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都市劇情 - 10 三月, 2016
by admin - no comments
亂倫生涯第十二章 互愛互讓姐妹意 依依惜別姑母情

第十二章 互愛互讓姐妹意 依依惜別姑母情

  媽媽和姨媽讓我明天就動身到舅媽那裡去,並讓我在臨走前和姐

妹們進行「告別性交」,以平息她們三姐妹心中的妒火。

  其實,這完全是多此一舉,她們三人是那麼愛我,為瞭我,同時

也間接地為瞭她們將來的幸福,都同意我去「誘姦」舅媽們,後來我

才知道,其實兩位媽媽也明白這一點,隻不過是想讓我們姐弟兄妹四

人有更多的做愛機會,才找這個借口罷瞭。

  我先走進大姐的房中,近水樓臺先得月嘛。大姐晚妝初罷,娥眉

淡掃脂粉薄施,一襲潔白的窄窄的春裝,越發顯得花容雪膚,風姿綽

約,翠萍笑吟吟地迎接著我,看得出來,她為瞭迎接我的到來,花瞭

很大的心思去打扮。

  「姐,你好漂亮喔!」我抱著她,親吻著她,她也抱緊瞭我,吐

出香舌讓我吸吮著,不一會兒,我們就把持不住瞭,衣服成瞭障礙,

我們三兩下互相為對方脫下瞭衣服,相擁著上瞭床。

  因今天晚上我要連戰三場,不想浪費時間,何況也控制不住熊熊

慾火,一上床就挺起長槍,一桿到底,同時開始瞭忽快忽慢的抽送。

  大姐也知道我的心思,一開始就很配合我,不停地搖擺她那豐滿

的玉臀,為我們的做愛增加情趣。抽送瞭大約三四百下後,大姐的陰

精控制不住地津津流出,浸潤著我的陽具,我也不再控制,有意使我

的精水洶湧地噴出瞭幾大股,就這樣,陰陽調合,我們依偎在一起,

緊緊地擁吻著。

  「好姐姐,還是這麼硬怎麼辦?」

  「去找二丫頭、三丫頭呀!」大姐慈祥地吻著我說。

  我向她撒嬌道:「姐,你才來瞭一次高潮,還沒過癮,我要讓你

徹底滿足,能讓你滿足是我一生最大的心願。」

  「傻孩子,姐知道你的心意,姐心裡已經滿足瞭,不過,艷萍、

麗萍正在等著你,別讓她們等久瞭,要生你的氣呢。」

  「大姐,你真體貼我們,我要再抱抱你。」

  「傻孩子,姐姐再給你親親好瞭。」她送上瞭紅唇,我一陣熱吻

,才戀戀不捨地離開瞭她。

  我剛走進二姐艷萍的房間,一個火熱的胴體就貼瞭上來,原來二

姐早已等我多時瞭,我們相擁著脫衣上瞭床,剛上床,二姐就把我壓

在下面,抓住我的雞巴,送到自己的陰戶口,粉臀一挺,就把我的雞

巴吸瞭進去,同時肥臀也開始一上一下地挺動起來。

  「急什麼呀二姐?」我打趣她。

  「麗萍還在等呢,她還小比我們更需要你的安慰,別傷瞭她的心

,我這做姐姐的就愧疚瞭,所以我們要快點。」

  「二姐,你和大姐都是這麼體貼弟妹,剛才大姐就是趕我走,讓

我快點兒來陪你,現在你又急著讓我去陪小妹,咱們四人的感情真是

太好瞭,讓我好高興啊!」

  「我們是親姐弟、親姐妹嘛!」

  我們口上談著話,下面卻快速挺動著,兩個妙具配合得異乎尋常

的好,就這樣瘋狂地幹瞭幾百下,二姐停止瞭挺動,兩腿夾緊瞭我,

兩手緊摟著我的屁股,把她的兩腿之間的花朵拚命向我的胯上壓,使

我們兩人的陰具結合得嚴絲合縫,我的龜頭正頂在她的花心深處正蠕

動著柔軟的喇叭口上……

  她的豐臀一陣急轉,嬌喘瞭一聲:「完瞭…完瞭…沒命瞭……」

  她連打寒戰,一陣洶湧而出的熱流一下衝向我的龜頭,同時,她

的妙穴內一陣陣地收縮,緊緊地箍著我的陽具,熱乎乎地像要把我的

肉棒連根吞掉,我也一陣發狂,又猛頂瞭幾下,陽精噴洩而出,射進

瞭她的子宮中!

  「好爽……好……不好!」二姐正爽得忘形地浪叫著,不裡知為何

卻猛地叫出瞭「不好」。

  「怎麼不好?」我大惑不解。

  「你現在射在我這裡面,讓我爽瞭,哪小妹怎麼辦?你怎麼就這

麼沒心肝?」艷萍責備著說。

  「好二姐,難為你瞭,在最爽的一剎還能想到小妹,別怕,你的

丈夫我是能洩而不倒的,你難道忘瞭嗎?」

  這時,二姐也感覺到瞭我泡在她體內的東西還是硬梆梆的,不禁

漲紅瞭臉,粉拳在我胸上輕捶瞭幾下,嬌嗔道:「怎麼不早說?讓人

傢空擔心一場。」說完又緊緊摟住瞭我,給瞭我一個深情的長吻,我

正想繼續挺動,誰知她卻站瞭起來,離開瞭我的身體,將我那直挺挺

向上聳立的雞巴晾在瞭那裡,並嬌嗔道:「別在這裡亮寶瞭,快去陪

小妹吧。」

  「姐,你真狠心。」我叫苦連天……

  走進小妹房中,小妹正坐在燈前出神,一見我進來,先是一喜,

隨即又不高興瞭:「你怎麼先到我這兒來瞭?應該先去陪大姐二姐嘛

!我最小,理應排在最後。」

  「小妹,我的好小妹,你們姐妹三人真讓我放心,肯定不會互相

吃醋。」說著話,我摟住小妹,吻著她那迷人的臉龐。

  「不要鬧瞭嘛,快去大姐那裡吧!」

  「傻妹妹,我剛從她們那裡過來,她們兩個都是淺嘗輒止,就趕

著我走,讓我來照顧你這個嬌寶貝。」說著,我將小妹抱上瞭床,剝

去瞭她身上單薄的內衣,也脫去瞭我的衣服,用我的大龜頭在她的陰

蒂上磨著,同時給她詳細講瞭在兩個姐姐那裡的情景。

  

  小妹感動極瞭,美目中流出瞭幸福的眼淚,緊緊抱住我輕吻著我

,在我耳邊裡:「好哥哥好姐姐,對我都這麼好,還有咱們兩個好媽

媽,為我們創造瞭這麼好的條件,我真太幸福瞭,讓我怎麼報答你們

呢?」

  「傻丫頭,什麼報答不報答,媽媽們愛你,那是裡女天份;姐姐

們愛你,那是姐妹情深;我愛你,那是愛戀濃重,而你不也深愛我們

嗎?剛才你不是也趕著我去姐姐那裡呢,好瞭,好妹妹,別哭瞭,別

辜負瞭媽媽姐姐的一片好意,別浪費時間瞭,讓我們快點結合吧!」

  「嗯!」小妹柔順地低聲應著,小手分開瞭自己的那兩片嬌艷的

陰唇,同時用手握住我的雞巴,將我的龜頭對準自己的陰道口,擡頭

深情地望著我,我會意地屁股一沈,我們兄妹就靈肉合一瞭。

  我們兩個經過這陣子的深情的交談,彼此的愛戀到瞭極點,惜

也得到瞭昇華,於是就不緊不慢地徐徐抽插著,交談著,親吻著。

  小妹被這種持久戰搞得美極瞭,陰精一小股一小股地津津不斷地

流著,浸泡著我陽具。

  「哥,好瞭吧,已經一個多鐘頭瞭,你快點洩瞭吧,快向妹子下

面這朵可愛的小花降降甘露吧!」

  「好吧。」我不忍再肏她,就加快瞭抽插的速度,而小妹也重整

旗鼓,振作精神地在下面迎送著,不一會兒,我的興奮就到瞭極點,

猛挺瞭幾下,大股大股的陰精就噴進瞭小妹的子宮中,小妹被弄得也

控制不住,子宮門一開,大量的陰精源源不斷地洩瞭出來,我們兩人

的精水是那麼多,多得小妹的嫩屄都盛不下,把雞巴都擠瞭出來。

  「哥,謝謝你,給我這麼多。」

  「小妹快擦乾淨這些水好睡覺。」

  「不,我不擦,我要給你生娃娃。」小妹深情地說。

  小妹這一說,提醒瞭我,使我想起瞭這個被遺漏瞭的大問題。現

在我和兩個媽媽、三個姐妹沒日沒夜地幹,而我們傢除瞭我以外,一

個男人也沒有,連男僕都沒有,萬一她們中有人懷瞭孕,別人一定會

說是我弄的,到時候讓我們怎麼辦?於是我趕緊讓小妹站起身來,讓

精液從陰道中流出來,精液是那麼的多,流瞭好大一會兒才不再流,

我又用手指套上柔軟的枕巾,輕輕伸進小妹那嫩穴中,慢慢拭淨瞭殘

餘的精液。

  「我的傻妹妹,萬一你大瞭肚子,讓我們怎麼做人?特別是你,

一個大閨女,讓親哥哥幹大瞭肚子,還怎麼見人?」

  「我不怕別人怎麼說,我愛你,到時候大不瞭一死瞭之。」

  「傻丫頭,哥怎麼會捨得你死?再說,我們來日方長,還有幾十

年的快樂時光,何必為一時而累一世呢?等哥找到一個好辦法後,你

再替哥生個白白胖胖的娃娃,好不好?」

  我逗著妹妹,同時又使我的大雞巴硬瞭起來,乘她不備時又一下

子插瞭進去。

  「哎喲……怎麼,你還要?」小妹驚呼。

  「你怕瞭嗎?」我故意逗她。

  小妹遲疑瞭一下,隨即說:「怕是怕,不過隻要你高興,我就讓

你幹,哪怕把妹妹弄死在你這根大雞巴下,小妹都心甘情願!」

  「謝謝你的情意,好妹妹,不過哥是逗你的,我隻是想讓我這寶

貝在你這溫柔鄉中睡覺,你同意嗎?」

  「你說我會不同意嗎哥?我求之不得呢!我愛死你瞭,不要說讓

它進來睡覺瞭,你就是讓它整天泡裡我這裡面,小妹也是心甘情願,

高興還來不及呢!好吧,現在就讓這貴賓全部進來吧,別讓它裡面一

半外面一半的,慢待瞭它,小妹心裡就過意不去瞭。」小妹說著下身

一挺,將她的「貴賓」連根吞瞭進去。

  我被小妹的媚語和她的動作刺激得心中激動,大雞巴不由自主地

在她的嫩屄中挺瞭幾下,更硬更漲瞭,弄得小妹也隨之渾身顫動,我

故意再挺瞭兩下……

  小妹說:「哥,看來你是真的還想再弄小妹一次瞭,好,小妹就

奉陪到底,不然的話,不能讓你盡興,小妹心中就難受瞭。」小妹也

抱緊瞭我,一雙媚目深情地註視著我,柔聲道:「來吧哥,小妹受得

瞭!」

  我感動地抱緊瞭她,說:「妹子,哥是逗你呢,你不忍心讓哥不

能盡興,難道哥就忍心讓你受不瞭嗎?再說,哥也盡興瞭,哥有你這

樣的好妹妹,還有兩個好姐姐,哥會『吃』不飽嗎?!」

  「我們隻是你的好妹妹、好姐姐嗎?我們還是你的好情人呢!要

是我們隻是你的好妹妹、好姐姐的話,我們會讓你『吃』嗎?」

  「對,你們是我的好『情姐』、好『情妹』,這麼說行瞭吧?」

  我們面對面側身而臥,四目相投兩唇相接,兩舌相繞四臂相擁,

四腿相纏兩陰相交,對視著,調笑著,甜蜜地笑瞭。

  「好妹妹,哥真想整個人都進你這溫柔鄉中睡覺。」

  「去你的,你進得去嗎?!」小妹嗔道,她媚目一轉,又有瞭壞

主意:「再說,就算你能進去,那你還出來不出來?你要是從我這下

邊出來,那你成瞭我的什麼人瞭?你該給我叫什麼瞭?」說完,她自

己也覺得好笑,嘰嘰咯咯地笑瞭起來。

  「好啊,你敢說你親哥哥我是你的兒子,真是越來越浪瞭,好,

看我怎麼收拾你!你說我該給你叫什麼?你不就是想讓我給你叫媽嗎

?那我現在就叫,媽,兒子要吃奶瞭。」說著,我裡低頭,含著她的

乳頭,在她的乳房上盡情地玩弄起來,下面也示威性地抽插起來,這

下子,弄得她不亦樂乎,連聲求饒:「哥,好哥哥,妹妹不敢瞭,你

就饒瞭妹子吧!妹妹錯瞭,妹妹認錯瞭還不行嗎?」

  「你不是我媽嗎?怎麼又自稱妹妹?」我不依不饒,繼續弄她。

  「我不是你媽,我是你女兒還行不行?我是親哥哥你的女兒,好

不好?我是親哥哥你的大雞巴弄出來的親女兒,行瞭吧?你就饒瞭你

的小『女兒』我吧!」

  小妹真是浪聲淫語層出不窮,逗得我已慾火升裡,想不肏她也不

行瞭裡「你真浪呀,小妹,哥可要對不起你瞭,哥被你逗得控制不住

瞭,你就讓哥再玩一次吧,這可是你自找的,別怪哥無情。」說著,

我真的開始肏起來瞭……

  小妹也被們這一陣的調笑和我的挑逗弄得慾火難耐瞭:「哥,你

就盡情弄吧,小妹也想瞭,小妹下面也開始癢瞭!」,摟著我翻瞭個

身,把我帶到她身上,下身盡情地挺瞭上來,迎接我的衝刺……

  又是一陣高潮過去,我們兩個恢復裡平靜,互相擦乾淨瞭身上的

汗水、淫裡,又拭淨瞭她陰道中的精液,然後相擁著並肩躺在床上,

互相撫摸著,享受著高潮過後柔和的快感。

  「今天晚上,小妹真是太舒服瞭,哥,你弄得小妹都要上天瞭。

」小妹溫柔地吻著我的耳根,在我耳邊柔聲說。裡  

「哥也很舒服呀,小妹,你對哥真是太好瞭,伺候得哥哥真是太

美瞭,哥真高興有你這樣一個善解人意的『情妹』,能讓哥得到這麼

美的享受!哥真要謝謝你瞭,我的小情人!」我吻著小妹輕聲說著。

  「妹妹也謝謝你,哥哥,妹妹不是也得到至高無上的滿足瞭?」

  「今天晚上,咱們兩個爽瞭,大姐二姐卻可能沒有『吃飽』,對

不起她們瞭,對瞭,小妹,我有一個想法,等我從咱舅媽那裡回來後

,咱四個聚集到一塊,讓我給你們三個人平均分配,『餵飽』你們每

個人,好嗎?」

  「給我們平均分配什麼?怎麼餵飽我們呀?我的好哥哥?」小妹

又開始調皮起來瞭。

  「你說我給你們平均分配什麼?當然是我全身心的情、全身心的

愛和我做為一個最強壯男性的滋潤,還有我的陽精!怎麼餵飽你們?

當然是用我的肉身、我的心靈和我的精液來餵飽你們這上下兩張小口

瞭,特別是你下面的那張騷口!因為不餵飽你下面那張騷口,你上面

這張浪口就會發浪瞭,就會浪話不斷瞭!你這浪妮子,不讓哥罵你就

不能老實一會兒!哥問你,你到底願不願意?」

  「太好瞭,不過有點羞答答的。」小妹又害起羞來瞭。

  「呵,我這個浪妹子還會害羞?真讓人吃驚!」我開她的玩笑。

  「不來瞭,哥,你欺負妹妹,怎麼能算是人傢的好哥哥?」小妹

撒起嬌來。

  「不算是你的好哥哥,算你的好情人,好丈夫,行瞭吧?!說正

經的,你們親姐妹,互相誰沒有見過誰的東西,再說,我們的關係大

傢心知肚明,彼此心照不宣,互相之間還有什麼可隱瞞的,怕什麼,

有什麼好害羞的?更重要的是,大傢在一起,還可以互相幫助,互相

學習,互相促進嘛!」

  「什麼叫互相幫助、互相學習、互相促進?」小妹不解地問。

  「這你都不懂?真是我的笨妹妹,哥來告訴你:所謂互相幫助,

就比如你和我『辦事』時,兩個姐姐不是可以幫著我『擡擡槍』、『

瞄瞄準』,免得我『弄岔道』,還可以幫你『開門迎客』,對不對?

所謂互相學習,就是你們姐妹三人可以將自己的『做愛心得』互通有

無:你可以教姐姐們一些她們不會的姿勢,她們可以教你一些你不會

的動作,這不就是互相學習瞭嗎?不就也起到互相促進的做用瞭?」

我振振有詞地大發瞭一通謬論。

  「去你的,這麼糟賤我們,你以為我們姐妹三人是什麼?是一些

整天隻知道肏屄的性慾狂?隻想著怎麼和你性交?在你心目中,我們

是什麼?是你的做愛工具、發洩對像?還讓我們互相學習、互相促進

,看我不去媽媽們、姐姐們那裡告你的狀!」小妹不依瞭,發起瞭脾

氣。

  「對不起,我的好妹妹,哥是逗你呢,你也錯怪哥哥瞭,你想哥

會是那種人嗎?在哥心目中,你們個個都是我的好姐妹兼好妻子。你

們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哥怎麼會輕視你們?哥並不是想讓你們多

學性交本領來伺候哥,哥隻是想加深咱們的感情,你想,咱們四人一

起做愛,那是何等的美事,你們姐妹同時和我做愛,互相之間不更有

一層默契,更有一種『同為一人而生』的感覺?再說你們互相學習做

愛的技巧,和我做愛時你們自己不是也能得到更多更美的享受?『做

』的就『愛』,『做』是為瞭加深『愛』,『做愛』是表達愛意裡一

種方式,是愛意達到最濃厚時才會發生的事情,我們做愛做的好,不

就能更加深彼裡的愛,更加愛對方瞭嗎?你說哥哥說的對裡?」

  「哥,小妹錯怪你瞭,對不起,你這一說,小妹心中的一個結也

解開瞭,小妹心中一直有一種負罪感,一直以為自己沈迷於性愛,有

點蕩婦的嫌疑,現在你這麼一說,小妹才知道,那是因為小妹愛你太

深瞭,才會一見到你就想和你做愛,原來小妹還以為自己整天想你,

是不是有點性慾亢進,現在才知道,小妹隻是想更多地得到你的情、

你的愛,要不然的話,我怎麼不想別的男人?別的男人不一樣能和我

性交?好吧,我同意瞭,就怕姐姐們不同意……」

  「你放心,讓我去說,她們一定會同意的。」

  我們兩個深情地擁抱著,調笑著,呢喃著,直到很晚,小妹又讓

我把大雞巴插進她的嫩屄中,讓她能感覺到完全擁有瞭我,才和我相

擁著甜甜睡去。

  一覺醒來,已經是快要天明瞭,因為今天還要趕路去舅媽那裡,

我想早點起來,就從小妹那妙穴中輕輕地抽出瞭大雞巴,穿衣下床,

正想吻小妹一下再走,發現小妹那緊閉的雙眼中滾出瞭兩顆晶瑩的珠

淚,這才發現小妹早已醒瞭。

  「小妹,你怎麼哭瞭?」

  「哥,我捨不得你走啊!」小妹緊抱住我,哇的一聲哭瞭出來。

  「好妹妹,我的小情人,哥也捨不得你呀!」我抱住她,吮去她

臉上的淚花:「可是,為瞭我們以後的幸福……」

  「別說瞭,我懂,你可要早點回來呀!」

  「你放心,傢中放著這麼多既如花似玉,又那麼愛我的大美人,

我怎麼會不急著趕回來陪你們?不管事情進行的怎麼樣,我十天後就

一定趕回來。」

  「好哥哥,我等你!」小妹又深情地給瞭我一個長吻,並關心地

囑咐我再回房少休息一會兒。

  我回到我房中,一進屋,咦?姑姐怎麼在這裡?

  「寶貝兒,你總算回來瞭,姑姐等瞭你一個晚上瞭。」姑姐幽怨

地低聲說。

  「姑姐,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在這裡等我。」

  「姑姐再有五六天就要生產瞭,你這一去又不知何時能回來,姑

姐好怕以後再也見不到你,想臨別前再見見你,我知道你晚上肯定會

去翠萍她們那裡,也許會不回來,可是我還是抱著一線希望在這裡等

你,誰知你真的沒有回來睡覺。」姑姐低聲傾訴著她的委屈。

  「姑姐,對不起,我怎麼賠償你呢?」

  「姑姐怎麼會和你一般見識,還要你賠償呢?姑姐今天來,隻想

再見見你,和你道道別,最多還想讓你再給我一個吻就心滿意足瞭,

就像我們的第一次,在你姨媽房中吻我一樣,就是那個吻,挑起瞭我

的情、我的愛、我的欲。」

  我抱住瞭姑姐,深深地吻瞭上去,姑姐主動地伸出香舌任我吮吸

,我也將舌頭伸進她口中攪和著,和她的柔舌互相纏繞著,互相用力

地吮吸著,親吻著。

  我感到吻得快透不過氣來瞭,性慾一下子又燃燒起來,就擡起瞭

頭說:「姑姐,讓我和你做愛吧,我會讓你快樂的。」

  姑姐無聲地笑瞭:「傻孩子,姑姐再有五六天就要生孩子瞭,肚

子挺得這麼高,怎麼弄?萬一壓壞瞭孩子怎麼辦?」

  我靈機一動,說:「姑姐,不要擔心,我有辦法。」我貼嘴在她

耳邊,開始說我的方法。

  姑姐聽著聽著,眼中透出瞭喜悅、興奮的柔光,開心地笑瞭,欣

賞地註視著我,輕打瞭我一下:「就你的花花腸子多,我看今天不讓

你弄一下,你是不會放過我的,再說,姑姐什麼也不用瞞你,對你說

實話,姑姐也想弄瞭,好,就讓你試一下吧!」

  我把姑姐的衣服脫下,抱起她放在床上,讓她上身躺在床上,屁

股坐在床沿上,在床邊放瞭兩個和床同高的軟板凳,讓姑姐兩腿伸展

分開放在兩個凳上,我站在兩個凳子中間,也就是姑姐的兩腿之間,

細細打量姑姐:嬌顏生春,媚眼如絲,雙乳因為準備哺乳而漲到瞭顛

峰狀態,脹大飽滿的讓我擔心會不會壓痛瞭她自己;小腹高高鼓起,

圓潤光滑;陰戶豐滿,兩片陰唇因雙腿擘開而微微張開,隱隱露出瞭

裡面的那條紅潤的肉縫,這迷人的春色看得我慾火大盛,把褲帶一解

,讓褲子滑瞭下去,露出瞭碩大無比的大雞巴,挺著就要往裡捅。

  姑姐一把抓住瞭我的陰莖,柔聲說道:「乖寶貝兒,先別忙著幹

,姑姐先告訴你,千萬不要全插進去,更不要碰住子宮,否則弄不好

姑姐會流產的。」

  「放心吧姑姐,我會小心地慢慢弄,你躺著不要動,我隻插進去

一半行不行?」

  「好,寶貝兒,你就幹吧!」她玉手松開瞭我的雞巴,放瞭行。

  我把陰莖對準姑姐那迷人的肉縫,輕輕地插瞭下去,隻把大龜頭

塞瞭進去,就不再往裡進,開始輕緩地抽插起來,左手扶著她那豐滿

的玉臀,右手在她胸前那對龐然大物上不停地揉瞭起來。

  我輕輕地抓住她的乳頭,輕捏著,重按著,又將她的雙乳撥來撥

去,她那兩隻大乳房就像一對充滿瞭氣的皮球,在她胸前彈來彈去,

美得姑姐嬌喘不已,笑罵道:「小鬼,你會的可真不少呀!」

  「我會的多著呢!」我下身不停地輕輕地挺送著,僅用大龜頭在

姑姐的陰道中來回抽插,又用左手開始在她的陰部流連:輕扯她的陰

毛,輕撫她的陰阜,輕揉她的陰唇,輕捏她的陰蒂,弄得姑姐渾身亂

顫,口中浪哼個不停,呻吟聲一陣高過一陣。

  我索性放棄玩她的巨型乳房,右手也來助陣,兩手同時玩弄她的

陰部:左手捏著她右面的那片陰唇,右手捏著她左面的那片陰唇,一

張一合地扯著。我註視著姑姐的陰戶,我的龜頭往外一抽,就帶著她

陰道口的紅肉向外翻,我的雞巴向裡一插,就又把她陰道口的肉全擠

瞭進去;兩片陰唇隨著我的手的運動開合著。

  我分開她的陰唇,發現因我的雞巴的抽送,帶動她陰唇內的嫩肉

也在蠕動,那粒飽滿的陰蒂也隨著我的雞巴的抽裡,有節律地抖動著

,陰道口上面的小尿道口也輕微地一張一合的,我伸出左手中指,對

著尿道口,試探著輕輕往裡插,見弄不進去,就用右手大拇指和食指

輕掰著她的尿道口,以幫助左手中指的進入,雙手合做果然見效,終

於把她的小尿道口弄出一個小洞,將左手中指插瞭進去,就也開始抽

送起來。

  我又將左手一彎,將手掌壓在她的陰戶上輕揉著,又用大拇指在

她的小陰蒂上輕揉重按,右手則繼續玩弄她的玉乳,姑姐被我這樣四

管齊下,多路出擊,兩個洞被插著,陰蒂和陰戶被揉著,乳房被玩著

,刺激得她欲仙欲死,媚目半閉,櫻唇微張,呻吟不已,嬌呼連連,

下身也輕微地小幅度地挺動起來。

  不一會兒,就達到瞭高潮,陰精噴湧而出,於是我也不再抽插,

將大雞巴和手指一起從她的雙洞中撤瞭出來,我的雞巴一抽出來,從

她的陰道口中就汩汩地流出瞭一股股的乳白的陰精玉液,我趕緊伏下

身去,將頭伸到她的胯間,用嘴堵住她的陰道口,將這些寶貝全吞進

我口中,又用力一吸,將她陰道中殘存的陰精也吸瞭出來,全吞瞭下

去。我這一吸,弄得姑姐又是渾身發顫,又一次洩瞭出來,我又吞瞭

下去。

  「寶貝兒,你的花樣真多,姑姐算服瞭你瞭,連姑姐的尿道都不

放過,弄得姑姐美得都要上天瞭,謝謝你。另外,姑姐洩的你也不嫌

髒,全吞瞭下去,可見你是多麼地愛姑姐。還有,對姑姐這麼好,這

麼關心姑姐,這麼愛護姑姐,怕傷瞭姑姐,姑姐一洩你就趕緊停止抽

送,真是姑姐的心肝寶貝,不枉姑姐疼愛你一場。你還沒有洩一定很

難受,來,讓姑姐把你這硬傢夥兒弄軟,讓你也舒服舒服,就算姑姐

對你的獎裡,好不好?」

  「你已經洩瞭,更重要的是你肚子不能碰,陰道也不能讓我用力

地幹,你怎麼弄呀,姑姐?」

  「姑姐下面的口不能讓你盡興,就讓姑姐用上面的口來賠償你好

瞭,姑姐下面的口不能吃你的精液,就讓姑姐上面的口來嘗嘗好瞭,

你剛才不是也吃瞭我的精液瞭嗎?來,讓姑姐用嘴伺候你,用嘴來讓

你射精,讓你舒服吧!」

  於是我站在床上,姑姐跪在我前面,我挺著那粗壯的肉棒,正頂

在姑姐的臉上;姑姐先把手在陰戶處塗滿淫液才把肉棒抓住,用手套

著上下滑動,把我的大雞巴捋得更加粗壯、更加堅硬,接著輕輕地親

吻那大龜頭幾下,又伸出柔舌輕舔龜頭下的冠狀溝,並不時嫵媚地對

我笑著,還向我眨著媚眼,那股淫態浪勁,逗得我慾火難遏,再也控

制不住的屁股一挺,將那根大雞巴一下子捅進瞭裡那紅潤的櫻桃小口

中,姑姐嗆咳一聲把它拉瞭出來,嬌嗔道:

  「臭小子,你想把姑姐的嘴搗爛呀?剛才姑姐還表揚你知裡疼姑

姐呢,現在就給姑姐來這麼一下,這麼經不起表揚!你那玩意兒也太

壯太堅硬瞭,搗得姑姐喉嚨生疼,氣得姑姐真想把它咬斷!」

  姑姐嘴中說著氣話,裡絲毫沒有生氣的樣子,又嬌媚地瞟瞭我一

眼,裡我的大雞巴含進瞭自己的小嘴中;我又故意逗她,將我的大傢

夥抽瞭出來,姑姐驚問道:「你幹什麼呀,寶貝兒,不想讓姑姐幫你

發洩呀?」

  「我怕姑姐把它咬下來呀!我可隻有這麼一根,咬下來就沒瞭,

那可是咱全傢人的寶貝呀!我沒有瞭不要緊,就怕你們受不瞭。」

  「去你的,俏皮話不少!你以為姑姐真咬呀?姑姐捨得嗎?這根

寶貝在姑姐心目中比我的命還重要,更何況就算姑姐捨得,還有你媽

媽們、姐妹們呢,我要真把你這寶貝咬下來,她們會放過我嗎?她們

還不把姑姐給吃瞭?別說那麼多瞭,你不射精難道不覺得難受嗎?還

是讓姑姐給你服務,快點給你吮吮吧!」說著,姑姐溫柔地托著我的

雞巴,將它送進瞭那嬌艷的檀口中,開始吮吸、吞吐……

(Visited 497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