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家庭亂倫 - 19 三月, 2017
by admin - no comments
媽媽的黑色夢魇(十到十二)

             十、母親的輪奸地獄

  漸漸的,凍雞腿接觸到我媽媽的屄肉時不那麽粘瞭,托德幹爹把雞腿粗的那

頭對準她的膣口,慢慢的插瞭進去,直到整根雞腿被她的下體吞沒,才開始回抽。

  然後托德幹爹就用凍雞腿在我媽媽陰道裡來回抽插,雖然她慘呼連聲,聲淚

俱下的哀求他停止,他也不爲所動。

  凍雞腿從我媽媽膣腔裡抽出時表層已經化凍變軟,上面沾瞭許多白色的粘稠

液體和鮮紅的血絲。

  鬧過一陣以後,五個黑人幹爹挾著我媽媽進瞭臥室。我依然手腳被綁,坐在

客廳過道上動彈不得,什麽也看不見,再也沒人來理我,隻聽臥室裡的床咯吱咯

吱搖動。很顯然,那些黑人幹爹們現在吃瞭夜宵後又恢複瞭戰鬥力,正在我爸媽

的床上再次享用我媽媽的肉體。象一個柔順的妻子對待丈夫一樣,我媽媽先是在

客廳的沙發床上讓黑人奸夫們熱熱身,服侍他們在洗澡間裡洗「鴛鴦浴」消除疲

勞,然後奉上夜宵和小小的娛樂,在這之後的節目理所當然應該是在臥室的床上

進行的,黑人幹爹們輪流跟我媽媽行周公之禮。所有這些雖然都可以說是我媽媽

被強迫的,但也無疑是她自找的。

  接下來的時間裡,雖然我爸媽房間裡的CD機一直在播放說唱樂,也掩蓋不

住黑人幹爹們的嘻笑聲、我媽媽的呻吟聲、抽插時的喘息和肉體撞擊聲,這些聲

音此起彼伏,不絕於耳。直到五點鍾多天蒙蒙亮瞭才逐漸安靜下來。到瞭八點半,

五個黑人幹爹才帶著滿足的疲倦赤條條的從房間裡出來,晃蕩著疲軟的陰莖和癟

沓沓的陰囊,有的龜頭上還在往下滴精液。他們在客廳裡穿好各自的衣服離開,

羅伊幹爹臨走時把我手腳上捆的膠帶去掉,對我說,「Listen,mada

fucka,tellyouroldladywe llcomebackt

onight。Shebetterbehome……(聽著,王八蛋,告訴你

老母我們晚上會再來。她最好在傢等著……)」

  等黑人幹爹們全都走瞭以後,我進到房間裡,看到我媽媽象玩過的人偶一樣

被一絲不掛的丟在床上,已經昏睡過去。她的樣子看起來狼狽不堪,乳房上到處

都是牙印,左邊奶頭還被咬破瞭,小腹鼓得象球一樣,陰戶腫得老高,膣口粉紅

的肉往外翻著。我找來熱毛巾給她擦身體的時候,我媽媽才醒轉過來,但身子還

是軟綿綿的沒有一點氣力,什麽話也說不出隻是不停流淚。我輕輕撫摸著我媽媽

的背安慰她,讓她平靜下來,好好休息。

  給我媽媽擦洗完身體,我端來水讓她把口漱漱幹淨,因爲她前面給好幾個黑

人奸夫口交。接著我把幹淨內褲和睡裙給我媽媽穿上。我媽媽的陰部雖然好象擦

洗幹淨瞭,但濃痰似的粘稠液體還是不斷從裡面滲出來。我隻好替她找出衛生巾

來給她墊上。一切收拾停當,我把我媽媽抱到床上讓她睡下,給餐館的老板張伯

打瞭個電話,告訴他我媽媽病瞭,需要在傢臥床休息。

  都安排完畢,我才在沙發床上小憩瞭一會,吃瞭點東西,已經快11點瞭。

  我匆匆忙忙到餐館送外賣。下午兩點多,有個電話打到餐館裡來,說找Ms。

Yang(楊女士,也就是我媽媽),張伯讓我接,我想也沒想就隨口告訴電話

裡的人說她今天沒來,他道瞭聲謝就掛瞭。回味剛才那個電話,裡面說話的男子

明顯帶著黑人口音,想到我媽媽一個人在公寓裡,而昨天羅伊幹爹他們是用鑰匙

開的門,顯然他們有我們公寓的鑰匙。這裡面讓我嗅到一絲不尋常的氣息。

  過瞭一個多小時,我恰巧去送外賣路過我們的公寓,發現樓下停著一輛我不

認識的大笨車,好象就是昨天晚上的那輛。我們的公寓是學院補貼的廉價住房,

裡面的租戶大多數是我們這樣的外國留學生傢庭,有車的人不多,平時也很少人

來人往,因此陌生的車一下子就能看出來。因爲是白天,我看得更清楚,那是一

輛83年的別克車,車上的漆都剝落瞭,以至看不出本來的顔色,車身寬大笨重,

傷痕累累,最嚴重的是右邊的後車門,整個被撞得癟進去一塊。

  這種車我們這裡的外國留學生很少開,倒是常常在路上看到黑人開著,從車

裡傳出震山響的黑人說唱樂。

  這輛似曾相識的車上印證瞭我的猜想。我連忙把張伯的破車停在樓下,小心

的上瞭樓梯。我們公寓的門緊鎖,窗戶緊閉,窗簾也都放下來。

  我把耳朵緊貼在牆上,清晰的聽見裡面傳出黑人的嘻笑聲和我媽媽無助的乞

求,「No……please……stop……don tdothis……o

hno……Ican tdothisanymore……please……o

h……no……NOOOOOOOOOOOOOOOO(不要……求你……不要

這樣……噢不要……我不能再做瞭……求求你……噢……不要……不要啊——」

  接著傳來有節奏的「啪,啪,啪,……」肉體撞擊的聲音,還有黑人壯漢特

有的粗重呼吸和我媽媽無助的呻吟。

  我知道客廳窗簾的右下角有一處空隙。我蹲在窗臺下,透過縫隙往裡看。因

爲拉著窗簾,裡面光線很暗,但還可以看清楚。側對著我的沙發床上坐著一個黑

人幹爹,他露出兩條張得很開的黑大腿,在他身上背對著我坐著一個全裸的女人,

從膚色和體態一下就可以看出那是我媽媽。她雙手扶在沙發床的靠背上,撅著屁

股上下套動,擡起的時候可以隱約看到她朝後的屁眼及紅腫的陰戶,一根粗大烏

黑的肉棒隨著她屁股扭動在她下體裡抽插,肉棒下面兩條黑腿中間晃動著黑乎乎

的陰囊。

  旁邊的雙人沙發上還坐著兩個赤身裸體的黑人幹爹,一個身材矮胖,挺著啤

酒桶似的大肚腩,一個正相反,是瘦高個,雙腿間黝黑的肉棒全都耷拉著。這時

另外一個全裸的黑人幹爹端著飲料杯從廚房裡出來,他胯下的傢夥也軟塌塌的垂

著,龜頭上似乎沾著白色的黏稠液體。這幾個黑人我一個也都不認識,看來我媽

媽又多瞭幾個黑人奸夫。

  看他們玩我媽媽玩得正到興味盎然,我可不敢進去打擾幹爹們的性致。我看

得正起勁,這時候那個端飲料的黑人指著窗戶說瞭句什麽,坐在長沙發上的兩個

黑人都往我這個方向看,其中一個人好象伸手到茶幾上拿什麽,我的第一反應就

是他在找強。我的頭皮頓時發緊,血液幾乎凝固,連忙貓著腰三步兩步躥到樓梯

拐角後面,在我身後聽到傢門打開的聲音。我嚇得連忙從另一個單元的樓道裡跑

瞭,一直跑到幾百米外才停下來喘氣。還好他們沒追上來。

  雖然偷看那幾個黑人幹爹輪奸我媽媽的情景對我來說有莫大的吸引力,但我

再不敢回去站在窗外偷看。我也怕他們追蹤而來,或者我的奇怪行爲引起鄰居的

註意。一看時間,我已經待瞭十幾分鍾,還要趕快繼續去送外賣,於是連忙輕手

輕腳的下樓離開瞭。

  我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趕緊把手裡的外賣送到,回程經過我們公寓時我還特

地看瞭看,那輛轎車還在,看來那幾個黑人幹爹還在奸汙我媽媽。我感到心裡騷

癢難當,不但沒有爲我媽媽被黑人幹爹糟蹋而難過,反而有明知道正在上演活春

宮,卻不能在場觀看的那種遺憾鬱悶。

  後面的幾個小時我魂不守舍,但到瞭晚上7點多我才又一次經過我們公寓。

  我遠遠看到那輛破車已經不在那兒瞭,連忙把車停在樓下跑上樓。打開傢門,

我聽到浴室裡嘩嘩的水聲。我敲瞭敲浴室的門,我媽媽沒有反應。我擔心她出什

麽事,連忙推門進去。我媽媽從浴簾後面探出頭,強烈性交時的潮紅還沒有完全

從她臉上消退。她滿臉淚痕,全身發抖,驚恐的看著我。當她看到是我,才稍稍

平靜瞭一點,把水關瞭,下體裹著浴巾從裡面出來。我註意到她裸露的兩隻豐滿

乳房上又都是烏青的掐痕和紅紅的牙印。

  我問,「媽,怎麽回事?」我媽媽默默的搖搖頭,「小健……」我媽媽泣不

成聲的s告訴我,下午三點差一刻的時候,她正在廚房裡,忽然接到一個奇怪的

電話,她連說瞭幾個「Hello」都沒人回答。過瞭10分鍾,傢裡的門忽然

開瞭,闖進來四個陌生的黑人,不由分說把她拖到客廳,扒掉她的睡裙和內褲,

四個人輪流在我的沙發床上糟蹋瞭她兩個多小時。我心裡知道他們肯定又全都在

我媽媽體內射精。

  我媽媽接著說,那四個人走後不久,她又接到一模一樣的奇怪電話,也是接

起來後沒有人說話,又過瞭不到10分鍾,傢裡再次闖進來四個陌生的黑人。那

時候她還在浴室沖洗沾滿精液的身體,那四個黑人推開浴室的門,把她赤條條的

抱到我爸媽的臥室裡,在他們的床上輪奸瞭她。四個黑人壯漢車輪大戰般的蹂躏

瞭她兩個多小時,我回來的時候他們才走不久。我媽媽當時感到全身乏力。也難

怪,在過去48小時裡她接二連三的遭到十幾個黑人殘暴的輪奸,換任何人都會

體力不支。我媽媽說她剛躺瞭一會兒,才起來去洗澡,電話鈴聲又一次響起,她

在洗澡間裡沒來得及接,然後就是我在洗澡間外面敲門。

  我說不出話,隻好問我媽媽吃藥瞭沒有,她說她起床後已經把僅剩的一顆藥

吃瞭,她預計她的排卵期就在明天或後天。這時我媽媽忽然情緒趴在我肩膀上大

哭起來,一邊哭一邊說,「小健……你會開車……帶媽媽走吧……這房子不能住

瞭……不知道那些人什麽時候就會來……」她一邊哭一邊解開浴巾讓我看她的下

體,隻見她小腹脹得很高,紅腫得象成熟水蜜桃一樣的陰部雖然已經擦洗幹淨,

但膣口還在不斷往外冒白濁的黏液。

             十一、跨種族交際

  看我媽媽這個樣子,我開始感到心裡有點不是滋味。她昨晚被羅伊幹爹他們

五個糟蹋瞭一夜,本想在傢好好休息一天,那些不知來曆的黑人卻把我們的公寓

當作公共廁所一樣隨意出入,把我媽媽充作供他們隨意糟蹋的淫賤娼婦和精液便

器,僅僅一個下午她就被八個黑人輪奸。他們實在是欺人太甚。

  我建議我媽媽報警,讓警察埋伏在我們公寓裡,把來糟蹋她的那些黑人一網

打盡。沒想到我媽媽卻堅決不同意,她說她不想把事情鬧大讓我爸爸知道,隻想

跟我兩個出去躲幾天,讓那些黑人找不到,也就沒辦法汙辱她。等我爸爸出差回

來,告訴他傢裡失竊,讓他申請學校的公寓管理部門換個鎖,這件事也許就會過

去。我搖搖頭,問我媽媽如果她懷孕怎麽辦,她說她想好瞭,到瞭八月份我爸爸

合同到期他們倆就回國,讓我獨自留在這裡上學,她回國後再找醫院的熟人想辦

法人流,那時候她肚子裡的孽種也隻有三個月,應該不成問題。

  看到我媽媽到這個地步上還堅持不讓我爸爸知道,我隻好不再說什麽。我們

不認識什麽人,再說我媽媽也不願意讓認識的人看出任何蛛絲馬迹。我和我媽媽

兩個人簡單收拾瞭兩包洗漱用品和換洗衣服,先把她送到餐館對面的一傢汽車旅

館,讓她先去開房,然後自己趕緊回到餐館。張伯問我怎麽去這麽久,我隻好含

含糊糊的隨便找個理由搪塞過去。當晚我和我媽媽兩個就在汽車旅館裡過夜。我

媽媽開始還害怕那些黑人尾隨找到這裡,但她太累瞭,很快就沈沈睡去。

  星期四我象往常一樣到餐館送外賣,我媽媽也回到餐館打工。她不敢一個人

待在汽車旅館,怕那些黑人找到她,更不敢回公寓。加上她自己感覺身體恢複得

還不錯,況且到餐館還能多掙一天的錢,多少抵消一點住汽車旅館的花費。

  到瞭下午兩點半左右,一個自稱叫斯科特(Scott)的人讓我送三份炒

面到四條街外的Mitch sLumbers(米治木材場)。聽起來是個普

通的訂餐電話,雖然午飯時間過瞭,但上班的人因爲忙而錯過吃飯時間也是常有

的事。不巧張伯的老破車那天下午突然打不著火瞭,我隻好臨時騎瞭一輛自行車

送去,好在四條街不是太遠。

  等我到瞭米治木材場的那幾間平房前面,發現房門緊閉,冷冷清清的樣子,

才想起來這個木材場好象已經歇業很久瞭。這個地方不景氣,工商業紛紛凋零,

怎麽會有人從這個木材場打電話要求送外賣呢?難道這裡換瞭新主人?

  我疑惑的繞到平房後面,發現一個堆放木料的倉庫,就是那種隻有兩堵牆和

一個屋頂的結構,裡面還存放著一些木料。這時候我聽到有人喊,「Three

friednoodles,here!(三份炒面,在這裡)」我一擡頭,看

到一個胖胖的黑人在一堆木料後面探出頭來向我招手。我連忙問,「Mr。Sc

ott?(斯科特先生嗎)」,他點點頭,示意讓我過去。

  我繞過淩亂的木材堆到瞭他近前,發現地上還坐著兩個年輕的黑人,看起來

卻好象在哪裡見過,但我一時卻想不起來。我把三份還熱著的炒面遞給羅伊幹爹,

問他要錢,一共大概是12塊錢。羅伊幹爹示意其中一個坐著的人會付錢。

  我沒在意,回頭遠遠看我的自行車還停在木材場辦公室平房旁邊,心裡琢磨

著他們會不會給我小費。一回頭,發現一支黑洞洞的槍口對著我!再看那拿槍的

人,我一下子明白瞭,正是前天上午奸汙我媽媽的黑人邁克幹爹。雖然那時候光

線太暗,但從頭形和身材上一下就能看出來,不是他們是誰?

  邁克幹爹居然還對我笑瞭笑,「What supmadafucka?H

ow syouroldlady?(王八蛋,你老母好嗎)」我的心一下就提

到嗓子眼。就知道我媽媽的事沒完,不知道他們又在玩什麽花樣。如果他們在打

我媽媽的主意,爲什麽把我騙到這裡來?

  看我不說話,邁克幹爹又說,「Iwannaseeyourmom。Wh

ereisshe?(我要見你媽媽,她在哪裡)」

  我嗫嚅著說,「Idon tknow。(我不知道)」

  邁克幹爹嘿嘿笑起來,「You relyingson- of- bitc

h!Don tworry,WEjustwanttodateher。Ri

ght?KennyandScott。(你個龜兒子騙人!別怕,我們隻是要

跟她交往。對吧?肯尼和斯科特。)」說著,對著旁邊的兩個黑人擠瞭擠眼睛,

三人一起淫笑起來。

  在美國高中裡待瞭兩年,我也知道成年人所說的「交往」(dating)

往往包括性關系。邁克幹爹話裡面的意思就是說,他們想要跟我媽媽發生性關系,

當然也就是不管她願意還是不願意,他們都想繼續奸汙她。我鼓起勇氣說,「S

ir,please……giveherabreak……mymomis……

amarriedwoman。(大佬,求您……放過她吧……我媽媽她是……

已婚女性)」

  三人聽瞭又哈哈大笑,肯尼一邊笑一邊學著我的腔調說「YEAH,she

sMARRIED,soshedeservestobefuckedEV

ERDAY!Tellyouwhat,we llBREAKherCUNT!

(是啊,她是已婚的,所以她每天很欠操!告訴你,我們會操破她的屄!)」

  邁克幹爹拿槍指著我,抓著我的肩膀把我推到牆邊,那裡有個電話。他把電

話遞給我,「Tellyouroldladyshebettergethe

rFATCUNToverherequick,orwe llblowup

yourhead!(叫你老母快把她的肥屄送過來,不然我們就打爆你的頭)」

  在陰森森的槍口前,我不敢違抗,連忙打電話到餐館裡讓我媽媽接電話。

  當時快3點瞭,店裡沒什麽事,我媽媽一定可以出來一趟,離這裡隻有四條

街,10分鍾左右就能到。至於她到瞭以後會發生什麽事,用屁股也能想得出。

  可是,隻要不讓槍指著我的腦袋,就讓這幾個黑人幹爹和準幹爹們的黑雞巴

在我媽媽體內痛痛快快的多射幾回又有什麽關系?不就是那些濃痰一樣的東西嗎?

  最壞不過是把我媽媽的肚子搞大,好歹她也快回國瞭,到時候把孩子打掉就

是瞭。

  反正我媽媽被他們幹過好多次瞭,就算本來再清白的身子現在也已經被玷汙。

  再說,我媽媽成熟得女性器官放著不用也是白白浪費資源,就算讓他們玩個

夠,我媽媽身上又不會因此少塊肉,不如順水推舟,讓幹爹們和準幹爹們多嘗嘗

鮮。

  這麽想著,在那頭聽到我媽媽的聲音後,我就說,「媽,我扭瞭腳瞭……走

不動……一走就疼……不遠……我告訴你怎麽走……出門右拐……過兩個燈左拐

……再走兩個block就到瞭……你快點來噢!」放下電話,我心裡隱隱有點

負罪感,但很快就被邪惡的期待淹沒,心裡緊張而興奮的盼望著即將到來的好戲。

  邁克幹爹把我推回來,用槍逼著我脫光衣服,然後拿走我的衣服,讓我躺在

地上。然後他掏出一根長長的鐵鏈緊緊拴住我的脖子,讓肯尼和斯科特一起推過

來一大堆木材,幾乎把整根鐵鏈壓在下面,隻在我的頭旁邊留下半英尺,如果要

把鐵鏈解開,一定要先挪開壓在上面的木材。那堆木材非常沈重,要兩三個壯漢

才能推動。這樣我就被拴在那裡,不但不能走開,連翻身來都不可能,隻能老老

實實躺在地上。做好這些以後,他們三人就躲到辦公室平房的背面,也就是對著

倉庫的這一面。

  隻過瞭大約五分鍾,我就聽到我媽媽焦急的聲音從辦公室平房前面傳來,

「小健——你在哪——?」在那一瞬間我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不能回答,讓她

找不到我。我還在猶豫,我媽媽又喊瞭兩聲我的名字,聽起來明顯很焦急,我就

禁不住答應,「媽——我在這——」

  我躺在地上看不到我媽媽,但聽見她一路小跑過來的腳步聲。顯然她是聽到

我的聲音瞭。

  等我媽媽繞到木材堆後面到瞭我近前,看到我赤身裸體被鐵鏈拴著躺在在地

上,慌忙焦急的蹲下身問,「小健,你怎麽瞭?誰把你拴在這裡?你的衣服呢?

腳傷在哪裡,快讓媽看看!」

  我漲紅瞭臉,嗫嚅著說,「媽……我沒事……是他們……拿槍逼我……我才

打電話……」邁克幹爹他們仨這時已經圍瞭上來。我媽媽一回頭,發現身後站著

三個高大的黑人,她的臉唰的一下就白瞭,嚇得雙腿簌簌發抖,一屁股坐到地上。

  我媽媽當天穿著白色的吊帶裙,蕾絲披肩下露出白嫩的肩膀。邁克幹爹抓住

我媽媽的脖子象捉小貓一樣一把將她從地上拉起來。我媽媽雙腿象篩糠一樣顫抖,

邁克幹爹從背後抱住她的腰,嗅著她的頭發問,「Howyoudoing ,bitch ?(你

好啊,臭三八)」

  我媽媽臉上滿是驚恐和厭惡的神色,似乎想掙脫他但沒有成功,而邁克幹爹

的手已經穿過吊帶裙的領口伸進她乳罩左邊那個罩杯裡,粗暴的揉搓她腫脹的乳

房,擠壓她的奶頭和乳暈,把沾瞭奶水的手指放在嘴裡津津有味的品嘗著味道。

邁克幹爹在我媽媽耳邊說瞭句什麽話,她看瞭看我,含淚的目光與我相對,停止

瞭無用的掙紮。

  邁克幹爹又跟我媽媽低聲說瞭句什麽,象在問她叫什麽名字。我媽媽遲疑的

說,「MynameisYangHui- Ting.(我名字叫楊蕙婷)」

  「YoungHooi ……Teen?」

  邁克幹爹放開我媽媽,轉頭堆站在她面前的其他兩個黑人說,「Listen,Ms.

Yanghascomeheretodateus!(聽著,楊女士說她願意跟咱交往)」

  想要明白這句話的意思,隻要把「交往(date)」換成「性交(fuck)」就

可以瞭。

  斯科特和肯尼聞言大喜,「OH——YEAH……weKNEWyouwereDYINGforblackdi

cks!(咱就知道你渴望黑雞巴)」

  「OH,won tyoutakeoffyourclothes ?(你不脫衣服嗎)」

  「YEAH—-DON Tbeshy ,you reourwomannow,takeoffthemALLoff !ALL

!(是啊,別害羞,現在你是咱的女人,全脫掉!全脫!)」

             十二、自慰的母親

  我媽媽看瞭看我,我也在看她。她跟我目光相接後趕緊垂下頭,又看瞭看邁

克幹爹,怯怯的問,「My……mysonishere……canI……(我

……我兒子在這裡……可不可以……)」邁克幹爹用手比劃著對準我的頭面無表

情的說,「Takeoffyourclothesoryoursonwil

lbedead。(脫光衣服,不然你兒子就會死)」

  我媽媽低下頭來,伸手到背後去抖抖嗦嗦的拉開吊帶裙的拉鏈,然後雙肩一

縮,兩條肩帶從雪白的肩膀上滑下,吊帶裙滑到腰間,白花花的上半截身體頓時

裸露出來,無吊帶乳罩隻能遮住下半個乳房,豐滿的上半部露在外面,尤其是左

邊乳杯剛才被吉米老幹爹弄開瞭,奶頭和一大半乳暈露在外面。我媽媽又解開吊

帶裙後腰的束帶,把吊帶裙從腰部褪到膝蓋處,然後彎腰提著裙子,雙腳從裙子

裡擺脫出來,隨後把脫下來的吊帶裙疊好,放在我身邊。

  現在我媽媽身上隻剩下乳罩和內褲。她遲疑瞭一下,臉頰通紅,不敢看我的

方向。邁克幹爹惡狠狠的盯著我媽媽,不耐煩的說,「Com on,show

meyourBOOBS!(快點,讓我看看你的奶子!)」我媽媽慢慢把手伸

到背後,解開瞭乳罩的搭扣。白色的乳罩無聲滑下,一對豐滿的乳房微微晃動著

暴露出來,兩枚肥厚的深色乳暈在陽光下顯得特別大,绛紅色的長奶頭頂端掛著

兩滴白色的乳汁。

  八隻眼睛都瞪大瞭,「SODAMNBIG !(真他媽的大!)」「Wow ,sheREALL

Yhasmilk,huh ?(哇,她真的有奶,哈?)」

  「Itoldyou!(我跟你說過的!)」。

  雖然我這兩天沒少看到我媽媽裸露乳房,但在白天的自然光線下看,又是一

番奇妙感覺。邁克幹爹他們大概也有同感。雖然不是第一次被黑人強迫脫光衣服,

但那些都是在室內,而今我媽媽光天化日之下面對著火辣辣的目光裸露身體,她

本能的想用手上脫下來的乳罩遮住胸部。猶豫瞭一下,我媽媽還是把乳罩疊好,

彎腰放在我身邊的吊帶裙上面。

  在她做這些動作的時候,她那兩隻失去依托和遮掩的豐滿乳房隨著她的動作

誘人的晃動,使在場的所有陽具都伸長瞭至少一寸。

  「NowturnaroundandshowmeALLyourgoo

dies!(現在轉身給我看看你所有的好東西)」邁克幹爹命令道。

  我媽媽左手前臂遮著乳房,右手遮著陰部,慢慢轉過身去,面對著即將奸汙

她的三個黑人,然後在邁克幹爹的催促下不得不放下雙手,把女性身體的三處隱

私部位暴露在他們面前。

  夏日午後明晃晃的陽光下,我媽媽她習慣性的摸瞭摸頭發,她一絲不掛的身

體白得耀眼,乳房上點綴著新鮮櫻桃般的奶頭、巧克力糖霜(icing)般的

乳暈,白皙圓潤的小腹下方一小叢黑亮彎曲的恥毛,全身散發著逼人的性感光芒。

  三個黑人七嘴八舌稱贊,「DAMN!Thatpussylooksgo

rgeous!(娘的,這毛屄看起來夠騷的)」「What reyouta

lkingabout?She sthenastiestCUNTIfuc

ked!(還用你說,她是我操過的屄裡最騷的)」「Youknowwhat,

she stightasavirginandjuicyasaho。(告

訴你,她緊得象個處女但濕得象個婊子)」說著,三人一起淫笑起來。

  邁克幹爹沖著我媽媽說,「Nowtellus,howmanytime

sdoesyourhusbandfuckyoueveryweek?(告

訴咱們,你老公一周操你幾回?)」我媽媽脖子開始發紅,結結巴巴的回答,

「About……aboutonce……(大……大概一次……)」肯尼搖著

頭啧啧感歎可惜。吉米老幹爹又問,「Thenhowmanytimesdo

youmasturbateeveryweek?(那你一周手淫幾次?)」

  我媽媽聽不懂masturbate(手淫)這個詞,疑惑的問,「Par

don?(你說什麽?)」邁克幹爹叉開雙腿,把手伸到胯下,誇張的做手淫動

作。

  我媽媽這時候羞得連肩膀都要紅瞭,低著頭不說話。

  邁克幹爹又問瞭一遍,她隻得搖搖頭說,「No……nomas——(沒…

…沒有手……)」

  「DON Tlietome!IKNOWyou relying,BI

TCH!YouBETTERtellmetheTRUTH。(別扯謊!我知

道你不老實,臭三八!你還是老實說的好。)」

  我媽媽用低得象蚊子一樣的聲音說,「Threetime。(三次)」

  「AHA ——Youarestilllying!(啊哈,你還在扯謊!)」

  邁克幹爹一邊說一邊做出向我這邊走來的樣子,他知道我媽媽最怕的就是他

們對我不利。

  我媽媽終於鼓足瞭勇氣說,「Ev……everyday(每天)」「Sp

eakloudersowecanhear。Say Imasturbat

eeveryday !(大聲說這樣大夥都能聽到說『我每天都手淫』!)」

  「I……Imastur……」「masturBATE!」「Imast

ur——bate……Imasturbateeveryday」

  「Sayitagain!(再說一遍)」

  「Imasturbateeveryday」

  「Louder!(大聲點)」「IMASTURBATEEVERYDA

Y!」

  「Good!Nowopenupyourlegsandmasturb

ate。Com on,openup!(好!現在張開腿手淫,快點!)」

  我媽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斯科特擡起我媽媽的一邊膝蓋,把她的腳擱在

旁邊的木料堆上,張開她的雙腿,使她的陰部完全暴露在衆人色迷迷的目光下。

  雖然經過十幾個小時的恢複,我媽媽陰部依然還留著被粗暴輪奸的痕迹,大

陰唇還紅腫著,看起來異常肥厚,小陰唇半拉耷拉在外面,膣口也還沒有收縮到

原來的大小,露著粉紅的陰肉。面對著邁克幹爹咄咄逼人的目光,我媽媽不敢違

抗,隻好把手伸到自己的陰部,食指和無名指微微撫弄大小陰唇,中指在膣口周

圍輕輕摩擦,手掌和大拇指熟練的撩撥陰核,看起來的確象常常手淫的樣子。邁

克幹爹一邊欣賞一邊淫笑,「HMMM——openthoselips,sh

owusyourvagina。YEAH——DON Tstop!(撥開陰

唇,讓咱看看你的陰肉。

  對瞭——別停!)「我媽媽就這樣當著三個黑人和自己兒子的面手淫,邁克

幹爹不準她有片刻停頓。我媽媽誘人的雙乳隨著她的動作輕輕晃蕩,時不時從奶

頭噴出白白的乳汁。

  十多分鍾後,她的呼吸漸漸急促起來,奶頭勃起,陰核泛紅,膣口粉紅的陰

肉上好象沾瞭渾濁的愛液。「That sgood。Nowyoumustb

ewantingcocks,don tyou?(好。現在你一定想要雞巴

瞭,對不對?)」「……」「DON TYOU?(對不對?)」「Yes……

(是……)」「Nowyousay’Iwantyourmanlydick

sinmynastycunt(好。說『我要你們的壯雞巴插進我的屄』)」

「Iwantyourmanlydicks——」「INMYNASTYCU

NT!」「inmynastycunt」「AgainandMUCHlou

der!」「IWANTYOURDICKSINMYNASTYCUNT!」

  邁克幹爹用手猥亵的撫摸我媽媽的陰戶,雙手往兩邊用力撥開她的陰唇,露

出裡面玫瑰色的陰肉,上面很明顯沾著白色的液滴。他把食指和中指一起伸到一

張一合的膣口裡面,膣口一下子就收緊瞭,從裡面湧出黏稠的愛液。「AH……

ThatslutisSUCKINGmyfingers!Shecan t

waittobefucked!(啊……那破鞋在吸我的手指瞭!她等挨操都

等不及瞭)」他把手指抽出,手指上散發出一股成熟女性下體的淫魅氣味。

  他放在鼻子下聞瞭聞,得意的笑,「She sallwetdownthere !HMMM……th

atsmellsGOOOOOOOOOD!(她下面全濕瞭!嗯……好聞極瞭!)」

  「OH……IKNEWshewantsourdicks !(噢……我就知道她要咱的雞巴。)」

「We llsatisfyyou,baby!Yeah,we llfuckyougood ……(我們會滿足你的,

寶貝。

  對,我們會好好操你的……「邁克幹爹、肯尼和斯科特紛紛開始脫衣服,三

下兩下都脫得精光,在陽光下露出粗犷醜陋的身體,腥臭的體味撲鼻而來。當然

最惹眼的還是他們晃動在胯下的可怕陽具,在陽光下也顯得格外顯眼,最短的也

有十七八公分長,靠近根部有易拉罐那麽粗,龜頭都快有網球那麽大,那尺寸直

讓我想起在附近農場看到的種馬種驢,碩大的龜頭雖然有的朝上,有的朝下,但

看起來都面目猙獰,形狀可怖,龜頭後方接近冠狀狗的部分上還都長瞭一圈密密

麻麻的倒刺,夜晚在日光燈下不容易看出來,現在看得清清楚楚。

  邁克幹爹站在我媽媽面前,左手捏著已經開始充血的龜頭,右手抓住她的頭

發把她的頭往他胯下按,「That swhatyouwant。Sucki

t,BITCH!(這就是你要的。快吮,臭三八!)」我媽媽伏下身子,兩隻

乳房呈吊鍾形垂在胸前,她無聲的流著淚,強忍著羞恥和男人下體腥騷的氣味,

張開嘴含住龜頭的頂端。這條二十多公分長的陽具對我媽媽來說並不陌生,就在

前天上午才剛剛在她性器內留下無數恥辱的孽種。而今她卻要再次把自己珍貴的

女性器官在成年的兒子面前奉獻給這根陽具享用,而且是用這種無比屈辱的方式。

  然而,我媽媽別無選擇。

  「Lickthebottom,bitch……don tyoukno

whowtolick?……That sGOOOOOOD……(舔底下,臭

三八……你不知道怎麽舔?……這樣就對瞭……」邁克幹爹一邊叫著,一邊抓著

我媽媽的頭發往下按,一邊挺胯在她嘴裡做著抽送的動作,一副把她的嘴當作

「精液便器」的架勢。

  斯科特一邊看一邊套弄著他那近二十公分長,已經堅硬勃起的粗長陰莖,充

血的龜頭透出暗紅色,後面的青筋暴起的陰莖體烏黑烏黑的。他站到我媽媽一絲

不掛的屁股後面,胯下的部位正對著她暴露在外的陰戶,左腳擱在木料堆上,右

手捏著龜頭後面的冠狀溝,引導龜頭對準我媽媽陰戶中央的膣口,頂開小陰唇和

膣口的嫰肉,插入她體內。

  陰莖插入一大半時斯科特幹爹似乎遇到一點阻礙,但他沒有停頓,而是用較

小的幅度晃動幾下,找準時機猛的一撅屁股。隨著我媽媽一聲慘叫,斯科特幹爹

的整根陰莖插入我媽媽體內,他毛發茂盛的胯下部位緊貼我媽媽圓潤的光屁股,

俯著上半身,雙手托著她倒垂著的雙乳,一邊玩弄一邊擠出一股股細細的奶線。

  斯科特幹爹的肚腩在我媽媽赤裸的背上蹭著,肥大的黑身體把她白白的玉體

壓在下面,看起來就象騎在我媽媽身上一樣。

(Visited 1,486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