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youtube
硬梆首頁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強暴虐待 改編動漫 校園學生 武俠科幻 明星藝人 變身劇情 都市劇情 真人真事 激情經典 絕色美女 職業制服 性愛技巧 就愛射免費a片
in 都市劇情 - 10 三月, 2016
by admin - no comments
亂倫生涯第十五章 慾火盛主僕淫戲 功夫高大戰雙嬌

第十五章 慾火盛主僕淫戲 功夫高大戰雙嬌 [第一頁]

  來到逸園後的第三個晚上,也就是我占有舅媽後的第二個晚上,

吃過晚飯,因為舅媽要求我在這裡的每天都要來陪她,所以我來到舅

媽房中,先打發她,然後再想法打那兩個舅媽的主意。

  一進房中,舅媽就高興地迎瞭上來,柔情似水、熱情如火地擁住

我,柔聲說道:「好寶貝兒,你真好,真的來陪舅媽瞭?」

  「當然瞭,像你這樣的絕色美人,又知情識趣,正是我心目中最

好的女人,我怎麼會不來陪你?我捨得嗎?加上我還有求於你,怎會

不應召而來?」

  「有求於我?不會是讓我幫你去勾引你二舅媽和三舅媽吧?要真

是的話,你趁早免提。我隻能告訴你,憑你的相貌和那根好本錢,加

上你過人的旺盛精力,隻要你掌握好時機和方法,是沒有女人能抗拒

的,你一定能成功。就算你直接瞭當地提出性交的要求,我估計你那

兩個舅媽也會同意的,你不見舅媽我都心甘情願地成瞭你的『槍下之

臣』瞭嗎?何況你二舅媽、三舅媽?我隻能點撥你這一點,你讓我幫

你去對付她們,那可不行。」

  「你心甘情願?還不是因為我用瞭春藥,你才上瞭套,怎麼能說

是心甘情願?你不要騙我,別讓我上瞭當,真的去當面直接向她們求

歡,她們要是不願意,你說我還怎麼做人?」

  「去你的,你還怕沒法做人?你連舅媽我都敢誘姦,還怕丟人?

你就不怕我事後翻臉?你嘴上說是怕,其實你心裡一點都不怕,因為

你對自己的本事裡有信心,對不對?」舅媽一針見血地說瞭出來。

  「對,舅媽,你真行,什麼都逃不過你的眼睛。」我服氣地說。

  「行什麼呀,舅媽要是行,也不會對你這麼沒辦法瞭,舅媽也不

怕你笑話,說真的,就算你不用春藥,昨天晚上你要弄舅媽,舅媽也

會給你的。因為舅媽從心眼裡喜歡你這個既俊俏、又瀟灑、既會哄女

人、又會討女人歡心的小白臉,若非你的長輩,心中強自把持的話,

早就會讓你到手瞭。所以說舅媽是心甘情願的,就算你不用春藥,直

接向我求歡,我也會半推半就的委身於你的,你知道嗎?你這個小冤

傢!」舅媽說著,嬌嗔地在我的額頭上點瞭一下。

  我感動地摟住瞭她,熱情地吻著她說:「真的嗎?謝謝你瞭,舅

媽,難得你對我這麼好,我真不知道怎麼謝你才好。」

  「怎麼謝?用身子謝唄!謝可不是用嘴說的,所以要把那個言字

旁去掉,那就是射!隻要你多在我子宮裡面『射射』,多射精,我就

心滿意足瞭。」舅媽含羞帶媚地挑逗我。

  「好,現在我就射射你、射你吧,隻不過可說不定誰先洩誰、誰

先射誰呢?」

  說著,我一把抱起舅媽,將她放在床上,三下五落二扒光瞭她的

衣服,接著脫光瞭自己的衣服,順勢壓在她身上。

  舅媽倒也知趣,分開兩條嫩白的大腿,夾住我的陰胯,熱熨的陰

戶緊緊地頂著我那堅硬的陰莖,兩隻手掌在我的背上遊動撫摸,像按

摩似的摸得我渾身麻酥酥的。

  我伸手一摸,舅媽那裡已經很濕潤瞭,看來她早已動情,才會說

出那麼露骨的話挑逗我,我也不再多糾纏,挺起粗壯的大雞巴,對準

她那張口等待著的肉洞口,一用力插到瞭底,一陣猛烈的抽送,三淺

一深,旋轉摩擦,不讓她有喘氣的機會。

  舅媽難以忍受這無比的刺激,陰戶深處一陣收縮,子宮直顫,因

為她的紅唇被我的嘴唇堵著,隻有從鼻孔連連發出陣陣快樂的呻吟:

「哼……哼……嗯……嗯……」

  經過我不停不休地肏瞭一段時間,陣陣無窮的快感沖襲著舅媽,

她顫抖著腰肢挺動著,臀兒款擺,兩腿懸空抖動,花心深處如黃河決

堤似的湧出股股的陰精,灼熨著我的龜頭。

  「喔……我完瞭……寶貝兒……我要上天瞭……」

  「舅媽,過癮瞭沒有?」

  「過癮瞭……真要美死我瞭……謝謝你……」

  「怎麼樣,是你先射射瞭吧?」

  「是……是我先射瞭……你還沒射呢……那可不行……應該是你

謝謝我才對呢……你不射怎麼可以呢……」舅媽喘息著,還是不服輸

地向我挑戰。

  「我是怕你受不瞭,看來你厲害著呢,那咱裡就繼續裡。」

  說著,我掀起她的大腿,將她的陰戶翹得高高的,猛捅一頓,直

肏得舅媽聲聲討饒,陰精不知洩瞭多少,無力地癱軟在床上,我才算

射瞭精,燙熱的精水,把舅媽灼得又是一陣顫抖。

  我們兩個緊緊地擁抱著,溫存著,享受著男女靈肉相交的快感。

  過瞭一會,我吻著舅媽的面頰,呢聲問道:「舅媽,你剛才說,

就算我當面直接向二舅媽和三舅媽提出那種要求,她們也會同意,是

真的嗎?你拿得準嗎?」

  「嗨,說到現在你還是不相信我呀?你放心,舅媽會騙你嗎?我

告訴你,你二舅媽和三舅媽的脾氣和秉性我最清楚,我們相處瞭這麼

多年瞭,我會看錯嗎?

  「看來,你還是不知道女人的心,她們兩個和我一樣,其實都喜

歡你這個討人愛的小外甥,雖然現在還是那種長輩對晚輩的喜歡,但

她們守瞭這麼長時間的寡,隻要有她們喜歡的男人對她們稍加挑逗,

就會忍耐不住而投懷送抱瞭。

  「你正是她們喜歡的男人,雖然是晚輩,但成熟女人的慾火其實

比男人還要強烈,正是如狼似虎的時候,見到你這樣的美男子,又正

是她們原本就喜歡的人,又向她們大膽挑逗,遇到這種情況,連舅媽

我都要慾火燒身而不能自禁……

  「你以為你二舅媽和三舅媽會能忍受住嗎?告訴你,她們可都要

比我風騷十倍!所以,我才會讓你直接瞭當的去挑逗她們,一定會成

功的。你放心地去幹吧,包你得到她們!隻是別忘瞭每天來陪舅媽就

行瞭……」

  「我怎麼會忘呢?我會天天來的!要真是像你說的那樣容易,那

就謝謝舅媽的好主意瞭!現在還不是太晚,二舅媽肯定還沒有睡,我

這就去二舅媽那裡試試,看你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好,祝你成功。」說著,舅媽讓我起瞭身,溫柔地幫我穿上瞭

衣服,又給瞭我一個熱情的長吻,才放我出瞭門。

  我從舅媽房中出來,直奔二舅媽的臥室,遠遠就看見她房中還亮

著燈光,不由得心中暗喜,看來她還真的沒有入睡,那我就有希望瞭

。快步走到她門口時,剛想要推門時,聽到一陣「嗯…嗯…啊…啊…

」的浪吟聲從她房中傳出,不由得停瞭下來,心中閃過瞭一個念頭:

「難道是舅媽看走瞭眼,不知道二舅媽已經和別人相好瞭?那我不就

是沒戲瞭嗎?真掃興!」

  我失望地轉身想走,但一轉念,又想看看和二舅媽相好的是誰,

於是就偷偷地輕輕一推門,正好門沒有上閂,我進到房中,走到臥室

的窗前,向房裡一看,心中不由得竊喜,幸虧我又來看,要不然就少

看一場精采的春宮戲。

  隻見二舅媽和她的丫環香菱,雙雙一絲不掛的抱在一起,兩人面

對面,小腹緊貼著,二舅媽壓在香菱身上,陰戶對著香菱的陰戶,聳

動著屁股,一前一後地用力地摩擦著,兩人的淫水沾得黑長的陰毛濕

濕的,床上更是這兒一片那兒一片粘粘糊糊的。

  我在外面看得目瞪口呆,想不到女人在一起也有這一套,胯下的

大雞巴又不自覺地硬瞭起來。

  我繼續看下去,她們兩個越磨越快,越磨越難過,香菱更是將粉

腿張得開開的,屁股用力向上挺,陰戶擡得高高的,迎接二舅媽的陰

戶,二舅媽也是氣喘噓噓地前後左右用力猛磨,好象這樣不解癮,不

能消磨心頭的慾火,於是戰況又變,兩人分開,香菱自動翻身調頭,

她們兩人互相用嘴舐起對方的騷穴,忽吸忽吮,忽急忽緩,浪吟聲也

越發難受,越發誘人。

  雖然她們兩人用盡功夫,但仍然無法將那強烈的慾火壓下,就甚

至用手指在對方的陰道裡掏弄起來。

  「二姨太,我……我裡面好難過……」香菱浪哼著。

  「我用手在你裡面弄著呀!我那裡也很難過,你用力些。」

  「要是老爺還在世就好瞭,他多多少少還會插我幾下,還能讓我

過過癮。」香菱感慨地說。

  原來這個騷丫頭早就讓我舅舅弄過瞭,聽說她今年才十六七歲,

舅舅在世時,她最多不過十四五歲,就讓舅舅給肏瞭?看來還不是舅

舅用強弄瞭她,要不她怎會說讓她過過癮?可能是自願的。

  「是呀,雖然他在世時幾晚上才來這裡弄我一回,不能讓我天天

過癮,但有總比沒有好,總比現在沒人弄強多瞭。」

  「不知道太太和三姨太是怎麼過來的?這兩年她們不知玩過男人

的雞巴沒有?」騷丫我是笨蛋!以後不說頭-香菱真是騷,浪語連篇,聽她這麼說舅媽,我

不由得暗暗生氣,待會兒非好好收拾她不可。

  「你這丫頭,小小年紀,哪來這麼多不要臉的心思?什麼話都能

說出口!三姨太倒還罷瞭,太太那麼端莊的人,怎麼會偷男人?以後

再這麼說,看我怎麼處罰你!」二舅媽一邊罵著她一邊用力在她的陰

戶裡狠挖瞭幾下。

  「啊……好舒服……再來幾下……」聽香菱這麼浪叫,我心中暗

想,這個騷貨真是浪,小小年紀就這麼浪,長大那還瞭得?正想著,

想不到她那張騷嘴中又冒出瞭一句讓我更想不到的騷話:

  「要是表少爺能來就好瞭。」

  「別胡說!你想討打呀?我是他的長輩,怎麼可以?你真是個浪

貨,真不要臉!」二舅媽羞紅瞭臉,訓斥著香菱。

  「什麼長輩呀?老爺都死瞭,你們還有什麼關係?你看表少爺長

得多麼英俊瀟灑,又那麼風度翩翩,難道你不喜歡嗎?要是他也有這

個心,你忍心拒絕他嗎?你捨得嗎?我是你的貼身丫環,是你的心腹

,你老人傢對我還有什麼好保密的?怕什麼?就是不知他的雞巴管不

管用?」

  小騷貨竟然懷疑我的雞巴不管用,一會我非肏死她不可。我繼續

看下去,看看二舅媽的反應。

  「唉,你這個浪蹄子,真讓我把你慣壞瞭,這麼放肆,真拿你沒

辦法!讓我怎麼說呢?實話對你說,我確實喜歡仲平這個好外甥,就

是不知他喜歡不喜歡我。不過,就算是他也喜歡我,又能怎麼樣?好

歹我也是他長輩,舅媽能讓外甥肏嗎?就算他的雞巴管用,又能怎麼

樣?管用也不能讓我這個當舅媽的用吧?唉,沒有緣份,也沒有這個

福份呀!」二舅媽幽幽地說,好象不勝惋息。

  「要不要我給你們牽牽線呀?」騷香菱浪聲說道。

  「去你的,越說越離譜瞭!這些心裡話說說也就算瞭,你還要來

真的呀?噢,我明白瞭,是你這個騷貨自己想讓表少爺玩,這才打著

我的旗號,對不對?」

  「不錯,我是這麼想,我先去試試,看看表少爺是不是個風流人

物,如果是個風流少爺,那麼他肯定也對你有意,一挑逗就會上!我

再試試他的那東西,如果是好貨,我再給你做媒,如果中看不中用,

那就趁早死瞭這條心吧。」騷丫頭的鬼主意真多。

  「你這個騷丫頭,花花腸子真多,你想送上門去讓表少爺肏你這

個騷屄,你就送上門去吧,我不管,但是可不要提我。萬一人傢沒這

個心,那多難為情?我這個當舅媽的以後還怎麼見他?」

  看來二舅媽心中已經一萬個願意瞭,就是女性的矜持還有點怕,

不敢吐口同意。現在她們兩人經過這一陣互相的手淫和口淫,正是淫

性大發的時候,並且她們又正在談論著我、正想讓我肏,現在我直接

進去正是時候,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我怎能讓它錯過?再加上我看瞭

這麼長時間的戲,早已慾火高漲,大雞巴硬得像鐵一樣憋得難受,實

在忍不住瞭,便一推臥室門闖瞭進去。

  「二舅媽,我來瞭,讓我好好地伺候你吧!」說著三步兩步來到

床邊,在她倆還沒反應過來時已一邊一個摟在懷裡。

  二舅媽和香菱羞得滿臉通紅,二舅媽更是拉著被子想蓋住身軀,

口中訓斥著我:「仲平,你想幹什麼?快出去!」

  「好二舅媽,你就別罵我瞭,我在外面站瞭很久瞭,都快憋死我

瞭,我實在忍不住瞭,好二舅媽,你就救救我吧,我喜歡死你瞭!」

我哀求著,用力抱緊瞭她。

  二舅媽聽我這麼這一說,知道我在外面將她們的浪態盡收眼底,

那些淫聲浪語也聽瞭個一清二楚,又聽我說『喜歡死你瞭』,知道我

是在暗示她,響應她剛才所講的『不知道他喜歡不喜歡我』,更是羞

得紅透瞭臉頰,一語不發,將臉埋在我懷裡,一動也不敢動。

  我一見如此,樂得心花怒放,就放肆起來,開始挑逗她們,揉揉

乳房,摸摸陰戶,並用力地在二舅媽的臉上、唇上親吻起來。

  她倆被我東揉西摸的,弄得慾火更是大起,騷香菱竟然伸手去幫

我解開扣子,褪掉衣褲,我的大雞巴一擺脫褲子的束縛立即直直地向

上挺立起來,一下子把她驚呆瞭,驚喜萬分地叫道:

  「哎呀!二姨太,你看他的雞巴,好大呀!」

  二舅媽急忙擡頭一看,果然我的大肉棒雄糾糾氣昂昂地挺立著,

直衝上方,還不斷一顫一顫地,像是在向她點頭致意呢!

  二舅媽再也顧不得羞恥,伸手就去抓,一握之下,玉手竟然圍不

攏,可見我的雞巴有多粗。她又用兩隻手去量它的長度,不由得由衷

地贊歎著:「仲平,好寶貝兒,你這個雞巴可真大,這麼粗,還這麼

長,有沒有八寸長呀?真怕人,比你舅舅的大多瞭!」

  二舅媽說著手可沒有閒著,又愛又怕地反來復去玩著我的雞巴。

  我被她如此撥弄著雞巴助興,慾火更加熾烈,便急忙翻過身子,

將二舅媽嬌軀擺平,掰開她的雙腿,用手扶著雞巴屁股一用力,隻聽

「叱」的一聲,借著她的淫水的潤滑,一下子全根到底,直弄得她「

啊」的一聲,連聲呻吟起來:「啊…仲平……怎麼這麼疼……你這東

西也太大瞭……叫人怎麼受得瞭……」

  「好二舅媽,等一會兒就不痛瞭,我會讓你美上天的。香菱,好

好地在本少爺的屁股上用力推,等一下就輪到你舒服瞭。」我心中想

,這個騷丫頭也隻配給人推屁股。

  香菱便默不作聲地在後面用力地、有節奏地推起我的屁股來。

  二舅媽那荒蕪已久的陰道,被我這根世上少有的大雞巴,全根盡

入地塞得滿滿的,美得她渾身亂顫,口中浪吟不已,嬌軟無力,媚態

十足,春情蕩漾,艷麗迷人,看著這迷人春色,怎不叫我神魂顛倒,

更用心地使出渾身解數,用力猛肏。

  這樣急抽快送的約有十來分鐘,二舅媽已經是淫水如同泉湧一般

,嬌喘噓噓,顯然已經漸入高潮,於是我更加賣力地肏她,她也開始

用力地向上挺送著,迎合著。

  就這樣不停地幹瞭幾百下後,二舅媽也瘋狂起來瞭,向上挺送的

速度和力度都明顯加快,口中浪叫起來:「好孩子……真能幹……你

弄得二舅媽美死瞭……二舅媽要讓你弄得上天瞭……真舒服……」

  「二舅媽,我幹得你舒服嗎?這麼幹合你的心意嗎?」

  「對……就這麼幹……再用力些……再深些……」

  於是,我迎合二舅媽的需要,更用力、更深地肏她,弄得她更加

興奮,更加瘋狂。又過瞭一會兒,她又浪叫起來:「好外甥……好孩

子……好大雞巴……我要讓你弄死瞭……不行瞭……啊…啊…二舅媽

要洩瞭……」

  果然,她又用力地挺送瞭幾下,一陣陣陰精便如黃河決堤一般,

噴湧而出。

  我由於有香菱在後面推屁股,不需要太用力,所以並沒有感到太

吃力,至於離射精的地步就更遠瞭。

  騷丫我是笨蛋!以後不說頭-香菱早已難以忍受,一見二舅媽洩瞭身,於是就迫不及待

地想讓我肏她,俏生生地問:「表少爺,該輪到我瞭吧?」

  「騷丫頭,你慌什麼?我二舅媽還沒有過癮呢,我怎麼能讓她吃

個半飽就把她拋下不管?等一會就輪到你瞭,你還是繼續用力推吧。

」我存心吊她的胃口,故意不肏她,要是換成其它人,我早就輪著換

幹瞭,不會讓一個完全吃飽後再去弄另一個,那不把在邊上等的人害

苦瞭?但對香菱,我是有意做弄她的。

  過瞭一會兒,二舅媽恢復過來瞭,感覺到我的大雞巴還是堅硬如

初地插在她的陰道中,來回輕柔地抽送著,於是她的淫興又起,又開

始哼哼唧唧地迎合起來。

  我一見二舅媽這樣,知道是時候瞭,就對香菱說:「你要想讓我

早點弄你,就開始用力吧,你用點力,讓我早點把二舅媽打發美瞭,

不是輪到你嗎?」

(Visited 206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給好友 ...
分享給好友 ...