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人妻熟女 - 25 七月, 2016
by admin - no comments
我和中年保姆的秘密

  我今年24岁瞭,和姐姐在同一个城市上班,所以住在一起。今年姐姐3月

生瞭对双胞胎兒子,姐夫在外地上班,姐夫的父母还有带2个孙子,所以忙不过

来,不能过来照顾我姐姐,所以从老傢请瞭一个42岁的保姆- 祥嫂。

  祥嫂长相一般,比较普通,有点贤妻良母的氣质。因为是农村妇女,所以祥

嫂皮肤不是很好,有点黑,但看起来也有不显老,身材比较豐满,1米58,身

體还算好,比较结实。为人比较诚实,老傢的人对她评價很好。

  因为我住的房间带阳臺,所以去凉衣服都得经过我的房间,所以平时我隻有

到深夜等姐姐睡瞭才能关门上色情網站,看AV电影,而且每次都音箱关瞭掛耳

塞,然後进行我的激情享受时刻。现在不行瞭,2个小宝宝晚上要醒来1,2次。

祥嫂得起来换尿佈,然後马上洗瞭曬阳臺上去。没办法,我隻能带上门,不能锁

着睡觉。

  每当到瞭晚上,那无数娇美的AV女星的身材和娇喘在我心裡反復浮现,我

的下身坚硬如铁,总想手淫发泄。但是又不敢,总怕隔壁的祥嫂又突然进来瞭,

怕收拾来不急。

  一天夜裡,我正在意淫着幹武藤兰。祥嫂又进来曬尿佈瞭,虽然她小心翼翼

的推开门,但还是吓瞭我以跳,抓住下身的手马上摔一边去。然後她走去阳臺,

有点黑她不小心掛瞭下椅子,我不忍得说瞭:" 祥嫂,我没睡呢,开灯吧,别不

小心摔倒瞭。" 然後把床头的房间灯开关开瞭。

  这时祥嫂很不好意思的笑笑说:" 对不起啊,大兄弟,把你给吵醒瞭。"

  " 呵呵,没事,你小心点,别把脚给扭瞭。"

  这时已经6月瞭,天氣也比较热瞭,祥嫂隻传瞭个短袖和齐到膝盖的四角裤。

原来一直没有认真仔细的看过祥嫂,现在才发现原来祥嫂的身材是这麼的豐满性

感,乳房很大,大概有34。35D的样子,屁股浑圆浑圆的,浑身散发着成熟

女人的风韵和魅力。我的下身又猛烈的翘瞭起来。双眼死盯着她,浑身上下扫描。

  祥嫂曬完尿佈回头,对我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後发现我的下身,脸马上红瞭,

然後低瞭下去。我迅速用被单盖住瞭,然後急忙说:" 对……不……起,我……

我……" 祥嫂脸更红瞭,也慌张的说:" 对不起,大兄弟,快睡吧。" 然後匆忙

从我床边走过,带上门。

  这一晚上,我彻底失眠瞭,反復想着的都是祥嫂那成熟诱人的躯體,恨不得

就该等她再进来把她按到在床上彻底发泄我的兽欲。可是接着的幾个晚上祥嫂都

没有再进来瞭,她多準备瞭换洗的尿佈,她晚上换瞭就等白天洗瞭……

  我反復失眠瞭好幾个晚上,强暴是最下流的手段,搞不好就身败名裂。要搞

上一个女人就要让她动情动心,最终决定瞭我的秘密行动。

  自从那天晚上,祥嫂见我总有点不好意思,而我总是用深情热烈的眼光,就

是对着我的初恋情人一样看着她。看着她脸红,然後低下头去,匆忙走开……趁

姐姐不在,总数用柔情的声音找她说话……

  渐渐的,祥嫂也不再对我那麼腼腆瞭,也渐渐和我有说有笑瞭。夜裡也又过

来进我的房间去阳臺瞭,每次见我故意装睡而又挺着肉棍也不再逃避瞭,偶然也

会聽到她无奈的叹息……我再偷偷的笑……祥嫂……

  有一次,祥嫂对我说:" 大兄弟啊,怎麼就找个朋友啊。"

  我深情的看着她:" 祥嫂,不是我不想找啊,我已经深爱上一个女人瞭,隻

是我不知道该不该去向她表白。"

  她很不好意思起来,然後和我聊其他事瞭。

  我知道我得加快速度瞭。

  9月瞭,姐姐休完产假的瞭,得继续上班瞭。她是诊所的医生,因为病人的

病情需要,所以下班时间不是很確定。而我是一个公司的设备维护员。平时隻要

機器没有故障,就坐办公室玩电脑,上级也不怎麼管。有时说一声就出去瞭,有

事就叫打我电话,我在半小时内趕回就行。有时我下午去报个到,然後就出来瞭,

也懒得回去报道瞭,叫哥们下班帮打卡就行。我们平时都是互相这样帮忙,大傢

轮流偷懒休假。

  姐姐去上班,傢裡就隻有祥嫂瞭,2个小宝宝不碍事。我就偷跑出来直接回

傢瞭。

  这天我回去衣服都汗湿瞭,就冲凉,这时心头一动,想着祥嫂那肉乎乎豐满

的肉體打起手冲瞭,然後射在瞭内裤上,洗完澡後就把内裤和衣服都丢在洗衣機

上,就做沙发上看电视瞭。

  祥嫂哄完宝宝睡着瞭,然後就去洗我的衣服瞭,我尖起耳朵聽她的反应。

  她轻轻的长叹瞭一下,然後就把衣服丢进瞭洗衣機,然後在水龙头上冲我的

内裤上的精液,再甩进瞭洗衣機。

  回到客厅,好些什麼事也没有一样,但是我还是用平时那炙热的眼光看她的

时候,她又有点慌张瞭。

  我内心狂笑……我知道我该下手瞭……

  这天晚上,姐姐要加班照顾一个病情很重的老人,得很晚才能回来。我窃喜,

機会终於来……

  我先洗澡,然後等祥嫂去洗澡,把早準备好的避孕套房在瞭床头枕头下。然

後躺在瞭沙发上。

  祥嫂出来瞭,还是平时一样,短袖上衣和宽松的四角短裤。她去阳臺曬完自

己的衣服回客厅,见我一直盯着她看。她笑着说:" 大兄弟,你别老这样看着我

好不?"

  " 我喜欢看,祥嫂漂亮啊,永远都看不够。"

  " 别取笑我瞭,老女人有什麼好看。"

  我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她有点慌张瞭。

  " 祥嫂,你还记得吗,我说过我爱上瞭一个女人,但是不知道该不该表达,

今天我决定瞭,我要向她坦白,祥嫂,我爱上你瞭,我爱你,我爱你,我就爱你

……" 我不顾她的反抗,死死的抱住瞭她。

  祥嫂浑身都在颤抖,力氣很大,但是还是不能挣脱我的双手。" 小弟,你别

这样,外面漂亮的女生多的是,你幹嘛喜欢上大嫂这样个老女人,你别这样,你

快放手……快……别这样,别……别……"

  " 不,你不老,我也不叫你大嫂,我爱你,我要你做我的情人……做我的女

人吧,大姐"

  我把祥嫂按在瞭沙发上,任凭她的双手推甩着我的肩膀。

  " 大姐,你知道吗,你有種特殊的氣质,我就爱你,从你刚来的时候就爱上

瞭你,我爱你,我要你,大姐……"

  祥嫂好像被电瞭一下,停顿瞭一下,然後又继续反抗瞭起来。

  我捧着她的脸,让她的头不在甩动,抹开头发,然後吻瞭下去。她死死的闭

着嘴,不停的扭动着头,想摆脱我的侵犯,无奈被我的手卡得紧紧的,渐渐的她

发现再怎麼用力也摆脱不瞭,力氣也用得差不多瞭,挣紮的幅度也小瞭,眼泪唰

唰唰的流瞭,终於不再反抗瞭。

  我捧着她的脸,温柔的吻她留下的泪水,轻轻的说:" 大姐,你知道我有多

爱你吗?我每天晚上都在想你,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我真的好爱你~ !"

  " 我要你,大姐,我要你,做我的女人吧。"

  我把她抱瞭起来,走进瞭我的房间,温柔的把她放在瞭我的床上。

  祥嫂呜咽瞭两声,双手捂住瞭脸:" 你别……别……这样……"

  我抓开她的手,轻轻的吻着她的脸。她的眼睛迷茫瞭起来,无奈的看着天花

板。我把她的手勾着我的脖子,然後猛烈的狂吻瞭起来。

  我不停的吻着她,双手也开始在她豐满的身躯上抚摸瞭起来。

  哇塞,奶子真大,还有弹性,屁股肉好肥啊,好软好大……

  我的手伸进瞭她的衣服,解开瞭胸罩的口子,然後把衣服往上推。

  祥嫂豐满的乳房终於展现在我面前瞭,虽然皮肤有点黑,但是平时很註意带

胸罩,所以奶子还是很白很大,虽然有点下垂,但是看起来还是很饱满。深褐色

的乳头随着她的呼吸在一直颤抖,我抓着她的双乳狂啃瞭起来,然後用头把衣服

一寸寸往上顶,然後把她的衣服和胸罩一把都撤瞭下来。

  祥嫂面红耳赤,羞愧的闭上瞭眼。

  我含住瞭她的左乳,手从她的肩膀上一寸寸往下遊走……

  她的皮肤不是很粗糙,摸起来还算有手感。人还没发福,所以肚子也没鼓起

来,我用右手食指在肚脐眼打瞭个转,她浑身哆嗦瞭一下。

  就在我的手碰到她的裤头的时候,她颤抖瞭起来,抓住我的手,无力的喘氣

说:" 别……别……"

  我轻轻的甩开的手,然後又吻住瞭她的嘴唇。双手抱住瞭她,然後轻轻的抚

摸着她的背。用膝盖顶她紧夹着的双腿,趴在瞭她的身上。用肉棒轻轻的在她的

大腿内侧顶。

  她的呼吸渐渐深沉瞭起来,双腿也开始扭动瞭起来,下身偶尔想上顶,想把

我撑开。无奈每次一顶就碰上我的肉棒,差点隔着内裤就顶进瞭她的桃源洞,所

以又放瞭下来。

  我看时機也差不多瞭,就不顾她抓我的手,就一把撤下瞭她的四角裤和五角

内裤。

  " 啊……" 她低声惨叫瞭起来,浑身都抖动瞭起来。

  我迅速脱下瞭裤子,然後从枕头下拿出避孕套带好,把她的双腿架在瞭腰上。

  祥嫂快哭瞭起来,双手捂住瞭脸和眼睛。

  我仔细的观赏着祥嫂的蜜穴。毛很多,从小腹往下,是一大片的黑色草丛,

看不见肉缝。我用右手食指和中指分开瞭黑毛,找到瞭粉红色的肉洞。

  左手食指刚粘着我口水要往肉缝上去摸,这时我狂喜瞭起来,哈哈,原来肉

缝早已经湿透瞭。原来祥嫂已经动情瞭。

  这时我到不急瞭,用肉棍在在祥嫂的大腿内侧和小腹上不停的轻轻摩擦,不

时的顶,每顶一下,祥嫂都对抖动一下。

  渐渐的,肉缝中越来越湿瞭,有两滴已经流瞭出来,掛在瞭黑色的耻毛上晶

莹剔透,格外的透亮。

  我的双手又抓住瞭祥嫂豐满的乳房用力的揉搓瞭起来,头顶开瞭她的双手,

然後狂吻瞭起来。

  祥嫂不再反抗瞭,紧闭的双唇也张开瞭,任凭我的舌头的深入。

  我看时機也到瞭,就轻轻的在祥嫂耳边说:" 大姐,我要来瞭,我们融合在

一起吧。"

  祥嫂无限哀怨的看瞭我一眼,没有说什麼,伸手关掉瞭床头的灯开关,然後

抱住瞭我的头,和我热吻瞭起来。

  我用右手抓住瞭肉棒,对準瞭她热乎乎的肉洞,腰板一用力,势如破竹,顺

利的刺进瞭她的蜜穴。

  祥嫂低声吼叫瞭一声,浑身都在颤抖。双手抱我也用力瞭起来。

  虽然生过孩子,但是祥嫂的蜜穴还算比较紧,看来很久没有好好过性生活瞭。

火热的蜜穴夹着我的肉棒让我浑身的血都加速瞭流动,仿佛烧开瞭的水,随时都

会从血管裡飞出。

  我终於幹上她瞭,终於幹上瞭……

  我的内心狂吼瞭起来,腰板用力的挥舞瞭起来,每一刺都把肉棒插进最深处。

  “啊……啊……唔……唔……" 脸贴着祥嫂的脸,我感觉到她的脸好热,呼

吸也好热……”

  我用舌头用力的挑逗着祥嫂的舌头,左手抱着她的脖子,让她紧紧的贴着我

狂热的身躯。右手用力的揉搓着她的左乳,食指不停的弹动乳头,尽情的煽动着

她的情欲……

  祥嫂已经彻底被我引逗瞭起来,双手抱我的脖子更用力瞭,舌头也开始主动

瞭起来,和我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我的肉棒往下顶,她的腰板也用力起来,把屁

股往上顶,迎合着我的抽插。

  " 啊……啊……" 我狂热瞭起来,太爽瞭,太兴奋瞭。

  我放开瞭祥嫂,双手抱起来瞭她的屁股,把蜜穴用力的抬瞭起来,我扯过被

子和枕头垫在瞭她的腰板下面,然後把她的双腿竖瞭起来,然後小腿夹着我的脸,

我抱着她的大腿,上身竖起来,肉棒猛的又刺瞭肉洞。

  " 啊……啊……" 祥嫂低吼瞭起来,双手捂住瞭脸,忘情的释放瞭自己的情

欲。每次我的深入,她都会暗叫起来。

  每一次我都非常用力,仿佛要把祥嫂刺穿一样,憋在内心多时的肉欲彻底释

放瞭。祥嫂的肉體这麼性感,这麼有魅力,我终於得到瞭。我要彻底释放,把所

有的精力都发泄出来。

  祥嫂也彻底被我挑逗瞭起来,完全放纵瞭自己,完全融入瞭和我交换的快感

……

  " 啊……啊……"

  " 啊……啊……啊……"

  我放下瞭祥嫂的双腿,又把她平放瞭起来。双手都抱住瞭她,嘴唇贴上瞭她

的嘴唇,让整个房间都隻有我们的呼吸声和肉體撞击声。

  " 哦……啊……" 我越来越用力瞭,肉棒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祥嫂的嘴

巴裡的呜啊声也更快瞭。

  " 啊……" 我终於射瞭。

  我停止瞭抽插,浑身都贴在瞭祥嫂身上,每一次喷射都让我打一个冷战,射

得如此畅快。

  " 啊……啊……" 祥嫂紧紧的抱着我,嘴唇咬着我的肩膀,每一次喷身她浑

身都抖动一次,咬我的力度也就大一分……

  我们紧紧的抱在瞭一起,渐渐平息瞭下来。

  突然祥嫂哭瞭起来瞭,把我推开瞭,转身要下床。

  我从背後把她抱瞭起来,左手勾着她的脖子,右手抱着她的腰,脸贴着她的

耳背:" 大姐,别走,别走。"

  她的泪水滴在我的手腕上,终於不在挣紮瞭,也不说话。

  我轻轻的吻着她的耳根和脸颊:" 对不起,大姐,我太爱你瞭,我太爱你瞭,

为瞭你,我什麼都願意付出……"

  祥嫂颤抖瞭一下,我把她反过来,抱在瞭懷裡,抚摸着她的额头和头发。然

後开灯。

  祥嫂的眼睛红红的,眼角还掛着泪花,哀怨的看着我。

  我轻轻的吻瞭她:" 大姐,接受我把,爱我吧,做我的情人吧。我爱你,太

爱你瞭,我不能没有你……让我以後好好的对待你好吗?让我每天都对你好好吗?

让我每天都爱你,每天都让你开心,让你欢笑好吗?"

  祥嫂的嘴角抽动瞭幾下,然後" 哇" 的一声又哭瞭起来,眼泪也哗哗的流不

停瞭。双手也攀上瞭我的脖子,紧紧的抱着我,头贴着我的胸口,把泪水和我胸

口的汗水交汇在一起……

  我们不再说话。我左手勾着她的脖子,让她侧身躺瞭下来,双手轻轻的抚摸

着祥嫂的背,然後捧起她的下巴,顺着她的脸颊一寸一寸往上吻,吻掉她的泪痕,

然後轻轻的用舌头舔着她的眼角。

  " 小弟,大姐这麼大,你该去找个年轻的小妹,别这样对大姐瞭,好吗?"

祥嫂终於说话瞭。

  " 不,大姐,我就是爱你,我也隻爱你,我隻要你。" 我面带怒氣看着她,

" 隻有你能让我心动,隻有你让我动情,其他的女人我不要,我隻要你,大姐,

接受我的爱吧。"

  " 爱我吧,大姐,爱我吧……"

  祥嫂又沉默瞭,抬起瞭身子,把我抱在瞭懷裡,像哄孩子一样,抱着我的头

:" 傻子,你是个傻子……"

  我抱着祥嫂的腰,贴着她的豐满的乳房:" 没有你,我就会真的变成傻子。

"

  我轻轻的咬着她的乳头,舌头不停的绕着乳头打转,手又开始往下摸,摸着

她的豐满的屁股和结实的大腿。

  祥嫂感觉我的肉棒又抬头瞭,无奈的说:" 造孽啊,造孽啊……"

  我把她又平放瞭下来,拿过枕头,贴在她的头下,右手手勾着脖子,左手揉

搓着她的胸口,肉棍又对準瞭蜜穴口準备往下刺。

  祥嫂的表情茫然,眼神迷乱,也不再做任何反抗,双手轻轻的搭在瞭我的背

上……

  " 啊……"

  我又进入瞭她的桃源洞瞭,她的脸贴着我的耳根,呼吸急促瞭起来。任凭着

我肆虐的疯狂和迷乱,和我彻底完全的交融瞭在一起。

  当我们在一次喘氣停止瞭激情交合後,祥嫂没有和我再温存,急急起来穿衣

服。我抱着她不让她动。

  祥嫂有点急瞭:" 别这样,小弟,大姐答应你瞭,你姐姐快回来瞭。"

  " 回来就回来吧,发现瞭也好,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是真心爱你的。"

  祥嫂慌乱瞭:" 你也累瞭,快睡吧,你姐姐回来发现我们这样瞭就不得瞭。

大姐答应你做你的情人,不过不能让别人知道好吗?大姐还是丈夫和孩子的,大

姐做你的地下情人好吗?"

  " 哈哈,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我内心狂笑,我的肉欲计劃终於成功,以後她

就彻底成为我的性伴侣瞭。

  我装作很认真的表情说:" 大姐这可是你说的哦,你以後就是我的情人瞭。

"

  祥嫂驚魂未定的说:" 好啦,我的小混蛋,我上辈子欠你的还不成,快放开

我啦。"

  嘿嘿,哈哈,呵呵……

  我满足的放开瞭祥嫂,拍拍她豐满肉肥的大屁股,得意洋洋的躺瞭下去……

(Visited 561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