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校園學生 - 14 六月, 2016
by admin - no comments
女中學生羞恥的援助交際

我正在一傢購物中心的休息處吞雲吐霧著。這裡是深受年輕人喜歡的地方,所以彙集著很多年輕人,整個購物中心顯得非常熱鬧。這裡的一個特別特征是有許多十幾歲的年輕小姑娘。因爲現在是星期六的下午,到處可以看見放瞭學的女高中生穿著制服在這裡閑逛。

今年38歲的我看起來是不適合來這裡的,但爲什麼我會出現在這裡呢?因爲我正在搜尋著拍照的對象。雖然是說尋找拍照的對象,但這不是所謂的星探尋找明星或模特兒,而是在不被允許的情況下用攝影機拍攝女高中生群下的風光的勾當,也就是所謂的「偷拍」。

我在市郊的一條街上開著一傢西服店,專門做特定族群的生意,我是鎖定十幾歲的女高中生。少女的錢最是好賺,隨便一個名牌包包、一件衣服或首飾,都可以讓我賺進大把的鈔票。雖然是小小的一間店面,但是在放學後或假日時,店裡面會因爲湧入大量的少女而非常熱鬧。

但我開這間店的原因卻不是因爲會賺錢,其實我的主要目的是……

我在店裡面的各各角落都架設有隱藏式的錄像機,來拍攝到店裡面少女們的風姿,當然在更衣室裡面換衣服的畫面也是完全的拍瞭下來,我將這些偷拍下來的錄像帶帶在網絡上販賣,我暗地裡就是在這樣的事的。

當然,這些錄像帶裡面也會含有一些強奸少女和一些顧客指定的內容,但是數量不多,一般都是比就正常的偷拍內容的。雖然受到一些變態狂歡迎的片子已經有很多,但是有些作品還是我偶而到店外面的特定場所偷拍而來的。

從下午開始偷拍取許多女高中生裙下風光後,我感到有些疲憊,所以就在休息區裡,點上一根煙吞雲吐霧瞭起來,好好的放松一下心情。

在這個休息區裡沒有什麼人在,當我想再次展開行動的時候,一個女孩走瞭進來,一屁股就坐在長條椅上。那是一個穿著水手制服,看起來像是國中生的可愛孩子。

我連忙的再點上一根煙,斜視的觀察著。

女孩望瞭望錢包,然後一連歎息瞭好幾次,我馬上抓緊機會,向前和她搭訕起來,來探試看看。

「你怎麼啦?看起來很沒有精神的樣子,有什麼事嗎?」

我看見少女露出一個忽然間被不認識的人問話的詫異表情,但這表情卻沒有帶有任何可疑的成分。

「是有想買的東西,但是卻不夠錢嗎?」我微微笑著問道。少女於是就回答道:「嗯嗯,沒錯。」

我這時再一次的仔細清楚的看瞭少女的臉龐,真的是一張非常漂亮的臉蛋。

身體方面雖然還殘留著有幼稚的味道,但已經不再可以說是一個小孩子的身體。

「想要買什麼呢?還差多少錢呢?」我更進一步的問道。

少女說是想買一件名牌的連身裙,女孩接著又說她大概還差5千元。

我知道機會已經來瞭,於是我更進一步的試探著說:「怎樣?來場援助交際如何?這樣一來你就可以買到喜歡的裙子,而且對你來說也沒有什麼損失,還有多餘的零用錢可以花。這真是一舉數得!」

我直搗黃龍的遊說著她,因爲現在我是很倦怠的,所以不想花太多力氣慢慢的說。就算是被逃開瞭也無所謂的,我有這樣的心態。

「援助……這個啊……但是……是那種援助……援助交際嗎?」

我看見少女一下子就流露出警戒的表情,我立即想到這次大概是沒望瞭吧!

眼前的美少女在以前大概和所謂的援助交際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吧。但是從少女口中說出來的下一句話就令我很意外的瞭。

「這件事,你會出多少錢呢?還……還有交易內容不會太離譜吧……」少女表情顯得是相當認真的考慮著。

「難道她是心動瞭嗎?」我內心琢磨起來。

「這個嘛……以目前的行情來看的話,標準的方式的話大約是兩萬元。有額外服務的話,就再多給一萬五千元。當然這裡面包含吃飯和唱卡拉OK的錢,大概是五六千元左右,這樣可以嗎?」我也不甘示弱的沈穩回答著。

「咦……!這樣太便宜瞭吧?再多一點的話呢……」少女沈吟的說著。

少女的口氣流露出瞭一些感興趣的味道出來瞭。

「看起來是有點苗頭瞭……」我內心開始興奮起來。

「你,還是一個處女吧?」

「咦……!你怎麼會知道?我看起來還是像一個小孩子嗎?」少女有些害羞,臉馬上紅瞭起來。

從外表看起來是一個完全百分百的純情美少女,但說起話來就像是時下典型的年輕女孩一樣,顯得有些呆呆的感覺。

「那麼,標準的方式不過是摸摸身體而,這樣大概沒有關系吧。反正又不會少塊肉,也不是要你拋棄處女的,是沒有這種事的!」

說到瞭這裡,一般來說是還要再多花一點功夫來說服的,但是……

「對啊,你說的沒錯……又不會要喪失處女……是這樣的嗎?」

「嘿嘿……難不成?真是一個處女?」我興奮的心開始鼓噪起來。

「怎樣呢?假如你真是一個處女的話,我還會你額外的特別賞金,這樣可以瞭嗎?」

「真的嗎?嗯嗯……該怎麼辦呢……」

少女認真的考慮起來。

「我知道瞭,可以啊!!那我們就說定瞭!」我不給少女更多的考慮時間,馬上打出瞭結論。

「成功瞭……」我鼓噪的心大叫著。

「好的,那我們先換個地方可以嗎?到旅館去好瞭!」說完後我站瞭起來。

「啊啊……去旅館……有些怪怪的!」聽到旅館的字眼,少女反倒有些猶豫起來。

「有什麼好怪怪的!旅館不是最安全的地方嗎?不用擔心會被其它人碰見,不會有這個問題的,不是嗎?好瞭,快走吧!」

在少女心意還沒有反悔之前,我半強迫的帶著少女往旅館的方向快速的走過去。

我將少女帶到靠近熱鬧街市旁的一傢旅館內,這間是我偶而會來的旅館。在來到旅館的路途上,我套問出許多少女的事。

少女的名字是廣田千裡,是東京地區一間私立中學二年級的學生。今年14歲,興趣是唱卡拉OK和收集一些具有個人特色的商品等等……

過瞭不久,我們終於抵達旅館。剛好我常用的那間房間是空著的,所以我就選瞭那個房間。

「哇!哇!好大喔!!太棒瞭太棒瞭!!還有遊泳池。」千裡進到房間裡,興奮的大叫著,同時天真無邪地到處來回走動。

我從冰箱裡拿出瞭果汁和啤酒。

「千裡,不要再到處看瞭,來喝果汁吧!」

「嘻嘻,不知道爲什麼,我好快樂。我可是同學裡第一個到這種地方的!」坐在沙發上,千裡一面喝著果汁一面愉快的說著。

「是這樣啊?近來據說也有女國中生到旅館的傳聞。」

「嗯嗯,至少在我不是處女的朋友裡面,就還沒有人有到這種地方過。」

因爲現在是初夏最熱的時候,所以來旅館的路上喉嚨有些幹渴瞭吧,千裡狠狠的大口喝下果汁。

「好的,那麼假如沒有其它的事的話,那我們就開始吧?是援助交際喔!」我一下子就切入瞭主題。

千裡的表情又露出剛剛緊張的神態。

「喂……喂……我們先說好瞭喔。光是摸摸而已喔。超過瞭這個范圍,都是不可以的喔!」

「呵呵呵呵,我知道瞭……我不會對國中生的千裡做出殘酷無情的事!」我笑著回答,然後又繼續說:「那麼……對瞭……先坐到床上吧!」

「好的。」

「啊……!這麼快就忘記瞭嗎?我是國中二年級呦!」

「呵呵呵呵……對不起對不起。但是我不客氣的說,真的還是一個處女嗎?」

「是真的啊!我是一個貨真價實不折不扣的處女!」千裡稍微加重語氣的回答著。

千裡身上上面是穿著夏季的白色水手服,而下半身是穿著深藍色打折的迷你短裙。雖然是一件傳統的學生制服,但卻非常合襯地搭配著她那股可愛的韻味。

「我是知道你是一個處女的,但是應該是有過手淫的經驗吧?一個星期會做幾次呢?」

「咦……!你問得好下流。這個呢……不要太過份瞭。真的,我一個月也沒有做過一次的!」

「喔?對性愛的事不感興趣嗎?」

「沒有這回事的,隻不過……假如不是很舒適的氣氛下,我是不會做的!」

「是這樣啊……還沒有被開發過的呦。那麼,我來做讓你舒適的事好瞭!」

「喂喂?使隻有摸摸而已喔?是這樣的沒錯吧?」

「呵呵呵呵……是這樣沒錯,我知道瞭……我知道瞭……」我一面說著一面勉強的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到床上。

讓千裡一個人的坐在床上,我可是有企圖的問瞭一堆問題。我在進入這個房間的時候,很快的就從手提箱裡拿出卷錄像帶,裝進我原本安裝在房間裡的偷拍用的錄像機裡,然後按下瞭錄像的按鍵。

正因爲這樣,我才會再一次的要千裡從自己的嘴巴裡說出是一個14歲的國中二年級女學生,然後再親口的證實處女的身份。

「那麼,可以開始瞭嗎?」我說話時,人已經來到坐在床上的千裡背後。

「嗯嗯……嗯嗯……等一下……我還是覺……得很……害羞的……」千裡的話越說越小聲。

我首先將手放在千裡的兩旁。一下子千裡的身體起瞭劇烈的反應,背弓瞭起來。然後我慢慢的沿著她的手臂下滑,來到她的胸部。我的手貼在她的胸口上。

「嗯……」千裡發出瞭低沈的聲音。

我的手再一次的慢慢動瞭起來。

「嗯嗯……」

雖然千裡的胸部還沒有發育完全,但我是有過不少次被幼齒女高中口交的經驗,所以千裡的胸部是我最喜歡的瞭。

充分的從水手服上面玩味過胸前的小籠包後,我靜靜的將雙手從千裡的身上移開。

「……啊啊,好害羞啊……」

千裡的話裡有著終於結束的口吻,大概是認爲好不容意的結束瞭吧!但是,在世界上哪有這麼便宜的事呢!

我抓起瞭水手服的底襟,拉瞭上去。

「咦咦??!等,等一下……停……住手啊啊!!」千裡有些手忙腳亂瞭。伸手壓住水手服的前緣,掩蓋住自己的胸部。

「喂喂,是還沒有結束!給我老實點!」語氣稍帶怒氣的我這樣跟千裡說。

「但……但是……胸部都已經摸瞭很久瞭!不是已經可以瞭嗎?」

「唉呀!唉呀!你不是以爲這樣的從衣服上面稍微的摸一下而已,就可以拿到錢瞭吧?我都還沒有舔過,怎麼可以就給錢瞭呢?」

我離開拼命掙紮身體縮成一團的千裡身邊,然後打開床旁邊的小抽屜,從裡面拿出一個皮制的手銬,接著我快速的回到瞭千裡的身後,強迫的將她的雙手拉到背後,用手銬給銬起來。

我過去都是使用這個房間,所以裡面有什麼東西,擺在哪裡,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啊啊……不要!!等一下,不要這樣啊……」千裡慌張瞭起來瞭。

在不認識的男人面前,雙手被反綁起來,這是或多或少都具有危險的事情,即使是一個不知道人間險惡的女國中生大概也是知道的吧,更不用說現在還是在旅館的床上。

我冷靜下來從床上走下去,來到冰箱拿出一罐啤酒。在銬手銬的過程裡受到瞭反抗,所以有些口渴,我一口氣的灌瞭口啤酒,來抒解口幹舌噪的感覺。

「喂!這個可以解下來瞭吧!這和我們的約定是相違背的喔!」從床上那裡傳來千裡的呼叫聲。

千裡現在是雙手在後面的被手銬銬著坐在床上。露出一副責備的眼神鄙視著我,但是千裡可愛的臉蛋,就連鄙視的眼神也更加一層的燃燒著我加虐的心理。

「說什麼!我可是沒有違反約定的呦。我是說過」摸摸身體的話就給錢「的話,但我可從來沒有說過要從水手服上面來光摸胸部而已吧!」我認真回答著。

「這個……這個……太殘忍瞭吧……」

「怎麼會說是殘忍的事呢!這是不合道理的話吧?」

「但……但是……用這個東西把我銬住?這不是在約束的范圍裡吧?」千裡竭盡全力的反問著。

「這是因爲千裡反抗的關系,所以沒有辦法下,才把你銬瞭起來。假如是老老實實的照著約定的話,我就給你解開來瞭也沒關系的。」我一面說著一面又爬上瞭床去坐在千裡的面前,然後嚴肅的說:「怎麼樣?想要解開的話那就要老實點,這樣可以嗎?」

千裡有點懊惱的咬著嘴唇,但還是嘟噥著說道:「我知道瞭……就照你的話來做好瞭。」

整件事情都完全依照我所想象的進行著。我再次繞到千裡的背後,抓起水手服的底襟把水手服,往上翻去。

「啊啊嗯!等……等一下!這個……先解開吧!」被我忽然動作給嚇一跳的千裡抗議著。

「唉呀,但是假如我解開瞭,你又反抗的話該怎麼辦呢?還是先暫時的銬著好瞭!」我冷靜的信口開河的說道。接著從純白的胸罩上面開始搓揉起胸部。

「咿呀!不……不要……你不守諾言!」

千裡身體左搖右晃的反抗著,我緊緊抱住她的身體,繼續撫慰著她的胸部。

「不……不要瞭!我已經不要錢瞭!!所以請停下來吧!」用著幾近半哭泣的聲音,千裡哭叫著。

但是,我完全的不管這些事。接下來我的手指鈎住胸罩,然後向上勾上去,讓青澀的乳房露瞭出來。

「等等!!住手!討厭……不要啊……」千裡繼續的狂叫著。

我趁勝追擊,雙手緊抓住千裡的乳房。

「不要!不要瞭!不要在摸瞭……」

在我開始直接地搓揉起乳房,就讓千裡更加一層的羞恥起來。

「看你叫得那麼大聲。這樣一來還是果然不能將手銬解下來才比較好。」

趁著千裡的身體不能自由的活動的時候,我搓揉著美少女小小的乳房。千裡乳房的隆起不過是剛剛好可以讓手心蓋住的程度而已。這樣的從背後來撫摸乳房是可以摸到最大的乳房瞭。而且她這個年紀的乳房是帶有少女非凡略帶點硬的柔軟感觸,這個年紀是我撫摸乳房的最舒適的時候。

「咿呀……」

千裡的身體起瞭痙攣的反應。我捏起瞭在隆起山丘最中心點佇立著櫻花色澤的乳頭。

「不要啊……那……那個地方不行的!!」

對發育途中的少女來說,胸前的小籠包和這顆乳房是要遠比成熟女性的那些部位都還輕易激起強烈的敏感。

「拜托你瞭!可……可以饒瞭我瞭吧!!」

千裡哭泣的可愛聲音又刺激瞭我。我把千裡的身體正面躺下,然後從側面看著她。就算說她具有比起明星還要可愛的臉蛋也不爲過的,具有這樣可愛臉蛋的美少女正哭泣著。她的水手服被一直往上卷到瞭胸罩的四面,露出瞭小小可愛的胸部,就像一棵剛蒸熟的小籠包令人垂涎欲滴。

我的下體馬上就勃起瞭,已經到瞭會痛的程度的腫脹。

「拜托你瞭!可……可以……饒瞭我……瞭吧!!」淚流滿面的千裡請求著。

我壓住哭喊的千裡的身體,將我的臉貼在隆起的部位上。

「咿呀咿呀啊啊啊!!不要不要!!」

吸住千裡胸部,我把乳頭叼進瞭嘴裡,用舌頭挑逗著。

「住手!不是說過瞭就隻有摸摸而已嗎?」

「沒錯啊!所以呢,我就用舌頭來觸摸胸部的,不是嗎?我有照約定吧?呵呵呵呵……」

「不講理!太不講理瞭!嗯嗯……嗚嗚嗚嗚!!」到瞭最後,千裡終於嚎啕大哭瞭起來。但我還是自顧自的繼續淩辱千裡可愛的胸前小籠包。

過瞭不久,小小的突起産生變化。

「嘴裡說不要不要的,但是事實上卻是很舒適的對吧?看起來是相當有性感瞭。」

「沒……沒有……沒有這種事……這種事的……嗯嗯嗯嗯……可以瞭吧?」

「但是啊……乳頭都硬成這樣瞭!千裡還是一個女國中生吧?真是太好色瞭。嘿嘿嘿嘿……」

「不是這樣的!我……我不好色的!不是的!!」

「這樣啊……那這裡到底是怎麼回是呢?喂……」我用力捏著千裡的乳頭,來回的搓揉著。

「咿呀……痛!好痛……」

敏感的乳頭被這樣的玩弄,千裡的眼淚流個不停。

「乳頭變硬是女人有感覺的證據!你的內心可是淫蕩的很呢!」

我沈醉在我的話裡面。

「算瞭,像一個會做援助交際的女國中生,會淫蕩是一定的吧?千裡你說的處女這件事是說謊的吧?對吧?」

「不是的!我一點也不淫蕩!我是一個處女的!!」

自己的純潔被人懷疑的這件事讓千裡感到很傷心,悔恨的她咬著嘴唇流下淚來。

「是這樣嗎?這樣的話就讓我來確認一下吧!」

我讓千裡的身體浮躺下去,從後面來被銬住的千裡是一點反抗的餘地也沒有。

「就是這裡!」

我把制服下的裙子掀起來,裡面隱藏的是纖細的腰身和小小的屁股。包住這些部位的是令人昏眩的純白內褲。

「啊啊……你做什麼?」

千裡拼命的緊閉雙膝想要站起來,但是失去自由的身體卻怎麼說也辦不到。

「嘿嘿嘿!真是可愛的屁股,對吧?」

從內褲的上面我開始摸起瞭屁股。

「住……住手……!下面的地方不可以的!請停下來吧!!」

慌亂的揮動雙腳試圖反抗,但對我來說一點也不妨害。我現在手的動作就像是色狼下流的模樣,搓揉著女國中生的屁股。她的屁股沒帶有一點多餘的肥肉,有的都隻是少女的柔軟。

這是最棒的屁股瞭,散發著一個成熟女性的屁股所不能散發出的清香滋味。

「住手……住手!太惡心瞭!不要摸瞭啊……」

就算是有一點的也想逃離我的魔手,千裡左右擺動著腰肢。她的這樣動作卻給我無上的快樂。我將手指滑進兩片屁股的中間。

「咿呀……不要不要啊……那裡不行的……」

終於我的手指來到身爲女人的最寶貴的部分。

這時候千裡的恐怖和羞恥心也達到瞭頂點,她做出前所未有的逃脫努力,但是我的手如影隨形並沒有離開過千裡的股間。

「嘿嘿!!是處女的蜜縫瞭嗎……這樣的柔軟……真讓人受不瞭啊!」

從內褲上,我不斷反複愛撫著少女秘密的縫穴,玩弄著千裡。

「嗚嗚……已經不要瞭!拜托你瞭……饒瞭我吧……」

我一面看著千裡哭泣的臉蛋,一面繼續戲弄著她的陰戶。

不久後,我的手指尖感受到瞭一股微帶點濕氣的體液,不斷的從陰戶的中心點擴散出來。我把臉貼近她的陰戶,看見被微微汙漬汙染的面積正擴散著。這團汙漬所圍繞的中心點就是我玩弄淩辱千裡的起點。

「啊啊啊嗯恩……已經不行瞭……住手吧……」

千裡的聲音起瞭微妙的變化。

「喂喂!嘴裡一面說著不要不行的,但是卻是很有性感的吧!你果然是一個好色的女國中生吧!嘿嘿嘿嘿……」

「這……什……什麼話!沒有感覺的……沒有……」千裡否認著。

「嘿嘿嘿!我說清楚瞭吧!乳頭站立的起來,你的陰戶也濕成瞭這個樣子,不是嗎?真不愧是會做援助交際的女國中生。你的腦袋充滿瞭性愛的是吧?呵呵呵呵……」我不斷的說著讓千裡更羞恥的話來,刺激著她。

「不是的!不是的……啊……嗯嗯!!沒感到舒適……嗯嗯嗯……沒有的……」

千裡股間的汙漬這時像決提般的蔓延開來瞭,這讓我已經不能再忍瞭。

「你這樣講的話,這次讓我來確認吧!!就是這樣,瞧……」

「不……不要……」千裡叫出巨大的慘叫聲,那是因爲我已將她純白內褲用力的拉扯瞭下來。一口氣的退到瞭膝蓋下面,然後從一隻腳那裡脫出去,接著小小的白色像桃子一樣的屁股就露出來瞭。

「拜托!!不要再做瞭!啊啊嗯……」

我抓住露出厭惡表情的千裡細細的腰身,強迫她挺起屁股,然後我打開她的雙腳,讓她的兩個膝蓋分開的跪在床上。

「不要啊……不要看啊!住手啊啊啊!!」

千裡想盡辦法要逃開,但因爲我緊緊固定住她的腰身,所以是一點辦法也沒有的。

我慢慢的將臉埋進瞭她的大腿間。

「咿呀……不要啊!不,不行的!!」千裡的反抗又再度的增強。

我的舌頭這時舔上千裡迷人的屁眼。

「啊啊!!不能不能!!不要舔那個地方……啊啊啊!!」

看樣子千裡是還沒有將屁眼和性愛聯想在一起的樣子。也許舔吮骯髒屁眼的這件事是已經遠遠的超過千裡理解的范圍外瞭。

我就這樣的一直舔吮著千裡的肛門,一次又一次,然後我將舌頭前端卷尖起來,奮力的灌進屁眼裡。

我的舌頭大約有一公分左右已經埋進千裡後面羞人的洞穴裡。

「不要啊……不行!住手!」

我退出舌頭並說:「千裡,你上廁所都沒有好好的擦幹淨,這樣是不行的。

這裡這麼臭是會讓我受不瞭的!「

對少女來說,批評她的骯髒屁眼是具有很大的打擊力的,這樣想的我繼續集中全力玩弄屁眼。我的舌頭舔瞭不知道有幾次,同時也用手指玩弄著。

「不要再做瞭……饒瞭我吧……嗯嗯……」

「你一面說這樣可是一樣還是有性感的吧?爲什麼呢?難道還不知道屁眼是可以被開發的嗎?嘻嘻嘻,趁著這個機會我來拿走你後面的處女好瞭?怎樣?」

「咦咦??!後面的……處女?……」

「是什麼呢?應該會知道的吧!是我的肉棒要插進千裡的屁眼裡去的這件事的。好瞭,現在開始吧……」

我跪立起來,將我早已經挺到發痛的肉棒貼在千裡的屁眼上。

「咦?咦?等……等一下……你要做什麼?不要做變態的事!」

「嘿嘿……沒事的,會痛的話,那也是一開始才會的。很快就會變得舒適的,反正早晚都會這樣做的。嘿嘿嘿嘿……」

充分舔吮過後的千裡屁眼在大量的口水下幫助下,很意外的也很輕鬆的就接受我肉棒前端的侵入瞭。

「不要啊……那……那裡……不能插到那裡的……不行!喔喔!!」

慌張的千裡緊縮起肛門,但爲時已晚瞭。我慢慢的加大的力量,把我的肉棒一點點一點點的送進千裡的身體裡。

「不要啊……痛,很痛!!好痛喔!!住手!!快拔出來吧!!!!」狼狽的千裡大叫著。

這時我早將肉棒送進去瞭,連根部的地方也進去瞭。

「啊啊啊!!不……不行……不要瞭……好痛!!」

「呼呼乎!!我的肉棒終於插進去到千裡的的肛門裡瞭!在國中生的時候應該是還沒有過肛交的經驗的,千裡你可以向朋友驕傲的說瞭。呵呵呵呵……」說話的時候,我將一半的肉棒給拔瞭出來。

「啊啊啊……不要不要!!不要再動瞭!!」

「嘿嘿!從現在起就會慢慢舒適瞭。唉呀!要用力的動才對……嘻嘻嘻……」

我挺動著腰身進犯著千裡的屁眼,一次又一次的送到瞭深處,來淩辱千裡。

「啊啊啊嗯……拜托你瞭!拔出來瞭吧!饒瞭我吧!!」

「嘻嘻嘻嘻,千裡後面的處女……夾得我最緊瞭,太棒瞭……」

「不行啊……啊啊嗯!!」

千裡的屁眼下意識地用瞭力氣,稍微夾緊又松開瞭我的肉棒。這樣的一縮一放的緊迫感將我導引到界線瞭。

我已經到達界線的邊緣!

「好瞭,我快要將大量的精液灑進千裡的屁眼裡!」

「不行!不要!拜托你瞭,不要做瞭!!」

「已經忍不住瞭!來瞭……來瞭……呼呼……」

碰……碰……碰碰……

「咿呀!咿呀……」

爆發的我將精液射進千裡的身體裡,因爲是今天的第一發,所以大量的精液都射進到千裡的屁眼裡去。

碰……碰……碰碰……

到瞭最後連最後一滴精液也灌進千裡的屁眼裡去。

千裡的身體像緊繃的線斷瞭般的癱瞭下去。

沐浴在快樂的餘韻後不久,我將肉棒從千裡的屁眼裡抽瞭出來。

「……*&#……@……$%……」倦怠的千裡喃喃自語都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我從放在桌上的手提箱裡拿出攝影機來,重新裝上新的錄像帶,回到床上。

全身無力的癱在床上,千裡還繼續哭泣著。

我以爲中心的拍攝著。

臉貼在床上哭泣的千裡似乎不知道我在幹什麼的樣子,我用錄像機從床上面拍攝著千裡荒謬的模樣。

她的上半身穿著被最大幅度卷瞭上去的水手服。雙手被壓到瞭背後的腰間附近,用著皮制的手銬給銬住瞭,雙手失去的活動的能力。制服深藍色的打折裙子被拉到腰間,純白木棉質料的內褲在一隻腳的膝蓋四面卷成瞭小小的一團。

大概是無力瞭吧,她的雙腳打開著,佇立在小小白色屁股中心點的屁眼已經紅腫瞭起來,從屁眼的裡面正逆流出大量的精液。

對14歲國中二年級的千裡,我用著錄像機來紀錄著太過殘酷的背後處女喪失的過程。爲瞭不放過任何出色的鏡頭,我將錄像機放在桌子中間,畫面裡現出擺在桌子上千裡的書包。

我將鏡頭拉到書包的裡面,然後將裡面的東西一一拿出來並放在桌子上面。

教課書、筆記簿、鉛筆盒還有學生證,接著我將學生證拿起來,然後將上面的資料和照片一起拍瞭下來。

「喂喂!不要一直哭瞭,臉轉向攝影譏笑一個來!」我站在床邊對千裡說。

吃瞭一驚的千裡扭動身體擡起頭來,然後意識到我正拿著攝影機對著她。

「不要……這……這是做什麼……不要瞭……不要用攝影機拍希罕的地方!!」慌慌張張的千裡想躲開攝影機,但是背後的手銬卻讓她不能這樣做。勉勉強強的撐起身體,原本蓋在胸部的水手服順勢的滑落瞭下去,淩亂的裙子呈現出淫猥的畫面。

「嘿嘿嘿,你在說什麼!從一開始就拍攝瞭,現在再停下來是一點意義也沒有的。呵呵呵呵……」

「咦?……一開始的時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千裡不太明白我在說什麼。

「開始的意思就是從進這房間的時候。在一開始的時候你坐在床上回答我面試的時候,還記得吧?你不是說瞭名字和年紀,又說自己是一個處女。當然瞭在那之後的援助交際裡,我搓揉著千裡的乳房又舔吮著千裡的陰戶,這些場面也都拍瞭下來瞭。所以呢,在肛交的時候,我要插入你後面處女的情況也清楚的紀錄下來瞭。多謝你的幫助,我可是拍得很清楚呢!」

雖然在我的說明後,但是千裡看起來還不是完全的理解。

「全……全部……連我屁股被侵犯的時候也……怎麼會這樣……」千裡露出完全絕望的表情。

「來,在這裡千裡就來當我的奴隸吧!假如不要的話,這些錄像帶就會在你爸媽和學校朋友間完全的公開出來。」

「這……這件事……請……絕對不要做……」千裡又哭瞭出來。

「不要的話,在這裡發誓吧!成爲不管我說什麼都會遵守的奴隸。快,清楚的說出來!」

後面的處女被奪走瞭,而且那種羞恥的情景又被錄像機給拍瞭下來,千裡已經沒有退路瞭。

「嗚嗚……我作……作……奴隸……你的奴隸……嗚嗚嗚嗚……」說完瞭這些話,千裡深深的低下頭豪淘大哭起來。

「怎麼啦?不要哭!千裡還是一個處女,還保有最珍貴的部分,不是嗎?」我雖是這樣說,但在我腦筋裡馬上湧出一大堆的計劃出來。

去年我強奸一個來我的店裡面買制服的女國中生,然後將錄像帶在網絡裡販賣,因爲我很有信用,對信用好的顧客以高價賣出那件非凡的作品。相對於一般的錄像帶有著精美封面的設計,那件作品可是說都沒有的。那個女國中生的臉蛋連偶像明星都比不上,但是當特別的作品送到顧客的手上,大傢卻都非常滿足。

所以來瞭許多郵件訂貨。

雖然是說女國中被我用過瞭,在我把那個女國中生的侵犯權叫價的時候,還是有兩個人來詢價的。其中一個人中還是開業的醫生,這個醫生說假如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嘗試一下女國中生處女的滋味。而且,假如說是像錄像帶裡的可愛美少女的話,他可以出價五百萬元來買她的處女。

雖然說到今天前都沒有這個機會,但我現在裡馬上就回想到他的承諾。

「把千裡的處女賣給他的吧!聽他的口氣價錢似乎還可以再提高一點。看見這卷錄像帶,再看見千裡本人後,一定沒有問題的。萬事OK。呵呵呵呵……我真是一個天才!」

不知道我腦筋裡無情的計劃,千裡還是一直在哭泣著。

我一想到從此後千裡要真正的掉進地獄的深淵,我不禁冷冷的笑瞭起來。

(Visited 963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