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真人真事 - 04 一月, 2018
by admin - no comments
趙穆與晶後

            趙穆與晶後

作者:不詳

  深夜,趙國趙穆府邸。

  此時以過瞭午夜,但趙穆的大廳上,仍透著一絲亮光,門窗緊閉,但那淫蕩

的呻吟聲仍是從門內傳出。

  日間身為母儀天下,領導後宮,本應律規緊守的晶後,此時卻跪趴在榻上,

如禽獸交配般的姿勢,兩手被趙穆反捉在後,一對碩大的肉球劇烈抖晃,頭髮蓬

散飛舞,嘴裡不斷發出淫蕩的浪叫。

  「啊…幹死我瞭…啊啊……爺…慢點…啊啊…哀傢受不瞭……啊啊啊……」

  趙穆不理晶後的求饒聲,沒有停下猛烈的抽插,更舉起大手,粗暴的打在晶

後那豐腴的肥臀上,「啪」的一聲劃破瞭寂靜的夜晚。

  「告訴你多少次,就算你平日哀傢哀傢的,但被本侯幹的時候,你隻是隻淫

蕩的母狗,下賤的騷貨!」

  說完,大手無情的繼續落在晶後的臀上,原本白皙的肥臀上被打出瞭血色的

巴掌印。

  「啊啊……侯…侯爺饒命阿…哀傢…啊…不…賤…賤妾隻是一隻母狗…啊…

一隻渴望侯爺幹的母狗…啊啊…但是…啊啊…賤妾已經…讓侯爺及皇上接連幹瞭

三個時辰瞭…實在…受不住瞭…求侯爺饒瞭賤妾吧…」

  趙穆面帶不屑的看著攤在一旁昏睡的趙王,隻見趙王赤裸的躺在一旁,身前

軟掉的雞巴又小又細,而後庭的菊花卻又紅又腫,依稀還留出一絲白色稠體.

  「他?!他老早就被我幹到無力睡死去瞭,況且他那細小的棒子能帶給你什

麼,有我這寶貝給你的爽快嗎…你看,這浪液還一直流著…」

  說著,將自己的肉棒抽瞭出來,手指伸進晶後那被操腫的淫穴摳著,挖出瞭

黏稠淫騷的浪液。

  「你看,多淫蕩阿!」趙穆將沾滿淫水的手指,在晶後面前晃阿晃,晶後看

著自己淫穢的騷水,羞愧的撇過頭去,可趙穆的手指卻插進她的嘴裡,一股微腥

的味道從嘴裡的味覺傳至腦中,耳旁又聽到趙穆輕聲的說:「你那裡這麼浪又那

麼的濕,我看我們再多幹個一個時辰吧。」

  「不…侯…侯爺,賤妾真的受不住瞭…啊啊……」

  趙穆怒斥:「你說不要就不要,那我哪還有的爽。」說著,那大手又重重的

落下,把那本已留下血紅的巴掌印的肥臀打的滲出瞭血絲.

  此時晶後哪有半點母儀天下的威儀,隻像個被不堪摧殘的小婢女般苦苦哀求:

「侯爺,賤妾真的受不住瞭,讓賤妾歇息歇息,不若…不若讓賤妾用其他方式來

服侍侯爺吧。」

  「哦∼那好!」晶後聽到趙穆答應下,方覺如臨大赦,正想喘口氣時,嫀首

旋即趙穆雙手抱住,那濕淋的肉棒矗立在晶後面前,「那你就用你的奶子和嘴給

我好好的照顧我這寶貝!」

  騷水的腥味和肉棒那入珠後的粗糙從視覺和嗅覺刺激著晶後,雖然藉由春藥

的助興下,晶後多次在半強迫下為趙穆口交,但出身高貴的她總是不能接受這汙

穢行徑,正在躊躇的當下,趙穆雙緊握起她胸前的豪乳,用力搓揉並緊緊包住肉

棒,逕自的套弄。

  「怎麼?才剛離開你的騷屄,就一副死魚樣,給我好好服侍我的寶貝,還是

你的騷屄捨不得我這大屌。」

  晶後聽瞭心一驚,自己的小穴已經紅腫不已,要是再讓趙穆摧殘下去,恐怕

就算休息一個月也別想下床,隻好展露出淫蕩的神情,一雙手握著自己豪乳,主

動的套弄著趙穆的肉棒,並用那唇舌親吻舔弄著趙穆的龜頭馬眼,不時還主動舔

著趙穆丹田肚臍,極盡淫蕩的討好著趙穆。

  趙穆看著當今高貴無比的皇後像個婢女般臣服在己之下,看著晶後不亞於趙

雅的騷勁,淫蕩的像隻母狗般極盡所能的討好自己,任己魚肉,心中感到無比的

快感。可想起出使衛國的趙雅叛離自己,怒火便沖上心頭,雙手環抱住晶後的臻

首,不管晶後能不能承受,那粗長的大屌深深的插進食道,食道中那吞嚥蠕動的

快感比之騷穴實在有過之而無不及,趙穆抽插不久後,再也忍不住的全數將精液

噴發在晶後的喉嚨中。

  當趙穆的肉棒抽離晶後嘴巴時,晶後的嘴角仍流出一絲白稠的精液,媚眼淫

穢的勾著趙穆,乖巧的跪在趙穆跨下伸出舌頭舔著馬眼上殘餘精液,悉心溫柔的

用柔唇和香舌濯洗著趙穆的肉棒。

  趙穆此時做在榻上享受著晶後的服侍,一手不規矩的在晶後身上逡巡著,一

面用著汙臭的腳指頭玩弄著晶後紅腫的陰唇,一方面說著:「我交代你查的事查

的怎樣?」

  晶後停下瞭動作,起身將那柔弱無骨似的肉體貼向趙穆,雙手環住趙穆的項

頸,一雙勾魂媚眼媚視著他,柔聲的說:「我派去的人阿,這幾天回報說,從各

種跡象看來,她應該已與項少龍歡好過,沒想到平時謹守婦道,溫婉賢淑的趙妮

竟然會對項少龍動心,還拋棄十幾年來的貞潔。」

  「哼!這賤人,本侯多次屈身相邀都給與拒絕,裝的一副冰清玉潔,雅麗高

貴的聖女樣,結果到頭來還是跟趙雅那淫婦一般,找瞭項少龍那男人。」

  「說起這項少龍,感覺可挺好的。」晶後不由得想起早前項少龍在大殿上力

克多為摔角選手的瀟灑模樣,由衷的讚歎著,但旋即發覺不對,趕緊堆起笑臉對

著趙穆說著:「不過當然沒侯爺你神勇瞭!侯爺,你瞧現在夜已深更瞭,應是時

候就寢瞭」

  「你說的容易,唉唷!現在離日出尚有些許時辰,我那神勇的寶貝可還是意

猶未盡呢!」

  「看你這渾圓的大奶,嘖嘖,多麼柔軟,嗯…」說著,大嘴不但含上瞭晶後

那雄偉的豪乳大口大口的吮著,嘴中還不斷發出嘖嘖的淫穢聲響,兩排門牙不時

的囓咬著那堅挺的奶頭,粗糙的手指更是不放過那陰唇外翻紅腫不堪的騷穴,使

勁的在裡頭摳刮著。

  「嗯哼…侯爺…別再摳我那瞭,賤妾受不住阿,在下去賤妾那可要壞掉瞭,

不若…從別的…別的地方進吧…」說著,下體緊靠著趙穆的腹部,玉手扶著半硬

的肉棒引導到庭後菊門前磨蹭著,一邊用被趙穆摳流出的淫水濕潤那粗大的肉棒。

  「也好,你這後庭我倒是已久未享受瞭,今夜就讓我在舊地重遊!」說著便

重整旗鼓,提槍上陣,用那禦女無數的入珠肉棒開始瞭新一段對晶後的性愛征服。

  是夜,晶後就在趙穆府邸中,無視於一旁沈睡著趙王,讓趙穆荒誕的姦淫狎

玩著,直至天明方才疲累的攤在席上,而趙穆則是滿足的壓在晶後身上,久久不

肯起身。

(1)

              「娘,我出門啦,今天我還要去找皇子他們鬥摔跤」

              「盤兒,回來!你該讀的詩還沒讀熟呢,給我回來啊!」趙妮看著遠去的趙

            盤呼喊著,可趙盤卻一股腦的望外沖,攔也攔不住,隻有歎息的回到房裡

              項少龍離開瞭幾日,本是已稍微改過瞭趙盤,又在無人看管的情況下,又逐

            漸的恢復瞭以往那嘻鬧頑劣的行徑,趙妮多次勸阻都是沒用,唯有不時祭出項少

            龍,要脅要待他回來時叫項少龍好好管教趙盤,但是趙盤有幾次都頑皮的反問趙

            妮何時要再嫁與項少龍,甚至還開玩笑的說「爹才不會太苛責我呢,倒是爹回來

            一定要求爹快把娘娶回去」之類的話,讓趙妮是又羞愧又氣憤,既是羞愧守瞭多

            年的忠貞終是無法抵擋項少龍柔情以待,而委身於他,又氣這孩子口無遮攔

              說起這趙盤是讓趙妮既生氣又自責心疼,氣的是從小請過無數老師要來教導

            兒子,可兒子卻總是不聽,好不容易有瞭個讓他由衷佩服的項少龍,雖然幾日的

            教導讓小盤有稍微收斂,可終究小孩心性,不久又和宮中皇子們過起那荒淫不羈

            的糜爛生活,可一方面又自責自己無力好好教導趙盤,加上趙盤幼時便失去父親

            而對趙盤流於溺愛,好不容易項少龍能降服兒子,那英雄形象更是讓趙盤從項少

            龍身上找到瞭心目中父親的影子,自己也在丈夫死去之後再次托付終身於他,可

            在短短數日又出使魏國,空留他們母子倆

              自從項少龍走後,趙妮除瞭著急這孩子外,最常念著的就是項少龍,每每在

            女紅閒暇時,腦中便浮現項少龍那英俊蕭颯的臉龐,美美想得入迷發癡,可慢慢

            長日,孤獨的深閨生活並不容易過阿!所幸烏廷芳時常會來拜訪,又有時趙妮也

            會到烏傢府上待上幾天,兩人親密的程度宛如多年的好姊妹一般

              而此時趙妮眼前又浮現出項少龍的臉龐,不知怎的,現在已是入秋時分,但

            今日自己的身體卻感到燥熱,下身似乎有著一股慾望,令她不由得想伸手撫摸

              不!!不行!如今光天化日,怎麼自己會有一股升起男女之慾,對此趙妮感

            到不可原諒,趕忙做起手紅,但是心煩氣燥,怎麼可能做的出好手紅呢,平時簡

            單至極的繡花,此時怎麼繡也繡不好

              「銀兒,備轎,我要去烏傢」受不瞭這煩躁的心情,於是趙妮便想到去烏傢

            找烏廷芳聊聊天,以求排解這鬱悶又煩躁的心情

              皇宮前庭廣場中,此時有著七八個出生於皇孫貴族的年輕小夥子,正圍成一

            個圈,看著圈內的趙盤與太子比賽摔角

              「打!快摔他!對,耶∼∼」「小心啊!別讓他摔瞭!嘿!哀唷∼∼」

              勝負已分,小盤憑藉著項少龍教他的技巧,再次的將太子摔倒在地

              「你。。哼!我不玩瞭,我找我母後。。。的宮女去」話剛說完,全場的王

            孫子貴們都露出淫邪的笑容,包含小盤在內的一群人起哄著要一同前往,太子也

            樂於荒淫,不吝惜的答應,右手搭上小盤的肩頭,浩浩蕩蕩的走進瞭趙王的後宮

              在進宮的途中,皇子公孫們一見到較貌美的宮女,便一個個的帶到較為隱密

            的地方淫樂起來,即便是有護衛巡邏,也都識趣的加緊腳步離開,走著走著,一

            群人也隻剩下太子和小盤兩人

              太子帶著小盤來到晶後寢殿門前,眼見小盤一臉疑惑,便對小盤問著

              「小盤,你說宮中宮女誰生的最標緻?」

              「應該是皇後的貼身宮女雀兒喜兒,她們在皇宮中可算是一等一的美人,隻

            是那是你母後的貼身宮女,我們怎麼可能玩的到」

              「那可不一定」太子神秘的笑瞭笑,「我母後阿,今天一個人獨自的出門宮

            去瞭,也不知哪去瞭,雀兒喜兒現在正在我母後的房裡,我這麼說你應該知曉瞭

            吧!這美人。。就咱們兩享用拉」說完,兩人露出瞭會心的淫笑

              說完,太子推開房門,隻見那宮女雀兒喜兒靜趴在桌上打盹,兩人靜悄悄的

            走到她們身後,大力的環抱住兩女柳腰,血盆大口的便從後頭親吻兩女的俏臉龐

              「啊!是誰?」雀兒喜兒此時驚醒過來,驚惶的問,一見到是太子及小盤,

(Visited 13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