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明星藝人 - 09 十一月, 2017
by admin - no comments
姐夫的榮耀02
分享給好友 ...

                              內容簡介:

  原以為自己遇到飛來好運的李中翰,卻意外在辦升官派對當晚,得知女神戴

辛妮主動投懷送抱的原因。他會因此改變對戴辛妮的態度嗎?

    所有的鬥爭早就開始佈線,而他卻是最身不由己又無比重要的一枚棋子。

    無論是朱九同或杜大維,都想爭奪KT總裁這個位置。

    他們明爭暗鬥的角力延燒到李中翰身上,隨之而來的額外艷福他該推掉還是

把心一橫全部通吃?

  目錄:

  第一章    愛巢(二)

  第二章    滑倒

  第三章    拿出誠意來道歉

  第四章    死之前先答應嫁給我

  第五章    蜜糖美人

  第六章    陰魂不散

  第七章    背後說壞話

  第八章    賭局

封面人物:李香君

  

人物介紹:

  “我”、李中翰:一位年輕、帥氣,從沒野心到很有野心,從笨蛋到奸猾的

小白領。

  李香君:李中翰的表妹,狡猾、刁蠻、古靈精怪。暗戀表哥的美少女。

  戴辛妮:行政秘書,李中翰心目中的女神,冷傲孤僻。

  杜大維:投資部經理,狡詐多疑、陰險好色,出色的投資顧問。

  葛玲玲:杜大維的妻子,本作第一大美人,很容易被環境影響,潑辣兇悍,

又心有不甘的女人。

  郭泳嫻:KT公關秘書。

  朱九同:KT公司總裁。

  何鐵軍:上寧市委書記。

  羅畢:KT的副總裁兼總經理。

  楚蕙:羅畢的妻子,小麥色的肌膚獨一無二。

  唐伊琳:KT的頭號公關。

  莊美琪:公關部秘書主管。

  楊瑛:李香君的同學。

  閔小蘭:李香君的同學。

  喬若塵:李香君的同學。

  侯天傑:KT的財務經理。

  張思勤:KT的大股東。

  張亭男:張思勤的兒子。

  曹嘉勇:KT的大股東。

  章言言:KT的公關。

  趙紅玉:KT的公關。

  何亭亭:KT的公關,何書記幹女兒。

  羅彤:KT的公關。

  樊約:KT的公關。

  何芙:何書記的女兒。

  秋雨晴:何書記地下情人。

  秋煙晚:何書記妻子。

  孫傢齊:KT策劃部職員。

  

「第一章」愛巢(二)

  戴辛妮頓時渾身顫抖,花容失色,似乎在杜大維面前她已無秘密可言。連我

也驚訝杜大維的能力,看來一個月後的股東大會必定是一場殘忍的搏殺。

  杜大維得意極瞭,能征服像戴辛妮這種女人,男人都會有無比的成就感。他

解開上衣的鈕扣,一步一步向戴辛妮走去:“現在,我明確地告訴你,你就是要

做我的情人,也必須是處女之身。如果你不是處女,我對你憐惜就會大打折扣喔!”

  戴辛妮向後退,她的臉色蒼白到極點:“我不是處女瞭,我已經……已經和

李中翰上過庶。”

  “什麼?混賬,我不相信,我絕對不相信!你在騙我。”不但杜大維吃驚,

我也大吃一驚。我與戴辛妮有過擁抱親熱、猥褻接吻,但是根本沒有上過床呀!

不過,我隨即明白這是戴辛妮的借口,她不想被杜大維玷汙的借口。

  “我沒必要騙你。”戴辛妮大聲說,她退到瞭牆角,已無路可退。

  杜大維淒厲地咆哮:“不可能!上個月才體檢,半個月前你才開始勾引李中

翰。

  他有七天是回老傢探親,你們的關系不會發展這麼快!以你的性格不會隨便

跟男人上床,所以你一定是在騙我。“

  這時的戴辛妮似乎冷靜瞭下來:“不錯,我不是隨便的女人,我喜歡李中翰

一年多瞭。直到今天我才跟他上床,你中午進我辦公室的時候,他剛好離開。”

  “啊……你這個娼婦!你這個婊子!我想起來瞭,我想起來瞭。怪不得你臉

色如春潮,怪不得我聞到瞭你身上的騷味。啊……我要殺瞭李中翰!”杜大維發

出歇斯底裡的尖叫。

  我在門外聽得血氣上湧,心裡不禁冷笑不已。隻要殺人無需償命,我現在就

沖進去辦公室,把這頭肥豬的脖子擰斷,然後再狠狠踢上二十四腳,我絕不允許

有人威脅和欺淩戴辛妮。可是,心亂如麻的我壓抑住瞭內心的沖動,畢竟戴辛妮

挪用瞭公款,她確實有把柄落在杜大維的手裡,我隻能忍耐和靜觀其變。無論如

何,我已身陷漩渦之中,不可能逃避,也不能全身而退,我必須面對即將發生的

一切。

  “我答應做內線,但我不會做你的情人。以前不會,以後也不會,你死瞭這

條心吧!”戴辛妮說話時,語氣平穩冷靜,而且果斷地選擇瞭回旋餘地很大的第

二個條件。我欣喜異常,上湧的熱血總算冷靜瞭下來。對戴辛妮的喜愛更是無以

復加,哪怕她挪用瞭公款、犯瞭錯。

  “你真的看上瞭李中翰?”杜大維話裡的酸意連門外的我也能聽出來,我不

免有些得意。

  戴辛妮冷冷道:“是又怎樣?”

  杜大維突然有些激動:“我不相信!李中翰雖然當上瞭主管,但他隻是窮光

蛋一個,你會喜歡這種人?我記得朱老頭曾經說過,你以前每個月都去香港購物

一次,每次花多少錢我就不清楚瞭。總之,李中翰的薪水,連你的來回機票錢都

不夠。”

  “我喜歡誰與你無關。”

  “當然與我有關,因為我比李中翰更喜歡你。”

  “是嗎?我不會給有婦之夫機會的。”

  “李中翰也是有婦之夫,他的小姨都進我們公司瞭。你再喜歡人傢,人傢也

不一定娶你。你是聰明人,多想想自己處境吧!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我也是有底線的,再重復一遍,我不會做你的什麼混賬情人!”

  “你不怕我舉報你?”

  “怕,當然怕,但一想到要給你糟蹋,我情願去死。”

  “那我就糟蹋完你再說。”

  “知道嗎?五年前有個男人也想碰我,結果我把他踢成陽痿,你要不要試試?”

  欺身上前的杜大維忽然後退瞭兩步,下意識地用短粗的手臂擋住瞭下體,他

奸笑道:“這件事情朱九同曾經跟我訴苦過,幾年前他就警告過我。呵呵,那是

他活該。

  真危險,我差點把這給忘瞭。“杜大維慶幸自己沒有貿然逞強,他無奈地歎

瞭口氣:

  “好吧,我們達成協議,你隨時向我匯報朱老頭的情況。至於你,我是不會

放棄的。

  將來有機會,我一定在李中翰面前幹你。“

  戴辛妮臉色大變,卻不敢再出聲。我當然理解她此時那種“人為刀俎,我為

魚肉”

  的心情。隻是我與戴辛妮不同,我沒有任何把柄落在杜大維的手裡,我隨時

隨地都能報復他。他杜大維今日侮辱瞭我,改日我必將要他十倍、百倍償還。

  戴辛妮今天很美,她深栗色的秀發很明顯整理過瞭,不但飄逸,發梢的波浪

也卷得很好看。如果加上她身上那件黑色的細肩帶洋裝,我敢說,隻要戴辛妮出

現在“愛巢”裡,一定是全場最美、最性感的女人。

  但此時此刻不是欣賞美人的時候,我必須想辦法讓戴辛妮離開。

  眼珠子一轉,我計上心頭,迅速地離開投資部,走出公司大門那一刻,我連

殺人的心都有瞭。

  “喂,杜經理嗎?我李中翰。”站在公司大樓外,我撥通瞭杜大維的電話。

  “什麼事?我在忙。”杜大維在電話裡很不耐煩,似乎急著要做什麼,但我

不可能讓他如願。

  “你還是快來‘愛巢,吧!玲玲姐她……”我故意吞吞吐吐地賣關子。

  “玲玲她怎麼瞭?”杜大維的語氣馬上變瞭,變得很焦急。

  “我也不知該不該說,羅總經理好象對玲姐很熱情。”我暗暗冷笑,論起耍

人的手段,我李中翰不見得比你杜大維差多少,我們來日方長,走著瞧!

  “什麼?你幫我看著,我馬上就到。”隻一秒鍾,杜大維就焦急地掛斷瞭電

話。

  輪到我得意瞭,找瞭一個能望見公司大門的陰暗角落,我悄悄藏瞭起來。

  五分鍾後,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迅速從公司車庫急馳而出。

  十分鍾後,一個麗影也走出瞭KT公司大門。看著麗影攔下一輛計程車,我心

中的巨石才落下。

  “這女人是誰?”突然,一位青春女子出現在我的面前,她束著一條馬尾,

身穿紅色的短袖T 恤,白色的運動長褲、腳穿一雙白色慢跑鞋,看起來很像剛剛

訓練完的運動員。

  “我好象不認識你。”四周寂靜無人,這個女子的出現令我詫異,我承認眼

前女子不是一般的漂亮。可是,我此時根本沒心情去欣賞女人,我的心早已飛到

愛巢。

  “你把我推倒瞭,你還說不認識我?”女人擋住我的去路。

  “哦,我想起來瞭,是你先開車撞倒我的。你慘瞭,我現在全身都痛,估計

骨頭也斷瞭十根、八根,你不賠個十萬、八萬的,我就跟你回傢。”平靜下來,

我真的感覺全身如散架一般。

  “是呀,我是打算賠你錢,我等瞭你快一個多小時瞭。”女人很漂亮但好象

是瘋子,沒有人會等著賠錢的。如果有,那隻有兩種人,一種是錢多到花不完的

暴發戶,另外一種就是瘋子。

  “你是鬼?”我感覺這個女人既不像有錢人,也不像瘋子。那麼還有一種可

能,我可能遇見鬼瞭。晚上碰見穿紅衣服的女人,我一向很小心。

  “你放屁,你才是鬼。”女人大怒。

  “這是你的車?”我指著路邊一輛紅色的敞篷金龜車問。

  “對,隻不過這車很便宜,你要車的話就躬大瞭。”女人搖頭歎息。

  “你不是說要賠我錢嗎?你把我送到‘愛巢,酒吧,大傢就兩清瞭。”我焦

急地眺望空曠的馬路。夜已深,要截一輛計程車不容易,剛看見一輛,但與紅衣

女人說話間就錯過瞭!心裡變悶至極,也不管那麼多瞭,連車門也不打開,我就

竄上瞭金龜車。、“呵呵,這麼簡單?我看你不止被撞傷,一定是被撞傻瞭。”

女人也跟著上車,她一邊發動引擎一邊觀察我的身體。

  “好好好,你不是送我去醫院嗎?那你先送我去‘愛巢’,然後再送我去醫

院好瞭。”我催促女人快點開車。

  金龜車雖然是小車,但這車還是新的,所以加速起來也不會比計程車慢多少。

  隻是開車的女人很囉嗦:“我知道‘愛巢’酒吧在什麼地方,但為什麼要先

去酒吧再去醫院呢?”

  我真想把這個女人吊起來抽上幾鞭,真不知道她傻還是故意找麻煩?

  “我有一單三十億美金的合同在‘愛巢’,等我簽,你說我應不應該先去‘

愛巢’?”

  “三十億?”

  “嗯。”

  “美金?”

  “嗯。”

  “那你看看我能不能做你妹妹或姐姐?”

  “做我媽好瞭。”

  “我有這麼老?”

  “哈哈……”

  “嘻嘻……”

  女人的車子一般,但她開車的技術很棒。笑聲還沒有完全停歇,就到瞭愛巢。

  我推開車門,撒腿就跑。

  金龜車女人在我身後猛喊:“喂,你不想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嗎?”

  我回頭走到車窗邊,問:“你叫什麼名字?”

  女人歪著脖子大聲說:“我叫何芙。奈何的何,出水芙蓉的芙。”

  “哦,出水芙蓉我還真奈何不瞭。”我想笑。

  “呸,我也不要你奈何!記住瞭,如果你覺得身體不舒服,要趕快去醫院檢

查,然後趕快打電話給我,把你撞瞭真對不起。”何芙一會嬌嗔,一會道歉。夜

色中,她的眼睛如天上的星星。

  我趕緊跑瞭。

  跑瞭好遠,身後女人的呼喊隨風飄至:“喂、喂,我的電話號碼……”

  我沒有回頭,心想還是算瞭,反正傷都傷瞭,要死就死吧!

  《旨§茫》是一首節奏強勁的拉丁搖滾,帶有野性又放蕩不羈。我剛回到愛

巢,一眼就發現舞池中的戴辛妮在《sm……th》音樂中搖動她的美臀,輕甩她的

秀發,她看起來是如此迷人、如此驕傲。在沸騰的人群中,她淡淡的憂傷沒有人

會註意。

  我的心都碎瞭,但我不能過去安慰戴辛妮,我不能讓她知道我發現瞭她的秘

密,我希望戴辛妮在我面前永遠都像一個廳傲的公主。

  莊美琪突然急急忙忙地跑到我面前:“哎呀,你跑哪裡去瞭?到處找你,你

快去看看吧!好象不對勁。”莊美琪焦急地拉著我的手。

  “怎麼瞭?”我問。

  “羅畢和杜大維好象較勁起來瞭,估計大傢都喝多瞭。”震耳欲聾的音樂使

莊美琪說話的時候也緊貼著我,從她嘴裡噴出的酒氣撩撥著我的耳朵。

  十九號包廂裡氣氛詭異,幾乎所有人都看著羅畢和杜大維。

  在羅畢和杜大維面前,一張寬大的酒桌上擺著兩個五百毫升的啤酒杯。啤酒

杯裡裝的不是啤酒,而是金黃色的蘇格蘭威士忌。

  所有泡夜店的人都知道,這兩個男人正在進行著一場決鬥,酒吧裡的決鬥當

然是鬥酒。

  鬥酒方式通常有兩種,一種是文鬥,另外一種就是武鬥。

  文鬥顧名思義就是比較斯文,大傢比智力、比運氣。如猜拳、搖骰子、打撲

克牌等遊戲,輸的喝酒,這是文鬥。

  武鬥則是赤裸裸地比酒量,你一杯我一杯,直到有人認輸,或者有人醉倒。

  一般人去夜場酒吧,圖的是快樂、是開心,沒有人喜歡武鬥。除非有人看某

人不順眼,某人又剛好不服氣,那麼武鬥就避免不瞭。

  真湊巧,羅畢居然也看杜大維不順眼,而杜大維恰好對他不服氣,於是兩杯

本來裝啤酒的杯子就理所當然擺在他們面前。這是要命的鬥酒,一個人很難一口

氣喝掉五百毫升的威士忌。

  是什麼原因讓羅畢和杜大維產生決鬥的念頭呢?別人不說,我也猜到瞭八九

分,因為這場決鬥是我挑唆的。雖然有些卑鄙,但我幸災樂禍。

  奇怪的是,如此緊張的氣氛下,端坐在羅畢和杜大維中間,雙手支著沙發的

葛玲玲卻顯得輕鬆自如、風情萬種。她一會看看杜大維,一會瞧一瞧羅畢,似乎

這場決鬥與她無關。、但在場的人都知道,這場決鬥源頭就是為瞭葛玲玲,雨個

男人都希望在葛玲玲面前表現出強大的雄性特質。

  據說,雄孔雀看見瞭雌孔雀就會開屏,但雄孔雀開屏不是為瞭展現它的羽毛

有多漂亮,而是展示它的強大。

  動物如此,人類也如此,何況美——的葛玲玲值得他們決鬥。

  葛玲玲今天晚上穿的黑色露背晚裝足以讓在場的男人狂吞口水,她是讓人看

一眼就會全身都發軟,隻有一個地方會硬的女人。

  我看著葛玲玲很久瞭,所以我也硬瞭,還硬得厲害。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

突然很想征服葛玲玲,不管用什麼方法,不管用什麼手段,我都要得到她!我不

僅想得到她,我還要……嘿嘿,我不敢想瞭,因為我的想法很齷齪、很無恥、很

變態。

  “你的眼睛看哪?”莊美琪酸酸地問,顯然她註意到我的眼睛在葛玲玲身上

亂晃。

  “哦,看他們喝酒啊!看看這一大杯下去,到底誰先倒下?”我尷尬地笑瞭

笑。

  “喂,我是叫你來勸架的,你怎麼看起熱鬧瞭?這樣喝下去我真怕出事。”

莊美琪貼著我,貼得很近,幾乎把她的胸前那團東西掛在我的手臂上。

  我心裡大叫,莊美琪呀莊美琪,我現在已經欲火焚身瞭,你就別添亂瞭。

  羅畢和杜大維正在僵持,你看我、我看你的,沒有一個願意認輸,看得出來,

他們也害怕喝下面前這一大杯威士忌。

  五百毫升的容量幾乎相當一瓶普通啤酒的容量。一次喝下一瓶啤酒容易,一

次喝下如此容量的高純度威士忌不是一般人能辦到的,至少我就不能辦到。

  “他們剛剛喝過瞭?”我問身邊的莊美琪。

  “是的,都各自喝瞭半瓶瞭,我很少看見杜大維和別人拼酒的。”莊美琪點

點頭。

  “這些酒你全喝瞭應該沒有問題吧?”我笑瞭笑。

  “你當我是酒鬼呀?那麼一大杯下去,我會暈死的!那時候被人非禮瞭也不

知道。”莊美琪眼波流轉、美目顧盼生輝,酒氣直噴我的臉頰。這次,我不隻臉

癢癢,連心也癢癢瞭。

  “你不是說今天晚上想醉嗎?”看著性感的莊美琪,我的心騷動瞭。

  “是想醉呀,我就怕醉瞭回不瞭傢。如果你答應送我回傢,我把那兩杯酒都

喝瞭。”莊美琪吃圪地嬌笑。

  哎!我內心歎瞭一下。其實,就是白癡也知道莊美琪對我有意,但我寧願裝

傻也不願意捅破這層關系。要知道,如果我和莊美琪發生瞭性愛關系,我和她之

間的友誼就灰飛煙滅。人有時候不能隻有愛情,友情也很重要。

  緊張的氣氛還在延續,似乎誰都不願意打破僵局。隻是葛玲玲的一句話,把

這場決鬥引向瞭高潮。

  “不能喝就別喝瞭,大傢都看著呢!”葛玲玲也喝瞭不少酒,她說話的時候

帶著鼻音,這讓男人聽起來全身酥酥的。隻是她這一句平淡無奇的話,聽在羅畢

和杜大維的耳朵裡卻發生瞭強烈的化學反應。

  什麼叫不能喝就別喝瞭?有哪個男人會在這個時刻說不能喝?

  此時隻有懦弱的男人才會說不能喝,但羅畢和杜大維都是目空一切的人物。

  “羅總,你還是認瞭吧?你那輛‘幻影’,很不錯,讓我開一個月,一定很

拉風。”

  杜大維翹起瞭二郎腿,他水桶似的肚子好象隨時都會裂開。

  “嘿嘿,你杜經理的法拉利更好,我一直夢想能開著法拉利,載著像玲玲這

樣的大美人去兜風,感覺一定棒極瞭。”羅畢一邊說,一邊盯著杏目含春的葛玲

玲。

  女人總喜歡被人贊美,漂亮的女人更喜歡。葛玲玲笑瞭,笑得花枝亂顫:

“羅總說話可不許占我老公的便宜喲!”

  “哈哈,怎麼敢?怎麼敢?”羅畢放聲大笑,他的嗓門大,幾乎把包廂外的

音樂都掩蓋瞭。

  不過,杜大維就笑不出來瞭。他不是笨蛋,羅畢的話中已經很明顯在調戲葛

玲玲,他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既然羅總今天這麼開心,那我們就把這杯酒幹瞭。”杜大維拿起瞭碩大的

啤酒杯,啤酒杯裡盛滿瞭令人恐懼的威士忌。

  金黃色的蘇格蘭威士忌是一種香醇的美酒,淺斟低酌那是一種享受。可惜,

此時此刻,就算貼錢給我喝,我也不會喝。因為一下子喝掉五百毫升的威士忌,

跟自殺差不多。

  “幹就幹。”羅畢果然豪爽,話也不再多說,拿起杯子仰頭狂喝起來。

  眾人喝彩下,杜大維當然也不示弱,咬瞭咬牙也仰頭痛飲。

  哇!人群在騷動,大傢都瞪著眼睛看這一幕,大傢都想知道誰會先醉倒。

  我感覺羅畢的酒量要比杜大維高一籌,但羅畢在眾多美女包圍下早已經喝瞭

很多,而杜大維卻是後來者,他膽敢挑戰羅畢,除瞭爭風吃醋外,一定也覺得自

己占瞭有利時機。

  不過杜大維還是後悔瞭,因為羅畢兩三口就喝下瞭一半。

  杜大維的瞳孔在收縮,他已騎虎難下。在幾十人的註視下,他如果放棄,那

他真不用混瞭。沒辦法,杜大維隻能打腫臉充胖子硬撐下去。

  “哇!羅總好酒量……”

  “杜經理也厲害耶……”

  人群爆發瞭熱烈的掌聲,就不知道這些人是在鼓勵還是在看戲。

  我很想笑,因為杜大維的臉色越來越青,而羅畢的臉色越來越紅,幾乎變成

瞭豬肝色。

  終於,杜大維和羅畢都放下瞭手中的空酒杯。歡呼聲停止瞭,大傢都靜靜地

等待著什麼。真難以置信,他們居然把一大杯威士忌全喝光。

  杜大維和羅畢都瞪著對方,瞪得比牛鈴還大。不過十秒後,杜大維倒下瞭。

羅畢剛想笑,一個酒嗝上來,他也癱軟在沙發上。

  大傢簇擁而上,手忙腳亂地擡人、醒酒,沙發前一片狼借。

  “小君,我們跳舞去。”自己的老公醉倒瞭,葛玲玲卻當沒事發生一樣,她

抓著小君的手興奮地往包廂外跑。

  “姐夫,我去跳舞瞭。”小君看看我,又看看我身邊的莊美琪,臉色古怪地

跟著葛玲玲跑出瞭包廂。

  “姐夫?你……你結婚瞭?”莊美琪瞪大瞭眼珠子。

  “呃,這個,這個……”我想,我就是有六十張嘴也解釋不清楚。

  “唉,我還是離你遠點吧!結瞭婚的男人最危險。”莊美琪恨恨地搖瞭搖頭,

拉著樊約也離開瞭。

  我在苦笑,想起我的戴辛妮還在舞池裡,我悄悄跟瞭出去。

  舞池裡回蕩著《Floorfiler》,這是一首我很喜歡的輕搖滾,節奏明快,讓

人熱血沸騰。聽著這支搖滾樂,我體內躁動的細胞更活躍瞭。看著戴辛妮還在舞

池裡優美地扭動,我也有瞭“跳一曲”的興趣。

  “I  came to got  down.So  you  better make it that……”

  我嘴裡哼著《Floorfiler》的歌詞,搖到瞭戴辛妮面前,在戴辛妮身邊的還

  見到瞭我,章言言居然向我拋瞭一個媚眼。我感歎現在的女孩真是大膽,明

知道我在追求戴辛妮,還敢在戴辛妮面前如此放肆,我隻能說出“佩服”兩個字。

  但戴辛妮卻一點不生氣,她的皮膚上有瞭細細的汗絲,驕傲的臉上已經沒有

瞭憂傷,代替而來的是興奮、叛逆,我想不到戴辛妮也會唱《《Floorfiler》。

  隨著酒吧的氣氛達到瞭沸點,我貼近戴辛妮,扭動我的身體,和戴辛妮一起

大聲叫喊:“That is how  we want it.Floorfiler  that is how  

we need it.Floorfiler ……”

  戴辛妮笑瞭,她咬著嘴唇,放肆地向我眨眼。我簡直無法招架,隻能硬瞭,

硬得厲害。《Floorfiler》還沒有結束,我就拉著戴辛妮跑開。

  戴辛妮咯咯嬌笑,不停問:“去哪呀?這是去哪?”

  我沒有回答,到處找沒有人的包廂。終於,我發現瞭一個包廂虛掩著,裡面

黑漆漆的。我大喜,激動地拉著戴辛妮沖瞭進去,關上門,我就緊緊地抱著戴辛

妮。

  我的手在她身上瘋狂遊弋,口中瘋狂地吮吸著一條又香又軟的小舌頭,我的

手甚至摸到瞭毛絨絨的地方。

  “唔。”漆黑的包廂裡隻有我和戴辛妮的氣息,氣息很濃烈。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突然間,包廂的燈光全亮瞭。令人耳

熟能詳的《生日歌》突然響起,整個包廂不但有人,而且人很多。

  “你們是誰?”雜亂無章的生日歌停瞭,有人大聲問。

  啊?我和戴辛妮大吃一驚,相互看一眼後,我們有瞭一個相同的默契——快

跑。

  我拉著戴辛妮四處亂竄。

  “哈哈……”

  “咯咯……”戴辛妮放聲大笑,笑得花枝亂顫。在愛巢的一個角落裡,我們

停瞭下來。沒有等戴辛妮的笑停下來,我又吻上瞭她的紅唇,她的紅唇如血、像

櫻桃,但我把兩片嬌艷飽滿的紅唇當做陰唇來舔。天啊,我快瘋瞭!看看四周無

人看過來,我掀起瞭戴辛妮的黑色細肩帶洋裝。

  戴辛妮的洋裝很合身,貼身的衣料緊緊包裹著她滿月般的肥臀。我要掀起裙

子,還真有點難度,好在熱吻中的戴辛妮忘記瞭反抗,我才順利把裙子由下而上

卷到瞭她的腰部,露出瞭渾圓的大屁股,也露出瞭毛絨絨的一片。

  “你好壞,居然不穿內褲!辛妮,你好悶騷啊!”我雙手抓住臀肉猛搓。

  “快拉下來,讓人看到啦!”興奮的戴辛妮又羞又急。

  “沒人看。噓,不要動,把屁股轉過來。”我的理智一點一點地消失,滿腦

子都是肉欲。

  “我不。”戴辛妮完全領悟瞭我的不良意圖,她花容失色,拼命地抱著我不

願意轉身。

  我無奈,隻能用手指過過癮。想不到我的手指剛觸到股溝,那裡早已經是一

片汪洋,我敢說戴辛妮的大腿也沾上瞭淫液。看著我吃驚的樣子,戴辛妮羞得滿

臉通紅。顯然她已動情,隻是她還要保留女人的矜持。

  “辛妮,轉過身去。”我咬著戴辛妮的耳朵。

  “我、我們回去吧!”戴辛妮像八爪章魚一樣抱著我,鼻子噴出的熱氣讓我

感覺到她高亢的情欲,回去做什麼?我當然清楚,隻是我已迫不及待。

  “不,我等不及瞭。”我的手指在濕潤的陰唇上撥弄。

  “我真想咬死你。”戴辛妮在顫抖,眼睛不時盯著幾步外來來往往的人群,

生怕有什麼人走過來看幾眼。其實我們所處的角落是樓梯轉彎的死角,經過的人

不少,但不太會引人註意。而且在這種瘋狂的地方,誰又會註意這個光線陰暗的

角落呢?

  “你就是不咬,我也快死瞭,快轉過去。”我的手指又進瞭一步。這次,我

挑入瞭滑膩的陰唇,直接滑進瞭陰道。那裡更滑膩、更濕潤。

(Visited 1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