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強暴虐待 - 27 九月, 2017
by admin - no comments
打工勾蕩婦
分享給好友 ...

今天可真熱呀。“馬龍一邊用破爛的衣袖擦著臉上的汗一邊說。

  “是呀,今天日頭反常的毒”老王隨口附和著馬龍的話,一手已經扛起一根長長的圓木,向前走去。老王並不老,隻是長的特別顯老。

  三個好朋友中隻有趙宇沒有說話,他從懷裡掏出瞭一包已經壓的扁扁的香煙,抽出瞭一根沖馬龍扔去,然後自己也抽出一根塞進嘴裡,馬龍接過煙後,掏出瞭打火機給趙宇點燃,也坐在瞭趙宇旁邊吸著。

  趙宇在工地上班已經有三個月瞭,他比馬龍和老王來的都晚,因爲他第一次在工地打工,而且年齡也不大,所以馬龍和老王格外的照顧他,自然,三人成瞭在工地最要好的朋友,反而帶趙宇出來的表哥李宏江卻沒怎麽關心過他。

  出門要靠朋友,趙宇這時想起瞭自己剛要來工地的時侯,父親對他說的這句話,還真對,如果沒有馬龍和老王,這亂七八糟的工地他還真應付不過來,有好幾次工長叫他幹什麽的時候,這個來自城裡嬌生慣養的獨生子甚至都聽不明白是什麽意思,有那麽三,四次他都後悔來到這麽個鬼地方瞭,要不是傢裡不給買時下最流行的VCD,他早就一賭氣回去瞭,還在這當什麽力工,受這份鳥氣?

  現在買VCD的錢在這三個月以來,已經省吃簡用的攢足瞭,但他又不想走瞭,一,是因爲現在他和馬龍,老王有瞭點感情,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在工地食堂做飯的那個姓金的少婦。

  食堂裡共有四個人,除瞭表哥李宏江是主管外,其他三個都是女人,但趙宇就對那個姓金的感興趣,不隻是因爲這裡隻有她最漂亮,還因爲隻有她愛穿趙宇喜歡的肉色絲襪。

  趙宇感覺到金姐好像也對他有那麽點意思,每次打飯的時候這個小娘們總是有意無意的瞟趙宇幾眼,歲數不大卻有過這方面經驗的趙宇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瞭,尤其是在這麽一個枯燥乏味女人又少的地方,自己要是能勾搭上一個這樣的慰安婦,也是一件不錯的事。趙宇雖然當面叫她金姐,可在心裡叫瞭她無數次的“騷貨”瞭。

  金姐今年好像也就三十二三歲,身材偏瘦,可能是因爲工地上男人多的原故,她不光穿衣相當大膽暴露,還特別喜歡打扮自己,以吊一大群大老爺們的胃口,趙宇在心裡暗暗的下瞭決心:“一定要先下手爲強,努力泡到這個小騷娘們!”

  有瞭這個想法之後,趙宇每天吃過晚飯,總是換上一套又潇灑又幹淨的衣服上食堂去幫忙,當然,食堂的規定是外人不許隨便進去的,但因爲哥哥李宏江是食堂的主管,情況就不一樣瞭,食堂對趙宇來說是可以來去自由的。

  “金姐,你傢有幾口人呀?”一個多月的熟悉過程之後,趙宇終於找到瞭一個和小騷娘們單獨在一起的機會。

  “我傢就有我和我老公倆個人。”小騷娘們坐在小板凳上一邊摘菜一邊悠悠的說。“怎麽不要個孩子呢?”趙宇也拿瞭個小板凳坐在她身旁。

  “唉,我是很想要瞭,可就是——就是——”

  “就是什麽?”趙宇想把話題扯到兩性方面去。

  “你這麽個小毛崽子,問這些幹嘛,說瞭你也不懂。”她的媚眼瞟瞭瞟趙宇。

  “哼,誰說我不懂,我懂的比你還多呢。”

  “那你說你懂什麽?”

  趙宇知道她既然問出瞭這個問題的話,把她拿下隻是時間的問題瞭。

  “我什麽都懂,你有什麽問題,我都可以幫你解答。”

  “呵呵呵呵,你個小毛崽子真會說大話,那你說說我,我爲什麽沒有孩子?"

  “我估計應該不你的問題,一般出現這種情況,大致上都是男人的毛病。”

  趙宇覺得現在就像在和她調情似的,那感覺真的好興奮。

  小騷娘們半天沒說話,隻是低著頭默默的摘菜。

  “金姐,你怎麽不說話瞭?”趙宇邊說邊用右手慢慢的向她的肉色絲襪腳面上摸去。

  見她沒有拒絕,趙宇接著用話挑逗她。

  “你有沒有試過別的男人?也許會有轉機呢。”

  她還是沒有說話,但臉明顯的紅瞭。(媽的,她也會臉紅?)小小的塗滿口紅的嘴唇抿瞭抿。那樣子性感極瞭。

  “金姐”趙宇準備全面進攻瞭。“你相信嗎?我第一次看見你時就被你深深的迷住瞭,你能接受我的愛嗎?”

  她還是沒有說話,隻是用她的一隻手輕輕的按住瞭趙宇揉捏她腳面的手。

  再有一句話都是多餘的瞭,趙宇飛快的把她樓抱在懷裡,低下頭吻在瞭她的紅唇上,一隻手揉捏著她的乳房,她的乳房不大但很尖挺,握著也很稱手,她的香舌也伸進瞭趙宇嘴裡任由趙宇吸吮。趙宇能聽見她的心在" 噗通噗通" 快速跳動的聲音,“果然是個騷貨,”趙宇心想。

  他們忘情的吻瞭很久,這時金姐悄聲說:“這裡不行,隨時會有人來的。”

  趙宇說:“現在才七點多,等到十點整時,你在公園門口等我,記住,一定要穿絲襪,我喜歡。”

  “我沒在那種地方幹過呀。”

  “我也沒有,不過我想那一定很刺激的。”說著又吻瞭吻她。

  金姐輕輕的點瞭下頭。

  市中心公園,這是一個廢棄已久的公園,趙宇和馬龍還有老王每晚有空時總是上這來乘涼,運氣好的話,有時偶爾還能偷看到野鴛鴦們的“現場直播”,隻是沒想到今晚的主角是趙宇自己。

  趙宇在澡堂洗過澡後,匆匆的趕來瞭,遠遠的就看見瞭金姐站在月光下的倩影。

  一句話也沒有,趙宇走過去就吻住瞭金姐,倆人緊緊的抱在一起,雖然天很黑,但趙宇也能感覺到金姐明顯的畫瞭濃裝,而且噴瞭比往常多得多的香水,趙宇陶醉瞭,雙手把金姐橫抱瞭起來,往公園裡走去。金姐溫順的把臉貼在趙宇的胸膛上。

  把金姐抱到公園深處的一張長長的石椅上後,趙宇脫去瞭她的兩隻白色高跟鞋,今天她穿的是短玻璃絲襪,幾個腳趾並排的裹在襪尖裡好美,好性感,趙宇蹲在地上,雙手捧住絲襪腳就親瞭起來,滑滑的,順順的。

  “金姐,你的小腳好香呀。”趙宇一邊舔著腳心說。

  “呵呵呵,好癢呀,別弄瞭,我,呵呵,我好癢呀。”

  趙宇不理她,一隻手解開瞭自己的褲子上的皮帶,伸進去握住瞭大雞巴上下套弄起來,嘴裡塞進瞭一隻小腳,隔著絲襪吸吮著每個腳趾頭,趙宇顯得極度興奮,握雞巴的手套弄的更快瞭。

  “你就那麽喜歡我的腳?”金姐擡起頭看著趙宇的動作,奇怪的問道。

  趙宇“嗚嗚”的答應著。由於好久沒有這麽爽瞭,趙宇心情又激動,很快,一股由雞巴傳來的快感沖向大腦,趙宇一陣哆嗦,白色的精液射在瞭地上。

  “呼,好爽。”趙宇半閉著眼睛享受著剛才射精的滋味。

  “你,你射瞭?”金姐有點溫怒。

  “是,不過,你別忘瞭我現在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一會我一定讓你爽的直叫媽。”

  趙宇說著話,已把自己外褲和內褲脫到瞭腳下,然後雙手按在金姐的兩個奶子上隔著外衣使勁的揉捏,金姐乳房受到瞭經驗豐富的趙宇的侵犯,感到相當的興奮,嘴裡咿咿啊啊的浪叫著。

  “留點力氣一會再叫吧。”趙宇邪笑著說。一邊已經把她的外衣解開,把乳罩往上一撩,頓時,一對型號剛剛好的乳房暴露在趙宇的眼前。

  接著,趙宇把她的長裙擄到腰間,把她潔白的小三角內褲脫瞭下來,分開瞭兩條粉腿,隻見一團毛茸茸的倒三角陰毛呈現在趙宇的鼻子前面,趙宇深深的聞瞭一下,有股淡淡的腥騷味,由於天太黑,隻能隱約的看見一條小縫在殷殷的流著白色的淫水。

  “還沒咋地呢,你就流成這樣瞭,呵呵,你真是一個小蕩婦。”

  “你再說我就不讓你玩瞭,我讓你幹你還罵我。" 她有點生氣瞭。

  “好好,算我說錯話瞭,不過,你的水還真多呢。”趙宇說著話,右手的中指已插進小穴裡。

  “啊——”她情不自禁的叫瞭一聲。

  趙宇抽出手指,上邊粘滿瞭愛液。

  “你看,有這麽多呢。”趙宇向她晃瞭晃中指。

  “你快幹進來吧,都幾點瞭。”

  “好,既然你這麽著急,我就不客氣瞭。”

  趙宇說著,已握著又一次漲大的雞巴對準嫩穴口伴著淫水一插到底——

  “啊——啊——好——好大啊——插死我啦——啊——”

  趙宇感到她的穴不是一般的緊,肉壁毫不客氣的緊緊的咬住趙宇非凡的大雞巴。

  “果然還是瘦女人操起來爽,但豐滿女人有肉感,總之是各有千秋吧”。趙宇心裡想著。

  金姐也有好久沒有被操瞭,突然有瞭這麽一個大雞巴插進自己的小穴裡,她也有點受不瞭瞭。渾身一陣顫抖。她雙腿不自覺的勾緊瞭趙宇的屁股,使得趙宇一時間無法運動。

  過瞭一小會,她慢慢的放松瞭點大腿,趙宇馬上就開始瞭毫不憐香惜玉的狠插。對騷貨蕩婦趙宇向來毫不留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操——操死我啦——哦哦——啊啊——哦——不行瞭——我要死啦——啊——!!“

  空曠的公園裡響起瞭女人大膽的呻吟聲——

  “我操死你!”趙宇也感受到瞭在室外做愛的樂趣,大雞巴瘋狂的操著柔嫩的小穴,一下,兩下,次次都幹到最底,回回都觸碰花心。

  經過瞭長達四十多分鍾激烈的抽插運動,金姐連續丟瞭兩次,趙宇也感覺到有兩次自己雞蛋般大的龜頭被滾燙的陰精包圍,但由於之前射過一次,而且站著做愛不容易射精,把個小騷貨抽插的死去活來。當第三次陰精沖向龜頭時,趙宇終於受不瞭瞭,一陣哆嗦,壓抑瞭好久的“子彈" 爭先恐後的深深射進瞭金姐的子宮裡——

  金姐又足足躺瞭大約十分鍾之後才從興奮的感覺中回過神來,起來後她緊緊的抱住瞭趙宇,主動獻上瞭一個熱吻,趙宇因爲從頭到尾都沒有脫掉自己那淺藍色的襯衫,襯衫早已濕透瞭,被抱的很不舒服,但嘴裡的那個調皮的香嫩小舌卻挑逗得趙宇舍不得推開她。

  金姐雙手勾著趙宇的後腦勺說:“姐姐好愛你,你把姐姐幹的從來也沒這麽爽過。”

  “那我還是不是小毛崽子瞭?”趙宇右手掐著金姐的左奶子問道。

  “你要是小毛崽子的話,那就沒有大人瞭,呵呵呵呵。”金姐像個小孩子似的笑道。

  趙宇滿意的露出瞭笑容,兩人相擁著走瞭回去。

  從此,這個地方留下瞭趙宇和金姐無數次做愛的痕迹,趙宇也變換著不同的花式讓金姐嘗到瞭做女人真正的歡樂,同時,金姐柔順的小絲襪腳也讓趙宇玩瞭個夠。

  時間長瞭,馬龍和老王自然也就知道瞭,他倆知道瞭,自然整個工地也知道瞭,不過金姐也不怕瞭,畢竟,那欲仙欲死的滋味可以讓她做任何她不願意做的事,至於趙宇,他就更更更不怕瞭,而且,以後自己穿髒的衣服也有人給洗瞭。

  這件事成瞭全工地公開的秘密。“哼,我就不信你不懷孕!”趙宇心裡狠狠的想。

(Visited 468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