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絕色美女 - 15 九月, 2016
by admin - no comments
父親的女奴

我的名字叫做丁筱柔,目前19歲,是個剛上大學的少女,而在我很小的時候,母親就因病去世瞭,自從我有印象以來,都是父親一手把我帶大的。

我的父親叫做丁聖傑,長得不是很帥,但高高壯壯的。

在父親一個人的照顧之下,我也順利地長大瞭,父親身兼母職給瞭我雙份的愛,可以說父親對我的愛可以到寵愛的地步瞭,不過雖然集寵愛於一生我並沒有因此而學壞,反而為瞭不讓父親擔心,學業、品行都可以說是學校的佼佼者,但在我漸漸成熟後,我卻因此對父親有著特殊的感情。

而這份感情是不可以出現在父女之中的,我隻能埋藏在心裡,靠著在網路上寫文章來抒發這份感情。

這篇文章的名字就叫《父親的女奴》,在這文中我將父親變成瞭一個對自己女兒有強烈的佔有慾望,原本溫和的父親在我的文章中卻變成瞭一個大變態調教著自己的女兒。

或許文章所形容的是我內心深處的希望,而時間一久,網路上也出現瞭不少支持者,甚至還開瞭討論區來討論我的文章,一直到有一天的晚上。

爸,你碗放著就好,我來洗。

父親每天辛苦的上班,我自然地也盡量去分擔傢務。

小柔你真乖,爸爸要準備明天開會用的東西,你如果沒事情的話就盡量不要來打擾我。

爸爸從小就叫著我的小名小柔,其實小名跟我的真實名字可以說念起來都一樣。

別太累瞭,要註意身體喔!我看爸爸每天都很忙。

單親傢庭都是一樣,早上要幫我弄到學校去,然後又要趕到公司去上班,原本上班完可以休息卻是要接小孩放學,回傢後還得打理傢務和晚餐。

把碗洗好後,我切瞭盤水果讓爸爸吃,我打開門時爸爸全神貫註的沒註意到我,但我卻被爸爸的舉動感到驚訝。

啊啊……啊~~爸爸隻穿著上半身的衣服,下面什麼都沒穿,手不斷搓著那可怕的陽具。

我雖然常常在網路上寫文章時提到男性的陰莖,但自己卻從來沒有看過。

我趕緊躲到門後把門帶上,隻留下一個門縫,深怕被父親發現。

明明知道不能偷看,但對於性的好奇又讓我偷看瞭下去,我看到父親的陰莖非常雄偉,上面還浮現一條一條的青筋。

回想到國中有上過健康教育課,知道男女性愛的方式就是把男性的陰莖插入女性的陰道內,我看瞭看父親的陰莖,我很懷疑那麼巨大的東西怎麼可能放進我的小穴裡?我也有自己自慰過不少次,但頂多隻是用一隻手指伸進去就覺得很緊瞭,我竟然有種期待父親將他陰莖塞入我下體的想法。

我仔細地看著父親面前電腦螢幕的畫面,上面竟然是我所寫的文章,我不敢相信父親竟然用我所幻想的文章來自慰,說不定父親現在滿腦子都是我的身影。

我突然一陣興奮,趕快回到房裡打開瞭電腦開始撰寫著我的幻想,而我進入到我的討論區看到瞭有很多人回應著我,突然發現其中有一篇X先生回應讓我特別註意。

我有一個很漂亮的女兒,我也好想像文中般調教她。

X先生寫著。

那就去調教她啊!加油喔!我回覆著他。

一個想法從我腦中閃過,如果可以用這篇文章好好引導父親的話,說不定父親會因為受不瞭而來襲擊我。

我開始慢慢地在文中加上女兒很願意配合父親的劇情,希望父親能夠感受到如果做瞭跟文中一樣的事情,也不會有任何懲罰。

久而久之父親對我的感覺漸漸改變瞭,開始常常抱我、親我,雖然說這對父親來說是很平常的事情,但也太過頻繁瞭點。

隨著一天天的過去,原本從親吻臉頰到耳朵,再從耳朵一直到脖子,慢慢地超越瞭父女禁忌的那條線。

每天在我洗澡時,我都會期待著父親會不會進來襲擊我?而終於這一天也到來瞭。

我像平常一樣把洗澡水放好,衣服脫下來後,我發現洗髮精沒有瞭,我大聲的喊著父親,而父親也幫我拿瞭洗髮精,就在那一瞬間父親的眼睛看到瞭我的身體,壓抑瞭數十年的慾望一口氣爆發瞭出來。

爸,等等!我驚呼著。

父親直接把我推到浴缸裡,嘩啦一聲我跌進瞭浴缸中,爸爸這時也開始脫起自己的衣服。

我原本以為父親會很溫柔地對待我,但幻想跟現實的差別非常巨大,我輕忽瞭男性激素將理智吞沒後,女人在他的眼中就隻是個洩慾的工具而已。

不要……跟預期不同的反差,讓我反抗著父親的獸性。

但一切都跟小說中一樣,父親用著巨大的力氣取得瞭主控權,女兒完全無力反抗,隻能接受這一切。

父親開始舔弄我的胸部,乳頭初次被舌頭觸碰著,讓我不禁一陣顫抖,接著父親的嘴也跟著吸瞭上來,用牙齒咬住瞭奶頭。

好痛……不可以……我感到我的乳頭漸漸地硬瞭起來,父親的玩弄使我感到非常疼痛。

我雖然不斷地想推開父親,但父親巨大的身軀壓著我,讓我根本無處可逃。

父親一手用力捏著我的胸部揉來揉去,而大腿傳來硬物頂住的感覺,我眼睛往下一看,正是父親那雄偉的陰莖!求求你放開我啦……我哭瞭出來以前隻要我一哭,父親一定會凡事都讓著我,但現在我的哭泣隻是讓他增加侵犯我的快感。

原本希望父親侵犯我,但當父親真的如我希望時,我卻是無法承受。

你忍忍,等等就會舒服瞭。

父親對我說著。

父親拉開瞭我的雙腿,因為在水裡,所以也不需要任何濕潤,爸爸用巨大的龜頭頂著我的細得像個小縫的小穴,未經開發的粉紅色陰唇正是處女的證明。

我馬上瞭解瞭爸爸的想法,我搖動著我的下半身不讓父親輕易地把我的處女奪走,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無功的,父親很快地就看準瞭我的小穴,用力地把龜頭擠瞭進去。

不要啊!我大聲哭喊著。

我感到我的下體漸漸被分開,原本緊合的肉壁被龜頭穿出瞭一個縫,再來下體傳來一陣劇痛,我的處女終於被父親給奪走瞭。

好痛!不可以……心裡五味雜陳的我,不知道究竟是因為被父親奪走處女而開心或是感到難過,但確定的是疼痛令我開始恐懼眼前的這男人。

再怎麼說父親也是過來人,插入之後不馬上開始動,而是靜下來讓我的小穴開始習慣陰莖在裡面的感覺。

而裡面的肉壁也自然地又合攏瞭回去,緊緊地吸住陰莖,我兩個眼睛都哭紅瞭,眼淚不停地流著。

隻見水中浮出瞭幾道血絲,然後又化瞭開來。

父親雖然不馬上幹我,但上半身也沒閒著,父親強吻瞭我,我的初吻就這樣被奪走瞭,原本以為會是美好的第一次卻是如此可怕。

嗚……我感到難以呼吸。

接著父親的舌頭想伸進來,我緊閉著牙齒,深怕一放鬆就被父親突破。

但這一切早就在父親的預料之中,父親輕輕的把腰更往裡面推進,龜頭緊緊地被我從未觸碰過任何東西的花心給緊緊吸住。

啊!花心初次被觸碰到的感覺,使我叫瞭出來。

這時父親也抓準時機把舌頭伸瞭進來,我不斷地想用我的舌頭把它推出去,但反而被父親纏繞住,兩個人的舌頭不停交互纏繞著。

突然我開始有種奇怪的感覺,慢慢地我的陰道習慣瞭父親陰莖,開始分泌出準備初次性交的潤滑液,雖然我心理還沒有準備,但我的身體卻已經準備好瞭要被父親侵犯。

而陰莖泡在我的淫水之下,父親也知道我已經作好瞭準備,身體開始動瞭起來,原本消失的疼痛也開始在父親粗魯的動作之下又痛瞭起來。

爸,不要動……好痛……好痛……我兩手用力捶著父親的背。

隨著每一次的抽插,處女血又一次次的被帶瞭出來,性器官的交合處附近的水被染成紅色的。

父親每一次抽插都很大力,隻留下龜頭在我的身體裡,然後再用力地用龜頭去親吻著我的花心,我的花心每次都緊緊地吸著父親的龜頭,父親感受到無比的快感,也就更用力地往我體內深入。

我感到我整個人都快要裂成兩半瞭,原本反抗的雙手因為疼痛隻能緊緊地抓住父親的背,而我的胸部一次次地被父親的胸膛擠壓著。

慢慢地我卻開始愛上瞭這感覺,雖然下體感到強烈的痛楚,但心裡慢慢地平復,想著以後父親就隻會愛我一個人,我不禁高興瞭起來。

突然父親原本壓在我身上幹著,現在卻把我拉上去自己躺瞭下來,變成我騎在父親身體上。

我一絲不掛地全部都暴露在父親的眼前,我害羞的遮住自己的胸部,父親也開始往上頂著。

因為是在水中交合,所以一切的動作都會變慢,卻也因為這樣讓我感覺到父親的大陰莖慢慢穿過瞭我的身體,到達我最羞恥的內心。

不要看……我害羞的叫著。

小柔真漂亮,讓爸爸看個夠吧?爸爸把我的手給撥瞭開來,乳房隨著父親的動作晃啊晃的。

開始習慣父親的抽插後,身體開始湧出快感,一陣陣的舒爽感不斷地向我襲來,與疼痛結合在一起,讓我想反抗但卻又捨不得離開。

我被父親插得無力地往父親身上趴,這時一雙手貼到我的胸部上撐住我,並且開始揉著我的胸部,我的兩顆奶子都被捏到變形瞭。

父親開始加快瞭抽插速度,我不斷地感覺到我的花心快速重覆吸住父親的馬眼親吻著,而拔開的那一瞬間所產生的刺激讓我毫無招架之力。

好奇怪,好痛但又好舒服……想停又不能停下來啊~~我快瘋掉瞭……我瘋狂地淫叫著。

啊……好舒服……再來,再來……啊……好痛!輕點……再用力點……我不停地在疼痛和快感之間徘回著。

父親也被我那初嘗肉棒的小穴弄得爽翻天,肉壁裡每個皺摺都是如此完美,多一個或少一個都是不行的。

父親感到我的小穴就像個精液吸引器一樣,不停地想把父親睪丸內的精子吸走。

而在亂倫的心理刺激下,再厲害的男人也會撐不住的,小柔,我要射瞭!要射瞭……啊~~父親大喊著。

不行在裡面,會有小孩的,不要啊!我意識到我有可能會懷上父親的小孩,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瞭,龜頭緊緊被花心給吸住,精液一滴也不少的直接射入我子宮深處。

我雖然知道今天不是危險期,但卻也不是安全期,也就是說都有可能。

第一次的受精非常持久,從第一發到現在完全沒有停止的跡像,每一發都是那麼的強而有力,我彷彿能感受到我的子宮被強力的水柱噴射著。

嗚……不知為何,我雖然心裡頭有點高興,但還是為瞭我的處女喪失而流下瞭眼淚。

而父親則是摸摸我的頭想安慰我,但卻說不出話來。

漸漸地我終於感到父親的射精慢慢地停止,父親將陰莖給拔出來,瞬間子宮內的精液倒流瞭出來,流經陰道時,和我的淫水與處女血結合在一起,全部流到瞭浴缸的水上。

父親把我抱出瞭浴缸,把水放掉之後清洗瞭一下,之後父親竟然直接把我抱到客廳,繼續想姦淫我。

而這時候的我早已沒有任何力氣瞭,唯一能做的隻能將所有的快感和痛苦由嘴裡解放出來。

姦淫不斷持續著,父親在傢裡每個角落都幹瞭我數次,客廳、玄關、廚房、客房、父親的房間、我的房間、儲藏室……每個地方都曾經留有我痛哭的叫聲。

我這時才意識到,這些劇情不都是我在文章中寫的嗎?父親隻是照著我的幻想、我的希望做著而已。

從我回傢吃飽飯去洗澡也不過才六點半而已,而現在我聽到客廳裡的鐘聲響起半夜兩點的聲音,這時我還在陽臺上一隻腳被父親扛在肩膀上用力地操著。

而一個處女怎麼可能承受得住如此瘋狂的姦淫,我的小穴早已麻痺,原本傳來的快感也早已消失,有的隻有過度性愛的痛楚而已。

父親則是早就幹到瘋狂瞭,絲毫不裡會我到底怎麼樣瞭。

我看到我的下體不時地被父親帶出一點血,早已分不清究竟是處女血還是陰道被操破。

經過瞭多次的射精,父親絲毫沒有受影響,肉棒還是如此堅挺,唯一不同的隻是習慣瞭我的肉穴之後,射精的間隔漸漸地增加,從原本的十五分鐘就射精,到現在已經操瞭超過四十分鐘瞭。

我隻感到父親的肉棒在我體內越來越大,但實際上父親的肉棒並沒有變大,而是因為我的陰道被持續的抽插之下早已呈現鮮紅色瞭,仔細看的話還可以看到肉壁上佈滿瞭血絲,而肉壁也因為這樣整個紅腫瞭起來,更加緊密地包住父親巨大的肉棒。

呼……呼……呼……我被操得連叫的力氣都沒有瞭,隻能用嘴巴大口的喘氣著。

隻見父親再度加快瞭抽插的速度,原本就已經無法承受摧殘的陰道傳來更大的痛楚,之後父親大喊瞭一聲:射瞭!精液再度噴發到我的子宮裡。

而我的體內早就都是父親的精子瞭,如果說在這三天內我隻要一排卵出來,一定瞬間就被精子給淹沒而懷孕。

父親把早已無力的我抱回房間丟到床上,然後又趴到我身上繼續幹我,就像要把這數十年來沒做到的性愛一次發洩到我身上一樣。

身體疲憊不堪的我兩眼失神地望著天花板,再來感到眼睛漸漸模糊,我就這樣被幹到失去意識,而父親還不停地抽插著。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隔天中午瞭,強烈的陽光讓我慢慢地回神,父親早已不見蹤影,床單上都是淫水和精液的污漬。

而到現在我的小穴還會流出精液,小穴裡傳來劇烈的疼痛,裡面應該滿是過度性交的傷痕,而精液流過傷痕時就像是有幾億隻精蟲鑽著我的傷口一般。

我又感到屁股感覺很不舒服,想必昨天父親在我失神之後應該也在肛門裡射瞭不少發。

我勉強地爬下床,兩腿幾乎沒力氣撐住我的重量,我身體貼著牆壁慢慢地走進瞭浴室,開始清理昨天激情的殘留物。

我走到鏡子前稍微撥開瞭我的陰唇,看到我的陰道裡有數個被磨破皮的傷口,而看不到的地方也不知又有多少傷,子宮裡不斷地排出精液。

終於我崩潰的哭瞭起來,我原本以為美好的第一次竟然是如此不堪。

經過許久我的心情才慢慢平復,我把身體洗瞭一遍,也慢慢地回復瞭體力。

我走到房間拿藥擦瞭擦小穴的傷口,之後想到沒去學校不知道會怎樣?當我走到客廳時看到瞭父親留下瞭紙條:我幫你請瞭假,你好好的在傢裡休息。

中餐我弄好放在冰箱瞭,拿出來微波一下就可以吃。

昨日如此瘋狂的父親,現在又是如此的體貼,而我原本怨恨的心理也原諒瞭父親,畢竟這一切不都是我自己造成的嗎?我回到房間打開瞭電腦,再度開啟瞭文件開始撰寫著新的故事。

到瞭晚上父親回來瞭,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他,這點父親也是一樣,昨日對自己的女兒做出不可原諒的事情。

平常父親一回傢就會來看看我,現在也不知道如何來跟我說話,但女兒的身體又是如此誘人,讓他想完全地成為女兒生命中唯一的一個男人。

小柔,出來吃晚飯瞭。

終於父親打破瞭沉默。

我帶著點恐懼走出瞭房門,坐到餐桌上默默地吃著晚飯,而我發現客廳桌上放著一個大盒子,外盒上面印著一個AV女優全身被保險套給覆蓋著,我馬上就知道那一整盒裡每個保險套都代表著父親準備侵犯我的次數,想到這裡我不禁脊椎涼瞭起來。

身體沒事吧?父親還是關心的問著。

還……還好。

之後客廳氣氛再度沉默瞭下來,吃完後我就趕快再回到房間裡。

直到大約九點多,父親敲瞭敲我的門,我原以為父親是來跟我道歉的,沒想到我打開門卻看到父親手裡拿著一個保險套。

我不知道該如何拒絕,也就坐到床上靜待父親的玩弄。

但今天父親卻不像昨天如此強硬,而是溫柔地走到我身旁,輕輕的撫摸著我的身體,我心想反正昨天都已經被破身瞭,就算心理建設還沒好也無所謂瞭。

父親把我的衣服一件一件脫瞭下來,我也很配合地讓父親順利地脫著。

直到脫下我的內褲之後,父親往我的小穴看瞭一下,痛嗎?他問著。

嗯。

我這次會溫柔一點的。

父親並沒有因為我的傷痕而放棄幹我,隻是這次的性交應該會比昨天的好很多。

父親掏出瞭昨天令我哭泣多次的大肉棒,然後急著把保險套打開套瞭上去,父親的龜頭很大而陰莖又粗又長,保險套隻能大約套到三分之二就沒瞭。

父親舔瞭舔我的陰道,當舌頭觸碰到傷口時,我雖然痛得抖瞭一下,卻又感到父親那溫暖的舌頭像是在幫我的傷口治療一樣的舔著。

慢慢地疼痛消失,帶來的是昨天一開始所感受到的奇怪感覺,我也就配合著父親的動作讓陰莖慢慢地進入我體內。

而原本稍稍癒合的傷口又被巨大的肉棒給撐瞭開來,但現在一切的疼痛都沒關係瞭,因為有父親溫柔的對待,就算要再度把我操到失神我也願意。

(Visited 302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