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強暴虐待 - 09 十一月, 2017
by admin - no comments
牛大醜風流記(80)(全文完,附有八十集全集下載,喜歡的朋友請給2金幣)
分享給好友 ...

(八十) 出走

    小聰的到來,使大醜很高興,隻是他擔心春涵與小雅反對小聰的加入。因為有這心事,大醜睡覺都不安穩,他等著迎接那可能到來的難堪的場面。

    很意外的是,當春涵與小雅見到小聰時,一點兒都不意外,更沒有排斥的意思。大醜百思不解,私下裡問小聰,這是怎麼回事。小聰便告訴他,自己來時,跟小雅和春涵溝通過,在她們的同意下,

自己這才動身的。

    大醜問:“那你怎麼不把這些告訴我呢?害得我直擔心。”

    小聰微笑道:“我是想試試你還在不在乎我。”

    大醜做個金剛嗔目的表情,大叫著向小聰撲去,小聰向屋裡跑,但終究免不瞭讓老公澆灌一回。

    大醜很註意春涵的反應,看他臉色很平靜,一切跟平常沒什麼不同,這才放下心來。隻是有一點讓大醜不明白,自從小聰來瞭之後,春涵再也沒有參預集體“快樂”,推說自己思想覺悟差,跟不上

形勢。

    大醜想跟她親熱,便去她房,鑽她的被窩。事實上,大醜還是和春涵睡覺的時候較多。

    大醜很感激春涵在小聰問題上的寬容和大度,不但在性上盡力伺候,還買瞭一些她喜歡的東西,哄她開心,春涵在微笑之餘,還不忘提醒大醜一聲:“知足者長樂,不要得寸近尺才好呀。”

    大醜立刻回應:“是,大老婆。你的話,我絕對服從。”

    春涵的臉色這才好看起來。

    小聰來後,大醜的心情更好,不隻是多一個美銷,還多一個好幫手。做飯,小聰包瞭,她手藝好,大傢吃飯很有胃口。

    她到店裡幫忙,因為人漂亮,態度好,說話溫柔,笑容親切,使店量大增,連淺淺都服氣。

    淺淺看得出小聰與大醜的關系,心裡不是滋味,私下裡連催大醜趕緊給她辦事,大醜支吾而已,氣得淺淺想罵他祖宗,但考慮到大局,隻好先忍瞭。

    大約是十二月底吧,大醜傢裡發生一件大事,使這個美滿的傢庭受到地震般的衝擊,事情的起因,要從錦繡身上說起。

    錦繡是河北的一位姑娘,上次被人販賣到這裡,多虧大醜的救助,才跳出火坑,感激之餘,勇敢的獻身,把初夜給瞭大醜。回到傢鄉後,照樣過她的日子,後來,母親去世瞭,她很傷心,平靜之後

,又到城裡打工,幹瞭不少活,都覺得沒什麼意思,工資也不高。

    誰給介紹對像,她都表示反感,仔細一想,才意識到,自己還惦記著遠方的那個人。因為想著他,便來看望他瞭,也不管他是否成傢,是否愛自己。反正,我要去看他,看到他,我心裡才愉快,隻

要能跟他在一起,我什麼苦都能吃,什麼事都能做。

    那天晚上,大醜與春涵在談話,小雅在看言情劇,小聰在廚房做好吃的。

    這功夫,錦繡來敲門瞭,大醜打開門一看,是錦繡,背著一個大包,還是那麼漂亮,一臉的青春氣,美目清澈,神情明朗,見到大醜後,照例愣瞭愣,還是認出大醜來。

    她拉住大醜的手,笑容很燦爛,歡呼道:“沒搞錯吧?牛大哥,你變成師哥瞭。”

    大醜也笑瞭,趕忙拉她進來,給大傢介紹認識,並簡單述說瞭自己跟她的關系,包括那種親密的事。眾女一怔,這才明白,原來又是一個敵人,雖然不怎麼開心吧,還是跟她一一拉手。

    大醜註意到春涵的臉色一變,他的心一沉,覺得不好。稍後,見她又恢復平靜,這才長出一口氣。錦繡是個聰明的姑娘,放下東西,便去廚房幫小聰做飯,她性格不錯,容易接近,等她和小聰從廚

房出來時,兩人已經有說有笑瞭,儼然姐妹一般,看得大醜別提多開心。

    吃飯時,大傢聽錦繡講過去的經歷,以及沿途的見聞。小聰與小雅都很有興趣,跟她談得投機,而春涵隻是笑笑,基本上沒說什麼。

    大醜見她臉上沒有結冰,心裡暗暗慶幸。

    晚上睡覺時,大醜把自己的房間讓給錦繡,自己到春涵被窩裡睡。錦繡很想跟大醜同床的,但她姑娘傢,臉皮嫩,怎麼好開口呢。再者,初來乍到,怎麼好跟人傢爭寵呢。

    別看大醜沒細說,她也知道,這三個姑娘都是他的女人。她們長得都漂亮,尤其是那個春涵,簡直美得沒邊瞭。任何美女在面前,就像星星在明月面前,失去光彩瞭。

    她睡在大醜的床上,聞著大醜被上的氣味,就像在大醜的懷裡一樣。這姑娘立刻想起兩人在床上的鏡頭來,他那根棒子那麼硬,帶給自己無窮的快樂。這麼想著,下邊便濕潤瞭。她的一隻手,便向

自己的胯下,摸那件屬於他的騷答答的寶物,雖然在黑暗中,沒有別人,錦繡還是覺得臉上發燒,像有人見到似的。

    再說大醜,這天晚上很是憋氣,因為春涵不理他,想跟她親熱,她不準。推說什麼來事瞭,弄得大醜隻好扔掉那個念頭,問她怎麼瞭,她說沒什麼,隻是困瞭,很想睡覺,叫大醜別煩她。

    大醜知道她在鬧情緒,因為錦繡的事,便耐心地給她講述錦繡當初的不幸與無助。

    春涵便說:“好瞭,大老公,你不用多說,我知道該怎麼做瞭。”

    大醜以為她想通瞭,很高興的抱住她,雖然沒做成那事,但是,春涵還是讓他的嘴和手,給大占便宜。

    第二天早上,當大醜醒來時,懷中已空,他知道這美女又出去鍛練瞭。真可謂夏練三伏,冬練三九,正常時候,風雨不誤。等小聰做好飯時,大傢來吃,還不見春涵的影子。

    大醜意識到不好,覺得有事。他急匆匆到春涵屋裡檢查,發現不見瞭她的一個包,還有一些常換的衣服也沒瞭。大醜心一痛,明白怎麼回事瞭,又在梳妝臺上發現一張紙條,用一個立著的鏡框壓著

    鏡框裡邊是春涵與大醜的合影,正是在太陽島上記者們給拍的。真不知她什麼時候,衝人傢要回來的,又是什麼時候,把這照片放在這裡的,自己好粗心,竟然沒發現。

    大醜看著照片上春涵的笑臉,一陣心酸,泫然欲泣。他拿起紙條看,上邊寫著:“得寸近尺,忍無可忍。天南地北,永不相見。好好開店,苦心經營。要是破產,絕不饒你。”後邊署名是:“鐵春

涵。”

    大醜看瞭,眼前發黑,天旋地轉,像泄瞭氣的皮球,一頭栽倒在床上,半天不起來。在這一刻,他覺得生不如死,沒有她,好像天塌地陷,世界一片漆黑。

    三位姑娘也跟進屋,都見到紙條。

    錦繡嗚嗚的哭瞭,說道:“都是因為我來瞭,才把她氣跑的。我是個罪人,我沒臉留在這裡瞭。”說著跺著腳往外走。

    大醜騰地一下從床上蹦起來,大叫道:“你給我回來,不準走。”

    錦繡站住,回過頭來。

    大醜向她招招手,錦繡像燕子穿林般,撲進他的懷裡,又哭起來。

    大醜穩定一下情緒,強作笑臉,拍拍她的背,逗她道:“快別哭瞭,哭得我這個難受勁兒,別把鼻涕弄我一身。”

    錦繡一聽,這才哭聲止住,抬起淚水漣漣的臉。

    大醜安慰道:“這事不怪你,是我不好,是我平時對她的不夠關心,她才走的。你不來,她也會走的。她不是真走,隻是氣氣我,過幾天,她氣消瞭,就會回來的。”

    錦繡將信將疑,還問:“是這樣嗎?”

    大醜說:“沒事的,我會把她找回來的。”

    錦繡心裡一寬,情緒才好些。

    大醜接著又說:“從現在開始,你們三個都一樣,都是我的媳婦兒,誰都不準走,誰走瞭,我就不要她。”

    錦繡一聽,心中大喜。

    大醜望望小雅,小聰,二女都點頭同意。

    大醜又說:“從今天開始,我把店裡的事,交給你們跟淺淺。我暫時請假,小事你們自己做主,大事,跟我商量。我要拿出全部的時間和精力,把我的大老婆找回來。”

    大醜望著窗外,心說:你想甩瞭我,沒那麼容易,你就是躲在東海龍宮裡,我也把你給抓回來。我牛大醜絕不會放過你的。

    從這時起,大醜開始尋找春涵。他整天在省城裡轉悠,這七個區的每條街,每個旮旯,他都不放過。

    早出晚歸,真有掘地三尺的架勢,又用電話聯系春涵的所有朋友與熟人,極力尋找線索。

    當然,他給春涵也多次打過電話,但都打不通。他真懷疑,她一怒之下,會遷怒於手機,把它摔它稀爛。那手機可是自己精挑細選的,價位可不低。

    經過一個多月的尋找,始終沒結果,正所謂“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大醜肝腸寸斷,背地裡不知流瞭多少淚。他已經好久不流淚瞭,自從來到哈爾濱,自己多數時候都是春風得意的

,快樂似神仙!這裡有多少事讓他開心呀。

    這時小雅已經放假瞭,這丫頭決定不回傢瞭,要跟老公一塊過年。因此,她每天都到店裡幫忙。小店不大,這四位美少女,成為店裡的一大亮點,吸引無數的顧客,銷售額連連上長,大醜的錢越來

越厚,但他並不開心。

    有人問起春涵,大醜便說,她回娘傢瞭。

    他為瞭獎勵四位姑娘,每月給她們可觀的工資,四女自然非常高興。三女都挺懂事,基本上不在大醜面前提起春涵來,免得觸動他傷口。隻有淺淺,可不管那事,不但常提春涵姐姐,還私下裡催促

大醜,讓自己早點過門。

    大醜火瞭,喝道:“催什麼催,跟催命似的,沒見到我正煩著嗎?再催,我就不要你瞭。”

    淺淺心酸,眼睛紅瞭,就差沒哭出來。

    大醜見她委屈的樣兒,便摟過來親親她的臉,語氣也異常和氣地說:“淺淺呀,我的話重瞭點,你別往心裡去。我心情不好,別怪我。我一找到你春涵姐,就接你進門。”

    淺淺這才樂瞭,用俊俏的臉直蹭大醜。

    這段時間以來,水華,班花,小君,倩輝,也都來人或來電話安慰他,讓他別難過。大醜很感激這些美麗而可愛的女人們,自己今天的幸福,有很大一部分來自她們,盡管自己很不是東西,但自己

對每個人都是很好的。

    本地沒有動靜,大醜打算出省去找,在全國範圍內“搜捕”春涵。隻怕出去走不多遠,便過年瞭,幾位姑娘勸他,過瞭年後,再出去吧。那時,天氣也暖和些。大醜覺得她們說得有理,便答應瞭,

他知道,尋人很難,自己準備打持久戰吧。

    在傢的大醜,因為心情不好,不註意身體,結果生起病來,病得都住院瞭,到他要出院時,離過年隻有一周時間瞭。在醫院裡躺著,大醜的眼前全是春涵的笑臉。這美女一天也不放過他,他在睡覺

時,她便飛入他的夢裡。

    在夢裡,他追逐她,她飛得很快,自己老是差那麼一點。等自己停下來,她也停下,對自己微笑,像是挑逗。

    這天要出院,水華來看他,她說:她有瞭春涵的消息。大醜激動地抓起水華的手,大聲急問。

    水華閉上嘴,偏不說。大醜急得抓耳撓腮。水華見屋裡沒人,便說:“讓我說,也可以。可不能白說,得給我好處。”

    大醜爽快表示:“什麼好處都行。”

    水華紅著臉說:“以後有空你得多陪陪我,我下邊想你想得厲害。”說著,摸大醜的胯下。

    大醜興奮得把手伸到她的裡邊,摸弄著她敏感的部位,嘴上說:“隻要能把她找回來,我一定讓你多死幾回。”

    水華這才告訴大醜,春涵現在北京,在一傢娛樂城當歌星呢,前天給水華打電話。

    大醜叫道:“你怎麼不早說?我這就去找她,我這就去買車票。”

    水華怒道:“她不讓我說,我是偷著告訴你的。還有,你長沒長腦子,火車多慢呀,等你到那兒,她萬一走瞭呢。”

    大醜拍拍自己的頭,罵道:“我真是傻瓜。”

    大醜問:“那你現在打個電話,你看她還在哪裡沒有?”

    “還用你告訴提醒我嗎?我早打瞭,打不通。”

    大醜明白,她是有意躲著大傢,她不想做的事,別人無法逼她。

    大醜問清春涵落腳的旅店,便跟傢裡打個招呼,乘飛機直飛首都。大醜沒坐過這麼先進的交通工具,若在平時,他一定要仔細品味一下飛機的好處,可這時哪有那個心情呢,隻覺得看什麼都不順眼

    下飛機已是中午,他打輛車,以最快速度趕往那傢旅店,結果撲個空。老板娘說是有這個客人,但她已於昨天下午走瞭。大醜連連嘆氣,隨即詢問春涵在這裡的情況。老板娘在得知大醜的身份後,

這才把知道的告訴大醜。

    老板娘說,春涵在這裡住一個多月瞭,她在附近的一傢娛樂城當歌手,每天出來進去,都是那傢老板親自開車接送。可春涵從不對她說個“謝”字,連個笑模樣都沒有。

    老板娘強調,她不愧是姓鐵,真跟鐵一樣冷。在這裡住這麼久,從來沒有人見過她笑。

    真是太可惜瞭,這京城這麼大,這樣美的姑娘,恐怕找不到第二個來,隻是太冷瞭,好像是有什麼傷心事。

    每天來找她的男人那麼多,她向來愛理不理的,好像她是女皇,人傢都是僕人。那些在京城耀武揚威的大人物,在她面前,都老實瞭,又是送花,又送首飾的,結果她都不收,讓她的屋門都不讓進

    有個冒失鬼,趁酒醉闖她的房間,被她的打得鼻青臉腫的。想不到這姑娘還是個俠女呢,功夫不錯。有不少人請她當保鏢呢,她這模樣的當保鏢,還不把老板給迷死才怪。

    有不少人向她求愛,她對外宣稱,自己已經有老公瞭,並說出老公的名字:牛大醜。

    大醜聽到這裡,感動得眼淚要下來,他知道她並沒有忘記自己,她依然愛著他。他無心往下聽,他隻想知道她在哪裡,這才是最重要的。

    大醜問春涵去瞭哪裡?老板娘想瞭想,說道:“好像她說要回傢過年。對,是這個話。”

    大醜一聽,心裡一暖,情緒好瞭起來。

    他謝過老板娘,又匆匆回傢,什麼地方都沒去玩,根本沒那心情。在路上,他便打電話,又往傢裡,又往水華那兒,又往春涵舅舅傢,結果是都沒見到她。

    大醜再次失望瞭,心說:難道她真的不見我瞭嗎?也許她根本沒回來。

    回到傢後,幾位姑娘都來問好,小聰做好東西,給他接風。晚上,她們照例來陪伴大醜,隻是大醜不來電,自從春涵走瞭,他便禁欲。她們也不怪他,仍然會輪流陪他睡覺。

    大醜焦急又耐心地等著春涵,她說回傢過年,一定是回到這裡。她說的話,一定會算數的。等吧,等吧,幸福會重新再來的,大醜這麼安慰著自己。

尾聲 

    除夕那天早上,吃過飯,眾女都到店裡去瞭。按大醜的意思,都這個時候瞭,幹脆關門休息吧,消停過年。但錦繡與小雅都不同意,都打算在最後一天有個圓滿的結尾,以便把好運帶到明年裡去。

    大醜望向小聰,想聽聽她的意見。小聰想瞭想,也舉手同意。

    大醜點點頭,三女先去店裡瞭。剩大醜一個人在屋裡,坐也不是,躺也不是。眼前總晃著春涵的影子。她在對他燦爛的笑,她在對他嬌嗔的怨,她在對他咬牙切齒。不管什麼樣子,在大醜感覺都是

美的,都是值得回憶的。如今,她在哪裡呢?胖瞭還是瘦瞭?

    大醜在出門之前,照例要到春涵屋裡轉轉的。屋裡一切如昔,還是春涵在時的樣子。好像她早上出去,到點還會回來似的。被子疊得有棱有角,挺挺實實的。地面泛著暗光,沒有灰塵。梳妝臺上,

除瞭梳妝用的小玩意,化妝品等,還有她常看的一些書,都是關於創業的。

    最特別的,是臺上站著一張鏡框。大約兩拃長,裡邊鑲著一張彩照。正是在太陽島上,春涵與大醜身著泳裝的合影。照片上的春涵,四肢白嫩,笑面如花,深情款款,常春藤般的又臂,熱情地纏住

大醜的脖子,而大醜是一臉的受寵若驚的樣子。也含有驕傲與得意。

    大醜拿起鏡框,撫著春涵的“臉”,想到當時情景,想起江上的險情,想起一切關於兩人的往事,心中又是甜蜜又是苦澀。真不甘心,這一切都變成歷史,更不甘心她像鏡花水月般消逝。難道她真

是仙女下凡,停留的時間一到,她便重返天上嗎?如果是那樣,為什麼不把我一塊帶走?這麼想著,他有點癡瞭。

    自從春涵出走之後,這屋一直這麼空著。大醜自己不住,也不讓別人進來。他跟三女睡在別屋。因為空間有限,總有一位美女,跟自己同眠。雖然同床,但大醜從來沒有過界。也就是說,春涵離開

之後,盡管常抱美女休息,可沒有過性生活。那美女把他的激情帶走瞭,他再也沒有情緒做那種事。不是不能做,而是不想。這不是出於什麼道德原因,或是恕罪感,自責感,而是一種感覺。這感覺使

無法做愛。如裡這美女總不回來,真不知自己會在什麼時候繼續他的風流人生。

    看看時間差不多瞭,大醜便出瞭這屋,輕輕帶上屋門。生怕聲音大瞭,會驚動什麼似的。本來,他可以不去店裡的,店裡有三女就行瞭。但他還有點不放心,就像春涵在時,店裡的什麼事,若不親

自過目,心裡總不踏實。他每時每刻,都在心裡大呼著:“大老婆,你在哪裡?大老公想死你瞭。你不回來,這生命淡如白開水。”

    大醜穿上羽絨服下樓,這衣服是春涵親自給他買的。他向自己的小店走去。耳邊不時響起鞭炮聲,提醒他今天什麼日子。過年又能如何?在他,春涵在時,天天在過年;她不在身邊,過年如常日。

因為沒那份心情,他連過年所需之物,都沒有張羅。都是三女去買的。當然,一切花費,都由他老牛出。

    大醜過瞭橫道,走向小店。小店就在對面那條街,在左側沒多遠的。遠遠便看見自傢的牌匾落上一些雪。此時,天正在下雪。零碎的小雪花正從陰晦的天上悄悄飄落,制造一種夢般的靜謐。

    無意中,他向右側望瞭一下。他發現在右側的樓前,在小店的斜對面,一位女郎正站在皚皚的雪地裡。她穿著藍色的羽絨服,筆直的佇立著。身影那麼美好,誰見瞭都會叫一聲真美。她沒有扣帽子

,潔白的雪花,一朵朵的,輕盈的在她的瀑佈般的長發上增加。她癡癡的望著對面的小店,一動不動,像是一尊美麗的雕像。

    大醜看她第一眼,便渾身顫抖一下,像被電打瞭。雖然對方的頭發,有一部分垂下來,擋住臉,大醜隻能看到一個鼻子尖,然而,憑直覺,他也知道那是誰。

    驚喜之下,他趕緊靠邊,貼著右側的樓下,小心地前進。他怕驚動她,怕她像小燕子一樣,突然掠身而去,渺無蹤跡。

    他偷偷來到她後邊的位置,貓著腰,一步步挪著,突然出手抱住她。他以為,她必定發出受襲擊時的尖叫,哪知他錯瞭。這美人頭也不回,還把頭靠在他的身上,嘴裡輕聲說:“你這壞蛋,害苦瞭

我,我恨死瞭。”

    大醜伸長脖子,望她的臉,嘴上問:“大老婆,你怎麼知道是我?萬一是別的男人,你不是吃虧瞭嗎?”

    春涵用明亮的眼睛白著他,不屑地說:“你小子鬼頭鬼腦的,從那邊過來,我早發現你瞭。還以為挺高明呢。再說,你身上的臭味,我能聞不出來嗎?你以為我是木頭?若是別的男人來非禮我,現

在他已經躺在雪地上哼哼瞭。”

    大醜誇道:“我老婆,就是不簡單。快,讓老公看看,走瞭這麼久,有沒有胖?”說著,把她轉過來。春涵那張宜喜宜嗔的臉,就如皓月般的照耀他瞭。

    大醜拉著她的手,笑道:“還那麼漂亮,隻是有點瘦瞭。一定是想我想的瞭。這不用問。”

    春涵用眼睛橫著他,說道:“我想你?氣都氣飽瞭。要不是惦記我這個店,我一輩子都不回來。”

    大醜軟語相求:“大老婆,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錯,你原諒我吧?一日夫妻百日恩。何況咱們睡瞭還不止一夜呢。”

    春涵甩開他的手,哼道:“你少惡心。一見面就是這套。告訴你,想我原諒你,可沒那麼容易。”

    大醜又抓住春涵的手,急道:“你想怎麼樣才原諒我呢?隻要你說,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皺眉。”

    春涵這回不甩手瞭,臉上露出捉弄人的笑容來,沉吟道:“晚上,先回傢跪一夜洗衣板,明天早上,如果我見你有誠意,有改過之心,如果我那時心情不錯,我會跟你說話的。”

    大醜豪邁地表示:“不,不,一夜怎麼夠,我要跪一年。誰也別攔著我。”

    春涵誇道:“好老公,真是好樣的。這一年可有點你受瞭。隻怕我心疼的。”

    大醜笑道:“這有什麼呀?老婆開心,我就開心。老婆說話,就是聖旨。老婆走哪,我給打雜。”心裡說,先把你給穩住再說。讓我跪洗衣板,我會那麼傻嗎?跪一年的意思都不懂嗎?今天是什麼

日子,是除夕呀。過瞭一夜,便是明年。跪一夜,不是跪一年嗎?

    春涵突然紅瞭臉,說道:“老公,你還沒有好好抱我一回呢。你想不想抱我?”

    大醜叫道:“這就火暴一回。讓大街上的人都瞅著眼紅。”說著,雙臂抱腰,把春涵抱起,然後在雪地上瘋狂地轉起圈子。地上雪花一群群的跳起來,像是蝴蝶,圍著兩人。過路的行人,有不少駐

足而立,驚訝地看著激動的兩人。

    兩人都大叫著,大呼著,大笑著,陶醉在二人的世界裡。好像這裡隻有他們二人,世界空空的;好像天地隻有他們二人,宇宙都空空的。

    轉瞭一會兒,春涵讓大醜放下她,說道:“我有點頭暈。”落到地上,春涵才發現有那麼多眼睛都在看著他倆,不禁有點害羞。大醜可不管那事,他的臉皮早就練出來瞭,沒有城牆厚,也能趕上一

本書吧。

    大醜眉飛色舞,攬著春涵的腰,又打飛吻,又吹口哨的跟大傢打招呼。好像是謝大傢捧場一樣。人們哄笑一陣兒,看瞭一會兒美女,便都依依不舍地各自去瞭。

    這時,春涵的小店門開瞭,四位姑娘跑出來瞭,大叫著春涵姐。大醜笑道:“大老婆,咱們進店吧,她們都在等你去主持大局呢。”

    春涵望大醜微笑道:“我老公多有本事呀,簡直就是一個皇帝。她們都是你的妃子。”

    大醜接茬道:“你不就是正宮娘娘嘛。”

    春涵哼一聲,說道:“少貧嘴。別忘瞭地上的包。”說著,被過來的四女,眾星捧月般的迎到店裡。大醜望著她們,撓瞭撓頭,說道:“怎麼沒人理我呢?我真成孤傢寡人瞭。我老牛是怎麼混的呀

    他的目光望向雪地,這才發現地上有一個不小的包。這自然是春涵的東西,那麼鼓溜,也不知裡邊裝有什麼寶貝。

    大醜拎著包進店,眾人正圍著春涵說話呢。都問長問短,噓寒問暖的,親熱得很。大醜看瞭高興。有的人還給春涵掃著身上的雪,有的給她理頭發。令大醜欣慰不已。

    小雅就問:“春涵姐姐,這麼長時間,你到哪裡去瞭?可把我們想壞瞭。這一路上,一定有好多好玩的經歷吧。給我們講講吧。”

    春涵坐在椅子上,微笑道:“好玩的事,太多瞭。等回傢裡,我慢慢講給你們聽。”

    淺淺拉住春涵的手,問道:“姐姐,外邊好吃的東西一定不少吧?你有沒有嘗嘗?”

    春涵說:“怎麼沒有。什麼天津麻花,狗不理包子,北京烤鴨什麼的,我都吃膩瞭。不知再吃什麼好。”這話令淺淺睜大眼睛,露出艷羨的神色。恨不能親自去嘗嘗。

    春涵指著自己的包,說道:“我包裡還有不少好吃的東西呢。你拿出來嘗嘗。”

    淺淺笑瞭一笑,沒有動手。雖然很有品嘗的意思,畢竟大庭廣眾之下,不好意思那樣。

    錦繡過來,一臉憂鬱地說:“對不起,春涵姐姐。都是因為我不好,因為我來瞭,才把你氣走的。都是我的錯。現在你回來瞭,萬事大吉。我想,我也該走瞭。”

    春涵一把把她摟過來,正色道:“好妹妹,你說什麼傻話呢,這裡就是你的傢,你往哪兒走?你要真走瞭,我會生氣的。再說,我這次出門,與你沒什麼關系。就是沒有你的出現,我也要出門的。

在傢裡呆悶瞭,想出去逛逛。同時,也想試試有的人,是不是真喜歡我的。”錦繡聽瞭,這才消除憂鬱,一臉笑容地跟春涵貼臉。顯得十分激動。

    淺淺在旁看瞭,大感淒涼,心想,你們都好瞭,都樂瞭,我呢,我怎麼辦?轉頭看大醜,大醜隻是帶著傻笑望著春涵。把淺淺恨得暗暗咬牙。心裡直罵大醜的八輩祖宗。她心說,怎麼想辦法混進後

宮呢。在床上用自己的寶物,夾住他的大雞巴,讓他乖乖投降,大叫心肝寶貝。讓他知道離我不行。這才能消我心頭的被辱之恨。

    這時小聰說話瞭,她把春涵走後的事情,詳細地講給春涵聽。關於店裡,傢裡的等等。主要強調瞭大醜是如何著急,上火,難過,流淚,如何尋找,如何悲觀等等,甚至把大醜如何禁欲,不與大傢

做愛的事都抖瞭出來。這小姑娘真夠大膽的。但這時沒有一個人覺得好笑,都鴉雀無聲的。

    直聽得春涵眼中有瞭淚光,要不是強忍著,早就淚如雨下,無休無止瞭。她對站在圈外大醜招手,溫柔地喚道:“大老公,你過來。我也好想你。”

    大醜慢慢地過去,春涵一頭紮進大醜的懷裡,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流出喜悅的淚水。大醜的眼圈也紅瞭。旁邊的眾女都心裡酸酸的。小聰幹脆哭瞭,淚水比春涵的還多。

    很快,春涵離開他的懷,擦幹淚水。然後對大醜說:“老公,今後,我不再氣你瞭。你對我太好瞭。我知足瞭。隻是不知道,我該給你什麼好處呢?”

    大醜憨笑著,摸摸自己的額頭,剛想說:“我什麼都不要,隻要你回來,便是最大的好處。”張開嘴時,忽見對面的的淺淺對他擠眉弄眼的,還指指自己的胸。大醜不傻,明白她的意思。隻是春涵

才回來,就提這事,這不是上眼藥嗎?別再弄不好,又把春涵給氣跑瞭。

    大醜嘆著氣,感到很為難。氣得淺淺直跺腳,都想自己開口瞭。這一切都看在春涵的眼裡,她暗暗嘆息。心道,我怎麼這麼傻,當初為什麼把她留在店裡?她那麼漂亮,明顯的對大醜有強烈的吸引

力。我這不是自作自受嗎?我怎麼也幹瞭件蠢事。真不知這小子是什麼時候把她勾上的。好吧,我好人做到底,就成全她吧。不過,以後,可得看緊瞭。防夫如防賊。要堵塞一切漏洞,杜絕一切隱患。

絕不讓悲劇重演。

    因此,春涵便說:“大老公呀,我想好一個主意,你準保高興。我知道你喜歡漂亮姑娘。看在你對我一片真情的份上,我就再給你一個”老婆“的名額。你已經有瞭我們四個,現在,你可以找第五

個。不過,我隻能給你十分鐘時間。十分鐘之內,你如果能找到一位喜歡的姑娘,就讓她當你第五個老婆。聽好,隻有十分鐘時間。過瞭這十分鐘,你這輩子休想再有第五個。”說完,坐下來,眼角的

餘光瞅著淺淺。

    大醜還是提不起勇氣,要淺淺入門。淺淺急瞭,嗖地躥出來,叫道:“哇噻!我終於熬出頭瞭。”同時,衝上去,抱住大醜的脖子直親。

    這下,除瞭春涵,把別的姑娘都驚呆瞭。她們把目光集中大醜身上。大醜輕輕推開淺淺,見小雅,錦繡都露出兇惡相來,嚇得他趕緊把頭轉向一邊。心說,這下糟瞭,晚上又有罪受瞭。這幾頭母老

虎還不吃瞭我才怪。

    本來,有春涵這一個辣妹,自己就夠頭疼瞭。現在又加一個淺淺。這丫頭,野著呢。別看在春涵面前,像淑女一樣,其實他知道,那都是裝的。她比春涵還厲害呢。自己怎麼這麼不幸,怎麼會惹上

她呢。真沒有眼光。

    還沒等各位對淺淺之事進行表決呢,忽聽外邊有聲音。門一開,進來三人。一人說:“你倆走慢點,腳下穩當點,小心肚子裡的孩子。”

    一人答道:“沒事的。我上瞭好幾份保險呢。有事自有保險公司負責。”

    另一人笑道:“我不但有好幾份保險,我還有兒子扶著。你們想,我這當媽的要是有事的話,我兒子能看著不管嗎?”說著摸摸自己的大肚子。

    大傢聽瞭,都笑瞭起來。原來來者正是班花,水華以及倩輝。她們見到春涵,都十分親熱。春涵眾人忙搬椅子請她們坐。

    班花瞅瞅眾女,又望向大醜:“牛大醜,你這是幹嘛?要舉行選美比賽嗎?個個都這麼靚。”

    水華說:“這樣的服務員賣貨,大醜很快要成大款瞭。到時,得向他借錢瞭。”

    倩輝笑道:“這小子想當皇帝呀,要搞三宮六院。不知道那功夫行不行。”一句話,把幾位姑娘說得臉紅起來。

    春涵趕緊打圓場,問道:“你們沒有吃飯吧?正好,老牛要請客,一起去。”說著,向大醜遞個眼色。

    大醜立刻響應:“對對對,大傢都去。誰不去的話,我會不高興的。”說著,挺挺胸膛,使自己更像個爺們。

    倩輝三人齊聲附和:“牛老板請客,怎麼能不給面子。天上下刀子,也得去。好的,大傢都去,要大吃,特吃。飽飽的過年。”

    春涵問大醜:“咱們到哪裡去吃?這裡的飯店這麼多。”

    沒等大醜說話,淺淺笑道:“你們跟我來吧。我知道一傢新開的大酒樓,那個氣派勁兒,附近沒有第二傢。”說著,打頭往外走。

    淺淺的話,聽得大醜心一疼,暗罵:“你這個死丫頭,真是吃男人不吐骨頭。在那兒吃一頓,夠在傢吃半個月的。這個小騷屄,下回趴你身上時,看我怎麼操你。

    大醜,春涵與倩輝,水華,走在最後,春涵不停問二女關於孕婦,保胎等等事情。二女也沒在意,耐心解答。

    大醜隨口問道:“春涵,你這麼喜歡小孩子,趕明兒咱們也生一個吧。”

    春涵摸摸自己的肚子,對大醜怒道:“都是你不好。害得我這麼丟人。我跟你沒完。”大傢不明白春涵為什麼發火。大醜更是聲都不敢出。

    春涵摸摸自己的肚子,說道:“我一個大姑娘,可怎麼辦?過幾天,肚子大瞭,想瞞也瞞不住瞭。我可怎麼見人。”說著,摸摸自己發燒的臉。

    大醜一呆,接著大叫道:“咱們明天就登記去。”把春涵又抱起來,又在地上轉起圈子來。這回,周圍的觀眾更多。大傢都以為大醜是個瘋子。隻是被抱起的那姑娘可真美,比影視上的明星可強多

瞭。

    在斷斷續續的鞭炮聲中,在飄飄的小雪花裡,過去的一年即使遠去,新的一年年即將到來。那抖峭的寒氣停留不瞭多長時間瞭。又一個春天,帶著無限的希望,無限的溫暖,像一道絢麗的彩虹,正

迅速的向人們飄來呢。

    歡呼吧,吶喊吧,奔跑吧,跳躍吧,贊美吧。我們張開懷抱,我們擁抱艷陽,我們擁抱美好的明天!(完)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Visited 1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