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都市劇情 - 09 十一月, 2017
by admin - no comments
下班
分享給好友 ...

下班

我是一個朝九晚五的下班族,每天的工作單調而乏味,如果說要有什麼樂趣的

話就是我的辦公室裡面隻有我一個男生,這也是很特別的,因為當初我們的老闆是

一個很註重女性主義的人,不過後來她覺得似乎還是需要一個男性來作事情,所以

當我去應徵的時候,馬上就被錄用瞭。

  辦公室裡面除瞭老闆(也是女的)外還有四個女生,分別是小怡、文文、小柔和

傢蕓,除瞭文文以外,都有男朋友瞭,不過這並無損於我愉快的欣賞她們,這些女

生當中,外貌都算中上吧,不過各自有各自的特色,像是現在坐在我對面的小怡,

身高160

  體重我沒問過,瘦瘦的,卻又可以感覺到她有個渾圓的胸部,小怡是我們辦公

室接電話的第一優先,因為她的聲音真的很嗲,聽到都軟瞭,有很多客戶沒事打電

話過來,也隻是要找小怡聊天而已。文文則是比較豪爽大姊型的女生,而且在衣著

上也是很前衛的,她常常穿著低腰的長褲搭配高腰的內褲來上班,隻要稍微前傾打

電腦,我就可以瞄到誘人的股溝。那小柔是辦公室裡面眼睛最漂亮,皮膚最細緻的

女生,她總是用一副無辜的眼神看著別人,你很難去對她說個不字。傢蕓負責出外

接洽客戶,是辦公室裡面學歷最高、資歷最深的員工。

  這天,有一位客戶中午來拜訪我們,我發現小怡的表情變得很不自在,似乎努

力的想要避開和那位客戶講話的機會,等到那位客戶走瞭以後,我在內部網路偷偷

的問她怎麼一回事,小怡隻很簡單的回答我一句話「下班以後等我」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瞭,我已經忘瞭中午的事情,正想快點去騎車回傢,卻在巷

口被叫住。

  「你怎麼走那麼快,不是叫你等我嗎?」小怡從背後拍我的肩膀

  「哦!抱歉我一忙就忘記瞭,妳不回傢嗎?」我真的很累呢

  「沒呀,我今天想去逛逛,你要不要一起去?」小怡的聲音大概很難有人可以

抗拒吧。

  「那妳想要去哪裡?」

  「我們去陽明山看夜景好瞭」

  說到陽明山,那還真是我熟悉的地方,從大學時代,每次什麼聯誼烤肉約會的

,五次有三次是陽明山,不曉得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去。

  「妳看喔,那邊是大業高島屋,旁邊是天母運動場,另外一邊是天母榮總,遠

一點是新光三越,那前面的山坡亮亮的就是銘傳大學…..」

  「你怎麼什麼都知道呀?」小怡好奇的問我,平常在辦公室,不知道是不是老

闆刻意營造的氣氛,同事間很少交談,還是因為我是男的。

  「我沒有什麼都知道呀」我當然哪裡是哪裡都知道,這個地方,避開瞭文化大

學後面熱鬧的產業道路,沒有攤販,沒有人潮,我來這裡看看有沒有超過兩百次瞭

,不過大多是時候是白天爬山經過。

  「你白天不是問我為什麼一直躲江先生嗎?」小怡突然提起今天的事情來瞭。

  「嗯,對呀,我看妳好像很害怕他」

  「因為我被他欺負過」小怡說完這句話就不講話瞭

  我則是陷入苦思,什麼是被欺負過,難道被….

  「去年我剛大學畢業」小怡自己打破瞭沈默

  「第一個接觸的案子就是江先生的」

  「那時候,因為我很多地方都不熟悉,所以時常犯錯,不過他當時對我很客氣

, 也常常在我們老闆面前說我的好話,因此我很感謝他,當案子要結束的時候,

我就想要請他吃飯,他也很快的答應瞭,我們就是來陽明山,不過是去天母那邊很

多泡湯的地方,我喝瞭一點小酒,那我的酒量很不好,很快就醉瞭,第二天醒來的

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裡面,一絲不掛,下面痛的不得瞭,而江先生

就躺在我身邊,我馬上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我當時隻能哭,沒有想到自己的第一次

竟然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被拿走瞭。」

  「我不敢報警,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隻好一直躲他」

  我看著小怡滿是淚痕的臉,沒想到平常辦公室裡面最清純活潑的女孩,竟然有

這樣的遭遇,覺得好心疼。我輕輕的把小怡拉到我的懷裡,很用力的抱住她,希望

可以給她一點點的支持還有安全感。

  「我們走瞭吧,這裡有點冷」小怡恢復正常一點瞭。

  下山的時候,經過天母忠誠路。

  「那裡有一個旅館招牌,我們去那邊過夜,我今天不想回傢」小怡突然對我說。

  我沒有想太多,隻是想今天就都順著她的意思吧。

  旅館在中山北路的巷子裡面,我還花瞭一點時間才找到。累瞭一整天,我頹靡

的趴在床上,小怡放下外套還有包包以後,逕自走到廁所去瞭,我擡起頭來一看,

不得瞭,浴室的牆是半透明雕花的玻璃,我所在的高度正好可以看見廁所裡面小怡

脫掉褲潔白的臀部側面坐在馬桶上。

  我目不轉睛的看著,過瞭一下子,小怡站瞭起來,沖水,穿好衣服走瞭出來,

她好奇的問我在做什麼,我很老實的用手指瞭一下那片玻璃,看來小怡也很累,完

全沒註意到浴室面對床鋪的牆隻是一片玻璃,隻見小怡一下子連耳朵都紅掉瞭。

  「哇!你好壞!」小怡看起來似乎也沒有很生氣。

  「我也很無辜呀,我隻是躺這邊,什麼事情也沒做」

  我一時有一種感覺,於是我坐瞭起來,把小怡拉到我的腿上坐著,輕輕的吻瞭

她。

  小怡則是一動也不敢動的把頭埋在我的胸前。

  對於小怡,每天在辦公室裡面相處,其實是很有好感的,也有一些我們的客戶

對小怡也很有意思,常常沒事就送一些花來,可是我真的沒想到她曾經有這麼不愉

快的回憶,也難怪她總是對男的客戶保持一定的距離。

  我擦乾她臉上的淚痕。

  「剛騎車,滿身都是灰塵的,我去沖個澡」我讓她坐到床上。

  她點點頭,自己躺到棉被裡面。

  或許是以前當兵養成的習慣,我三兩下的就沖好身體,裹瞭一條浴巾就回到

房間裡面。

  「換妳瞭」

  「你洗這麼快?洗的乾淨嗎?」小怡似乎有點不以為然

  「當兵習慣瞭,不然你要陪我一起洗呀?」我開玩笑的說。

  一直到現在,我都還沒有什麼怪念頭就是,隻是沒想到。

  「一起洗就一起洗,怕你喔?」小怡竟然這樣回答。

  我一方面覺得怪怪的,畢竟是同事,又不是男女朋友,似乎不是太好的事情,

可是另一方面,又對現在的情形感到興奮不已,沒想過自己也會遇到這樣的艷遇

  「那你先在外面等我,我進去放水,我想泡澡」小怡說「這裡的浴缸好大」

  「嗯」我應瞭一聲

  看著浴室的毛玻璃可以看出小怡一件一件衣服的脫下,我也慢慢的有瞭感覺。

自己的老二也變硬瞭。

  「你可以進來瞭」宛如隔瞭一世紀那麼久,小怡終於叫我進去瞭。

  隻見小怡蹲坐浴缸裡面,用手抱住雙腳,遮住瞭重要部位,可是雙乳的輪廓,

還有潔白滑嫩的皮膚卻是遮掩不住的,我盯著她看,捨不得將眼神移開。她臉紅紅

  「你不下來一起泡嗎?很舒服耶」

  我把浴巾拿掉,隻見小怡看到我堅挺的老二,臉變得更紅瞭,低低著頭不敢擡

起來,我慢慢的坐到她的身邊。

  「來,轉過來,我抱妳。」小怡僵硬的挪動瞭一下身體,移到我的前面,背對

著我,我讓她靠到我的胸前,當然她的白嫩屁股也壓在我的老二上,可以感覺到她

很緊張吧,一動也不敢動的。

  我的手環抱住她,實在是很難,也不想克制自己的慾望瞭,我慢慢的用手掌往

上覆蓋住她的乳房,真的是好柔軟,曾經有女生問過我為什麼喜歡撫摸女生的乳房

,我也不知道該怎樣解釋,那是一種很原始的喜愛吧,柔軟,讓人愛不釋手,可是

也不是每個女生的乳房形狀都是那麼棒的。

  我輕輕的撥弄小怡小巧粉紅的乳頭,她呼瞭一口氣。

  「舒服嗎?」我問她,隻見她微微的點頭。於是我繼續我的動作。心中隻覺得

,這是上天賜予的禮物,真是太棒瞭。

  雖然我抱著小怡,手裡也搓揉著她柔軟的乳房,可是我心裡卻是很平靜的,隻

是希望可以讓她很舒服,讓她感到舒服比起我自己是不是可以得到快感,重要的多

瞭,於是我慢慢的改變目標,溫柔的幫她按摩緊繃的肩膀,小怡的全身的肌膚都是

這樣的滑嫩,讓我想起中華嫩豆腐,好像輕輕一碰就會碎掉一樣。我拉起她的手,

在浴缸的水波光影之下,手小小的,手指和手掌的比例卻很好,我自己學瞭一些樂

器,心想要是小怡也會彈鋼琴的話,這雙手一定是最美的演奏的手瞭。

  或許是我太著迷於小怡漫妙的身軀,反而有點發楞瞭。

  「你在想什麼?」小移轉過頭來問我。

  我搖搖頭,和緩的擡起她的下巴,再次的品嚐她柔軟的雙唇,這次我將舌尖伸

進小怡的嘴裡,而小怡也給瞭我堅定的回應,我張開眼睛,隻見小怡閉著眼,側過

身體,用雙手抱住我,我可以清楚看見她長長的睫毛隨著呼吸微微的顫動。

  深吻之後,我們意猶未盡的分開,可是卻沒有放開彼此的擁抱。

  「你不怕我隻是玩玩而已?」我好奇的問

  「這樣的問題,我暫時還不想去想。」小怡到是回答的很快。

  也許我問這樣的問題很煞風景吧,可是畢竟我隻是一個很庸俗的上班族,我還

記得今天在辦公室的時候,江先生問我們那群小姐們要不要去看南海學園的什麼夏

慕的畫展,我那時還傻傻的問說,夏慕跟夏天有什麼關係嗎?讓整個辦公室的人笑

翻天,我也還記得那時候江先生臉上那種不屑的笑容。

  「別想太多,好嗎?」小怡對我說。「我想出去瞭,你還要泡嗎?」

  我跟著小怡站瞭起來,這時候她似乎比較放的開瞭,不再遮掩自己的重要部位

,拿瞭毛巾擦身體,我接過她手中的毛巾,輕柔的擦拭她身上的水珠,從手臂擦到

腰,又擦到大腿,我刻意的避開她的陰部,可是當我的手靠近那裡的時候,我幾乎

可以感覺到更高的體溫,這讓我心中一蕩,反而註意到她陰毛的樣子,範圍不大,

卻很密集一個小小的倒三角形,沒想到她連這裡都這麼美。我仔細的把她的腳擦乾

以後,站瞭起來。正好兩個人的四目相交。

  小怡突然主動的吻瞭我,我用力的抱住她,這次我的雙手又不安分的在她的身

上遊移,慢慢的我向下撫摸她富有彈性的雙臀,小怡的呼吸也變快瞭起來,雖然我

也不高,隻比小怡高個十公分,可是因為小怡的身軀很均勻,我可以從後面伸到她

大腿的內側,慢慢的把我的手指向上。

  好濕、好滑…..

  小怡無力的靠在我的肩膀上,雙腿微弱的夾住我的手,卻無法阻止我手指不停

的逗弄她的陰唇….

  我看著小怡迷濛的眼神,自己也飄飄然的好像要醉瞭,是什麼樣的上帝創造出

女人這樣完美的身軀?也許愛撫女生沒有辦法在生理上讓男人滿足,可是在心理上

,我覺得已經一個又一個的波浪,把我帶到一種無盡的高潮瞭,每一次我的指尖感

覺到那熱熱的兩片陰唇,伴隨著濕滑的愛液,都讓我不尤得在心裡深深的感動,怎

麼會有這樣美妙的身體,那液體,正是可以帶領我探索生命的起源呀!

  我們回到房間裡面,我順勢倒在床上,把房間的燈光調暗,然後把小怡拉到我

的身邊躺著。小怡的經驗似乎也隻有上次那麼一次被欺負的經驗,可是我記得她有

男朋友的,難道她和她男朋友什麼事情也沒有嗎?

  我用手把頭撐起來,另外一隻手依然緩緩的在她的胸口滑動,看來她很享受這

樣撫摸。

  「你男朋友不會碰你嗎?」我好奇瞭。

  「我不讓他碰我,因為我很害怕。」小怡低聲的說「我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辦

法接受男人。」

  「那現在我們是怎麼一回事?妳卻讓我碰妳,不怕嗎?」

  「也會怕呀,可是不曉得為什麼對你比較放心,也許是你比較不急躁吧」

  其實,這麼多年的經驗下來,我已經不是那麼在乎射精那一剎那的高潮,我更

喜歡兩個人自然的眼神交會,喜歡兩個人手指輕輕的碰觸,喜歡深深的呼吸對方髮

稍的味道。我覺得自己是很容易能創造一種類似情人的情境的,畢竟那樣才是真正

使人感動。

  「可是我不能對妳保證什麼」我坦白對小怡的說,與其說些甜言蜜語的假話,

不如說些真實的話。那樣更能讓人接受吧。

  「你不用保證什麼呀?我有要你保證什麼嗎?」

  「沒有」我們兩個相視而笑,默契也建立起來瞭。

  我不再說話,頭俯到小怡的雙乳之間,大概快c瞭吧,我用右手捏著小怡柔軟

的乳房,嘴吧吸允著另外一邊的乳頭,左手撐著自己的身體,兩個人的身替面對面

側躺著,我把腿擡到小怡的腳上,可以感覺到我的老二堅硬的靠在小怡光滑的大腿

上,顯然小怡也感覺到瞭,更用力的向我靠過來。

  我導引著小怡的手向下,握住我的分身,她的手生澀的握住,雖然沒有直接套

弄,卻給我更大的喜悅。

  「很大吧?你有沒有摸過你男朋友的?」

  「沒有,有一次他要我摸,我嚇哭瞭」

  「那妳現在怎麼沒哭?」我耶榆她,隻見小怡的耳根子又紅瞭一次。

  「你的很好玩,比較不可怕。」

  「什麼好玩?等一下我們就來玩」我開玩笑。

 因為是側躺著,所以不是很方便兩隻手都動,我讓小怡躺平,壓在她的身上,我突

然好想舔遍她的全身,我從來沒有看過女生的全身這麼細緻的,連雙腳也是,我吸允

她的耳垂,慢慢的向下,到脖子,我甚至覺得她舔起來都是甜的。

  「我想舔你那裡,可以嗎?」我徵求小怡的同意

  「很怪耶,不要好不好?」

  「沒關係的,我會很輕,如果你不喜歡,我就停,好嗎?」

  小怡閉上眼睛點點頭,我移動瞭身體,撥開她的大腿,小怡緊張的抓住棉被把

頭蓋起來,不讓我看見她害羞的表情。

  對於女陰,還有愛液,我有一種無與倫比的喜愛,特別是那些性經驗很少的女

生,或者我應該說個人衛生做的很好的女生,如同夏天的時候,在山澗裡面遇到一

股清流那種喜愛,不過還多加瞭很多淫糜的味道。引發出更肉欲的渴望。

  肉慾真的那麼糟糕嗎?有太多不必要的束縛在上面,比起飆車,做愛顯然安全

多瞭,隻要帶上保險套就好瞭,不必擔心被拍照,生命危險也小很多,更何況有更

高的快感。

  我看著小怡兩片閃著水光的陰唇,用瞭幾十秒的時間,好好的欣賞瞭一下,在

幽密的毛下,淫穢的深淵,似乎在引誘著我前往冒險,外面兩道曲折的肉壁,點綴

著稀疏的陰毛,不再遲疑,我靠上我的臉,感覺到鼻尖沾滿瞭小怡濕潤的愛液,也

可以感覺到由於我的呼氣,小怡顫抖的大腿。

  「啊~~」看來小怡真的是很敏感的

  我隻是用舌尖滑過外唇,或許是刺激太強烈瞭,小怡也不再用棉被遮住臉,隻

是不停的喘氣。這樣誘人的蜜泉在我的眼前,我當然不會放過,開始大口的舔噬著

,沒有一些小說寫的什麼尿騷味,也沒有什麼甜的像蜜汁那樣的誇張,可是那源源

不絕的愛液,我卻覺得好喝極瞭,微微的鹹味,很清淡,更重要的是,小怡不停的

呻吟,讓我慾火焚身瞭。

  「好….舒….服…啊…」小怡不停的低吟著

  「啊 啊…嗯…天呀…」隨著我靈巧的舌頭的轉動,小怡更喘瞭。

  她的手這時也不抓被單瞭一隻手用嘴咬著,另外一隻手則是不停的撫摸我的頭

髮。

  過瞭一會兒,我的嘴也酸瞭,於是爬回小怡的身邊。

  「妳有自慰過嗎?」我總是有問不完的問題。

  「沒有,你們男生是不是都常常這樣?」

  「看情形呀,如果有對象就會比較少吧,不過還是要看人啦,每個男人的狀況

不一樣,有的人頻率就很低吧!」

  「那你呢?有沒有?啊..別鬧啦」當小怡一邊問我問題的時候我的手也沒有閒

下來,依然在她的奶上面揉著。

  「啊…輕一點..啊…好舒服…嗯嗯..唔…」看來小怡似乎不太能應付我的

攻勢,她的手無力的抓住我的大手,好像想要拒絕又不希望我停下來

  「我哦,有呀,有時候我會想著你喔!」我邪邪的笑著回答。

  「我就知道你老早不安好心眼,明天我要叫老大把你開除,沒想到辦公室竟然

來瞭一個大色狼」

  「饒瞭我吧!現在失業率可是很高的呢」我討饒。

  「那要看你怎樣表現囉」可能是情境使然,小怡的話也變的大膽起來瞭,我也

不想再忍耐瞭,翻身到小怡的身上,用腿推開小怡的大腿,我可以感覺到我的龜頭

正頂著那濕滑的陰唇,小怡突然變的很緊張,緊緊的抱住我,頭靠在我的臂膀裡。

  「我怕會很痛….」小怡語帶哭泣的說。

  「我慢慢的,等一下就不會痛瞭,相信我」我知道雖然小怡有過一次經驗,可

是那是在完全無意識的情況下,在心裡的層面上,她還是處女的。

  「我要進去瞭喔,有沒有感覺到我在外面?」我溫柔的問她。

  小怡點點頭說「好大…你輕一點,啊…痛…慢一點..」

  我順著濕潤的愛液滑瞭進去,好緊好緊,幾乎進不去的感覺。

  隻見小怡痛苦的皺起瞭眉頭,我心中突然覺得好心疼,停下瞭我的

動作,隻是輕聲安撫著她的情緒。

  隨著小怡眉頭的緊繃,我粗漲的陰莖正一點一點的侵犯她最私秘的部分。小怡

被這陌生的情緒給困惑瞭吧,雖然痛楚,但是卻又有說不出來的舒服。我饒富趣味

的觀察著她表情的變化。而小怡顯然正沈醉在這新體驗的快感之中,沒有辦法註意

到我正在觀察著她。

  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龜頭,努力的撐開溫暖的肉壁,並且細細的體會摩擦過陰

道裡面折皺的感覺,而小怡的小穴,也毫不猶豫的,一陣又一陣的收縮著,也許是

想抗拒外來異物的侵入,可是卻帶給我更高的快感,那有生命的蠕動,緊緊的夾住

瞭我。

  「還會痛嗎?」我問,我過去不是沒有和處女做愛的經驗。甚至可能還算不少

,可是小怡的緊,卻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

  「還是會痛,可是好一點瞭」小怡表情的變化,自然逃不過我的觀察。

  隻見她在緊繃之中,也開始瞭一絲絲的愉悅的呻吟,這小妮子也有快感瞭吧!

  我沒有讓自己突然整根沒入,雖然我的size不是很長,隻有12公分,可是卻相

當的粗,這是許多和我上床的女生說的,到現在為止,我也不過把龜頭多一點點放

進去而已,我不急著,也沒有需要馬上全部進入。

  小怡的身體已經開始反應瞭,我可以感覺到我已經進去的部分,越來越濕潤,

前半段已經被我開發瞭,於是我很淺的來回抽插著。

  「舒服嗎?」我緊緊的抱著小怡,不時的親吻她、安撫她。

  「嗯,舒服,可是還是會痛」小怡勉強的回答我「就這樣瞭好不好,在進

   去會痛」

  「啊~~好舒服啊~~~嗯~~~啊~~~~~痛…….」夾雜著痛楚和快感之中

,小怡慢慢的放鬆身體迎合我的動作瞭。我快速的做淺部的抽插,每一次抽出來,

都帶出更多的水。

  「怡,我在你的身體裡面瞭,有感覺嗎?」

  「嗯,好大,好舒服,啊~~~喔喔…嗯~~我還要~~」

  「喜不喜歡?」我追著問

  「啊~~~喜歡….」

  「喜歡什麼?」我喜歡鬧著女生說出淫蕩的話來,一方面自己可以有成就感,

其實另一方面,當突破女生的心防,讓她說出來的時候,會使她更樂於接納這樣的

自己,不再壓抑,這是很有效的。

  「哎…就喜歡那個嘛…阿…阿…..」

  「要說喜歡跟我做愛」

  「嗯,我喜歡跟你做愛」小怡小小聲的說,看來是用瞭很大的勇氣。

  「我也好喜歡插著小怡喔,好舒服」

  一開始當然不能說出一些很難聽、很粗俗的話,那樣反而會讓女生厭惡吧,該

是徹底開發小怡的時候瞭。我把小怡的大腿掰到最開,稍微撐起瞭身體,雖然剛剛

已經進去瞭一些,可是現在我要全部進去瞭。

  「怡,我要進去瞭,嗯?」雖然已經這麼親密,我還是溫柔的知會小怡。讓她

有點準備,沒有多少女生喜歡粗魯的男生吧。

  我前進瞭一些,那是之前已經開展的部分,但是我還有一半沒有插進去,絕大

多數的女生,都可以把男生整根老二包住的,那種陰道很淺的女生,我隻遇到過一

次,除非男生真的很長,不過我想大多數人都是普通人。

  感覺到瞭一些阻礙,那是陌生的聖地,我雖然非常的舒服,可是心裡是很感動

的,畢竟對一個女生來說,一輩子裡面,會讓多少個男生造訪這最親密的部分?我

也很納悶到底上次小怡被欺負的時候,那個男人,到底是行不行?為什麼到現在為

止,我都覺得自己是在和一個處女做愛。

  我沈下腰,用力的向前推進。我快速的一插而入。

  「嗚~~~好痛呀~~~~媽~~~我不要瞭….好痛….」小怡突然哭瞭起來。

  嘗試推開我,我用力的抱住她,趕緊停瞭下來,可是依然整根插在小怡的裡面。

  「好瞭,我沒有動瞭,乖,不痛…等一下就好瞭」我軟言安慰著小怡。

  「現在還會很痛嗎?有沒有好一點」

  「嗯」我一邊安慰小怡,一邊加強手的動作,撥開她被汗水浸濕的頭髮,並且

愛撫著她的乳頭,轉移她的註意力。

  「我慢慢動,還會很痛嗎?」過瞭一會兒,小怡沒那麼皺眉頭瞭。

  「比較不痛瞭」

  「小怡,我已經全部在你的身體裡面瞭喔!有感覺到我嗎?」

  「嗯」小怡害羞的點點頭,把臉藏在我的懷裡。

  與其讓女生說什麼「好爽」的話,不如先讓她正視自己已經被佔有的事實。

  等到正視自己正在被一個男人上的事實,才比較能放的開,也許有些女生會

不以為然,覺得說誰上誰還不曉得,但是不管怎樣,我上瞭小怡瞭。

  「喜不喜歡我插著你」我又問瞭一次。

  「嗯,喜歡!」

  無預警的,小怡流下一串串晶瑩的淚珠,眼神也變的清澈瞭,雖然我還佔據著

那溫暖,可是看見她的眼神,卻讓我的色心涼瞭一半。通常這種情形,代表女生的

理性那一面,又重新在心中站瞭起來。

  「我覺得好對不起我的男朋友,我怎麼會這樣?」小怡的眼神,穿透過我,喃

喃的問著,是在問她自己,也是在問我。雖然底下的柔軟讓我迷戀,讓我不想放棄

,我仍然感覺到那陰道強烈收縮和自己的脈搏,而兩個人緊貼的胸口,那軟軟的乳

房是這樣的完美,我的心裡面卻開始感到空虛。

  就算得到瞭人又如何呢?她的心本來就不在我身上,甚至連單純的享受都停止

瞭,想到此,讓我意興闌珊,不由的也慢慢軟瞭下來。我讓自己退出她的身體,無

力的躺在床的另外一側,盯著天花板。

  「對不起」小怡略帶歉意的看著我。

  「沒什麼,這不是妳的錯」雖然我力圖展現自己所謂紳士的一面,但是誰都聽

的出來我的失望吧。

  「睡吧,明天早一點起來,我送妳回傢換衣服,再一起去公司」

  「嗯」小怡不置可否,拉起棉被背對我躺著。

  我嘆瞭一口氣,依然平躺著。也慢慢的睡著瞭。

  夜裡,我忽然醒來,卻發現小怡沒有在床上,隻有在梳妝臺上面看到一張紙條

  —-「我自己回傢瞭,明天見」—-

  不知道為什麼,我手裡拿著那張紙條,呆呆的坐在床沿,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

,突然有一種非常寂寞和心被掏空的感覺。看看手錶,淩晨四點整,不知道小怡是

幾點走的,那麼晚回去,安全嗎?

  第二天早上,我第一個到瞭辦公室,心理忐忑不安,小怡今天會來上班嗎?我

和她的事情,辦公室的女生們會不會知道?隔瞭一會,小柔進瞭辦公室,或許是心

理作祟吧,我一直偷偷看著小柔的表情。

  「幹麻一直看我呀?你今天很怪喔?」小柔也註意到我不正常的表現。

  「沒事,我隻是看你今天穿的牛仔裙很漂亮」我趕緊轉移話題,而且女生都喜

歡自己的衣著被稱讚的,特別是辦公室的女生,因為已經離開學校,總是有那種老

女人意識,對自己的外在有時候會有意無意的變的比較在乎,並不是為瞭虛榮,更

多是為瞭所謂的辦公室禮儀。

  「又不是第一次穿這件裙子來上班,你以前都沒關心我喔」小柔明顯接受瞭我

的讚美,也似乎忘瞭我一直看她的這件事情。我則轉頭看著網頁的新聞,未來幾天

會有寒流,還有這個星期六選市長,市議員,每天一堆莫名奇妙的傳單塞滿信箱,

真是一點都不環保。

(Visited 1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