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真人真事 - 04 一月, 2018
by admin - no comments
【家花總比野花香】

小的時候傢裡很窮。

  我記得那時侯三叔結婚都沒有房子住,和我們技傢一起共同生活瞭好幾年。

  我們傢有四個孩子,三叔傢有兩個孩子,再加上四個大人,十個人生活在同

一屋簷下,即使是在土地相對而言不是那麽緊張的農村,這種窘迫也是叫人無法

忍受的。

  在這種狀況下,大姐二姐和小妹睡在一起,而我和爸爸媽媽睡在一起,這種

情況也持續瞭好幾年,一直到三叔他們有瞭新的傢。

  那時侯年紀還小,也才五六歲吧,對什麽都不懂,常常因爲半夜被吵醒而生

氣。

  老爸是粗人,半夜裡突然興致一來就爬到媽媽身上,把我們娘倆都吵醒瞭。

  然而他的本事又不高,往往是剛剛媽媽才被吵醒他就完事瞭接著睡著瞭。

  在我印象中他好象從來沒有堅持過五分鍾的,有時候實在很懷疑這麽無能的

男人究竟是不是我的親生父親(^_^ 汗!開玩笑的!)。

  現在想想,似乎不能怪老爸,他每天忙死忙活地爲生活奔波,本來就沒有多

少精力,更何況媽媽那麽漂亮,說不定很早以前就已經把老爸給榨幹瞭(^_^ )。

  隻不過對於媽媽來說,這實在是一件很難受的事情。

  她本來就不愛老爸,在這種情況下更感覺到自己就如同泄欲工具一樣,再加

上性欲無法滿足,無論心理生理都非常苦悶。

  媽媽出身於書香世傢。

  我的外祖父那邊是個很大的傢族,他老人傢曾一度擔任過大學教授,學識是

非常淵博的。

  媽媽是他最疼愛的女兒,雖然不能說繼承瞭他老人傢的學識,但也可以算作

是個才女吧。

  外祖父以前非常有財有勢,解放前是當地最大的地主,據說當時縣城的一半

都是屬於他傢的。

  不用我說大傢也知道,象這種大地主,在解放後肯定是要倒黴的。

  要不然,象老爸這樣的人,又憑什麽娶上媽媽這樣的才女兼美女呢?而我,

更不可能出生瞭。

  媽媽嫁過來時大概也就十六七歲吧,這是我猜測的,因爲媽媽一直不肯告訴

我真實的情況。

  她隻是說,當時嫁過來時完全是匆匆忙忙的,才認識三兩天就結婚瞭,隻知

道老爸長得還不算難看人也不壞——這是老爸不多的優點中的兩個。

  後來聽舅舅隱隱約約地提到,好象是因爲避禍——象媽媽那樣的美人,那種

傢世,在那種年代自然少不瞭被人欺淩,找個強有力的依靠是最好的選擇,這也

是無可奈何的事。

  由於出身的緣故,媽媽和老爸有著很大的隔閡。

  媽媽喜歡文學,尤其喜歡古詩詞歌賦,寫得一手好字,會畫畫會吹箫。

  我除瞭在曆史這門學問上敢與媽媽一拼外其他都是甘拜下風的。

  而老爸,大字不識兩個,懦弱無能言語粗俗,無論性格才能品德修養都遠遠

無法同媽媽相比,兩個人根本就沒有任何共同語言,就連最寵愛老爸的爺爺奶奶

都不得不承認他的確配不上媽媽。

  媽媽非常地鬱悶,但卻又無可奈何,隻能默默忍受。

  我記得媽媽曾寫過一首詩,其中「一江春水向東去,月落西山不回頭」兩句

大概就是她內心的寫照吧。

  可能是因爲她不愛爸爸的緣故,媽媽對我非常疼愛,甚至說溺愛也不爲過,

對我的要求是百依百順。

  很小的時候,她就對我格外地親密,常常抱著我亂親一氣,睡覺的時候也老

是摟著我不肯放開(媽媽說,我小時侯就比別人吸引她)。

  老爸那人,一旦睡著瞭打雷都叫不醒,媽媽半夜裡卻老是睡不著,在我的身

上摸來摸去,尤其喜歡摸我的小弟弟。

  媽媽和老爸雖然同床共枕,但睡覺時的姿勢卻是背對背,偶爾老爸翻身時手

放在她身上都會被她拿開,而我,卻習慣瞭躲在媽媽的懷裡摸著她的乳房睡覺。

  其實,很明顯可以看出來,媽媽對老爸是一點感情都沒有的,但她卻無法提

出離婚。

  離婚這種事情,對於現代人來說是非常平常的事瞭,但對於當時的人來說,

卻是無法跨越的障礙,尤其是對於女性。

  直到今天,在我們老傢,都有女性甯願服毒自殺也不願離婚的。

  我們那裡夏天很熱,電風扇很貴,一般人買不起,而且經常停電,所以好多

人都貪涼快習慣在外妹面睡。

  這種情況往往導致強奸案的發生。

  農村婦女碰到強奸案十個裡面有九個不敢說出去,因爲那意味著身敗名裂。

  老爸一到夏天就根本不在屋裡睡覺瞭,他特別怕熱,往往是跑到河邊石橋上

去睡(河風可是很涼快的)。

  媽媽是甯肯熱死也不會到外面去的(這也難怪,現在媽媽都四十多歲瞭,屁

股後面還經常跟著一幫無聊人氏騷擾她,更何況媽媽當時還不到三十,正值年輕

貌美,當地第一美女呀,要是在外面睡非出事不可)。

  由於老爸不在身邊,床上又太熱,媽媽往往脫得隻剩下一條內褲躺在那裡,

雪花花的身體眩人眼目——媽媽的皮膚是最白的,小妹都比她差一點,現在我最

  喜歡做的事之一就是看著她赤裸裸地躺在床上在我的魔手下顫抖呻吟——那時我

  還小,喜歡躺在她身上摸著她的乳房聽她給我講故事。

  對於媽媽的身體那時我就已經非常熟悉瞭,唯一沒有摸過的就是她的陰戶瞭。

  有一次我好奇摸進瞭她的內褲,媽媽隻是一愣也沒有阻止我。

  但我當時隻有六七歲,什麽都不懂,摸瞭一下也就收回手瞭,不知道什麽感

覺。

  那段時光是我最快樂的時光之一,因爲我覺得那時媽媽隻是屬於我一個人的。

  也許就在那時,我的戀母情節才一發不可收拾吧。

  後來三叔他們搬走瞭,我們就多瞭一個房間,而那時我也已經有九歲瞭,於

是就不再和父母睡在同一個床上,而是和大姐睡在一起。

  由於每天晚上摸媽媽的乳房成爲瞭習慣,因此自然而然地摸進瞭大姐的乳罩

中(媽媽那時侯可還沒有戴乳罩,而十二歲的大姐就已經開始戴瞭)。

  說實在話,我並不是有心的,純粹是養成瞭這個習慣而已。

  因爲當大姐醒瞭過來把我的手推開時我還不知道自己的手怎麽進去的。

  結果第二天早上一醒來,手還是留在大姐的乳房上。

  大姐那時侯剛剛發育,乳房很小,沒有媽媽的乳房那麽豐滿,摸起來其實沒

有什麽意思。

  不過,當時本人根本就不知道分別乳房的好壞,因爲隻是習慣的問題,沒有

其他的意思。

  結果每次半夜大姐都要把我的手拿出來一次,然後第二天發現它還在那裡。

  後來和大姐探討這個問題,就問她:「你現在乳房這麽飽滿,是不是小時侯

被我摸大的。」結果免不瞭遭瞭一頓「毒打」,說我從小就是一個色狼。

  這種狀況持續瞭一個多星期,最後大姐認命瞭,也懶得理我瞭。

  直到大姐上高中住校爲止,她那美麗的乳房一直都是我的手中之物。

  可能真的摩擦對乳房的發育有效,大姐的乳房從小就非常美麗,又白又嫩,

既飽滿又柔軟,挺得高高的,令她的那些女同學羨慕不已,更勾引瞭不少色狼的

目光,結果導致我大姐從初二開始身邊就從來沒有缺乏過追求者。

  小學六年級的時候,我十三歲,市裡組織瞭一次數學競賽,說是要選拔一批

人去參加省裡的數學競賽,很榮幸的,我以第一名的成績被選中瞭。

  雖然說傢裡早就習慣瞭我們四姐弟時不時拿回來的一大堆獎狀獎品,但這件

事還是讓他們很是高興瞭一番,傢裡人聚在一起好好地慶祝瞭一翻,爺爺那天晚

上甚至還喝高瞭爺爺的身體狀況是和他喝酒的量密切相關的。

  我上大學第一年用獲得檔揪的獎學金給爺爺買瞭一件禮物,結果他老人傢一

高興又喝高瞭,然後就再也不能喝酒,然後就很快去世瞭,現在想起來還有些難

過。

  當時爸爸和四叔已經去雲南做生意去瞭,大姐上瞭高中住校,雖然傢裡少瞭

幾個人,但傢族裡人口實在太多,吵吵鬧鬧地一直折騰到半夜,而我早就不堪其

擾上床睡覺瞭。

  半夜裡我醒來的時候,就看見媽媽一個人坐在我床邊喝悶酒,一邊喝一邊流

淚。

  當時不知道媽媽是因爲什麽原因流淚,後來才知道是四嬸那個嬌嬌女說瞭些

不該說的話激起瞭媽媽的心事而感慨。

  四嬸傢裡很有錢,四叔正是靠她傢裡的幫助才有資本去雲南做生意的,因此

她一向說話粗聲大氣,很惹傢裡人討厭。

  按照四嬸的邏輯,四叔是我傢最有本事的人,而現在又是靠她娘傢我們傢裡

的狀況才得以改善,因此她應該是幾個媳婦中最受重視的,然而大傢一直都稱贊

媽媽,令她非常地不滿,當時可能也是喝多瞭說瞭些不該說的話,惹得媽媽不開

心。

  媽媽在大傢都在的時候沒有發作,可是等人都走瞭以後就獨自一個人哭瞭起

來,把我給吵醒瞭。

  看著無聲哭泣的媽媽,我覺得非常的難過。

  我們四個孩子,說實話,都對爸爸沒有什麽感情,一直到今天,也僅僅是

「他是我們的爸爸」這個認知而已。

  但對媽媽就不同,除瞭孺慕之情外甚至還有些崇拜,認爲她簡直什麽都知道。

  可那一晚,我覺得媽媽真的是非常的可憐,隻是一個值得憐惜的女人。

  我從背後抱住瞭媽媽,讓她在我的懷裡哭。

  大傢可能不會相信,可事實就是那樣。

  那時,我真的認爲我應該保護她。

  我想,我真正的愛上媽媽,也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吧。

  被我抱住的媽媽剛開始還有些驚訝,可很快就接著在我的肩膀上哭瞭起來,

一邊哭一邊低聲說著話。

  說瞭些什麽我記不得瞭,媽媽也記不得瞭,因爲她喝醉瞭,要是她沒有喝醉,

後面的事情是絕對不會發生的。

  而我後來的生活,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哭完瞭的媽媽和我並躺在床上,摟著我說話。

  已經三年多母子沒有睡在一起瞭,但卻沒有絲毫的不自然。

  我自然而然地把手伸進瞭媽媽的襯衫裡放在那熟悉的乳房上,媽媽沒有阻止

我,甚至還主動脫下瞭襯衫讓我更方便地摸。

  在媽媽的心中,我仍然是那個戀母的小娃娃,並沒有勾引我的意思。

  可她忘記瞭,我畢竟已經十三歲瞭,在某些方面甚至發育得比同齡人早得多。

  (二姐就常說我天生是個混蛋,有時她生我氣想罵我,但在這之前卻總是拗

不過我被我折騰一番,等到折騰完瞭她也沒有力氣瞭,也不知道準備要罵我什麽

瞭,因此很害怕我這種溫柔的折騰。二姐說,幸虧傢裡有好幾個女人,要不她還

不被我折騰死。)

  在她還以爲我隻是個天真無邪的孩子時,我的某個部位已經開始隱隱發漲,

心跳得很快,身體發熱,手也不象以前那樣是沒有目的地隨便亂摸一下,而是按

在乳房上帶著調情意味的撫摸。

  媽媽畢竟是過來人,她很快就感覺到瞭我的不對,低下頭看著我。

  我的心當時就快蹦出來瞭,就如同做賊被當場捉住一般嚇得要命,手僵在那

裡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如果是清醒時的媽媽肯定會阻止我繼續下去的吧,但媽媽當時卻並沒有阻止

我,隻是看著我,臉上也沒有什麽表情,然後她閉上瞭眼睛,也不說話瞭。

  我想她是默許瞭,於是就繼續摸她的乳房,感覺到她的乳頭越來越硬,漸漸

地挺立起來。

  現在當然知道是媽媽情動的表示,但當時卻不知道是怎麽回事,隻是覺得硬

起來的乳頭似乎摸起來更加舒服。

  當時我已經略略知道人事,很想看看媽媽的陰戶,可是我又怕她生氣,卻又

不想放棄,因此試探著沿著小腹一點一點地往下摸。

  摸到媽媽的內褲上時媽媽猛地按住瞭我的手,再次睜開眼睛看著我,然後就

看向我的下半身。

  天氣很熱,我和媽媽都隻是穿著內褲躺在床上,燈光照射下,我下面的那頂

帳篷高高翹起清晰入目。

  我緊張地看著她,不知道她會說什麽話,是不是還會罵我甚至打我一頓。

  然而媽媽沒有,她看瞭一會,笑著說:「原來我兒子已經長大瞭。」然後她

拉滅瞭燈,轉過身背對著我,要我快點睡覺,明天好早點起床。

  燈滅瞭,屋子裡一片漆黑,隻聽得到母子兩人沈重的呼吸聲。

  我心裡既害怕又生氣,又覺得有些委屈。

  以前媽媽對我百依百順,但現在居然敢背對著我,對我這麽冷淡,令我非常

地不滿。

  我幹脆從背後摟著她,將硬起的雞巴頂在她的屁股上。

  媽媽的呼吸明顯地急促起來,身體都變得僵硬瞭,但卻還是沒有轉過身來。

  我更加生氣瞭,雞巴頂著她的屁股一下一下地聳動起來,然後……很快地泄

瞭。

  說實在,那感覺並不是很好,因爲我覺得媽媽當時離我好遠,都差點委屈得

哭出來瞭。

  泄完之後我平躺在床上,好半天沒有睡著,甚至還能感覺到自己的眼淚在眼

眶裡打轉。

  但媽媽以爲我睡著瞭,轉過身來看著我,摸我的臉摸瞭半天,然後親瞭我一

下。

  我的心慢慢平靜下來,感受到瞭媽媽的柔情。

  她叫瞭我一聲,我假裝睡著沒有理她。

  然後媽媽猶豫瞭一會,把手放在我的內褲上,就那麽放著,然後輕輕歎瞭口

氣。

  我不知她看瞭我多長時間,反正我的心跳得很快,覺得時間過得特別的慢。

  我猜媽媽其實也知道我沒有睡著,但她沒有說出來,我也不敢睜開眼。

  過瞭好久之後媽媽側著身子把我摟在她懷裡,摟得很緊,我的臉都擠在瞭她

的乳房上。

  小時侯媽媽經常用這種方式摟我,但後來就慢慢地變少瞭,不知道什麽時候

就不這麽摟我瞭。

  但這次摟抱令我很開心,膽子也大瞭起來,手悄悄地按在瞭媽媽的內褲上,

媽媽身子一震,卻沒有說什麽,此時我才發現媽媽的內褲有點濕濕的。

  然後媽媽說我的內褲濕瞭,趕緊脫下來免得難受。

  我乖乖地脫瞭下來,看著媽媽,想讓她也脫下內褲卻又不敢開口。

  媽媽平躺在床上,也不知道在想什麽,也沒有叫我換一條內褲。

  我後來問媽媽,如果我當時撲上去的話,她會不會拒絕我。

  媽媽回答說不知道,她說她都不知道當時自己在想些什麽。

  不過我還是沒有膽子撲上去,而是乖乖地躺在媽媽的胳膊上。

  媽媽親瞭一下我的額頭,慢慢地摸著我的身體,我也慢慢地摸著媽媽的身體,

一點一點地摸到瞭媽媽的內褲上面。

  當我脫下媽媽內褲的時候她並沒有阻止我,而是開始摸我的小弟弟。

  我也膽戰心驚同時又緊張無比地摸上瞭媽媽的陰戶,熱熱地,軟軟地,還有

一些黏液滑不流丟的。

  我的手指沒有敢插進去,隻是在外面摸著媽媽的大陰唇,偶爾用中指指面在

中間的肉縫上輕輕滑過。

  我和媽媽都沒有進一步的動作,隻是慢慢地輕輕地彼此撫摸著對方的性器,

不是男女之間的調情,而是對彼此身體的愛撫,那感覺很溫柔,很舒適。

  直到今天,我仍然習慣用撫摸媽媽的性器這種方式來平息我的情緒,感受彼

此之間的柔情依戀,就好象是春風拂過水面,帶起微微的波紋,隻會令人覺得輕

松,不會感受到急風暴雨的可怕。

  就在這種種溫柔的撫摸中,我的浮躁被平息,我的心靈被安慰,然後陷入瞭

沈睡之中。

  那次競賽我並沒有獲得好成績,因爲我感冒瞭。

  但我並不後悔,我以爲我和媽媽的關系更進瞭一步,變得更加地親密。

  但媽媽卻變得膽怯起來,常常有意無意地躲著我,盡量避免隻有我們兩個人

在一起的機會。

  以前她每次上床睡覺之前都來看我睡著瞭沒有,但現在卻變得很晚才過來,

而那時我都已經睡著瞭。

(Visited 82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