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強暴虐待 - 09 十一月, 2017
by admin - no comments
第一次被人強暴
分享給好友 ...

我今年21歲﹐一頭長及腰際的烏直秀發﹐身高166cm﹐體重95磅﹐三圍是32D, 22, 33。

你們知道D Cup有多大嗎?就是一個男性的巨大手掌也隻能包住大半個乳房啊!我的胸房更是竹筍型的﹐而且驕傲而堅挺地向前聳立著﹐圓圓的弧線﹐

淺粉紅色的細小乳頭﹐與及同樣是淺粉色的細小乳暈﹐即使沒穿胸罩﹐雙乳之間都有條淺淺的乳溝。這簡直是​​一對完美的乳房。

像我這種修長窈窕的身型﹐擁有如此奇峰突出的一雙美乳﹐走在街上﹐怎會不惹來女性的妒忌目光﹐還有男性的淫穢目光呢?我還有一雙 42 吋長的修長美腿﹐

加上滑不留手的白嫩肌膚﹐標致的樣貌﹐完全羨煞旁人。我的傢庭背境很簡單。我是獨生女兒﹐父母時常忙於工﹐於是交給容媽照顧﹐容媽是從少看著我長大的﹐

所以我們感情很好。我們的傢庭雖然不是超級富有﹐但也能享受無比舒適的生活。父母是開美容院的﹐現在已有七間分店﹐而且我們外國還有私人廠房﹐

研制護膚產品。我們的護膚品已建立瞭牌子﹐所以我們亦有產品外銷﹐很多小型的美容院都會使用我們牌子的產品。我傢是開美容院的﹐因此我的肌膚才會這麼嬌嫩。

我傢是一間兩層的房子﹐傢裡還有三個傭人。五十多歲的容媽是負責照顧我的起居及傢裡的夥食的﹐三十三歲的阿珍是負責清潔房子及衣物﹐還有忠伯﹐

是容媽的丈夫﹐都是忠心耿耿的僕人。還有兩個四十多歲的司機﹐一個接送父母﹐一個接送我的出入﹐不過接送我的那個司機良伯﹐因為兒女都事業有成瞭﹐

不用他再工作﹐所以辭瞭職瞭。父親已聘請瞭新的司機﹐是良伯的表弟﹐才三十五歲﹐相貌不錯﹐而且深深的輪廓使他別有一番男性的魅力。

他對我非常禮貌﹐而且因為年齡不是相差很遠﹐我們都時常有說有笑﹐非常投契﹐已建立瞭一份友誼。這件事是發生在三年前的。那時我剛剛滿十八歲﹐

而且也是剛剛被男友奪去寶貴的貞操。那幾天我的心情都糟透瞭﹐因為我剛和男朋友分手瞭﹐而且更是他拋棄我﹐說什麼我太漂亮﹐太過受男孩子歡迎﹐

使他沒有安全感﹐還說自己配不上我﹐所以離開我。這簡直荒謬!分手的原因竟然是我太漂亮和太受歡迎﹐這簡直是是荒天下之大謬!我已在傢裡躲瞭幾天來平復自己傷痛的心情﹐但是今晚我不想再躲瞭﹐我要出去瘋癫一晚。

我約瞭幾個朋友﹐她們都是我的普通朋友﹐在不開心或想玩樂的時候﹐我都會找她們﹐因為她們玩得奔放﹐而且懂得去很多古靈精怪的地方耍樂。

因為傷心﹐我要去發洩傷痛的情緒﹐每次我想出外瘋癫一晚﹐我都會改變形象﹐打扮前衛﹐衣著性感。

我穿瞭一個黑色的性感的通花蕾絲胸圍﹐外面加一件黑色完全透明的薄紗貼身中袖衣服﹐領口是長V字開口的﹐所以露出長達兩吋的深深的誘人乳溝﹐

因為胸圍和衣服的佈料都很薄﹐隻要稍為留意﹐可以看到乳頭把衣服微微隆起﹐顯現出誘人的兩點。下身穿瞭一條超迷你的黑色皮短裙﹐

僅僅能包住我圓渾的臀部﹐一條與胸圍同樣佈料的黑色T-Back 小內褲﹐再穿上一對黑色的魚網絲襪﹐一對漆面的黑色幼跟的高跟鞋﹐鞋跟有四吋高﹐

把我修長的美腿線條更顯得性感撩人。我把長發盤上頭頂﹐化瞭一個淡妝﹐塗上深紅色的口紅﹐顯得更艷麗。

我噴瞭一點醉人的香水後便立即出門。我離遠看到司機阿松站在車子旁邊。當他看到我﹐雙眼發出異樣的光芒﹐因為他是第一次看到我性感的打扮﹐

所以一時間看呆瞭。我走到他面前﹐輕拍他的臉龐﹐他才回過神來。他上下的打量著我﹐還不時吞口水﹐我沒想過他會如此肆無忌憚地看我﹐

我也被他看得渾身不自然﹐我連忙說: 「看完沒有呀!我趕著出去啊!」

他被我一語提醒﹐覺得尴尬極瞭﹐於是立即走上車。當他駕駛車子的時候﹐

我故意把雙腿放到座椅上﹐因為裙子太短﹐隻要提高雙腿﹐便向上縮短瞭﹐令我臀部側面的圓渾線條都露瞭出來。我留意到他不斷從反射鏡望我﹐

當我和他有眼神接觸﹐他便迅速把目光移開。我正得意的時候﹐車子突然急急煞住﹐我為瞭穩住身子﹐其中一條腿立即放到車箱的地面上﹐

而另一條腿則還留在座椅上。阿松轉過頭對我說: 「對不起﹐小姐﹐前面的車子突然停住﹐你沒事吧?」我驚惶的看著他說: ​​「啊!沒事﹐沒事!」

我深呼吸幾口氣﹐情緒穩定下來﹐發覺阿松一直低頭望著我﹐我也低頭看看是什麼吸引著他﹐這才發現原來我因為剛才為瞭穩住身子﹐把雙腿分得開開的﹐

裙子也縮短到小腹﹐透過疏孔的魚網絲襪﹐看到我那小小的蕾絲小內褲﹐而且因為褲子太細少﹐濃密而烏黑陰毛很多都暴露瞭出來﹐

因為小內褲的T-Back 設計的﹐完全不能遮掩整個陰戶﹐嫩紅色的外陰唇都隱約看到。我感到非常羞愧﹐面頰泛紅﹐連忙合攏雙腿﹐說: 「快開車子吧!我要遲到瞭。」

他也覺得不好意思﹐立即發動車子﹐但我留意到﹐他的呼吸聲急促瞭﹐而且臉頰及耳朵都紅得很。到達目的地後﹐我連忙下車﹐我知道他的灼熱目光一直投在我身上﹐我隻有裝作不知﹐與他說聲再見便急急離開。

我走進一間Pub裡面﹐很快找到我的朋友。我留意到一進入Pub ﹐很多雙眼睛都看著我﹐但我也見慣不怪瞭。當我走到朋友面前﹐發覺不隻她們四個﹐

還有七個年齡和我們差不多的男生﹐我從未見過他們。我朋友莉莉逐一向我介紹﹐她一面介紹﹐我一面打量著他們。他們樣貌都不差﹐有兩個特別俊俏的﹐

一個叫阿棠﹐一個叫艾力。我們叫瞭好多啤酒﹐我們猜拳﹐輸瞭就喝半杯﹐不經不覺已飲瞭數打啤酒。但因為我酒量不淺﹐而且又不是輸得太多﹐

因此還未有醉意。我的朋友都有點微醉﹐但男生們發覺我仍如此清醒﹐便叫瞭半打Tequila Shot 。我因為逞強﹐而且想用酒精麻醉我的心痛﹐

於是不加思索的飲瞭四杯。飲完後我便上洗手間﹐在洗手間的鏡子上﹐鏡中的我紅粉绯绯﹐嬌艷可愛。

我知道那群男生常常偷望我的胸部﹐每當我猜拳時俯身看骰子的時候﹐都貪婪地欣賞我深深的誘人乳溝﹐以及高聳的胸部和突起的兩點。

當我返回坐位的時候﹐我的朋友及部份男生都走瞭﹐隻剩下阿棠﹐艾力及小黑﹐他們見到我﹐便說: 「你的朋友走瞭﹐趕著下半場呢! 」然後露出一臉淫笑。

我笑看著他們﹐坐低繼續猜拳﹐阿棠及艾力分別坐在我兩旁﹐並故意把他們的大腿緊貼著我的大腿﹐小黑則坐在我對面﹐繼續偷看我的胸部。

他們分別輸瞭﹐飲瞭那兩杯Tequila Shot。跟著我也輸瞭﹐他們把一杯啤酒遞到我面前﹐我一口氣喝下整杯﹐這時﹐Tequila 的酒力開始發作瞭﹐酒意開始上升。

我說:「不玩瞭﹐不玩瞭!你們常常都輸﹐不玩瞭﹐我們談點什麼吧!」 說畢﹐

我便把身子靠在沙發背上﹐

目光流盼地看著他們說:「你們有什麼問題想問我﹐有什麼事情想知?我們今天才認識﹐應該詳細一些地介紹自己啊!」 艾力首先答道: 「好啊﹐好啊!我們有好多問題想問你呢……」

說著﹐便將目光投射到我隨著呼吸﹐上下升降著的豐滿胸部上。我笑著說:

「問吧﹐問吧!我一定會回答!」 艾力第一個問: 「你個胸有多大?」

想不到你第一個問題﹐就問我一些私人問題﹐不過﹐我說過會答﹐就一定答你﹐我的胸有32 D 這麼大﹐還有什麼問題? 」

他們聽到﹐都專註地凝視著我的雙峰﹐而且阿棠及艾力也把手放到我的大腿上遊移。因為我不隻是坐下﹐更是斜靠在沙發背上﹐所以裙子都縮高瞭﹐

將我圓渾的臀部側面及光滑性感的大腿都表露無遺。跟著阿棠又問: 「那麼你穿什麼顏色內褲?」 「哇!越問越私人啊!我穿黑色的內褲﹐佈料和胸圍一樣啊! 」「是嗎?那倒要看看瞭﹐否則怎知你有沒有說謊?」

艾力說畢﹐便將我的右腿抬起﹐要我把腳踏在桌子上﹐因為我穿瞭四吋幼跟的高跟鞋﹐這個姿勢﹐除瞭使我腿部美麗的線條全完顯現外﹐

更使我的小裙子一下子縮得便高。我那隔著魚網絲襪的小內褲也看見瞭﹐還有小內褲遮不住的陰毛﹐都也清楚的看見。

這時﹐坐在我對面的小黑說:「想不到你是穿T-Back 的內褲啊!很性感﹐很撩人啊!」艾力及阿棠聽到﹐都把頭伸出來﹐看到我的小內褲包過瞭陰戶後﹐

立即收窄﹐緊緊地勒住粉臀中間的縫子。我留意到﹐他們的褲裆都慢慢地隆起﹐而艾力的手更放肆地遊到我的陰部上﹐玩弄我那些烏黑的陰毛﹐

用手指繞著陰毛打轉。我知道是時候要停止瞭﹐再玩下去就不得瞭。我正想抽回右腿﹐但不知怎的﹐酒意好像突然間湧上。

我搖一搖頭﹐心想﹐沒可能這樣的﹐我時常喝酒﹐醉意決不這樣突然上升的﹐而且還使我昏昏沉沉的﹐全身也發熱起來。我看著艾力的手不繼在玩弄我的陰毛﹐

而在執拾桌面的服務生也慢動作地執拾﹐觀看著這千載難逢的醉人春色。我覺得非常羞愧﹐但卻使不出力氣﹐全身乏力﹐我腦內靈光一閃﹐

我知道我的酒被人下瞭藥瞭。我開始感到害怕﹐聲線含糊地說:「你們放手﹐我要走瞭﹐我要回傢瞭﹐你們放開我!」艾力真的把手拿開﹐

我便提起手袋﹐站直身子正欲離開。但我一站起﹐那種昏沉的感覺快促地湧上來﹐視線也摸糊瞭﹐四肢也軟弱無力。我跌坐在沙發上﹐而且更有濃濃的睡意﹐

我的眼皮越變沉重。我竭力想睜開雙眼﹐卻戰勝不到那濃濃的睡意﹐一刹那間﹐我就睡著瞭﹐失去意識。

不知過瞭多久﹐我開始清醒瞭﹐我發覺自己躺在睡床上。我環視四周﹐這是一個房間。我撐起身子﹐卻發覺無比沉重﹐四肢仍是軟軟的﹐使不出什麼力氣﹐

腦子仍是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我的衣服還整齊的穿著﹐但不知為何全身都熱燙得厲害﹐好像有蠢蠢的欲念。我的乳暈及乳頭更像被火燒的灼熱﹐

我的陰部同樣灼熱﹐而且我的小穴更是無比痕癢﹐像有千千萬萬隻小蟻在走動﹐還依稀感覺到有愛液緩緩滲出。我想我已被人下瞭春藥﹐又被人困著﹐非常害怕。

這時﹐房間外有一些人聲﹐我困難地爬到房門前﹐把耳朵貼著門傾聽。 「今次我們可以飽吃一頓瞭﹐想不到我這一生人﹐可以品嘗如此佳肴!」

「就是瞭﹐她簡直是極品﹐是難得一見的貨色﹐想不到我們還可以操她!」「她喝瞭我們加重份量的春藥﹐而且我們還把興奮劑塗到她的乳頭及陰戶上﹐

她一醒來﹐不隻全身仍沒力氣﹐還會欲火焚身的啊! 」「我想現在她也差不多醒瞭﹐我們進去看看!」這時房門被打開瞭﹐我惶然地坐在地上﹐

映入眼睑的是三個赤條條的男生﹐我無力地看著他們。 「啊!已經醒瞭嗎?我們剛才的說話你都聽到瞭﹐你應該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吧!」

艾力說完﹐就把我抱回床上。 「來吧!好好享受吧!我幫你脫衣服。」 我知道我的掙紮是沒有用的﹐我沒有反抗﹐任由他們把我的衣服逐一脫下。

「真是聽話啊!完全沒有反抗﹐知道反抗也沒用﹐那就好好享受吧!」 艾力說著﹐我的衣服也全都脫去瞭。他們三個雙眼發亮地看著我無瑕的身軀。

我的皮膚因為春藥的關系﹐顯得白裡透紅﹐可愛醉人。艾力的雙手立即握緊我堅挺的雙乳﹐用力地搓揉﹐把我的乳房擠壓得變成不同的奇形怪狀﹐

他擠出我那早已變硬而聳立著的乳頭﹐一把含著﹐他輕咬我的乳頭﹐又用舌尖在我的乳暈上打圈﹐他另一隻手也沒停住﹐用兩隻手指捏著我的乳頭﹐時而旋轉﹐時而拉得高高﹐再放手一彈﹐雖然有些痛楚﹐我卻感到越漸興奮。

阿棠也沒停住。走到我面前﹐搶瞭我一邊的乳房玩弄﹐艾力也讓給他﹐專心一意地玩弄我一個乳房。阿棠同樣地抓著我的乳房不放。小黑見沒有乳房玩﹐

便分開我雙腿﹐把頭伸到我的陰戶前面﹐近距離地觀看。當他的手指碰到我的外陰唇﹐我已忍不住輕輕呻吟瞭。他掰開我嫩紅的大陰唇﹐

看到我淺粉紅色的小陰戶﹐也不住贊歎。他看到我的小穴一收一放的﹐還緩緩地滲出晶瑩的愛液﹐便伸出舌頭﹐舔我的愛液。他又捏著我的陰核﹐輕輕磨擦﹐

他揩瞭一些愛液﹐再塗到陰核上﹐又旋轉又磨擦的撫弄著。興奮的感覺流遍全身﹐欲火更狂熱地燒起﹐我忘記瞭自己正在被人輪奸﹐還享受著這些歡愉﹐

一聲又一聲地呻吟。我也試過努力壓抑著春藥的藥效﹐但他們純熟的撫弄﹐即我的理智及道德觀念都崩潰瞭。

艾力及阿棠仍沉醉在我的美乳上。小黑玩弄著我的陰核﹐又把手指淺淺地在我小穴的洞口抽插徘徊﹐將我的欲念加劇提升﹐我的愛液越漸迅速地流出。

這時﹐我感到下身發軟﹐小穴緊緊地收縮﹐一種酥麻的感覺由下身直沖上來﹐我更誘惑地呻吟﹐雙手握緊床單。高潮來瞭﹐我知道高潮來瞭﹐

緊緊收縮著的小穴放松瞭﹐湧出大量的淫水﹐直噴到小黑的臉上。艾力見我已來瞭一次高潮﹐便放開我的乳房。他把我雙腿向我上半身推去﹐

使我的雙腿都貼著我的胸部﹐他欣賞著我朝著屋頂的陰戶﹐小穴還滲著愛液﹐陰毛也被剛才大量的淫水弄濕瞭﹐綴著​​點點晶茔剔透的水點﹐

有些還亂亂的貼在陰唇上。他用舌尖舔一舔我的小穴﹐再探入我的小穴內轉瞭幾圈﹐然後又把兩隻手指插入去﹐再抽出來﹐他把手指放進自己的口中﹐

舔掉我黏黏的愛液﹐說: 「你的愛液好甜啊﹐你的洞也很緊很窄呢!」阿棠聽到艾力說我的愛液很甜﹐也走過來。先欣賞著我的陰戶﹐再掰開我的外陰唇﹐

看到我的小穴後﹐竟把三隻手指插住來。我高呼叫痛﹐他沒停低﹐隻是把動作放慢﹐慢慢地插進我的小穴內。因為陰戶是朝著屋頂的﹐我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小穴﹐

漸漸地吞沒瞭他的手指。雖然有點痛﹐但卻也帶著興奮的感覺。他一下又一下地慢僈抽插﹐我的陰道開始放松瞭﹐愛液又開始緩緩滲出﹐阿棠見我的反應越來好﹐便抽出手指﹐我的小穴已微微張開瞭。

阿棠立即用他的陽具頂著我的小穴。我看到他巨大的陽具﹐也嚇瞭一跳。我隻看過我剛分手的男朋友的陽具﹐比阿棠的細小瞭一半。

我完全想像不到這麼大的東西如何可以放進我的洞穴內!我想反抗﹐但阿棠卻按著我雙腿﹐要我繼續維持這個姿勢。他一用力一插﹐已看不到龜頭瞭﹐

我緊窄的小洞受不住這樣的擴張﹐已感到絲絲痛楚。但不知為何﹐看著他的陽具插進我的小洞內﹐我卻有另一種興奮的感覺。但我不是這樣隨便的女孩﹐

我不可以向情欲低頭﹐我哭著說:「不要﹐不要!求你停低﹐不要這樣對我﹐你叫我以後怎麼見人?放過我吧!」

阿棠笑著說: 「你想停止嗎?好﹐我答應你。我隻在洞口徘徊﹐絕對不會走進去﹐看你能忍受多久!」 我不知道這是否表示他們會放過我。

(Visited 71 times, 7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