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強暴虐待 - 27 九月, 2017
by admin - no comments
被人強姦的滋味
分享給好友 ...

「老公……嗯嗯……好舒服……啊……」我新婚妻子 起眼睛,發出低沉的呻吟聲,雖然這些句子在這新婚的幾個月裡我都聽慣瞭,但仍抗拒不瞭這樣的誘惑,不覺間已經加快自己粗腰的勁度,把自己引以為豪的巨大肉棒插入她的陰道裡,直頂上她的子宮。

「啊啊……我……我快……我快要死瞭……」這不是被我壓在身下的嬌妻發出的呻吟聲,而是我們錄影帶播放出來日本A級片那個女主角發出的聲音。「快……我…我好…好喜歡你的……喔……大雞巴……啊……」螢幕上那女主角摟住男主角,男主角一邊用手搓弄她的大乳房,一邊使勁地抽插著她。

「啪嘰啪嘰……啪滋噗滋」大雞巴在陰道裡抽動時,發出美妙的聲音。「好老婆……你多學一下……那些女主角……」我雙手按著嬌妻柔軟健美的大奶子上面,大拇指捏弄著她的奶頭,把她弄得氣喘籲籲。老婆的雙頰飛紅,喘著氣說︰「你想我……我變成……A…A級片的……女主角……嗎?」

她緊緊的摟住我的脖子,雪白的屁股前後地挺動著,使我的肉棒在她的穴內進進出出,發出一陣陣淫浪的肉聲。「啊……啊……好老公……我來瞭……高潮瞭……好爽……好棒…… 啊……啊……受不瞭……太棒瞭。」她全身都浪起來,緊抓著我的肩膀,一頭長髮像波浪般的甩動,豐滿的乳房上下跳動。

我挺動腰部,讓肉棒在她穴內跳動著,繼續不斷的刺激她,把她的大腿向兩旁分開,猛力的抽動,肉棒吞吐的快感讓她連續不斷的高潮。她兩手撐持著桌子,緊閉雙眼,我的肉棒在她的穴內來回抽插,帶著她紅嫩的陰肉翻進翻出,弄得她不停的扭動身體,不斷的發出淫浪的呻吟,汗水混合著淫水,由她的腿間流在桌上。

「啊……不行瞭……老公……你太強瞭……啊……我快死瞭……」我老婆嬌聲地浪叫起來,雙腿緊緊夾住我的粗腰,讓我的肉棒再次深地插在她體內,這時一股興奮難忍的感覺從我陽具傳到全身,我再也忍不住,把熱滾滾的精液射進嬌妻的陰道裡。

當我將肉棒拔出的時候,老婆全身是汗,乳白黏狀的精液從她的陰道裡倒流瞭出來,流在桌子上。我低頭輕吻著她的秀髮,輕咬著她的耳根,她軟軟的倚在在我胸脯上,不停的喘息著。

「喔……喔……喔喔……我快上天瞭……啊……再深一點……再深一點……啊……」電視上的女主角還沒完呢,到底現實中實在不能和淫片裡的情景相比。

我和妻子聽到這種聲音,相視而笑。我最喜歡她的笑容,笑起來有個小酒渦,加上白淨的肌膚和清美秀麗的美貌。她叫做小慧,除瞭樣貌出眾之外,身裁發育得很好,十六歲時已經有副頗為驕人的身段,裙下之臣很多,從我和她相識到我們結婚,我所知道的不下三十個男生追求過她。

就是這樣的女孩,使我幾乎瘋狂地追求她,從十六歲追求到十八歲,她得到父母的允許下,才開始接受男朋友,我成為她眾多男朋友之一。經過兩年我才算是把到追到手,她把初夜獻給瞭我,然後把身邊一眾男生分手,終於把她「私有化」瞭。

我大她六歲,大學取得一級榮譽畢業,進入市內一所顯赫有名的會計師樓,到今年她廿一歲大學畢業時,我已經升上經理的職級,手下已經有幾十人。剛好亞洲金融風暴迅速捲來,各行各業經濟簫條,破產的公司和個人都很多。我們會計師樓的生意卻更好瞭,因為不斷有破產的公司聘用我們去清算資產,我也成為業界相當有名望的年輕人。

我想是我的年少有為吸引瞭小慧,於是我們今年結婚瞭。婚禮上有不少她的前男友都來參加,看到他們沮喪的臉,使我很驕傲,我終於得到瞭這個美麗和智慧兼備的女孩。

更使我高興的是,她除瞭是個賢淑的女孩之外,她在性生活上還百般遷就我,也懂得享受著性愛,我們不斷嘗試新的方式,由最初在睡床上做愛,後來在地上也幹瞭起來,到現在我喜歡把她按在大廳中的桌上,一邊看A級片一邊站著幹她。剛才我們再次在桌上完事瞭。

小慧從桌上下來,穿上薄薄的睡衣,嗔嬌地對我說︰「你看,桌上滿是你那些精液,今天晚上怎麼吃飯呀?……不如就吃你的精液……」話未說完她用手指黏起桌上乳白的精液,往我嘴邊塗來,我嚇得縮下頭,慌忙跑開,她樂滋滋地追著我,就這樣我們玩得很開心。

終於她收拾好桌子,進瞭廚房去準備晚餐,我在廳中關掉A片,轉到電視臺新聞節目,無聊地走來走去,我無意從廳中的窗子看向對面,那是我們隔壁的套房,竟然有兩對賊眼在偷看著我們的房子內的舉動!剛才我們激烈造愛的情況不就給他們欣賞瞭嗎?

我們造愛的時候沒有拉上窗簾,因為我們關掉燈,外面的人除非用紅外線望遠鏡看,否則應該看不到的。另外因為我不知道我們隔壁這套房有人!據我所知那房子本來也有一對新婚夫婦進來住,但金融風暴的打擊下,那男的好像被公司裁掉,結果供不起樓,他們好像向高利貸借瞭一些錢,結果有一天我下班回傢,見到那房子大門打開,留下一間空屋,裡面很凌亂,看來是匆匆走瞭。

所以現在我看到那空屋裡兩對賊眉賊眼的東面是甚麼呢?我還沒細想,小慧已經把飯菜端出來,這件事就不瞭瞭之瞭。

空屋(二)空屋窗口的賊眼

土豆

九九年四月六日

第二天我回公司工作的時候,總不斷地想起那空屋窗口上的兩對賊眼。我和新婚妻子小慧雖然在戀愛時或結婚後,造愛次數很多,我們也不斷嘗試新方式,但從來沒有給別人看見,這一次那兩對賊眼到底看見多少東西?會不會看到我那美麗妻子的嬌好身裁,會不會看到她赤裸的大腿和乳房,會不會看到她被我壓在桌上那種風情萬種的淫樣?

我不斷幻想著,心裡砰砰直跳,一股從來未有的興奮感覺直衝全身,下體那肉棒挺起,直頂住西裝褲,難過極瞭,真想快點下班,把嬌妻幹十次。

我晚上下班回傢時,為瞭看個究竟,悄悄推開那空屋的虛掩大門,赫然看到廳裡面有兩個手臂紋身的大漢,三十來歲,看起來已經知道不是好貨。一個相當胖,大概有一百公斤,另一個沒那麼胖,但也有八十五公斤吧,他們一邊喝著啤酒,一邊打著牌子,還一邊用手去弄腳趾間的空隙,看瞭令人可怕 心。

我忙悄悄退瞭出來,回到自己的屋子,心裡噗噗亂跳,是一陣莫名的興奮。我想我有點精神分裂瞭,我一邊很害怕那兩個壞人,因為我有個漂亮年輕的新婚妻子,萬一那兩人壞人對她起瞭色心就不好瞭。另一方面,我卻想著自己心愛的嬌妻如果把美麗的胴體暴露給那兩個壞人看見,那種興奮的感覺使我的理智淹沒瞭。

我一進屋子,小慧芬芳的香水氣息和她那甜美的笑容已經展現在我眼前,其實她每天都是這樣來迎接我,但不知道為甚麼,今天我特別興奮,把公事包丟到地上,用腳把大門踢得關上,把小慧抱起來,吻著她的小嘴,舌頭伸進她的嘴裡攪動著,小慧「唔唔」回應著,然後我的嘴吻向她的嫩滑的脖子,再到她的胸口上。

「老公……你今天……那麼急……為甚麼?」小慧喘著氣地說,但她沒有抗拒的意思,反而雙臂勾在我的脖子上。我焦急地推到廳中,把她貼在 上,解開她的睡衣,哦,原來裡面沒戴乳罩,我的雙手立即用力地捏住她的雙峰,五個指頭靈活地撫弄著。

我這時回過氣來說︰「小慧……你好像也在等我嘛……沒穿乳罩的……」

這時我想起窗外的賊眼,我看一看窗,雖然很暗,但我感覺到那兩對眼睛又在看著我們。我在 上按開瞭一盞昏黃的小燈。

小慧看到燈光,羞得臉全紅瞭,說︰「老公……為甚麼要開燈?」

我說︰「我今天很想看看你的裸體。」

小慧嬌嗔地說︰「人傢有甚麼好看……」

我說︰「那就算想給你看看我的肉棒。」

就完脫下自己的褲子,把脹得老大的肉棒露瞭出來。

小慧不再說甚麼,閉起眼睛,呼吸逐漸急促,柔軟的乳房在我的愛撫下逐漸結實,她在我的愛撫下,扭動著的身軀,回應著我的撫摸。我把她的睡衣睡褲脫去,把她壓在桌子上,手指伸進她的內褲中,整個手掌壓住絨毛觸感的柔軟體,用食指和無名指分開細長的縫,中指貼在濕熱的地方,上下滑動地撫摸著。

「啊……啊…」妻子輕輕地發出聲音。

我的手更加深入,捏住她略微突起的小核。這時小慧開始給我逗得性起,用手抱著我的頭來和我接吻,她的舌頭比我的手指更飢渴,激烈地找尋我的舌頭。

我把她的內褲扯下,粗大的腰把她雙腿壓開,她的雙腿順勢把我的身體捲住,嫩臀激烈地擺盪著。我的雙手回到她的乳房上,大拇指急速地來回觸摸她的乳頭,很快她的乳頭逐漸堅硬挺起。

「啊……老公……好舒服……啊…」小慧開始發出誘人的呻吟聲。

我當然知道她很舒服,因為她的私處蜜汁已流得沾滿瞭大腿的兩側,把我的肉棒也在這濕潤變得更加膨脹,我用用龜頭在她的穴中慢慢地回轉著,然後腰身一挺,將整根送進她的體內。

「啊……老公……」小慧呼叫著,她雙腳用力地夾住瞭我,那神秘地帶也貼緊瞭我。

我開始連續抽送,雖然被夾緊,但已經被愛液潤滑的小穴毫無困難地任我進出,每一次我都將它插至最深處,好像是她將我吸進去一樣。

小慧微張著小嘴巴,「嗯……啊……噢……呵……」隨著我的衝刺,發出有節奏的嬌喘聲,雙腿隨著抽送仍然緊緊夾著我的腰,我的肉棒在她小穴裡不斷上下上下地磨動著,把她小陰唇都弄得反瞭出來又弄瞭進去,她美得全身都顫動著,小穴裡不斷冒出淫液。

這時我又想起那在窗口外的賊眼,心裡更興奮瞭,不斷地揉搓著小慧的柔軟有彈性的奶子,心裡想︰「我這樣可愛的老婆赤條條給暴露其他男人看,是何等的淫蕩。」想完就覺得全身快要爆炸一樣。

「小慧……我今天要……強姦你……」我發出的句子,刺激著我們這對小夫妻。

我這時開始粗暴地壓向她,不再抱著她的身子,反而隻拉著她的腿彎,站立著將肉棒不停地 入她的小穴。

「老公……你現在……就在…奸……我……」小慧每次都會順從我,而且也享受著我的衝刺。

我把她抱到那個窗臺上,窗臺是小瞭一點,但小慧也是屬嬌小型的,所以沒有多大問題,我讓她跪在窗臺上,肉棒從後面插進她的小穴裡,站著繼續抽插著,雙手從她腋下伸到她的前面去摸弄她的乳房。她這樣的姿勢,再加上廳裡昏黃的燈光,對面那兩對賊眼相信能完全飽覽我這新婚嬌妻的美態。

我想到這裡興奮極瞭,把她弄很更淫蕩的樣子,她不斷地「呵啊啊嗯嗯」地張著小嘴呻吟著,我在想對面那兩個壞蛋如果真的在偷看的話,一定會好看過看日本A級片,加上小慧這個漂亮的女主角,肯定使他們今晚打手槍打到天亮。

我全身都顫動著,連續抽插十幾次,然後把肉棒抽出來,精液射在她嫩白的屁股上,然後我們兩夫妻相擁坐在地上喘息著……

空屋(三)刺激的造愛場所

土豆

九九年四月七日

之後連續有幾天我和妻子都在窗臺上造愛,我們始終隻開著昏暗的小燈,所以後來我認為對面窗子那些男人可能是看不見的,心裡的興奮降低瞭。我又恢復和以前一樣,專心工作,下班後才再想找一些新的玩藝,和嬌妻一起玩耍。

就這樣過瞭幾天,我下班時又再經過那空屋,這時突然有個人開門站出來,我嚇瞭一跳,定睛一看,原來是那個較肥大的紋身男人,他伸手搭住我穿著西裝的肩,說︰「老兄,進來商量一下。」

我想要說甚麼的時候,已經給他拉瞭進去。另一個壯漢也在裡面。

「你們想……」我剛說出口,那肥大的男人就說︰「你的太太很漂亮,有一對大奶子,還有在被幹的時候很淫蕩的樣子……」

我心裡開始撲撲亂跳,知道原來這兩個男人真的在偷看我們造愛,我抗議地說︰「你們偷看……」

另一個男人說︰「別說偷那麼難聽,你把老婆放在窗臺,又開著燈,盲人都看得見!」他站起來捏著我的臉淫笑地說︰「你大概也想我們看你老婆吧!」

我心裡的秘密給他挖出來,開始有些羞怒,說︰「是不是和你們無關,你們想怎樣?」

那肥大的男人從衣袋裡拿出幾張照片,遞給我看,原來是我和小慧造愛的照片,小慧全身赤裸,奶子和下體的毛毛地帶都看得一清二楚。

那男人說︰「這些照片寄到A書去登,你想會怎樣。」

我有些害怕,雖然男女造愛很自然,但小慧的裸體給登在A書上給淫猥的男人看,對我這個有些知名度年少有為的大好青年來說,實在有很大的打擊。我立即從口袋裡拿出幾千塊錢,塞到那男人手中說︰「就這樣算數吧。」

那男人把錢收起來,說︰「我們不要想勒索你的錢,隻是你的太太實在太漂亮瞭,隔著窗子看得不清楚,我們想看得清楚一些。」

我軟軟坐下,和他們談起話來。

原來那兩人是財務公司的收數佬,不用說當然是黑社會的人物,每天蹲在那空屋裡是想等那業主回來找他還錢。那肥大的叫做肥菜,另一個叫鬼秋,這種不良人物全是靠這種花名行走江湖。他們也不是每天都在那屋裡,神出鬼沒的,所以不是很多人知道那空屋裡原來有兩個男人。

我回到傢裡,吃完飯和小慧坐在沙發上,她突然抱著我,坐在我的雙腿上,吻著我的臉說︰「老公,今晚我們要不要……」

我故意輕輕推一推她,她很失望地說︰「老公,你近來公司很忙嗎?所以不想……」

我歎氣地說︰「不是,而是我們造愛已經成瞭慣性,沒有新鮮刺激瞭。」

小慧嘟著小嘴,然後突然笑著說︰「老公,這幾天都在窗臺上,不是很刺激嗎?」

我搖頭說︰「試過幾次就不刺激瞭。」

我假裝想一想說︰「小慧老婆,我們今晚去隔壁那間空屋去造愛?」

小慧嚶地一聲說︰「不要,那屋子有人怎麼辦?」

我說︰「空屋就是沒人!那對夫婦已經逃走瞭。」

她還是擔心說︰「那有人來瞭怎麼辦?」

我說︰「我們進屋後就鎖住門,不怕有人來打擾我們。」

小慧給我打動瞭,但她堅持要換掉睡衣,穿上短小漂亮的連衣裙的上街裝束才肯和我過去隔壁。

空屋沒上鎖,我們進去,打開燈,小慧四處查看,確保沒人。睡房裡亂七八糟,床都破爛不能用,我們回到廳中,那大理石桌子相當不錯,旁邊有幾個空的啤酒玻璃樽和煙頭,我知道那是肥菜和鬼秋留下的。

小慧確信全屋沒人,便興沖沖反鎖上門,把窗簾拉下,然後抱著我勾著我的脖子,就在廳中親吻起來。我扭住她的手,把她反身按在 邊,說︰「小女賊,竟然敢跑來人傢屋裡,想偷東西嗎?快點趴在 上不要動,我要搜身!」

小慧知道我在玩角色扮演遊戲,於是很有默契地乖乖地用雙手撐在 上,任我在她後面把她的連衣裙由下到上脫掉。

我的眼睛朝旁邊的大衣櫃看瞭一眼,這個佈局是我和那兩個紋身漢一起想出來的。原來那天肥菜和鬼秋要我和小慧在他們面前造愛,給他們看得清楚一點,我有照片給他們把持住,當然我有些變態的心理也催使我同意他們的意見。

結果他們同意躲在廳中大衣櫃裡,衣櫃有向下的百葉扇,裡面看外面很清楚,外面卻看不到裡面,所以小慧剛才查看全屋也沒發現有兩個大男人仍在屋裡。

我的心又再砰砰地跳動著,雖然小慧美麗的胴體我已經看過好幾次,但這次不同,因為一共有六對眼睛一起在看她。

我把她的乳罩後面的扣子解開,然後把乳罩脫瞭下來,十隻手指就在她那對驕人的奶子上揉搓著。我心想,衣櫃裡面那兩個男人也看得很爽吧。

「啊……你……你這個卑鄙警察……搜身怎麼可以摸……摸我奶奶……」小慧故意撒嬌說。

我這時也有點氣喘說︰「小姐,我要看看你奶罩裡面有沒有偷來的東西,我還要看看你內褲裡有沒有東西。」

然後我故意慢慢地把她小小的底褲沿著她那滑不留手的大腿脫瞭下去,我聽到衣櫃裡其中一人沉沉發出「哇」聲,我連忙自己也「哇」一聲,以免給小慧發現。

我的雙手已經分頭行事,左手握著她的乳房捏弄著,拇指逗弄她的奶頭,然後右手伸在她的陰阜上撫摸著,手指漸漸摸到她的陰唇,然後再由她溫暖的孔道中間鑽進去。

「啊……」小慧不禁發出呻吟聲。

她很敏感又多汁的,所以小穴的淫水不斷沿著我的中指滲出來。她還想抗議說︰「警官……你已經脫瞭……我的內褲……還沒搜完……嗎?」

我故意把手指拿出來,說︰「小姐,你可以走瞭。」

小慧回頭白瞭我一眼說︰「你好壞……故意逗弄我!」

我說︰「那你哀求我吧。」

小慧臉紅瞭一陣,說︰「警官,你要不要連我小洞洞也搜一遍……我可能把偷到的東西放在裡面。」

我哈哈大笑說︰「是嗎?那我搜查一下吧。」說完右手陷入她的雙腿之間,食指和中指直往她的小穴弄進去。

「啊……嗯……噢……」小慧呻吟起來,「輕……輕一些……我……很……舒服……慢點……再插深……深些……」

她的話真是自我矛盾,我見她已經很濕瞭,我便用左手迅速脫下自己的褲子(絕招也,單手脫褲!)她也伸手到後面來摸我的陽具,這時我已是又硬又粗。

我分開她的雙腿,把她壓在 上,提起陽具,就往她那小肉洞一頂。一條粗硬的大陽具就插進她的陰道裡去瞭。

「哎……啊……老公……」小慧快活地浪叫瞭起來。

我用起功夫來,一下一下的抽插著,先是直頂,每一下都把陽具連根插入,頂瞭一會兒又把陽具拔到陰道口,隻留一個龜頭在和她的小陰唇磨弄。

小慧被磨得把屁股往後直迎。我故意退後,不把肉棒頂回去。小慧癢得屁股直擺,口中浪叫︰「老公……別……別逗我……來嘛……幹進來啊……我那小穴很癢……快用力呀……插到底呀……快呀……」

我這時心想,那兩個衣櫃裡的男人聽瞭小慧的淫語,會不會忍不住呢?

我這時把她轉回正面來,抱起她的雙腿,貼在 上,她的雙腿夾住我的屁股,飽滿的雙乳緊貼我的胸部。這樣姿勢把大肉棒狠狠地 入她的小穴中。

「啊……啊……」小慧興奮得全身都沒力瞭,伏在我的身上上下地縱著,弄得我也很吃力。

我把她抱到那大理石桌上,她仰身躺下,我就站著用肉棒抽插她,她「哼哼啊啊」的呻吟不停。我又再想起那衣櫃裡的男人,再看到自己美麗的妻子那種淫蕩的媚態完全暴露給其他男人看,我興奮地忍不住地盡力抽插,這次沒等小慧到達高潮,我就一洩如註,伏在她身上喘氣。

小慧仍哼哼喘喘地說︰「老公……我還……還要……」

我突然興起瞭虐待感,從身邊抓起啤酒樽,把那樽頸往她的佈滿淫汁精液的小穴插瞭進去。

「啊……老公……你幹……幹甚麼……哎……啊……老公……插深點……」小慧雖然覺得被我凌辱,但欲拒還迎,雙手抓著我的肩膊,雙腿分開任由我用啤酒樽頸抽插她的小穴,那種羞辱感和新鮮感使她全身都沸騰起來,小嘴巴張著,「呵呵……呵……」地喘著氣。

「老公……我不行瞭……快插……幹我……」小慧浪得大聲呻吟起來,終於「啊……」長歎一聲,淫穴裡的淫水像噴出來一般流入啤酒樽裡……

我和小慧穿好衣服,離開那空屋的時候,我聽到衣櫃裡絲絲嗦嗦的聲音,我想那兩個男人應該在大衣櫃裡面打手槍,而且射瞭好幾次。

四)嬌妻蒙眼造愛

土豆

九九年四月八日

小慧已經適應瞭在那空屋裡和我造愛,她當然不知道會有兩個男人躲在衣櫃裡看著她的裸體和媚態。

但那兩個紋身男人仍不滿足,有一天我下班時,他們又叫我進屋去「商量商量」。

這次鬼秋先說︰「老兄,每晚看你們夫妻造愛,看得我們心都發燒,能不能給我們摸摸看,她的肌膚好像和幼細嫩滑的。」

我的心裡又是砰砰直跳,但這次我不能答應他們,到底這樣給小慧知道,輕則離婚收場,重則可能她想不開,弄出人命來可不是鬧玩的。

但那天晚上我在床上輾轉反側,想著那兩個紋身漢的話,不禁使我興奮不已,不斷想像著到底要用甚麼方法去騙自己心愛也心愛著自己的嬌妻。當然聰明的我很快就想到瞭,隻是心中痛苦地交戰著,到底要不要去做這樣的事。

結果淫魔戰勝瞭理智,我決定要設計陷害自己的愛人。那天晚上,我們吃完飯如常來到那空屋裡。

我抱著她的腰說︰「小慧,今晚我們玩一些刺激的。」

小慧睜著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著我,深情地說︰「老公,你想怎樣玩呀?我會順從你的。」

我惡狠狠地說︰「我要把你強姦!」

她看著我說︰「老公,你真是的,我會順從你,你不用強姦,我自己送上門吧。」

她說完就把自己的裙子脫瞭下來,然後解開乳罩的扣子,把驕人的雙乳露瞭出來,她要過來抱住我,我反而抓住她嬌柔的雙手,反剪在她背後,然後從架上拿來早已預備好的繩子,把她的手腕捆綁起來。

小慧有些痛,哎地叫瞭一聲,但很快就說︰「老公,你今晚真的有準備。我愛你呀……」

我淫笑著說︰「不止這樣,我還帶來手巾呢。」說完,從口袋裡拿出黑色手帕,把她的眼睛蒙起來。

小慧果然很順從地讓我蒙住眼睛,但她看不到四周的東西,也緊張起來,說道︰「老公,這樣蒙著眼,我看不見你,真的有點像被人強姦的感覺呢……」

我不讓她說話,吻著她的小嘴,逗弄她的舌頭,不一會兒她已經氣喘籲籲。

我的嘴不停地吻她,從她的嘴吻上她的粉頸,然後到達她嬌柔的胸脯上,輕輕吻啜著她的乳房和乳頭,當我輕輕咬她奶頭的時候,她喉間發出「咯咯」的柔聲,雙手被綁著不能動,所以隻能不斷扭著身體,我就更高興瞭,兩個乳房在我臉上轉來轉去。

我的手把她的內褲往下一脫,柔和的陰毛地帶展露瞭出來,我的嘴繼續往下吻去,直到她的陰阜,舌尖到達她的陰唇,從兩片紅嫩的陰唇擠進去,挑逗她的小豆豆。

「啊……老公……好美……好美妙……」小慧開始忘我地呻吟起來。

我看到時候已到,向衣櫃裡招招手,衣櫃的門緩緩打開,肥菜和鬼秋從裡面輕輕走瞭出來,他們已經滿頭大汗,到底那衣櫃很熱,加上他們也很興奮,滿額都是汗水。

他們走得很近,仔細地看著小慧那對雪白而且嬌人的乳房,臉露 慕之色。

我這時站起來,把小慧放在大理石桌上,然後脫下自己的褲子,這時小慧也知道我準備好瞭,她主動地把雙腿曲起來,我的肉棒一見小穴立即怒目瞪眼的發脹瞭幾倍,龜頭閃閃發亮,朝她的小穴鑽瞭進去。

「噢……啊……」小慧發出柔柔的聲音,說︰「老公……你今天想……怎樣奸我……?」

我把肉棒一插到底,然後扭著腰,讓肉棒在她小穴裡攪動著。

「啊……啊……老公……」小慧的手在背後不能動,而我的手沒有去撫摸她美麗的胴體,使她很不習慣。

她淫聲地說︰「老公……摸我的……奶子吧……捏我……我想你……捏爆我的……奶子……」

這時在我的身旁的肥菜不知甚麼時候已經脫得精光,他聽到我老婆的呼喚,急不可待地向我打個眼色,一對肥手已經朝小慧那對驕人的乳房摸去。

「啊……老公……好爽啊……」小慧感覺這對手掌把她的奶子搓揉得很有技巧,但不知道原來另有其人。「老公……捏我……大力點……」

我的心又再砰砰跳,興奮極瞭,我從來沒見過有其他男人的手在揉捏自己嬌妻的大奶子,而且還使勁地搓,用手指間去夾她的奶頭。我隨著興奮的心情,將自己的肉棒不斷抽插著。

這時我赫然看見鬼秋不知甚麼時候也把自己脫得精光,手裡還拿著一部攝錄機,把我在抽插、小慧在呻吟和肥菜在揉捏小慧乳房的這種淫靡的情形完全拍瞭下來。

我又憤怒又興奮,不斷揚手示意他停止拍攝,但他不理我,我也不敢發出聲音,因為怕小慧發覺。

在這種情況下,我簡直是興奮極瞭,忘瞭控制自我的情緒,把自己的肉棒不斷地抽送著小慧的小穴,那種摩擦若在平時一定能平伏下來,但這次卻完全不行,一陣快感從下體迅速佈滿全身,我再抽插幾下,把肉棒抽出來,把精液向外射成一條拋物線!

鬼秋驚慌地向後一躲,那一條拋物線差點射中他的攝錄機。

小慧也感到我已經完瞭,但仍喘氣地說︰「老公……你……完瞭嗎?……你近來……快瞭一點……」

我也喘喘氣,看到站在妻子身旁那個肥菜露出色淫淫的眼神,我就說︰「小慧……你稍等一下……我剛才隻是試新招……等一下我還要奸你呢……」

小慧露出笑容,說︰「好吧……我等你……」

肥菜看看我的臉色,立即知道自己要做甚麼,他走過來小慧的雙腿之間,代替瞭我的位置,左手又再捏弄我妻子的乳房,右手按在她的大腿上,然後向她小穴摸去。

「啊……啊……」小慧身體又扭瞭起來︰「老公……怎麼你這麼快……又來瞭……?」

我不敢答腔,我已經站在桌子旁邊,看著肥菜正在淫弄我的愛妻。

肥菜當然也沒有發出聲音,隻是將右手摸到小慧的小穴部位,食指和中指擠入她的穴中。

「啊……啊……嗯……」我的小慧又再有瞭反應,我的心裡有很怪的感覺,到底第一次見到自己妻子最私人最神秘的地方給其他男人的手指玩弄著。

鬼秋仍在一旁拍攝著,還靠得很近,似乎在拍大特寫,他下體那條肉棒已經挺起,但他沒和肥菜相爭,看來他們黑社會很重視尊卑,肥菜是「大哥」,當然要給肥菜先占甜頭。

肥菜這時已經不用手指瞭,而用肉棒貼著小慧的小穴磨著,粗黑的陰毛刮得小慧頻頻發出淫聲淫語起來︰「呵……啊……啊……老公……好舒服……啊……插……插進來吧……」

我看著這種情形,心裡實在不知道是甚麼滋味,尤其當小慧還叫嚷著要別人插進她的小穴,實在是太令人震驚和興奮。

肥菜抬頭向我露出得意的笑容,好像是在說︰「是你老婆叫我插進去的,可別怪我。」然後稍往後一退,讓自己那粗而長的肉棒挺立起來,龜頭頂在小慧的陰唇上。

我開始有點後悔,肥菜的龜頭相當大,有小孩的拳頭那麼大,而小慧的私處相比之下好像不能容納這大型肉棒。

肥菜的龜頭挑開我嬌妻的兩片陰唇,他稍一扭腰,整個小拳頭大的龜頭塞進瞭小慧的小穴裡。「啊……啊……老公……你好大……好利害……」小慧還不知情況,仍然叫著老公。

肥菜沒有憐香惜玉,粗腰一用力,整條大肉棒插進瞭我嬌妻的小穴裡,相信一定頂住她的子宮。

「啊……啊……」小慧張著小嘴巴呻吟聲。

我有些驚呆,因為雖然我心裡整天想像自己漂亮的愛妻給其他男人幹的情形,但當真的看到這種情況︰肥菜的肉棒深深插在自己嬌妻的最隱私的小穴裡攪動著,那種感覺完全不同……

(Visited 66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