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真人真事 - 04 一月, 2018
by admin - no comments
尋秦後記(前傳)1~8(完整版)上

(一) (一)

自從項少龍被李牧圍困,孤身千裡逃亡後,留在秦國的眾美嬌娘動用各種關係尋找不果,不由感到絕望,而且項少龍以前在的時候每天旦旦而伐,如今他不在瞭,他身邊的美嬌娘都覺得寂寞難耐,尤其是年紀較輕的趙致,因為生性活潑,而且之前還和荊俊有些牽扯。自從項少龍被李牧圍困,孤身千裡逃亡後,留在秦國的眾美嬌娘動用各種關系尋找不果,不由感到絕望,而且項少龍以前在的時候每天旦旦而伐,如今他不在瞭,他身邊的美嬌娘都覺得寂寞難耐,尤其是年紀較輕的趙致,因為生性活潑,而且之前還和荊俊有些牽扯。

有一天,趙致和荊俊外出探查項少龍的消息,卻一無所獲;趙致顯的非常難過,而荊俊看到曾經心愛的人難過,不由的想安慰她,卻不知如何安慰起。有一天,趙致和荊俊外出探查項少龍的消息,卻一無所獲;趙致顯的非常難過,而荊俊看到曾經心愛的人難過,不由的想安慰她,卻不知如何安慰起。

正當荊俊感到為難時,忽然想起:對阿!正當荊俊感到為難時,忽然想起:對阿! 二嫂是致致的二姊,可以去找她為致致開解。二嫂是致致的二姊,可以去找她為致致開解。

荊俊是急性子想到就做,也不分說,拉起趙致的手便直奔滕翼的傢。荊俊是急性子想到就做,也不分說,拉起趙致的手便直奔滕翼的傢。

來到瞭滕翼的傢卻發現大廳空無一人,想想這才掌燈時分,二哥應該不會這麼早就在『辦事』吧!來到瞭滕翼的傢卻發現大廳空無一人,想想這才掌燈時分,二哥應該不會這麼早就在『辦事』吧! 於是拉著趙致的手直往內房奔去。於是拉著趙致的手直往內房奔去。

到瞭內房門口,荊俊也不敲門直接一腳踹開房門大聲說道:「二嫂,我有事找妳。」到瞭內房門口,荊俊也不敲門直接一腳踹開房門大聲說道:「二嫂,我有事找妳。」

過瞭半響沒聽到有人回話,抬頭一看,隻見善蘭身上隻餘一條褻衣掛在左肩,上半身趴在桌上,而滕翼站在善蘭身後兩手扶著善蘭的纖腰,正要將下身那七吋長的雞巴探入善蘭的幽深洞穴中。過瞭半響沒聽到有人回話,抬頭一看,隻見善蘭身上隻餘一條褻衣掛在左肩,上半身趴在桌上,而滕翼站在善蘭身後兩手扶著善蘭的纖腰,正要將下身那七吋長的雞巴探入善蘭的幽深洞穴中。

一時四人相對無語…………一時四人相對無語…………

忽趙致「啊∼」的一聲,甩開荊俊的手掩面朝房外奔去,荊俊也察覺不妙,掉頭追瞭出去,留下滕翼夫婦倆人滿臉錯愕…………忽趙致「啊∼」的一聲,甩開荊俊的手掩面朝房外奔去,荊俊也察覺不妙,掉頭追瞭出去,留下滕翼夫婦倆人滿臉錯愕…………

經過這件事後,趙致每次看到滕翼都會莫名的臉紅,腦中都會不時的浮現滕翼那七吋長昂首粗直的雞巴,想像那怒龍鑽進體內時不知是什麼滋味?經過這件事後,趙致每次看到滕翼都會莫名的臉紅,腦中都會不時的浮現滕翼那七吋長昂首粗直的雞巴,想像那怒龍鑽進體內時不知是什麼滋味?

想那趙致剛和項少龍確認關係不久,初沾雨露,正是性致勃勃的時候,愛郎卻失蹤瞭。想那趙致剛和項少龍確認關系不久,初沾雨露,正是性致勃勃的時候,愛郎卻失蹤瞭。 每夜想起和愛郎的纏綿恩愛,讓她難以入眠;那日又看見滕翼那昂揚的雞巴,更讓她是春心難耐。每夜想起和愛郎的纏綿恩愛,讓她難以入眠;那日又看見滕翼那昂揚的雞巴,更讓她是春心難耐。

尤其是每次看見滕翼,體內就會莫名的感到燥熱,像一隻蟲在心坎上爬,又搔不到癢處,下身更是倍感空虛。尤其是每次看見滕翼,體內就會莫名的感到燥熱,像一隻蟲在心坎上爬,又搔不到癢處,下身更是倍感空虛。

終於有一日,趙致輾轉難眠,便想到屋外走走,走著走著,莫名的就走到滕翼傢門口,忽然心中一熱,翻過屋牆往內房遁去。終於有一日,趙致輾轉難眠,便想到屋外走走,走著走著,莫名的就走到滕翼傢門口,忽然心中一熱,翻過屋牆往內房遁去。

當趙致來到房門時,忽地聽見房內一聲「嗯∼」低吟,趙致覺得體內的火忽然燒起,下意識的用沾濕的手指在門紙上戳瞭一個洞。當趙致來到房門時,忽地聽見房內一聲「嗯∼」低吟,趙致覺得體內的火忽然燒起,下意識的用沾濕的手指在門紙上戳瞭一個洞。 難為趙國的年輕女劍士居然當起瞭偷窺狂。難為趙國的年輕女劍士居然當起瞭偷窺狂。

趙致將眼睛往洞口靠近一看,忽然覺得兩腳一軟,差點將房門撲開。趙致將眼睛往洞口靠近一看,忽然覺得兩腳一軟,差點將房門撲開。

原來趙致往房內看時,滕翼一絲不掛坐在床鋪的邊緣,而善蘭則僅著褻衣短褲正張著櫻桃小口,將那七吋長的雞巴含在嘴裡吞吐,鼻中還發出「嗯∼嗯∼」聲音,而滕翼的雙手也隔著褻衣揉捏善蘭飽滿的乳房。原來趙致往房內看時,滕翼一絲不掛坐在床鋪的邊緣,而善蘭則僅著褻衣短褲正張著櫻桃小口,將那七吋長的雞巴含在嘴裡吞吐,鼻中還發出「嗯∼嗯∼」聲音,而滕翼的雙手也隔著褻衣揉捏善蘭飽滿的乳房。

正當趙致在房外渾身燥熱時,房內滕翼忽地把善蘭抱瞭起來放在瞭桌上,左手向下一蛻,將善蘭的短褲脫下,就要挺起雞巴就要插進善蘭的小屄。正當趙致在房外渾身燥熱時,房內滕翼忽地把善蘭抱瞭起來放在瞭桌上,左手向下一蛻,將善蘭的短褲脫下,就要挺起雞巴就要插進善蘭的小屄。

善蘭卻雙手捂著小屄說道:「相公!別∼妾身今天身體不適去看大夫,大夫說妾身已有瞭身孕,所以今天就讓妾身用嘴巴幫你服務可好?」善蘭卻雙手捂著小屄說道:「相公!別∼妾身今天身體不適去看大夫,大夫說妾身已有瞭身孕,所以今天就讓妾身用嘴巴幫你服務可好?」

滕翼聽完善蘭的話,本來高昂的性致瞬間一滯,也沒瞭那心思,便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滕翼聽完善蘭的話,本來高昂的性致瞬間一滯,也沒瞭那心思,便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

忽然聽到門外有呻吟聲,滕翼忽地一躍到門前用力一拉,看見門外趙致衣衫半解,一雙泛著春意的眼睛半閉著,檀口微開,吐著芬芳的氣息,左手伸入裙內,右手在胸前雙乳上來回撫摸。忽然聽到門外有呻吟聲,滕翼忽地一躍到門前用力一拉,看見門外趙致衣衫半解,一雙泛著春意的眼睛半閉著,檀口微開,吐著芬芳的氣息,左手伸入裙內,右手在胸前雙乳上來回撫摸。

看到本在房內上演春宮大戲的滕翼出現在眼前,趙致一驚之下竟呆立在門口,而滕翼本來因為善蘭的話熄滅的慾火,忽地有燃瞭起來,也不管趙致是自己妻子的小妹,而且還是結拜三弟的妻子,將趙致拉進房內,按在房內桌上,一把就將趙致的裙子連裡面短褲撕掉,挺起雞巴向前一刺,「啊∼∼∼好粗∼∼」那趙致本來在房外看的小屄已經浪水直流,現在滕翼那粗長的雞巴插進去也一路順暢。看到本在房內上演春宮大戲的滕翼出現在眼前,趙致一驚之下竟呆立在門口,而滕翼本來因為善蘭的話熄滅的欲火,忽地有燃瞭起來,也不管趙致是自己妻子的小妹,而且還是結拜三弟的妻子,將趙致拉進房內,按在房內桌上,一把就將趙致的裙子連裡面短褲撕掉,挺起雞巴向前一刺,「啊∼∼∼好粗∼∼」那趙致本來在房外看的小屄已經浪水直流,現在滕翼那粗長的雞巴插進去也一路順暢。

旁邊善蘭本來看到妹妹衣衫不整出現在門外時嚇瞭一呆,聽到趙致的呻吟發覺丈夫將妹妹拉進房內按在桌上挺槍就刺,趕忙上前來要將滕翼拉開,卻不想滕翼像是失瞭理智般,按著趙致的腰用力的抽插著,善蘭怎麼都拉不動,一個是自己的妹妹,一個是自己的丈夫,又不敢叫人來幫忙,隻能在一旁垂淚。旁邊善蘭本來看到妹妹衣衫不整出現在門外時嚇瞭一呆,聽到趙致的呻吟發覺丈夫將妹妹拉進房內按在桌上挺槍就刺,趕忙上前來要將滕翼拉開,卻不想滕翼像是失瞭理智般,按著趙致的腰用力的抽插著,善蘭怎麼都拉不動,一個是自己的妹妹,一個是自己的丈夫,又不敢叫人來幫忙,隻能在一旁垂淚。

趙致再滕翼拉她時清醒瞭一下,但她力氣比滕翼小無法掙脫,直到滕翼將雞巴插進體內時,腦袋變的一片空白,然後體內慾火騰的蔓延全身,覺得好像回到和項少龍做愛時的感覺,嘴裡也開始胡亂呻吟起來:「啊∼∼啊∼深些∼∼再∼∼再用力∼∼∼些∼∼啊∼∼啊∼些∼∼」趙致再滕翼拉她時清醒瞭一下,但她力氣比滕翼小無法掙脫,直到滕翼將雞巴插進體內時,腦袋變的一片空白,然後體內欲火騰的蔓延全身,覺得好像回到和項少龍做愛時的感覺,嘴裡也開始胡亂呻吟起來:「啊∼∼啊∼深些∼∼再∼∼再用力∼∼∼些∼∼啊∼∼啊∼些∼∼」

「嗯∼致∼∼致致∼∼∼妳∼妳的小∼∼小屄∼∼∼好緊∼夾的我∼∼我好舒服∼∼」 「嗯∼致∼∼致致∼∼∼妳∼妳的小∼∼小屄∼∼∼好緊∼夾的我∼∼我好舒服∼∼」

滕翼七吋長的肉棒深深淺淺的來回不停抽送,隨著滕翼的衝擊,趙致不停的高聲呻吟著:「啊∼∼好漲∼啊∼∼二∼∼二哥∼∼繼∼∼啊∼∼續∼∼姐∼夫∼用力∼∼哦∼我∼我要去∼∼去瞭∼∼∼啊∼∼去瞭∼∼啊∼∼∼∼」滕翼七吋長的肉棒深深淺淺的來回不停抽送,隨著滕翼的衝擊,趙致不停的高聲呻吟著:「啊∼∼好漲∼啊∼∼二∼∼二哥∼∼繼∼∼啊∼∼續∼∼姐∼夫∼用力∼∼哦∼我∼我要去∼∼去瞭∼∼∼啊∼∼去瞭∼∼啊∼∼∼∼」

隨著趙致小屄的一陣收縮,陰精如潮水般將滕翼的雞巴淹沒,滕翼猛的將雞巴抽瞭出來,對著趙致說道:「妳高潮瞭,可我卻還在這吊著呢,妳說怎麼辦?」隨著趙致小屄的一陣收縮,陰精如潮水般將滕翼的雞巴淹沒,滕翼猛的將雞巴抽瞭出來,對著趙致說道:「妳高潮瞭,可我卻還在這吊著呢,妳說怎麼辦?」

旁邊的善蘭見妹妹被丈夫幹道高潮,心中不免酸酸的,聽見丈夫的話不免起瞭爭寵的心態,便道:「致致許久沒做愛瞭,剛才你又不憐香惜玉的狂抽猛插,她怎麼受的瞭!不如我先用嘴巴幫你,讓致致休息一下吧。」說著便蹲下身子張口含住滕翼的雞巴吞吐起來。旁邊的善蘭見妹妹被丈夫幹道高潮,心中不免酸酸的,聽見丈夫的話不免起瞭爭寵的心態,便道:「致致許久沒做愛瞭,剛才你又不憐香惜玉的狂抽猛插,她怎麼受的瞭!不如我先用嘴巴幫你,讓致致休息一下吧。」說著便蹲下身子張口含住滕翼的雞巴吞吐起來。

滕翼看趙致趴在桌上連根手指都舉不起來,檀口張開的用力喘著氣,便點頭道:「嗯,先讓致致休息一下也好,想當初我們剛成親時,妳被我幹的連續六次高潮,隔天都下不瞭床。致致雖然練武,但她久未做愛,我怕他受不瞭。」滕翼看趙致趴在桌上連根手指都舉不起來,檀口張開的用力喘著氣,便點頭道:「嗯,先讓致致休息一下也好,想當初我們剛成親時,妳被我幹的連續六次高潮,隔天都下不瞭床。致致雖然練武,但她久未做愛,我怕他受不瞭。」

善蘭聽瞭丈夫連這樣的話都當著妹妹面前說出來,不禁用牙齒輕輕的嚙瞭滕翼的雞巴一下,滕翼感到雞巴一痛,想是妻子不高興瞭,伸出雙手一邊一個抓住善蘭的乳房揉捏著。善蘭聽瞭丈夫連這樣的話都當著妹妹面前說出來,不禁用牙齒輕輕的囓瞭滕翼的雞巴一下,滕翼感到雞巴一痛,想是妻子不高興瞭,伸出雙手一邊一個抓住善蘭的乳房揉捏著。

再一旁的趙致休息瞭一下,看著姊姊嘴裡吞吐著滕翼的雞巴,剛剛獲得發洩的慾火又一下冒瞭上來,邁著顫顫的腳步走到滕翼的身邊,貼著滕翼的耳朵說道:「若二哥真有本事就將致致幹的明天下不瞭床,以後致致什麼都聽二哥的。」再一旁的趙致休息瞭一下,看著姊姊嘴裡吞吐著滕翼的雞巴,剛剛獲得發泄的欲火又一下冒瞭上來,邁著顫顫的腳步走到滕翼的身邊,貼著滕翼的耳朵說道:「若二哥真有本事就將致致幹的明天下不瞭床,以後致致什麼都聽二哥的。」

善蘭正在吃丈夫的雞巴,看見妹妹走過來在丈夫的耳邊不知說瞭什麼,丈夫的雞巴忽然好像又漲瞭一圈,隻聽滕翼大笑著說道:「哈哈∼∼聽到二哥剛才的話,致致想來是不服氣。好,蘭兒妳今晚就在旁邊做證,看為夫把致致這個小浪蹄子幹的下不瞭床。」善蘭正在吃丈夫的雞巴,看見妹妹走過來在丈夫的耳邊不知說瞭什麼,丈夫的雞巴忽然好像又漲瞭一圈,隻聽滕翼大笑著說道:「哈哈∼∼聽到二哥剛才的話,致致想來是不服氣。好,蘭兒妳今晚就在旁邊做證,看為夫把致致這個小浪蹄子幹的下不瞭床。」

滕翼一把將趙致攬瞭過來,脫掉趙致的上衣,因為剛才高潮的餘韻,趙致的乳頭還堅挺著,滕翼一口含住瞭趙致的右乳,左手往下一探一插,插進瞭趙致的小屄裡摳挖瞭起來,而在滕翼身下吃著雞巴的善蘭怕以後丈夫有瞭妹妹,會冷落瞭自己更加賣力。滕翼一把將趙致攬瞭過來,脫掉趙致的上衣,因為剛才高潮的餘韻,趙致的乳頭還堅挺著,滕翼一口含住瞭趙致的右乳,左手往下一探一插,插進瞭趙致的小屄裡摳挖瞭起來,而在滕翼身下吃著雞巴的善蘭怕以後丈夫有瞭妹妹,會冷落瞭自己更加賣力。

趙致被滕翼這樣上下齊攻弄得情動不已,檀口微張發出瞭迷人的呻吟:「嗯∼∼二哥∼你的手好厲害∼∼挖∼嗯∼∼挖得我∼∼嗯∼我∼∼又要高潮瞭∼嗯∼∼別∼啊∼別摳那∼∼∼又來瞭∼∼又來瞭∼∼∼啊∼∼∼∼」趙致被滕翼這樣上下齊攻弄得情動不已,檀口微張發出瞭迷人的呻吟:「嗯∼∼二哥∼你的手好厲害∼∼挖∼嗯∼∼挖得我∼∼嗯∼我∼∼又要高潮瞭∼嗯∼∼別∼啊∼別摳那∼∼∼又來瞭∼∼又來瞭∼∼∼啊∼∼∼∼」

動情不已的趙致忽地雙腿一顫,雙手牢牢的環住滕翼的頸項,才避免跌坐在下面正為滕翼吃雞巴的善蘭身上,而小屄卻像黃河洩洪一般,噴灑出大股的陰精,噴的善蘭滿頭滿臉。動情不已的趙致忽地雙腿一顫,雙手牢牢的環住滕翼的頸項,才避免跌坐在下面正為滕翼吃雞巴的善蘭身上,而小屄卻像黃河泄洪一般,噴灑出大股的陰精,噴的善蘭滿頭滿臉。

「致致真是沒用,妳姊夫用手指就讓你高潮瞭,還灑瞭我滿頭都是,等下你姊夫用雞巴幹妳的時候,還不知你要爽成什麼德性瞭?」善蘭語帶不滿的說道。 「致致真是沒用,妳姊夫用手指就讓你高潮瞭,還灑瞭我滿頭都是,等下你姊夫用雞巴幹妳的時候,還不知你要爽成什麼德性瞭?」善蘭語帶不滿的說道。

「我∼∼我也不知道姊夫的手指那麼厲害,比少龍厲害多瞭,沒幾下我就∼就高潮瞭∼∼」趙致帶著歉意說道。 「我∼∼我也不知道姊夫的手指那麼厲害,比少龍厲害多瞭,沒幾下我就∼就高潮瞭∼∼」趙致帶著歉意說道。

善蘭看著妹妹也不知該說些什麼好,隻好轉頭進瞭內間去洗刷去瞭。善蘭看著妹妹也不知該說些什麼好,隻好轉頭進瞭內間去洗刷去瞭。

滕翼看到妻子往內間行去,知道是想讓自己展開手腳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個小妹,於是大手一抄,將趙致抱瞭過來,讓她的雙腿擺在腰的兩側,用力向上一頂,插入趙致的小屄裡面,並伸過頭去在趙致的耳邊輕聲說道:「小浪蹄子,二哥才剛要開始呢,妳要撐住讓二哥盡興啊!」滕翼看到妻子往內間行去,知道是想讓自己展開手腳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個小妹,於是大手一抄,將趙致抱瞭過來,讓她的雙腿擺在腰的兩側,用力向上一頂,插入趙致的小屄裡面,並伸過頭去在趙致的耳邊輕聲說道:「小浪蹄子,二哥才剛要開始呢,妳要撐住讓二哥盡興啊!」

「好∼∼好二哥∼∼∼用∼啊∼∼用力∼∼別∼嗯∼顧及致致∼∼讓∼∼啊∼∼讓致致∼∼爽∼啊∼∼爽死吧∼∼∼致∼∼致致受的住∼啊∼∼∼」 「好∼∼好二哥∼∼∼用∼啊∼∼用力∼∼別∼嗯∼顧及致致∼∼讓∼∼啊∼∼讓致致∼∼爽∼啊∼∼爽死吧∼∼∼致∼∼致致受的住∼啊∼∼∼」

滕翼聽到趙致的話,猛的加大力道,雙手扶住趙致的纖腰用力的提起,然後又放下,幹的趙致小屄淫水直流,直喊:「頂∼∼頂到∼啊∼瞭∼∼∼呀∼∼又∼又∼嗯∼∼又來瞭∼∼∼」滕翼聽到趙致的話,猛的加大力道,雙手扶住趙致的纖腰用力的提起,然後又放下,幹的趙致小屄淫水直流,直喊:「頂∼∼頂到∼啊∼瞭∼∼∼呀∼∼又∼又∼嗯∼∼又來瞭∼∼∼」

「呀∼∼不∼不∼∼不∼致致不行瞭∼∼二哥∼∼哥饒瞭∼∼致致吧∼∼∼」 「呀∼∼不∼不∼∼不∼致致不行瞭∼∼二哥∼∼哥饒瞭∼∼致致吧∼∼∼」

「這就不行瞭,二哥才剛要加足馬力呢!今晚二哥一定會讓致致終身難忘的。」滕翼說完忽地抱這趙致從坐椅站起來,抱著趙致的屁股開始在房間內走動。 「這就不行瞭,二哥才剛要加足馬力呢!今晚二哥一定會讓致致終身難忘的。」滕翼說完忽地抱這趙致從坐椅站起來,抱著趙致的屁股開始在房間內走動。

「啊∼∼二哥∼嗯∼∼哥∼別∼∼嗯∼別動∼∼致致∼啊∼∼∼致致又來瞭∼∼洩∼又洩瞭∼∼∼」 「啊∼∼二哥∼嗯∼∼哥∼別∼∼嗯∼別動∼∼致致∼啊∼∼∼致致又來瞭∼∼泄∼又泄瞭∼∼∼」

在趙致迎來第四次高潮時,善蘭回到瞭房中,見到被丈夫抱在懷中如爛泥般的妹妹時,不禁苦笑搖瞭搖頭,丈夫的厲害當妻子的當然知道,如今妹妹還去向他挑戰,依丈夫的個性,趙致可能三天都下不瞭床瞭。在趙致迎來第四次高潮時,善蘭回到瞭房中,見到被丈夫抱在懷中如爛泥般的妹妹時,不禁苦笑搖瞭搖頭,丈夫的厲害當妻子的當然知道,如今妹妹還去向他挑戰,依丈夫的個性,趙致可能三天都下不瞭床瞭。

這時隻見滕翼抱著趙致走到床邊,讓趙致像小狗似的趴在床上,雙手扶住趙致的纖腰便開始大開大闔狂抽猛送起來,而趙致已經被幹的意識有些昏迷瞭,在也喊不出聲音來瞭,隻在滕翼用力插入的時候無意識的呻吟一聲,滕翼也向不知憐香惜玉似的,每一下都將雞巴插到底,然後再猛的抽出,再插入,抽出…………一直到一百多下的時候,滕翼低喝一聲:「來瞭∼」將雞巴深深的插入趙致的花心,精液猛的全射進趙致的體內,趙致也如迴光返照似的高叫一聲:「啊∼∼∼∼∼」迎來瞭今晚第五次的高潮。這時隻見滕翼抱著趙致走到床邊,讓趙致像小狗似的趴在床上,雙手扶住趙致的纖腰便開始大開大闔狂抽猛送起來,而趙致已經被幹的意識有些昏迷瞭,在也喊不出聲音來瞭,隻在滕翼用力插入的時候無意識的呻吟一聲,滕翼也向不知憐香惜玉似的,每一下都將雞巴插到底,然後再猛的抽出,再插入,抽出…………一直到一百多下的時候,滕翼低喝一聲:「來瞭∼」將雞巴深深的插入趙致的花心,精液猛的全射進趙致的體內,趙致也如回光返照似的高叫一聲:「啊∼∼∼∼∼」迎來瞭今晚第五次的高潮。

旁邊善蘭急忙大叫:「糟瞭!你怎地射進致致體內,如果懷孕瞭怎麼辦?」旁邊善蘭急忙大叫:「糟瞭!你怎地射進致致體內,如果懷孕瞭怎麼辦?」

滕翼不在意的說道:「沒事!才一次而已,不會那麼湊巧的。」滕翼不在意的說道:「沒事!才一次而已,不會那麼湊巧的。」

看瞭一眼軟在床上的趙致,不盡心裡想道:如今善蘭有瞭身孕,正不知這一陣子怎麼發洩,現在征服瞭致致這個小蹄子,而且三弟也還沒有消息,不過隻憑致致一個人是沒辦法讓我盡興,如果,嗯……就這麼辦。看瞭一眼軟在床上的趙致,不盡心裡想道:如今善蘭有瞭身孕,正不知這一陣子怎麼發泄,現在征服瞭致致這個小蹄子,而且三弟也還沒有消息,不過隻憑致致一個人是沒辦法讓我盡興,如果,嗯……就這麼辦。

(二) (二)

那天趙致被滕翼幹暈瞭過去,隔天隻覺得渾身酸軟無力,隻好請姊姊善蘭找個理由去和烏傢眾人說,而她也在床上躺瞭兩天才勉強恢復精神,但對滕翼卻表現的特別癡纏。那天趙致被滕翼幹暈瞭過去,隔天隻覺得渾身酸軟無力,隻好請姊姊善蘭找個理由去和烏傢眾人說,而她也在床上躺瞭兩天才勉強恢復精神,但對滕翼卻表現的特別癡纏。

到瞭第三天趙致恢復瞭一大半的精神時,又纏著滕翼和她做愛,滕翼無奈(其實心裡在暗笑),問過善蘭的意見,善蘭也覺得她現在有孕在身不能陪丈夫,既然小妹願意,又可以解決丈夫的慾望,她也就沒什麼意見。到瞭第三天趙致恢復瞭一大半的精神時,又纏著滕翼和她做愛,滕翼無奈(其實心裡在暗笑),問過善蘭的意見,善蘭也覺得她現在有孕在身不能陪丈夫,既然小妹願意,又可以解決丈夫的欲望,她也就沒什麼意見。

在連續幾次被滕翼幹到暈倒後,趙致發覺她自己一個沒辦法應付二哥,而姊姊也有孕在身不能幫她分擔,在滕翼的暗示下,趙致決定找個人來和她分擔二哥的勇猛,在與滕翼商量之後,選定瞭一個人…………在連續幾次被滕翼幹到暈倒後,趙致發覺她自己一個沒辦法應付二哥,而姊姊也有孕在身不能幫她分擔,在滕翼的暗示下,趙致決定找個人來和她分擔二哥的勇猛,在與滕翼商量之後,選定瞭一個人…………

*****     *****     ***** ***** ***** *****

這日,趙致藉要與滕翼商討尋找項少龍之事的由頭,拉上紀嫣然來到滕翼傢中,卻不想被滕翼在茶水之中下瞭迷藥迷昏的過去,昏迷之中隱隱約約聽到瞭呻吟聲,紀嫣然原本迷迷糊糊的微微張開雙眼,倏的變大,因為她看見瞭讓她不敢相信的一幕…………這日,趙致借要與滕翼商討尋找項少龍之事的由頭,拉上紀嫣然來到滕翼傢中,卻不想被滕翼在茶水之中下瞭迷藥迷昏的過去,昏迷之中隱隱約約聽到瞭呻吟聲,紀嫣然原本迷迷糊糊的微微張開雙眼,倏的變大,因為她看見瞭讓她不敢相信的一幕…………

隻見趙致雙手扶在桌沿全身赤裸,身後一名魁武男子粗長的雞巴正在趙致的小屄裡一進一出的前後挺動著,羞人的呻吟聲也不停地從趙致的口裡傳出。隻見趙致雙手扶在桌沿全身赤裸,身後一名魁武男子粗長的雞巴正在趙致的小屄裡一進一出的前後挺動著,羞人的呻吟聲也不停地從趙致的口裡傳出。 仔細一瞧那魁武男子竟是項少龍的結義二哥--滕翼。仔細一瞧那魁武男子竟是項少龍的結義二哥--滕翼。

紀嫣然看瞭羞怒交加,想起身教訓兩人,卻發現四肢都被固定在椅子上,不由張口罵道:「滕翼你這可惡的小人,枉我夫君那麼敬重你,你卻趁他不在與趙致私通。還將我騙來綁縛於此,到底有什麼企圖?」紀嫣然看瞭羞怒交加,想起身教訓兩人,卻發現四肢都被固定在椅子上,不由張口罵道:「滕翼你這可惡的小人,枉我夫君那麼敬重你,你卻趁他不在與趙致私通。還將我騙來綁縛於此,到底有什麼企圖?」

「喔∼∼嫣然姊姊醒瞭啊∼∼其實我和二哥找你來並無惡意,因為少龍失蹤瞭好些的日子,啊∼∼二哥再快一點∼用力頂∼∼致致要到瞭∼∼到瞭∼∼喔∼啊∼啊∼∼啊∼∼∼」 「喔∼∼嫣然姊姊醒瞭啊∼∼其實我和二哥找你來並無惡意,因為少龍失蹤瞭好些的日子,啊∼∼二哥再快一點∼用力頂∼∼致致要到瞭∼∼到瞭∼∼喔∼啊∼啊∼∼啊∼∼∼」

趙致話還沒說完,突的拔高音量呻吟出來;滕翼也猛地將粗長的雞巴從趙致的小屄拔瞭出來,伴隨著滕翼的動作,趙致身體猛地一震,小屄流出大量的陰精,滕翼龜頭上的馬眼也噴灑出大量的白濁精液;不知道滕翼是不是故意的,還是紀嫣然坐的位置離兩人比較近,滕翼地精液有一大部分噴在瞭紀嫣然瞭臉上,讓紀嫣然又羞又氣。趙致話還沒說完,突的拔高音量呻吟出來;滕翼也猛地將粗長的雞巴從趙致的小屄拔瞭出來,伴隨著滕翼的動作,趙致身體猛地一震,小屄流出大量的陰精,滕翼龜頭上的馬眼也噴灑出大量的白濁精液;不知道滕翼是不是故意的,還是紀嫣然坐的位置離兩人比較近,滕翼地精液有一大部分噴在瞭紀嫣然瞭臉上,讓紀嫣然又羞又氣。

這時原本埋頭苦『幹』地滕翼說道:「嫣然莫要生氣,其實是蘭蘭懷孕瞭怕我憋著難受,又見致致因為少龍失蹤已久,獨守深閨寂寞,所以才讓致致代替她來陪我的。那知致致卻經受不住我的勇猛,致致想說嫣然想必也是寂寞難耐,這才用計將嫣然請來,想讓嫣然與她一起分擔。」這時原本埋頭苦『幹』地滕翼說道:「嫣然莫要生氣,其實是蘭蘭懷孕瞭怕我憋著難受,又見致致因為少龍失蹤已久,獨守深閨寂寞,所以才讓致致代替她來陪我的。那知致致卻經受不住我的勇猛,致致想說嫣然想必也是寂寞難耐,這才用計將嫣然請來,想讓嫣然與她一起分擔。」

紀嫣然聽到滕翼這話差點暈瞭過去,這對狗男女自己做那通姦茍且的事便罷,還妄想拉自己一起,真是不要臉。紀嫣然聽到滕翼這話差點暈瞭過去,這對狗男女自己做那通奸茍且的事便罷,還妄想拉自己一起,真是不要臉。 當初在魏國時,多少王公貴族欲求見她一面都不可得,更何況是做那茍且之事。當初在魏國時,多少王公貴族欲求見她一面都不可得,更何況是做那茍且之事。 以前那麼長的寂寞日子都能過得,難道現在隻是短短幾個月就過不瞭。以前那麼長的寂寞日子都能過得,難道現在隻是短短幾個月就過不瞭。

可紀嫣然卻沒發覺,在剛才近距離的看瞭滕翼和趙致的活春宮後,她的下體已經隱隱有些濕潤瞭。可紀嫣然卻沒發覺,在剛才近距離的看瞭滕翼和趙致的活春宮後,她的下體已經隱隱有些濕潤瞭。 有時候人的心理就是這麼奇怪,當還沒嘗試過性愛的歡愉時,不論多久得寂寞都能挨著,但是一但有過性愛的經歷後,卻連短短時日也覺得難過。有時候人的心理就是這麼奇怪,當還沒嘗試過性愛的歡愉時,不論多久得寂寞都能挨著,但是一但有過性愛的經歷後,卻連短短時日也覺得難過。 不過這微妙的變化紀嫣然卻沒有發現。不過這微妙的變化紀嫣然卻沒有發現。

「我呸!就算你們把我殺瞭,也休想我會和你們同流合污,行那茍且之事。」紀嫣然激動的大聲罵道。 「我呸!就算你們把我殺瞭,也休想我會和你們同流合污,行那茍且之事。」紀嫣然激動的大聲罵道。

這時趙致從高潮的餘韻中緩過氣來,恢復瞭些許氣力後,爬起身來走到紀嫣然身前,伸出舌頭舔瞭一下紀嫣然臉上的精液,說道:「嫣然姊姊何必這麼倔強,項郎都失蹤這麼久瞭,難道姊姊都不會感到寂寞嗎?隻要項郎回來之後我們都不要提起,那就不會有什麼問題瞭?更何況二哥的雞巴也不比項郎的差,致致好幾次都被二哥幹昏瞭呢。」說完又伸出舌頭舔瞭紀嫣然一下。這時趙致從高潮的餘韻中緩過氣來,恢復瞭些許氣力後,爬起身來走到紀嫣然身前,伸出舌頭舔瞭一下紀嫣然臉上的精液,說道:「嫣然姊姊何必這麼倔強,項郎都失蹤這麼久瞭,難道姊姊都不會感到寂寞嗎?隻要項郎回來之後我們都不要提起,那就不會有什麼問題瞭?更何況二哥的雞巴也不比項郎的差,致致好幾次都被二哥幹昏瞭呢。」說完又伸出舌頭舔瞭紀嫣然一下。

紀嫣然聽趙致居然說出這麼無恥的話,「哼」瞭一聲,轉過頭去,可是原本在臉上的精液卻散發一股熟悉的腥味,讓紀嫣然的心臟不由的加速跳動,臉頰也有些發燒瞭起來,視線不由自主的瞟向滕翼的雞巴。紀嫣然聽趙致居然說出這麼無恥的話,「哼」瞭一聲,轉過頭去,可是原本在臉上的精液卻散發一股熟悉的腥味,讓紀嫣然的心髒不由的加速跳動,臉頰也有些發燒瞭起來,視線不由自主的瞟向滕翼的雞巴。

原本坐在一旁的滕翼見紀嫣然臉色,顯然是有些意動瞭,隻是強自嘴硬,逕自說道:「既然嫣然不肯二哥也不強求,隻是還要委屈嫣然一下,等二哥完事之後便送嫣然離去,不過這事還請嫣然待為保密。」原本坐在一旁的滕翼見紀嫣然臉色,顯然是有些意動瞭,隻是強自嘴硬,逕自說道:「既然嫣然不肯二哥也不強求,隻是還要委屈嫣然一下,等二哥完事之後便送嫣然離去,不過這事還請嫣然待為保密。」

滕翼話一說完,一把趙致抱起讓她平躺在桌上後,將雞巴送到趙致嘴邊,趙致也配合的張開檀口嘖嘖有聲的吸吮瞭起來,滕翼雙手也不閒著,左手伸到趙致的嫩屄,輕輕的在寶蛤肉中的珍珠上捻動,這一捻讓趙致原本已經平息得流水又潺潺流瞭出來;右手按著趙致的頭好讓雞巴能每次都整支插進趙致的口中。滕翼話一說完,一把趙致抱起讓她平躺在桌上後,將雞巴送到趙致嘴邊,趙致也配合的張開檀口嘖嘖有聲的吸吮瞭起來,滕翼雙手也不閑著,左手伸到趙致的嫩屄,輕輕的在寶蛤肉中的珍珠上捻動,這一捻讓趙致原本已經平息得流水又潺潺流瞭出來;右手按著趙致的頭好讓雞巴能每次都整支插進趙致的口中。

紀嫣然見兩人再次在眼前上演活春宮,羞的閉上眼睛,但是耳中傳來趙致似痛苦似歡愉的呻吟聲,卻一下下的敲在紀嫣然的心坎上,而且紀嫣然還發現下體的小屄已經開始便的越來越濕潤瞭,體內似有無數的螞蟻在爬似的酸癢無比,腦海裡有一股想張眼去看的衝動。紀嫣然見兩人再次在眼前上演活春宮,羞的閉上眼睛,但是耳中傳來趙致似痛苦似歡愉的呻吟聲,卻一下下的敲在紀嫣然的心坎上,而且紀嫣然還發現下體的小屄已經開始便的越來越濕潤瞭,體內似有無數的螞蟻在爬似的酸癢無比,腦海裡有一股想張眼去看的衝動。

不知過瞭多久,隻聽趙致原本「嗚嗚嗯嗯」的悶哼聲變成瞭「咿咿啊啊」的呻吟聲,紀嫣然不由的張眼望去,卻見滕翼不知何時將雞巴從趙致口中拔出,左手仍然輕捻趙致寶蛤的小珍珠,右手則伸出三指在趙致的小屄中快速的抽插;隨著趙致的呻吟越來越急,越來越高,倏地一聲斷音,趙致高潮瞭。不知過瞭多久,隻聽趙致原本「嗚嗚嗯嗯」的悶哼聲變成瞭「咿咿啊啊」的呻吟聲,紀嫣然不由的張眼望去,卻見滕翼不知何時將雞巴從趙致口中拔出,左手仍然輕捻趙致寶蛤的小珍珠,右手則伸出三指在趙致的小屄中快速的抽插;隨著趙致的呻吟越來越急,越來越高,倏地一聲斷音,趙致高潮瞭。 但是滕翼好像並不打算就此放過趙致,雙手將趙致一翻,趙致趴在桌上,挺起粗長的雞巴,「噗滋」一聲全根盡插入趙致的小屄中,趙致原本還在享受高潮,這時滕翼的雞巴又狠狠的插瞭進來,龜頭直頂子宮,不由的又高聲呻吟瞭一聲,又再一次高潮瞭。但是滕翼好像並不打算就此放過趙致,雙手將趙致一翻,趙致趴在桌上,挺起粗長的雞巴,「噗滋」一聲全根盡插入趙致的小屄中,趙致原本還在享受高潮,這時滕翼的雞巴又狠狠的插瞭進來,龜頭直頂子宮,不由的又高聲呻吟瞭一聲,又再一次高潮瞭。

在一旁的紀嫣然眼睛死死的盯著兩人的交和處,看到滕翼每次猛地抽出又狠狠的插入,好似每一下都插在紀嫣然的胸口裡,紀嫣然忽地腦海裡浮現以往與項少龍歡愛的畫面,漸漸地與面前的畫面重疊,看著趙致歡愉的表情,想起瞭與項少龍做愛時那欲仙欲死的滋味,剛才的怒火被慢慢地昇騰起來的慾火所取代,不自覺地看向滕翼的眼神也開始火熱瞭起來。在一旁的紀嫣然眼睛死死的盯著兩人的交和處,看到滕翼每次猛地抽出又狠狠的插入,好似每一下都插在紀嫣然的胸口裡,紀嫣然忽地腦海裡浮現以往與項少龍歡愛的畫面,漸漸地與面前的畫面重疊,看著趙致歡愉的表情,想起瞭與項少龍做愛時那欲仙欲死的滋味,剛才的怒火被慢慢地升騰起來的欲火所取代,不自覺地看向滕翼的眼神也開始火熱瞭起來。

隨著滕翼一次次的狂抽猛送,趙致再也經受不住,意識漸漸地飄忽,在不知是第幾次的高潮後,又一次的被滕翼肏暈瞭。隨著滕翼一次次的狂抽猛送,趙致再也經受不住,意識漸漸地飄忽,在不知是第幾次的高潮後,又一次的被滕翼肏暈瞭。 滕翼見趙致又暈瞭過去,不由露出苦惱的神情,將趙致抱到床上,彷似沒看見紀嫣然冒著慾火的眼神,逕自穿衣後,鬆開綁縛紀嫣然繩子,說道:「我送嫣然回去吧!今天嫣然所見之事,還望嫣然代為保密。」說完邊領先往屋外走去,留下一臉錯愕的紀嫣然。滕翼見趙致又暈瞭過去,不由露出苦惱的神情,將趙致抱到床上,仿似沒看見紀嫣然冒著欲火的眼神,逕自穿衣後,松開綁縛紀嫣然繩子,說道:「我送嫣然回去吧!今天嫣然所見之事,還望嫣然代為保密。」說完邊領先往屋外走去,留下一臉錯愕的紀嫣然。

(三) (三)

當紀嫣然回過神時,滕翼早已走出門外,紀嫣然臉色復雜的看瞭床上的趙致一眼,一跺腳便跟著出瞭房門。當紀嫣然回過神時,滕翼早已走出門外,紀嫣然臉色復雜的看瞭床上的趙致一眼,一跺腳便跟著出瞭房門。

一出房門就見滕翼等在院子,紀嫣然巧嫣倩兮的走到滕翼面前,紅著臉低頭說道:「致致適才沒能讓二哥盡興吧?如果二哥不嫌棄嫣然蒲柳之姿,嫣然願隨二哥回房去…………」說著聲音越來越小,臉也越加鮮艷欲滴,但身子卻是越加緊靠再滕翼的身上。一出房門就見滕翼等在院子,紀嫣然巧嫣倩兮的走到滕翼面前,紅著臉低頭說道:「致致適才沒能讓二哥盡興吧?如果二哥不嫌棄嫣然蒲柳之姿,嫣然願隨二哥回房去…………」說著聲音越來越小,臉也越加鮮艷欲滴,但身子卻是越加緊靠再滕翼的身上。

剛才滕翼在幫紀嫣然鬆綁的時候,就發現瞭紀嫣然已經情動,可是滕翼卻還是故做模樣的做作一番,主要目的是要這智計驚人才女主動上勾,不過滕翼似乎是另有打算,一臉正氣的模樣對紀嫣然說道:「我與致致雖然背著少龍行那茍且之事,但畢竟是兩廂情願,現在嫣然如此作為顯然是一時衝動,如果二哥我趁此時佔有瞭嫣然,事後如果嫣然後悔,那二哥就罪過大瞭。我想我還是先送嫣然回去吧,等嫣然仔細思量之後,如果嫣然覺得真是寂寞的緊,還是可以來找二哥的,畢竟現在三弟不在,二哥有義務好好的照料妳們。」滕翼嘴上雖然說的大義凜然,但手卻好像不是那麼有正氣的隔著紀嫣然的下裳,徘徊在紀嫣然的幽谷之間。剛才滕翼在幫紀嫣然松綁的時候,就發現瞭紀嫣然已經情動,可是滕翼卻還是故做模樣的做作一番,主要目的是要這智計驚人才女主動上勾,不過滕翼似乎是另有打算,一臉正氣的模樣對紀嫣然說道:「我與致致雖然背著少龍行那茍且之事,但畢竟是兩廂情願,現在嫣然如此作為顯然是一時衝動,如果二哥我趁此時占有瞭嫣然,事後如果嫣然後悔,那二哥就罪過大瞭。我想我還是先送嫣然回去吧,等嫣然仔細思量之後,如果嫣然覺得真是寂寞的緊,還是可以來找二哥的,畢竟現在三弟不在,二哥有義務好好的照料妳們。」滕翼嘴上雖然說的大義凜然,但手卻好像不是那麼有正氣的隔著紀嫣然的下裳,徘徊在紀嫣然的幽谷之間。

紀嫣然聽瞭滕翼的話,似乎還想說什麼,不料滕翼卻大手一張,摟著紀嫣然的腰走向大廳。紀嫣然聽瞭滕翼的話,似乎還想說什麼,不料滕翼卻大手一張,摟著紀嫣然的腰走向大廳。

到瞭大廳滕翼鬆開瞭紀嫣然說道:「此事還是嫣然回去仔細考量之後再說吧!二哥還有事,就送嫣然到這。」說完頭也不回的出瞭門去。到瞭大廳滕翼松開瞭紀嫣然說道:「此事還是嫣然回去仔細考量之後再說吧!二哥還有事,就送嫣然到這。」說完頭也不回的出瞭門去。

紀嫣然一個人在大廳楞瞭一會,剛想要離去,去忽然「啊!」的驚呼出來,原來紀嫣然一直沒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的裙子已經濕瞭一片。紀嫣然一個人在大廳楞瞭一會,剛想要離去,去忽然「啊!」的驚呼出來,原來紀嫣然一直沒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的裙子已經濕瞭一片。 恨恨的罵瞭一句,轉身回房換裙子去瞭。恨恨的罵瞭一句,轉身回房換裙子去瞭。 (這是滕翼傢又不是烏傢大宅,紀嫣然那有裙子換啊?別忘瞭,滕翼房間還躺著一個人呢,反正在滕翼傢趙致有穿沒穿好像都差不多,穿瞭還要脫多麻煩啊!) (這是滕翼傢又不是烏傢大宅,紀嫣然那有裙子換啊?別忘瞭,滕翼房間還躺著一個人呢,反正在滕翼傢趙致有穿沒穿好像都差不多,穿瞭還要脫多麻煩啊!)

*****     *****     ***** ***** ***** *****

轉眼過瞭五日,滕翼表現的就如他所說的一般,再也沒對紀嫣然提起那天的事。轉眼過瞭五日,滕翼表現的就如他所說的一般,再也沒對紀嫣然提起那天的事。 隻是紀嫣然每次隻要看見滕翼或趙致總會想起那天的情景,身體也會莫名的燥熱起來,總有一股想找滕翼讓他像『照顧』趙致一般的『照顧』自己一番的衝動,所以紀嫣然總是想辦法避開兩人,但是滕翼和趙致卻好像故意似的,一直出現在眼前,讓紀嫣然無可奈何,怕在這樣下去有一日自己真的會主動的找滕翼,承歡在滕翼的跨下。隻是紀嫣然每次隻要看見滕翼或趙致總會想起那天的情景,身體也會莫名的燥熱起來,總有一股想找滕翼讓他像『照顧』趙致一般的『照顧』自己一番的衝動,所以紀嫣然總是想辦法避開兩人,但是滕翼和趙致卻好像故意似的,一直出現在眼前,讓紀嫣然無可奈何,怕在這樣下去有一日自己真的會主動的找滕翼,承歡在滕翼的跨下。

這日,紀嫣然為瞭避開騰、趙二人,到烏傢主宅找烏庭芳。這日,紀嫣然為瞭避開騰、趙二人,到烏傢主宅找烏庭芳。 (自項少龍失蹤之後,烏應元怕烏庭芳在項少龍住所沒人照料,所以把烏庭芳接回主宅瞭。其實…………) (自項少龍失蹤之後,烏應元怕烏庭芳在項少龍住所沒人照料,所以把烏庭芳接回主宅瞭。其實…………)

可是當紀嫣然到瞭烏庭芳的住處時,卻發現烏庭芳不在房中,連和她一起的田氏姊妹也不在,找瞭丫環詢問,才知道今天烏應元那來瞭客人,把烏庭芳和田氏姊妹找瞭去見客。可是當紀嫣然到瞭烏庭芳的住處時,卻發現烏庭芳不在房中,連和她一起的田氏姊妹也不在,找瞭丫環詢問,才知道今天烏應元那來瞭客人,把烏庭芳和田氏姊妹找瞭去見客。

紀嫣然心下納悶:烏老爺子來瞭什麼客人?紀嫣然心下納悶:烏老爺子來瞭什麼客人? 怎地還要找庭芳和田氏姊妹去。怎地還要找庭芳和田氏姊妹去。 就算是烏傢的客人也不應該找她們去的啊。就算是烏傢的客人也不應該找她們去的啊。

帶著一絲疑惑,紀嫣然往烏傢主宅的大廳行去,不想大廳還是沒人。帶著一絲疑惑,紀嫣然往烏傢主宅的大廳行去,不想大廳還是沒人。

當滿臉疑惑的紀嫣然轉身要離開的時候,倏地從門口竄進來兩個人,仔細一看,卻是十三歲的項寶兒和她最不想遇見的滕翼。當滿臉疑惑的紀嫣然轉身要離開的時候,倏地從門口竄進來兩個人,仔細一看,卻是十三歲的項寶兒和她最不想遇見的滕翼。 項、滕二人看到紀嫣然也是一楞,項寶兒開口對紀嫣然說道:「嫣然姨娘也是來找庭芳姨娘的嗎?不過三個姨娘現在都沒空。我現在要帶二伯去看三個姨娘,嫣然姨娘要一起嗎?」說完便拉著滕翼往一旁的一間房間奔去,本來就滿腦子疑問的紀嫣然也跟著走瞭進去。項、滕二人看到紀嫣然也是一楞,項寶兒開口對紀嫣然說道:「嫣然姨娘也是來找庭芳姨娘的嗎?不過三個姨娘現在都沒空。我現在要帶二伯去看三個姨娘,嫣然姨娘要一起嗎?」說完便拉著滕翼往一旁的一間房間奔去,本來就滿腦子疑問的紀嫣然也跟著走瞭進去。

進瞭房間,項寶兒往牆上燭臺一按,旁邊的牆壁出現一個小門,項寶兒得意的對滕、紀說道:「這個房間是我無意中找到的,本來是爺爺設計用來監視隔壁房間的,對面那一面牆全是用鏡子做的,從裡面可以看見隔壁房間所有的一舉一動,連聲音也都聽的清清楚楚呢!」進瞭房間,項寶兒往牆上燭臺一按,旁邊的牆壁出現一個小門,項寶兒得意的對滕、紀說道:「這個房間是我無意中找到的,本來是爺爺設計用來監視隔壁房間的,對面那一面牆全是用鏡子做的,從裡面可以看見隔壁房間所有的一舉一動,連聲音也都聽的清清楚楚呢!」

滕、紀二人雖然對項寶兒帶他們來這裡感到疑惑,不過當他們看到隔壁房間的景像後都嚇瞭一跳。滕、紀二人雖然對項寶兒帶他們來這裡感到疑惑,不過當他們看到隔壁房間的景像後都嚇瞭一跳。 (是不是感到有點熟悉。沒錯!後記裡那間房間就是仿照這裡建造的,因為烏應元老爺子年紀大瞭,不太行瞭,所以就有瞭那麼一點小小的嗜好。) (是不是感到有點熟悉。沒錯!後記裡那間房間就是仿照這裡建造的,因為烏應元老爺子年紀大瞭,不太行瞭,所以就有瞭那麼一點小小的嗜好。)

*****     *****     ***** ***** ***** *****

房間中央一名隻著褻衣的女子,手持三尺青鋒在跳劍舞,舉手抬足之間妙處若隱若現。房間中央一名隻著褻衣的女子,手持三尺青鋒在跳劍舞,舉手抬足之間妙處若隱若現。 房中五張太師椅上有三張各做瞭一個男人。房中五張太師椅上有三張各做瞭一個男人。 這三人紀嫣然都認識,其中有兩個還是項少龍的生死大敵,呂不韋、管中邪還有一個當然是身為主人的烏應元瞭;隻見三人全身赤裸,跨下各趴伏著一名女子,頭正一上一下的為三人做著口交服務。這三人紀嫣然都認識,其中有兩個還是項少龍的生死大敵,呂不韋、管中邪還有一個當然是身為主人的烏應元瞭;隻見三人全身赤裸,跨下各趴伏著一名女子,頭正一上一下的為三人做著口交服務。

隻聽管中邪說道:「想那項少龍是多麼的不可一世,如今他的妻妾還不是一樣要在我跨下呻吟求歡。哈哈哈∼∼」當管中邪說到項少龍時,身下的女子動作突然一滯,隨即又張口吸吮起來。隻聽管中邪說道:「想那項少龍是多麼的不可一世,如今他的妻妾還不是一樣要在我跨下呻吟求歡。哈哈哈∼∼」當管中邪說到項少龍時,身下的女子動作突然一滯,隨即又張口吸吮起來。

烏應元聽到管中邪的話臉色也是一變,不過隨即恢復,道:「那是,當時烏傢也是因為看少龍他氣勢風度不凡才與他結親,不過現在他生死不明,我烏傢也該為自己打算。」烏應元聽到管中邪的話臉色也是一變,不過隨即恢復,道:「那是,當時烏傢也是因為看少龍他氣勢風度不凡才與他結親,不過現在他生死不明,我烏傢也該為自己打算。」

「嗯,項少龍的確有些本事,不過想與本相鬥。哼∼」 「嗯,項少龍的確有些本事,不過想與本相鬥。哼∼」

在房中跳劍舞的女子已經舞畢,正裊裊的走到管中邪身旁。在房中跳劍舞的女子已經舞畢,正裊裊的走到管中邪身旁。 這時紀嫣然等人才看清這女子面貌,原來是呂娘蓉。這時紀嫣然等人才看清這女子面貌,原來是呂娘蓉。

「娘蓉啊,今天烏老爺子宴請我們,還特意安排瞭項少龍的三個妻妾來服侍我們,妳也該表現一下,服侍一下烏老爺子。」見呂娘蓉舞畢來到身旁,管中邪道。 「娘蓉啊,今天烏老爺子宴請我們,還特意安排瞭項少龍的三個妻妾來服侍我們,妳也該表現一下,服侍一下烏老爺子。」見呂娘蓉舞畢來到身旁,管中邪道。

聽到管中邪居然要她去服侍烏應元,呂娘蓉一臉的不鬱,不過看到一旁的父親也贊同管中邪的話,呂娘蓉怏怏不快的走到烏應元身前,一把將烏應元身下的女子推開,身上褻衣也不脫,捉著烏應元的雞巴就跨坐上去,自顧自的挺動起來,也不理烏應元一臉的尷尬。聽到管中邪居然要她去服侍烏應元,呂娘蓉一臉的不鬱,不過看到一旁的父親也贊同管中邪的話,呂娘蓉怏怏不快的走到烏應元身前,一把將烏應元身下的女子推開,身上褻衣也不脫,捉著烏應元的雞巴就跨坐上去,自顧自的挺動起來,也不理烏應元一臉的尷尬。

管中邪見另一邊的呂不韋也已經提槍上馬,也一把將身下的女子拉起,讓她轉身趴伏在桌上,粗長的雞巴從後面「噗滋」一聲,狠狠的插進那女子的小屄。管中邪見另一邊的呂不韋也已經提槍上馬,也一把將身下的女子拉起,讓她轉身趴伏在桌上,粗長的雞巴從後面「噗滋」一聲,狠狠的插進那女子的小屄。 當那女子轉身時,在另一間房中的紀嫣然突然「啊!」瞭一聲,那正趴伏在桌上任管中邪隨意肏弄得女子卻是烏廷芳。當那女子轉身時,在另一間房中的紀嫣然突然「啊!」瞭一聲,那正趴伏在桌上任管中邪隨意肏弄得女子卻是烏廷芳。

管中邪一直與項少龍敵對,今日好不容易有機會肏弄項少龍的妻妾,身下雞巴不由的一下重過一下的抽送,還不停的拍打烏庭芳的屁股,打的烏庭芳屁股一片通紅,嘴裡不停討饒:「啊∼∼不要那麼用力會壞掉的,不要打廷芳的屁股∼∼嗯∼啊∼∼啊呀∼不要插那麼深,廷芳會來的∼∼啊∼啊∼∼啊∼∼∼來瞭∼來瞭∼」就在烏廷芳快要高潮的時候,管中邪突然邪邪一笑,把雞巴拔瞭出來。管中邪一直與項少龍敵對,今日好不容易有機會肏弄項少龍的妻妾,身下雞巴不由的一下重過一下的抽送,還不停的拍打烏庭芳的屁股,打的烏庭芳屁股一片通紅,嘴裡不停討饒:「啊∼∼不要那麼用力會壞掉的,不要打廷芳的屁股∼∼嗯∼啊∼∼啊呀∼不要插那麼深,廷芳會來的∼ ∼啊∼啊∼∼啊∼∼∼來瞭∼來瞭∼」就在烏廷芳快要高潮的時候,管中邪突然邪邪一笑,把雞巴拔瞭出來。

「嗯∼別∼別∼別拔出來,廷芳差一點,還差一點就來瞭,快插進來,快啊∼∼」烏廷芳在將要攀登到高潮時,忽地失去瞭管中邪的雞巴,那心裡憋的難受的緊,居然像跟情郎撒嬌似的求管中邪肏她。 「嗯∼別∼別∼別拔出來,廷芳差一點,還差一點就來瞭,快插進來,快啊∼∼」烏廷芳在將要攀登到高潮時,忽地失去瞭管中邪的雞巴,那心裡憋的難受的緊,居然像跟情郎撒嬌似的求管中邪肏她。

管中邪卻不緊不慢揉捻烏廷芳粉紅色的乳頭,不理烏廷芳撒嬌,等到烏廷芳的高潮稍退後,又重把雞巴插入烏廷芳的小屄,可是在烏廷芳臨高潮時,他又把雞巴抽出,如此來回幾次,把烏廷芳逗的逐漸失去理智後,才狠狠的將烏廷芳送上高潮。管中邪卻不緊不慢揉捻烏廷芳粉紅色的乳頭,不理烏廷芳撒嬌,等到烏廷芳的高潮稍退後,又重把雞巴插入烏廷芳的小屄,可是在烏廷芳臨高潮時,他又把雞巴抽出,如此來回幾次,把烏廷芳逗的逐漸失去理智後,才狠狠的將烏廷芳送上高潮。 烏廷芳這麼一次高潮居然持續瞭將近三分鐘。烏廷芳這麼一次高潮居然持續瞭將近三分鐘。 在另一間房的滕翼卻是知道,這樣的方式雖然能讓女人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但卻是最傷身的,不由暗罵管中邪可惡。在另一間房的滕翼卻是知道,這樣的方式雖然能讓女人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但卻是最傷身的,不由暗罵管中邪可惡。

當管中邪將烏廷芳送上高潮之後,烏廷芳已經軟泥一般的攤在桌上。當管中邪將烏廷芳送上高潮之後,烏廷芳已經軟泥一般的攤在桌上。 原本在一旁津津有味的看著管中邪肏烏廷芳的呂娘蓉,見呂不韋在不知是田鳳還是田貞體內繳瞭械,正坐在太師以上休息,一把就騎在管中邪的身上奮力的套動。原本在一旁津津有味的看著管中邪肏烏廷芳的呂娘蓉,見呂不韋在不知是田鳳還是田貞體內繳瞭械,正坐在太師以上休息,一把就騎在管中邪的身上奮力的套動。

管中邪見呂娘蓉一副慾求不滿的模樣,調笑道:「怎麼剛才烏老爺子沒把妳餵飽?這麼一副飢渴的樣子。」管中邪見呂娘蓉一副欲求不滿的模樣,調笑道:「怎麼剛才烏老爺子沒把妳喂飽?這麼一副飢渴的樣子。」

「嗯∼別提瞭∼啊呀∼∼啊∼啊∼那老頭沒兩三下就射瞭∼嗯∼那能跟你比啊∼嗯啊∼∼好深啊∼都等頂到子宮口瞭∼嗯∼∼還是你最好∼好∼∼好強啊∼啊∼∼啊∼∼∼我來瞭∼∼飛∼飛瞭∼∼∼啊∼啊∼∼呀∼∼∼」 「嗯∼別提瞭∼啊呀∼∼啊∼啊∼那老頭沒兩三下就射瞭∼嗯∼那能跟你比啊∼嗯啊∼∼好深啊∼都等頂到子宮口瞭∼嗯∼ ∼還是你最好∼好∼∼好強啊∼啊∼∼啊∼∼∼我來瞭∼∼飛∼飛瞭∼∼∼啊∼啊∼∼呀∼∼∼」

*****     *****     ***** ***** ***** *****

原本聽到烏應元三人對話感到憤怒的紀嫣然,在看瞭這麼一場春宮戲碼後也微微的情動,聽到呂娘蓉的呻吟,不由的又想起瞭那日的景像;不自禁的在滕翼的耳朵吐氣如蘭的輕聲說道:「二哥的雞巴是不是和那管中邪一樣強?」小手也伸入滕翼的跨下輕輕的套弄起來。原本聽到烏應元三人對話感到憤怒的紀嫣然,在看瞭這麼一場春宮戲碼後也微微的情動,聽到呂娘蓉的呻吟,不由的又想起瞭那日的景像;不自禁的在滕翼的耳朵吐氣如蘭的輕聲說道:「二哥的雞巴是不是和那管中邪一樣強?」小手也伸入滕翼的跨下輕輕的套弄起來。

「嫣然想知道的話,等下隨我回去試試不就行瞭。擔保嫣然會愈罷不休。」 「嫣然想知道的話,等下隨我回去試試不就行瞭。擔保嫣然會愈罷不休。」

一旁的項寶兒聽到滕翼的話,高興的拍手叫道:「好啊!好啊!嫣然姨娘等下和我們一起去二伯傢,等我肏完致姨娘後,也要嘗嘗肏嫣然姨娘的滋味。」一旁的項寶兒聽到滕翼的話,高興的拍手叫道:「好啊!好啊!嫣然姨娘等下和我們一起去二伯傢,等我肏完致姨娘後,也要嘗嘗肏嫣然姨娘的滋味。」

怎地幾天的時間寶兒和致致也肏上瞭。怎地幾天的時間寶兒和致致也肏上瞭。

等紀嫣然從剛才的驚訝中醒來後,滕翼大略的為紀嫣然解釋瞭一番。等紀嫣然從剛才的驚訝中醒來後,滕翼大略的為紀嫣然解釋瞭一番。

*****     *****     ***** ***** ***** *****

原來兩天前,滕翼和趙致如同以往一樣,在滕翼傢中翻雲覆雨時,正當貪玩好動的項寶兒忽然闖瞭進來,就在滕、趙二人驚愕的時候,卻從項寶兒口中聽到瞭一件兩人也大為訝異的事:那天烏應元將烏廷芳與田氏姊妹接回主宅,原是不安好心。原來兩天前,滕翼和趙致如同以往一樣,在滕翼傢中翻雲覆雨時,正當貪玩好動的項寶兒忽然闖瞭進來,就在滕、趙二人驚愕的時候,卻從項寶兒口中聽到瞭一件兩人也大為訝異的事:那天烏應元將烏廷芳與田氏姊妹接回主宅,原是不安好心。

自項少龍失蹤後,烏應元覺得像烏傢這般大的傢業,覬覦的人很多,而項少龍失蹤後,烏傢頓失一個大靠山,讓烏應元產生瞭危機感,所以他才找瞭藉口把烏廷芳接瞭回去,一來利用烏廷芳和小盤的關係,讓烏傢有一絲喘息的機會,二則可以利用田氏姊妹的美貌攏絡秦國的權貴。自項少龍失蹤後,烏應元覺得像烏傢這般大的傢業,覬覦的人很多,而項少龍失蹤後,烏傢頓失一個大靠山,讓烏應元產生瞭危機感,所以他才找瞭借口把烏廷芳接瞭回去,一來利用烏廷芳和小盤的關系,讓烏傢有一絲喘息的機會,二則可以利用田氏姊妹的美貌攏絡秦國的權貴。

一開始烏廷芳說什麼也不答應,不過在烏應元一番痛陳厲害與懇求下,烏廷芳為瞭傢族的未來著想,無奈的答應瞭。一開始烏廷芳說什麼也不答應,不過在烏應元一番痛陳厲害與懇求下,烏廷芳為瞭傢族的未來著想,無奈的答應瞭。

原本烏廷芳還是很矜持,並沒有與田氏姊妹一般去陪那些王公大臣,直到一日烏應元不知用瞭什麼法子,將小盤請到瞭烏傢,烏廷芳身為烏傢之中和小盤最為熟悉的人不得不去作陪。原本烏廷芳還是很矜持,並沒有與田氏姊妹一般去陪那些王公大臣,直到一日烏應元不知用瞭什麼法子,將小盤請到瞭烏傢,烏廷芳身為烏傢之中和小盤最為熟悉的人不得不去作陪。

烏應元卻為瞭烏傢未來,狠心在烏廷芳的杯子裡下瞭微量春藥,本身戀母情節就頗重的小盤在面對平時亦母亦姊的烏廷芳挑弄之下,也忍不住提槍上馬。烏應元卻為瞭烏傢未來,狠心在烏廷芳的杯子裡下瞭微量春藥,本身戀母情節就頗重的小盤在面對平時亦母亦姊的烏廷芳挑弄之下,也忍不住提槍上馬。 當然烏應元在看到春藥發揮效力後,便知趣的告退瞭,不過他還是不放心,摟著田氏姊妹來到瞭現在紀嫣然他們現在所處的房間,不料卻被項寶兒無意間看到,發現瞭這個秘密。當然烏應元在看到春藥發揮效力後,便知趣的告退瞭,不過他還是不放心,摟著田氏姊妹來到瞭現在紀嫣然他們現在所處的房間,不料卻被項寶兒無意間看到,發現瞭這個秘密。

烏廷芳畢竟年幼,在嘗到瞭性愛歡愉之後,難以克制。烏廷芳畢竟年幼,在嘗到瞭性愛歡愉之後,難以克制。 原本在烏傢別院時,因為住的都是項少龍的妻妾,沒有男人,所以就算是空虛寂寞也隻能忍著,但是回到主宅後,每天參加烏應元為攏絡王公大臣的筵席,看著在眼前上演的活春宮,雖然還能克制,但是相對的慾望一直在心中積累,直到那天與小盤一番纏盤大戰之後,先前積累的慾望一夕間爆發,開始放浪形骸。原本在烏傢別院時,因為住的都是項少龍的妻妾,沒有男人,所以就算是空虛寂寞也隻能忍著,但是回到主宅後,每天參加烏應元為攏絡王公大臣的筵席,看著在眼前上演的活春宮,雖然還能克制,但是相對的欲望一直在心中積累,直到那天與小盤一番纏盤大戰之後,先前積累的欲望一夕間爆發,開始放浪形骸。

項寶兒自從發現這個秘密後,每次隻要烏應元宴請客人,他便偷偷來到這間密室觀看,好幾次甚至看到烏應元和烏廷芳亂倫的場面。項寶兒自從發現這個秘密後,每次隻要烏應元宴請客人,他便偷偷來到這間密室觀看,好幾次甚至看到烏應元和烏廷芳亂倫的場面。 所以當他撞見滕、趙二人的私情後,並不感到驚訝,不過項寶兒卻像滕、趙二人提出條件,就是讓項寶兒肏趙致。所以當他撞見滕、趙二人的私情後,並不感到驚訝,不過項寶兒卻像滕、趙二人提出條件,就是讓項寶兒肏趙致。

對於項寶兒這個無緣的兒子,滕翼也是無可奈何,不過他也提出來密室觀看烏廷芳宴客情形的條件來,所以才有瞭今天這事。對於項寶兒這個無緣的兒子,滕翼也是無可奈何,不過他也提出來密室觀看烏廷芳宴客情形的條件來,所以才有瞭今天這事。

聽完瞭滕翼的解釋後,紀嫣然忽然覺得頭暈目眩,原來一直以來同事一夫的姊妹們,都背著自己放浪形骸,而自己卻被瞞在其中,一時為自己的作為感到不值,而心裡原本就被滕翼破開的一絲缺口慢慢的加大。聽完瞭滕翼的解釋後,紀嫣然忽然覺得頭暈目眩,原來一直以來同事一夫的姊妹們,都背著自己放浪形骸,而自己卻被瞞在其中,一時為自己的作為感到不值,而心裡原本就被滕翼破開的一絲缺口慢慢的加大。

這時一旁的項寶兒開心的想道:一直以來看著來參加筵席的客人,在做那事時都是一臉的享受,今天終於可以一嘗女人的味道瞭,更甚者說不定還能肏到自己一向敬重的紀嫣然嬌嫩的小屄。這時一旁的項寶兒開心的想道:一直以來看著來參加筵席的客人,在做那事時都是一臉的享受,今天終於可以一嘗女人的味道瞭,更甚者說不定還能肏到自己一向敬重的紀嫣然嬌嫩的小屄。

想到這裡項寶兒興奮異常的拉著滕、紀二人,離開密室。想到這裡項寶兒興奮異常的拉著滕、紀二人,離開密室。 隔壁密室在經過一番休息之後,呂不韋等人也和烏廷芳與田氏姊妹肏上瞭…………隔壁密室在經過一番休息之後,呂不韋等人也和烏廷芳與田氏姊妹肏上瞭…………

(Visited 30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