法救摩亞大人呀??

TAMAMA雖然在心中暗爽,不過還是盡責的表現出他可愛(腹黑)的一面

KURURU:?沒辦法瞭~~~~KUKUKUKUKU?

KERORO:?……………………….?

TAMAMA:?軍曹大哥??

KERORO:?摩亞,我們會為您連升兩等的是也,無須擔心後勤部隊的安危。?

KERORO說的咬牙切齒,好像摩亞被送往前線一去不復返的感覺。

TAMAMA看著威風的KERORO,心想:?不愧是軍曹大哥,多麼的深思熟慮呀。?

「痛痛痛。」跌在建築物上的摩亞揉著疼痛的屁股,前面說過蛞蝓超人的力道是很大的。

蛞蝓超人一手撕開瞭摩亞身上的衣服,任憑兩團柔軟的乳房在空氣中晃動。

「蛞蝓超人把我的衣服撕開瞭,胸部被人看到瞭,這就是亡羊補牢嗎?」

摩亞還是記著KERORO賦予他的任務,努力的做好實況轉播。

「為瞭叔叔,摩亞會努力的。」她本人是這樣想的

蛞蝓超人用它滿是纖毛的雙手,吸附在摩亞的雙乳上。

KURURU:?蛞蝓超人的雙手構造就好比蛞蝓的底部,雖然表面看似平靜,其實是快速的在運動呢。?

遠看蛞蝓超人隻是把手貼在摩亞的胸部上而已,可是摩亞的胸部卻開始向海波一樣的震盪起來。

摩亞:?現在蛞蝓超人抓住瞭我的胸部,開始搔癢瞭,好癢呀。?

摩亞認真的看著自己的胸部被玩弄,並且實況轉播。

摩亞:?摩亞的胸部好癢,好像有好多螞蟻在上面爬,好癢喔。?

摩亞一開始乖乖的在建築物上讓蛞蝓超人摸乳,可是摩亞開始覺得胸部奇癢無比,就好像被蚊子叮滿瞭胞。

摩亞:?摩亞的胸部好癢好癢喔,蛞蝓超人用黏液在保護我的胸部不受母藍星人攻擊。?

雖然摩亞還是在實況轉播,可是他的身體可以看的出來,越來越坐立不安瞭。

KURURU:?蛞蝓超人渾身沾滿體液,有很強的生物鹼,要是碰到的話會奇癢無比,皮膚也會變的很敏感。?

好不容易蛞蝓超人雙手放開瞭摩亞的胸部,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隻是沾滿黏液,可是摩亞覺得癢到不行。

蛞蝓超人一鬆手,摩亞馬上用自己的雙手不斷的搓揉自己的胸部。

摩亞一邊搓揉胸部,一邊衄胸部夾住麥克風以便繼續轉撥

摩亞:?摩亞的胸部好癢好癢喔,真的好癢喔,蛞蝓超人已經收手瞭,她打算去對付母藍星人瞭嗎??

看著摩亞不斷的搓揉自己的乳房,乳頭,夏美感到不好意思,同時又對蛞蝓超人產生瞭新的恐懼。

蛞蝓超人並沒有轉攻夏美,反而直接挺起陰莖輕輕頂著摩亞的大陰脣。

摩亞:?蛞蝓超人用著他超級必殺技,無敵突刺,對準瞭摩亞尿尿的地方,阿,好癢喔。?

蛞蝓超人對準以後,又像個木雕一樣動也不動。

摩亞:?蛞蝓超人??

過沒多久,摩亞感覺到下體直直發起巨癢,下體可比胸部的皮膚還要更加細緻,摩亞經不起刺激,開始說道

摩亞:?蛞蝓超人??

摩亞:?蛞蝓超人,你怎麼瞭。?

摩亞:?好癢…….. 蛞蝓超人?好癢好癢………好癢阿!!!!?

摩亞已經癢到不行,直接伸手下去摳搔陰部。

麥克風咕嚕嚕的滾到地上,摩亞也顧不得瞭。

不搔還好,一搔停不下來。黏液因為搔動的關係,順勢沾到瞭摩亞的小陰唇。

摩亞:?好癢好癢呀!!好癢好癢,好難過…………….?

摩亞的雙手,大腿,也都因為動作的關係沾到黏液,一齊發癢。

摩亞根本沒多餘的手可以紓困,整個人亂扭亂動

摩亞:?摩亞真的好癢喔,叔叔,救命呀……..好癢阿……救我!!?

看著摩亞痛苦的樣子,夏美寒毛聳立,她知道下一個就是她瞭。

蛞蝓超人冷不防的抓住摩亞的雙手,腰一挺,粗大的陰莖擠進瞭陰道。

摩亞因為雙手被抓住,周身奇癢難當,突然下體被硬物插入,反而覺得舒暢無比。

摩亞:?現在…. 蛞蝓超人已經把…..武器….插到摩亞的身體裡瞭…….好癢..好舒服……?

摩亞不斷的扭著腰,希望能摩擦蛞蝓超人止癢。可是蛞蝓超人全身都是粘液,隻是沾黏到更多罷瞭。

摩亞因為下體的快感,以及周身的奇癢,發出陣陣的嬌喘。

摩亞:?在…用力一點…..唔唔唔。?

蛞蝓超人突然整個貼瞭上去,這下子連肚子脖子這些沒黏液的地方也被沾染到瞭。

摩亞放聲大喊:?好癢阿阿阿阿阿,嗚嗚嗚…………..用力一點………..嗚嗚嗚…………。?

夏美看著摩亞被姦淫蹂躪,心理無限恐懼,可是她怕他一出聲,蛞蝓超人就轉頭向他攻擊瞭。

摩亞,亂扭著身子,用身體很狠的摩擦著蛞蝓超人的身體。

蛞蝓超人也毫不保留的用力的插著摩亞,巨大的陰莖在摩亞你內翻攪,觸動他最敏感的地方。

摩亞大聲喊著:?癢阿阿阿阿,阿阿阿…………好……不行瞭阿…………..?

摩亞全身收縮瞭一下,與蛞蝓超人交合之處溢出瞭亮晶晶的液體,摩亞高潮瞭。

摩亞渾身無力的顫動著,蛞蝓超人還是繼續的抓著他的雙手,不過姿勢換成狗爬式。

摩亞:?繼續?!這就是連綿不斷嗎??

話還沒說完,蛞蝓超人又繼續抽插起來。

剛高潮完的身體是很敏感的,蛞蝓超人這樣繼續的狠插摩亞,算成瞭一種變相的處刑。

摩亞被插的放聲大叫,可是在怎麼掙紮也逃不過蛞蝓超人的手中。

夏美一聲不響的哭泣著,看著摩亞被姦淫的樣子。

?趴搭!? 夏美耳邊傳來清脆的聲音

回頭一看,一隻稍微小一號的蛞蝓超人搭著他的肩膀。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夏美撕聲喊叫,無奈手腳被綁,毫無作為

蛞蝓超人2號等待夏美叫完之後,雙手輕碰綑綁夏美的金屬觸手,金屬觸手好像感應到什麼,斯嚕嚕的收回地下瞭。

夏美感覺到雙腳一鬆,馬上滾開,動作之快連蛞蝓超人都反應不及

雖然碰觸時間很短,可是肩膀上已經傳來陣陣的癢感。

沒想到才剛要穩住身子準備開跑時,蛞蝓超人已經飛撲抱住自己。

夏美反應快,可是蛞蝓超人身體動作更快。

蛞蝓超人的黏液沾滿瞭夏美全身上下

?不要……不要阿,放開我…………?夏美顫聲喊道

蛞蝓超人用雙臂的黏液上下塗滿夏美全身上下,不管夏美怎麼掙紮,都無法逃脫。

不久,夏美感到渾身發癢,猶如千萬隻蚊子在全身上下叮滿瞭胞。

夏美邊哭邊用雙手摳弄陰部

?好癢呀……真的好癢阿………….嗚嗚嗚嗚。?

?不要呀,不要看我……….好癢阿……………?

夏美邊哭,邊用手指刮著肉縫,另一手拇指食指快速的揉捏自己的陰蒂

?停不下來呀,好舒服…………..,不要看………….不要……..嗚嗚嗚。?

蛞蝓超人抓住夏美的雙手,以免過度搔癢而破壞自己的皮膚,蛞蝓超人把夏美轉到正常體位

陰莖直直的貫穿瞭夏美的處女穴。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不要……………?

夏美無力的看著蛞蝓超人巨大的男陰,貫通瞭自己嬌嫩的下體。

更令夏美無法忍受的是,全身上下的癢感,因為雙手被抓,隻好不斷的扭動身體

藉由摩擦蛞蝓超人身體尋求解放。

?阿阿阿….好癢……………..?

?停呀!唔唔唔唔!!好…….好………..?

兩個少女淫叫的聲音在舞臺四周傳遞著

蛞蝓超人一波波的對夏美的陰道突進,加上這奇癢的黏液,使的夏美處女的身子一下子就承受不住

下體斯嚕嚕的湧出瞭一堆液體,高潮的象徵。

可是2隻蛞蝓超人從來都沒有要停的意思,一次次的深探少女體內的子宮,搞的兩女淫叫連連從未間斷。

玩弄摩亞的蛞蝓超人1號好像想到瞭什麼,於是把趴在地上的摩亞抱起,放到夏美身上。

兩女依感覺到發癢的胸部,腹部有瞭依靠,馬上開始互相磨蹭。

兩女的淫叫聲,透過地上的麥克風,在大廳陣陣回盪傳撥。

夏美:?摩亞!好癢…….….好舒服….嗯嗯…….嗯嗯………?

摩亞:?小夏!用力點磨我…………對對……….唔唔,好棒……..?

兩團軟趴趴的胸部互相擠壓著,對兩女來說,對方胸部的乳頭可以說是最好的抓癢點。

因為胸部擠壓,乳頭有的時候會不小心擠到左右兩側,粉色的乳尖從兩團互相擠壓的胸部蹦出來,煞是好看。

?摩亞…..?

?夏美大人?

兩女輕喚著彼此的名字,用舌尖勾畫對方的脖子,嘴唇。藉此解癢

鼻子中傳來,對方的體香,與淫蕩的氣息,兩女的思緒已經不是用正常常識來規範瞭.

?嗯嗯嗯嗯嗯………………?

兩女滿臉朦朧的吸引對方的唇。

用柔軟的嬌驅,磨蹭彼此敏感的地方,互相的吸阭,互相的舔舐。

終於,兩隻蛞蝓超人腰一挺,射出瞭大量的精液,精液多到兩女的子宮都被灌滿,肚子微微的凸起

空氣從陰唇被擠壓出去發出啵啵聲響,格外的明顯響亮。

接著,身子一挺,兩隻蛞蝓超人雙雙倒地,死瞭。

他們完成瞭他們來到這個世界上的任務瞭。

摩亞夏美,輕輕的互相摟著,身體無力到無法搔癢,下體娟娟流出乳白的精液。

KERORO:?哀呀……..這不是皆大歡喜嗎??

KERORO拿著摺扇輕拍自己的頭,夏美這個時候理都不想理他,心裡頭隻想著一件事…………

?我被玷汙瞭。?

也不知道青蛙在旁邊撈撈叨叨的說瞭什麼,夏美心裡隻想著5個字。

?我被玷汙瞭。?

KERORO根本沒註意到夏美心有所思,還是繼續講他的廢話。

?軍曹大哥!!快逃呀。?TAMAMA放聲大喊

?ㄟ?什麼??KERORO回頭看著TAMAMA

TAMAMA用盡他所有的力氣,控制因為自己恐懼而發抖的下顎。

?快逃呀!!軍曹大哥!!?

?小夏…….的戰鬥力已經突破500萬瞭…….還在急速上升中呀!!!!!!?

KERORO雙眼發白心想:

?500萬?500萬?最新型的K隆星生化戰鬥服也才200萬,已經可以摧毀一個K隆興的軍事基地瞭。?

KERORO好像想到什麼,對著KERORO小隊中的智多星大喊

?KURURU曹長!!?

隻見KURURU曹長還是保持原來的姿勢不動。

?KURURU曹長??

空氣因為肅殺之氣,緩緩的對流,起風。

微微的風,把KURURU的紙牌人像吹翻,在人像後面寫著。

?隊長大人,你們慢慢玩。我先走瞭。 KURURU筆。?

TAMAMA小聲的說:?已經……..700萬瞭………,這個儀器隻能測到700萬戰鬥指數。?

TAMAMA按著自己眼睛旁邊的機器,根本無法相信地球人有這麼強的力量,自己打敗TARORO的全盛時期,也不過堪堪98萬。

?死!定!瞭!?

KERORO發抖著,緩緩的回頭。

夏美已經搖搖晃晃的站起來瞭,微量的精液還不斷從陰道流出,低落而下。

微微的風,好像自夏美體內發出,地上精液構成的水漥起瞭陣陣的縐褶。

?呃…..我等……….夏美大人,我等可以解釋的是也……….?

青蛙被老鷹盯上,不對……是老鷹已經把戳到肚皮上瞭還在做最後的掙紮

夏美低著頭,不發一語,踩著黏液精液”趴他趴他”的向KERORO走去。

?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

?……………………………..?

?…………………??

KERO睜眼一看,夏美不見瞭。

?奇……奇怪……..??

KERO註意到地上的腳印子,原來夏美理都沒理他就走掉瞭。

?得救瞭……………?KERORO大吐一口氣

夏美自顧自的走到浴室,轉開水龍頭開始放水。

水聲在浴室裡迴盪,夏美安靜的看著宣洩出來的流水,過瞭許些時間,水滿瞭。

冰冷的水讓夏美覺得舒服多瞭,紅腫的下體還不時流出精液,夏美沒理會它們。

洗過澡以後,夏美裸著身子回到房間。

?我被玷汙瞭。?

夏美心裡的聲音不知道重複瞭幾百次瞭,來來去去都是這一句話。

?唔…….?

東樹搖搖晃晃的從客廳地板上坐起來。

?頭好痛喔………?東樹摸著後腦被GIRO用力一擊的地方

?東樹大人,你醒過來啦。?KERO活力十足的在廚房料理晚餐

?東樹大人跌倒撞到牆壁昏過去瞭,我等看時間不早,就先行準備晚餐瞭是也。?

?是嗎??

東樹覺得…好像發生瞭什麼事情,又好像沒有

?東樹大人,可以幫我叫夏美大人下來用餐嗎??

?嗯,我這就去。?

?果然還是怪怪的。?東樹心想

?軍曹講話好僵硬,尤其是叫姊姊那邊,就算被罰洗廁所好瞭,說話有必要這麼生氣嗎??

其實KERO是害怕的不得瞭,聲音微微顫抖,東樹聽成憤怒的發抖。

KERO覺得,自己應該在這個時候主動釋出善意,好不容易鼓足勇氣叫夏美來吃飯。

其實,若不是念及自己沒地方去,不然早就想逃跑瞭。

?姊姊,吃飯瞭。?

?………………………?

?姊姊,吃飯瞭喔。?

東樹站在夏美房門面前。

?不瞭,我不餓,你們吃吧。?

夏美的聲音顯的無精打采。

東樹:?果然有問題。?

可是又說不上來問題在哪裡,姊姊跟軍曹之間發生什麼事情嗎?

結果一整個晚上,夏美沒有踏出房門一步。

隔天一大清早,東樹起的特別早,因為今天準備到市區圖書館去找書,晚瞭太陽大瞭。

一走到廚房差點沒跌倒,夏美全裸著窩在沙發上吃吐司看電視。

?姊姊,衣服,衣服呀!?

東樹很不好意思的遮著臉說

?喔,衣服我放在旁邊啦。?

?那趕快穿起來呀!?

雖然小時候常常一起洗澡,可是進入青春期以後,夏美的身材讓人不註意也難….

?我穿好瞭。?

?那就好……………..!!?

夏美已經走到自己面前,還是裸體,整個身體一覽無遺。

?姊姊!!?

突然夏美表情變的很平靜,應該是說面無表情嗎,又有點不太像。

?東樹,對於自己決定的事情是不是不必感到懊悔??

?姊姊快去穿衣服啦!?

?回答我!東樹!!? 夏美加重語氣堅定的說

?我想……是的……….?

?那麼,對於自己所做的事情,是不是應當坦然於胸,不必羞於別人笑話??

?應該沒錯吧….?

?東樹,肯定句。? 夏美的眼神咄咄逼人

?是的。?

夏美安心的呼瞭一口氣

?太好瞭……?

夏美表情鬆懈的說

為什麼要問這些問題呢,真是奇怪。

?姊姊,你還是快點把衣服穿好啦!!?

夏美伸出他細長的手指,隔著睡褲輕輕的磨蹭東樹的下體。

?姊姊??

?對於我自己做的事情,我不必感到後悔與羞愧,這是我自己決定的,所以沒關係。?

夏美自顧自的說瞭一大段奇怪的話

?姊姊???

夏美一把拉下東樹的褲子,硬挺的陰莖彈跳出來。

?沒想到東樹長大瞭這麼多呀。? 夏美撥開自己的頭髮,開始吸允東樹的陰莖

?姊姊,你怎麼瞭?不要呀….? 東樹還是搞不清楚狀況

可是夏美柔軟的舌頭一捲上來,東樹的腦袋就很難再做更縝密的思考瞭。

在夏美口中的陰莖被溫暖的包覆著,靈巧的舌頭在周圍滑來滑去,不時的挑逗龜頭。

從陰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夏美身體的熱度,東樹看著胯下的姊姊,眼神朦朧瞭起來……

一個處男怎麼可能敵的過少女溫柔的舔舐呢?

沒一下子,東樹就射的夏美滿嘴都是。

夏美伸長舌頭,讓精液隨著舌尖滴落在雙手上,然後,一飲而盡。

?沒想到比蛞蝓的味道還要好呢。?夏美笑著說

東樹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瞭,他無法理解姊姊為什麼要這樣,也無法再做下一步思考瞭。

他的頭腦已經被最原始的欲望的佔領,面前的這個少女可愛的吞著自己的分泌物。

東樹的陰莖再度充電完成,準備再次出擊。

夏美坐在沙發上,兩腿大開,雙手掰開自己的大陰脣,讓粉嫩的小陰唇和陰蒂暴露出來

?歡迎光臨~~? 夏美滿臉通紅的邀請

都已經到這個田步,還能忍的住的不是性無能就是同性戀。

東樹對準陰道口,緩緩的擠進夏美的身體瞭。

?這樣,就是我自己決定的事情瞭,也沒什麼好生氣好反悔的瞭。?

夏美一邊看著東樹進入自己體內,一邊回想昨天下午的事情。

?其實這種事情也沒什麼,像是吃飯一樣,所以青蛙的那些動作就好像惡作劇一樣。?

?我自己把做愛當成是自己決定可以做的事情,既然是自己決定的就沒什麼好害羞的。?

?既然這隻是普通的可以做的事情,那我就不算是被玷汙瞭。?

?那我就不算是被強姦瞭。?

?我隻是,做運動而已,很普通的事情而已,像吃飯一樣。?

?所以,我隻是找東樹做瞭普通的事情而已,很普通的。?

?既然它隻是普通的事情,我能跟笨青蛙玩,那我也能跟東樹玩。?

?我沒有被強姦瞭,我沒有被玷汙,我依然是我!?

夏美開心的看著東樹的陰莖插入自己的體內,開始笨拙的捅著。

東樹進來瞭,所以條件成立瞭。

沒幾下,東樹又射瞭。

?姊姊………….?

東樹氣喘籲籲的說

?早就叫你多運動你就不聽。? 夏美彈一下額頭

?姊姊………這件事…………..?

東樹拔出它軟趴趴的陰莖,站在夏美前面,就好像做錯事情的小孩

?沒關係,沒關係,以後再一起玩吧。? 夏美瀟灑的揮揮手

?你先去吃早餐吧。?

東樹莫名奇妙的到廚房弄自己的早餐,心理覺得奇怪,姊姊出事瞭?

可是又不能跟媽媽說,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東樹想來想去,還是決定等一下去找軍曹討論討論。

夏美用流出來的精液塗滿自己整個陰唇陰蒂,用手指輕輕的摩猜揉捏,開始在客廳自慰瞭起來。

夏美也不管自己的弟弟還在場,就大剌剌的手淫,發出陣陣嬌喘。

因為就東樹這樣擦個幾下,果然還是不過癮呀…。

東樹突然覺得有點恐怖,說不上來的恐懼感,可是又說不上來。

東樹端瞭盤子厚著臉皮,坐到夏美對面,假意看電視實際上偷瞄。

夏美看瞭覺得好笑,說:?東樹,沒關係,想來的時候都可以直接來喔。?

?阿哈哈?東樹苦笑瞭一下

確實自己還想要搞,可是小弟已經垂頭喪氣,再加上姊姊怪到不行。

東樹決定趁機會大飽眼福,然後去跟軍曹討論,把姐姐治好。

(Visited 45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